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田玉PDF文档网 / 古典pdf / 五虎平西平南
 


五虎平西平南



主要人物表

狄 青 平西王,封平南大元帅。
“四虎” 狄青的四员大将:张忠、李义、刘庆、石玉。
狄 龙 狄青长子。 狄 虎 狄青次子。 王怀女 余太君之媳,征南元帅。 杨文广 杨宗保之子,征南副元帅。
萧天凤 三关元帅,总兵之职,狄旧部。 苗 显 三关元帅,总兵之职,狄旧部。 焦廷贵 狄青大将。
孟定国 狄青大将。
岳 纲 岳胜之子,宋大将。 高 明 高怀德之后,宋大将。 杨 唐 杨青之后、宋大将。 杨金花 穆桂英之女,援军元帅。 它龙女 杨府厨娘,援军先锋。
魏 化 杨府家将,援军后军都统。 张 振 襄阳总兵,孙秀之侄,后投南王。 冯 拯 北宋太尉,孙振岳丈。 侬智高 南蛮王。
达 摩 南蛮王军师。 段 洪 南蛮王蒙云关守将。 段红玉 段洪之女,后嫁狄龙。段 龙 段洪长子。 段 虎 段洪次子。
王兰英 南蛮王芦台关女将,后嫁狄虎。
王 凡 南蛮王芦台关守将,王兰英之父。 孟 浩 南蛮王毒水溪寨王,自称孤朵王,三国孟获之后。 大金环 南蛮王竹技山副帅。
王 仁 大金环先锋。 吴 智 大金环副先锋。 叶 惠 南蛮王大将,号开山豹。 刁 氏 叶惠之妻,号母大虫。 彭 虎 南蛮王大将。 王禅师 妖僧,法号净慈。

主要人物表

狄 青 狄广之子,北宋总镇三关大元帅,封平西王。 张 忠 狄青大将,号扒山虎,封振国将军,后封平西侯。 李 义 狄青大将,封振国将军,后封定西侯。 刘 庆 狄青大将,号飞山虎,封振国将军,后封振西侯。 石 玉 狄青大将,号笑面虎,封振国将军,后官拜兵部尚书。 孟定国 孟良之后,狄青帐前大将,后封振国将军。 焦廷贵 焦赞之后,狄青帐前大将,后封安国将军。 萧天凤 义士,后被狄青收为大将。
苗 显 义士,后被狄青收为大将。 狄太太 狄青之母,诰命夫人。
狄 后 狄青之姑,潞花王之母。 潞花王 狄青表兄。
张 文 狄青姊丈。 狄 龙 狄青之子。 狄 虎 狄青之子。

宋仁宗 宋朝第四任皇帝赵祯。
包 拯 北宋丞相,龙图阁大学士,字文正。 范仲淹 北宋老将军。
杨青北 宋老将军,原为杨延昭部将。
呼延赞 北宋老将军,封净山王。
崔 信 北宋司天太史。文彦博 北宋吏部天官。 苏文贵 北宋大都督。
赵千岁 石玉岳丈。
郭海寿 仁宗天子救母恩人,封安乐王。
翠 鸾 苗显妹,后嫁张忠。 王 正 北宋游龙驿驿丞。 庞 洪 北宋丞相,国丈。 孙 秀 庞洪女婿,北宋兵部尚书。 庞 妃 仁宗妃子;庞洪之女。 庞家四虎 即庞洪的四个儿子:飞虎、白虎、黑虎、彪虎。 庞飞凤 庞洪之女,孙秀之妻。
孙 云 孙秀嫡弟。

度罗空 西辽丞相。
乌 登 西辽左相。 飞 龙 西辽公主。 达麻花 西辽二太子。
黑 利 飞龙之夫,西辽天宝将军。
兀格松 西辽灭宋大元帅,星星罗海之弟。 星星罗海 西辽扳天将军,红泥城守将。

黑 吞 西辽大将。 秃狼牙 西辽大将。
景花沙 西辽七星关守将。 亚从善 西辽乌鸦关守将。 酥而岱 西辽白鹤关守将。 段威 西辽碧霞关守将。
狼 主 单单国主 达 烜 单单国丞相,太师。 奇 哈 单单国右相。 脱 伦 单单国兵部尚书。 双阳公主 单单国公主,又称赛花公主、八宝公主,后嫁狄青。 秃天龙 单单国安平关守将。
秃天虎 单单国正平关守将,秃天龙之弟。 多 花 脱伦之女,秃天虎之妻。
乌麻海 单单国吉林关守将。 巴三奈 单单国石庭关守将。 士麻其 单单国鸳鸯关守将。 哈 蛮 单单国风火关守将。

麻麻罕 新罗国元帅,号铁金刚。
通 迷 新罗国大将。 达 脱 新罗国大将。 哈天顺 新罗国大将。 石天豹 新罗国大将。
牙里波 新罗国大将,通迷之子。
乌山罗 新罗国大将。
海驼龙 新罗国白马关主将。 奇罗多宝 新罗国大臣。

出 版 前 言


  中国古典pdf汗牛充栋,蔚为大观,其中许多作品世代流传,受到广大 人民群众的喜爱。为弘扬华夏文化,我社从卷帙浩繁的古典文学宝库中精选 有代表性的作品 100 部,编成《中国古典pdf名著百部》丛书奉献给读者。 这套丛书具有以下四个特点:
  第一,选题宽。除了《三国演义》、《水游全传》、《西游记》、《红 楼梦》这“四大名著”外,还选收了诸如《封神演义》、《东周列国志》、
《说唐》、《说岳全传》、《隋唐演义》等艺术成就和社会影响较为突出的 古典长篇小说,有的作品甚至从未点校整理刊印过,因而这套丛书将更加全 面系统地展示中国古典pdf的风貌。堪作普通中国人承袭优秀传统文化的通 俗百科全书。
  第二,读者面宽。这套丛书中的作品有些已有多种版本流传,然而许多 版本都没有注释,有些版本虽有注释但偏于学术性。我社立足于中国古典文 学知识的普及,组织力量对作品中的疑难字词、语句以及方言、典故一一作 了注音和释义,有助于文化程度较低的读者扫除阅读障碍,也有助于一般读 者阅读参考,适应多种文化水平的读者阅读。
第三,附人物表。这些作品内容复杂,人物众多,许多读者阅读时常常
苦于理不清这些人物的背景和关系。我社特要求注释者梳理列出书中的主要 人物表,使读者了解这些主要人物的来龙去脉,有助于理解和记忆。
第四,配插图。每种作品均配有若干幅精美的插图。这些插图大多选取
自馆藏善本中的绣像,或由当代画家重新创作,使读者能直观地感受到作品 的内容情节,如见其人,如闻其声,增强审美情趣。
希望《中国古典pdf名著百部》能得到广大读者的喜爱,也希望专家和
读者提出意见和建议,以使这套丛书日臻完善。

1995 年 6 月

内 容 提 要


  本书为《五虎平西前传》、《五虎平南后传》两部小说的合集。叙宋仁 宗时狄青等五虎将征西征南故事。
  《五虎平西前传》叙宋仁宗命狄青等五虎将征伐青唐、上城,因误走单 单(鄯善)国,狄青中双阳公主计,被擒至王宫内,不得已而与公主成婚, 然仍念念不忘征西事,遂暗中命四将先行。后狄青乘间逃走,双阳公主察而 追之。至风火关追及,责备狄青忘恩背义。狄青遂以实告,公主谅其情,放 行。后双阳公主助狄青破西辽,中间夹叙狄青与庞国丈、孙秀等奸臣的矛盾 斗争。
  《五虎平南后传》为《五虎平西前传》的续书。内容接续狄青等五虎将 平定西域后,广源州蛮王侬智高反叛,占据交趾建“南天国”,扬言将挥师 北上。宋仁宗大怒,派狄青等五虎将南征。蒙云关守将段洪有女红玉、秀玉, 皆有倾国之貌,且能呼风唤雨,狄青被困。仁宗遂命杨文广挂帅,王怀女、 穆桂英、杨金花等协助,驰援狄青。狄青之子狄龙为红玉所擒。红玉遵师嘱, 以己及妹秀玉许狄龙为妻。众将历尽艰险,终于平定叛乱,红玉姐妹亦归宋
室。
  小说描写生动,情节曲折,在群众中较有影响,被改编成多种剧目上演, 广受欢迎。
  
五虎平西前传


第一回 赈民饥包公奉旨 图计害庞相施谋

诗曰: 圣主登基天下宁,万民欢乐兆升平。 妒贤国贼开端衅,导引君王费饷兵。
  话说大宋开基之主太祖赵匡胤,此位天子,原乃上界赤龙临凡,英雄猛 勇,豪侠情怀,创开四百年天下。陈桥兵变,黄袍加身,代位于后周而归一 统。前书已有《两宋》表明,兹不絮谈①。
  且说大宋相传,继统四世,仁宗嘉佑王,当时天子英明,群臣为国,四 面宁靖,百姓安康。前者宋太祖,既殁②之后,杨家父子众英雄,相继而亡; 今者又得五虎英雄佐弼③,保护江山,扫除国敌,后话休题。
  却说,忽一日仁宗天子临朝,但见祥光灿烂,瑞色辉煌,是时众文武官 员,都朝恭已毕。文归文位,武列武班,有值殿传宣官说:“万岁有旨,众 臣有事启奏,无事卷帘退班。”不一会,有陕西本章一道,启奏天子。奏本 官呈上奏表,天子展开御案,看罢,只为了西地禾稻失败,十分饥馑④之岁, 万民冻馁⑤,苦楚难堪。天子看罢一想,复有开言,呼声:“包卿⑥呵!此一 段忙劳,又要你代朕施行,只为陕西饥年,延缠⑦不得,准日即要起程,即往 开仓,以救众民。”包爷说:“臣沐我主隆恩,虽粉身难报,何独小小之劳。” 天子大悦,拂袖退班,众官归府。
次日天子降旨:金銮殿大排筵宴,与包爷饯行。众大臣俱到金銮,与包
龙图饯别之际,百官各敬三觞①,也有一番行别之言,不须细表。宴毕,包爷 众官谢过君恩退朝。
单说包爷回转府中,不敢停留,即要登程,有夫人早已安排饯别宴,夫
妻对酌。夫人说:“愿相公一路平安,完了公务,及早回来。”包爷称是, 吃酒数杯,抽身辞别.即日行程。众文武官俱来送别,包爷一一辞谢,相别 众官,三声炮响,一路渡水登舟而去。所有城郭内外众百姓,一闻包爷起程, 水陆一路,俱有香花焚烛送行。这包公,非是汴京众民知他是个铁面无私的 忠臣,就是昔天下,也知他断明多少疑案奇冤事,救尽不少在屈被陷人,或 有鬼魂告状,或夜梦诉冤情。有传说,他日断阳间屈,夜察阴府冤,倘在死 尸骸未腐,还能救活还阳。此说,也难辨真是否,但当时百姓,知他是个大 忠臣,是以恭敬如神,一路香烟不绝,不多烦说。



① 前书句——《两宋》,盖指明人熊大木所撰《南北两宋志传》。《北宋志传》又名《杨家将传》、《北
宋金枪传》,《南宋志传》又名《飞龙传》、《飞龙全传》。《北宋》叙杨业一门忠烈匡扶大宋,《南宋》 叙赵匡胤开创宋朝天下。兹,现在。
② 殁(mò,音沫)——死。
③ 弼(bì,音避)——辅佐,辅助。
④ 饥馑(jǐn,音紧)——灾荒。《尔雅·释天》:“谷不熟为饥,蔬不熟为馑。”
⑤ 馁(něi)——饿。
⑥ 包卿——包卿即包拯,字文正。西周春秋时天子、诸侯所属的高级长官都称卿,古代君对臣,长辈对晚 辈亦此称。
⑦ 延缠——拖延,迟缓。缠,纠缠,不畅。
① 觞(shang,音伤)——古代饮酒器。

  且说包公一路而去,有各地方上文武官职,迎送纷纷,包爷倒觉安然, 竟往陕西延安府去了,非止一日路程,暂且不表。
  再说此时大宋朝内,九王八侯以下文武官员,忠臣为国居多,独有一权 党官居群上,位压百僚。此人姓庞名洪,仁宗选了他的大女儿为贵妃,侍御 宫中,隆宠非凡。他正是仁宗王的国丈,现为宰相均衡之位。他之为人,立 着妒贤嫉能的狠心,怀着诡计凶谋的恶念,在朝所惧包公一人,与着狄青, 素所不睦。又有二女婿姓孙名秀。此人也为兵部之职,与狄青有杀父之宿仇。 这狄青何故与他结下此仇?只因狄青之父狄广在朝与孙秀父亲不睦,后被狄 广所杀,是故孙秀怨恨狄青,所以翁婿串通一党。二人独畏包公,当日见他 领旨赈饥去了,却中二人陷害之怀思。
  一日孙兵部摆道,来到相府,家人传进。这庞洪吩咐请进相见。孙兵部 下轿,走入中堂,见礼毕,吃过香茗,这二人闲谈一回。庞国丈叫一声;” 贤婿呵!想起三关狄青这小畜生与老夫作对,贤婿你也尽知,前者西辽国王 兴兵,侵犯瓦桥关,包拯与老夫,保举提兵前往,救瓦桥关,此时老夫与王 天化女婿商酌,要夺此功劳,当殿比武,王天化死在他金刀之下,此人身亡, 皆因这小畜生而来。圣上则怒他误伤之罪,又被狄太后救了他,赦其斩罪, 领了兵马,大破辽兵。后来西辽复兴兵反境,所以老夫仍上本荐他出敌,料 知两辽兵将,定然猛勇,意欲借刀杀人,消了胸中忿恨。不想这小畜生本事 果然厉害,更有一班小狗才,亦是凶狠不过的。两辽兵将,依然又被他杀得 大败,竟把那些赞天王子牙猜、大孟洋、小孟洋、薛德礼等辽兵数十万,杀 个尽罄①尽绝。圣上十分大悦,封为平西总镇大元帅,镇守三关,威风显耀, 隆宠非凡。其实想来气他不过,前包黑子在朝,害手害脚,不能计算得他, 如今黑子女了,我想下一计摆布他了。”
孙兵部说道:“岳父,小婿原为着狄青这小畜生,故此特来商议,不知
岳丈有何妙计摆布他?说与小婿得知。”国丈说:“贤婿,明日只消如此如 此,上本奏闻,圣上必然准奏,那时岂怕狄青好汉,四将英雄,管叫他身丧 番邦之地。他纵是三头六臂的英雄,焉能保全?”孙秀说:“岳丈且慢快讲, 倘若西辽国,果然兵微将寡,杀他不过,情愿投降,岂非他的功劳越又更大 了?此一节也要算到,方为妙用。”国丈说道:“若然狄青一去,则三关必 调别人镇守,待老夫在圣上驾前,保举贤婿调往三关,如此如此摆布他,你 道如何?”孙兵部听了大悦,说道:“岳丈,果然好妙计,待我明日奏知圣 上便了。”此时孙总兵告别,出了相府,转回府中不表。
且说次日天色黎明,五更鸡报晓,百官谒②龙颜,文武官员叙集朝房内,
少停间,万岁登了金銮殿,排开龙案,文武朝参已毕,分列两行。有值官传 旨说:“万岁有旨说,众文武有本启奏,无事卷帘退班。”旨意一传。忽左 班间闪出庞太师,俯伏金阶,说:“陛下臣有事启奏天颜。”万岁开言说: “庞卿有何事奏上来?”国丈奏说:“臣因西辽国去年曾经兴兵侵犯我中国, 全亏得五虎将军英雄,尽把他人马杀得大败而去,虽然目下安然无事,想来 这辽王念头不小,一时未必肯倾心归服,恐防有再起风波。况西辽乃偏邦小 国,理合年年纳贡,岁岁来朝,岂敢擅动干戈,兴兵犯境,有损天威,与叛 逆可比?虽经狄青杀退,不过暂解一时之患耳,望陛下龙心详察。”



① 罄(qìng,音庆)——尽,完。
② 谒(y è,音业)——下级僚属晋见上级官员。

  万岁闻言说:“依卿主见若何?”庞国丈说:“陛下在上,臣思下国冒 犯天朝,律该兴兵问罪,岂忍轻恕?依臣愚见,莫若及早兴师问罪,使各番 王知道陛下天威严御,强立中国,则我中国永无侵凌之患。臣虽不才,但忧 国之心太重,伏乞陛下准臣所奏。天下安宁,臣之愿也。”嘉佑王闻奏开言 说:“卿所奏者,无非使各夷邦畏服,知道大宋有人之故。依卿主见,保举 何人提兵前往。”庞洪说:“臣思西辽国,雄兵猛将,尚还不少,我邦虽有 几家猛将,奈何不堪往的,呼千岁、高千岁①,已经年迈以下,看来亦无可当 此任之人。况且目前杨宗保如此英雄,尚且亡于此地,如今无佞府,只剩得 这些寡妇,孤零的裙钗。杨元帅有子文广,奈他年少,武艺未精,舍此之外, 别无可往之人。想来除非雄关狄元帅,与四虎将军,若然差他前往征剿,必 然成功。”
  万岁听罢就开言叫一声:“庞卿,朕思这西辽小国,虽然无礼,他还为 一国之主,一时愚见兴兵犯界,朕意想他败去以后,未必敢再来了,可略宽 容。且命狄青提兵,前向西辽去,见景生情便了。”庞洪说:“抚恤小邦, 仰见陛下,圣德仁慈,但国法森严,焉可草草宽恕?将来各小邦见陛下,国 法纵宽,效着西辽,终于不美,伐国问罪,乃照律而行,以正国法,为何陛 下命狄青往,见景生情?微臣所不解,伏乞圣谕臣知之。”万岁说:“庞卿 有所不知,朕意差狄青前往,如若西辽王畏罪求降,则准其年年进贡,岁岁 来朝,若不畏服求降,然后征讨便了!”这等吩咐,原是嘉佑王一点仁慈不 忍之心。
庞洪听了,也不敢多言,俯首在旁,又生一计奏说:“陛下,臣闻西辽
国,曾有一珍珠烈火旗,乃是人间至宝,如若归服求降,须要此旗贡献,方 可准许他来投降,若无此旗不准投降,仍以兵征伐,伏乞陛下准臣所奏。” 万岁说:“准依奏,但思三关要地,狄青五虎提兵去了,差何人前去镇守才 好?”庞洪说:“臣思兵部尚书孙秀可往,此人足智多谋,用他守此关,万 无一失。”万岁点头,开言说;“卿是朕的御连襟②,你去守关,朕才放心。” 即忙降旨,杨户部往三关调取狄青,孙兵部奉旨守关,二人领旨谢恩。既讫, 万岁拂袖退朝,各臣回府,此时庞洪得计,孙秀也要打点行程,前往三关代 守。此回有分教:
英雄虎将边关去,嫉妒奸臣陷害来。




















① 呼千岁、高千岁——指宋朝老将呼延赞、高庞。
② 连襟(jīn,音金)——姊妹的丈夫互称或合称。襟,衣裳的带子。

第二回 孙兵部到关权理 狄元帅奉旨征西

诗曰: 忠佞从来各异途,一人误国一人劳。 好谋啜①主干戈动,五虎兴师在用劳。
  且说主关狄元帅平生耿直,铁面无私,智勇双全。自从幼年山西家乡遭 逢水难,王禅老祖救了他,带上水帘洞传授兵书武略,知他仙道无缘,王侯 有位,学艺数年,命他下山扶助宋君,原是一条国柱金梁,与单单国赛花公 主,有宿世良缘。自从押送征衣,上年大破西辽,仁宗天子知他英勇,杨宗 保败亡,封他镇守此关,号令森严,兵遵将应,就是朝中文武,何人不敬重 这小英雄,又是狄太后娘娘的侄儿,外有包拯潞花王提弼,所以庞孙屡害不 遂。
  狄元帅不独一人镇守此关,还收得四位英雄与他结义,拜为兄弟,如同 亲情手足。一名张忠,一名刘庆,一名李义,一名石玉,四位英雄与狄元帅, 为五虎将。若各小邦闻得五虎将之名,闻风而惧。帐下又有二位英雄,姓焦 名廷贵,他是焦赞之后,孟定国是孟良之后,二人亦在狄元帅帐下,多是情 同意合。自从前时,狄元帅箭杀了赞天王等,大破辽兵之后,狄元帅仍令四 将军,天天哨探,以防辽兵复作。
忽一日元帅升帐,与范仲淹、老将杨青谈言一会,二人辞别去了。原来
仁宗王命范仲淹、杨青到此,同守雄关。老将军杨青,是当日杨延昭的家将, 跟随守关,立了多少汗马功劳。二人在此,与狄元帅同志合心,是以常常在 此叙谈国务。当时元帅独自静坐,计念前时,叹声说:“可惜杨宗保元帅, 当世英雄,沙场丧命,化血身亡,忆想此,实乃惨伤也!本帅叨②蒙圣上洪恩 洁荡,简授都总戎,已守边关三载了。细想本帅前时,当殿考试,只为伤了 王天化,几乎身亡,幸亏狄太后救了性命,死里逃生,不想这庞洪与孙秀二 人,结为一党,计害多般,幸托上苍庇佑,屡害本帅不成,皆吾之造化。又 思前日,西辽国兴兵犯界,难得杀他大败逃回。犹恐这辽王,一时未必肯倾 心畏服,还有防干戈之患。是以本帅,天天令四位贤弟前往哨探,日日操习 军兵,以防不测之虞;又得弟兄四人,不惜心劳,与本帅分忧,真难得也, 但愿四海升平,君民安乐,本帅深望也!所虑者,庞孙二人,贪婪财贿,播 吝①朝纲,久后犹恐国家不宁!”
狄青正在计思,忽有小军进来报说:“启上元帅,四位将军进来交令。
候元帅爷将令。”元帅吩咐进来,不一刻四虎将军一齐到了,来至帐前,参 见元帅,说道:“启上元帅,末将等奉令操军已毕,如今来交令了。”元帅 说:“众位将军,多受辛苦了。”传令各将士兵丁,俱有犒赏酒筵。出令毕, 又说“你们众兄弟,且往后堂吃酒罢!”四将与焦孟六人,谢过元帅,往后 营而去,卸下盔甲兵器,有小军抬去,牵出马匹喂料,六位将军,然后开怀 畅饮。当时元帅,又请至杨范二人同酌。此夜关内众将,大小三军,一同吃 酒。这狄元帅,因何忽又犒赏三军,只因众军奉令操兵,乃军情过于劳苦, 故有此犒劳,是元帅一点爱将恤兵之心。



① 啜(chuò,音绰)——哄弄,哄骗。
② 叨《tāo,音掏)——承受好处,客套话。
① 播吝——摆布,支配。

  当时众将欣欢,各无挂念,独有石玉小将,一心怀念母亲,思妻郡主, 俱在汴京城岳丈赵千岁府安身,自从随着元帅在此关,三载有余,不知母亲 及妻子身体安康否?思妻郡主,身怀六甲②,未卜生女生男,身心两地,好不 愁烦!
  慢言石玉是夜思念着母亲及妻子。却说狄元帅威镇三关,名扬敌国,不 独边夷畏服,就是关城内外鼠辈毛盗,不敢兴动,众百姓安靖,此日闲中无 事,这狄元帅与杨老将军、范仲淹大人对坐,说起西辽王,屡次兴兵侵犯, 有四将说:“元帅,小将想这西辽国人马,已杀得片甲下回,未必敢复来侵 犯了!”元帅听罢,微笑说:“众位将军有所不知,凡事讲求未至,况乎为 将用兵?必以慎重为先。且西辽乃强悍蛮邦,彼虽一时败去,雄兵猛将还多, 焉肯罢休侵凌之念,本帅既领君命,把守边疆,倘有疏虞,恐有丧帅辱国, 罪及非轻了。”众将闻言,齐说:”元帅高见不差,非未将等所及也。”
  众将言毕,帐下忽闪出一人高声呼:“元帅勿忧,若防番狗再来,我们 何不先点齐人马,做个先动手为强,直攻进西辽,索性杀他个尽倾尽绝,斩 草除根,省得零零琐琐,杀得这班狗奴不爽不快,元帅又防他复兵侵扰的。” 你道那将是谁?原是焦廷贵。此人生来品质卤莽,粗心愚蠢之徒。当下狄元 帅闻他说,喝声:“胡说,这辽王虽是一时犯界,妄想天朝,但如今圣上也 宽恕了他,又何必你多 言,倘若兴兵征伐,未奉圣旨,怎生前往?二者辽王 原为一国之君,他若不来就罢了,再来时,奏知圣上请旨征伐才是。”焦廷 贵说:“元帅到底是个良善人,造化这番奴了。”言谈之际,不觉金乌飞坠, 玉兔升空,晚膳毕,各归营帐不表。
次日狄元帅仍令四将出关哨探,是日闲暇,把兵书观看。忽有小军报圣
旨到,元帅吩咐大开中门,恭迎到中堂,排开香案,元帅俯伏阶下,钦差开 读:
旨到跪下。宣诏曰:“兹有首相庞卿,陈奏西辽兵犯中原,虽经狄卿杀退,但这西 辽既为小国之君,焉敢兴兵犯上,即同叛逆相等,其罪非轻,岂可宽容!今命狄青率同众 将,统领精兵,前往西辽征伐问罪。若辽王畏罪求降,彼邦有一镇国之宝,名曰:珍珠烈 火旗,若将此旗贡献,岁岁来朝,年年进贡;如其不顺,即行征讨。平定班师回朝,论功 重赏,以报卿劳。但因三关无主,今差兵部孙秀来权理,毋违朕意,即日提兵,肃此钦哉。
元帅谢过君恩起来,与杨钦差见礼毕。杨户部不敢久留,连忙辞别。元帅送 出关外,回朝复旨不表。
再说关中众将,俱皆各各切齿咬牙,骂着:“庞洪这老狗才,哄奏圣上,
轻动干戈,差遣元帅与我等,真乃令人可恼,将他一刀两段,方消此恨。” 元帅说:“你们不必多言,虽庞洪所奏,乃圣上所差,你等不可独怪着庞洪, 待等孙兵部到来,即要起兵前往了。”范大人说声:“元帅,正是江山易改, 素性难移,真乃奸臣只为奸计,那贼心狠,那里改得,这场干戈之患,又是 由他来的。”杨青老将军说:”我想这庞洪,忽奏圣上,要差元帅出师,料 必有甚么奸计,元帅须要提防他为妙。”元帅说:“老将军,目下兵权,多 在下官秉持,谅他有计难以施行,何足为怕?老将军但请放心。”焦廷贵说: “元帅,小将前日曾讲过这西辽兴兵前去,杀过爽快才是,你偏说没有圣旨, 不能前往,如今奉了圣旨命,前去西辽见一个杀一个,杀得这些番狗干干净 净,才晓得焦将军的本事。”狄元帅闻言大喝:“好匹夫!何用你多言?还



② 六甲——指妇女怀孕。

不速速退下。”焦廷贵说:“元帅不必动怒,小将说差了。”即忙往内去了。 是夜,元帅暗思道:我想那珍珠旗,乃是西辽传国至宝,如今圣上听信 庞洪之言,要他贡献出来,倘或西辽吝惜不肯,下官难以复旨,眼见得干戈
不息,奏凯难期,如何是好?此夜元帅闷闷不乐,惆怅一夜,直至天明。 再候三天,孙兵部才到。原来这孙秀,是个贪财好酒之徒,一路而来,
有地方官迎接,请他吃酒礼,一概受领。有此缠延,所以钦差先到了数日, 他方才得到。狄元帅原与他不相善,此时闻报,只得同杨范二人,与众将大 开关门迎接。同至帅府,四人分宾主坐下,两行立着四虎将军,不免四人客 中闲话。一杯香茶饮过,兵部开言说声:“元帅,既领王命征伐西辽,为何 至今尚未起程?”元帅说:“孙大人有所不知,只为此关乃边疆要地,岂可 一天无主?大人一日不到,下官一日不离,大人既今到了,下官明日即便兴 兵。”孙秀不答,点头,辞过元帅与杨范二人,进关内去了。是夜元帅查点 兵粮马匹,及平西所用一切之外,其余均造成册子,交付孙兵部权掌。
  次日,元帅对范大人杨将军说:“奸臣孙秀在此,二位须要留心打点, 侍候本帅,托圣上洪福平西回来,再与二位大人叙首。”二人听了,点头称 是:“但愿元帅此去,旗开得胜,马到成功,及早回来再叙。”元帅微笑称 谢。
此日元帅升堂,便问众将中,何人熟识西辽道程,可为向导官。焦廷贵
说:“元帅,小将前者与父亲,曾到过西辽,熟识此程。”元帅说:“既如 此,点你为先锋,孟定国解粮。”当时元帅与四将领兵五万,分开队伍,别 过杨范孙三人,祭了帅旗,高高树起一扇大幡,上书着“五虎平西”四字。 三声炮响、马壮人雄,威威武武,出关西而去。关外众居民,香烟不断,齐 齐跪送,元帅大悦。
又说西辽犯界,被狄青杀败了后,不敢再来侵犯,此乃君王坐享民安逸,
不料被庞洪哄奏君王,行伐西辽问罪,须要献出珍珠旗,自愿投降。这西辽 国,乃强悍蛮邦,焉肯献旗?这场干戈杀戮,只为庞洪、孙秀,计算狄青之 由,究竟不知征战何时得息?真乃:
家生逆子家颠倒,国出奸臣国不宁。

第三回 火叉岗焦先锋问路 安平关秃总兵阵亡

诗曰: 向导先锋焦莽夫,火叉岗上错程途。 从今单单干戈动,虎战龙征枉用劳。
  话说狄元帅奉旨征伐西辽,倚为本事高强,所以只带得五万雄兵,四员 虎将。点兵三千,令焦廷贵为前部先锋,点孟定国领兵三千,为后队解粮官, 大队人马排开行伍,向西辽大路而行。且喜日色晴明,和风日暖,正是行兵 的时候。一日出了雄关,行有十余天,人烟稠密地方,还属中原该营,也有 文武官员迎接,纷纷不绝不断。元帅一路,真是安然,日行程,夜睡宿,不 在烦说。又已行到了半月,人居渐渐的稀疏了,多是荒郊野地,但见高山叠 叠,古树重重,虎啸猿啼,禽鸣兽聚,却是凄凉枯槁的光景了。
  焦廷贵为向导官,带领三千人马,逢山便要开山岭,遇水还须搭水桥。 一路行走了三十余天,到了一个地方,名为火叉岗。一条道路,分出两条来, 一路向西北,一路向东北,中央一带高山,走不通路。两条大路,如此光景, 焦廷贵一见,便有军士禀知,他想一会说道:“俺认不来的,但不知这条大 路,为何分作两路,不知从那一方走的才是。”呆想一会说:“罢了!待等 一个乡民到来,问个明白才是。”遂吩咐众兵暂住。岂知这地方,乃是人烟 疏稀之所,等望半日,不见一人来。此时焦廷贵等得十分烦恼,急起来,再 等一会,方才有个白发公公,七十外的年纪,远远而来。
焦廷贵一见,忙忙催开坐骑①,飞马奔去,忽急加鞭赶近这老人身边对面
冲来,勒住坐骑,摆开铁棍,横拦住去路,大喝声:“你这老头儿,俺家问 你,西辽国两条大路,从那一条去的,若说得明明白白,饶你老狗命;若不 急速说明,俺将军就照头一棍,把你的脑袋打出来,无从讨命。”当时那老 人是本处山民,看见这位马上将军恶艰狠的形容②,暗说:从来问路,没有这 样问法,你看这人难以言语相争的,罢了!待我着弄他错走别国去罢!此时 这老头叫了一声:“将军,你且耐着性子,既然问路,何必动怒?你且直望 着那东北上这条大路,八十里之外,乃是孩儿岗。再过一百五十里,便是棋 盘岭。又行一百二十里,是麒麟埔。又过一百五十里之外,是安平关,就是 西辽地面了。”
焦廷贵大喝一声:“你这老狗才,俺问到西辽国去,因何说得许多的岗
岭来?”原来这焦廷贵,是个粗心愚蠢之人,听闻那老者说得许多地名,就 恐要忘记了,所以动怒起来。此时焦廷贵说:“老头儿,你不必多言得许多 支吾,此去向那东北上,还有多少路,方得到西辽。”那老者又说声:“将 军,小民指引路途,说得明明白白,为何这等作忙,向此东北至西辽境界, 也有四百余里,到安平关,是西辽头座关了。”这廷贵信以为真。老者退去, 廷贵吩咐众兵起程,望着东北大路而行。
不觉又是红日归西,明月下安扎营盘,埋锅造饭。次日拔营起程,此回 不独焦廷贵一人走错了国度,狄元帅大兵在着后队,多随差路而来,一路旗 幡招展,剑戟如林,一连走了七八天,已到了安平关。一口难分两处事,按 下宋将慢表。



① 坐骑(jì音计)——武将的战马。
② 形容——面目,容颜。

  且说安平关,乃单单国头座关,守将名唤秃天龙,国王封他为总兵之职, 命他镇守此关。那一日在关中吃酒,半酣之际,忽有小军报说:“宋朝天子 不知什么原故?差了大队人马,移山倒海的杀奔来了。”秃将军听罢说:“有 这等事!离关还有多少路程?”小番禀道:“只有三十余里。”秃天龙喝声: “再去打探。”心中大怒,气冲云霄,立起身来说道:“我邦狼主①是个顺天 之命,知君自数十年来,归服宋朝,岁岁贡献无亏,为何忽然无事兴兵前来 惹气,是何道理?若不出关与他理论,不算本帅英雄,”此时这秃天龙,一 来是饮酒半酣之际,因他亦是性急之徒,不待宋军安营下寨,投递战书,即 忙顶盔贯甲,上马提刀,带领了一千精壮人马,炮响一声,大开关门,一马 当先冲出关外。
  此时宋军正在安营之间,有番将秃天龙带兵杀架,高声大喝:“宋将有 能者,快来纳命!”早有军士报知,焦廷贵闻报,不觉吃了一惊,说:“可 恶番奴,尚未安营来讨战,待俺送他阎王老子去罢!”速忙飞马冲去。一见 番兵,一字排开,杀气腾腾,来将脸如朱砂,眉浓眼大,赤发红鬓。焦廷贵 一见大声道:“番奴,你且通名来。”秃天龙说:“俺乃安平关总兵秃天龙 是也,但上邦下国,久已相和,为何忽地兴兵犯界,是何道理?你且快快通 上名来,待本将军取你首级!”焦廷贵一见大喝道:“谁叫你狼主从前无国 法,兵犯上邦,所以兴兵证伐你国,早早献上头来,待俺老爷立头功。”只 因秃天龙此时酒已醉了,听得焦廷贵之言,糊糊涂涂,两处未曾说明,所以 秃天龙大怒道:“喝一声胡说,你宋王好昏君也,我狼主归顺宋朝数十年, 你邦无故兴兵,贪利忘义,好生可恶。”提起大刀当头就劈,焦廷贵全然不 惧,呵呵发笑,把铁棍往上架开,二人杀起来。一场的龙争虎斗,有三十回 合。
再说那元帅后队,大兵己到,早有军士报知,元帅大怒说:“尚未安营,
这焦廷贵不奉军令,怎敢私自开兵?”传令速速鸣金收军,把焦廷贵捆绑起。 令已出,即时不住的鸣金。谁知焦廷贵杀出了神,由他连连不住的鸣金收军, 只是不听,说道:“我焦廷贵,不挑得番将下来,不为好汉。”果然秃天龙 被酒醉了,招架不住,却被焦廷贵铁棍捣开大刀,拦腰捣去,打翻了,跌下 马,割取首级,以为头功,满心欢喜,提起铁棍,撒开大步,把番兵乱扫, 打得七零八落,各自逃生,四散东西,多往正平关飞报去了。焦廷贵哈哈大 笑,回顾后队高叫道:“安平关已到手了,众人快些来进关。”他一马当先, 抢入关中去了。
狄元帅又恼又喜,只得传令众兵丁,挨次而来。元帅大兵进了城中,这
些番兵走散,百姓一并逃去,只剩一座空城。元帅进了关中,升了帅堂,众 将兵参见毕,又到了焦廷贵,要报头关功劳,走到帅堂元帅跟前,提过首级 来请功,元帅一见大怒道:“焦廷贵你们好生大胆,因何不奉军令,私自开 兵?本帅传令,还不收兵,不从军令,军法难容。”喝声:“刀斧手斩讫, 以正军法。”两旁刀斧手一声答应,正要动手。焦廷贵急称一声:“元帅, 你在后队,不知前队的事情,小将正在安营之间,忽有番将秃天龙带兵杀来, 不许多营,即要交锋踹营,来势十分凶勇。苦被他踏破了营盘,元帅威风灭 尽,若请得军令,已来不及了,方与他交战,正在性命相关之际,顾不得鸣 金了。若然元帅要杀我焦廷贵,分明要赖我功劳的了,得了安平关,我焦廷



① 狼主——古时对外族首领的称呼。书中秃将军不当以此称,这里流露出书作者的痕迹。尔作“郎主”。

贵原有功无罪,如何元帅要杀我,你好公心!” 这几句话,说得元帅顿口无言,忽闪出四虎将军上前,一同力保焦廷贵
说:“元帅,这焦廷贵,不奉军令,私自开兵,虽然有罪,但番将不投递战 书,即日杀 来,亦是凶狠之辈,焦廷贵不得帅令开兵,乞元帅念他取关有功, 赦其斩罪罢!”元帅见四虎将军保他,便说:“焦廷贵虽取关有功,但不遵 军令,功罪两消。”焦廷贵起来,谢过元帅,又谢四虎将军保救。
  此时元帅吩咐将人马安顿关中,所有粮草马匹,金银什物,查点分明, 一面出榜安民,将秃天龙的首级尸骸埋葬了。暂停三天,留偏将二员,三千 兵丁守关,元帅与众将军,又要西行,按下慢表。
  再说正平关上将,名唤秃天虎,他生得身高一丈,勇力异常,使一把丈 八蛇矛,万人无敌,秃天龙是他胞兄,年纪只得三十光景。原来这正平关, 与安平关有二百五十里路程,所以此时并个知道失关之由,况且岁岁平宁, 并无探子在外,这一天关中无事,夫妇二人正在闲谈,忽有安平关上奔来了 几个官儿,几百兵丁,慌慌忙忙,前来一一报知。秃天虎听了,吃一大惊, 怒气冲冠,咬牙切齿说:“罢了!我邦与宋朝,未曾动过一兵一卒,两国久 已相和,狠主年年入贡天朝,为何突然起兵前来证伐,破了关,把我哥哥伤 害,此恨如何得消?待我带兵前去,见一个拿一个,拿回关砍为肉泥,方泄 我胸中之恨。”多花夫人说道:“无事兴兵,果然无理,但大宋五虎,威名 素重,相公须要小心。”秃总兵应允,又连忙写表,即差小番奏达狼主。
次日天明点齐人马,放炮出关,带了五千惯战貔貅①士卒,杀奔安平关而
来。此时若不是这焦廷贵问路,不得走错此路战杀,伤害许多生灵,这也原 是狄元帅,八宝公主,因有宿世良缘合着,正是:
气运遭逢开劫杀,姻缘合会应佳期。

































① 貔貅(p íxīu,音皮修)——古时书中常提到的一种猛兽,后以此比喻勇猛的军队。

第四回 正平关焦廷贵大败 单单国秃天虎原因


  却说秃天虎带兵出关,要与哥哥报仇。此日天气晴明,狄元帅正要催兵 前进,忽有探子报进说:“启上元帅,今有正平关番将秃天虎领兵前来,要 与元帅答话,请令定夺。”元帅说:“再去探来。”探子说声得令去了。不 多一会,小军又报番将讨战。元帅正要点将出马,旁边闪出焦廷贵,因他前 日杀了秃天龙,自道②英雄,不知利害,连忙上前说声:“元帅,不怕死的番 奴又来送命,且容小将出关,将他首级取来报功。”元帅说:“上阵交锋, 休得轻狂,小心才是。”焦廷贵说:“元帅勿忧,想那秃天龙尚且死于小将 之手,谅这秃天虎本事,也不过如此。小将也不伤他,待我活捉他回关;献 与元帅看看。”元帅说:“既然如此,你领兵一千,出关会战,须要小心。” 焦廷贵忙说声:“得令。”即时上了花鬃马,提了镔铁棍,耀武扬威,带领 一千精兵,二声炮响,一马飞出,来至阵中。
  只见番将生得凶恶异常,人高马骏,番兵列成阵势,焦廷贵便高声大骂: “番狗乌龟,快来纳命,你可是秃天虎么?”秃天虎怒道:“正是,你这南 蛮狗头狗脑,口出大言,且通个名来。”焦廷贵说:“爷爷老子,乃大宋狄 元帅麾下,前部先锋焦廷贵,你快献关投降,饶你狗命,如若半个不字,多 照着秃天龙榜样的,死在俺铁棍之下了。你好不怕死的狗番奴,不以性命为 重,看棍!”提起铁棍打去。秃天虎大怒:“原来你这狗南蛮,伤害我哥哥 极大冤仇,不取你命,誓不为人。”把长枪架住铁棍,回枪当心就刺,二人 兵刃交加,大战五六合。这秃天虎,果然本事高强,杀得焦廷贵浑身冷汗, 招架不住,看来不好,架开长枪,大喝一声:“番奴,杀你不过。”带转马 就走,败入关中。秃天虎追赶不上,只得勒马回营。
且说焦廷贵败回关来缴令,说声:“元帅在上,这番将秃天虎果然厉害,
小将杀他不过,捉他不得,求元帅宽限一天,明日准拿来。”元帅说:“你 且退去,休得多言。”焦廷贵即退去。
到次日,有小军报说:“秃天虎讨战。”元帅令石玉出马,带领精兵一
千,大开关门,一马当先,二将会合,各通名姓。秃天虎一见来将,不见焦 廷贵,便开言说:“石南蛮,你且听着,我邦狼主,最是英明有道,两国久 已相和,未曾动过刀兵,年年入贡天朝,为何上国白白兴无名之师,前来征 伐,不知何故?古人有言,日月虽明,难照覆盆之下;钢刀虽利,不斩无罪 之人。你兵犯安平关杀害我胞兄,从此冤如海深,快些献出焦廷贵,待俺将 他心肝取来,祭了兄长,消了仇恨,再作道理。但你师出无名,犯我边疆, 其中必有缘故,也要说个明白。”
石玉听了番将之言,冷笑说道:“秃天虎依你说来,句句有理之言,但 你狼主,好无分晓,妄想天朝锦绣江山,几次兴兵侵犯上国,岂不罪名深重, 故我主万岁,命狄元帅提兵到来征代,问个犯上之罪,何谓出师无名。”秃 天虎说声:“石玉休得胡言,我邦数十年来,归顺天朝,从不曾兴过一兵一 卒,怎说起屡次兴兵犯上之言。”石玉说:“秃天虎,你休得巧言,怎奈不 认罪名。前数年,屡次兴兵侵拢,幸得杨元帅,屡屡杀退你邦人马,不计其 多少。自去秋季,你狼主大兴人马,赞天王子牙猜等,围困瓦桥关,声声要 夺取中原,全亏得我狄元帅,杀得你邦人马大败,雄兵猛将,一齐消减,至



② 自道——自己以为。

今才得干戈止息,怎言并不兴过一兵一卒。莫不是你初到番邦,新做官的不 成?故不晓得从前缘故,胡说有理之言。”
  秃天虎听罢哈哈笑了说:“如此你是走差路了,这里不是西辽地方。” 石玉说:“既不是西辽是甚么地方?”秃天虎说:“我这里是单单国,与你 大宋无仇,忽然兴兵前来夺关斩将,令人可恼。既然西辽国犯了你们,也该 前去征伐西辽才是,为何不去寻他,反来兵向我国?这是宋王的主意,还是 狄青胆怯了西辽,欺侮我单单国中无猛将雄兵的不成。”石将军听了,心中 明白,连忙欠身打拱,叫声:“秃将军,如此说来,是我们走差了路。”秃 天虎说:“不是你差是我差么?”石玉说:“请将军息怒,待小将回关,禀 知狄元帅前来,与将军赔罪便了。”秃天虎说:“石南蛮休得胡思乱想,杀 我胞兄赔罪,这是不能的。”怒气冲冲喝声:“南蛮看枪。”石将军见他动 手,也把银枪架开,自知理亏,不与交锋,回转马如飞奔过关去。
  番将赶他不上,在马上仰天长叹说:“哥哥呵!大宋要去征伐西辽误来 我国,可怜把你一条性命白白送了。如今他已肯干休退兵,但害了我哥哥, 必要拿住焦延贵碎尸万段,方消我恨。但是正平关,兵微将寡,不免通知吉 林关添兵相助,再上本章,奏知狠主,打点迎敌便了。”不表番将回营。
  且说石玉回到关中,低头丧气,面色无光,元帅见此光景,即问胜败如 何?石玉说;“启上元帅,这场事情错了,此处不是西辽乃是单单国,走差 国度了,杀错这番将,这秃天虎声声要报仇,原来我们不是,故小将不好与 他交战,奔回关来禀知元帅.须要商量怎样定夺才好。”元帅听罢说:“怎 见得这里是单单国?”石将军说道:“方才小将与秃天虎答话,他说这番王 英明有道,数十年来,归顺天朝,从不曾兴过一兵一卒,何故上邦忽兴人马 前来征伐;小将又说起西辽侵犯的缘故,这秃天虎说明此处乃单单国,不是 西辽,他口口声声要与胞兄报仇,不肯干休之言,必要捉拿焦廷贵,想来此 事如何是好?”元帅听罢,瞪呆了一会,还是将信将疑,吩咐传令焦廷贵来。 不一会焦廷贵来见元帅说:“元帅在上,小将唤来有何差遣?”元帅说: “焦廷贵你说熟识西辽路途,故本帅点你为向导官,你因何不走两辽邦,来 单单国,是何缘故?”焦廷贵闻言,吃了一惊,想一会,呆一时,叫声:“元 帅,这话那里来的。”元帅说:“今日石将军出战,秃天虎说:‘此处不是 西辽乃是单单国。’这便如何?”焦廷贵说:“元帅不要信他,这番奴自知 杀我们个过,故虚言哄弄的。”元帅喝道:“胡说,你走错了别国,还说强 言,欺着本帅。”焦廷贵说:“元帅,小将实认得路途,若果走错别处,小 的理当军法。”这焦廷贵一口咬定不差,元帅听得心中疑三惑四,说:“且
罢了!待本帅来朝亲自出马,便知明白了。”吩咐是夜埋锅告饭。 到来日天明,有小军报上元帅说:“番将秃天虎,坐名要焦廷贵出马。”
元帅喝声再去打探,自己连忙芽过黄金甲,头上戴紫金盔,上了现月龙驹, 手执定唐金刀,气宇轩昂,好一位少年英雄,扶助宋室江山,乃社稷所重之 臣。他点了五千人马,带了四虎英雄,分为左右,随后有铁甲步兵五百,三 声炮响,冲关而出,旗幡招展,来至关外,队伍摆开。
  秃天虎一见来将,比众不同,真乃威风凛凛,杀气森森,便把枪一摆, 喝声:“来将通上名来。”狄元帅说:“本帅乃大宋天子驾下,勅封平西元 帅狄青是也!你可是秃天虎么?”秃天虎说:“既晓得本总威名,何劳动问。” 元帅叫声:“秃天虎,你邦原是西辽国,因何称为单单国,莫不是你邦原无 雄兵猛将,贪生怕死,虚言哄着本帅不成?”秃天虎说声:“狄南蛮,我邦
  
猛将如云,雄兵如雨,狼主驾下尽是英雄豪杰,那有哄言贪生怕死之理?本 总可笑你身为主帅之职,统六帅重任,作事甚是糊涂,以桃为李,以羊为牛, 出无名之师,侵犯我国边关,又杀害我哥哥性命,全无道理,掌甚么兵权, 何不及早回头,做一个农夫罢了!”元帅说:“秃天虎,据你说来如此,此 地既不是西辽有何为凭?”秃天虎说:“我也知道你了,必从火叉岗走错的。” 元帅说:“怎见得在火叉岗走差的?”秃天虎说:“你一定到了火叉岗不向 西北而去,却从东北而来,岂不是走错了路,到我邦单单国么?”
  元帅闻言,暗说道:曾记得到了火叉岗有两条大路,向导官从东北方而 走,此事乃焦廷贵匹夫弄坏了,本帅也欠主张,点错这鲁莽之徒为向导官, 走差别国,惹起祸殃,圣上必然归罪于本帅,无可分辩。想罢,即欠身打拱, 说声:“秃将军,请息平空之怒,听本帅奉告一言。”秃天虎说:“狄南蛮 有何话说?慢慢讲来。”
不知狄元帅,说出什么言语解劝他,且看下回分解。正所谓:
不是英雄真长敬,却缘莽将便差途。

第五回 秃番兵生擒二将 狄元帅认错求和

诗曰: 天朝虎将被擒拿,只为当时走路差。 逞勇以强终自失,偏邦究竟弱中华。
  当时狄元帅自知理亏,在马上欠身打拱,说:”秃将军,向导官走差路 途,误来贵国,冒犯你关,原来本帅之失。秃将军且请息怒,待本帅来日, 亲到贵国赔了错失之罪,即日收兵,前往西辽便了!”秃天虎说:“狄青你 休得妄想,你身为主将,执掌兵符,事事全凭你指挥差使向导,如何走差得 路途,不到西辽,反侵我邦,无端杀害了我哥哥?说什么赔罪消失之话,于 情理上万难容你。”
  这匹夫说罢,把手中丈八蛇矛,向心窝刺来。狄元帅把金刀,即连忙架 开,放下笑脸,叫声:“秃将军,本帅已走差了,赔罪也罢了!因何你还不 干休,到底主意若何?”秃天虎喝声:“狄青你若误走国度,不伤我邦的人 口,还有可谓,情有可原,你兵一到,便夺关斩将,伤了我哥哥,此仇此恨, 与你冤如海深,今朝与你必要见个雌雄。”又是一枪刺来,元帅又把金刀枭① 在旁首,又开言说道:“秃天虎,你不依理论,定如此凶狠,只为本帅一时 走错了你国,误伤了你兄,乃本帅差错,所以三番两次,即你动手也不较量。 若问误伤你兄,今既已死,不能复活,本帅已经殡殓埋葬,待平定西辽回朝, 奏知圣上,超度他的亡魂,封坟墓以补报他,我劝秃将军,休得认真起来。 古言,山水也有相逢之日,将军你可想得来。”秃天虎喝声:“胡说,无辜 侵犯,你把我兄杀害了,就是这等罢了不成?若要俺的干休②,除哥哥复活还 可,休想别的求和。有仇不报枉英雄。”说声看枪,又刺过来。
元帅金刀架住,暗想:看他如此硬性,料想以善相劝,未必和谐,不免
与他交战,杀败了他,方知我兵厉害,然后讲和,自然允诺了。复高声说: “秃天虎,今本帅自知理亏,以理而言,你却执一之见,不听本帅之言,如 若必要交兵,倘有差迟③,悔之晚矣!”秃天虎说声:“狄青,你既伤我胞兄, 俺便同你势不两立,不是你死,便是我亡,有何悔恨之理?”元帅听罢,回 顾左右说:“哪一位将军与他交手?”闪出扒山虎张忠说:“元帅,待小将 拿他。”元帅与三将一闻退后。
此时张忠一马当先,提起大刀砍去,秃天虎长枪急架相迎。二将冲锋,
杀到六十余合,秃天虎果然武艺高强,张忠抵敌不住,却被他拦开大刀,生 擒过马,喝令众兵丁捆绑了。元帅一见大怒,正要出马,旁边又闪出一将, 是李义,说:“元帅不必心焦,待小将拿这个番奴。”说罢,一马飞出,提 起长枪当心就刺,秃天虎把长矛架开,大杀一阵。战有五十个回合,李义招 架不住,又被秃天虎活捉捆绑了。
石玉心中大怒,不待元帅将令,拍马上前,舞起双枪乱刺,秃天虎连拿 二将,那里看得石将军在眼,战到三十余合不分胜败,原来石郡马,乃是王 禅鬼谷的徒弟,与元帅师兄弟,前者老祖把枪法传授于他,比众不同,因赞 天王部将薛德礼混元棍厉害,故赐他风云扇,破他混天槌立功。且风云扇只



① 枭(xiāo,音消)——挡,推。
② 干(gān,音甘)休——罢了,了事。
③ 差(chā,音叉)迟——差错,意外。亦作“差池”。

破得混天棍,别样物件破不来的,况且此时乃用力战斗,纵有法宝也不中用 的。秃天虎实有万夫不当之勇,石玉那里是他的对手。他是仙传枪法,所以 还抵挡得住,此时沙场内,杀得烟尘滚滚,日色无光。战到八十个回合,元 帅在关,见二将杀得难解难分,恐防石玉有失,传令鸣金收军,二将退回。 秃天虎得胜坐下,吩咐小番,绑过二员宋将。张忠、李义二人,英风勃 勃,立在一边。秃天虎叫声:“二南蛮,你既已彼擒,何不下跪?”二英雄 喝声:“秃天虎休得大言,俺乃天朝大将,岂肯屈膝跪你!”秃天虎说:“我 且问你,两国从来相和,为何兴兵侵犯?恃勇逞强,夺关斩将,是何道理? 今日被擒,尚且强项。”张忠听了,冷笑一声说:“秃天虎;这是你的糊涂, 反说俺的无理。”秃天虎喝声:“好花言的南蛮,你们无礼,反来说俺的不 是。”张忠说:“秃天虎可见你外国之人,不读孔圣之书,不达周公之礼。 古云:正理一条,横行千样。你的强蛮,令人可杀。”秃天虎听罢,气得他 火烟直冒,怒跳如雷,立起身来,须眉倒挂,杏眼圆睁,喝声:“你等说, 难道本总差了么?”张忠说:“为何不差。”秃天虎说:“俺怎生差处?你
且说来。” 张忠说:“我们奉旨征伐西辽,误走路程,到来你国,也是平常之事。
我兵初到来,营寨尚未安扎,你的哥哥秃天龙,若问明情由,说明此处不是 西辽,自然即日收兵,前往西辽,何等不美?谁料他恃着强蛮,领兵杀来, 把大兵看得如同儿戏,定要即刻交锋。岂不晓得刀枪乃是无情之物,二虎相 争,必伤其一,论起来不说明,即要战杀,还是你来犯上,还是你兄自来寻 死,叫那人偿他的命?俺今日好言说明,你不明白,细细思量得来。俺二人, 乃一顶天立地的硬汉,即被擒拿,要斩就斩,要杀就杀,何惧之有!”李义 在旁,见他说此硬话,连忙即说道:“张哥哥,何教导这番奴?既被擒来, 谅情要做刀头之鬼,何必与他较量许多言词。”秃天虎听了,喝道:“都要 杀,不要为难。”二将说:“秃天虎,你可晓得我狄元帅为人,有大将之才, 前者一人,杀败西辽数十万雄兵;你邦纵有雄兵猛将,那里是俺元帅的对手, 征灭扫除你邦,有何为难?若杀了我二人,就是狼主求降,也难依了,况且 焦廷贵误伤了你兄,与我二人何干?”原来这些外国之人,虽是强蛮,到底 愚直。这秃天虎听了二将之言,不觉想了一会,暗说道:俺听这位南将之言, 也觉有理,论起来我哥哥好不狂莽,原有几分不合之处,但无事被杀,总要 报仇。既然焦廷贵杀我哥哥,想来那里要他二人偿命,待明日拿了焦廷贵, 然后放你二人便了。秃天虎主意已定,吩咐小番,将张忠、李义二犯,押在 后营·好生看守,等待拿了焦廷贵,然后放他回去。二将听了秃天虎不杀之 言,方才安心,只虑不得焦廷贵,正一人放不成了,在下不表番营二将。
且说狄元帅收兵到关坐下传令,吩咐焦廷贵到来见元帅。不一时,焦廷 贵还不知元帅何事,立刻上前说:“元帅在上,末将打恭①。不知呼唤有何吩 咐?”元帅大喝一声:“匹夫,你说到西辽地,熟识路途,故此本帅点你为 向导官,你行到了火叉岗,不向西北而走,却从东北而行,今走差来至单单 国了,罪于本帅,你又不问明缘由,便杀无辜的秃天龙,怪不得秃天虎不肯 干休。”焦廷贵说:“狄元帅当真走差了么?”元帅喝声:“该死的匹大, 若不走差了,本帅焉能怪着你?单单国向来与我国相和,如今忽动起这场刀 兵之祸,皆由你这匹夫一人,可令刀斧手拿去斩讫。”两旁一声答应。



① 打恭——作揖行礼。

  这焦廷贵心中着急起来,倒身跪下说:“元帅请息怒,未将还有辩言。” 元帅大喝:“匹夫有何辩言?”快快说来。”焦廷贵说声:”元帅,你为一 个千军万马之主,事事多要听从元帅,选他的才干调用,从前未将为向导官, 若是未将不从,恐又背了军令。元帅应该查明,果然谁人熟识西辽路途,为 何乌乌糟糟②点小将,做个向导官开路?先锋大兵一到了火叉岗地方,小将就 有些疑惑起来,两条大路象个火叉的形状,想上想来,记不得清,不知那条 路是走西辽,只见山脚下有一老乡民,故小将随即问他,这老人指点的路, 我一一照依而行。就是走差了国度,乃元帅错用了人之过,若将我焦廷贵斩 首,甚是不公平。”
  元帅听了,高声说道:“本帅怎样不公,你且说来?”焦廷贵说:“方 才说过,大凡行兵调将,统凭元帅谅才拨用,未将做不来的,元帅不该点我 为向导官。”元帅喝声:“匹夫,你说到过西辽,故此本帅才点你的。”焦 廷贵说:“元帅,我虽然到过一次,只因月久年多,就忘记了,走差国度, 乃平常事,难道未将要斩首。”元帅大喝道:“好利口的匹夫,走差国度, 本帅已有欺君不小之罪;妄杀秃天龙,他的兄弟不肯干休,本帅再三赔罪, 他却执一之见,不肯依允。况且二将被擒,不知性命如何?皆因你断送了, 照依军法,断难宽恕。”喝令刀斧斩讫来,刀斧手一声答应,登时把焦廷贵 捆绑,推下阶来。
不知焦廷贵性命如何?正是:
莽将难逃严法律,阴魂从此绕边疆。





































② 乌乌槽糟——原意指脏。此处指随意,草率。

第六回 石郡马沙场斩将 多花女雪恨兴兵

诗曰: 烈烈轰轰逞勇强,番军难免阵中亡。 与夫雪恨多花女,未报夫仇先被伤。
  当下狄元帅命将焦廷贵斩首,推出关外。焦廷贵心下着急,高声说:“元 帅请息雷霆之怒,未将还有分辩。”元帅吩咐,推他转来,大喝道:“有辩 快些讲来。”焦廷贵说:“元帅,你责小将走差了路途,元帅与四虎将军, 还有多少兵丁在后,难道内中没有一人惯熟路途的?苦内有知者,应该说一 声不是这条路上走的,为何号炮一声不响,随着这条错路而来?若说众将兵 皆不熟路途,众人多要杀了,连元帅也要斩首。后来到了安平关尚未安营, 就有秃天龙杀到营来,也不问明原故,难道此时由他割去首级不成?他又不 说这里是单单国不是西辽,此时他不明说,小将那里知道,所以大战起来。 斩了秃天龙,你就说小将不奉将令,私自开兵赖了我的头功。次日应该差未 将前去建二功才是,为何元帅差张忠、李义去出马。这两人又不是真材实料 的英雄,自然一并拿去,此乃元帅行兵不通,调将不才之故。若今朝杀了我 焦廷贵,被夷邦外国闻知,也耻笑着元帅屈杀将士的了。”
狄元帅听了这些七颠八倒的鬼话,不觉呆了,答应不来。旁边闪出笑面
虎石玉、飞山虎刘庆,上前打拱说:“元帅在上,焦廷贵走错路途,理该问 罪,但秃天龙不说明原故混行交战,也难分辩错走路程,望元帅法外从宽, 饶他初次犯界,留他军中,将功赎罪,望乞元帅准了未将之言。”元帅见二 将讨饶,便喝道:“饶了匹夫死罪,活罪难饶。”吩咐捆打四十大板。小军 领令,把他打了四十,起来谢了元帅不斩之恩,往后营去了。
且说元帅十分烦闷,只因误杀秃天龙,几番劝解,自认差错,秃天龙总
是不允相和,反被他捉去张忠、李义,倘有差误,失了英雄两兄弟,如何是 好?便与刘庆、石玉商议此事。二将同声说:“元帅,今日阵上认了多少差 处,秃天虎总是不依,如今没有别的什么打算,且到来天,待小弟二人杀败 秃天虎,他自然和伏了。”元帅说:“二位兄弟算来,实是我们理缺,杀了 秃天龙,怪不得秃天虎不允,虽然焦廷贵这匹夫,走错了国度,算来原是本 帅之过,不该点这鲁莽之夫为向导,如今圣上得知本帅,罪实非轻。”诸将 说:“依元帅主意如何?”狄元帅说:“本帅意欲修书一封,着人送与秃天 虎,再以理讲他,如若允从,便收兵往西辽;若不允从,另行再较便了。” 二将说:“元帅之意不差。”此时元帅定了主意,即日修书一封,连忙差军 士送到番营。
秃天虎接过书一看,上写:
   平西总帅狄青,书拜秃总戎麾下:伏那单单大宋,天朝偏国,向日①相和,毫无构怨, 缘因征伐西辽,误来贵国,乃本帅之差错,杀无辜将士,乃本帅之失,追悔无及。想令兄 与番兵,皆非是可杀之人,本帅好生不忍,既死难生,平西辽国之日,奏闻我主,墓顶阴 封,以偿无辜被陷,免贡三年,以修向日相和。伏望将军海涵允诺,不较前非,足见情长, 肃参投达,翘望好音。 秃天虎细细看罢来书,不觉呵呵冷笑说:“这狄青,如此胆怯,那里做
得主帅。”就在书后批回:



① 向日——往昔,以往。

哥哥复活,两国相和。既然不若,永动干戈。
  写罢打发来军回复狄元帅去了。原来这狄青乃是依理而行,所以修书相 和,岂知秃天虎说他胆怯,也是意思会差了。
  且说狄元帅观见回书,大怒说道:“秃天虎如此狂妄,全无一些理律之 言。本帅只为自知理亏,所以忍气求和,谁知他执一不悟,无理逞强,我何 惧他。也罢!明日与他必要见雌雄,但得张忠、李义,二将无害,本帅才得 放心。”是夜不必细表。
  且说次日,各将饱餐战饭,又有秃天虎前来讨战。元帅命石玉领兵出马, 笑面虎便一马当先,冲到番将阵前,把双枪一起,喝声:“番奴看枪!”秃 天虎闪回,举手急架相迎,犹如虎斗尤争,杀得天昏地暗,沙卷尘飞。战了 八十余合,石将军看看抵敌不住,败将下来,飞马逃走。秃天虎拍马赶去, 喝声:“你那里走!”紧紧追上。
  早有飞山虎在关前看见,连忙驾上席云帕,看定一箭射去,正中秃天虎 的左颊,负痛一声,转马逃走。石玉赶上一枪刺去,中他肋下,疼痛难当, 翻身跌落马下。石将军拔了剑,取了首级。刘庆叫声:“石四弟趁此打破营 盘,杀败番兵,救了张忠、李义,去见元帅罢!”石将军说声:“有理。” 喝令众兵杀上前去,二虎将一同杀去,把番兵犹如砍瓜,各自逃生四散。
二将打入番营,放出张李二人,说明缘故,四人哈哈大笑。命军士放火,
把番营烧得干干净净。张忠说:“众兄弟,趁此天色尚早,我们带兵去赚了 正平关,你道如何?”石玉说:“不奉元帅将令,不可妄动,且自收兵缴令, 再行去处才好。”四将说:“既然如此,且收兵罢了!”
众将收兵回关,下马入见元帅缴令,说明杀了秃天虎情由。元帅听了,
纳闷昏昏说:“走差国度,妄动刀兵;连伤两员番将,只怕番国君臣怀恨; 不肯休息干戈。千军万马,何足畏惧?只忧征错无辜单单国,纵然得胜回朝, 本帅终须有罪,想到其间,实难处置。”说罢,低首不语,无奈,只得吩咐 号令:将秃天虎备棺成殓,尸骸不必另埋,与秃天龙的棺柩,安放在一处, 杀的番兵,好生掩埋,等候三天,如若番兵没有动静,然后回兵,复往西辽; 若他又有兵马到来,再作道理。闲话休表。
再说正平关秃天虎的夫人,名唤多花女,在关心中不安,说:“狄青兴
无名之师,杀害我兵将。相公起兵,前往御敌报仇,不知胜败如何?”夫人 在关,正在思想,只见众小军报说:“秃总兵阵亡。”夫人一闻此报,悲哀 大哭,骂声“狄青,杀害我亲夫,我与你誓不两立。”原来这多花女,是番 王驾下兵部尚书脱伦之女,也有些武略。她闻得丈夫阵亡,要报仇雪恨,等 不到明日,连夜点齐人马,杀奔安平关而去。两关隔涉有一百五十里之程, 一夜不能得到。
  且说狄元帅,在安平关候了几天,忽有探子报知:多花女杀奔前来。元 帅闻报,长叹一声,传令:“四虎弟兄,且不必开兵,以理讲和为妙。”四 将齐说:“元帅之言有理,未将等焉敢不遵。”忽闻号炮震响连天,停一会, 有小军报上元帅爷:“多花女讨战。”元帅即差石玉出马,吩咐:“先以理 讲和为是。”石玉应允得令,连忙上马提刀,英豪凛凛,领兵冲出关前,来 到阵中。
  看见这番女,手持双刀,满面怒容,石将军暗说道:“元帅叫我与他讲 和,料想他为丈夫,焉能听从,说之无益,不必讲,不免与他见个高低罢!” 提起手中双枪刺过去,多花女双刀架开。一男一女战杀,一去一来,胜负不
  
分。这多花女,虽然是将门之女,有些本事,到底不是石将军的对手。这石 玉一则见他丈夫已亡;二则他是女流之辈,所以让他几分。岂知番女报夫仇 心急,认做石玉本事平常,被他舞起双刀,战到六十余合。石将军一想,如 此看来让他不得了,忙把双枪,一连挑了几枪,多花女两臂酸麻,眼花力微, 却难抵挡,被石玉一枪,正中心窝,翻身落马而亡。
  李义、张忠大喜,假传元帅有令,快些前往抢关。三将喝众兵杀上前来, 到关下,把番兵大杀一阵,网散奔逃,尸横遍野,满地鲜血成河,死者甚多。 大小三军,进了关中,满城百姓四散逃生,不必多谈。
  石玉连忙安了众民,然后恭迎元帅进关,把金银粮草点查。元帅说道: “错杀番邦无辜将士,抢占他的城池,本帅已经差之万倍,悔之不及,关内 之物,不可妄动他的,尽数交还他才是。”元帅军令森严,谁敢不从。此时 元帅心下十分烦恼,双眉紧皱,面带忧容说道:“如此罪名,越加大了,如 何是好?种下祸根,乃是这莽夫弄来的,纵将他斩首,也不中用的,本帅之 罪,仍复不免,好不令人烦难也?”只得吩咐众兵尸首好生埋葬,又把多花 女的尸首,一体备棺成殓,与秃天虎的安放在一方,待等干戈平定,再行超 度灵魂,少尽本帅之心。是夜狄元帅,闷闷不乐。
不知后事如何?正是:
胜败已分终有碍,战征虽是不为功。

第七回 狄元帅求和被辱 乌麻海中箭身亡

诗曰: 阵上求和似可羞,只缘莽将少筹谋。 火叉岗上行差道,致与东鲁单单仇。
  再表吉林关主将,名唤乌麻海,乃是单单国头等有名一员上将。年方四 十余岁,脸如锅铁,环眼浓眉,身高体胖,武艺精通,力敌万人,持一柄宣 花大斧。前十余天,得闻秃天虎的飞报,气得他二目圆眼,双眉倒竖,说道: “狄南蛮,你这等无礼!我邦狼主,归顺宋朝已久,狄青暖!你为何无风起 浪,突来寻事,杀了安平关秃天龙?我想正平关秃天虎,他武艺高强,胜过 胞兄,必然无败,但愿他杀败南邦人马,把狄青拿住,方消得俺家此恨。” 正烦恼之间,忽有秃天虎的夫人,差小番如飞报到,你说:“秃总兵阵 亡,要求将军爷提兵,作速前往破敌,不然正平关有夫。”次日乌麻海,正 要整顿军马兴兵,忽又报到,多花女已被杀,正平关已失。这乌麻海,闻报 大怒如雷,气得面如土色,说:“可恼,你狄南蛮,无故连伤我二将,尚且 容你不过,那多花女夫人,乃是女流之辈,为何也伤他性命,这还了得?狄 青呵!前两关由你夺去,若要到我吉林关上,就万难了,若容得你,一兵一 卒过此关,誓不为人。”他又想一回说道:“秃天虎尚已死于狄青之手,大 宋这主将不是好惹的,须要提防一二才是。”天色已晚,埋锅造饭,是夜不
题。
  再说次日乌麻海,点起一万雄兵,顶盔贯甲,上了一匹乌龙豹,手持一 柄开山大斧,领了一万番兵,一声炮响,大开杀门,奔正平关而来,喊声讨 战。早有宋兵飞报入关,狄元帅亲自出关来到阵前,四虎将军在后跟随。元 帅一见番将在马上,欠身打恭,开声言叫:“马上将军,尊姓何名?”番将 说道:“本帅乃吉林关上将是也,你是何人?”狄元帅说:“本帅乃大宋天 子驾下,平西主将,狄青是也。”乌麻海说:“原来是狄青,俺且问你,既 然宋君差你征伐四辽,为何兵反向我国?况且我邦狼主,久顺天朝,年年入 贡,你忽兴兵马,妄动干戈,连伤二将,眼底无人,欺我单单国,是何道理?” 元帅听罢,放开颜说:“将军且请息怒,听本帅告诉一言:本帅奉旨征西, 只因向寻官走差国度,错走东方,误来贵国,本帅罪无容辩,到了安平关, 误杀秃总兵,悔恨无及。”乌麻海说道:“既不知地理,点他为什么向导官? 若不识贤愚,做甚么元帅?今日宋王差你总军元帅,前八百年倒运了。”
乌麻海数言,说得狄青面上无光,脸红面赤,把头一低,开言说;“将
军这也原是本帅理亏,所以本帅亲自出来见将军,万望海涵,不较前非,足 见将军大德也。”乌麻海说:“狄青你可是做梦么?连伤我将,夺我城池, 莫说是你要求和;就是宋王亲自来说,也不能了,既然你亲来出马,我与你 见个高低。”说罢,提起双花大芹,当头劈将下来。元帅想想,说也徒然, 谅他必然不允了,忙把定唐金刀,往上架开。二员大将,在沙场杀得天昏地 暗,东西难分,战鼓之声不绝,冲杀到八十余合,不分胜败,自辰时杀至午 刻。再战时,沙尘滚滚惊天地,刀斧交加各逞奇。豺狼虎豹藏山洞,野鹊乌 鸦不敢飞,当时又杀了一百个回合,你我不休。
  狄元帅自知杀他不过,又不肯失势与他,只退后数步,取出金头鬼面戴 起,念一声无量佛,只道拿他下马,岂知这法宝全然不灵验,这乌麻海见他 戴上鬼脸,不知何意,赶上数步,把斧当头砍下,狄元帅全然不知觉,只因
  
他的金盔上,藏着血结鸳鸯,一道毫光冲起,大斧不能下,四将一见飞马上 前,奔至元帅马前,除其鬼面,一同跑回夫去。
  乌麻海追赶不上,也自收兵回营,坐下说道:“那狄南蛮杀俺不过,取 出一个鬼脸东西,戴在脸上,也觉可笑,但俺用一斧,只道结果他的性命, 不知何故,他盔上冲起一道红光,不能下斧,这是甚么原故?也罢!待他今 天再活一天,明日擒来,也要死的。”不表乌麻海之言。
  且说狄元帅败进关中,坐下,四虎将军安慰一番,元帅闷闷不乐,说道: “乌麻海,这番将本事高强,几乎失手于他,亏得众弟兄杀退,但不知法宝, 因何不灵验起来,如今杀败,如何是好?”四虎将军说声:“元帅勿忧,胜 败乃兵家常事,何必烦心,且到来日,小将等出敌便了。”元帅说道:“众 位弟兄,今本帅尚且不能取胜,只怕你们也不济了,如之奈何?”四将说: “元帅,如若小将不能取胜,只消用计伤他便了!”元帅点头,吩咐众贤弟, 且回营,到来日再作商议。
  四将回营去了,此时狄元帅说道:“想来那人面兽,既不灵验,这穿云 箭,只怕也不中用了,但这二物,乃神人所赐,不可轻毁,目下虽然无用, 且收藏罢!”若说狄青的人面兽,既是法宝,为何今日不灵验的,只因圣帝 殿下的神将,化生于西辽国内,故神圣将两件法宝,赐与狄青,待他收回各 将立法;只因单单国的番将,不是圣帝殿前神将化生,所以这人面兽用不得 了。此时元帅心下十分不乐,身负欺君重罪,恐防庞洪弄权来暗算,须有南 清宫姑娘又忧他,不晓得内里情由,难作主张,罢了!我忧不得许多,听天 而已。此夜元帅纳闷,不必细表。
次日无明,众将来参见元帅,正与众将来商议,忽报番将,杀奔关下讨
战。即差飞山虎刘庆出敌,刘将军得令,领兵出关,与乌麻海交手,战不下 四十合,败进关中。元帅又差张忠、李义,又不是乌麻海的对手。连战数天, 宋兵大败。狄元帅不悦说道:“既是番人不肯和,惟要杀败了他,情愿求降, 方能前去征西。岂知乌麻海本事厉害,与他力战,不中用了,必须用计除他, 方可使得。”
是夜,元帅见风清月明,卸下戎衣,穿起便服,带了张忠、李义两人,
步行出关数里外,四面观瞻。只见关左有座黄石岩,山岩高耸,远接云霞。 三人看罢,回转关中,此时己有三鼓更深。即与四虎弟兄商议定计,命刘庆 往山后埋伏,石玉引战,此计必成功,四将奉令,领兵分头而去,此夜三军 不睡。
次日天明闻报,乌麻海讨战,元帅令石将军出马,杀出关外,与乌麻海
大战六十余合,石玉大败而逃,乌麻海紧紧拍马追赶,石玉奉了元帅将令, 且败且战,诱他到了黄石岩,败进山中去了。乌麻海不知是计,奋勇当先追 了进去,忽然一声号炮惊天,喊杀如雷,宋军杀奔而来。此时乌麻海,方知 不好,急急回马。早有飞山虎在山后,一马赶上,喝声:“番奴,你往那里 走,今日休想活了!”乌麻海大怒,举斧正要打去,那知张忠、李义,喝令 兵马,杀上三军,箭如雨落,好不厉害。乌麻海看来不好,把大斧舞起,左 挑右拨,就如蛟龙取水,宛如二凤穿花。乌麻海挡箭,约有一个时辰,果然 没有一箭着身,无奈不敢杀出,恐防被伤。
  正当危急心慌力竭之际,手略慢了一慢,肩上早中一枝,顾得肩上一箭, 又中了肋下一枝,枝枝多中,可怜单单国一个头等上将,今日在黄石岩下, 遭此一劫,中箭七十余枝,自料不能活命,大叫一声:“狼主呵!臣乌麻海
  
不能扶助你了。”说罢,就在腰间拔剑自刎,翻身落马而亡。石将军看见回 马,合同三将,带领兵马,乘势抢了吉林关,众兵一散,余者皆已投降。一 同回关缴令,恭迎元帅,进了吉林关埋葬了番将尸首,出榜安民,不表。
  且说石庭关主将,名唤巴三奈,也是英雄无敌,手下将广兵多,是日闻 报,心中大怒,骂声:“狄青呵!你好逞强也。”即日带兵杀到吉林关讨战。 狄元帅闻报,差焦廷贵出关迎敌,战了三十余合,焦廷贵抵挡不住,正要逃 走,被番将大刀搁开铁影,生擒去了。次日复战,又拿了李义。巴三奈得胜, 仍回关去,把二员宋将,一并囚在后营,说道:“待等拿尽南蛮,把狄青等, 解上狼主,定罪开刀。”自此日日交锋,胜败不等,狄元帅此时欲回兵,只 为焦廷贵、李义被擒,番人不肯和息,只得无奈,在吉林关守候,终朝不悦, 夜闷沉沉。不知何日东国干戈休息,西辽降服,这是后话,不必烦谈。正是:
一月光阴容易过,巴三上表达番君。 风火鸳鸯开两座,添兵杀败宋朝人。
五虎平西平南的下一页
成为本站VIP会员VIP会员登录, 若未注册,请点击免费注册VIP 成为本站会员.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电子书均来自互联网。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


其它广告
联系我们     广告合作     网站声明     关于我们     推荐PDF     全部分类     最近更新     宝宝博客
蓝田玉PDF文档网致力于建设中国最大的PDF格式电子书的收集和下载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