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田玉PDF文档网 / 古典pdf / 西游记补·续西游记
 


西游记补·续西游记



篇目目录


西游补 .................................................(1) 续西游记 ..............................................(61)

续西游补杂记


  《续西游》摹拟逼真,失于拘滞,添出比丘灵虚,尤为蛇足。《后西游》 潇洒飘逸,不老婆婆一段,借外丹点化,生动异常;然小行者、小八戒未免 窠臼。此于《三调芭蕉扇》后补出十六回之文,离奇惝恍①,不可方物;未来 世界入勘秦一段,尤非思议所及。至其行文:有起有讫,有伏案,有缴应, 有映带,有穿插,有提挈,有过峡,有铺排,有消纳,有反笔,有侧笔,有 顿折,有含蓄,有平衍,有突兀,有疏落,有绵密;且帙②不盈寸,而诗、歌、 文、辞、时文、尺牍③、平话、盲词、佛偈④、戏曲无不具体,亦可谓能文者
矣。
  前言罗刹女一案,实行者生平所未经,稍稍立脚不定,便入魔障,故《后 西游》以不老婆婆一段拟之。此则即借其意,从本文引入情魔,由情入妄, 妄极归空,为一切世间痴情人说无量法。十六回书中,人情世故,琐屑必备, 虽空中楼阁,而句句入人心脾,是真具八万四千广长舌者。
  行者第一次入魔是春男女;第二次入魔是握香台;第三次入魔最深:至 身为虞美人;逮跳下万镜楼,尚有翠绳娘、罗刹女生子种种魔趣:盖情魔累 人,无如男女之际也。
或曰:“以斗战胜佛之英雄智慧,而困于情,可乎?”曰:“人孰无情?
有性便有情,无情是禽兽也。且佛之慈悲,非佛之情乎?情之在人,视其所 用:正则为佛,邪则为魔。是故勘秦桧,拜武穆,寻师父,莫非情也。情得 其正,即为如来,妙真如性。”
或问:“悟空之为悟幻,何也?”曰:“第二回提纲,大书‘西方路幻
出新唐’,明自此以下,皆幻境也。故起首特揭出‘悟空用尽千般计,只望 迷人却自迷’二句。夫迷悟空者,即悟空也。世出世间,喜怒哀乐,人我离 合,种种幻境,皆由心造。心即镜也。心有万心,斯镜有万镜。入其中者, 流浪生死而不自知,方且自以为真境。绿玉殿,见帝王富贵之幻;廷对秀才, 见科名之幻;握香台,见风流儿女之幻;项王平话,见英雄名士之幻;阎罗 勘案,见功名事业、忠佞①贤奸之幻。幻境也,鬼趣也,故以阎罗王终之。自 跳出鬼门关扯断红线,艰难历遍,觉悟顿生。然而小月王宫中之师父,犹非 真师父也。弹词茗战,以潇洒为悟;仿古晚郊,以闲适为悟;拟古昆池,以 山水为悟;芦中渔唱,以疏野为悟。悟矣乎?犹未也。情根未绝,妄相犹存, 命竟何如?不堪回首!始而悲,继而哭,既而疑,终而乱,道味世味,交战 于中;大愤大悲,莫知所适。于此真实用力,然后憬然真悟,幻境皆空。非 幻亦空,始是立脚之处。虚空主人一偈:“悟空不悟空,悟幻不悟幻。’正 为将悟人对病发药。盖能悟幻,始能悟空。然但能悟幻,而未悟空,则其悟 仍幻。用力有虚实,见道有浅深,此悟空悟幻之分也。”
《三调芭蕉扇》,其因也;波罗蜜王,其果也:言下指点,明示归结。 曰虚空,曰主人,虚空有主人乎?虚空而无主人,是顽空也。然毕竟如



① 惝(tǎng,音倘)恍——迷迷糊糊;不清楚。
② 帙(zhì,音志)——量词,用于装套的线装书。
③ 尺牍(dú,音读)——文件;书信。
④ 佛偈(jì,音记)——佛教中的唱词。
① 佞(nìng,音泞)——惯于用花言巧语谄媚人。

何是虚空主人?请读者下转语。 按钮玉樵《觚賸②续编》云:“吴兴董说,字若雨,华阀懿孙,才情恬适,
淑配称闺阁之贤,佳儿获芝兰之秀。中年以后,一旦捐弃,独皈净域,自号 月涵。所至之地,缁素宗仰,于是海内无不推月涵为禅门尊宿矣。月涵于传 钵开堂,飞锡住山之辈,视若蔑如;而身心融悟,得之典籍。每一出游,则 有书五十担随之,虽僻谷之深,洪涛之险,不暂离也。余幼时曾见其《西游 补》一书,俱言孙悟空梦游事,凿天驱山,出入庄、老,而未来世界历日, 先晦后朔,尤奇。”据此,知《西游补》乃董若雨所作。董若雨《丰草庵杂 著》凡十种,曰《昭阳梦史》、《非烟香法》、《柳谷编》、《河图挂版》、
《文字障》、《分野发》、《诗表律》、《汉铙③歌发》、《乐纬》、《扫叶 录》。其见于《四库全书》总目者,有《七国考》十四卷;见于存目者,有
《易发》八卷、《运气定论》一卷、《天官翼》无卷数,及《汉铙歌发》一 卷而已。朱竹垞《明诗综》云:“董说,字若雨,乌程人,晚为僧,名南潜, 字宝云,有《丰草庵》等十八集。”《易发提要》云:“董说,字若雨,湖 州人,黄道周之弟子也;后为沙门,名南潜,其论《易》专主数学,兼取焦、 京、陈、邵之法,参互为一,而推阐以己意,其根柢则黄氏三易洞机也。” 然则若雨为僧后,改名南潜,字宝云,而月涵乃其别号。所著诸书,惟《七 国考》刊于雪枝从父《守山阁丛书》为最著,其余皆就湮没,故《西游补》 一书宜亟刊以传世也。
问:“《西游补》,演义耳,安见其可传者?”曰:“凡人著书,无非
取古人以自寓,书中之事,皆作者所历之境;书中之理,皆作者所悟之道; 书中之语,皆作者欲吐之言:不可显著而隐约出之,不可直言而曲折见之, 不可入于文集而借演义以达之。盖显著之路,不若隐约之微妙也;直言之浅, 不若曲折之深婉也;文集之简,不若演义之详尽也。若雨令妻贤子,处境丰 腴,一旦弃家修道,度必有所大悟大彻者,不仅以遗民自命也。此书所述, 皆其胸膈间物。夫其人可传也,其书可传也,传其书,即传其人矣。虽演义, 庸何伤?”
第四回云:“尧、舜到孔子是‘纯天运’。”按董君之学出于黄石斋。
石斋《易》象正以周桓王元年当“蒙”卦,则非其师说。而宋牛无邪传邵子 之学,以尧之世当“贲①”,则亦非邵学。其所著《易发》中《飞龙训》篇, 谓尧、舜、周、孔,皆以飞龙治万世,又其《天官翼》以章、蔀②、纪、元, 元、会、运、世立论,谓历数出于卦爻③,所列“恒星过宫”、“年干八卦” 二表,以星次递相排比,至帝尧甲子,适值“张”、“心”、“虚”、“昴④” 居四仲之中,与《尧典》中星合,遂据以为上溯下推之证。则其用卦爻起秝⑤, 盖以尧时为本,正与《西游补》中语相应。轨革之木,随人推衍,本无一定



② 觚賸(gūshèng,音姑剩)。
③ 铙(náo,音挠)——乐器。
① 贲(bì,音闭)——文饰貌。
② 蔀(bù,音部)——古代历法名词。我国汉书所传的六种古代历法以十九年为章,章有七闰,四章为蔀, 二十蔀为纪,三纪为元。冬至与自朔同日为章首,冬至在年初为蔀首。
③ 卦爻(y áo,音摇)——《周易》中象征自然现象和人事变化的一套符号。以阳爻和阴爻相配合而成。
④ 昴(mǎo,音卯)——二十八宿之一。
⑤ 秝(lì,音力)——稀疏而均匀之貌。

也。玉史仙人似影指宣圣而言。八卦炉中,殆其自谓。

西游补答问


  问:《西游》不阙,何以补也?曰:《西游》之补,盖在火焰芭蕉之后, 洗心扫塔之先也。大圣计调芭蕉,清凉火焰,力遏之而已矣。四万八千年俱 是情根团结,悟通大道,必先空破情根;空破情根,必先走入情内;走入情 内,见得世界情根之虚,然后走出情外,认得道根之实。《西游补》者,情 妖也;情妖者,鲭鱼①精也。
  问:《西游》旧本,妖魔百万,不过欲剖唐僧而俎其肉②;子补《西游》, 而鲭鱼独迷大圣,何也?曰:孟子曰“学问之道无他,求其放心而已矣”。 问:古本《西游》,必先说出某妖某怪;此叙情妖,不先晓其为情妖, 何也?曰:此正是补《西游》大关键处。情之魔人,无形无声,不识不知, 或从悲惨而入,或从逸乐而入,或一念疑摇而入,或从所见闻而入。其所入 境,若不可已,若不可改,若不可忽,若一入而决不可出。知情是魔,便是 出头地步。故大圣在鲭鱼肚中,不知鲭鱼;跳出鲭鱼之外,而知鲭鱼也。且
跳出鲭鱼不知,顷刻而杀鲭鱼者,仍是大圣。迷人悟人,非有两人也。 问:古人世界,是过去之说矣;未来世界,是未来之说矣。虽然,初唐
之日,又安得宋丞相秦桧之魂魄而治之?曰:《西游补》,情梦也。譬如正 月初三日梦见三月初三与人争斗,手足格伤,及至三月初三果有争斗,目之 所见与梦无异。夫正月初三非三月初三也,而梦之见之者,心无所不至也; 心无所不至,故不可放。
问:大圣在古人世界,为虞美人,何媚也?在未来世界,便为阎罗天子,
何威也?曰:心入未来,至险至阻,若非振作精神,必将一败涂地。灭六贼, 去邪也;刑秦桧,决趋向也;拜武穆,归正也。此大圣脱出情妖之根本。
问:大圣在青青世界,见唐僧是将军,何也?曰:不须着论,只看“杀
青大将军,长老将军”此九字。 问:十三回“关雎①殿唐僧堕泪,拨琵琶季女弹词”,大有凄风苦雨之致?
曰:天下情根不外一“悲”字。
问:大圣忽有夫人男女,何也?曰:梦想颠倒。 问:大圣出情魔时,五色旌旗之乱,何也?曰:《清净经》云:“乱穷
返本,情极见性。”
  问:大圣遇牡丹,便入情魔;作奔垒先锋,便出情魔,何也?曰:斩情 魔,正要一刀两段。
问:天可凿乎?曰:此作者大主意。大圣不遇凿天人,决不走入情魔。
问:古本《西游》,凡诸妖魔,或牛首虎头,或豺声狼视,今《西游补》 十五回所记鲭鱼模样,婉娈近人,何也?曰:此四字正是万古以来第一妖魔 行状。
静啸斋主人识







① 鲭(qīng,音青)鱼——鱼类的一科,身体呈梭形而侧扁,鳞圆而细小,头尖,口大。鲐鱼就属于鲭科。
② 俎(zǔ,音阻)其肉——吃其肉。
① 雎(suī,音虽)。




  曰:出三界,则情根尽;离声闻缘觉,则妄想空。又曰:出三界,不越 三界;离声闻缘觉,不越声闻缘觉;一念着处,即是虚妄。妄生偏,偏生魔, 魔生种类。十倍正觉,流浪幻化,弥因弥极,浸淫而别具情想,别转人身, 别换区寓,一弹指间事。是以学道未圆,古今同慨。
  曰:借光于鉴,借鉴于光,庶几照体常悬,勘念有自。乃若光影俱无, 归根何似,又可慨已。
补《西游》,意言何寄? 作者偶以三调芭蕉扇后,火焰清凉,寓言重言,以见情魔团结,形现无
端,随其梦境迷离,一枕子幻出大千世界。 如孙行者牡丹花下扑杀一干男女,从春驹野火中忽入新唐,听见《骊山
图》便想借用着“驱山铎”,亦似芭蕉扇影子未散。是为“思梦”。 一堕青青世界,必至万镜皆迷。踏空凿天,皆由陈玄奘做杀青大将军一
念惊悸而生。是为“噩梦”。 欲见秦始皇,瞥面撞着西楚,甫入古人镜相寻,又是未来;勘问宋丞相
秦桧一案,斧越精严,销数百年来青史内不平怨气。是近“正梦”。 困葛藟①宫,散愁峰顶,演戏、弹词、凡所阅历,至险至阻,所云洪波白
浪,正好着力,无处着力。是为“惧梦”。
  千古情根,最难打破一“色”字。虞美人、西施、丝丝、绿珠、翠绳娘、 蘋香,空闺谐谑,婉娈②近人,艳语飞扬,自招本色,似与“喜梦”相邻。
到得蜜王认行者为父,星稀月朗,大梦将残矣。五旗色乱,便欲出魔,
可是“寤梦③。” 约言六梦,以尽三世。为佛、为魔、为仙、为凡、为异类种种,所造诸
缘,皆从无始以来认定不受轮回,不受劫运者,已是轮回,已是劫运。若自
作,若他人作,有何差别? 夫心外心,镜中镜,奚啻①石火电光,转眼已尽。今观十六回中,客尘为
据,主帅无皈,一叶泛泛,谁为津岸?
  夫情觉索情,梦觉索梦者,了不可得尔。阅是补者,暂为火焰中一散清 凉,冷然善也。
辛巳中秋嶷②如居士书于虎丘千顷云。














① 藟(lěi,音垒)——藤。
② 婉娈(luán,音栾)——相貌美。
③ 寤(wù,音悟)梦——白日作梦。
① 奚啻(xīchì,音西斥)——亦作“奚翅”。犹何止,岂但。
② 嶷(y í,音宜)。

出版前言


  中国古典pdf汗牛充栋,蔚为大观,其中许多作品世代流传,受到广大 人民群众的喜爱。为弘扬华夏文化,我社从卷帙浩繁的古典文学宝库中精选 有代表性的作品 100 部,编成《中国古典pdf名著百部》丛书奉献给读者。 这套丛书具有以下四个特点:
  第一,选题宽。除了《三国演义》、《水浒全传》、《西游记》、《红 楼梦》这“四大名著”外,还选收了诸如《封神演义》、《东周列国志》、
《说唐》、《说岳全传》、《隋唐演义》等艺术成就和社会影响较为突出的 古典长篇小说,有的作品甚至从未点校整理刊印过,因而这套丛书将更加全 面系统地展示中国古典pdf的风貌。堪作普通中国人承袭优秀传统文化的通 俗百科全书。
  第二,读者面宽。这套丛书中的作品有些已有多种版本流传,然而许多 版本都没有注释,有些版本虽有注释但偏于学术性。我社立足于中国古典文 学知识的普及,组织力量对作品中的疑难字词、语句以及方言、典故一一作 了注音和释义,有助于文化程度较低的读者扫除阅读障碍,也有助于一般读 者阅读参考,适应多种文化水平的读者阅读。
第三,附人物表。这些作品内容复杂,人物众多,许多读者阅读时常常
苦于理不清这些人物的背景和关系。我社特要求注释者梳理列出书中的主要 人物表,使读者了解这些主要人物的来龙去脉,有助于理解和记忆。
第四,配插图。每种作品均配有若干幅精美的插图。这些插图大多选取
自馆藏善本中的绣像,或由当代画家重新创作,使读者能直观地感受到作品 的内容情节,如见其人,如闻其声,增强审美情趣。
希望《中国古典pdf名著百部》能得到广大读者的喜爱,也希望专家和
读者提出意见和建议,以使这套丛书日臻完善。

1995 年 12 月

 内容提要

本书是《西游记》两种续书《西游补》、《续西游记》的合集。
  《西游补》内容紧接《西游记》第六十一回,写唐僧师徒离开火焰山后, 孙悟空化斋为鲭鱼所迷,欲借秦始皇“驱山锋”使用,在青青世界万镜楼中 闯了一通,见到古今之事,当了半日阎罗方醒。小说以三借芭蕉扇后的情节, 另行铺演,着意于刻画世相,既贬斥醉生梦死的“风流天子”,又痛恨秦桧 一类的奸臣佞人;既描绘了追逐功名士子的种种丑态,又刻画了失意文人的 悲惨命运。作品结构完整,想象丰富,造境奇特。以神喻人,借古讽今,喜 笑怒骂,讽世深刻。是《西游记》续书中最好的一部。
  《续西游记》详写第一次取经见如来佛后,返回东土的漫长道路。主人 公仍为唐僧与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故事从即将东回开篇,如来佛因悟 空等杀伤生灵,违背佛规,所以强行收缴他们的武器,让他们以诚心化魔, 悟空一怒说出八十八种机心,遂在归途遇八十八种魔难。如来佛派优婆塞灵 虚子和比丘僧沿途护送,并赐二人八十八颗菩提珠和一木鱼梆子净心驱魅。 小说情节曲折,魔难丛生,一如西去之险途,引人入胜。
  
西游补


第 一 回

牡丹红鲭鱼吐气 送冤文大圣留连


万物从来只一身, 一身还有一乾坤。 敢与世间开眇眼,肯把江山别立根?


此一回书,鲭鱼扰乱,迷惑心猿,总见世界情缘,多是浮云梦幻! 话说唐僧师徒四众自从离了火焰山,日往月来,又遇绿春时候。唐僧道:
“我四人终日奔波,不知何日得见如来。悟空,西方路上,你也曾走过几遍, 还有许多路程?还有几个妖魔?”行者道:“师父安心。徒弟们着力,天大 妖魔也不怕他!”说未罢时,忽见前面一条山路,都是些新落花、旧落花铺 成锦地,竹枝斜处漏出一树牡丹。正是:
名花才放锦成堆,压尽群葩①敢斗奇。 细剪明霞迎日笑,弱含芳露向风欹②。 云怜国色来为护,蝶恋天香去欲迟。 拟向春宫问颜色,玉环娇倚半酣时。
行者道:“师父,那牡丹这等红哩!”长老道:“不红。”行者道:“师父, 想是春天曛暖,眼睛都热坏了?这等红牡丹还嫌他不红!师父不如下马坐着, 等我请大药皇菩萨来替你开一双光明眼,不要带了昏花疾病勉强走路。一时 错走了路头,不干别人的事。”长老道:“泼猴!你自昏着,倒拖我昏花哩!” 行者道:“师父既不眼昏,为何说牡丹不红?”长老道:“我未曾说壮丹不 红,只说不是牡丹红。”行者 道:“师父,不是牡丹红,想是日色照着牡丹, 所以这等红也。”长老见行者说着日色,主意越发远了,便骂:“呆猴子! 你自家红了,又说牡丹,又说日色,好不牵扯闲人。”行者道:“师父好笑! 我的身上是一片黄花毛,我的虎皮裾又是花斑色,我这件直裰又是青不青、 白不白的,师父在何处见我红来?”长老道:“我不说你身上红,说你心上 红。”便叫:“悟空,听我偈来。”便在马上说偈儿道:
牡丹不红,徒弟心红。牡丹花落尽,正与未开同。
  偈儿说罢,马走百步,方才见牡丹树下立着数百眷红女,簇拥一团在那 里采野花,结草卦,抱女携儿,打情骂俏。忽然见了东来和尚,尽把袖儿掩 口,嘻嘻而笑。长老胸中疑惑,便叫:“悟空,我们另觅枯径去罢。如此青 青春野,恐一班娈童弱女又不免惹事缠人。”行者道:“师父,我一向有句 话要对你说,恐怕一时冲撞,不敢便讲。师父,你一生有两大病:一件是多 用心,一件是文字禅。多用心者,如你怕长怕短的便是;文字禅者,如你歌 诗论理、谈古证今、讲经说偈的便是。文字禅无关正果,多用心反召妖魔。 去此二病,好上西方。”长老只是不快。行者道:“师父差矣!他是在家人, 我是出家人,共此一条路,只要两条心。”
唐僧听说,鞭马上前,不想一簇女郎队里忽有八九个孩童跳将出来,团 团转打一座“男女城”,把唐僧围住,凝眼而看,看罢乱跳,跳罢乱嚷,嚷



① 群葩(p ā,音趴)——指花。
② 欹(xī,音西)——叹美之词。*

道:“此儿长大了,还穿百家衣!”长老本性好静,那受得儿女牵缠,便把 善言遣他,再不肯去,叱之亦不去,只是嚷道:“此儿长大了,还穿百家衣!” 长老无可奈何,只得脱下身上衲衣藏在包袱里面,席草而坐。那些孩童也不 管他,又嚷道;“你这一色百家衣舍与我罢;你不与我,我到家里去叫娘做 一件青蘋色、断肠色、绿杨色、比翼色、晚霞色、燕青色、酱色、天玄色、 桃红色、玉色、莲肉色、青莲色、银青色、鱼肚白色、水墨色、石蓝色、芦 花色、绿色、五色、锦色,荔枝色、珊瑚色、鸭头绿色、回文锦色、相思锦 色的百家衣,我也不要你的一色百家衣了!”
  长老闭目,沉然不答。八戒不知长老心中之事,还要去弄男弄女,叫他 干儿子、湿儿子,讨他便宜哩。行者看见,心中焦躁,耳朵中取出金箍棒, 拿起乱赶,吓得小儿们一个个踢脚绊手走去。行者还气他不过,登时追上, 抡棒便打。可怜蜗发桃颜,化作春驹野火!你看牡丹之下一簇美人,望见行 者打杀男女,慌忙弃下采花蓝,各人走到涧边,取了石片来迎行者。行者颜 色不改,轻轻把棒一拨,又扫地打死了。
  原来孙大圣虽然勇斗,却是天性仁慈,当时棒纳耳中,不觉涕流眼外, 自怨自艾的道:“天天!悟空自皈佛法,收情束气,不曾妄杀一人。今日忽 然忿激,反害了不妖精、不强盗的男女长幼五十余人,忘却罪孽深重哩!” 走了两步,又害怕起来,道:“老孙只想后边地狱,早忘记了现前地狱。我 前日打杀得个把妖精,师父就要念咒;杀得几个强盗,师父登时赶逐。今日 师父见了这一干尸首,心中恼怒,把那话儿咒子万一念了一百遍,堂堂孙大 圣就弄做个剥皮猢狲了!你道象什么体面?”终是心猿智慧,行者高明,此 时又便想出个意头,以为:“我们老和尚是个通文达艺之人,却又慈悲太过, 有些耳朵根软。我今日做起一篇‘送冤’文字,造成哭哭啼啼面孔,一头读, 一头走。师父若见我这等啼哭,定有三分疑心,叫:‘悟空,平日刚强何处 去?’我只说:‘西方路上有妖精。’师父疑心顿然增了七分,又问我:‘妖 精何处?叫做何名?’我只说:‘妖精叫做打人精。师父若不信时,只看一 班男女个个做了血尸精灵。’师父听得妖精利害,胆战心惊。八戒道:‘散 了伙罢!’沙僧道:‘胡乱行行。’我见他东横西竖,只得宽慰他们一句, 道:‘全赖灵山观世音,妖精洞里如今片瓦无存!’”
行者登时拾石为研,折梅为笔,造泥为墨,削竹为简,写成“送冤!”
文字;扯了一个“秀才袖式”,摇摇摆摆,高足阔步,朗声诵念。其文曰:
维大唐正统皇帝敕赐百宝袈裟、五珠锡杖,赐号御弟唐僧玄奘大法师门下徒弟第一人水帘洞主 齐天大圣天宫反寇地府豪宾孙悟空行者谨以清酌庶羞之仪,致笺于无仇无怨春风里男女之幽魂曰:
呜呼!门柳变金,庭兰孕玉;乾坤不仁,青岁勿谷。胡为乎三月桃花之水,环珮湘飘;九天白 鹤之云,苍茫烟锁?嗟,鬼耶?其送汝耶?余窃为君恨之!
虽然,走龙蛇于铜栋,室里临蚕;哭风雨于玉琴,楼中啸虎。此素女之周行也,胡为乎春袖成 兮春草绿,春日长兮春寿促?嗟,鬼耶?其送汝耶?余窍恨君!
呜呼!竹马一里,萤灯半帷①,造化小儿,宜弗有怒。胡为乎洗钱未赐,飞凫舄②而浴西渊;双 柱初红,服鹅衣而游紫谷?嗟鬼耶?其送汝耶?余窃为君恨之!
虽然,七龄孔子,帐中鸣蟋蟀之音;二尺曾参,阶下拜荔枝之献。胡为乎不讲此正则也,剪玉




① 帷(wéi,音唯)——帐子。
② 舄(xì,音戏)——鞋,古代一种复底鞋。

南畴③,碎荷东浦,浮绛之枣不袖,垂乳之桐不哺?嗟,鬼耶?其送汝耶?余窃恨君! 呜呼!南北西东,未赋招魂之句;张、钱、徐、赵,难占古冢之碑。嗟,鬼耶?其送汝耶?余
窃为君恨之!
  行者读罢,早已到了牡丹树下。只见师父垂头而睡,沙僧、八戒枕石长 眠,行者暗笑道:“老和尚平日有些道气,再不如此昏倦。今日只是我的飞 星好,不该受念咒之苦。”他又摘一根草花,卷做一团,塞在猪八戒耳朵里, 口里乱嚷道:“悟能,休得梦想颠倒。”八戒在梦里哼哼的答应道:“师父, 你叫悟能做什么?”行者晓得八戒梦里认他做了师父,他便变做师父的声音, 叫声:“徒弟,方才观音菩萨在此经过,叫我致意你哩。”八戒闭了眼在草 里哼哼的乱滚,道:“菩萨可曾说我些背么?”行者道:“菩萨怎么不说? 菩萨方才评品了我,又评品了你们三个。先说我未能成佛,叫我莫上西天; 说悟能决能成佛,叫他独上西天;悟净可做和尚,叫他在西方路上干净寺里 修行。菩萨说罢三句,便一眼看着你道:‘悟能这等好困,也上不得西天。 你致意他一声,叫他去配了真真、爱爱、怜怜。’”八戒道:“我也不要西 天,也不要怜怜,只要半日黑甜甜。”说罢,又哼的一响,好如牛吼。行者 见他不醒,大笑道:“徒弟,我先去也!”竟往西边化饭去了。
行者打破男女城,是斩绝情根手段。惜哉!一念悲怜,惹起许多妄想。










































③ 畴(chóu ,音愁)——旧地。

第 二 回

西方路幻出新唐 绿玉殿风华天子


自此以后,悟空用尽千般计,只望迷人却自迷。 却说行者跳在空中,东张西望,寻个化饭去处,两个时辰,更不见一人
家,心中焦躁。正要按落云头,回转旧路,忽见十里之外有一座大城池,他 就急急赶上看时,城头上一面绿锦旗,写几个飞金篆字:“大唐新天子太宗 三十八代孙中兴皇帝。”行者蓦然见了“大唐”两字,吓得一身冷汗,思量 起来:“我们走上西方,为何走下东方来也?决是假的。不知又是甚么妖精, 可恶!”他又转一念道;“我闻得周天之说,天是团团转的。莫非我们把西 天走尽,如今又转到东来?若是这等,也不怕他,只消再转一转,便是西天。 或者是真的?”他即时转一念道:“不真,不真!既是西天走过,佛祖慈悲, 为何不叫我一声?况且我又见他几遍,不是无情少面之人。还是假的。”当 时又转一念道:“老孙几乎自家忘了。我当年在水帘洞里做妖精时节,有一 兄弟唤做碧衣使者,他曾送我《昆仑别纪》一书,上有一段云:‘有中国者, 本非中国而慕中国之名,故冒其名也。’这个所在,决是西方冒名之国!还 是真的。”顷刻间,行者又不觉失声嚷道:“假,假,假,假,假!他既是 慕中国,只该竟写中国,如何却写大唐?况我师父常常说大唐皇帝是簇簇新 新的天下,他却如何便晓得了?就在这里改标易帜?决不是真的!”踌躇半 日,更无一定之见。行者定睛决志把下面看来,又见“新天子太宗三十八代 孙中兴皇帝”十四字。他便跳跳嚷嚷,在空中骂道:“乱言,乱言!师父出 大唐境界,到今日也不上二十年,他那里难道就过了几百年!师父又是肉胎 血体,纵是出入神仙洞,往来蓬岛天,也与常人一般过日,为何差了许多? 决是假的!”他又想一想道:“也未可知,若是一月一个皇帝,不消四年, 三十八个都换到了。或者是真的?”
行者此时真所谓疑团未破,思议空劳。他便按落云端,念动真言,要唤
本方土地问个消息。念了十遍,土地只是不来。行者暗想:“平时略略念动 便抱头鼠伏而来,今日如何这等?事势急了,且不要责他,但叫值日功曹, 自然有个分晓。”行者又叫功曹:“兄弟们何在?”望空叫了数百声,绝无 影响。行者大怒,登时现出大闹天宫身子,把棒晃一晃象缸口粗,又纵身跳 起空中,乱舞乱跳。跳了半日,也无半个神明答应。
行者越发恼怒,直头奔上灵霄,要见玉帝,问他明白。却才上天,只见
天门紧闭。行者叫:“开门,开门!”有一人在天里答应道:“这样不知缓 急奴才!吾家灵霄殿已被人偷去,无天可上!”又听得一人在旁笑道:“大 哥,你还不知哩!那灵霄殿为何被人偷去?原来五百年前有一孙弼马温大闹 天宫,不曾夺得灵霄殿去,因此怀恨,构成党与,借取经之名,交结西方一 路妖精。忽然一日,叫妖精们用些巧计,偷出灵霄,此即兵法中以他人攻他 人,无有弗胜之计也。猢狲儿倒是智囊,可取,可取!”行者听得,又好笑, 又好恼。他是心刚性急的人,那受得无端抢白,越发拳打脚踢,只叫“开门”。 那里边人又道:“若毕竟要开天门,权守五千四十六年三个月,等我家灵霄 殿造成,开门迎接尊客何如?”
  却说行者指望见了玉帝,讨出灵文紫字之书,辨清大唐真假,反受一番 大辱,只得按落云头,仍到大唐境界。行者道:“我只是认真而去,看他如
  
何罢了。”即时放开怀抱,走进城门。那守门的将士道:“新天子之令,凡 异言异服者,拿斩。小和尚,虽是你无家无室,也要自家保个性命儿。”行 者拱拱手,道:“长官之言,极为相爱。”即时走出城门,变作粉蝶儿,飞 一个“美人舞”,再飞一个“背琵琶”。顷刻之间,早到五花楼下,即时飞 进玉阙,歇在殿上。真是琼枢绕霭,青阁缠云,神仙未见,洞府难摹者也!
天回金气合,星顺玉衡平。 云生翡翠殿,日丽凤凰城。
  行者观看不已,忽见殿门额上有“绿玉殿”三个大字,旁边注着一行细 字:“唐新天子风流皇帝元年二月吉旦立。”殿中寂然,只有两边壁上墨迹 两行。其文曰:
唐未受命五十年,大国如斗。唐受天命五十年,山河飞而星月走。新皇帝受命万万年,四方唱 周宣之诗。小臣张邱谨祝。 行者看罢,暗笑道:“朝廷之上有此等小臣,那得皇帝不风流?”
说罢时,忽然走出一个宫人,手拿一柄青竹帚,扫着地上,口中自言自 语的道:“呵,呵!皇帝也眠,宰相也眠,绿玉殿如今变做‘眠仙阁’哩! 昨夜我家风流天子替倾国夫人暖房,摆酒在后园翡翠宫中,酣饮了一夜。初 时取出一面高唐镜,叫倾国夫人立在左边、徐夫人立在右边,三人并肩照镜, 天子又道两位夫人标致,倾国夫人又道陛下标致。天子回转头来便问我辈宫 人,当时三四百个贴身宫女齐声答应:‘果然是绝世郎君!’天子大悦,便 迷着眼儿饮一大觥。酒半酣时,起来看月,天子便开口笑笑,指着月中嫦娥, 道:‘此是朕的徐夫人。’徐夫人又指着织女、牛郎,说:‘此是陛下与倾 国夫人。今夜虽是三月初五,却要预借七夕哩。’天子大悦,又饮一大觥①。 一个醉天子,面上血红,头儿摇摇,脚儿斜斜,舌儿嗒嗒,不管三七念一, 二七十四,一横横在徐夫人的身上。倾国夫人又慌忙坐定,做了一个‘雪花 肉榻’,枕了天子的脚跟。又有徐夫人身边一个绣女忒有情兴,登时摘一朵 海木香嘻嘻而笑,走到徐夫人背后,轻轻插在天子头上,做个‘醉花天子’ 模样。这等快活,果然人间蓬岛!只是我想将起来,前代做天子的也多,做 风流天子的也不少;到如今宫殿去了,美人去了,皇帝去了!不要论秦、汉、 六朝,便是我先天子,中年好寻快活,造起珠雨楼台。那个楼台真造得齐齐 整整,上面都是白玉板格子,四边青琐吊窗;北边一个圆霜洞,望见海日出 没;下面踏脚板,还是金镂紫香檀。一时翠面芙蓉,粉肌梅片,蝉衫麟带, 蜀管吴丝,见者无不目艳,闻者无不心动。昨日正宫娘娘叫我往东花园扫地, 我在短墙望望,只见一座珠雨楼台,一望荒草,再望云烟;鸳鸯瓦三千片, 如今弄成千千片;走龙梁、飞虫栋,十字样架起;更有一件好笑:日头儿还 有半天,井里头、松树边,更移出几灯鬼火。仔细观看,到底不见一个歌童, 到底不见一个舞女,只有三两只杜鹃儿在那里一声高、一声低,不绝的啼春 雨。这等看将起来,天子庶人,同归无有;皇妃村女,共化青尘。旧年正月 元宵,有一个松萝道士,他的说话倒有些悟头。他道我风流天子喜的是画中 人,爱的是图中景,因此进一幅画图,叫做《骊山图》。天子问:‘骊山在 否?’道士便道:‘骊山寿短,只有二千年。’天子笑道:‘他有了二千年 也够了。’道士道:‘臣只嫌他不浑成些,土木骊山二百年,口舌骊山四百 年,楮墨骊山五百年,青史骊山九百年,零零碎碎凑成得二千年。’我这一



① 觥(gōng,音工)——古代用兽角做的酒器。

日当班,正正立在那道士对面,一句一句都听得明白。歇了一年多,前日见 个有学问的宫人话起,原来《骊山图》,便是那用“驱山铎”的秦始皇帝坟 墓哩!”话罢扫扫,扫罢话话。
  行者突然听得“驱山铎”三字,暗想:“山如何驱得?我若有这个铎子, 逢着有妖精的高山,预先驱了他去,也落得省些气力。”正要变做一个承值 官儿模样,上前问他驱山铎子的根由,忽听得宫中大吹大擂。
  此文须作三段读:前一段,结风流天子一案;中间珠雨楼一段,是托出 一部大旨;后骊山一段,伏大圣入镜一案。
  
第 三 回

桃花钺诏颁玄奘 凿天斧惊动心猿


  行者听得宫中奏乐,即时飞进虎门,过了重楼叠院,走到一个雕青轩子, 团团簇拥公卿,当中坐着天子。歇不多时,只见新天子忽然失色,对众官道: “朕昨日看《皇唐宝训》,有一段云:‘唐僧陈玄奘妄以缁子惑我先王,门 生弟子尽是水帘石涧之流,锡杖檀盂变为木柄金箍之具,四十年后率其徒众 犯我疆土,此大敌也。’又有一段云:‘五百年前有孙悟空者,曾反天宫, 欲提玉帝而坐之阶下。天命未绝,佛祖镇之。’天且如此,而况于人乎?然 而唐僧纳为第一徒弟者,何也?欲以西方之游,肇东南之伯;倚猿马之威, 壮鲸鲵之势。朕看此书有些害怕,今遣总戎大将赵成望西方而去,斩了唐僧 首级回来,当时又赦他徒众,令其四散,自然无事。”
  尚书仆射李旷出班奏道:“秃臣陈玄奘不可杀,倒可用;只可用他杀他, 不可用他人杀他。”既对,新天子叫将士在囊帅库中取出飞蛟剑,吴王刀, 碣石钩,雷花戟,五云宝雕戉,乌马胄,银鱼甲,飞虎王帐幡,尧舜大旗, 桃花钺,九月斧,玻璃月镜盔,飞鱼红金袍,斩魔晶线履,七星扇,同着一 幅黄缣诏书封上,飞送西天杀青挂印大将军御弟陈玄奘。诏曰:
大将军碧节之清,朱丝之直,昨青路诸侯,走马宗国,竞奏将军雄武,使西方天下人鱼结舌而 海蜃无气。草阶华历之代,阙见其人,朕之素慕。听词美良,转目西山,悲哉而叹矣。
今夫西贼星亟①,关檄日来,盖天厌别离,而飞锡之归期也。将军何不跃素池而弹慧剑,褫② 黑 缁而倾智囊?绿林如练,玄日无烽,然后朕以一尺素束将军之马首。此日雕戈银甲,他时虫帐蚊图。 若乃昆仑铜柱,难刊堕泪碑文;天壁金绳,谁赋归来辞句?惟大将军一思之,二思之。且夫朕之厌珊 瑚弓碧玉矢者,久矣。 叫宫中取出珑琥节同付使者。使者得了圣旨,拿着珑琥节,捧着钦赐印诏, 飞马出城。行者大惊,又恐生出事来,连累师父,不敢做声,登时赶上,飞 一个“梅花落”,出了城门,现原身望望使者。使者早已不见。行者越发苦 恨,须臾闷倒。
却说行者不曾辨得新唐真假,平空里又见师父要做将军,又惊又骇,又
愁又闷,急跳身起来,去看师父下落。忽然听得天上有人说话,慌忙仰面看, 看见四五百人持斧操斤,抡刀振臂,都在那里凿天。行者心中暗想:“他又 不是值日功曹面貌,又不是恶曜凶星,明明是下界平人,如何却在这里干这 样勾当?若是妖精变化惑人,看他身面上又无恶气。思想起来,又不知是天 生痒疥,要人搔背呢?不知是天生多骨,请个外科先生在此刮洗哩?不知是 嫌天旧了,凿去旧天,要换新天;还是天生帷障,凿去假天,要见真天?不 知是天河壅涨,在此下泻呢?不知是重修灵霄殿,今日是黄道吉日,在此动 工哩?不知还是天喜风流,教人千雕万刻,凿成锦绣画图?不知是玉帝思凡, 凿成一条御路,要常常下来?不知天血是红的,是白的?不知天皮是一层的, 两层的?不知凿开天胸,见天有心,天无心呢?不知天心是偏的,是正的呢? 不知是嫩天,是老天呢?不知是雄天,是雌天呢?不知是要凿成倒挂天山, 赛过地山哩?不知是凿开天口,吞尽阎浮世界哩?就是这等,也不是下界平



① 亟(jí,音急)——急迫。
② 褫(chǐ,音尺)——剥夺。

人有此力量,待我上前问问,便知明白。” 行者当时高叫凿天的长官:“你是那一国王部下?为何干此奇勾当?”
那些人都放了刀斧,空中施礼道:“东南长老在上,我们一干人叫做‘踏空 儿’,住在金鲤村中。二十年前有个游方道士,传下‘踏空’法儿,村中男 女俱会书符说咒,驾斗翔云。因此就改金鲤村叫做‘踏空村’,养的男女都 叫做‘踏空儿’,弄做无一处不踏空了。谁想此地有个青青世界天王,别号 小月王,近日接得一个和尚,却是地府豪宾、天宫反寇、齐天大圣、水帘洞 主、孙悟空行者第二个师父,大唐正统皇帝敕赐百宝袈裟五花锡杖赐号御弟 唐僧玄奘大法师。这个法师俗姓姓陈,果然清清谨谨,不茹荤饮酒,不诈眼 偷花,西天颇也去得。只是孙行者肆行无忌,杀人如草,西方一带杀做飞红 血路,百姓言之,无不切齿痛恨!今有大慈国王苦悯众生,竟把西天大路铸 成通天青铜壁,尽行夹断;又道孙行者会变长变短,通天青铜壁边又布六万 里长一张‘相思网’。如今东天、西天截然两处,舟车水陆无一可通。唐僧 大恸。行者脚震,逃走去了。八戒是唐僧第二个徒弟,沙僧是第三个徒弟, 只是一味哭了。唐僧坐下的白马,草也不吃一口了。当时唐僧忙乱场中立出 一个主意,便叫二徒弟不要慌,三徒弟不要慌,他径鞭动白马,奔入青青世 界。小月王一见了他,想是前世姻缘,便象一个身子儿相好,把青青世界坚 执送与那和尚;那和尚又坚执不肯受,一心要上西天。小月王贴上去,那和 尚推开来。贴贴推推,过了数日,小月王无可奈何,便请国中大贤同来商议。 有一大贤心生一计:‘只要四方搜寻凿天之人,凿开天时,请陈先生一跃而 上,径往玉皇殿上讨了关文,直头到西天,此大妙之事也。’小月王半愁半 喜,当时点起人马,遍寻凿天之人,正撞着我一干人在空中捉雁。那些人马 簇拥而来,有一个金甲将军乱点乱触,道:‘正是凿天之人了,正是凿天之 人了!’一班小卒把我们围住,个个拿来,披枷带锁,送上小月王。小月王 大喜,叫手下人开了枷,去了锁,登时取出花红酒赏了我们,强逼我们凿天。 人言道:‘会家不忙,忙家不会。’我们别样事倒做过,凿天的斧头却不曾 用惯。今日承小月王这等相待,只得磨快刀斧,强学凿天。仰面多时颈痛, 踏空多时脚酸。午时光景,我们大家用力一凿,凿得天缝开。那里晓得又凿 差了,刚刚凿开灵霄殿底,把一个灵霄殿光油油儿从天缝中滚下来。天里乱 嚷:‘拿偷天贼!’大惊小怪,半日才定。却是我们星辰吉利,自家做事, 又有那别人当罪。当时天里嚷住,我们也有些恐怕,侧耳而听,只听得一个 叫做太上老君对玉帝说:‘你不要气,你不要急。此事决非别人干得,断然 是孙行者、弼马温狗奴才小儿!如今遣动天兵,又恐生出事来,不若求求佛 祖,再压他在五行山下;还要替佛祖讲过,以后决不可再放他出世。’我们 听得,晓得脱了罪名,想将起来,总之别人当的罪过。又到这里放胆而凿, 料得天里头也无第二个灵霄殿滚下来了。只是可怜孙行者,下界西方路上又 恨他,上界又怨他,佛祖处又有人送风,观音见佛祖怪他,他决不敢暖眼。 看他走到那里去!”旁边一人道:“啐!孙猢狲有甚可怜?若无猢狲这狗奴 才,我们为何在这里劳苦?”那些执斧操斤之人都嚷道:“说得是,我们骂 他!”只听得空中大沸,尽叫:“弼马温,偷酒贼,偷药贼,偷人参果的强 盗,无赖猢狲妖精!”一人一句,骂得孙行者金睛暧昧,铜骨酥麻。
此书奇处,在一头结案,一头埋伏。如此回本结第二回一案,却提出小月王青青世界,又是伏
案。

第 四 回

一窦开时迷万镜 物形现处我形亡


  却说行者受此无端谤议,被了辱詈①,重重怒起,便要上前厮杀。他又心 中暗想:“我来的时节,师父好好坐在草里,缘何在青青世界?这小月王断 然是个妖精,不消说了。”好行者!竟不打话,一往便跳。刚才转个湾儿, 劈面撞着一座城池,城门额上有“碧花苔篆成自然”之文,却是“青青世界” 四个字。两扇门儿半开半掩。行者大喜,急急走进,只见凑城门又有危墙兀 立②,东边跑到西,西边跑到东,却无一窦可进。行者笑道:“这样城池,难 道一个人也没有?既没有人,却又为何造墙?等我细细看去。”看了半晌, 实无门路,他又恼将起来,东撞西撞,上撞下撞,撞开一块青石皮,忽然绊 跌,落在一个大光明去处。行者定睛一看,原来是个琉璃楼阁,上面一大片 琉璃作盖,下面一大片琉璃踏板;一张紫琉璃榻,十张绿色琉璃椅,一只粉 琉璃桌子;桌上一把墨琉璃茶壶,两只翠蓝琉璃钟子;正面八扇青琉璃窗, 尽皆闭着,又不知打从那一处进来。行者奇骇不已,抬头忽见四壁都是宝镜 砌成,团团约有一百万面。镜之大小异形,方圆别致,不能细数,粗陈其概: 天皇兽纽镜、白玉心镜、自疑镜、花镜、凤镜、雌雄二镜、紫锦荷花镜、水镜、冰台镜、铁面 芙蓉镜、我镜、人镜、月镜、海南镜、汉武悲夫人镜、青锁镜、静镜、无有镜、秦李斯铜篆镜、鹦鹉
镜、不语镜、留容镜、轩辕正妃镜、一笑镜、枕镜、不留景镜、飞镜。
  行者道:“倒好耍子!等老孙照出百千万亿模样来!”走近前来照照, 却无自家影子,但见每一镜子,里面别有天地、日月、山林。行者暗暗称奇, 只用“带草看法”,一览而尽。忽听耳朵边一人高叫:“孙长老!别来多年, 无恙?”行者左顾右顾,并无一人;楼上又无鬼气;听他声音,又不在别处。 正疑惑间,忽然见一兽纽方镜中,一人手执钢叉,凑镜而立,又高叫道:“孙 长老!不须惊怪,是你故人。”行者近前看看,道:“有些面熟,一时想不 起。”那人道:“我姓刘,名伯钦。当年五行山下你出来的时节,我也效一 臂之力。顿然忘记,人情可见!”行者慌忙长揖,道:“万罪!太保恩人, 你如今作何事业?为何却同在这里?”伯钦道:“如何说个‘同’字?你在 别人世界里,我在你的世界里,不同,不同!”行者道:“既是不同,如何 相见?”伯钦道:“你却不知。小月王造成万镜楼台,有一镜子,管一世界, 一草一木,一动一静,多入镜中,随心看去,应目而来,故此楼名叫做‘三 千大千世界’。”行者转一念时,正要问他唐天子消息,辨出新唐真假,忽 见黑林中走出一个老婆婆,三两个斤斗,把刘伯钦推进,再不出来。
  行者怏怏自退,看看日色早已夜了,便道:“此时将暗,也寻不见师父, 不如把几面镜子细看一回,再作料理。”当时从“天字第一号”看起,只见 镜里一人在那里放榜。榜文上写着:
第一名廷对秀才柳春,第二名廷对秀才乌有,第三名廷对秀才高未明。
顷刻间,便有千万人挤挤拥拥,叫叫呼呼,齐来看榜。初时但有喧闹之 声,继之以哭泣之声,继之以怒骂之声。须臾,一簇人儿各自走散:也有呆 坐石上的;也有丢碎鸳鸯瓦砚;也有首发如蓬,被父母师长打赶;也有开了



① 辱詈(lì,音力)——辱骂。
② 兀(wù,音勿)立——直立。

亲身匣,取出玉琴焚之,痛哭一场;也有拔床头剑自杀,被一女子夺住;也 有低头呆想,把自家廷对文字三回而读;也有大笑,拍案叫“命,命,命”; 也有垂头吐红血;也有几个长者费些买春钱,替一人解闷;也有独自吟诗, 忽然吟一句,把脚乱踢石头;也有不许僮仆报榜上无名者;也有外假气闷, 内露笑容,若曰应得者;也有真悲真愤,强作喜容笑面。独有一班榜上有名 之人:或换新衣新履;或强作不笑之面;或壁上写字;或看自家试文,读一 千遍,袖之而出;或替人悼叹;或故意说试官不济;或强他人看刊榜,他人 心虽不欲,勉强看完;或高谈阔论,话今年一榜大公;或自陈除夜梦谶;或 云这番文字不得意。
  不多时,又早有人抄白第一名文字,在酒楼上摇头诵念。傍有一少年问 道:“此文为何甚短?”那念文的道:“文章是长的,吾只选他好句子抄来。 你快来同看,学些法则,明年好中哩!”两个又便朗声读起。其文曰:
振起之绝业,扶进之人伦;学中之真景,治理之完神。何则?此境已如混沌之不可追,此理已 如呼吸之不可去。故性体之精未泄,方策之烬①皆灵也。总之,造化之元工,概不得望之中庸以下;而 鬼神之默运,尝有以得之寸掬②之微。
  孙行者呵呵大笑,道:“老孙五百年前曾在八卦炉中,听得老君对玉史 仙人说着:‘文章气数:尧、舜到孔子是“纯天运”,谓之“大盛”;孟子 到李斯是“纯地运”,谓之“中盛”;此后五百年该是“水雷运”,文章气 短而身长,谓之“小衰”;又八百年轮到“山水运”上,便坏了,便坏了!’ 当时玉史仙人便问:‘如何大坏?’老君道:‘哀哉!一班无耳无目、无舌 无鼻、无手无脚、无心无肺、无骨无筋、无血无气之人,名曰秀士,百年只 用一张纸,盖棺却无两句书!做的文字更有蹊跷混沌:死过几万年还放他不 过,尧、舜安坐在黄庭内,也要牵来!呼吸是清虚之物,不去养他,却去惹 他;精神是一身之宝,不去静他,却去动他!你道这个文章叫做什么?原来 叫做“纱帽文章”!会做几句便是那人福运,便有人抬举他,便有人奉承他, 便有人恐怕他!’当时老君说罢,只见玉史仙人含泪而去。我想将起来,那 第一名的文字,正是‘山水运’中的文字哩!我也不要管他,再到‘天字第 二号’去看。”
行者入新唐,是第一层;入青青世界,是第二层;入镜,是第三层。一层进一层,一层险一层。






















① 烬(jìn,音尽)——物体燃烧后剩下的东西。
② 寸掬(jū,音拘)——指很少。

第 五 回

镂青镜心猿入古 绿珠楼行者攒眉


  却说行者看“天字第二号”,一面镂青古镜之中,只见紫柏大树下立一 石碑,刊着“古人世界原系头风世界隔壁”十二个篆字。行者道:“既是古 人世界,秦始皇也在里头。前日新唐扫地宫人说他有个“驱山铎’,等我一 把扭住了他,抢这铎来,把西天路上千山万壑扫尽赶去,妖精也无处藏身, 强盗也无处着落了。”登时变作一个铜里蛀虫,望镜面上爬定,着实蛀了一 口,蛀穿镜子,忽然跌在一所高台,听得下面有些人声,他又不敢现出原身, 仍旧一个蛀虫,隐在绿窗花缝里窥探。
  原来古人世界中有一美人,叫做“绿珠女子”,镇日请宾宴客,饮酒吟 诗,当时费了千心万想,造成百尺楼台,取名“握香台。”刚刚这一日,有 个西施夫人、丝丝小姐同来贺新台,绿珠大喜,即整酒筵,摆在握香台上, 以叙姊妹之情。正当中坐着丝丝小姐,右边坐着绿珠女子,左边坐着西施夫 人。一班扇香髻子的丫头,进酒的进酒,攀花的攀花,捧色盆的捧色盆,拥 做一堆。行者在缝里便生巧诈,即时变作丫头模样,混在中间。怎生打扮? 洛神髻,祝姬眉;楚王腰,汉帝衣。上有秋风坠,下有莲花杯。
只见那些丫头嘻嘻的都笑将起来,道:“我这握香台真是个握香台,这
样标致女子不住在屋里也趱来!”又有一个丫头对行者道:“姐姐,你见绿 娘也未?”行者道:“大姐姐,我是新来人,领我去见见便好。”
那丫头便笑嘻嘻的领见了绿娘。绿娘大惊,簌簌①吊下泪来。便对行者道:
“虞美人,许多时不相见,玉颜愁动,却是为何?”行者暗想:“奇怪!老 孙自从石匣生来,到如今不曾受男女轮回,不曾入烟花队里,我几时认得甚 么绿娘?我几时做过泥美人、铜美人、铁美人、草美人来?既然他这等说, 也不要管我是虞美人不是虞美人,耍子一回倒有趣。正叫做‘将错就错’。 只是一件:既是虞美人了,还有虞美人配头。倘或一时问及,‘驴头不对马 嘴’,就要弄出本色来了。等我探他一探,寻出一个配头,才好上席。”
绿娘又叫:“美人快快登席,杯中虽淡,却好消闷。”行者当时便做个
“风雨凄凉面”,对绿娘道:“姐姐,人言道:‘酒落欢肠。’我与丈夫不 能相见,雨丝风片,刺断人肠久矣,怎能够下咽?”绿娘失色道;“美人说 那里话来!你的丈夫就是楚伯王项羽,如今现同一处,为何不能相见?”行 者得了“楚伯王项羽”五字,便随口答应道:“姐姐,你又不知。如今的楚 王不比前日楚王了!有一宫中女娃,叫做楚骚,千般百样惹动丈夫,离间我 们夫妇。或时步月,我不看池中水藻,他便倚着阑干徘徊如想,丈夫又道他 看得媚。或时看花,我不叫办酒,他便房中捧出一个冰纹壶,一壶紫花玉露 进上,口称‘千岁恩爷’,临去,只把眼儿乱转,丈夫也做个花眼送他。我 是一片深情,指望鸳鸯无底;见他两个把我做搁板上货,我那得不生悲怨? 那时丈夫又道我不睬他,又道难为了楚骚,见在床头取下剑囊,横在背上, 也不叫跟随人,直头自去,不知往那里走了。是二十日前去的,半月有余, 尚无音耗。”说罢大哭。绿娘见了,泪湿罗衫半袖。西施、丝丝一齐愁叹。 便是把酒壶的侍女,也有一肚皮眼泪,嘈嘈哜哜痛上心来。正是:



① 簌(sù,音速)——形容眼泪纷纷落下的样子。

愁人莫向愁人说,说与愁人转转愁。
  四人方才坐定,西施便道:“今夜美人不快,我三人宛转解他,不要助 悲。”登时取六只色子,拿在手中,高叫:“筵中姊妹听令!第一掷无幺, 要各歌古诗一句;第二掷无二,要各人自家招出云情雨意;第三掷无三,本 席自罚一大觥,飞送一客。”西施望空掷下,高叫:“第一掷无幺!”绿珠 转出娇音,歌诗一句:
夫君不来凉夜长!
丝丝大赞,笑道:“此句双关得妙。”他也歌诗一句:
玉人环珮正秋风。
  行者当时暗想:“这回儿要轮到老孙哩!我别的文字却也记得几句,说 起‘诗’字,有些头痛。又不知虞美人会诗的不会诗的。若是不会诗的,是 还好;若是会的,却又是有头无尾了。”绿娘只叫:“美人歌句。”行者便 似谦似推、似假似真的应道:“我不会做诗。”西施笑道:“美人诗选已遍 中原,便是三尺孩童也知虞美人是能词善赋之才,今日这等推托!”行者无 奈,只得仰面搜索;呆想半日,向席上道:“不用古人成句好么?”绿娘道: “此事要问令官。”行者又问西施,西施道:“这又何妨。美人做出来,便 是古人成句了。”众人侧耳而听。行者歌诗一句:
忏悔心随云雨飞。 绿娘问丝丝道:“美人此句如何?”丝丝道:“美人的诗,那个敢说他不好? 只是此句带一分和尚气。”西施笑道:“美人原做了半月雌和尚。”行者道: “不要嘲人。请令官过盆。”
  西施慌忙送过色盆于绿娘。绿娘举手掷下,高叫:“第二掷无二!”西 施便道:“你们好招,我却难招。”绿娘问:“姐姐,你有甚么难招?”西 施道:“啐!故意羞人,难道不晓得我是两个丈夫的!”绿娘道:“面前通 是异姓骨肉,有何妨碍?妹子有一道理,请姐姐招一句吴王,招一句范郎。” 西施听得,应口便招:
范郎,柳溪青岁;吴王,玉阙红颜。 范郎,昆仑日誓;吴王,梧桐夜眠。 范郎,五湖怨月;吴王,一醉愁天。
绿珠听罢,鼓盏自招:
妾珠一斗,妾泪万石。今夕握香,他年传雪。
  绿珠一字一叹。西施高叫:“大罚!我要招出快活来,却招出不快活来。” 绿娘谢罪,领了罚酒。那时丝丝便让行者,行者又让丝丝,推来推去,半日 不招。绿娘道:“我又有一法:丝丝姐说一句,美人说一句罢。”西施道: “使不得,楚伯王雄风赳赳,沈玉郎软缓温存,那里配得来?”丝丝笑道: “不妨,他是他,我是我。待我先招。”丝丝道:
泣月南楼。
行者一时不检点,顺口招道:
拜佛西天。 绿娘指着行者道:“美人,想是你意思昏乱了!为何要拜佛西天起来?”行 者道:“文字艰深,便费诠解。天者,夫也。西者,西楚也。拜者,归也。 佛者,心也。盖言归心于西楚丈夫。他虽厌我,我只想他。”绿娘赞叹不已。 行者恐怕席上久了,有误路程,便佯醉欲呕。西施道:“第三掷不消掷,去 看月罢。”当时筵席便撤。
    
  四人步下楼来,随意踏些野花,弄些水草。行者一心要寻秦始皇,便使 个脱身之计,只叫:“心痛难忍,难忍!放我归去罢。”绿娘道:“心痛是 我们常事,不必忧疑,等我叫人请歧公公来,替美人看脉。”行者道:“不 好,不好!近日医家最不可近,专要弄死活人,弄大小病;调理时节又要速 奏功效,不顾人性命;脾气未健,便服参术:终身受他的累了。还是归去。” 绿娘又道:“美人归家不见楚王,又要抱闷;见了楚骚,又要恨。心病专忌 闷恨。”姊妹们同来留住行者,行者坚执不肯住下。绿娘见他病急,又留他 不住,只得叫四个贴身侍儿送虞美人到府。行者做个“捧心睡眼面”,别了 姊妹。
  四个侍儿扶着行者,径下了百尺握香台,往一条大路而走。行者道:“你 四人回去罢了,千万替我谢声,并致意夫人、小姐,明日相会。”女使道: “方才出门时节,绿娘分付一定送到楚王府。”行者道:“你果然不肯回么? 看棒!”一条金箍棒早已拔在手中,用力一拨,四个侍儿打为红粉。
  行者即时现出原身,抬头看看,原来正是女娲门前。行者大喜道:“我 家的天被小月王差一班踏空使者碎碎凿开,昨日反抱罪名在我身上。虽是老 君可恶,玉帝不明,老孙也有一件不是,原不该五百年前做出话柄。如今且 不要自去投到,闻得女娲久惯补天,我今日竟央女娲替我补好,方才哭上灵 霄,洗个明白。这机会甚妙。”走近门边细细观看,只见两扇黑漆门紧闭, 门上贴一纸头,写着:
二十日到轩辕家闲话,十日乃归,有慢尊客,先此布罪。
  行者看罢,回头就走,耳朵中只听得鸡声三唱,天已将明。走了数百万 里,秦始皇只是不见。
嘲笑处一一如画,隽不伤肥,恰似梅花清瘦。

第 六 回

半面泪痕真美死 一句蘋香楚将愁


  忽见一个黑人坐在高阁之上,行者笑道:“古人世界里有贼哩!满面涂 了乌煤,在此示众。”走了几步,又道:“不是逆贼,原来倒是张飞庙。” 又想想道:“既是张飞庙,该带一顶包巾,纵使新式,只好换做将军帽。皇 帝帽子也不是乱带的。带了皇帝帽,又是元色面孔,此人决是大禹玄帝。我 便上前见他,讨些治妖斩魔秘诀,我也不消寻着秦始皇了。”看看走到面前, 只见台下立一石竿,竿上插一首飞白旗,旗上写六个紫色字:“先汉名士项 羽。”行者看罢,大笑一场,道:“真个是‘事未来时休去想,想来到底不 如心’。老孙疑来疑去,又道是大禹玄帝,又道张飞,又道是逆强盗;谁想 一些不是,倒是我绿珠楼上的遥丈夫!”当时又转一念道:“哎哟!吾老孙 专为寻秦始皇替他借个‘驱山铎子’,所以钻入古人世界来。楚伯王在他后 头,如今已见了,他却为何不见?我有一个道理,径到台上见了项羽,把始 皇消息问他,倒是个着脚信。”
行者即时跳起细看,只见高阁之下有一所碧草朱栏,鸟啼花乱去处,坐 着一个美人,耳朵边只听得叫:“虞美人,虞美人!”行者笑道:“绿珠楼 上的老孙,如今在这里了。我不要管他死活。”行者登时把身子一摇,仍前 变做美人模样,竟上高阁,袖中取出一尺冰罗,不住的掩泪,单单露出半面, 望着项羽,似怨似怒。项羽大惊,慌忙跪下。行者背转,项羽又飞趋跪在行 者面前,叫:“美人,可怜你枕席之人,聊开笑面!”行者也不做声。项羽 无奈,只得陪哭。行者方才红着桃花脸儿,指着项羽道:“顽贼!你为赫赫 将军,不能庇一女子,有何颜面坐此高台!”项羽只是哭,也不敢答应。行 者微露不忍之态,用手扶起,道:“常言道:‘男儿两膝有黄金。’你今后 不可乱跪。”项羽道:“美人说那里话来!我见你愁眉一锁,心肺都已碎了, 这个七尺躯还要顾他做甚!你说与我,果是为何?”行者便道:“大王,我 也瞒你不得了。我身子有些不快,在藤榻上眠得半个时辰,只见窗外玉兰树 上跳出一个猿精,自称五百年前大闹天宫齐天大圣菩萨孙悟空。”项羽听得 时,叫跳乱嚷:“拿我玉床头刀来!拿我刀来!不见刀,便是虎头戟!”他 便自爬头,自打脚,大喝一声:“如今在那里!”行者低着身子,便叫:“大 王不消大恼,气坏了自家身子,等妾慢慢说来。这个猢狲果然可恶,竟到藤 榻边来把妾戏狎①。妾虽不才,岂肯作不明不白、贞污难辨之人?当时便高叫 侍女。不知这猢狲念了什么定身诀,一个侍女也叫不来。吾道侍女不来,就 有些蹊跷,慌忙丢下团扇,整抖衣裳。那猴头怒眼而视,一把揪住了我,丢 我在花雨楼中,转身跳去。我在花雨楼中急急慌慌,偷眼看他走到那里去。 大王,你道他怎么样?他竟到花阴藤榻之上坐着,变作我的模样,呼儿唤婢。 歇歇儿又要迷着大王,妾身不足惜,只恐大王一时真假难分,遭他毒手。妾 之痛哭,正为大王。”项羽听罢,左手提刀,右手把戟,大喊一声:“杀他!” 跳下阁来,一径奔到花阴榻上,斩了虞美人之头,血淋淋抛在荷花池内,分 付众侍女们:“不许啼哭!这是假娘娘,被我杀了;那真娘娘,在我的阁上。” 那些侍女们含着泪珠,急忙忙跟了项王走到阁上,见了行者,都各各回



① 戏狎(xiá,音匣)——调笑;嘲弄;逗趣。

愁作喜,道:“果然真娘娘在此,险些儿吓死婢子也!”项王当日大乐,叫: “阁下侍儿,急忙打扫花雨楼中,谨慎摆酒:一来替娘娘压惊,二来贺孤家 斩妖却惑之喜。”台下齐声答应。当时阁上的众侍女们都来替行者揉胸做背, 进茶送水。也有问:“娘娘惊了,不心颤么?”行者道:“也有些。”也有 问:“娘娘不跌坏下身么?”行者道:“这个倒不,独有气喘难当。”项王 道:“气喘不妨,定心坐坐就好。”
  忽有一对侍儿跪在面前:“请大王、娘娘赴宴。”行者暗想道:“我还 不要千依万顺他。”登时装做风魔之状,呆睁着两眼,对着项王道:“还我 头来!”项王大惊,连叫:“美人,美人!”行者不应,一味反白眼睛。项 王道:“不消讲,这是孙悟空幽魂不散,又附在美人身上了!快请黄衣道士 到来,退些妖气,自然平复。”
  顷刻之间,两个侍儿同着一个黄衣道士走上阁来。那道士手执铃儿,口 喷法水,念动真言:
三皇之时有个轩辕黄帝,大舜神君。大舜名为虞氏,轩辕姓着公孙。孙、虞,虞、孙,原是婚 姻。今朝冤结,那得清明?伏愿孙先生大圣老爷行者成灵,早飞上界,再闹天宫,放了虞美人,寻着 唐僧。急急如令,省得道士无功,又要和尚来临。 行者叫声:“道士,你晓得我是那个?”道士跪奏:“娘娘千岁!”行者乱 嚷:“道士,道士,你退不得我!我是齐天大圣,有冤报冤,附身作祟!今 日是个良辰吉日,决要与虞美人成亲!你倒从中做个媒人,得些媒人钱也是 好的!”说罢,又嚷几句无头话。道士手脚麻木,只得又执剑上前,软软的 拂一拂,轻喷半口法水,低念一声:“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敕敕。”字又 不响。
行者暗暗可怜那道士,便又活着两眼,叫声:“大王亲夫在那里?”项
王大喜,登时就赏黄衣道士碎花白金一百两,送他回庙;忙来扶起行者,便 叫:“美人,你为何这等吓人?”行者道:“我却不知。但见榻边猢狲又走 进来,我便觉昏昏沉沉,被道士一口法水,只见他立脚不定,径往西南去了。 如今我甚清爽,饮酒去罢。”项羽便携了行者的手,走下高阁,径到花雨楼 中坐定。但见凤灯摇秀,桂烛飞晖,众侍女们排班立定。酒方数巡,行者忽 然起身,对项羽道:“大王,我要睡。”项羽慌忙叫:“蘋香丫头,点灯。” 两个又携了手,进入洞房,吃盏岕茶,并肩坐在榻上,行者当时暗想:“若 是便去了,又不曾问得秦始皇消息;若是与他同入帐中,倘或动手动脚,那 时依他好,不依他好?不如寻个脱身之法。”便对项羽说:“大王,我有句 话一向要对你说,只为事体多端,见着你就忘记起了。妾身自随大王,指望 生男长女,永为身后之计,谁想数年绝无影响。大王又恋妾一身,不肯广求 妃嫔。今大王鬓雪飘扬,龙钟万状,妾虽不敏,窃恐大王生为孤独之人,死 作无嗣之鬼。蘋香这侍儿天姿翠动,烟眼撩人,吾几番将言语试他,倒也有 些情趣,今晚叫他伏侍大王。”项王失色,道:“美人,想是你日间惊偏了 心哩!为何极醋一个人,说出极不醋一句话?”行者陪笑道:“大王,我平 日的不容你,为你自家身子;今日的容你,为你子孙。我的心是不偏,只要 大王日后不心偏。”项王道:“美人,你便说一万遍,我也不敢要蘋香。难 道忘了五年前正月十五观灯夜,同生同死之誓,却来戏我?”行者见时势不 能,又陪笑道:“大王,只怕大王抛我去了,难道我肯抛大王不成?只是目

下有一件事,又要干渎①。”
孙行者不是真虞美人,虞美人亦不是真虞美人。虽曰以假虞美人,杀假虞美人可也。


































































① 干渎(dú,音读)——冒犯。

第 七 回

秦楚之际四声鼓 真假美人一镜中


  项羽便问:“美人何事?”行者道:“我日间被那猴头惊损心血,求大 王先进合欢绮帐,妾身暂在榻上闲坐一回,还要吃些清茶,等心中烦闷好了 才上床。”项羽便抱住行者,道:“我岂有丢美人而独睡之理?一更不上床, 情愿一更不睡;一夜不上床;情愿一夜不睡。”当时项羽又对行者道:“美 人,我今晚多吃了几杯酒,五脏里头结成一个磈礧世界。等我当讲平话相伴, 二当出气。”行者娇娇儿应道:“愿大王平怒,慢慢说来。”项王便慷慨悲 愤,自陈其概;一只手儿扯着佩刀,把左脚儿斜立,便道:“美人,美人, 我罢了!项羽也是个男子,行年二十,不学书,不学剑,看见秦皇帝蒙瞳②, 便领着八千子弟,带着七十二范增,一心要做秦皇帝的替身。那时节有个羽 衣方士,他晓得些天数;我几番叫个人儿去问他,他说秦命未绝。美人,你 道秦命果然绝也不绝?后边我的威势猛了,志气盛了,造化小儿也做不得主 了,秦不该绝,绝了;楚不该兴,兴了。俺一朝把血腥腥宋义的头颅儿挂起, 众将官魂儿飞了,舌儿长了,两脚儿震了,那时我做项羽的好耍子也!章邯 来战,俺便去战。这时节,秦兵的势还盛,马前跳出一员将士。吾便喝道:
‘你叫什么名字!’那一员将士见了我这黑漫漫的脸子,听得我廓落落的声
音,噗的一响,在银花马上翻在银花马下。那一员将,吾倒不杀他。歇歇儿, 又有一个大将,闪闪儿的红旗上分明写着‘大秦将军黄章’。吾想秦到这个 田地也不大了,忽然失声在战场上呵呵的笑。不想那员将军见俺的笑脸儿, 他便骨头儿粉碎了,一把枪儿横着,半个身儿斜着,把一面令旗儿乱招着, 青金锣儿敲着,只见一个金色将军看定自家的营中趱着。那时俺在秦营边, 发起火性,便骂章邯:‘秦国的小将!你自家不敢出头,倒教三四尺乳孩儿 拿着些柴头木片,到俺这里来祭刀头!’俺的宝刀头说与我:‘不要那些小 厮们的血吃,要章邯血吃!’我便听了宝刀头的说话,放了那厮。美人,你 道章邯怎么样?天色已暮了,章邯那厮径领着一万的精兵,也不开口,也不 打话,提着一把开山玉柄斧,望俺的头上便劈。俺一身火热,宝刀口儿也喇 喇的响了。左右有个人叫做高三楚,他平日有些志气。他说:‘章邯不可杀 他,还好降他。我帐中少个烧火军士,便把这个职分赏了章邯罢。’俺那时 又听了高三楚的说话,轻轻把刀梢儿一拨,斩了他坐下花蛟马,放他走了。 那时节,章邯好怕也!”
行者低声缓气道:“大王,且吃口茶儿,慢慢再讲。”项羽方才歇得口, 只听得樵楼上鼕鼕①响,已是二更了。项羽道:“美人,你要睡未?”行者道: “心中还是这等烦闷。”项羽道:“既是美人不睡,等俺再讲。次日平明, 俺还在那虎头帐里呼呼的睡着,只听得南边百万人叫‘万岁,万岁’,北边 百万人也叫‘万岁,万岁’,西边百万人也叫‘万岁’,东边百万人也叫‘万 岁’。俺便翻个身儿,叫一贴身的军士问他:‘想是秦皇帝亲身领了兵来, 与俺家对敌?他也是个天子,今日换件新甲?’美人,你便道那军士怎么样 讲?那军士跪在俺帐边嗒嗒的说:‘大王差了,如今还要讲起“秦”字!八



② 蒙瞳(tóng,音童)——蒙昧不明事理,也指愚昧的人。
① 鼕鼕(dōng,音冬)——鼓的响声。

面诸侯现在大王玉帐门前,口称“万岁”。’俺见他这等说,就急急儿梳了 头戴盔,洗了足穿靴,也不去换新甲,登时传令,叫天下诸侯都进辕门讲话。 巳时传的号令,午时牌儿换了,未时牌儿又换了,只见辕门外的诸侯再不进 来。俺倒有些疑惑,便叫军士去问那诸侯:‘既要见俺,却不火速进见,倒 要俺来见你?’我的说话还有一句儿不完,忽然辕门大开,只见天下的诸侯 王个个短了一段。俺大惊失色。暗想:‘一伙英雄,为何只剩得半截的身子?’ 细细儿看一看,原来他把两膝当了他的脚板,一步一步挨上阶来,右帐前拜 倒几个袞冕珠服人儿,左帐前拜倒几个袞冕珠服人儿。我那时正要喝他为何 半日叫不进来,左右禀:‘大王,那阶下的诸侯接了大王号令,便在帐前商 议,又不敢直了身子走进辕门,又不敢打拱,又不敢混杂。众人思量,伏在 地上又走不动,商商量量,愁愁苦苦,忧忧闷闷,慌慌张张,定得一个“膝 行法”儿,才敢进见。’俺见他这等说话,也有三分的怜悯,便叫天下诸侯 抬起头来。你道那一个的头儿敢动一动?那一个脚儿敢摇一摇?只听得地底 上洞洞儿一样声音,又不是钟声,又不是鼓声,又不是金笳声。定了性儿听 听,原来是诸侯口称‘万岁,不敢抬头’。想当年项羽好耍子也!”
行者又做一个“花落空阶声”,叫:“大王辛苦了,吃些绿豆粥儿,消 停再讲。”项羽方才住口。听得谯楼上鼕鼕鼕三声鼓响,行者道:“三更了。” 项羽道:“美人心病未消,待俺再讲。此后沛公有些不谨,害俺受了小小儿 的气闷,俺也不睬他,竟入关中。只见一个人儿在十里之外,明明戴一顶日 月星辰珠玉冠,穿一件山龙水藻、黼黻①文章袞②,驾一座蟠龙缉凤、画绿雕 青神宝车,跟著几千个银艾金章、悬黄佩紫的左右,摆一个长蛇势子,远远 的拥来。他在松林夹缝里忽然见了俺。那时节,前面这一个人慌忙除了日月 星辰珠玉冠,戴着一顶庶人麻布帽;脱了山龙水藻、黼黻文章袞,换一件青 又白、白又青的凄凉服;下了蟠龙缉凤、画绿雕青神宝车,把两手儿做一个 背上拱。那一班银艾金章、悬黄佩紫的都换了草绦木带,涂了个朱红面,倒 身俯伏,恨不得钻入地里头几千万尺!他们打扮得停停当当,俺的乌骓儿去 得快,一跨到了面前。只听得道傍叫:‘万岁爷,万岁爷!’俺把眼梢儿斜 一斜。他又道:‘万岁爷爷,我是秦皇子婴,投降万岁爷的便是。’俺当年 气性不好,一时手健,一刀儿苏苏切去,把数千人不论君臣、不管大小,都 弄做个无头鬼。俺那时好耍子也!便叫:‘秦始皇的幽魂,你早知今日??’” 却说行者一心原为着秦始皇,忽然见项羽说这三个字,便故意放松一步, 道:“大王不要讲了,我要眠。”项羽见虞美人说要眠,那敢不从,即便住 口。听得谯楼上鼕鼕鼕鼕鼕打了五声更鼓,行者道:“大王,这一段话得久 了,不觉跳过四更。”行者就眠倒榻上,项羽也横下身来,同枕而眠。行者 又对项羽道:“大王,吾只是睡不稳。”项羽道:“既是美人不睡,等我再 讲平话。”行者道:“平话便讲,如今不要讲这些无颜话。”项羽道:“怎 么叫做无颜话?”行者道:“话他人叫做有颜话,话自己叫做无颜话。我且 问你,秦始皇如今在那里?”项羽道:“咳!秦始皇亦是个男子汉,只是一 件:别人是乖男子,他是个呆男子。”行者道:“他并吞六国,筑长城,也 是有智之人。”项羽道:“美人,人要辨个智愚,愚智。始皇的智,是个愚
西游记补·续西游记的下一页
成为本站VIP会员VIP会员登录, 若未注册,请点击免费注册VIP 成为本站会员.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电子书均来自互联网。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


其它广告
联系我们     广告合作     网站声明     关于我们     推荐PDF     全部分类     最近更新     宝宝博客
蓝田玉PDF文档网致力于建设中国最大的PDF格式电子书的收集和下载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