蓝田玉PDF文档网 / 古典pdf / 说唐后传三传
 


说唐后传三传



出版前言


  中国古典pdf汗牛充栋,蔚为大观,其中许多作品世代流传,受到广大 人民群众的喜爱。为弘扬华夏文化,我社从卷帙浩繁的古典文学宝库中精选 有代表性的作品 100 部,编成《中国古典pdf名著百部》丛书奉献给读者。 这套丛书具有以下四个特点:
  第一,选题宽。除了《三国演义》、《水浒全传》、《西游记》、《红 楼梦》这“四大名著”外,还选收了诸如《封神演义》、《东周对国志》、
《说唐》、《说岳全传》、《隋唐演义》等艺术成就和社会影响较为突出的 古典长篇小说,有的作品甚至从未点校整理刊印过,因而这套丛书将更加全 面系统地展示中国古典pdf的风貌。堪作普通中国人承袭优秀传统文化的通 俗百科全书。
  第二,读者面宽。这套丛书中的作品有些已有多种版本流传,然而许多 版本都没有注释,有些版本虽有注释但偏于学术性。我社立足于中国古典文 学知识的普及,组织力量对作品中的疑难字词、语句以及方言、典故一一作 了注音和释义,有助于文化程度较低的读者扫除阅读障碍,也有助于一般读 者阅读参考,适应多种文化水平的读者阅读。
第三,附人物表。这些作品内容复杂,人物众多,许多读者阅读时常常
苦于理不清这些人物的背景和关系。我社特要求注释者梳理列出书中的主要 人物表,使读者了解这些主要人物的来龙去脉,有助于理解和记忆。
第四,配插图。每种作品均配有若干幅精美的插图。这些插图大多选取
自馆藏善本中的绣像,或由当代画家重新创作,使读者能直观地感受到作品 的内容情节,如见其人,如闻其声,增强审美情趣。
希望《中国古典pdf名著百部》能得到广大读者的喜爱,也希望专家和
读者提出意见和建议,以使这套丛书日臻完善。
1995 年 1 月


                《说唐后传》主要人物表


唐太宗 贞观天子李世民 魏征 大唐左丞相 徐茂功 大唐军师 赤壁宝康王 北番狼主
祖车轮 北番红袍大力子大元帅
秦琼 字叔宝,唐朝护国大元帅,护国公 程咬金 唐将军,鲁国公
程铁牛 程咬金之子,小将军 李治 殿下,唐太宗之子 薛万彻 唐解粮驸马小将军
刘方 字国贞,北番白良关镇守总兵 尉迟恭 字敬德,唐保驾大将军,虢国公 尉迟宝林 即刘宝林,尉迟恭之子
伍国龙 北番金灵川守将 铁板道人 北番镇守野马川关将 屠封 北番狼主丞相
屠炉公主 北番黄龙岭守将,屠封之女
段志远 唐将军,定国公
段林 段志远之子,小将军 苏定方 唐奸臣,银国公
苏麟 苏定方长子
苏凤 苏定方次子
罗通 唐二路定北元帅,罗成之子
秦怀玉 唐护国公荫袭小爵主,无敌小将军,后为太宗驸马 铁雷银牙 北番白良关守将
铁雷金牙 北番金麟川守将
铁雷八宝 北番野马川守将 单天常 北番磨盘山大大王
马三保 大唐开国功臣,平国公
殷开山 大唐开国功臣,开国公 刘洪茗 大唐开国攻臣,孙国公 王君可 大唐开国功臣,长国公
薛仁贵 太宗应梦贤臣,大唐保驾征东统兵招讨大元帅,封平辽王 张士贵 唐三十六路都总管,七十二路大先锋
何宗宪 张士贵女婿 王茂生 薛仁贵结义哥哥 周 青 薛仁贵结义弟兄 盖苏文 东辽主帅
银瓶公主 太宗之女,秦怀玉之妻 盖贤谟 东辽凤凰城守将
盖贤殿 东辽汗马城守将

安殿宝 东辽独木关中副元帅 周文、周武 摩天岭守将
木角大仙 盖苏文师父 李靖 香山老祖门人
王 敖 云梦山水帘洞老祖


第一回 秦元帅兴兵定北 唐贞观御驾亲征

诗曰:
   欲笑周文歌燕镐①,还轻汉武乐横汾②。岂知玉殿生三秀③,讵④有铜龙⑤出五云。陌上 尧尊倾北斗,楼前舜乐动南熏。共欢天意同人意,万岁千秋奉圣君。 话说真主登了龙位,改唐太宗贞观天子年号。真个风调雨顺,因泰民安,
四方宁静,百姓沾恩,君民安享三年。忽一日,贞观天子临朝,文武百官朝 见已毕,分班站立。有黄门官启奏道:“臣黄门官有事奏闻陛下。”“奏来。” “今有北番使臣官要见陛下,现在午门外侯旨。”朝廷说:“既有外邦使臣, 快宣上殿来见寡人。”黄门官领旨传宣。你看这个使臣,怎生模样?只见他 头戴圆翅乌纱狐狸冠顶,身穿大红补子宫袍。腰围金带,圆面短腮,海下胡 须,手捧本章,上殿俯伏金阶。说:“南朝圣主在上,有外邦使臣周纲见驾。 愿陛下圣寿无疆。”朝廷说:“爱卿到朕驾前,可是进贡与寡人么?”使臣 回奏道:“臣奉琅主赤壁宝康王,罗窠⑥汉七十二岛、流国山川红袍大力子大 元帅祖车轮之旨令到来,有表本献与万岁龙目亲观。”朝廷传旨:“什么表 章,献上来。”周纲把表章双手呈献,旁边侍臣接上龙案,揭开抽封,龙目 一看,只见数行字在上面写着:
北番赤壁宝唐王,大将先锋谁敢当。立帝三年民尽怨,故我兴乓伐尔邦。唐篡隋朝 该一罪,杀父专权到处扬。欺兄灭弟唐童贼①,自长威光压众邦。生擒敬德来养马,活捉 秦琼挟将刀。若要我邦兵不至,只消岁岁过来朝。
那太宗不看也罢了,一见数行言辞,不觉龙颜大怒,说:“阿 唷唷!罢了, 罢了。可恶那北番缕蚁之邦,擅敢如此无礼,前来欺负寡人!”吩咐把使臣 官绑出午门枭首②,前来缴旨。““嘎!”两旁一声答应,唬得周纲魂不附体, 说:“阿呀!南朝圣主饶命。狼主冒犯天颜,与使臣官何罪,望赦蝼蚁之命。” 爬起金阶,喊声大叫。那两班文武百官,多不解其意。早有徐茂功出班说: “臣启陛下,不知这赤壁宝康王表章上说些什么?万岁龙颜如此大怒?”太 宗说:“徐先生,你拿去观看就知明白。”茂功上前取过表章一看,说道: “陛下,这赤壁宝康王命使臣官来投战书了,难道天邦反惧了他不成?况两 国相争,不斩来使,今陛下若斩其臣,北番反道陛下惧怕番邦了,请万岁命 他使臣官报个信去,说我国随后就来征服你们。”朝廷听了茂功之言,把龙 首颠颠说:“先生之言有理。也罢,把使臣官周纲割下两耳,恕其一死。” 传旨未了,早有两旁武将一声答应,割去两耳,弄做了一个冬瓜将军,喊声: “阿唷。谢南朝圣主不斩之恩。”太宗喝道:“你快快回去,对那个赤壁宝



① 周文歌燕镐—燕,通宴。镐(háo,音浩),即镐京,周朝初年的国都,在今陕西西安西南。这句话是说,
周灭了殷商,定都于镐,百姓们举行盛大的宴会,感念文王的功劳,欢庆天下太平。
② 汉武乐横汾——是指汉武帝乘船游乐于汾水云上。以上两句是称颂唐太宗的功绩犹胜于周文、汉武。
③ 三秀——即灵芝。传说灵芝一年开花二次,故称“三秀”。
④ 讵(jú,音巨)——岂,表反问。
⑤ 铜龙——是古代的一种计工具,龙口中可以吐水。这两句都是称颂国家的吉祥、昌盛。
⑥ 窠——kě,音棵。
① 唐童贼——这里是辱骂唐太宗李世民。
② 袅(xiāo,音肖)首——古代的一种酷刑,即悬首示众。

康王,罗窠汉听讲,叫他脖子颈候长些,只在百日之内,天兵到来取他首级, 剿灭鸟巢,传个信与他。”周纲说声:“是!领南朝圣主旨意。”周纲退出 午朝门外,把绢袱包满了耳伤之所,当日上马。见北番狼主之话,非一日之 工夫,我且不表。
  单说唐贞观天子开言说道:“徐先生,北番康王如此无礼,寡人这里不 发兵去征剿他们,他到反来讨战,寡人还是怎么样。”军师徐茂功道:“陛 下,从来只有中国去征服小邦,那里小邦反打战书到中国来?这叫做来者不 善,善者不来。臣昨夜仰观天象,见北方杀气腾空,必有一番血战之事,不 想今日果有使臣官打战书到来。百日之内,就要提兵前去平服北番,方除后 患。若是迟延,他兵一到,就难抵了。”太宗道:“依徐先生之言,如此迟 延不得了。”便对叔宝道:“秦王兄,寡人命你明日起,要在教场之内,把 团营总兵大小三军武职们等,操演半个月,演好了然后就此发兵。”叔宝道: “臣领陛下旨意,下教场操演便了。”那秦琼出了午朝门,回到自己府中, 就要发令与合府总兵官,明日大小三军在教场中伺候操演,这话且慢表。
  单讲徐茂功说:“陛下,这北番那些兵将,一个个多是能人,利害不过 的,必须要御驾亲征才好。”太宗道:“徐先生要寡人亲领兵前去么?”军 师道:“正是要御驾亲征,才平定得来。”太宗道:“也罢了。父王在位, 寡人领兵惯的。今日北番作乱,原是寡人领兵,今降朕旨意与户部尚书,催 趱①各路钱粮。”朝廷把龙袍一展,驾退回宫,珠帘高卷,群臣散班。一宵晚 话不表。
单讲次日清晨,秦叔宝在教场操演三军,好不热闹。那朝廷在朝中,也
是忙乱兜兜,降许多旨意,专等秦琼演熟三军,就要选黄道吉日,兴兵前去。 不觉过了半月,叔宝上金銮复旨说:“陛下,三军已操演得来精熟的了。” 太宗就向军师道:“徐先生,几时起兵?”茂功道:“臣已选在明日起兵。” 朝廷叫声:“秦王兄,你回衙周备,明日就要发兵了。”叔宝领了旨意,退 回衙署,自有一番忙碌。这些各位公爷,多是当心办事,到了明日五更三点, 驾发龙位,只有文官在两班了。这些武将,多在教场内,有护国公秦叔宝戎 装上殿,当驾前挂了帅印。皇上御手亲赐三杯御酒,与叔宝饮了。谢了恩, 退出午门,跨上雕鞍,豁喇喇往教场来了。早有众公爷在那里候接。多是戎 装披挂,跨剑悬鞭,也有铁箔头、乌金销,狮子盔、黄金甲,獬豸盔②、红铜 铠,银箔头、青铜甲。这班公爷,个个上前说道:“元帅在上,末将们等在 此候接。”元帅叔宝道:“诸位将军,何劳远迎,随本帅进教场内来。”众 公爷齐声应道:“是。”一同随元帅进教场来。只见有团营总兵官、游击、 千把总、参谋、百户、都司、守备这一班武职们,也都是顶盔贯甲,跪接元 帅。秦琼吩咐站立两旁,又见合教场大小三军,齐齐跪下,送帅爷登了帐, 点明队伍,一共二十万大队人马。点咬金带一万人马为头站先锋:“须要逢 山开路,遇水成桥。此去北番人马甚是骁勇,一到边关停住扎营,待本帅大 兵到了,然后开锋打仗。若然私自开兵,本帅一到,就要取你首级。”先锋 一声答应:“是,得令。”那鲁国公程咬金,好不威风,头戴乌金开口獬豸 盔,身穿乌油黑铁甲,内衬皂罗袍,左悬弓,右插箭,手提开山大斧,须髯 多是花白的了。若讲到扫北这一班公爷们,多有五六旬之外,尽是鬓发苍苍



① 催趱(zǎn,音攒)——催赶;督促。
② 獬(xiè,音谢)豸(zhì,音治)——古代传说中的异兽,能辨曲直,见人争斗就用角去顶坏人。

年老的了。这叫做:
年老长擒年少将,英雄那怕少年郎。 只看程咬金有六旬外年纪,上马还与天神相似,这般利害得狠。他领了精壮 人马一万前去,逢山开路,遇水成桥,竟望河北幽州大路而行,我且慢表。 回言要讲到朝廷龙驾,命左丞相魏征料理国家大事,托殿下李治权掌朝纲。 贞观天子同军师徐茂公,出了午朝门,跨上日月催骕骦①马,一竟到教军场来。 有秦琼接到御驾,遂命宰杀牛羊,奠旗纛神祗②。皇上御奠三杯,有元帅秦叔 宝祭旗已毕,吩咐发炮起营。那一时哄咙咙三声炮起,拔寨起兵,前面有二 十万人马摆开阵伍,秦元帅戎装打扮,保住了天子龙驾,底下有二十九家总 兵官,多是弓上弦,刀在鞘,有文官送天子起程,回衙不表。
  单讲那些人马离了长安,正往河北进发,好不威灵震赫。这些地方百姓 人家,多是家家下闼③户户关门。正是:
太宗登位有三年,风调雨顺国平安。康王麾下车元帅,表中差使进中原。辱骂贞观 天子帝,今日兴兵御驾前。旗幡五色惊神鬼,剑戟毫光映日天。金盔银铠多威武,宝马龙 驹锦绣鞍。南来将士如神助,马到成功定北番。
这个唐太宗人马,旌旗招扬,正望北路进发。后有解粮驸马小将军,名唤薛 万彻,其人惯使双锤,骁勇无敌,所以护送粮草来往。贞观天子起了二十万 足数精壮人马,前去定北平番,我且不表。
单说那北方外邦,第一关叫做白良关,却对中原雁门关。白良关远雁门
关有二百里,多是荒山野地之处。雁门关外一百里,是中原地方;白良关外 一百里,是北番地方。在此处各分疆界,若是大唐人马到来,必须要穿过雁 门关而至白良关的。前日使臣官周纲,被太宗皇帝割去两耳,早已回番,见 过狼主,故此北番狼主传令各关守将,日夜当心防备,又差探子远远在那里 打听。那北番第一关上,有位镇守总兵老爷,你道什么人?他乃姓刘名方, 字国贞,其人身长一丈,平顶圆头,犹如笆斗,膊阔一庭,腰大十围。生一 张黑威威脸面,短腮阔口,兜风一双大耳,两眼铜铃,朱砂浓眉,两臂有千 斤之力。他若出阵,善用一条丈八蛇矛,其人利害不过,若讲到北番之将, 多是:
上山打虎敲牙齿,下水擒龙剥项鳞。
说不尽关关有好汉,寨寨有能人。此一番定北不打紧,只怕要征战得一个:
头落犹如瓜生地,血涌还同水泛江。 当下刘国贞正在私衙与偏正牙将们讲究兵法,忽有小番儿报进来了,说道: “启上平章爷,不好了,小将打听得南朝圣主太宗唐皇帝,御驾亲领二十万 大队人马,有护国公大无帅秦琼,带了数十员战将,手下有合营总兵官,前 来攻打白良关了。”刘国贞闻言,不觉骇然说:“唐朝天子亲领人马来了, 可打听得明白?”小番在雁门关探听得明明白白的,故来通报。”国贞道: “既是明白的,可晓他人马离此有多少路了?”“小番探得他此时头站先锋, 差不多出雁门关了。”那国贞哈哈大笑道:“好好好,送死的来了。”这一 班众将连忙问道:“大老爷为何闻说南朝起兵前来,反是这等大笑?”国贞 说:“诸位将军,你们有所不知,俺们狼主千岁,欲取中原花花世界,锦绣



① 骕骦(sùshuāng,音素双)——一种良马。
② 纛(dào,音到)——古代军队里的大旗。
③ 闼(tà,音踏)——门,小门。

江山,所以前日命周纲打战书与太宗唐王。若是唐童不起兵来,到也奈何他 不得。如今那唐王御驾,亲领人马前来,也算我狼主洪福齐天,大唐的万里 山河稳稳是我狼主的了,岂不快活。”众将道:“大老爷,何以见得稳取中 原,如此容易?”国贞道:“列位将军,岂不晓那唐童全靠秦叔宝、尉迟恭 利害。他只道北番没有能人,所以御驾亲自领兵前来征剿我们,他还不晓得 北番狼主驾前,关关多是英雄豪杰,何惧叔宝、敬德乎?待唐兵到来,必然 攻打白良关。待本镇去活捉唐朝臣子以献狼主,岂非本镇之功。”诸将大喜。 叫声:“平章爷须要小心。小将们别过了。”不表这班花知鲁达们回衙,单 讲刘国贞吩咐把都儿①,关上多加些灰瓶石子,蹋弓弩箭,若唐兵一到,速来 报本镇知道。把都儿一声答应,自去紧守关头,我且不表。
  单讲那先锋程咬金领了一万人马,从河北一带地方出了雁门关,又是两 日路程,有军士报说;“启上先锋爷,前面是白良关北番地方了。”咬金道: “既到番地,吩咐安营,扣关下寨,放炮定营。”众将一声得令,顷刻把营 盘扎住。咬金吩咐小军打听,大兵一到,速来报我。军士答应自去。如今要 说到贞观天子,统领大队人马,过了雁门关,一路下来。早有程咬金远远相 接说:“元帅,小将在此候接帅爷、龙驾。前面已是白良关了,不敢抗违帅 令,等候三天,一同开兵。”元帅说:“本帅自令北番早定,马到成功。” 吩咐大小三军扎下营盘,走进御营。天子说:“秦王克,行兵在路辛苦,明 日开兵罢。”秦琼说:“此来定北,非一日一月之功,要看日时开兵吉利的 成日。”天子道:“秦王兄之言甚善。”按下唐营君臣之事,再讲关内小番 报进:“启上平章爷,唐兵已到关下了。”刘国贞说:“方才关外 放炮之声, 想必唐兵到来扎营,若有唐将讨战,前来报我。”小番得令,自往关上观望 不表。
再说唐营元帅说:“诸位将军,今当出兵吉日,那一个出去讨战?”道
言未了,早有程咬金闪出说:“元帅,小将愿往。”元帅说:“你是没用的, 北番番将不是当耍的,甚是利害,第一场开兵,须要取他之胜,才晓得我们 大唐将军的利害。若是你出马杀败了,反为不美。”程咬金最胆小的,一闻 元帅之言,只得退立旁边去了。只见部中又闪出一将道:“元帅,待小将出 去讨战罢。”元帅一看,原来是尉迟恭,便说:“将军出阵,须要小心。” 尉迟恭一声:“得令。”上马提枪,挂剑悬鞭,顶盔贯甲,一声炮响,大开 营门,鼓声啸动,豁喇喇一马冲出,直奔白良关下。那小番儿看见,好一个 恶相的唐将,待我放箭。“吠!下面的蛮子,少催坐骑。看箭!”说是迟, 射是快,阿唷唷,只见乱纷纷箭如雨点一般射下来。尉迟恭不慌不忙,把长 枪乱使,如雪花飞舞相似,把乱箭尽行撇开。上面小番看呆了,箭也不射下 来了。那尉迟大叫一声,说道:“吠!关上的,快报你主将得知,今天兵到 了,太宗皇帝御驾亲征,叫他早早出关受死。”不表尉迟恭关下大叫,单讲 小番飞报进衙说:“启上平章爷,有南朝蛮子在关外讨战。”刘国贞听报, 立起身来:“待我去擒南蛮。”吩咐备马抬枪,脱下袍服,顶好盔,穿好甲, 端住枪,跨上马,出了总府衙门,来到关上,望下一瞧,说:“阿唷!好一 个蛮子。”但见他头戴闹龙铁箔头,面如锅底,浓眉豹眼,海下胡髯,身穿 锁子乌金铠。左悬弓,右悬箭,坐在马上,好不威风。国贞就命把都儿发炮 开关。只听一声炮响,关门大开,放下吊桥。刘国贞出得关门,后拥三百攒



① 把都儿——守关的军士。

箭手,射住阵脚。尉迟恭抬头一看,只见一个番将,望吊桥冲来,好不可怕: 但见他头上戴顶双分凤翅金盔,顶大红缨,面如纸钱灰,狮子口,大鼻子, 朱砂眉,一双怪眼,短短一捧连鬓胡须。身上穿一顿腥腥血染大红袍,外罩 龙鳞红铜铠。左悬弓,右插箭,手执一条射苗枪,坐下一匹点子昏红马,直 奔上前,把枪一起。尉迟恭也举乌缨枪架住,说道:“吠!那守关将留下名 来。”国贞道:“你要问本镇之名么?乃赤壁宝康王狼主御驾前,红袍大力 子大元帅祖麾下加为镇守白良关总兵,大将军刘国贞。你可晓得本镇枪法利 害之处么!”敬德说:“不晓得你这无名之辈!今天兵已到,你们一国的蝼 蚁,多要杀个干干净净,何在你这个把番奴,霸住白良关,阻我们天兵去路。”
正是让我者生,若还挡我者死。
要知两员勇将交战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二回 白良关刘宝林认父 杀刘方梅夫人明节

诗曰:
威风独占尉迟恭,定北先夸第一功。谁料宝林能胜父,当锋一战定英雄。
  再说尉迟恭大叫:“番奴快快献关,方免一死。若有半声不肯,那时死 在枪尖之下,只怕悔之晚矣。”国贞听言大怒,喝道:“你这狗蛮子有多大 本事,如此无礼,擅自夸能!魔家这枪不挑无名之将,你也通下名来,魔家 好挑你这狗蛮子。”尉迟恭大怒,喝声:“番奴!你要问俺家之名么?洗耳 恭听:某乃唐太宗天子驾前,护国大元帅秦麾下,加为保驾大将军,虢 ①国公, 复姓尉迟,名恭,字敬德,难道你不闻某家之名么!”刘国贞呼呼冷笑道: “原来你就是尉迟蛮子,中原有你之名,魔家只道是三头六臂的,原来也止 不过如此,可晓得魔家的枪法么?唐童尚要活擒,何况你这蛮子。”尉迟恭 亦呵呵冷笑道:“休得多言,照某家的枪罢。”把枪一摆,月内穿梭,直望 刘方面门挑进来了。国贞说声:“不好!”把枪一架,却把膊子震了两震, 在马上两三晃:“啊唷!果然名不虚传,好利害的尉迟蛮子。”尉迟恭大笑 道:“你才晓得俺家尉迟将军的利害骁勇么?照枪罢!”又是一枪,劈前心 挑进来了。嗒啷一声响,逼在旁首,马交肩过去,闪背回来,二人大战。好 一似:
北海双蛟争战水,南山二虎斗深林。 战到十余合,国贞只好招架。他勉强又战了几合,看看敌不住尉迟恭了。那 敬德看见刘方面上失色,心中大喜,扯起了竹节钢鞭,量在手中,才得交肩 过来,喝声:“照打罢!”一鞭打在国贞背心,刘方大喊一声,口吐鲜血, 伏在马上,大败而走。尉迟恭说:“你要往那里走,我来取你之命也!”催 开坐骑,豁喇喇迫上来,国贞败过吊桥,小番儿把吊桥扯起,放起乱箭射来。 尉迟恭只得扣住马,喝声:“关上的,快叫他早早献关就罢了,如若闭关不 出,定当打破,我老爷且是回营。”转马,回营来了。军士上前拢住了马, 抬过了枪,就进中营说:“元帅,末将打败了守将刘国贞,前来缴令。”秦 元帅大喜,说:“好一位尉迟将军,第一阵交战胜了北番,白良关一定破得 成了。明日再到关前讨战。”不表。
再说刘国贞败进关内,到衙门下了马,有小番扶进书房坐定。说:“啊 唷唷,打坏了。”把盔甲卸下,靠在桌子上。里面走出一个小厮来,面如锅 底,黑脸浓眉。豹眼阔口,大耳钢牙,海下无须,年纪只好十六七岁,身长 九尺余长,足穿皮靴,打从刘国贞背后走过。叫声:“爹爹。”那刘方抬起 头来说:“我儿,你来到为父面前做什么?”原来这个就是刘国贞的儿子刘 宝林,他便回说:“爹爹,闻得大唐人马来攻打白良关,爹爹今日开兵胜败 若何?”国贞见问,说道:“嗳,我儿!不要说起。中原尉迟蛮子骁勇,为 父的与他战不数合,被他打了一鞭,吐血而回,心里好不疼痛。”宝林大惊, 说道:“爹爹被南朝蛮子伤了一鞭,待孩儿出马前去,与爹爹报一鞭之仇。” 刘方说:“我的儿,怎么说动也动不得,那个尉迟老蛮子伤了一鞭,利害非 凡。为父的尚难取胜,何在于你。”宝林说:“爹爹不妨,从来说将门之子, 未及十岁就要与皇家出力,况且孩儿年纪算不得小,正在壮年,不去与父报 恨,谁人肯与爹爹出力。”国贞说:“我儿虽然如此,只是你年轻力小,骨



① 虢(guó,音国)——周朝国名;姓。

肤还嫩,枪法未精,那尉迟狗蛮子年纪虽老,枪法精通,只怕你不是他的对 手。”宝林道:“不瞒爹爹说,孩儿日日在后花园中操演枪法鞭法,件件皆 精,那怕尉迟蛮子,一定还他一鞭之报,今日就要出马。”说罢,就去顶盔 贯甲,把一条铁钢鞭,骑一匹乌雅马,手执乌金枪,说:“爹爹,孩儿前去 开兵。”刘方道:“我儿慢走,须要小心,待为父的到关上与你掠阵。带马 来!”国贞跨上马,军士一同来到关上,说:“我儿,不可莽撞,为父的鸣 金就退。”宝林应声道:“是。爹爹不妨。”放炮开关,一声炮响,大开关 门,一马冲到唐营,喝声:“快报与尉迟蛮子知道,今有小将军在此,要报 方才一鞭之恨,叫他早早出来会我。”这一声大叫,有军士报与元帅得知。 说:“启上元帅,营门外有北番小番儿,坐名要尉迟千岁出去,要报方才一 鞭之恨,开言辱骂。请元帅爷定夺。”元帅说:“诸位将军,方才尉迟将军 打败番将,如今又有小番儿讨战,谁可出去会他?”闪出程咬金道:“元帅, 如今第二阵不妨事的了,待小将去会他一会。”元帅尚未出令,旁边又闪出 尉迟恭来,叫声:“元帅,既是这小番儿坐名要某家去会战,原待某家出去 会他。”元帅说:“将军出去,须要小心。”尉迟说:“不妨。”军士们带 马抬枪。程咬金说:“老黑,你把我头功夺去,第二阵应该让我立功,你又 来夺去,少不得与你算帐的。”尉迟恭叫声:“老千岁,听得小番儿坐名要 某家,故而出去会他。倘胜他,第二功算你的如何?”程咬金说:“老黑, 你拿稳的么?只怕如今必败,休要逞能。待程老子与你掠阵,看你又胜得他 么。”尉迟恭跨上了马,手提枪,放炮一声,冲出营门。程咬金来到营门外, 抬头一看说:“呵唷,好一个小番儿!”只见他铁盔铁甲,锅底脸,悬鞭提 枪,单少胡须,不然是小尉迟无二的了。便叫声:“老黑,这个小番儿到像 你的儿子。”尉迟恭道:“吠!老千岁,休得乱讲,讲某家啸鼓!”那番战 鼓发动了,拍马豁喇喇喇冲到刘宝林面前,把枪一起,那边乌金枪嗒啷一声 响,架定了,叫声:“来的就是尉迟蛮子么?”应道:“然也!你这小番儿, 既知我老将军大名,何苦出关送死?”刘宝林听说:“阿呀!我想你这狗蛮 子,怎么把我爹爹打了一鞭,所以我小将军出关要报一鞭之恨,不把你一枪 挑个前心后透,誓不为人。”尉迟恭呵呵冷笑说:“方才刘国贞被我打得抱 鞍吐血,几乎丧命,何况你这小小番儿.想是你活不耐烦了。”宝林说:“狗 蛮子不必多言,看家伙。”劈面一枪过来,尉迟恭嗒啷一声架住了枪,说: “你留个名儿,好挑你下马。”宝林说:“你要问我名字么,方才打坏老将 军是俺小将军的父亲。我叫刘宝林,可知道小爷爷的本事利害?你可下马受 死,免我动手。”尉迟恭大怒,拍马冲来,劈面一枪,宝林不慌不忙,把乌 金枪嗒啷一声架过了。一连几枪,多被宝林架住在旁边。这一场大战,枪架 叮当响,马过踢塌声。老小二英雄,战到五十回台,马交过三十个照面,直 杀个平交①,还不肯住。又战了几个回合,只见日色西沉,宝林大叫一声:“阿 唷!果然好利害的老蛮子。”尉迟恭道,“呔!小番儿,你有本事再放出来。” 宝林也说:“吠!那个怯你,有本事大家放下枪,鞭对鞭,分个高下。”尉 迟恭冷笑道:“你这小番儿也会使鞭?难道某家阻了你么。”放下枪,宝林 也放枪,两边军土各自接过了枪,二人腰边取出铁钢鞭,拿在手中。两条是 一样的,叫一声:“那个走的不足为奇,照小爷爷的鞭罢。”打将下来。尉 迟恭急架相迎,这一鞭名曰“摹云盖顶实堪夸”,那一鞭叫做“黑虎偷丹真



① 平交——犹言平局,平手。

难挡”。两下鞭来鞭架,鞭去鞭迎,好杀哩。只见杀气腾腾不分南北,阵云 霭霭,莫辨东西。狂风四起,天地生愁,飞沙遍野,日月埋光。二人又战了 三十个回合,直杀到黄昏时候,不分胜败。关头上刘国贞看见天色已晚,不 见输赢,就吩咐鸣金。宝林把枪架住说:“老蛮子,本待要取你首级,奈何 父亲鸣金,造化了你多活了一夜,明日取你性命罢。”尉迟恭也叫声:“小 番儿,你老子道你今夜死了,故尔鸣金。也罢,明日取你命罢。”两骑马一 个进关,一个进营。尉迟恭来见元帅,说:“方才出战的小番儿,果然利害, 与我只杀得平交,难以取胜。”叔宝说:“方才本帅闻报,尉迟将军与小番 儿战个敌手,不道北番原有这样能人。”敬德说:“少不得某家明日要取他 首级。”
  不表唐营之事,再讲那刘宝林进关说:“爹爹,尉迟蛮子果然利害,不 能取胜,明日孩儿出马,定要伤他之命。”刘方说:“儿,今日开兵辛苦了, 为父的虽做总兵,到没有你这样本事,与老蛮子战到百十余合,亏你好长力。” 宝林说:“爹爹,英雄所以出于少年之名,如今爹爹年迈了,自然战不过这 狗蛮子了。”父子一路讲论,到衙门下了马,卸下盔甲,来到书房。国贞说: “我儿,你开兵辛苦,母亲内房去罢,明日再与那狗蛮子相杀。”宝林应道: “是。”来到内房,只见那些番女说:”夫人且免愁烦,公子进来了。”宝 林走近前来,只见老夫人坐在榻上,眼眶哭得通红,在那里下泪。便叫声: “母亲,孩儿日日在房中见你忧愁不快,今日又在下泪,不知有甚事情,孩 儿今日到要问个明白。”夫人说:“阿呀我那儿啊,做娘的要问你,今日出 兵与唐将那一个交战,快快说与做娘的知道。”宝林说:“母亲,孩儿出阵, 那中原有一个尉迟老蛮子十分骁勇,爹爹出战,被他打得抱鞍吐血而回,所 以孩儿不忍,出马前去,要与爹爹报仇,谁想尉迟蛮子,孩儿与他战到百十 余合,只杀得个平手,不得取胜,少不得明日孩儿要取他的命。”梅氏夫人 听说,大惊道:“我儿,那中原尉迟蛮子,可通名与你,叫什么名字?”宝 林说:“啊!母亲,他叫尉迟恭。”那夫人听了尉迟恭名字,不觉眼中珠泪 索落落滚个不住。宝林一见,好似黑漆皮灯笼,冬瓜撞木钟。连忙急问,说 是:“母亲为着何事,可与孩儿说明,总有千难万难之事,有孩儿在此去做。” 夫人带泪道:“阿呀!儿阿。你虽有此言,只怕未必做得来。做娘的为了你, 有二十年冤屈之事,谁人知道。到今朝孩儿长大成人,不思当场认父,报母 之仇,反与仇人出力。”宝林连忙跪下叫声:“母亲说话不明,犹如昏镜, 此冤屈从何说起,孩儿心内不明,乞母亲快快说与孩儿知道。”夫人道:“儿 阿,做娘的今日与你说明,报仇不报仇由你,我做娘的如今就死黄泉也是瞑 目的。”宝林说:“母亲到底怎么样?”梅氏夫人说:“我的儿,今日交兵 的尉迟恭,你道是何人?”“孩儿不知道。”夫人看见丫环们在此,说道: “你们外边去看,老爷进来,报我知道。”丫环应声走出。夫人见无人在此, 叫声:“我儿,那书房中刘国贞,这奸贼你道是谁人?”宝林说:“是我爹 爹。母亲,中原尉迟恭,有甚瓜葛?”夫人喝道:“吠,我想你这不孝子的 畜生,怎么生身之父也不认得?”宝林道:“阿呀,母亲此言差矣,我爹爹 现在书房,何见得不认生身之父。”夫人说:“我儿,今日对敌的尉迟恭, 是你父亲。刘国贞这天杀的奸贼,与做娘是冤仇,你还不知么?”宝林大惊 道:“母亲,孩儿不信如此,乞母亲细细说明此事。”夫人说:“你不信这 也怪你不得,方才这鞭,你快拿过来就知明白。”宝林拿过鞭来,叫声:“母 亲,鞭在此。”夫人叫声:“我儿,这一条鞭名曰雄鞭。你可见那嫡父手中
  
乃是一条雌鞭,还有四个字嵌在柄上,你也不当心去看他一看,自己名字可 姓刘么。”宝林把鞭轮转一看,果然有四个字在上面,刻着尉迟宝林四个细 字。“阿呀!母亲,看这鞭上姓名,实不姓刘,反与中原尉迟恭同姓,母亲 又是这等讲,不知其中委屈之事到底是怎样的?一一说与孩儿明白。”夫人 说:“我儿,今日做娘的对你说明白,看你良心。说起来,真正可恼可恨, 做娘的当日同你嫡父在朔州麻衣县中,做了四五年的夫妻,打铁为活。从那 一年隋属大唐,那唐王招兵,你父往太原投军,做娘再四阻挡,你父不听, 我身怀六甲,有你在腹,要你父亲留个凭信,日后好父子相认。你父亲说,
‘我有雌雄鞭两条,有敬德两字在上,自为兵器,随身所带乃是雌鞭,这雄 鞭上有宝林二字在上,你若生女,不必提起;倘得生男,就取名尉迟宝林, 日后长大成人,叫他拿此鞭来认父。’不想你父亲一去投军,数载杳无音信 回来,却被这奸贼刘国贞掳抢做娘的到番邦,欲行一逼。那时为娘要寻死路, 因你尚在母怀,故犹恐绝了尉迟家后代,所以做娘的只得毁容立阻,含忍到 今,专等你父前来定北平番,好得你父子团圆,所以为娘的含冤负屈,抚养 你长大成人,好明母之节,以接尉迟宗嗣,做娘就死也安心的了。”定林听 罢,不觉大叫一声:“母亲,如此说起来,今日与孩儿大战之人,乃我嫡父 亲也。阿唷,尉迟宝林阿,你好不孝,当场父亲不认,反与仇人出力!罢、 罢、罢,待孩儿先往书房斩了刘国贞这贼,明日再去认父便了。”就在壁上 抽下一口宝剑,提在手中,正欲出房,夫人连忙阻住说道:“我儿不可造次, 动不得的。”宝林说:“母亲,为什么?”夫人说:“我儿,我那刘国贞在 书房中,心腹伴当①甚多,你若仗剑前去,似画虎不成反类其犬,被他拿住, 我与你母子的性命反难保了。如今做娘的有一个计较②在此,你只做不知,明 日出关交战,与你父亲当场说明,会合营中诸将,你诈败进关,砍断吊桥索 子,引进唐兵诸将,杀到衙内,共擒贼子,碎尸万段。一来全孝,与母报仇; 二来做娘受你父之托,不负你父子团圆;三来扫北第一关是你父子得了头功, 岂不为美。”宝林听了叫声:“母亲此言虽是,但我孩儿那里忍耐得这一夜?” 母子说话多端,也不能睡。
再讲那刘国贞在私衙与偏将等议论退敌南朝人马,就调养书房,直到天
明。尉迟宝林叫声:“母亲,孩儿就此出去,勾引父亲进关,同杀奸贼。” 夫人说:“我儿须要小心。”宝林应道:“晓得。”连忙顶盔贯甲,悬鞭出 房,来到书房。国贞看见,叫声:“我儿,你昨日与大唐蛮子大战辛苦,养 息一天,明日开兵罢。”那宝林不见那对方开口,到也走过了;因见他问了 一声,不觉火冒大恼,恨不得把他 一刀劈为两段,只得且耐定性子,随口应 声:“不妨得。”出了书房,吩咐带马抬枪,小番答应,齐备,宝林上马, 竟是去了。国贞看宝林自去,因自己打伤要调养,吩咐小番把都儿当心掠阵: “倘小将军有些力怯,你就鸣金收军。”把都儿一应得令。再表尉迟宝林来 到关前,吩咐把都儿放炮开关。只听一声炮响,大开关门,放下吊桥,一阵 当先,冲出营前,大叫:“快报与尉迟老蛮子,叫他早早儿出来会俺。”军 士报进唐营:“启上元帅爷,营外有小番将,口出大言,原要尉迟老千岁出 去会他。”尉迟恭在旁听得,走上前来叫声:“元帅,某家昨日对他说过, 今日大家决一个高下。”叔宝说:“务必小心。”尉迟恭得令而行,有分教:



① 伴当——旧时指跟随做伴的仆人和伙伴。
② 计较——这里指打算、计策。

北番顷刻归唐主,父子团圆又得功。
要知尉迟恭出战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三回 秦琼兵进金灵川 宝林枪挑伍国龙

诗曰:
老少英雄武艺高,旗开马列见功劳。太宗唐祚①兴隆日,父子勋名麟阁标。
  再讲尉迟恭出来,跨上雕鞍,提枪悬鞭,冲出营门,两边战鼓震动,大 喝道:“呔!小番儿,你还不服某老将军手段么?管叫你命在旦夕。”宝林 心中一想,把乌金枪一起,喝声:“老蛮子,不必多言,照枪罢。”兜回就 刺,尉迟恭急架相迎,两人战到六七回合,宝林把金枪虚晃一晃,叫声:“老 蛮子果然枪法利害,小爷让你。”拨马往落荒而走。尉迟恭心中大喜,大叫 道:“你往那里走,老爷来取你命了。”把马一催,豁喇喇追上来了。宝林 假败下来,往山凹内一走,回头不见了白良关,把马呼一带转来。尉迟恭到 了面前喝声:“还不下马受死。”嚓的一枪,直到面门。宝林把乌金枪嗒啷 一声响,迎住叫声:“爹爹,休得发枪,孩儿在这里。”连忙跳下雕鞍,跪 拜于地。尉迟恭见他口叫爹爹,下马跪拜。到收住了枪,说:“小番儿,你 不必这等惧怕,只要献关投顺,就免你一死。”宝林说:“爹爹,当真孩儿 在此相认父亲。”尉迟恭说:“岂有此量,你认错了。某家在中原为国家大 臣,那里有什么儿子在于北番外邦。没有的,没有的。”宝林叫声:“爹爹 你可记得二十年前在朔州麻衣县打铁投军,与梅氏母亲分离,孩儿还在腹内。 一去之后,并无音信,到今二十余年,才得长成相认父亲。难道爹爹就忘了 么?”尉迟恭一听此言,犹如梦中惊醒,不觉两泪交流说:“是有的。那年 离别之后,我妻身怀六甲,叫我留信物一件,以为日后相认,只是你无信物, 未可深信,一定认错了。”宝林叫声:“爹爹,怎么没有信物?”抽起一条 水铁钢鞭,提与尉迟恭说道:“爹爹,你还认得此鞭么?”敬德把鞭接在手 中仔细一看,柄上还刻着“尉迟宝林”四字,认得自己亲造两条雌雄二鞭。 昔年留于妻子之处,叫他抚养孩儿长大成人,拿鞭前来认我,谁想到今方见 此鞭。果然是我该儿了。那时便滚鞍下马,说道:“我儿,今日为父得见孩 儿之面,真乃万幸也。为父与你母亲分别后,也受了许多苦楚,才蒙主上加 封,差人到麻衣县相接你母亲,并无下落。那时为父思想了十多年,差人四 处察访,音信绝无,岂知孩儿反在北番。因何到此,母亲何在?”宝林叫声: “阿呀!爹爹。自从别离之后,母亲在家苦守,不想被番奴刘国贞这贼虏在 北番,屡欲强逼,我母亲欲要全节而亡,因有该儿在腹,犹恐绝了后嗣,所 以毁容阻挠,坚心苦守,孩儿长大,叫我今朝相认父亲,总是孩儿不孝,望 爹爹不必追究过去之事。”尉迟恭又惊又喜道:“原来如此。为今之计,怎 生见得夫人?”宝林说:“爹爹,母亲曾对我讲过的,叫爹爹假败进营,会 合诸将,上马提兵,待孩儿假败,砍断吊桥索子,冲杀进关去擒贼子,就好 相见。得了白良关,一件大功。”尉迟恭道:“此计甚妙,我儿快快上马。” 父子提枪跨上雕鞍,冲出山凹。叫声:“小番儿果然利害,某今走矣。休赶, 休赶。”一马奔至营前,宝林收住丝缰,假作呼呼大笑道:“我只道你久常 不败,谁知也有今日大败!罢,快叫能事的出来会我。”此话不表。
再讲尉迟恭下马,上中军来见元帅说:“真算我主洪福齐天,白良关已 得。”叔宝说:“将军未能取胜,白良关怎么得来?”敬德说:“北番这位 小将,乃是某家嫡子。所以今日假败,到落荒相认,父子团圆。我妻梅氏,



① 祚(zuò,音作)——福的意思。

现在关中,叫孩儿时某所讲,会合各位将军,坐马提兵,杀出营门。等我孩 儿假败下去,砍落吊桥,抢进关中,共擒守将,岂不是白良关唾手而得矣①。” 众将闻言大喜。叔宝说:“果有这等事,你子因何反在北番,从何说起?” 敬德就把麻衣县夫妻分别之事,细细说了一遍。秦琼方才明白。即发令箭数 枝,令诸将坐马端兵,抢关擒北番之将,须要小心,不得违令。众将应声: “是。”早有马、段、殷、刘、程咬金五将,上马提兵,出营门观望。尉迟 恭冲出营门,大叫一声:“小番儿.某家来取你命也。”拍马上前,直取宝 林。宝林急架相迎,父子假战了五六个冲锋,宝林便走。叫声:“休赶,休 赶!”把眼一丢,望关前败下来了。敬德叫声:“那里走!”回头又叫声:” 诸位将军,快些抢关哩。”这六骑马随后赶来,底下大小三军们,旗幡招飐②, 剑戟刀枪如海浪滔天,烟尘抖乱,豁喇豁喇豁喇赶至吊桥边来。宝林过得吊 桥,有小番高扯吊桥,忙发狼牙,却被宝林砍断索子,吊桥坠落,众小番大 惊说:“大爷反把吊桥索子砍断。”宝林喝声:“呔!谁敢响,那个是你们 公子。看枪!”乱挑了几个,小番喊叫说:“公子反了!”一拥进关。诸将 过了吊桥,宝林叫声:“爹爹这里来。”六骑马杀进关中,鼓打如雷,马叫 惊天,那关中合府官员,多闻报了。有偏正牙将们,顶盔贯甲,上马提刀, 上来抵敌。尉迟恭父子二人,两条枪好了不得。来一个刺一个,来一双刺一 双。程咬金子执大斧说:“狗番奴!”骂一句,杀一个,骂两句,杀一双。 殷、刘、马、段四将,提起大砍刀,杀人如切菜。好杀哩,直杀到总府衙门, 刘国贞一闻此报,着了忙说:“一定此事发了。带马抬枪,随本总来呵。” 这一边家将们多是明盔亮甲,提着军器,上着马,一拥出来。到得总府衙门, “阿呀!不好了。”多是大唐旗号,前面尉迟宝林引路,直冲上来。刘国贞 把枪一起,叫一声:“畜生!反害自身。照枪。”嚓的一枪直刺过来,宝林 把枪嗒啷一响,架住在旁边,马打交锋过来,国贞正冲到尉迟面前来了。敬 德把鞭拿在手中说:“去罢!”当夹胸只一鞭,国贞叫得一声:“啊呀!” 血稍一喷,坐立不牢,跌下马来。军士拿来拴捉住了,余外家将、小番们晦 气,一刀三个的,一枪四五个的,有识时务的,口叫:“走阿,走阿!”多 望金灵川逃去,杀得关内无人,尉迟父子进了帅府,滚鞍下马,说:“孩儿, 快去请你母亲出来相见。”宝林奉父命来到房中,只见夫人索珠流泪,犹如 线穿一般。宝林忙叫:“母亲,如今不必悲泪,爹爹现在外面,快快出去。” 夫人说:“我儿,当日夫君曾叫我抚养孩儿成人,以接后代。到今朝父子团 圆,虽节操能全,我只恨刘国贞谤污我名,今可擒住么?”宝林说:“母亲, 已今绑在外面了。”“既如此,我儿与我先拿进来,然后与你爹爹相见。” 宝林说:“是。”走出外面,拿进刘国贞。刘国贞叹声:“罢了,养虎伤身。” 梅氏夫人一见,大骂:“贼子,你谤讪我节操声名,蛮称为妻,使北番军民 误认我不义,耻笑有失贞节,怎知我含忿难明,皆因身怀此子,不负亲夫重 托,所以外貌是和,中心怀恨,毁容阻挠,得幸此子长成,再不道亲夫临敌, 父子团圆,我完节之愿毕矣。贼阿,你一十六年谤节之名,此恨难泄。”忙 叫:“我亲儿,快将这奸贼砍为肉酱。”宝林应声,提剑起来,乱斩百十余 刀,一位白良关守将化为肉泥。夫人叫声:“我儿,你往外面,唤父亲到里 面来。”宝林奉命出得房门,梅氏夫人大叫一声:“丈夫阿!今日来迟,但



① 唾(tuò,音拓)手而得——比喻非常容易得到。唾手,即往手上吐唾沫。
② 飐(zhǎn,音展)——风吹颤动之意。

见其子,不见你妻了。你在中原为大将,我污名难白,见你无颜,罢,罢, 罢,全节自尽,以洗贞操。”忙将头撞上粉壁,可怜间脑浆迸裂,全节而亡, 呜呼哀哉了。宝林那晓其意,来到外面说:“爹爹,母亲要你里面去相见。” 尉迟恭大喜,父子同进房中,一见夫人坠墙而死。宝林大哭一声:“我母亲 呵!”那尉迟吓呆了,遂悲泪说:“我儿,既死不能复生,不必悲泪。”就 将尸骸埋葬在房,父子流泪来到外面,对诸将说了,人人皆泪。程咬金说: “好难得的。”众将上马出关,进中营。马、段、殷、刘缴了令,尉迟恭说: “我儿过来,参见了元帅。”宝林上前说是:“元帅在上,小将尉迟宝林参 见。”元帅叫声:“小将军请起。”宝林然后走下来,见过了诸位叔父、伯 父们。敬德领进御营,俯伏尘埃,说道:“陛下龙驾在上,臣尉迟宝林见驾。” 世民大喜,说是:“御侄平身。寡人有幸到来平北,得了一位少年英雄,谅 北番是御侄熟路,穿关过去,得了功劳,朕当加封与你。”宝林谢了恩。元 帅传令,大队人马来到白良关,点一点关中粮草,查盘国库,当夜赐宴与敬 德贺喜。养马三日,放炮起兵,兵进金灵川,我且慢表。
  单说金灵川守将名字伍国龙,身长一丈,头如笆斗,面如蓝靛,发似朱 砂,海下黄胡,力大无穷,镇守金灵川。这一日升堂,有小番报进:“启爷, 白良关已失,现在败伤把都儿在外要见。”伍国龙闻白良关失了之言,便大 惊说:“快传进来。”把都儿走进跪下说:“平章爷不好了,大唐兵将实力 骁勇,白良关打破,不日兵到金灵川来了。”伍国龙那番吓得胆战心惊,说: “本镇知道。快走木阳城报与狼主知道。吩咐关头上多加灰瓶石子,弓弩旗 箭,小心保守。大唐兵马到来,报与本镇知道。”把都儿一声得令,此话不
表。
  再讲到南朝兵马,在路饥食渴饮,约有三日,那先锋程咬金早到金灵川 下,吩咐放炮安营,等后面人马一到,然后开兵。不一日大兵到了,程咬金 接到关前营内。其夜君臣饮酒,商议破关之策。当晚不表。次日清晨,元帅 升帐,聚集众将两旁听令。尉迟宝林披挂上前,叫声:“元帅,小将新到帅 爷麾下,不曾立功,今日这座金灵川.待小将走马成功,取此关头以立微勋, 有何不可?特来听令。”秦叔宝道:“好贤侄,此言实乃年少英雄,须要小 心在意。”宝林应道:“是,得令。”顶盔贯甲,悬剑挂鞭,绰枪上马,带 领军士冲出营门.来到关前,大叫一声:“呔!关上的,快报与伍国龙知道, 今南朝圣驾亲证破番,要杀尽你门番狗奴,况白良关己破,早早出来受死。” 这一声大叫,关上小番报进来了:“启爷,关外大唐人马已到,有将讨战。” 伍国龙闻报,吩咐快取披挂过来,备马抬刀,顶盔贯甲,结束停当,带过马, 跨上雕鞍,提刀出府,来到关前,吩咐开头。哄咙一声炮响,大开关门,放 下吊桥,一字摆开,豁喇喇一马冲出。宝林抬头一看,见来将一员,甚是凶 恶,你看他怎生打份:
     头戴红缨亮铁明盔,身披龙鳞软甲。面如蓝靛,朱砂红发;两眼如铜铃,两耳兜风, 一脸黄须。坐下一骑青鬃马,大刀一摆光闪灿,枪刀双起响叮当,喝声似霹雳交加。 宝林看罢大叫一声:“呔!来的番狗通下名来。”伍国龙说:“你要魔家的 名么?乃红袍大力子大元帅祖麾下,加为镇守金灵川大将军伍国龙便是。”
宝林说:“原来你就叫伍国龙,也只平常。今日天兵已到,怎么不让路献关, 擅敢反来阻我去路,分明活不耐烦了。”国龙闻言大怒,也不问姓名,提起 刀来喝声:“呔!照魔家的刀罢。”望宝林顶上劈将下来。宝林叫声:“好!” 把枪噶啷这一枭,国龙喊声:“不好。”在马上一晃,这把刀直望自己头上

崩转来了,豁喇一马冲锋过去,兜得转来,宝林把手中枪紧一紧,喝声:“去 罢!”一枪当心挑进来,伍国龙叫得一声:“阿呀!我命休矣。”躲闪不及, 正刺在前心,不冬一响,挑下马去了。宝林夏一枪刺死,吩咐诸将快抢关里。 叫得一声抢关,一骑马先冲上吊桥上了。营前的尉迟恭在那里掠阵,见儿子 枪挑了番将,也把枪一串说:“诸位老将军,快抢吊桥。”有程咬金、王君 可二十九家总兵,上马提枪执刀,豁喇喇正抢过吊桥来了,那些小番把都儿 望关中一走,闭关也来不及了,却被宝林一枪一个,好挑哩;众将把刀斩的 把斧砍的,好杀哩。这些小番也有半死的,也有折臂的,也有破膛的,也有 有时的逃了去了,一霎时,逃得干干净净。杀进帅府,查盘钱粮,请关外大 元帅同贞观天子、大小三军,陆续进关。把钱粮单开清在簿。宝林上前说: “元帅,小将缴令。”元帅说:“好贤侄,真乃将门之子,走马取关,其功 不小。”太宗大悦,说:“御侄将门有将,尉迟王兄如此利害,御侄枪法更 精,叫做英雄出在少年,王兄不如御侄了。”敬德听见朝廷称赞他儿子,不 觉毛骨悚然,奏道:“陛下,究竟他枪不精,出得不精,没有十分筋骨发出 来的。”太宗道:“阿,王兄,御侄没有筋骨也够了。”其夜营中夜饮贺功。 一宵过了,明日清晨,把关上赤壁宝康王旗号去落了,打起大唐旗号, 只如今放炮抬营,三军如猛虎,众将似天神,一路上马,前往银灵川进发, 好不威风。探马预先在那里打听,闻得失了金灵川,飞报进关去了。行兵三 日,来到关外,把人马扎住,后队大元帅人马已到,吩咐离关十里下寨。有 尉迟宝林上前说:“且慢安营,侍小将走马取关,先开一阵,倘挑了番将, 就此冲进关门,走马成功,岂不为美?若不能取胜,安营未迟。”元帅说: “既然如此,贤侄须要小心,待本帅与你掠阵,靠陛下洪福,贤侄灭得守将, 本帅领三军冲进关中,也是你之功。””得令!”把马一冲,来到关前大喝 一声:“呔!关上的,快去报天兵到了,速速献关,若有半句推辞,将军就 要攻关哩。”小将喊声惊动关上把都儿,报进:“启爷,大唐人马已到,有 小蛮子坐马端枪讨战。”总爷大惊说:“中原人马几时到的,可曾安营么?” “启上平章爷,才到。不曾扎营,走马讨战。”“阿唷!那有此理。南朝兵 将一发了不得,取了白良关,又取了金灵川,思想要取银灵川,可恼、可恼。” 吩咐带马过来,结束停当,挂剑悬鞭,手执金棍,带领众把都儿,一声炮响, 大开关门,一马当先,冲过吊桥。尉迟玉林一看,原来是一员恶将,十分凶
险。你道怎生打扮:
头戴龙凤顶铁盔,身穿锁子黄金甲。手执惯使黄金棍,坐下千里银鬃马。
  好一位番邦勇将,黑脸红须,直到阵前。宝林大喝一声:“呔!来的番 狗住马,可通名来。”总爷把棍一起,噶啷架定说:“你要问魔家之名么, 对你说你可知道,我乃镇守银灵川总兵王天寿便是,可晓得本将军之利害么? 还不速退。”宝林听了,把枪一起刺来,王天寿把棍一架,回手一棍,喝声 照棍。当头望顶梁上盖将下来,好不利害,犹如泰山一般。宝林把枪一架, 噶啷一声响,拔开在旁,回手一枪,王天寿躲闪不及,喊一声不好了,一枪 正中咽喉,不冬一声跌下马来,死于非命。小番见主将已死,晓得银灵川内 杀得利害,大喊一声,各自逃生。往野马川去了。元帅好不得意,把人马同 宝林杀进关去了,一卒皆无。到总府扎住,尉迟宝林进帐缴令。正是:
唐王有福天心顺,众将英雄取北番。
不知进攻野马川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四回 铁板道土遁野马川 屠炉女夜弃黄龙岭

诗曰:
尽夸妖道法高强,野马川边战一场。铁板欲伤年少将,那知老将勇难当。
  尉迟宝林走马取了二关,朝廷大悦。说:“御侄其功非小。”吩咐改换 大唐旗号,查盘钱粮,养马三日。众将称赞尉迟宝林之能,尉迟恭好不得意。 次日,发炮起行,望野马川进发。早有小番告急,本章如雪片一般飞报到木 阳城。狼主大惊,急召齐花知平章胡猎等议事。众文武入朝,朝参已毕。传 旨:“大唐兵已夺三关,诸卿有何良策,可退唐兵?”早有元帅祖车轮出班 奏道:“狼主放心。待臣操演三军,起兵退敌,杀退大唐人马,易如反掌之 间。”狼主道:“既如此,传旨作速①操演人马退敌,以安朕心。”元帅领旨。 不讲狼主之事,再表大唐兵到了野马川,吩咐放炮安营,朝廷开言说: “御侄,你走马破了二关,功劳不小,今日这一座野马川,为何御侄就不能 走马出兵,没有胆子去破关么?”宝林叫声:“陛下有所不知,臣虽年小称 雄,因看得金银二川守将本事欠能,故臣可以走马取关,今野马川关将本事 利害骁勇,况且又有仙传异法,十分难破,故此臣不敢夸能。”太宗说:“御 侄,此关有甚妖人把守,善用异法害人么?”宝林说:“陛下,那关将名唤 铁板道人,他用一尺长半寸阔铁打成的,叫做铁板,方口一块,念动真言, 发在空中,有一万丧一万,有一千丧一千,多要打为泥灰。”太宗说:“此 人邪法利害,怎么样处?”徐茂功开言说:“陛下不必多虑,此乃妖道邪法, 龙驾在此,正能压邪,那怕妖法。明日开兵,自然取胜。”宝林说:“待臣
明日讨战便了。”
再表次日,打鼓聚将,元帅升帐,诸将两旁站立。小将军披甲上马,领 令出营。敬德昨夜听得儿子所言关中妖道利害出奇,说道:“待末将出去掠 阵。”元帅说:“我主有言,妖道甚是利害,待元帅同众将一齐出营,观看 妖道怎样邪法,如此利害。”众将俱应。营前发动战鼓,宝林来到关前,上 面箭如雨下。宝林说:“休得放箭,快快叫守将出来会俺。”把都儿报入帅 府说:“启上道爷,外面有唐将讨战。”那李道人呼呼大笑说:“大唐兵将 分明来送死了,他自道走马取了三关,却不知我爷的异法利害,也敢前来走 马,叫他认认爷的手段看。”吩咐备马,通身打扮,跨上雕鞍,拿一口孤定 剑,身藏法宝,带了把都儿,来到关下,吩咐放炮开关,一马当先冲出。宝 林抬头一看,好一个怪面道人,头如笆斗,眼似铜铃,尖嘴大鼻,海下红胡, 根根如铁线,身穿皂罗袍,手执孤宝剑,来到阵前,把剑照宝林劈来,宝林 把枪噶啷一声架住;又一剑砍来,又把枪架开了。宝林说:“妖道,看小爷 的枪。”劈面刺来。李道人把双剑架起,交了三个回合,那里敌得过,口中 念动真言,祭起法宝,往空中呼的一声,有数道霞光冲起,直望宝林头上打 将下来了。宝林抬头一看,吓得魂不附体,“阿呀,不好了。”带转马头, 正望营前逃走,李道人指点铁板随后追来。尉迟恭看见儿子破妖法追去,心 内着忙,冒铁板下冲进来。李道人只顾伤宝林,不提防敬德冲进来,要收这 铁板打敬德来不及了,被敬德冲到肋下,拦腰这一把,用力一提,李道人把 身一挣,尉迟恭年纪老了,在马上一晃,两个都翻将地下来了。敬德手一松, 扒起身来,不见了妖道,借土遁而走了。少不得征西里边还要出阵,这是后



① 作速——即尽快。

事,我且慢表。且说尉迟恭见妖道走了,即上马叫众将冲关,后面大小三军 一齐冲进关中。小番看势头不好,弃了野马川,飞奔黄龙岭去了。查盘钱粮, 改换旗号,养马三日,发炮起行。往黄龙岭进发,此话不表。
  再讲黄龙岭守将,你道什么人,乃是一员女将,叫做屠炉公主,乃是狼 主驾前有一位屠封丞相,就是她父亲,因见她能知三略法,会提兵调将,善 识八卦阵,兵书、战册尽皆通透,力气又狠,武艺又精,才又高,貌又美, 所以狼主将她继为公主,十分宠爱,加封在此镇守黄龙岭。这一日,正与诸 将商议退敌之策,忽有侍女禀道:“启娘娘,野马川上有小番要见。”公主 吩咐传他进来。番子跪伏在地说:“公主娘娘不好了,野马川已被大唐兵夺 去了,明日就要来攻打黄龙岭了。”吓得屠炉公主面如土色说:“列位将军, 他前日取了白良关,到也不在心上,如今看起来,真算中原人马实为利害。 杀得俺这里势如破竹,今日取了银灵川,明日失了野马川,多是走马成功的。 如今五关已失四关,若黄龙岭一破,木阳城就难保了,与他开不得兵的。” 诸将皆曰:“公主娘娘,那南朝兵多将广,不可开兵,使个计策杀他片甲不 回,捉住唐王,才无后患。”公主心中一想:“有了,洒家有良策在此,管 叫中原兵马有路无回,尽作为灰。”众将道:“娘娘有何妙计?”公主说: “此计不可泄漏,你们听我之令,关头上多要旌旗,密密把关门大开,吊桥 放下,我们领了关中小番,竟往木阳城去见父王狼主,共擒唐将,同捉唐王, 把黄龙岭兵马尽行调空,诱引唐兵进关前来中计。”那众番将听了公主娘娘 之令,谁敢有违,连忙吩咐五营八哨把都儿们,摆齐阵伍,装载粮草,把关 门大开,多立旌旗。公主娘娘带领众将,多往木阳城去见狼主不表。
再讲唐王人马,这一天到了黄龙岭,有探马上前禀道:“启元帅爷,前
面是黄龙岭了。但见关头上旌旗飘荡,并无兵卒,大开关门,吊桥不扯起, 不知什么诡计,故此禀上元帅。”秦琼呼呼冷笑说:“诸位将军,你们不要 藐视此关之将无能,大开关门,兵卒全无,内中有计。今日御驾亲征,谅无 大事,你们须要小心进关,看他使何诡计。”程咬金叫声:“元帅,非也。 我们侄儿连夺四关,尽不用吹毛之力,黄龙岭守将难道岂不晓得?决然闻此 威名,谅不敢与我们开兵,所以弃关逃走了。不要说侄儿年少英雄,就闻我 老程之名,也胆战心惊的,那里有什么诈,分明怕我,逃遁了去。”秦琼说: “你通是呆话,不必多讲与我。”吩咐大小三军进关去。元帅一出令,三军 多望关中而进。就着尉迟宝林四处查点明白,恐防暗算,或有奸细,一面发 令安营,人马扎住。那太宗问道:“御侄,如今前面什么关了?”宝林说: “陛下,没有什么关了。就是木阳城,赤壁康王所住之地。”太宗大喜,说 道:“诸位王兄,闻得番邦之将利害异常,原来如此平常的,焉及王兄们骁 勇,一路打关攻寨,并无阻隔,如今兵打木阳城,有几天成功得来。”众臣 道:“一来靠皇天,二来靠陛下洪福,三来诸将本事,必要攻破番城,活捉 番王,得胜班师。”太宗大喜。吩咐营中大排筵宴,赏赐公卿。当夜不表。 次日清晨,元帅传令发炮起行,往木阳城而进。
  再讲木阳城内狼主千岁,身登龙位,有左丞相屠封、右元帅祖车轮,文 武二臣,朝贺已毕,狼主说:“元帅,魔家此国只靠元帅之能,今日被唐兵 杀得势如破竹,十去其八,昨日又报野马川已失,元帅操演人马已熟,速速 兴兵到黄龙岭,与王儿同退唐兵还好,不然黄龙岭一失,魔家就不好看相了。” 元帅叫声:“狼主放心,这两天忙得紧,日夜操演三军,今日有铁、雷二将, 在教场会火箭,待臣今日去看了操,然后明日到黄龙岭同退唐兵。”祖车轮
  
辞朝,教场中去了。有番儿报进:“启上狼主千岁,公主娘娘带领本部番兵 进城来了。”康王听了此言,不觉一惊,开言叫声:“屠丞相,王儿如此胆 大,轻身到此,黄龙岭有卵石之危,何人把守,岂不干系?”屠封说:“狼 主,那公主不知有甚事情,且召进来。”康王就命番臣番将迎接公主娘娘。 文武番臣领旨出迎。公主闻召,同诸将走上银銮殿,公主俯伏说:“父王狼 主,千岁,千千岁。”康王叫声:“我儿平身。”说:“王儿,今唐兵到黄 龙岭,正思无计可退唐兵,汝不保汛地①,反带兵到此,岂不关内乏人,倘被 他取了黄龙岭,如之奈何?”公主叫声:“父王有所不知,臣儿若要保守此 关,谅不能够,况南朝蛮子好不利害,倘然失利与他,破了黄龙岭,臣儿之 罪也。
  故此传令诸将,反把关门大开,回来见父王,有个绝妙之计,叫南朝人 马一个也不能回朝。”康王说:“王儿有何妙计,捉得唐王,其功非小。” 公主说:“此计名曰空城之计。木阳城北四十里之遥,有座贺兰山,做了屯 扎之处,把木阳城军民人等,多调在驾兰山住了,做了一个空城,把四门大 开,旌旗高扯,大唐人马进了城,我们把木阳城团团围住,不能出去,粮草 一绝,岂不多要丧命。”公主正在设计,元帅祖车轮也进朝门。一闻此计, 说:“公主计甚好。但是大唐人马肯进城,一定是死。然唐营之中岂无智谋 之士,只怕识得空城之计,不进城来,便怎么处?”公主说:“元帅,城中 或者不进,营盘扎在城边,只须元帅周备②,如此,如此;恁③般,恁般。怕 他不进城去!”元帅叫声:“好计。”狼主心中大悦,说事不宜迟,传魔家 旨意,令城中军民人等,尽行搬出,到贺兰山去了。然后狼主部令了数万人, 竟退到贺兰山扎营。元帅当下调兵埋伏,暗中探听不表。
单讲大唐人马,离了黄龙岭下来,三天到木阳城,探子报道:“木阳城
大开,不知何故。”秦元帅忙问徐茂功道:“二哥,究竟那些番狗使的什么 计?”茂公叫声:“元帅,此乃空城之计,引我兵进了城,那时就要围住, 绝我粮草。此计不可上他的当,就在此安营在外。”程咬金说:“徐二哥, 又在此说混话,什么空城计不空城计,这班番狗,惧怕我们,多逃遁去了。 那里有什么计?及早进城,改换旗号,好班师。”茂功说:“我岂不知。谁 要你多言!”元帅传令大小三军,不必进城,就此安营。放炮一声,安下营 盘。此时却是日已过午,君臣畅饮,直吃到三更,军士飞报进来报上:“王 爷、元帅,不好了,营后火发。正南上有二支人马,尽用火箭射将过来,三 军营帐多烧着了。”元帅听得呆了。太宗汗流脊背,听一声看:“阿呀,不 好了!”沸反滔天④,自己营中多乱起来了。茂功说:“中了他们的计了,诸 位将军,快些上马保驾。”元帅上马提枪,冲出营门,尉迟恭父子两骑马也 出营外,马、段、殷、刘,措手不及,端了兵器,保定天子,程咬金拿了开 山大斧,一拥出营。抬头一看,吓杀人也。但只见正南上有兵,东西二处也 有人马,灯球亮子,照耀如同白日,火球、火箭、火枪,打一个不住,四边 有数万人马杀来。唐兵心慌,三军受伤者不计其数。天子叫声:“先生,如



① 汛(xùn,音讯)——清代兵制,凡千总,把总,外委所统率的绿营兵都称汛,其驻 防巡逻的地区叫汛
地。
② 周备——这里指成全,帮助。
③ 恁(rèn,音任)——那。
④ 沸反滔天——形容喧哗吵闹,乱成一团。

之奈何?怎么处?”抖个不住。茂功无法,只得传令,把人马统进城中,暂 避眼前之害。大小三军那里还去卷这些物件,只得多弃撇了,望城中逃命要 紧。诸大臣保定龙驾,一拥进城,把四门紧闭,扯起吊桥。其夜乱纷纷安住 了。再讲外面元帅祖车轮大悦,说道:“唐兵落我的圈套了。”吩咐大小儿 郎,就此把四门围住,不许放唐卒一人,违令者斩。一声答应,四支人马, 将城围得水泄不通。放炮三声,齐齐扎下营盘。早已东方发白。贺兰山狼主 御驾,同了屠封丞相,屠炉公主,领了二十万人马,又是团团一围,真正密 不通风。
  再讲城中唐王坐了银銮殿,元帅住了车轮的帅府,诸将安歇了文武官的 衙门,数万人马扎住营盘。军士报道:“启上万岁爷,那番兵把四门围住了。” 茂公说:“不好了,上了他当了。如今粮草不通,如之奈何?”尉迟恭说: “军师大人,不免且到城上去看看。”元帅说:“老将军之言有理。”天子 说:“待寡人也到城上去走一遭。”众公卿多上雕鞍,带随身家将。万岁身 骑日月骕骦马,九曲黄罗伞盖顶,出了银銮殿,来到南城上一看,大惊说: “阿育,吓死人也。好番营,十分利害。”君臣见了,大家把舌头伸伸。元 帅叫声:“诸位将军,你看这一派番营,非但人马众多,而且营盘扎得坚固, 不是儿戏的。我军又难以冲出去,他们粮草尽足,当不得被他困住半年六月 怎么处?况我粮草空虚,岂不大家饿死。”天子龙颜纳闷,诸将无计可施, 只得回衙。三天过了,大元帅祖车轮全身披挂,出营讨战。有军士报进:“启 上万岁爷,西城外有番将讨战。”天子吓得面如土色,叫声:“秦王兄,番 将如此利害,在外攻城,如何是好?”元帅说:“陛下,不妨,待本帅上城 看来。”叔宝上马来到西城上,望下一看,见有一将生得来十分凶恶,面如 紫漆,两道扫帚眉,一双怪眼,狮子大鼻,海下一部连鬓胡须,头上戴一顶 二龙嵌宝乌金盔,斗大一块红缨,身穿一件柳叶锁子黄金甲,背插四面大红 尖角旗,左边悬弓,右边悬箭,坐下一匹黑点青鬃马,手执一柄开山大斧, 后面扯起大红旗,上写着:“红袍大力子大元帅祖”,好不威风。在城下大 叫:“呔!城上的蛮子听者,本帅不兴兵来征伐你们,也算这里狼主好生之 德,怎么你反来侵犯我邦,夺我疆界,连伤我这里几员大将,此乃自取灭亡 之祸,今入我邦,落我圈套,凭你们插翅腾空,也难飞去,快把无道唐童献 将出来,饶你一群蝼蚁之命,若有半句推辞,本帅就要攻打城门哩。”这一 声大叫,城上叔宝说:“诸位将军,这一员番将不是当耍的,你看好似铁宝 塔一般,决然利害。”程咬金说:“好像我的徒弟,也用斧子的。”众将笑 道,你这柄斧子没用的,他这把斧头吃也吃得你下,比你大得多的,你说什 么鬼话。”元帅说:“如今他在城下猖撅,本帅起兵到此,从不曾亲战,不 免今日待本帅开城与他交战。”众将道:“若元帅亲身出战,小将们掠阵。” 叔宝按好头盔,吩咐发炮开城,与他交战。哄咙一声炮响,大开城门,带了 众将,一马冲先,好不威风。祖车轮把斧一摆,喝声:”蛮子少催坐骑,可 通名来。”叔宝说:“你要问俺的名么,大唐天子驾前,扫北大元帅秦。” 祖车轮呵呵大笑道:“你大唐有名的将,本帅只道三头六臂,原来是一个狗 蛮子,不要走,照爷爷家伙罢。”把斧一起,叔宝把枪一架,噶啷一响,说: “呔!慢着,本帅这条枪不挑无名之将,快留个名儿。”车轮说:”魔家乃 赤壁宝康王驾下大无帅祖。”叔宝说:”不晓得你番狗,照本帅的枪罢。” 望车轮劈面刺来,车轮说声:“好。”把开山大斧一迎,叔宝叫声:“好家 伙!”带转马头,车轮把斧打下来,叔宝把枪一抬,在马上乱晃,把光牙一
  
挫,手内提炉枪紧一紧,直望车轮面门刺来,车轮好模样,那里惧怕,把斧 钩开。正是:
强中更有强中手,唐将虽雄难胜来。
不知二将交战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五回 贞观被困木阳城 叔宝大战祖车轮

诗曰:
英主三年定太平,却因扫北又劳兵。木阳困住唐天子,天赐黄粮救众军。
  叔宝实不是祖车轮对手,杀到三十回合,把枪虚晃一晃,带上呼雷豹, 望吊桥便走。车轮呵呵大笑道:“你方才许多夸口,原来本事平常。你要往 那里走,本帅来也!”把马一拍,冲上前来。唐兵把吊桥扯起,城门紧闭。 元帅进得城来,诸将说:“元帅不能胜他,如之奈何。”尉迟宝林说:“元 帅,不免待小将出去拿他。”尉迟恭说:“我儿,元帅尚不能胜,何在于你, 如今他在城下耀武扬威,怎么样处?”元帅道:“如此把免战牌挂出去。” 那祖车轮看见了免战牌,叫声没用的。那番得胜回营,此话不表。
再讲城中元帅同众将,回到殿中,天子开言叫声:“秦王兄,今日出兵 反失胜与番狗,寡人之不幸也。”诸臣无计可施,困在木阳城中,不觉三月, 粮草渐渐销空。这一日当驾官奏说:“陛下,城中粮只有七天了。”天子叫 声:“徐先生,怎么处?”茂功道:“叫臣也没法处治。那番狗设此空城之 计,原要绝我们粮草,我军入其圈套,奈四门困住,音信不通,真没奈何。” 咬金说:“若过了七天,我们大家活不成了。”天子龙心纳闷,又不能杀出, 又没有救兵。不想七天能有几时?到了七天,粮草绝了,城中人马尽皆慌乱。 程咬金说:“徐二哥有仙丹充饥不饿的,独一老程晦气,要饿杀。”元帅说: “如今多是命在旦夕,还要在此说呆话。”尉迟恭意欲同宝林喘出营退敌, 又怕祖车轮气力利害,龙驾在此,终非不美。君臣正在殿上议论,无计可施, 只听半空中括喇括喇一片声震,好似天崩地裂,吓得君臣们胆战心惊。大家 抬头一看,只见半空中有团黑气,滴溜溜落将下来,跌在尘埃,顷刻间黑气 一散,跳出许多飞老鼠来,足有整千,望地下乱钻下去。众臣大家称奇。天 子叫声:“徐先生,方才那飞鼠降在寡人面前,此兆如何?”茂道功:“陛 下,好了!大唐兵将未该绝命,故此天赐黄粮到了。”诸将说:“军师何以 见得?”茂功笑曰:“前年西魏王李密,纳爱萧妃,屡行无道,后来勿有飞 鼠盗粮,把李密粮米尽行搬去,却盗在木阳城内,相救陛下,特献黄粮。” 天子大喜说:“先生,如今粮在那里?”茂公道:“粮在殿前阶除之下,去 泥三尺便见。”天子就命军士们数十人,掘地下去,方及三尺深,果见有许 多黄粮,尽有包裹,拿起一包,尽是蚕豆一般大的米粒。程咬金说:“不差, 不差,果是李密之粮。”元帅点清粮草,共有数万,运入仓廒①,三军欢悦, 君臣大喜。茂功说:“陛下,臣算这数万粮草,不过救了数月之难,也有尽 日,我想城外那些番狗困住四门,粮草尽足,不肯收兵,终于莫绝。”太宗 道:“先生,这便怎么处?”茂功说:“臣阴阳上算起来,必要陛下降旨, 命一个能人杀出番营,前往长安讨救兵来才好。”天子呵呵大笑道:“先生 又来了,就是寡人面前那些老王兄,领了城内尽数人马,也难杀出番营,那 里有这样能人,匹马杀出长安讨救,如若有了这个能人,不消往长安讨救了。” 茂功说:“陛下东首这个人,能杀出番营。”天子一看叫声:“先生,这个 程王兄断断使不得,分明送了他性命。”茂功说:“陛下,不要看轻了程兄 弟无用,他还狠哩。那些将军虽勇,到底难及他的能干,别人不知程兄弟利 害,我算阴阳,应该是他讨救。”天子听言,叫声:“程王兄,徐先生说你



① 仓廒(áo,音熬)——贮藏粮食等的仓库。

善能杀出番营,到长安讨救,未知肯与寡人出力否?”程咬金听说此言,吓 得魂不附体,连忙说:“徐二哥借刀杀人,臣不去的,望陛下恕臣违旨之罪。” 天子说:“谅来程王兄一人,那里杀得出番营,分明先生在此乱话。”茂功 说:“非也,程兄弟三年前三路开兵,他一个走马平复了山东,又来帮我们 剿浙江,还算胜似少年,料想只数万番兵,不在我程兄弟心上。”把眼对尉 迟恭一丢,敬德说:“军师大人,你说的是。在此长程老千岁的威光,他实 没有这个本事去冲踹番营,也在是称赞他体面。今朝廷困在木阳城,要你往 长安去讨救,就是这样怕死,况为国捐躯,世之常事。食了王家俸禄,只当 舍命报国,才算为英雄。今日军师大人不保某家出去讨救,若保某家,何消 多言,自当舍命愿去走一遭也。”元帅说:“程兄弟,二哥阴阳有准,况又 生死之交,决不害你性命,你放心前去,省得众将在此耻笑你无能。”程咬 金说:“我与徐二哥昔日无仇,往日无冤,为什么苦苦逼我出去,送我性命? 这黑炭团在此夸口,何不保他往长安取救。”茂功叫声:“程兄弟,我岂不 知。若保尉迟将军前去,不但要他讨救兵,分明断送他残生,那里能够杀得 出番营。程兄弟,你是有福气的,所以要你出去,必能杀出番营,故此我保 你前去,救了陛下,加封你为一字并肩王。”咬金说:“什么一字并肩王?” 茂功说:“并肩王上朝不跪,与朝廷同行同坐,半朝銮驾,诛大臣,杀国戚, 任凭你逍遥自在,称为一字并肩王。”咬金说:“若死在番营,便怎么处?” 茂功说:“只算为国捐躯。若死了,封你天下都土地。”咬金心中想道:“拜 什么弟兄,分明结义畜生,要送我性命,我程咬金省得活在世间,受他们暗 算,不如阴间去做一个天下都土地,豆腐面筋也吃不了。也罢,臣愿去走一 遭。”天子大喜说:“程王兄,你与寡人往长安去讨救。”咬金说:“臣愿 去,但是军师之言,不可失信。今日天气尚早,结束起来,就此前去。”茂 功说:“陛下速降旨意七道,带去各府开读。赠他帅印一颗,到教场考选元 帅,速来救驾。”天子听了茂功之言,速封旨意,付与咬金。咬金领了天子 旨意,开言说:“徐二哥,你们上城来观看,若然我杀进番营中,如营中大 乱,踹出营去了。若营头不乱,必死在里头了,就封我天下都土地。”茂公 说:“我知道。”就此拜别,说:“诸位老将军,今日一别,不能再会了。” 众公爷说:“‘程千岁说那里话来,靠陛下洪福,神明保护,程千岁此去, 决无大事。”
咬金上了铁脚枣骝驹,竟往南城而来。后面天子同了众公卿上马,多到
城上观看。咬金说:“二哥城门开在此,看我杀进番营,然后把城门关紧。” 茂功道:“放心前去,决不妨事。”吩咐放炮开城,放下吊桥,一马冲出城 门,有些胆怯,回头一看,城门已闭,后路不通,心中大恼说:“罢了,罢 了。这牛鼻子道人,我与你无仇,何苦要害我?怎么处嗄!”在吊桥边探头 探脑,忽惊动番兵,说:“这是城内出来的蛮子,不要被他杀过来,我们放 箭乱射过来。”咬金见箭来得凶勇,又没处藏身,心中着了忙,也罢,我命 休矣!如今也顾不得了。举起大斧说道:“休得放箭,可晓得程爷爷的斧么? 今日单身要踹你们番营,前往长安讨救,快些闪开,让路者生,挡我者死。” 这番程咬金弃了命,原利害的,不管斧口斧脑,乱砍乱打。这些番兵那里当 得住,只得往西城去报元帅了。咬金不来追赶,只顾杀进番营,只见血流满 地,谷碌碌乱滚人头,好似西瓜一般。进了第二座番营,不好了,多是番将, 把咬金围住,杀得天昏地暗,咬金那里杀得出?况且年纪又老,气喘嘘嘘, 正在无门可退,后面只听得大喊一声,说:“不要放走蛮子,本帅来取他的
说唐后传三传的下一页
成为本站VIP会员VIP会员登录, 若未注册,请点击免费注册VIP 成为本站会员.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电子书均来自互联网。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


其它广告
联系我们     广告合作     网站声明     关于我们     推荐PDF     全部分类     最近更新     宝宝博客
蓝田玉PDF文档网致力于建设中国最大的PDF格式电子书的收集和下载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