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田玉PDF文档网 / 管理法律 / 亚当斯密关于法律警察岁入及军备的演讲
 


亚当斯密关于法律警察岁入及军备的演讲



原编者引论
          第一章 演讲笔记的来历 杜格耳德·斯图尔德在他所著的《亚当·斯密的生平和著作》中说,“亚
当·斯密先生在格拉斯科大学任教时的讲稿,除他自己在《道德情感论》和
《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中发表的那部分外,其余已生部佚失了”。 斯图尔德是于 1793 年在爱丁堡皇家学会宣读上述论文的。这篇论文经他的许 可刊载于该学会那年的会刊上,①后来于 1795 年②和 1811 年③重印了两次。一 百多年来,无人对该论文所说的话提出质疑。就亚当·斯密自写的讲稿说, 斯图尔德上述的话无疑是对的。
  亚当·斯密曾委托休谟作他的遗著管理人。他在 1773 年 4 月间动身去 伦敦以前,曾写信给休谟,告诉他万一他死了应如何处理他的遗稿。信中说, 除他随身所带的那部分稿件(即《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一稿)以 外,其余全不值得发表,但放在某张书桌里的天体史未完稿,也许可以付印, 作为“一本计划中要写的少年读物”的一部分。这封信接下去说,“所有散 在该书桌里面或在卧室中坡璃折门衣橱里面的稿件,以及约十八本薄薄的对 开页的稿件,可不必检查,付诸一炬”。十四年后,当他又想去伦敦时,他 又“嘱咐他委托处理其著作的朋友说,他死后务必将他的全部讲稿焚毁,至 于其他稿件,可由他们自由处理”。1790 年 10 月,在他死前十日或二星期, “他又跟他的朋友们谈到这问题。他们请他安心,说必定照他的意思处理。 他听罢十分高兴。但过了几天之后,他觉得还有些不放心,就请求这些朋友 之一立即把他的讲稿烧掉,这事就在当时办竣。他非常高兴,那天晚上他竟 然能够像平素那样谈笑风生地接待他的朋友”,不过他已不能像平日那样陪 他们坐到深夜,他未吃晚饭即上床就寝,他向朋友们告辞时说:“我相信我 们一定会在别的地方继续举行这种集会。”①
以上故事是詹姆斯·赫顿所述的。他是受亚当。斯密委托处理他的稿件
的朋友之一,另外一个是约瑟夫·布莱克博士。②看到赫顿博士谨慎地使用了 “这些朋友之一”这样一个措辞和“这事就在当时办竣”这样一个无人称句, 多数读者会推想赫顿本人就是焚稿人。但那天晚上麦肯齐也在吃晚餐,据说 他告诉塞缪尔·罗杰斯说,焚稿人是布莱克。③凡曾企图把几百张对开页的稿 子焚毁的人,没有一个会对在这样虚弱情况下的亚当·斯密不亲手做这件工 作感到惊奇,尽管他已经坐起来,且在那个七月的早晨房中还生着火。从上



① 第 3 卷第 1 篇第 61 页。
② 《故法学博士亚当. 斯密的哲学论文,卷首载有爱丁堡皇家学会会员斯图尔德所著“亚当·斯密的生平 和著作”》,第 15 页。
③ 《在爱丁堡皇家学会宣读的法学博士亚当·斯密、神学博士威廉·罗伯逊和神学博士托马斯·里德的传 记的合订本,附有注释》,第 12 页。
① 斯图尔德的论文,见《爱丁堡皇家学会会刊》,第 3 卷,第 1 篇第 131 页;《亚当·斯密的哲学论文》,
第 88 页:《传记合订本》,第 109 页注释。
② 见《亚当. 斯密的哲学论文》,第 34 页和邦讷:《亚当·斯密图书馆目录》第 16、 17 页所载亚当·斯 密的遗嘱。
③ 克莱登:《多杰斯的早年主活》,第 161 页。

述的故事以及他写给休谟的信可以看出,那天早上朋友来到的时候,斯密还 高卧在床上,而那些“薄薄的对开页的稿子”,正像十七年前在克卡耳迪一 样,还放在他卧室里的“玻璃折门衣橱中”,他虽然能看得到,但由于他病 重(晚上才舒服一些)却拿不到。在这种情况下,斯密请他的朋友把讲稿从 衣橱中取出来焚毁,是最自然的事了,不管讲稿是在卧室中当他的面焚毁还 是在别的地方焚毁。
  讲稿既已这样毁掉,关于亚当·斯密的演讲,九十年来,人们不得不满 足于斯图尔德从约翰·米勒那里取得的记述。米勒似曾亲自听过斯密的全部 或大部分的演讲:①
  “亚当,斯密刚到格拉斯科大学时,任逻辑学教授。在任此职时,他很 快就觉得有必要大大地改变前任的教学计划,并使学生的注意力,从一般学 校所开的逻辑学和形而上学移转到更有趣的和更有用的科学研究上面。于 是,在概述了精神力量并讲解了一些古代逻辑学来满足学生对矫揉造作的推 论方法的好奇心以后(这个推论方法在某一时期中曾得到学者的普遍注意), 他用全部其余的时间致力于讲述修辞学和文学??
  “任逻辑学教授约一年后,亚当·斯密被任为伦理哲学教授。这门课程 的讲授,共分四部分。第一部分讲神学,论述神的存在的证据和神的各种属 性以及宗教所根据的人的精神的各种原则。第二部分包括所谓狭义的伦理 学,这主要是由后来他在《道德情感论》中发表的各种学说组成的。在第三 部分中,他更详细地讨论了与法律有关的那一部门的伦理学。这部门的伦理 能够容易地定出精细而准确的原则,所以也能够加以全面的、详细的叙述。 “在这个学科上,他采用了好像是孟德斯鸠所建议的计划。他力图探究 公法和私法的逐渐发展过程,从最野蛮的时代到最文明的时代。他并指出那 些有助于维持生活和促进财富积累的技艺是怎样使法律和政治发生相应的改 善或变革。他也打算把他的这个重要部分的劳动果实贡献给公众。他的这一
个意图,在《道德情感论》的末尾曾经提到,但他未能在生前实现。
  “在他最后部分的讲授中,他讨论了那些不是基于法律原则而是基于权 宜原则的旨在增进国家的财富、力量和繁荣的政治条例。在这个意图下,他 讲述了与商业、财政、宗教以及军备有关的政治制度。他在这些问题上讲授 的东西,包括着后来他以《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为标题出版的一 本著作的内容”。①
单从编写传记的观点来看,要是能够找到亚当·斯密的修词学、文学和
神学的讲稿或完整的听讲笔记,那无疑是非常有趣的事。但这些讲演没有历 史上的价值。无论这些讲演是怎样的好,在当时没有机会发生广泛的作用。 如果希望一本在一百五十年以前写的书,在今天出版还能对人们的思想和行 动起很大的影响,那当然是没根据的希望。对每一时代说话,都得从一个特 殊的观点出发。在 1763 年能令人心悦诚服的议论,在 1896 年可能使人感到 索然无味。不错,有若干古典著作,在当时寂无声誉或黯然无光,但后来重 新出现后,却发生很大影响。但如果加以仔细的研究,就可发见这个影响实



① 参阅他所著《从历史上来考察英国的政治》,第 528 页和雷所著《亚当·斯密的生平》,第 43 页和 53
页。
① 《爱丁堡皇家学会会刊》,第 2 卷第 1 篇第 61—63 页;《亚当·斯密哲学论文》,第 14—18 页;《传 记合订本》,第 12—15 页。

是注释者或批评者的影响,或甚至是翻译者的影响。 历史学家和传记作家对亚当·斯密道德哲学的第二部分,即关于狭义的
伦理学的讲演,兴趣不大。我们没有理由不相信米勒所说的话,即这部分主 要是由《道德情感论》中所述的学说组成的。
  由于这本著作是在 1759 年出版的(那时候斯密还在任教,且距受聘时仅 七年)上述那部分讲辞的出版,无论就演讲者来说或就讲题来说,都不能增 加很大的历史价值。
但道德哲学课程的第三和第四部分所占的地位,和第二部分迥不相同。
《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在政治上所发生的影响是这样的大,以致 凡研究政治学史的人,没有一个不以未见到第三部分讲辞为憾。在这部分里, 亚当·斯密“力图探究公法和私法的逐渐发展过程,从最野蛮的时代到最文 明的时代。他并指出那些有助于维持生活和促进财富积累的技艺是怎样使法 律和政治发生相应的改善和变革”。至于第四部分,据说也像第一部分一样 是那部已出版的书的骨架,但《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这部书显然 比《道德情感论》重要得多。这部书于亚当·斯密摆脱了教学生涯十二年之 后才出版。在这几年中,亚当·斯密的时间,一部分花在和法国经济学家交 流思想,但其余部分几乎完全花在科学研究上。因此,有根充分的理由相信, 这些讲辞,如果能够找到的话,将说明,某些最终得到了大众拥护的经济概 念是如何从竭力把它们介绍给大众的人的头脑中成长起来的。
没有人比我更深刻地体会到最后两部分讲辞的历史价值的了,但我不能
把发现现在已经付印的这部手稿的功劳归于自己。1895 年 4 月 21 日,我和
《牛津杂志》文艺主笔在一起聊天,当时在座的还有律师查尔斯·麦康诺基 先生,我和他还是第一次见面。谈话中当我提到亚当·斯密时,麦康诺甚先 生立即插入说他家中有一本亚当·斯密法律学演讲的笔记手稿,他认为这本 笔记极关重要。
本书就是从这本笔记转抄来的。笔记是八开本的本子,高九英寸,阔七
英寸半,厚一英寸又八分之一。它以牛皮装订,但书皮和书脊已不相连。这 与其说是由于常有人翻阅所致,不如说是由于年代久远的关系。历时一百多 年的牛皮装钉的书,往往呈现这种现象。书脊印有井字形的金线,还贴着一 张红色小纸笺,上面写着法律学三个金字。全书共一百九十二页,其中两页 是扉页,扉页的纸张和他页不同。笔记前后封面的背后,各贴有一张白纸。 除扉页外,各页的纸张全是一色的,上面印有 L.V. Gerrevink 等字的水印。 抄本各页的两面都有字,字是写在以红墨水划成的长方形里面。长方形 外留有约宽四分之三英寸的空白边缘。除扉页外,卷头还有二页空白页,卷
末有三页空白页。 没有什么迹象可凭以断定这手稿是先用一页一页的纸写下,后来才装订
成本的;还是原是用一本空白笔记薄写,而后来才装订成现在的形式的;还 是本来就是用现在样式的本子写的。
  也没有什么拼字法、笔法或纸张上的特点足以使人怀疑这部手稿不是在 书名页所载的那一年即 1766 年所写而是在较晚的时候写的。在博德里恩图书 馆工作的福克讷·马登先生,还没有看见上述日期就猜测笔法是十八世纪第 二个二十五年间流行的笔法。印有 L.V.Gerrevink 水印的纸张,更早十五年 就已见使用。格拉斯科大学图书馆藏有一封用这种纸写的信。它是 1751 年 6
月 20 日班果尔主教皮尔斯博士写给罗斯教授的。这件事证明,在此从前这种

纸张就已有人使用。 手稿前封面背后的上端,有用很粗的笔尖写的以下几个字:
J.A.Maconochie,1811 年。而在前封面的中部,在一张残破的书签上,又有 用很细的笔尖写得很小的同一签字,但没有写日期。不幸的很,这个书签已 被小刀挖得那样残破不全,除非找到易一个副本,不能判别其是什么书签。 上述签字之外,还有 C.C.MaconoChie 的签字,日期是 1876 年。在笔记本头
一张空白页的反面的左上角,有“ 1 ”这个标记,墨迹已黯淡无光;和笔记
2
手稿中其他的字一样。 这个手稿是怎样落入麦康诺基先生手中的呢?据他自述如下:坎南先生
亚当·斯密的演讲笔记如何落入我的叔祖父詹姆斯·阿兰·麦康诺基之手, 我无法查明,非常抱歉。从笔记的日期和其他事实来判断,它不可能是詹姆 斯·阿兰·麦康诺甚或他父亲(第一位梅竇班克勋爵)①或他的哥哥(麦家的 第二位法官)②所纪录而以后由别人誊清的。我找遍了梅竇班克大厦,但找不 到和笔记本封面背后所贴的相同的书签,因此我推断这笔记手稿一定是从拍 卖或其他方面得来的。
  詹姆斯·阿兰·麦康诺基曾任律师和奥克尼郡行政司法长官。他没有娶 妻,死于 1845 年。梅竇班克大厦现还藏有他的很多书籍。在过去一百三十年 中,在梅竇班克庄院的主人中,曾有二位法官和一位格拉斯科大学教授。① 除詹姆斯·阿兰·麦康诺甚外,麦家操律师业的还有好几个人。因此,梅竇 班克大厦藏有许多法学书籍,其中有的是很笨重的卷册。这些书堆在屋顶一 间小屋的地上。1876 年我开始当律师时,得到准许拿去那些我认为对我有用 的书。我所拿去的书中有一本就是这笔记抄本。从那时起,它一直未曾离开 我的手。

查尔斯·麦康诺基
                      1896 年 6 月 12 日 以下事实可以证明抄本不是在听讲时所记的原来笔记:(1)标题页所载
的日期为 1766 年,而亚当·斯密却于 1764 年 1 月就已辞去了讲座;(2)抄
本中字字写得整齐端正,几乎完全没有简写,而且往往是逐字照抄;(3)若 干错误显然是由于读错而不是由于听错。
也有事实可以证明这抄本不是记笔记者本人自己誊正的。记笔记者本人
一定是有才能有理智的人,而誊本显然是一个常常不晓得他所写的是什么东 西的人的工作。例如,在某一地方,文气显然要用“one”(人家)这个字, 但他却把它抄为“me”(我)字。原因只是:“one”字的头一个字母如果写 得过小或不明显,就会像“me”字的头一个字母的前部,如果写得太潦草而



① 阿兰·麦康诺基生于 1748 年,1770 年开始当律师,1779 年接受格拉斯科大学之聘任公法教授,1796 年
任法官并被封为梅竇班克勋爵,死于 1810 年。
② 亚历山大·麦康诺基是詹姆斯,阿兰·麦康诺基的长子,生于 1773 年,1799 年任律师,1813 年任付检 察长,1816 年升为检察长,1819 年调任法官并被封为梅竇班克勋爵。1815 年他采用了韦耳伍德(Welwood) 的别号,死于 1861 年。
① 阿兰·亚历山大·麦康诺基是亚历山大·麦康诺基的长子,生于 1806 年。他于 1829 年开始当律师,于
1842 年受格拉斯科大学之聘任民法教授,死于 1885 年。

具有一个小环形时的样子。在另外一些地方,他把“shop”(店)抄作“ship”
(船),把“corn”(谷)抄作“coin”(硬币),不管意义是讲得通讲不 通。他常常把一句或一段在不应分的地方硬分起来,使议论看来没有意义。 此外,他的小心翼翼地写的没有体的书法,表示他是一个年高的老练抄手, 而不是刚修毕大学课程的青年。
  似乎不可能断定这抄本是从原本笔记抄来的还是从笔记者自己誊清的抄 本抄来的。很明显,抄手从头到尾力图使抄本的各页和原本的各页相符。当 抄到一页末端时,他常常把字伸长或缩紧起来。如果不能把全页抄满,他就 毫不迟疑地听任最后一行剩下空白地方。例如,第 134 页最后两行和第 135 页第一行抄写如下:
‘a better chance for its being abolished,Because
One Single Person is Lawgiver
And the Law will not extend tO him nor diminish——’ 第 223 页最后两行和 234 页头一行抄写如下:
‘progress of Opulence both in Ancient and
Modern Times,
Which Causes Shall be shown either to Affect——’ 抄本各页的字数,差别很大,例如,第 104 页有二十六行,排印时合成
二十五行。第 106 页仅有二十行,排印时成为十九行,其中两行因分段关系,
剩下的空白比其他任何一行所留的空白都大。各页内容这样参差不齐,大概 是因为抄本的编页完全依照原本。但是,即使这样,除非原本编有索引,参 差也不至如此之大。本来学生誊清笔记,很少先编索引,总是于全部誊清以 后才编索引,因此可以断言这抄本是从原本笔记直接抄来的。可是,从另一 角度来看,一本写得很潦草而一定会有很多简写字的笔记,似乎不可能使一 个理解力不很强的抄手所作的抄本没有许多比我们在手稿中发现的更为显著 的错误。
原本笔记大概已于誊清以后毁去了。这抄本如果是从原本笔记抄来的,
它可能一直是唯一的抄本。也有可能在某一时候存在着几个抄本,甚至大概 会有几个抄本。“在那个时代,书店常常出卖由学生所记笔记转抄来的各教 援的演讲,例如布莱尔的修辞学演讲就曾以这种形式流传若干年”。①但是大 概不会有很多抄本,否则亚当·斯密和他的遗著保管人决不至毫无所知。上 面所述焚稿的情节,可证明这三人没有一个曾怀疑有其他抄本存在。
亚当·斯密从 1752 年到 1763 年 12 月底一直任格拉斯科大学伦理哲学教
授,也许在 1764 年 1 月的头几天他还在那里任教。②内在的证据使我们可以 断定这本笔记是作于这个时期之末。里面常常提到七年战争,把它说作“最 近”或“上一次”战争。③这表明笔记所记的演讲,绝不可能作于 1762—3 学年(那时候正在议和)之前,也几乎不可能作于丰坦布洛条约签订之前,
即 1762 年 11 月 3 日之前。如果认为战争结束之后,抄手会自然把“现在的 战争”改为“最近的战争”因此这个证据是不够的,又如果否认以下事实是




① 雷:《亚当·斯密的生平》第 64 页。参阅《修辞学与文学演讲》一书中布莱尔的引言。
② 同上书,第 46 及 169 页。
③ 参阅本书第 52、57、273 及 275 页。

充足的证据,即第 196 页中所提的麦价和报纸上所登的 1763 年 2 月的麦价④ 相同,我们还可引以下两点来作补充:其一,斯密道,“最近一位阁员在一 年之中等到二千三百万镑⑤,这一年显然是指 1760 年或 1761 年;其二,斯密 说及利兹菲尔号兵舰俘虏赎身事件,而这事件于 1760 年才告一段落,①鉴于 这些情形,笔记所记的演讲,如果不是作于 1763—4 学年,那必定是作于 1762
—3 学年,前一日期就是亚当·斯密脱离格拉斯科大学的前夕。我们几乎可 断定它不是作于 1761—2 学与之前,并可绝对断定它不是作于 1760—1 学年 之前。
  本版不用抄本的标点,并把拼字加以现代化。本版还在各节上面增加了 新标题。如果仍然沿用抄本的标点那就将成为笑话,而且会使文字变得难读。 如果抄本的拼字仅仅是古代的,我们自然应该保留它;但事实是,与其说它 是已废的,不如说就是衡以十八世纪中叶的宽大标准,它也是没有规律的、 不一贯的,②有人提议依照亚当·斯密在 1763 年所使用的拼法把字拼缀过。 这自是理想的办法,但实践证明这办法不能取得足够的成功,使其值得实行。 如果不增加新的标题,不重新分段,则各段文字将过于冗长,且会使读者堕 入迷途,因为所淡问题往往突然改变,而外面没有什么表示这种改变的标志。 我们所增加的标题,都尽可能地采用正文中的字句,并参照《道德情感论》 和《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中所用的标题。新增的标题全部括以方 括弧,以别于原标题。
我们没有修改笔记的企图,更没有修改演讲辞的企图。但我们毫不迟疑
地把显然是抄写的错误加以改正。碰到这些错误,我们总是先把抄本的原文 印出来,然后在注释中标出删改的字。如果有增加什么字,就用方括弧把这 些字括起来。①
注释纯粹是说明性和历史性的注释。注释的目的,在于帮助读者理解正
文,判断笔记的正确性,并把笔记和亚当·斯密所可能参证过的书以及后来 他在《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中发展的思想加以比较。我们力避堕 入《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注释者所陷的诱惑,即在注释正文的幌 子下发挥自己对于经济学说的意见。
要是在每一地方都去估计亚当·斯密有没有参考过什么书,就必须花费
很大的篇幅。因此,对于亚当·斯密所可能参考过的和差不多一定参考过的 旱期作家的著作中的各章节,我们只简单地引一下或提一下,不作批评。
参考早期作家著作时,除因实际困难外,所引用的版本全是可能为亚
当·斯密在 1763 年所参考的版本。引证《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时, 所指的卷数或更数是指牛津大学印刷所刊行的骚洛德·罗杰士(Thorald



④ 本书第 196 页注②。
⑤ 本书第 218 页。
① 本书第 86 页。
② 在抄本中,“naturally”“generally”和类似的字,往往少写一个 1 字母,但有时也写两个字母。常常发现这 样拼写的字:“woeman”,“cannonlaw”,“seperate”,“ar 一 sine”(arson)。由于各种原因,我们有时保 留抄本中已废的或错误的拼法,但比例不多。例如,如果把“paffendorf”或“Wittenagement”等加以改拼, 显然不大妥当。我们也不更动索引,只在索引和页数不相符的地方加以修改。
① 笔记各页的上端,当然没有页头标题。抄本中的字从头到尾都写得非常端正易读,不过“those”和”these”
往往难于分别。

Rogers)版本(1880)年刊印的第二版)的卷数或页数。
          第二章 演讲笔记的价值 把一个大学生所记的演讲笔记拿来刊行,这是否妥当确有疑问。演讲者
常常发现,显然最健全的思想,经过他的学生的头脑或笔记,便大大变质。 可是,许多古代最伟大致师的教诲,都是由听过教师口授的学生所作的记录 传下来的。要是我们不接受以这种方式传给我们的学识,在哲学和神学方面 便将留下不少的空隙。关于这本笔记,我们晓得这位学生是个又忠实又有理 智的人。我们有最不乎凡的方法来断定他的工作的准确性。我们发现他的工 作经得起最严格的考验,就是精通速记技术的现代记录员,也不能不羡慕他 的成绩。不需要在这里举出例子。读者如果不惮烦,肯花时间去把百来条来 自《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的引文和注释中所包括的四百条引证文 中的若干条核对一下他便可对笔记的准确性感到放心。
  假定笔记是无可指摘的,人们还可以下述理由来反对它的出版:这是对 亚当·斯窃的大不敬行为,因为这违反了他临死的愿望。如果布莱克和赫顿 没有遵照这个愿望行事,纵使我们不会引为遣憾,也将谴责他们对友不忠。 可是,就是亚当·斯密本人也不会对人们违反他的一百多年以前意志的行为 作严厉的责备。他甚至不信他的好友布莱克和赫顿会践守诺言,把他的稿件 在他死后立即烧掉。他三十年前在格拉斯科大学任教时,曾对学生说过以下 的话,“人们对一个已死的人,只有当脑海中还留有解明印像时,才会怀抱 敬意;对财产的永久处置权显然是荒谬的”。①
此外,如果他知道人们对他的著作所作的批评,他一定会撤回他反对把
演讲辞印出来的一切意见。 纳慕尔轻率地批评《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说,“在这两本很
厚的四开版版本的著名但乏味的著作里,凡是正确的东西,都已经见于杜阁
的《关于财富的形成和分配的考察》中,而亚当·斯密自己补充的东西即使 不是错误的。也是不正确的”,①后来他对这一段话很感到懊悔,他承认他的 英语水平不够,使他不能给《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以应有的评价。 但是,如果不是直到今天,至少也直到晚近,还有一些权威作家相信《国民 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得力于杜阁的著作不少。编篡杜阁传的那位博学 多能的作家迟至 1888 年居然还说“斯密有意识地装做没有引用重农学派的主 要著作,特别是杜阁著作的样子”。②
  指责亚当·斯密不承认得益于杜阁是没有根据的。诚然,斯密没有作这 种承认,但他有什么可承认呢?杜阁的著作虽然是在 1766 年写成的,但它出 版的日期仅仅比《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早六年,而且它只不过在
《国民大事记》这个刊物内发表。③爱丁堡律师协会图书馆在 1776 年没有杜



① 见本书第 142 页。
① “在写得相当的好但读起来很吃力的这一部厚厚的两卷四开版版本的著作里,凡是正确的东西部已经见于 杜阁所著的《关于财富的形成和分配的考察》,而斯密自己补充的东西,都欠正确和缺乏根据”。谢尔所 著的《纳慕尔与重农学派》1888 年出版第 159 页中曾引用了这一段话。
② 同上书,同上所引一段。
③ 谢尔:《杜阁的(关于财富的形成和分配的考察)为什上不很著名?》,载 1888 年 7 月份《经济杂志》。

阁的书,④而且根据博纳博士所编的目录,⑤这本书也不在亚当·斯密藏书之 列。这样,我们没有根据可推断亚当·斯密曾看过这本书。内在的证据是最 微弱的证据。在这种情况下,根据学说的类似性来下判断是极其幼稚的做法。 在现代作家的著作中,这种类似不断出现,但这些作家很可能不知道彼此的 著作。这种巧合的地方,可简单解释如下:在著作方面正和在其他方面一样, 同样的原因产生同样的结果。两个人读同样的书,看到同样的事情,要是他 们有时作出同样的结论,这有什么奇怪。必需有更确凿的证据但没有人认真 地企图提供这种证据,指出《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中那一段那一 节是抄自《关于财富的形成和分配的考察》的。①
  但这种无稽之谈,不容易很快就归于消灭。如果我们没有发现亚当·斯 密的演讲辞,至少在此后五十年中,教科书还将一本接着一本地声称斯密广 泛地抄袭了《关于财富的形成和分配的考察》的林料。但正如现在事实所表 明,《关于财富的形成和分配的考察》和斯密的演讲辞相似的程度,不减于 它和《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相似的程度。《关于财富的形成和分 配的考察》的写成,是在斯密已经停止讲授之后,而且是在斯密已和杜阁晤 谈之后。这样,可以设想得到,那些专爱剽窃别人文章的人,现在要反过来 说,不是斯窃剽窃杜阁的文章,而是杜阁剽窃斯密的文章了。
但就《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来说,这本笔记不仅消灭了上述
无稽之谈,而且使我们看出《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是如何从一个 简略的骨架而渐渐发展成为鸿篇巨著的。它还使我们能够对斯密的独创天才 从英国资料所创作出来的东西和从法国资料所创作出来的东西作出区别。
在教授们的著作中,往往可发现隔世遗传的痕迹,正像在其他方面一样。
一个教授很少就是他前任的直接门徒。当仙正在较低的地位积累经验时,或 正在外国享受在国内所无望享受得到的盛名时,他的老师死了或退休了,由 一个属于中间一代而且大概具有中间思想的人继承其位。他很可能有一点瞧 不起这个人。人们往往对年纪比他们稍大一些的人瞧不大起。这些人年纪比 他们大不很多,不足获得一般人对于前一代或“旧学派”的硕果仅存的权威 的尊敬。这些权威的美德已成为难得的东西,至于他们的弱点和怪癖,适足 使人觉得好笑,而不会惹人厌恶。因此,我们应该从《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 因的研究》中寻找哈彻逊的影响的痕迹,尽管他不过是个平凡的教授,而不 是杰出的大师。咯彻逊自 1729 年至 1746 年一直任格拉斯科伦理暂学教授。 斯密自己曾声称他得他的启发不少,并且极口赞扬他。①
咯彻逊于 1745 年出版一本以拉丁文写成的书。以后这本书又经人译成英
语,名为《伦理哲学入门,计三篇,包括伦理学与自然法原理》。我们可以 从这本书相当准确地推断亚当·斯密在幼年未去牛津以前在格拉斯科教室里 学习了什么东西。斯密于十七岁到牛津去,住在那里很久。



④ 律师协会图书馆藏书目录,第二编,1776 年。
⑤ 《亚当·斯密图书馆目录》,1894 年。
① 不错,罗杰士教授在他所校订的《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的引言中说:“特别在第一篇,若干 段简直是照抄杜阁的某几段和论点(第 23 页)”。讲了这话以后,他在第一篇注释中引了杜阁的书七次。 在一个地方(第 14 页),原文和所引的社阁,书中的那一段仅仅有些微的相似,但和本书(第 178 页注①) 所引的英国早期作家的著作更相似得多。至于其他六个地方,原文和引文毫无相似之处。
① 雷:《亚当·斯密的生平》,第 13、14 及 411 页。

  “对大学生的讲话”构成了《伦理哲学入门》的引言。这篇讲话开始如 下:
  “前人类别哲学的方法,最闻名的是把它分为论理哲学、自然哲学和伦 理哲学三部门。他们的伦理哲学包括讨论道德的性质与约束人们内在意向的 狭义的伦理学和关于自然法则的知识。关于自然法别的知识又分三部分:(1) 私人权利理论或流行于无政府状态下的法律;(2)趣济学或关于若干家庭成 员的法律;(3)政治学,说明政府的各种计划和国与国之间的权利关系”。 因此,《伦理哲学入门》三篇分别名为“伦理学原理”、“自然法原理” 和“经济学与政治学原理”。亚当·斯密所教课程中最终发展成为《道德情 感论》的部分显然相当于《伦理哲学入门》的第一篇;本书第一篇《关于法 律》的第三分部《私法》相当于《伦理哲学入门》的第二篇;而本书第一篇
《关于法律》的第一第二两分部,《家属关系法》和《公法》显然相当于《伦 理哲学入门》的第三篇。他们两人处理问题的方法大不相同。亚当·斯密详 细讨论各种法律的特质,而这对哈彻逊则是陌生的方式。但总的来说,他们 两人所提出讨论的主要问题,大体上彼此很相同。在哈彻逊书中,国际法分 为三章,即第二篇的第十五章(《由于受到损害而发生的权利和战时法律》) 和第三篇的最后两章(《论战时法律》和《论条约、大使与国家的消亡》)。 斯密的《岁入》和《军备》跟哈彻逊书中的任何部分没有相同之点,对他的
《警察》也适用这种说法。但《伦理哲学入门》第二篇有短短一章名为《关
于货物的价值或价格》(第十二章),它讨论物价高低的原因和优良货币的 性质。
《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的萌芽大概就在于这一章。咯彻逊简
单地仿效普芬多夫来写这一章,他没有明白地显著地指出这一章和以下各章
(《论宣誓》和《论各种契约》)的关系。因此,在开始演讲时,斯密可能 感觉把这些问题全部移放在一个新的标题即《警察》下讨论,也许在逻辑上 是更妥当的安排,因为按照当时的见解,政府管理物价和创造货币都属于警 务的范畴。但是在他年复一年地演讲下去的过程中,两种情况可能会打动了 他,使他去考虑财富是由什么组成的问题。他看出妨碍自然价格的各种措施 会使富裕减退,他也看出单单货币数量的增加并不增加国民的财富,像至少 有一些极端重农主义派的人所深信以及一切重农学派的人在不同程度上含蓄 地或直爽地假定的那样。感觉了这个问题的巨大重要性以后,亚当·斯密不 是那种由于害怕有碍全盘安排的匀称性,不敢把它放在主要位置,不让它引 进各种不能看作属于警察这一部分的问题的人。
  因此,《警察》的第二部分,也就是唯一的很长的部分,就采取了现在 的形式。这部分首先讨论人类的物质需要和分工,指出分工是文明国家所以 比野蛮国家享受更加优裕生活的重大原因(第一至六节)。其次,它讨论物 价和货币这两个传统问题(第七、八两节),此外,还附有很长的附录,说 明把财富看作单由货币构成的看法的危害性(第九至十三节)以及关于利息
(第十四节)与汇兑(第十五节)的系论。再次,它说明财富为什么没有增 长得像人们所期望的那么快的原因(第十六节)。最后,它叙述商业(由于 分工的结果,商业是富裕的重大原因)对于风俗习惯的影响(第十七节)。 亚当·斯密甚至把演讲的第三部分即《岁入》也看作财富增长的障碍物。这 样,讨论《警察》那一部分的《法律学》,除一部分关于安全问题的讨论以 及对于清洁问题稍稍提到外,就成为《关于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探讨》

了。
  如果把《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的内容和关于《警察》、《岁 入》、《军备》的演讲的内容对比一下,便可看出两者是非常相似的。《国 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第一篇头三章(关于分工)相当于演讲中的《价 廉与物博》那部分的第三节至第六节。第四章(关于货币)相当于第八节。 第六、第七和第八章(关于物价)相当于第七节。第二篇第四章(关于贷出 生息的资本)相当于第十四节。第三篇(关于各国财富的不同增长)的主题 差不多和第十六节完全相同。第四篇头八章(关于重商主义)所讨论的问题 和第九至第十六节一样。第五篇(关于岁入)相当于演讲的第三部分,并且 吸收了很多的第四部分(关于军备)的内容。
现在先从演讲来看问题。我们看到《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对
《价廉与物博》这部分的第一、第二、第十三、第十五、第十七等节没有交 代。《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为什么略去第一、第二两节所述的东 西,很难解释。那些认为政治经济学应从讨论消费学说开始的人,一定会对 这个遗漏感到遗憾。关于为什么略去第十三节所谈的东西,亚当·斯密自己 作了解释。这只是因为密士失必计划已经由杜维诺先生作了“又全面又清楚 又有条理又很明了的说明”所以不必再在这里加以叙述。①关于社维诺所作的 叙述的摘要,无论其如何适合于作为在大学教室里演讲的材料,却不适于刊 载在一本大著作之中。汇兑问题(第十五节)无疑是由于过于浅易而被略去。 论述商业对于风俗习惯的影响的第十七节所以在《国民财富阶性质和原因的 研究》中没有特别位置,是因为它的大部分已被吸收在第五篇第一章第二节
(《关于青年教育机构的费用》)之中了。
  从《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来看问题,我们马上会对这个事实 感到奇异:演讲不但没有提到《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第四篇第九 章关于重农学派的问题,并且也没有提到第一篇第八章(关于工资)、第九 章(关于利润)、第十章(关于利润和工资的区别)和第十一章(关于地租) 所述的问题。作了进一步的检查,就可看出第八、第九、尤其是第十章的主 要概念和许多例子已经包括在讨论物价那几段的演讲里。但《国民财富的性 质和原因的研究》中所提到的分配计划,在演讲辞中却探索不到任何痕迹, 演讲中也没有谈及财货的性质、积累和使用等问题,但这些问题却是《国民 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第二篇的最重要部分。此外,演讲中完全没有谈 到资本问题,并且不重视财货问题。生产性劳动和非生产性劳动的区别虽然 是《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所讨论的基本问题,其第二篇的大部分 篇幅都是讲述这个问题,但演讲中却无一语道及。
亚当·斯密游历法国的时候,他碰到一些“学识渊博并富有发明天才” 的人。这个团体的领袖发明一种很复杂的表,这个表包含三种费用和这些费 用的由来、支出、分配、效果、再生产,它们的相互关系以及它们和人口、 农业、制造业、商业与国家一般财富的关系”的算学计算例子。这些人把这 个表看作了不起的发明,无疑地他们必曾极力向亚当. 斯密介绍。这些费用 是生产性费用、由于收入而发生的费用和不产生效果的费用,但他们又立即 把第二种费用分别纳入第一种费用和第三种费用。生产性费用是每年对于农 业所作的支出,不产生效果的费用是每年对于其他产业所作的垫支。再生产



① 《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第 1 卷第 3 篇第 2 章第 318 页。

总额计算在表的下端。再生产总额完全是生产性费用的结果,和不产生效果 的费用丝毫无关。再生产总额在三个阶级之间分配,这些阶级是生产阶级、 不生产阶级和地主阶级。
  从我们今天的眼光看来,这个包含一大堆纵横交错的曲线的表,几乎是 一种儿童玩意儿。最近英国经济协会把它翻印出来,人们对之并不发生大兴 趣。①但是,这个表无可否认是经济理论发展过程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它企图 把一年辛勤劳动的总结果概括地表示出来。像亚当·斯密那样精明的人,看 了这个表以后,不会不立刻抓住它的重要性。他自然不把它原封不动地搬过 来,但他把制表者的见解加以利用。因此,《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 中有了演讲所没有涉及的东西,即由某种费用所推动而每年提供若干种类产 品的一定总产量的劳动这一概念。斯密把推动生产性劳动的费用和投查等同 起来。他假定一切投耷所引起的劳动都会生产可以出售的东西。他认为只有 这一类的劳动才真正可以称为生产性劳动。这一个新学说构成《国民财富的 性质和原因的研究》的第二篇,即《财货的性质、积累和使用》的主要内容。 如果这个学说是确实可信的话,似乎就应该把第二篇放在第一篇的位 置。依据《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的绪论和计划,每一个人的平均 产量“无论在那一个国家都一定是以下述两种情况为转移:第一,劳动的熟 练性和精巧性以及一般地说劳动是否使用得当;第二,用在有益劳动方面的 劳动者和用在无益劳动方面的劳动者的人数的比例”。这两种情况的先后次 序显然排得不对。我们应当先考虑人口中用于有益方面的比例,然后考虑劳 动者的熟练性和精巧性。亚当·斯密告诉我们说,“在一切地方,有用的和 生产性的劳动者的人数,总是和用来使劳动者从事工作的费本数量以及这项 资本的特定使用方法成比例”。如果是这样,一部讨论经济学的著作,就应 该从讨论资本开始。但在演讲中,亚当·斯密已经从劳动的生产力开始讨论 问题,同时附带地讨论积貯的资本,不把这资本作为在劳动者动作以前不可 缺少的东西,而把它作为在“渔猎时代已成陈迹”或“制造业已经开展”而 且需要“很多时间”的时候所必要的东西。①这样,要是他愿意把他自己对于 分工问题所作的绝好研究眨于第二位,那真是奇怪的了。因此,我们不必对 他把资本问题放在第二篇讨论感到奇怪,尽管他采用经济表关于资本支配生
产性劳动数量的看法。②
很明显,斯密的分配学说并不是《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第一 篇的主要内容,尽管第一篇标题提到了分配问题。③斯密的分配学说被插在物 价那一章中来讨论,它只不过是他的物价学说的附属物或系论。④为解释这个 矛盾,可以设想斯密“在听到重农学派学说之前,差不多已把第一篇全部写 好”。在听到重农学派学说之后,“他很可能认为他的物价学说连同工资理 论、利润理论和地租理论恰好构成重农学派所谓的“分配”学说。他因此把 第一篇冠以上述标题,而把讨论总产品所分成的工资、利润、地租等的各章




① 魁奈《经济表》,1894 年出版。
① 参阅本书第 195—196 页。
② 在第二篇的绪论中,可以看出亚当·斯密有想把新观点和旧观点熔为一炉的 意向。
③ “关于劳动生产力改善的原因与劳动产品于各阶级之间的分配的先后次序”。
④ 坎南:《1776—1848 年英国政治经济学生产与分配学说史》,1893 年版,第 188 页。

节分散于第一篇的各部分。①现在已能证明这种推测基本上是正确的。显然斯 密未去法国从前,早已写好分工、货币、物价和各职业工资所以高低不同的 原因这些部分,但分配计划还是个空白。后来,他从重农学派处得到了必须 补充一个分配计划的意见,因此他把自己所想的计划(和重农学派的计划大 不相同)附在已写好的物价学说之内。②
  除这样说明了《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内容的由来外,这些演 讲还给我们解决了另一问题。这个问题虽然不很重要,却仍然非常有趣。它 是关于斯密所打算写的法律论文,即不在《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 里面讨论的那部分的法律学的,上面已经引过米勒的话。他在叙远格拉斯科 大学演讲时说,斯密打算对一般大众讲伦理哲学的第三部分即法律问题,并 且在《道德情感论》末尾提到了这个意图。现在再回头来看所引的那一段(在 第六版和第一版中这一段完全相同)。亚当·斯密先批判决疑论,然后说伦 理哲学的两个有用部分是伦理学和法律学。他说,“可以把一切成文试体系 看作对建立一个自然法体系或多或少地不完全的企图,或者看作对列举法律 的各规则或多或少地不完全的企图”。但由于他所列举的种种困难,这些企 图从来没有完全成 功。“法学家们对于各国法律不完备和进步得不一致所作 的推论,照理会导致他们去制定一个可以正当地叫做自然法的体系或创立一 种应该贯穿于一切国家法律之中并且成为一切国家法律的基础的一般原 则”。可是,“直到很晚的时候,人们才想到这种体系,才对法律本身进行 讨论而不计及任何国家的特殊制度”。
亚当·斯密下结论说,“首先企图给世界制定那应该贯穿于一切国家的
法律之中并且成为一切国家法律基础的原则体系的,似乎是格罗提渥。他的 关于战争与和平的法律的论著,尽管有它的缺点,但就现今来说,也许还是 这一方面最完全的论著。我打算在另一讲演中来讲述和政府与法律有关的一 般原则以及这些原则在各时代和社会的各阶段所经历的变革。我不但要来讨 论关于司法的原则,并且还要讨论关于警察、岁入、军备和其他凡是法律的 对象的原则。因此,我现在暂不对法律学史作详细的叙述”。
在 1790 年刊行的第六版《道德情感论》的绪论中,在引了上段关于“另
作讲演”的诺言以后,亚当·斯密接着说: “我已在《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中部分地履行了这个诺言,
至少就警察、岁人、军备各问题说是这样。所剩下的法律学原理部分我早已
计划好,但由于其他任务过于繁重,无法完成。这些任务也就是使我没有时 间去修改这本书的原因”。
我们总感到有些奇怪,亚当·斯密怎能把《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 究》的出版作为部分地履行了他所作的诺言,就是作为关于法律和政府的一 般原则以及这些原则在各时代和社会各阶段在有关警察、岁入和军备等方面 所经历的变革的说明,即使我们记住警察这个名词在那时候的广泛涵义。我 们也看不出《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和“法律学史”有何共同的地 方。
这一抄本给我们解决了上述疑惑。它所包含的内容显然就是米勒所述的



① 坎南:《1776—1848 年英国政治经济学生产与分配学说史》1893 年版,第 188 页。
② 本引论后面附有一表,列举同时见于演讲中和《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中的各段。它还指明各 章在罗杰土校订的版本中所占的页数,以便读者和其他版本对照。

伦理哲学课程的第三、第四部分,同时也就是亚当·斯密于 1759 年在写《道 德情感论》的最后几页时所打算编写的“关于法律和政府的一般原则的说明” 或“法律学史”的初稿。它的第一部分即“论法律”也许连同它的第五部分 即“论国际法”就是米勒所叙述的课程的第三部分,同时也就是亚当·斯密
在 1759 年提到的“和司法有关的法律与政府的一般原则的说明”以及他在
1790 年提到的“法律学理论”。第三和第四部分即“关于警察、岁入和军备” 就是米勒所远的课程的第四部分。作为《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的 初稿,这几篇论文使斯密声称他已经履行了关于打算讲述警察、岁入和军备 等问题的诺言。但没有看过亚当·斯密讲稿的人,绝不会把《国民财富的性 质和原因的研究》看作讨论这三个问题的著作。
  似乎亚当·斯密没有可能在编写法律学这一计划好的著作方面得到大的 进展。如果罗杰斯的报道是正确的话,似乎麦肯齐相信那些由布莱克和赫顿 烧掉的手稿,其中包括差不多已经全部写好的法律学手稿。他说,那天晚上 他来到斯密家之前,“斯窃已经在布莱克帮助之下把十六本法律学手稿烧掉 了,——这些手稿构成斯密在格拉斯科大学所开某一门课程的全部内容,正 如《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是另一门课程的全部演讲内容一样,但 这些稿子未经他最后修改,而他根据所看过的出版物,对一般在作者死后出 版的著作,都不很满意”。但我们不必重视麦肯齐所说的话。因为根据罗杰 斯,麦肯齐把斯密描写为一个“对兄弟有深情的人”,而斯密并没有兄弟。 麦肯齐又说那天晚上吃完饭餐“几小时以后”斯密即死去,但事实上斯密还 活六天才死。①《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出版之后,斯密一定比以前 忙得多,税则委员会的务职,②一定占了他一部分的时间。
1785 年 11 月中,在说到关于《道德情感论》新版本这一事体以后,他
写道,“我希望再写两本书,一本是一种哲学史,是关于文学、哲学、诗歌 和演说的各部门的,另一本是一种法律和政府的理论及历史”。这样看来, 他没有把精力全花在那一本著作上。关于这两本书他所能告诉人们的只不过 是“大部分资料已经收集好了,而且其中一部分已经整理相当就绪了”。他 自己感觉“老年人的惰性已经紧紧地向他侵袭”。我们相信他曾“顽强地” 和它作“斗争”,③但不久他的身体日形衰弱,这使我们不能作他于 1790 年 逝世以前大概写出了很多东西的设想。因此,他的未完成著作除了未被吸收 在《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之内的法律学讲义那部分之外大概还会 很多。至于这些部分是什么,读者现在已能自己来判断了。














① 克莱登:《罗杰斯的早年生活》,第 167 页。
② 在 1780 年,他自己曾说他是税则委员会会议的经常出席人。雷伊:《亚当·斯密言行录》,第 411 页。
③ 致罗彻弗科公爵的信,先于 1895 年 12 月 28 日在《文艺》上发表,后来又在 1896 年 3 月份《经济季刊》 上发表(第 156、166 页)。

原编者前言


  关于现在刊行的这部演讲笔记的来历以及我在编校时所采用的原则,都 已经在《引论》中详细地叙述过了。
  在这里,我只要对托马斯·罗利先生表示我的谢忱。在我着手这项工作 的时候,罗先生是牛津大学英格兰法讲师和牛津大学出版社的一个委员。现 在,他是枢密院法律委员会的于事。除仔细阅读全稿并对那些他认为有讹误 的或需要解释的段节提出意见外,他并且不倦地随时答复我所请教的关于法 律方面的问题。其中有许多问题,除了一个认真对待编校工作的编辑人以外, 在任何人看来一定是无关重要的。但有一点必须明白,由于他没有机会知道 我如何利用了他的意见,他对我所作的注释不负什么责任,正如霍金斯先生 和其他我曾请教过的法律权威一样。
埃德温·坎南
1896 年 8 月于牛津


亚当·斯密早期的经济思想
——《关于法律、警察、岁入及军备的演讲》简介


  亚当·斯密(1723—1790)是十八世纪英国的著名经济学家,资产阶级 古典政治经济学的杰出代表。他的主要著作是《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 究》(1776 年出版),在这一著作中,斯密表达了英国资产阶级的利益和要 求,论证了资本主义的优越性,为经济自由这个纲领性要求奠定了理论基础, 对经济科学的发展作出了许多贡献,在一定程度上揭示出资本主义生产关系 的内在联系。马克思说:“在亚当·斯密手中,政治经济学发展到某种完整 的地步,它包括的范围在一定程度上获得了完备的轮廓。”①
  《关于法律、警察、岁入及军备的演讲》是斯密在格拉斯科大学担任教 授时的一部分讲义,反映了他从事经济研究开始时期的思想。1755—1764 年 期间,他在格拉斯科大学教授“道德哲学”,这门 学科带有百科全书的性质, 它包括四部分:(一)神学,(二)伦理学,(三)法学,(四)政治学。 第二部分关于伦理学的讲义形成为一本独立著作,即 1759 年出版的《道德情 感论》。第四部分政治学讲义包括我们现今称为经济政策和政治经济学中的 若干问题,这一部分可说是《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一书的胚胎。 但是,全部讲义原稿已在斯密逝世以前烧毁。现在出版的《关于法律、警察、 岁人及军备的演讲》,据英国经济学家埃德温·坎南考证的结果认为是斯密 讲义的第三、四两部分的笔记。(参阅原编者引论)
斯密从事社会活动的时期,英国已经成为拥有世界头等商业和庞大殖民
地的强国。从十五世纪开始的农业革命,到了十八世纪六、七十年代已经完 成。工场手工业获得了广泛的发展,它的基本特点——分工大大地提高了劳 动生产率。英国国内市场的容量超过了欧洲其它国家,并不断地扩大。在对 外贸易额方面它也居于首位,出口物资的构成有了改变。但是,封建主义残 余仍然阻碍着资本主义的发展,小生产的比重还很大,商业资本控制着它们。 资本原始积累时期所实行的重商主义政策已不适合资本主义发展利益,英国 资产阶级的力量已经壮大,不需要保护政策,力求实现完全的自由竞争和自 由贸易。地主贵族却利用他们在议会和政权机构中的地位,继续根据重商主 义原则制定有利于本阶极利益的政策措施。
总的说来,当时英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是资本主义和封建主义、资产阶级
和地主阶级间的矛盾。资产阶级还起着促进社会生产力发展的进步作用,它 同无产阶级的矛盾处在潜伏状态。
《关于法律、警察、岁人及军备的演讲》笔记稿所记录的斯密经济思想 的主题是论证资本主义的优越性,证明它能够无限制地促进财富的增长,但 它必须是在经济自由的条件下才能实现。如同马克思所指出:“古典派如亚 当·斯密和李嘉图,他们代表着一个还在同封建社会的残余进行斗争、力图 清洗经济关系上的封建残污、扩大生产力、使工商业具有新的规模的资产阶 级。??他们的使命只是表明在资产阶级生产关系下如何获得财富,只是将 这些关系表述为范畴和规律并证明这些规律和范畴比封建社会的规律和范畴




① 马克思:《剩余价值学说史》第 2 卷,参阅三联书店 1951 年版,第 4 页。

更便于进行财富的生产。”①
  这份演讲笔记稿表明,斯密特别强调分工,认为一个国家之所以富裕起 因于分工,“在劳动没有分工的野蛮国家,一切东西全是为了满足人类的自 然需耍。但在国家已经开化,劳动已经分工以后,人们所分配的给养就更加 丰富。”(本书第 177 直)这是因为分工使得劳动的熟练程度提高,从做一 种工作改为做另一种工作所造成的时间损失减少,促成机器的发明,从而能 够增加劳动生产物的数量。
  按照斯密的说法,分工是交换的结果,“分工的直接根源乃是人类爱把 东西互相交换的癖性,”(本书第 184 页)“这个癖性的真正基础是人类天 性中普遍存在的喜欢说服别人这种本质。”(本书第 186 更)这种以人性论 为基础倒因为果地把分工说成是交换的结果的观点,显然是错误的,其实交 换却是分工的结果。不过,他正确地指出了分工的程度必须同商业的范围相 适应,而商业的范围取决于人口密度和交通状况。
  如上所述,斯密是资本主义工场手工业时期的资产阶级经济学家,工场 手工业的基本特点是分工,所以他颂扬分工,实际上是在颂扬工场手工业形 式的资本主义生产。同时,他承认“在文明社会,虽然实行分工,但却没有 平等的分工,因为许多人没有工作。财富的分配并不是依据工作的轻重。?? 负担社会最艰难劳动的人,所得的利益反最少。”(本书第 179 页)
此演讲作于工业革命前夜,在斯密思想中反映出当时大工业尚不发达,
对自然的依超性较大。他十分重祝农业。他说:“在一切技艺中,对社会最 有利的是农业。什么东西会阻碍农业的发展,什么东西就对公共利益有极大 的危害。农业的产量比任何产业的产量都大,”(本书第 233 页)这种说法 有着一定的合理的地方。
他指责封建制度和奴隶制度阻碍农业以及工商业的发展,因为农奴和奴
隶不愿意而且也没有力量去改善生产。他还指出,“一个国家制造业愈多, 农业就可能有愈大的发展,所以凡妨碍制造业发展的因素,同时也就是妨碍 农业发展的因素。”(本书第 239 页)他断言,在封建制度下不可能发生财 富大量的积累:只是到了封建政体崩溃之后,阻碍勤劳的因素消失了,财富 的积■才逐渐地增加起来。
在斯密的演讲中,有不少地方对重商主义作了批判,并且认为休谟、洛
克虽然也指摘过它,但不够彻底。他指出重商主义者把财富看为是货币是荒 谬的,货币乃是流通工具。“正如一个地区的价值不在于通过兹地区的公路 的多少,一个国家的富裕不在于用以实现货物流通的货币的数量,而在于生 活必需品的丰富。”(本书第 204 页)他进一步批判地分析了甚于重商主义 原则而在实践方面引起的许多做法和说法,认为政府禁止铸币出口、贸易差 额论以及约翰·劳的计划等等都是危害性很大的错误措施和见解。
斯密强调必须实行经济自由,反对国家干预经济生活。他认为“法律和 政府似乎也只有这个目的:它们保护那些积了巨资的人,使他们能够平安地 享受劳动的果实。”(本书第 176 页)。他反对利用法律或章程把物品价格 抬高到自然价格以上,或压低到自然价格以下,因为这两种做法都会妨碍财 富的增长。他说,各种垄断事业和专利公司过去虽会促进国家的利益,但就 现今来说却是不利的,这些垄断和专利的结果提高了物品的价格。对货物课



① 马克思:《哲学的贫困》,《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四卷,人民出版社 1958 年版,第 156 页。

税也有同样的结果。反之,对某些物品给以津贴,从便宜的价格在市场上出 售,固然能使它们易于卖掉。而且产量也会增加,但却败坏了生产的自然平 衡。由此,他得出结论:“总的说来,最好的政策,还是听任事业自然发展, 既不给予津贴,也不对货物课税。”(本书第 196 页)
  国内的经济政策原则是如此,在国际经济关系方面也应该这样,斯密依 据对分工作用的见解来论证这一点。他指出,两千万人在一个大社会里通力 合作所能生产的货物,会比仅仅拥有二三百万人口的社会所能生产的货物多 一千倍。因此,愈是实行自由贸易好处愈大:并且,对于一个富裕的国家说 来,和贫穷的国家通商所得到的好处将更大。斯密写道:“似乎必须把不列 颠宣布为自由港,并对国陈贸易不如任何阻碍。如果可能使用其他方法支付 政府的费用,应该停征一切的税,关税、消费税等。应该准许和一切国家通 商与进行交易的自由,应该准许和一切国家买卖任何东西。”(第 220 页) 斯密在论证资本主义优越性的时候,对资本主义经济的内部联系作了初
步的探索,阐述了一些政治经济学原理。 他区分了自然价格和市场价格,指出这两种价格从表面上看来似乎没有
相互的关系,其实却是息息相关的。每一种货物都有这两种价格。他认为市 场价格可能高于或低于自然价格,从而调节物品的生产和流通。
不过,斯密所说的自然价格是指劳动的自然价格,即工资。在他的观念
里,这种工资还包括利润。所以他说:“如果一个人所得的收入,足以维持 他在劳动时期的生活,足以支付他的教育费,足以补偿不能长命和营业失败 的风险,那末,他就得到了劳动的自然价格。如果人们能获得劳动的自然价 格,他们就得了足够的鼓励,而商品的生产就能和需求相称。”(本书第 191 页)同时,斯密还具有物品数量的多少决定它的价值的思想。他写道:“水 所以那么便宜,就是因为它可以取之不尽,而钻石所以那么昂贵,是因为它 希罕难得”(本书第 174 页)。
斯密对商品价值的见解虽然是纠缠不清,但可以看出其中有着用劳动来
决定商品价值的思想萌芽。 在说明物品的价格是如何决定的问题以后,斯密紧接着分析货币。他正
确地认为货币是价值的尺度和交换的媒介,指出有许多物品都会经作为货
币,金银之所以成为货币是由于它们的自然属性比较合适。他还划分了价值 尺度和价格标度,不过不叫这样的名称,而称为价值的自然标准和数量的自 然标准。“由于金银成为价值的尺度,它也就成了交易的工具。”(本书第
198 页)
  “但应该注意,货币并不是价值的真正尺度,价值的真正尺度乃是劳 动。”(本书第 203 页)这里斯密接近于区别价值的内在尺度(劳动)和外 在尺度(货币),同时表明他已有用劳动来测量价值的思想因素。
  在演讲笔记稿中,没有对资本作专门的考察,只是在说明富裕所以不能 迅速增长的原因时提到资本。他把资本同财货混为一谈。
  他没有看到资本并不是物,而是生产关系,是被物所掩盖着的资本剥削 劳动的关系,因而认为资本是积累起来的财货,把储存品的形成看为是资本 主义生产特有的现象。
  斯密特别讲到利息,但没有分析利润和地租。他指出,利息率取决于能 够贷出的财货的数量和需要借人财货的情况;随着社会发展,财货大量积累, 利息率逐渐下降。我们知道,利息率的水平是由借贷资本的供求量决定的,
  
在资本主义条件下利息率有下降趋势,这是因为利润率有下降趋势和借贷资 本量的不断增大。
  综上所述,斯密在《关于法律、警察、岁入及军备的演讲》中,抓住了 当时英国经济生活中的基本问题,反映了资本主义发展的利益和要求。当然, 这时斯筏的经济思想还不成熟,许多政治经济学原理还不明确,甚至没有考 察。但是,斯密研究经济问题的总方向,他的经济学说的中心思想已经奠定 了,并对价值、货币、资本、利息等政治经济学范畴作了一些分析和说明。 所有这一切在他的代表著作《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中大大地丰富 和发展了。
  古典政治经济学是马克思主义的三个来源之一。本书反映了亚当·斯密 早期的经济思想,它的翻译出版不仅有助于我们开展政治经济学史的研究工 作,而且对我们学习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也有一定的参考作用。

林森木
1962 年 9 月


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
出 版 说 明


  我馆历来重视移译世界各国学术名著。从五十年代起,更致力于翻译出 版马克思主义诞生以前的古典学术著作,同时适当介绍当代具有定评的各派 代表作品。幸赖著译界鼎力襄助,三十年来印行不下三百余种。我们确信只 有用人类创造的全部知识财富来丰富自己的头脑,才能够建成现代化的社会 主义社会。这些书籍所蕴藏的思想财富和学术价值,为学人所熟知,毋需赘 述。这些译本过去以单行本印行,难见系统,汇编为丛书,才能相得益彰, 蔚为大观,既便于研读查考,又利于文化积累。为此,我们从 1981 年着手分 辑刊行。限于目前印制能力,1981 年和 1982 年各刊行五十种,两年累计可 达一百种,今后在积累单本著作的基础上将陆续汇印。由于采用原纸型,译 文未能重新校订,体例也不完全统一,凡是原来译本可用的序跋,都一仍其 旧,个别序跋予以订正或删除。读书界完全懂得要用正确的分析态度去研读 这些著作,汲取其对我有用的精华,剔除其不合时宜的糟粕,这一点也无需 我们多说。希望海内外读书界、著译界给我们批评、建议,帮助我们把这套 丛书出好。
商务印书馆编辑部
1982 年 1 月

亚当·斯密关于法律、警察、岁入及军备的演讲

法律学

绪论
        [第一节 关于自然法的著作] 法律学是研究那些应该成为所有国家法律基础的一般原则的科学。首先
企图作出一种井井有条的自然法体系的似乎是格罗提渥,他的关于战争与和 平的法律的论著,尽管有它的缺点,但就现今来说,也许还是这一方面最完 全的论著。1对于各个国家和各个元首,它是一种决疑的书,帮助他们决定在 什么情况下可以正当地和其他国家作战以及可把战争进行到什么程度。由于 各个国家没有共同元首,而它们之间的关系是处在听其自然发展的状态,所 以战争是国家受到损害时索取赔偿的唯一方法。格罗提漫断定,国家所受的 损害,如果是像公正的行政司法长官要判定赔偿的那种性质的损害,那末, 诉诸战争就是合法的。②这自然使他去研究各个国家的政体和各种民法的原 则、君主和人民的权利、犯罪的性质、契约、财产以及法律的其他对象,结 果他的论著中涉及这方面的头二篇成为一个完整的法律学体系。
在格罗提渥之后,有另一个知名作家,那就是霍布斯。他非常厌恶牧师,
而他那个时代的顽固风气使他认为人的良心由宗教当局支配是英国在查理一 世和克伦威尔时代所发生的纷争与内战的原因。为了反抗牧师,他企图建立 一种由政府来支配人的良心而且把行政司法长官的意旨作为正当行动的唯一 准绳的道德制度。按照霍布斯的看法,人类在文明社会建立以前是处于战争 状态,为避免自然状态所带来的灾难,他们同意服从一个能给他们解决一切 纠纷的共同元首。在霍布斯看来,道从共同元首的意旨构成了政府,没有这 种政府就不可能有道德,因而这种政府也就是道德的基础和道德的本体。
牧师们认为他们必须反对这个有害的道德学说。为了攻击它,他们力图
证明:自然状态并不是战争状态;即使没有社会制度,社会也能生存,不过 社会成员不像在有制度下相处得那么和睦。他们力图证明:在自然状态下, 人赋有某些权利,例如对于自己的身体的权利、对于自己劳动果实的权利以 及履行契约的权利。为达到这个目的,普芬多夫写了一部巨大的著作。这个 著作第一部分的唯一目的在于驳斥霍布斯的议论,虽然它对于论述在自然状 态下发生的法律或论述财产的继承是通过什么方法进行的,实际上并不起什 么作用,因为这种状态并不存在。
这一方面的作家还有科西男爵,他是普鲁士人。他的著作用对开本刊印 出来的共有五卷,其中许多部分特别是论述法律的部分,写得很精巧、很明 确。在最后一卷,他叙述了一些德国体系。①



1 ①《道德情感论》一书末尾。
② 同上书,第 2 篇;第 1 章第 2 节。
① 上面提到的对开本五卷不完全包括亨利·科西的著作,也不完全包括他的儿子萨姆尔的著作。这五卷大 抵是亨利·科西男爵用比较奥妙的见解来阐明格罗提渥的著作即《格罗提渥说明》(对开本四卷,在亨利 男爵死去很多年以后,由他的儿子萨姆尔·科西男爵于 1744、1746、1747、1752 年在拉蒂拉维印行,附有 萨姆尔·科西男爵的意见)以及曾任普鲁士国务大臣的萨姆尔·科西所写的《格罗提渥说明人们》(对开 本一卷,1748 年在哈利刊行)。1776 年的爱丁堡律师协会丛书目录列有这五卷,但不列这两个作家其他对

就这方面说,除上述外,没有其他值得注意的体系。
          [第二节 法律学的分部] 法律学是法律与政治的一般原则的理论。
法律学所研究的四大对象是:法律、警察、岁人与军备。 法律的目的在于防止损害,而这乃是政府的基础。 警察的目的在于确保商品的廉价、维护公安和保持清洁,如果后二者不
是微细得不应包括在这种演讲内。在警察这一项目下,我们将讨论国家的富 裕。
  把时间和精力贡献给公务的行政司法长官,也须得到报酬。为达到这个 目的以及支付政府费用,必须筹措一些款项。这就是岁人的由来。在岁人项 目下,所讨论的问题将是征收捐税的正当方法。岁人必须以赋税、关税等形 式来自人民。一般地说,什么捐税能够在人民最不知不觉的情况下征取,便 是最可取的捐税。在下面,我们打算说明,英国和其他国家的法律在什么程 度上是为着适应这个目的而制定的。
  除非政府能够防御外来的侵犯和攻击,否则连最好的警察也不能维护公 安。法律学所以含有第四项的目的就在于此。在这一项目下,我们将说明各 种武器及其优缺点、常备乓组织、民兵等。
最后,我们将讨论国际法。国际法这一项目包括一个独立国家对另一个
独立国家的要求、外侨的特权以及作战的正当理由。

第一篇 论法律
              [绪言] 法律的目的在于防止损害。一个人可能在几个方面受到损害:首先,作
为一个人;其次,作为家庭成员;再次,作为国家成员。 作为一个人,他可能在他的身体上、名誉上或财产上受到损害。 作为家庭成员,他可能在父子关系上、夫妇关系上、主仆关系上或监护
人与被保护者关系上受到损害。监护人与被保护者的关系作为家庭关系看
待,一直到被保护者能够照顾自己为止。 作为国家成员,一个行政司法长官可能由于人民的不服从而受到损害,
一个人民可能由于被压迫而受到损害,等等。 一个人可能在以下方面受到损害: 第一,身体上受到伤害、伤践、杀害,或人身自由上受到侵犯。 第二,名誉上的损害,或是由于错误地把他看作愤懑或责罚的适当对象,
例如把他称为盗贼或是由于贬低他的实际价值或力图低估他的业务水平。如 果我们力图使人相信某一个医生没有医好病人反而医死了病人,那末这个医 生的声誊就会受到损害,因为通过这样的谣言,他就会失去生意。但是,对 于一个人的功绩,如果我们不给他应得的颂扬,我们并不会损害他。例如,



开本的书,而博纳的亚当·斯密藏书目录列有《格罗提渥说明》卷一至卷三与卷五,但不列卷四。《格罗
提渥说明人们》中的第十篇和第十一篇论文说及“一些德国体系”,而第十二篇很长的论文“说到法律”。

我们说,作为哲学家,牛顿和笛卡儿是一样的,或者说,蒲伯和他那时代的 一般诗家是一样的,我们并没有损害牛顿或蒲伯。我们这样说,没给牛顿和 笛卡儿以他们应得的颂扬,但我们没有损害他们,因为我们没把他们贬低到 一般业务水平以下。一个人保护他的身体和名誉使其不受侵害的权利,叫做 自然权利,或如民法家所说的自然人的权利。
  第三,一个人可能在财产上受到损害。他对他的财产的权利叫做取得的 权利或叫做非固有的权利,这种权利有二种:物权和人权。
  物权是可向任何特有者要求的权利,它的对象是实物,例如一切所有物、 房屋和家具。
  人权是可以通过诉讼向一个特定人提出要求,而不能向其他任何持有者 提出要求的权利,例如一切债务和契约,只可向一个特定人要求清还或要求 履行。如果我买一匹马,并且已经让卖主把它交给了我,那末即使原所有者 又把它卖给别人,我可向其他任何持有者提出要求;但是,如果卖主不把马 交给我,则我只能向卖主提出要求。
物权有四种:财产权,地役权,抵押权和专业权。 财产权是我们对所拥有的各种物件的权利。如果这些物件遗失或被盗窃
或被强夺,可向任何持有者要求交还。 地役权是一个人把义务加在另一个人财产上的权利。例如,我可自由通
过介在我的田地和公路之间的别人田地;又如,假使我的田地没有水给我的
牲畜喝而我邻人的田地却有很多的水,我可把我的牲畜赶到他那边去喝水。 这种把义务加在他人财产上的权利叫做地役权。这个权利原系人权,但由于 带有地役权的邻近产业往往会易手,在每次易手时为取得地役权要通过诉 讼,这样不但不胜其烦而且需要费用,于是立法者把地役杖定作物权,可向 任何所有者提出要求。后来,财产权移转时,地役权就跟着移转。
抵押权是我们对于某些东西的担保品的权利,它包括所有典质和抵押。
大多数文明国家都把它看作物权,而且允许人们用物权名义提出要求。 专业权是像某一书商得在若干年内单独贩卖一种书并且能够阻止其他书
商在同一时期内贩卖这种书那样的权利。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个权利是民法
的产物,但在少数情况下,它是自然权利,例如在还没建立政府的猎人国, 如果一个人追捕一只野兔已有若干时间,他便有追捕它的特权,能够阻止其 他猎人带着一群猎狗去追捕它。
一个继承人在考虑占有带着很多债务的遣产是否对他有利的时候,也有
阻止他人占有该遗产的专业权。① 人权有三种,如由于契约、准契约或过失而产生的权利。 契约的基础是,立约人使对方觉得有理由期望他践约。对方可通过武力
逼使立约人践约。 准契约是一个人对他为别人的事务所费的精力和金钱要求补偿的权利。
如果一个人在公路上发见一只表,他有权利要求报酬,要求偿还他在寻找所 有者时所花费的金钱。如果一个人借给②我一笔款项,他不但对这笔款有权 利,而且对这笔款的利息也有权利。
亚当斯密关于法律警察岁入及军备的演讲的下一页
成为本站VIP会员VIP会员登录, 若未注册,请点击免费注册VIP 成为本站会员.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电子书均来自互联网。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


其它广告
联系我们     广告合作     网站声明     关于我们     推荐PDF     全部分类     最近更新     宝宝博客
蓝田玉PDF文档网致力于建设中国最大的PDF格式电子书的收集和下载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