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田玉PDF文档网 / 经济金融 / 关于德国国家经济状况的认识
 


关于德国国家经济状况的认识




作者前言


  本书及其他两部书的目的,是要帮助人们认识和治好现行时期国家经济 的种种弊病。所有的人,贵族和平民,一心复古的人们和热爱现在或未来的 人们,那些认为国家经济如今已经登峰造极的人们和那些未必认为今日国家 经济合符科学的人们,无不承认这些弊病的存在。不过我觉得,大家都偏重 于注意这些疾病的表面现象、症状,如赤贫、生产过剩等等,而较少去认识 其本质和毒根。这个毒根,我将在第二部书中努力加以阐明。
  为数很多的治病方案是众所周知的。其中,有些方案漠视现代法学思想 的一切成就,无异于主张奔回中世纪,有些方案则又企图以今人头昏目眩的 猛跳,把我们突然带进完全脱离现实的境地。还有人提出一种“劳动组织”; 可是这还只是一句空话,所以很难说它指的是什么。而我,至少十分了解我 自。己准备在第三部书中提出的治疗方法。同时,这种方法不走上述极端: 它并不无视当前的社会状况,而是把它当作一个在历史上有根据的必要前 提;同时它又极少触动地产和资本所有权,而是向二者提供崭新的基础,减 轻它们的负担。
然而,迄今参与探求当今医治弊病的人们,都不去致力于重新修正我们
这门科学的原理。他们因袭现代理论所创立的原理。我感到,这样一来,他 们就同样产生了许多误解,有碍于认识和医治这些弊病。我至少发现,在我 的研究工作中,遇到了一些观念和学说,它们虽在科学界几乎被奉为信条, 但我仍然觉得它们最不可信,因此,在这第一部书中,我不得不来证明几个 抽象的原理。这些原理违背了一般的观点,可是却构成了我的实际建议的必 不可少的理论基础。诚然,这些原理同实际建议的联系,只有在第三部书中 才能一目了然。但是,在经济学方面有修养的公众,因而更可以不抱成见地 检验这些原理。在这里,人们也许可以相信:这些原理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它们在这里自成段落,但并不曾如此孤立地加以研究,而是出于对整个国家 经济领域的与众不同的观点。也许人们还会证明,即使我一时迷误,但毕竟 没有草率地对待这样困难的论题。


俄译本校者序言




  卡尔·洛贝尔图斯—亚格措夫于 1805 年 8 月 12 日出生在格赖夫斯瓦尔 德一个瑞典司法官兼罗马法教授的家庭中。这个司法官兼教授很快(1808 年)就退职,迁居梅克伦堡别捷利茨庄园,过地主生活。洛贝尔图斯在梅克 伦堡文科中学毕业后,1823 年至 1825 年在戈丁根,1825 年至 1826 年在柏林, 攻读法学。卒业后,他担任了审判官员,起初在旧布兰登堡法院任陪审推事,
从 1829 年起在布列斯劳任裁判宫。
  直到 1830 年左右,洛贝尔图斯才开始研究政治经济学。他随即辞去公 职,一部分时间在德累斯顿和海德尔堡度过,一部分时间在国外——瑞士、 法国和荷兰——旅行。国外旅行显著地开阔了他的眼界。1834 年,洛贝尔图 斯在波美拉尼亚购置了亚格措夫庄园,从 1836 年起在那里定居,终生成为波 美拉尼亚的地主,这在他的政治生涯和他的学术著作中,都鲜明地反映出来。 弗·恩格斯在写信给爱·伯恩施但时提到过洛贝尔图斯。他说:“这个人曾 经接近于发现剩余价值,但他在波美拉尼亚的领地妨碍他做到这一点。”① 马克思的伟大战友的这一中肯评价,再好不过地概括了洛贝尔图斯,并且不 仅仅是概括了在恩格斯所直接论及的问题上洛贝尔图斯的观点。大家知道, 要代表小资产者的思想意识,并不一定要自己去当小店主。但是,洛贝尔图 斯的波美拉尼亚的地产,却在他的理论观点和政治观点的本质上打下了自己 的烙印。
1837 年,在宪章运动和蓬勃开展的无产阶级反对资产阶级的阶级斗争的
强烈影响下,三十二岁的洛贝尔图斯写下了他的第一篇经济著作——关于《工 人阶级的要求》的论文(《DieForderunge der arbeitenden Klassen》), 文章直接引证了宪章运动和这一阶级斗争。
在这篇措词激烈的文章中,洛贝尔图斯已经敲起了响彻他以后的全部著
作的警钟。他耽心,日趋恶化的经济状况,将迫使工人阶级不再“安分守己、 伏伏帖帖地”为发展中的资本主义服务。他写道:“然而,本来可以安分守 己、伏伏帖帖地献身于世界历史发展的力量,竟无济于事地背道而驰,历史 不得不描述崎岖难行的弯路。”
文章投往《奥格斯堡总汇报》。该报是德国自由主义资产者的喉舌,平
淡无味,曾为马克思和恩格斯一再嘲笑。①该报把稿子压了下来。又过了五年, 洛贝尔图斯出版了他的第一本、也是他全部著述中最重要的一本书。本序言 就是为此书的译本撰写的。如果说,按照狄特泽尔的意见,洛贝尔图斯没有 发表的早期论文,“对于德国来说,是社会思想发展史上一个新阶段的到来”,
②那末,洛贝尔图斯的思想实际上是在本书中首先公布于世的。



① 恩格斯 1833 年 2 月 8 日给爱·伯恩施坦的信,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 35 卷,第 428 页。
着重点是引者加的。
① 马克思把《奥格斯堡总汇报》评为“温文尔雅、平淡无味、立论凡庸的报 章”,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 俄文第 1 版,第 1 卷,第 288 页。
② 狄特泽尔:《卡尔·洛贝尔图斯》,上册,耶拿,菲歇尔 1886 年版,第 2 页。

  《关于德国国家经济状况的认识》一书得到的反响是很冷淡的。当洛贝 尔图斯这个德国资产阶级的有远见的代表人物已经敲起警钟、在无产阶级革 命运动的幽灵面前惶恐不安的时候,普通的资产者及其他们的思想家还没有 表现出很大的惊慌,加上《五大原理》只是他原来计划撰写专论抽象理论问 题的著作的第一部,因此对于洛贝尔图斯的警告,他们就更听不进去了。洛 贝尔图斯只是打算在第三部著作中才发挥一个政治问题,即为巩固现存制度 来对付无产阶级社会革命的前景而提出的社会改良问题。《五大原理》就是 提出这个问题的先声。
  洛贝尔图斯虽然受到资产阶级“公众”的冷遇而深感不快,可是,他仍 斩钉截铁地决定要实行一些他认为可行的经济措施来消除无产阶级革命的威 胁,尽管洛贝尔图斯清楚地看到、他的整个阶级本性也强烈地要求制止这一 威胁变成现实,因此他顽强地继续进行活动。
  首先,他试图在政界继续他的活动。1841 年洛贝尔图斯就当选为州议 员,从 1847 年起担任省自治会骑士阶层代表,随后在柏林担任第二届地方自 治联合会委员,以“改良派”发起人的身份出头露面。在风起云涌的 1848 年革命的浪潮中,洛贝尔图斯试图以政客的身份实现他的经济改良计划—— 无产阶级革命的“消毒剂”。但是,洛贝尔图斯在政界的飞黄腾达是很不稳 定的。他参加 1848 年 6 月 25 日组成的汉泽曼内阁:任文教大臣仅十四天。 不久他又被选入议院,以“波罗的海地区上人阶级福利同盟”主席的资格到 处活动,在好几年内极力巴结俾斯麦,企图继续他的政治官运。马克思在 1852 年写的一判信中,恰如其份地把洛贝尔图斯和他的友人克尔其门评为“急功 好利的候补大臣”①,1864 年他再度指出我们这位作者有“大臣瘾”。不过 洛贝尔图斯此后全部工作的重点,转向了研究政治经济学。洛贝尔图斯在
1848 年革命的进程中接触了马克思和共产党。他对他们的态度,可以从马克
思给魏德迈的信里所说的一段话中判断出来。马克思写道:“几天以前,‘著 名的’见习法官施拉姆在街上遇见一个熟人,马上就悄悄地对他说:‘不管 革命的结局如何,大家一致认为,马克思是完啦。最有成功希望的洛贝尔图 斯马上会下令把他枪毙的’。??当然,我对所有这些卑鄙行为置之一笑, 它一分钟也不会使我离开我的工作”。②洛贝尔图斯的狂热一时的政治生涯, 只是他同无产阶级革命的幽灵,同“现代野蛮人造反”、“文化衰亡”的威 胁——它使德国资产阶级的这个有远见的思想家惊慌不已——顽抗到底的一 个片断。进行这种顽抗,是洛贝尔图斯的毕生事业,他为此发展了自己的貌 似社会主义的全部改良计划,写下了自己的全部理论著作。随后,他拿起经 济学家的武器,继续进行这种抵抗。
当时,《共产党宣言》的嘹亮的号角声震撼全世界,《宣言》具体地表 明了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并且发出了“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 战斗号召。这一时期的这个有远见、有头脑的资产阶级思想家,以他的全部 学术工作致力于实行改良的鼓动,期望惜这项改良去制服那个共产主义的幽 灵,阻止无产阶级的革命行动。所以,当洛贝尔图斯的阶级兄弟、德国资产 者克尔其门在《Demokratische BI■tter》(《民主报》)上著文分析日益 令人不安的“社会问题”时,他就迫不及待地指点克尔其门和整个德国资本



① 马克思 1852 年 8 月 3 日给恩格斯的信,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俄文第 1 版,第 21 卷,第 371 页。
② 马克思 1851 年 8 月 2 日给魏德迈的信,见《马克思思格斯全集》,中文版,第 27 卷,第 588 页。

主义势力,告诉他们应当如何按他的主张解决“社会问题”,国家应当怎么 办,才能消除无产阶级革命的威胁,哪些理论原则必须成为资产阶级国家对 抗革命的“社会策略”的基础。在洋洋数十万言、而且还没有写完的四封《致 克尔其门的社会书简》(前两封于 1850 年问世,第三封于 1851 年问世,第 四封在洛贝尔图斯死后才发表,并且其后还应有续篇)中,洛贝尔图斯以维 护资本主义“文化”、反对无产阶级革命运动的斗士的狂热,再一次详尽无 遗、不厌其烦地向德国资产阶级、首先是国家机构的领导者说明他对政治经 济学原理的理解:认为必须实现拯救危亡的社会改良,消除使资产阶级社会 四分五裂的阶级对抗。洛贝尔图斯始终表现为一个主张实行防患于未然的改 良以避免无产阶级革命的理论家。
  洛贝尔图斯以同样的激情,就土地所有制和土地占有者的信贷这个专门 问题发表了意见,在其他著作中,1868—1869 年出版的《论对当前土地占有 的信贷困难的阐述和救济办法》(《Zur Erkl■rung und Abh■lfe der heutigen Kreditnoth des Grundbesitzes》)是洛贝尔图斯论述这个问题的 最重要的著作之一。①洛贝尔图斯还依据他的一般观念和他所抱定的宗旨,在
1871 年的文章中论述了“正常工作日”问题。洛贝尔图斯的使命也吸引他去 研究古希腊罗马的经济领域,从中得出一系列的一般哲学和社会学的原理, 同时进行一些历史的考证和比较,对他的实际政治建议作必要的充实。因此, 连他的《古代国民经济学研究》也成了他的理论武库的一个组成部分。洛贝 尔图斯拼凑了这个武库,用以对抗无产阶级革命运动及其强有力的武器一一 马克思主义。
最后,洛贝尔图斯广泛地与人通信。在通信中,他有时特别尖锐地、开
门见山地提出他最感兴趣的那些社会政治问题;如同在专供发表的著作中一 样,他在通信中,再三地反复提到自己心目中所想象的一幅前景:在普鲁士 国家的怀抱中,阶级对抗趋于缓和,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握手言欢。
他屡次采取种种步骤,时而设法亲自实施拟定的方案,时而恳求权力无
限的俾斯麦去加以实施。在洛贝尔图斯短期出任大臣以后的十六年,马克思 写信给恩格斯说:“洛塔尔·布赫尔??,你大概已经知道,投到俾斯麦的 阵营中去了。伊戚希男爵本人(引者按:即拉萨尔人这个乌凯马尔克的菲力 浦二世的波扎侯爵,大概??干出同样的事。??我觉得,洛贝尔图斯先生 也在企图搞什么‘把戏’,因为他要‘把社会问题同政治完全分开’,这是 大臣痈发作的确切症候。这一群来自柏林、马尔克和波美拉尼亚的混蛋是多 么下流无耻啊,”①无产阶级的领袖和导师很明白:把社会问题同政治分开意 味着什么,“社会主义者”洛贝尔图斯的企图何在。
洛贝尔图斯继续进行活动,直到 1875 年 12 月 6 日病死为止。死亡中断 了这个亚格措大的思想家为实行防患于未然的改良而进行的活动。这时,他 的名字已经成为整个有影响的德国庸俗经济学派的旗帜,成了一种独特的资 产阶级改良主义——卖弄其“国家社会主义”和“讲坛社会主义”的美名, 而寄“社会主义”的希望于普鲁士君主政体——的旗帜,成了一面反对工人



① 洛贝尔图斯的早期著作《普鲁士货币危机》(1845 年)、《论给予地主的信贷》和《皮罗一喀麦罗先生
的最新地租》(1847 年)也涉及这个问题。
① 马克思 1864 年 12 月 10 日给恩格斯的信,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 31 卷,第 40 页。“大 臣瘾发作的确切症候”一语着重点是引者加的。

运动、反对共产主义、反对马克思的旗帜。 洛贝尔图斯生平没有很多轰动一时的事件,这个“国家社会主义”的魁
首最怕真正的社会主义工人运动,因而竭尽全力试图防止无产阶级反对资产 阶级的阶级斗争。上面,就是他一生中几个主要片断的简述。
              二 洛贝尔图斯的《关于德国国家经济状况的认识》一书,与他的《社会书
简》和其他若干重要著作①不同,它的俄文版是初次问世。同时,这不仅是洛
贝尔图斯第一部公开出版的著作,其中概括了他的理论体系中全部关键性的 本质的论点,而且是他的著作中最好的一部。①
这部著作对我们来说之所以重要,是因为: 第一,它很清楚地一一比以后的某些著作清楚得多——暴露了洛贝尔图
斯的经济观点的历史根源,表明了他在自己的理论体系中,以什么样的资产 阶级经济思想的代表人物作为依据,摆脱了谁的观点。《关于德国国家经济 状况的认识》相当明显地暴露了:在亚格措夫的这位思想家的体系中,李嘉 图理论的基本论点,同按照费希特、什塔尔、斯但的精神和部分地秉承亚。 弥勒的精神发挥出来的社会政治结论,是怎样交错在一起的;这个体系如何 把德国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所津津乐道的观点跟古典学派的基本原理联系在 一起,并且利用这些原理,以新的方式发展以前一些德国资产阶级经济学家 的“国家社会主义”思想、“君主社会主义刃思想和普鲁士主义思想。
第二,通过洛贝尔图斯公开发表的这第一部著作,可以很肯定地把握住
洛贝尔图斯体系的社会阶级本质。洛贝尔图斯是一个以“社会主义者”的面 貌出现的波美拉尼亚的地主,是一个独特的理论家,似乎时而替土地占有制 辩护、时而维护工人阶级,而实质上则是德国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的重要代 表人物,是沿着特殊的普鲁士道路向前发展的资本主义的重要代表人物。
第三,我们所考察的洛贝尔图斯的这部著作,比较充分地显示了他作为
一个经济理论家的最大的长处。难怪洛贝尔图斯在以后的论著中一再摘引这 部著作,变换一种形式,重弹其经济理论的老调。①《认识》实质上详尽无遗 地表明,洛贝尔图斯在探讨资本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基本问题方面有什么收 获,他给价值、货币、资本、利润、地租、工资等理论增添了什么内容。
第四,基于上述,《五大原理》很清楚地表明:即使是洛贝尔图斯的论
点的精华,同马克思的严整伟大的经济学说体系,即科学共产主义体系,也



① 《第一书简》的俄文版是《开端》出版社出版的,译者是达维道夫(未注明年份);第二书简和第三书
简——以《社会问题解说》为题——由索波列夫教授迻译,格拉哥列夫出版(这译年份未注明,出版于 1905 年);第四书简——《资本》——系达维道夫译,《开端》出版社,1906 年(即出版第一书简的同年)出 版。此外,《古代国民经济学研究》曾在雅罗斯拉夫尔(1880—1887 年)印行,1891 年《法学通报》第一 期曾刊载赫尔岑斯坦译的《正常工作日》,1892 年《农民之声》增刊 曾译载《论对当前土地占有的信贷 困难的阐述和救济办法》。
① 这一点,见思格斯 1884 年 7 月 11 日和 8 月 1 日给考茨基的信,见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
第 36 卷,第 177、190 页。
① 恩格斯写道:“从 1842 年直到死,他一直在兜圈子,老是重复他第一本书已经说过或暗示过的同一思 想??。”(《哲学的贫困》德文版序言,见《马克思 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 21 卷,第 219 页。)

还相距甚远;洛贝尔图斯的体系和马克思的体系之间横隔着一道鸿沟(社会 民主党的“理论家”枉费心机地企图对它加以掩盖);《五大原理》的作者 从李嘉图的假设出发,并没有多大进展,后来反而倒退了,他的普鲁士主义 的有色眼镜使他寸步难进;洛贝尔图斯的理论揣测的某些成果,被资产阶级 经济学中一大堆流行的教条淹没了。
  洛贝尔图斯在 1879 年给伊·泽勒尔的信中提到《认识》时,竟对马克思 进行了今人愤慨的极端荒谬的攻讦。他写道:“你会看到,它已被马克思在 其《资本论》中满不坏地予以利用??,当然,并未说明是摘引我的话。”② 在另一处,洛贝尔图斯宣称,马克思把他“洗劫一空”。③在又一封信中,他 写道,他比马克思更加简单明燎他说明了剩余价值的起源。①
  科学共产主义的伟大创始人只知道这里的最后一项攻讦。上面说过,拖 拉姆曾经担保,洛贝尔图斯一旦执政,就会处决马克思。马克思对此毫不介 意,一笑了之。他对洛贝尔图斯的放肆而又可笑的自以为是,也抱着同样的 态度。无产阶级政治经济学的天才的创立者表示,他可以让洛贝尔图斯抬然 自得地认为自己对剩余价值的解释胜于马克思,他不会浪费时间去反驳这种 看法。
  可是,庸俗经济学家喋喋不休地重复着一个神话:洛贝尔图斯是科学社 会主义的真正的创始人。从阿·瓦格纳到马·杜冈一巴拉诺夫斯基,他们曾 争先恐后地重弹一个调子,现在有时还继续唱着这种老调。对于资产阶级恶 毒地诽谤马克思的文章,对于“旨在使内阁和资产阶级垂青的粗暴而又可笑 的讽刺小品”②,乔治格·阿德勒之流,自然还极力想用吹捧“洛贝尔图斯为 科学社会主义创立者”的另一本书去加以补充。
《认识》一书一一资产阶级散布毒素的神话,就是围绕着这部著作编造
的——再好不过地表明了,甚至洛贝尔图斯的最好的论著,也还是同马克思 的著作隔着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洛贝尔图斯自命为科学共产主义的创立 者,显得多么可笑和蛮横。
最后,第五,我们所考察的洛贝尔图斯的这部著作,完全是一种“价值
构成”在理论上的论证。洛贝尔图斯认为这种“价值构成”是从一切资本主 义不可调和的矛盾中解脱出来的手段。通过这本书,可以明确地看出,这个 “构成”理论是根本违反科学的;可以了解到,它只是欧文、格雷、蒲鲁东、 采什科夫斯基等人的空想主义方案的最幼稚、最粗糙、最富于诡辩性的“波 美拉尼亚”变种而已。
我们不打算详细分析洛贝尔图斯这本书的所有具体观点,现在只简要地
谈谈上述最重要和最值得注意的几点。
                三 德国的政治经济学在洛贝尔图斯以前已经走过一段漫长的路程,虽然远



② 洛贝尔图斯 1879 年 3 月 14 日给伊·泽勒尔的信,见《国家学时报》, 1879 年,第 219 页。
③ 洛贝尔图斯 1871 年 11 月 29 日给梅耶的信,见《洛贝尔图斯一亚格措 夫博士书简与社会政治论文集》, 梅耶博士发行,第 1 卷,柏林 1881 年版,第 134 页。
① 《洛贝尔图斯一亚格措夫博士书简与社会政治论文集》,第 111 页。
② 马克思和思格斯给尼古拉·??翁的信,洛巴京译,圣彼得堡 1908 年版,第 50 页。

不是什么光辉的、也并没有充满理论成就的历程。同时,还有一个特色贯穿 着它的最典型的代表人物的著作:对极权国家和君主制——首先是普鲁士君 主制——进行独特的辩护,表现得奴颜婢膝,对当时在整个资本主义发展的 环境中滋长起来、以古典政治经济学代表人物为其杰出喉舌的经济自由主义 加以抵制。
  资本主义发展的普鲁士道路,在德国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发展的独特的 “普鲁士道路”中获得了独具一格的思想反映。这条要求扫除一切封建残余、 国家实行不干涉政策、取消垄断组织、充分开展自由竞争的路线,并不是斯 密和季嘉图所表现的大胆宣扬资产阶级“经济利己主义”的路线。这是一条 资产阶级特征和封建主义特征兼容并蓄的国家政权所实行的“社会政策”的 路线;是一条软弱的德国资产阶级利用旧有的封建主义杠杆控制劳动人民, 否则就会度日如年、惶惶不可终日的路线;是一条反对经济自由主义的路线, 号召德国资产阶级竭力利用君主制这支力量,否则就休想对付工人运动这个 和德国资产阶级发展形影不离的幽灵的路线。这当然不是封建主义政治经济 学的路线,而是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产生和发展的路线。这种政治经济学一 开始就同封建主义成分联系在一起,它与其说是反对封建主义,不如说是反 对无产阶级和农民,它惧怕资本主义在自由竞争的如意环境中发展,极力使 资本主义的发展得到君主制国家机构和国家“社会政策”的支持。这是落后 的德国的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路线。在德国“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可能存在 的条件刚刚产生,或许它就已经又变得不可能存在了。”①同时,德国资产阶 级政治经济学,长时期内在很大程度上没有同国家学说、法学理论等划分开 来。它长久地表现为“政治学”
(Staatskunst)的一个要素、“国家学”(Staatswissenschaft)的一
部分;它的许多重要原理都是在法学理论书籍中发表的,而一且专门谈到国 民经济的研究,国民经济又被称作“国家经济”(Staatswirtschaft)。
我们刚才描述了德国政治经济学的基本路线。它的这条道路,是由亚
当·弥勒(1779—1829 年)的体系开始的,他原已被人遗忘,现在又被法西 斯“理论家”重新搬出来了。
弥勒观点的理论水平是极低的。马克思认为弥勒“对经济事实全然无知”
②,并且说他的主要论点是“荒诞无稽的谬论多得无以复加”③。弥勒醉心于 封建主义观念,对资本主义析制度表示不满。他认为,必须激烈地反对自由 竞争和实业自由,强调“国家利益”,建立一套说明寄生阶级必然存在的“生 产率理论”,并且大力颂扬国家的作用,要求国家全面干预经济生活。弥勒 宣称:“国家不是简单的制造厂、农场、保险机关或贸易公司;在伟大、充 沛、永恒运动和万古长青的整体中,它是全部生理需要和精神需要、全部物 质财富和精神财富、一个民族全部内外生活的内在统一体。”①他据此批评 亚·斯密,因为斯密只注意了生产,忽视了国家、团体、家庭、道德等因素, 然而“德国思想方式”恰恰完全渊源于这些因素。②弥勒如此热中于君主制和



① 马克思:《资本论》,1920 年俄文版,第 1 卷,第 49 页。着重点是引者 加的。
② 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 13 卷, 第 63 页。
③ 马克思:《资本论》,1920 年俄文版,第 3 卷,第 24 页。
① 弥勒:《政治学原理》,1809 年德文版,第 1 卷,第 51 页。着重点是弥勒加的。并见第 1 卷,第 66 页。
② 同上和第 3 卷,第 226 页。l 古希腊抒情诗人,这里喻弥勒为警察国家歌颂者。——中译者

警察统治,竟要求国家不让任何自然界规律自由地发生作用。这位警察国家 的聘达 1 宣称:“在国家内,除了政治学本身的天地以外,任何天地都不应 容忍。”③
  弥勒还完全受封建主义观点的左右,反映着特殊的封建浪漫主义。同时, 弥勒指出了资产阶级经济思想继续发展的道路。“它沿着这样的道路发展, 与其说是由于“德国思想方式”,不如说是由于德国资本主义的发展独特而 落后。
  大致在弥勒抛头露面的时候,德国唯心主义哲学的泰斗之一约·哥·费 希穆的著作《闭关自守的商业国家》问世了。费希特在该书中开门见山他说: “只有国家才使人数不定的一批人组成一个闭关自守的整体、共同体,只有 国家才能管理它所包括的全体人员,因此也只有它才能从法律上规定所有 权。”①在费希特看来,国家必须保证各阶级间(费希特认为有三个这样的阶 级:农民、手工业者、商人)的正常关系,按比例地分配劳动,责成商人接 受一切卖者的商品,责成生产者出售商品,而且还规定每件产品和每项工作 的固定价值。总之,“国家务必通过强制性的法律,使公民??在经济周转 中保持平衡状态”,因为这些强制性的法律无法施于外国人,所以“凡是公 民与外国的任何交往,概须禁止,不得通融。”②
因此,在这类制度中,费希特特别中意的是:“人民和政府的关系,或
者君主制国家中人民和宫廷的关系,最为融洽”。③在费希特的这本书里,我 们可以直接找到为洛贝尔图斯的体系所发展了的一系列论点,包括费希特所 津津乐道的价值构成在内。这位亚格措夫的理论家的观念,就其出发点来说, 每每接近于费希特的“孤立的商业国”的原则。
费希特并不是独一无二的提出过某些被以后德国经济学家在著作中屡次
引用的重要理论观点的哲学家。德国资产阶级经济学家从谢林的理论中取了 不少经。谢林的理论认为,世界历史的最高目标是建立一个国家——必然和 自由的协调体。唯心主义辩证法的天才理论家黑格尔可以供经济学家取的 经,更是不可计量。他的《法哲学》,包含着理论经济学问题的某些深入浅 出的提法。这些提法,大部分都被并不高明的德国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置于 一旁;这里,不仅有黑格尔关于价值和货币的深刻的思想,更有他那深入资 本主义实际辩证法底层的一些论点,如关于劳动者依赖性和贫困程度增长时 财富积累的论点,关于“财富过多时公民社会并不很富”的论点,等等①。可 是,黑格尔特有的辩护观点和他对“小百姓”产生和发展的极度惶恐不安, 在德国资产阶级经济思想史上不可能不得到反响。
黑格尔要求国家遵循“一个高瞻远瞩的见解——努力防止小百姓的产 生”②,换句话说,就是防止心怀不满的革命分子的产生。他认为,“共同事 业和公益设施要求公众权力进行监督和予以关心”③,这种公众权力应当调和



③ 弥勒:《政治学原理》,第 2 卷,第 234 页。
① 约·费希特:《闭关自守的国家》,圣彼得堡 1883 年俄文版,第 39 页。
② 同上书,第 59 页。
③ 同上书,第 152 页。
① 《黑格尔文集》,国家社会经济出版社 1934 年俄文版,第 7 卷,第 255 页。
② 同上书,第 253 页。
③ 同上书,第 250 页。

“生产者和消费者的不同利益”;这样,就直接谈到了国家调节经济。他以 为,既须反对公众包办代替,又须反对实业自由,即自由竞争,因而坚持说: “实业自由不应当是危及公共福利的那种自由”④。这位哲学家有远见地把握 了年轻而又落后的德国资产阶级所遇到的种种问题。就是他的这些指点,在 德国政治经济学思想上打下了烙印,使其存有戒心地更加注意“社会问题”。 还应当特别指出,黑格尔和费希特相类似,专门提出了国家规定固定价
格的问题;洛贝尔图斯的“价值构成”在这里又找到了一个独特的前辈。 弥勒的旧观念和已经极其接近洛贝尔图斯的那些提法之间,有一座别开
生面的桥梁,这就是谢林的门徒弗·什塔尔的论点。什塔尔是反动的普鲁士 主义的突出的代表人物、弗里德里希—威廉四世的御用哲学家、君主政体的 宣扬者。这个作者给洛贝尔图斯的影响很大。对于这种影响,洛贝尔图斯很 清楚地着重说明过,贝纳茨基①和蒂埃尔②也说得头头是道。
  什塔尔在他的《从历史观点考察的法哲学》(1830—1837 年)一书中, 以谢林门徒的面貌出现,努力建立“基督教的法学和国家学说”。在什塔尔 看来,国家是“上帝对人们外部状况的影响的传播者》③,是“人类的存在和 上帝的宇宙安排之间最高关系的表现手段》④,是“上帝领导尘世的工具”⑤。 国家“包罗人类存在的一切方面”,首先是“物质福利”⑥,因而也掌握着经 济。由此随即产生了立足于各阶级之上、作为至高无上的社会力量的国家(必 然是君主制国家)的社会使命。
大约在同一时期,谢林的另一个门徒、研究“有机国家学说”的亨。阿
仑斯的一本书问世了。他认为,国家的作用是,“在社会生活各部门间分配 社会资料”⑦。在现代经济中,这种分配是在自由竞争的基础上进行的,导致 工人贫困,因而形成了“人数不多的大财主”。国家必须干预和纠正这种现 象。国家不应当自行领导生产,它应当发展各种团体;国家还应当责成工厂 主规定工人分红的比例。阿仑斯的结论是:“组织起来,已成为当代的口号; 对现存制度的缺陷,人人都有同感:独一无二的自由制无力改组社会。”他 就是这样攻击了古典学派的自由主义,提出了国家的积极的“社会政策”。 还在阿仑斯以前几年,弗·布劳就发表了题为《国家与工业》的一篇经 济专论。布劳在序言中就说:“种种危险威胁我国社会关系的继续存在。其 中最严重的危险由于贫困阶级日益贫穷而变本加厉。”①因此作者号召大家注 意这个迫切要解决的难题。他本人详细地分析了这个问题,论述了“人口和 生产之间的比例失调”、“食物的不足”、工人的贫困等等,详细地研究了 各种各样的国家的企业、保护关税政策、贫民救济工作等等。最后,布劳得 出结论说:“我惧怕由日益增长的无产者阶层所带来的一切,我认为拯救之



④ 同上书,第 251 页。
① 贝纳茨基:《德国的国家社会主义理论家》,圣彼得堡 1911 年版。
② 蒂埃尔:《洛贝尔图斯、拉萨尔、阿道夫·瓦格纳》,耶拿,菲歇尔 1930 年版,第 16 页。
③ 弗·什塔尔:《从历史观点考察的法哲学》,海德尔堡 1837 年德文版,第 2 卷,第 3 页。
④ 同上书,第 4 页。
⑤ 同上书,第 8 页。
⑥ 同上书,第 6 页。
⑦ 阿仑斯:《自然法权论》,巴黎 1839 年法文版。转引自贝纳茨基著作,第 49 页。
① 布劳:《国家与工业》,来比锡 1834 年德文版,第 6 页。

道全在于促使其减少、缓和和提高的各项措施(Maassregeln)。”②因此, 国家必须采取行动,防止无产阶级的贫困程度的增长和它的革命化。
  对无产阶级的增长和革命化惶恐不安,是洛贝尔图斯全部论著的特色, 这种心情,在布劳那里,以及在与他同时代的其他某些著作中,已经表现得 很明显。
  此外,在洛贝尔图斯出现于理论经济学界前后,还有另一些德国资产阶 级经济思想的代表人物抛头露面,对洛贝尔图斯有很大影响。
  这里,第一是大经济理论家、《孤立国》的作者约·屠能。《孤立国》 第二卷(1850 年)探讨了收入分配理论。屠能在发挥这个理论时,同古典学 派进行论战,根据一种独出心裁的生产率理论,要求使工人的报酬同劳动生 产率成正比,并且随之增加。屠能特别坚持工人分红制,甚至号召经济学家 “掌握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虽然他自己连什么社会主义者都不是,他的 依据就是为马克思所彻底驳倒的诡辩的“三位一体公式”。第二,部分他说, 还有弗·李斯特。他在《政治经济学的国民体系》(1841 年)一书中宣扬国 民利益高于一切,国家有积极的作用,因为它是与私人利益不相吻合但高于 私人利益的这种国民利益的代表。李斯特反对魁奈一斯密的“占统治地位的 理论”,要求国家为了“国民的团结一致、??国民的分工和??国民的生 产力协作”②而积极活动。这个论调,尤其是关于国民利益和分工的论点,也 贯穿着洛贝尔图斯的著作,虽然洛贝尔图斯并不赞成李斯特反映落后的德国 资本主义的利益的特殊保护关税观点。
第三,是轰动一时的《现代法国的社会主义与共产主义》一书(1842 年)
的作者,“社会改良”和“社会君主制”的理论家洛仑茨·施泰因。在和洛 贝尔图斯的《认识》同年出版、以后又大加补充的那本书中,施泰因把“社 会与无产阶级”当作一个中心问题提了出来。施泰因认为,当今的资本主义 制度必然伴随着占有者阶级同非占有者阶级间的矛盾和斗争;竞争使工资日 益降低,使非占有永恒存在。社会革命并不是摆脱这种状况的出路,因为社 会革命不过是把政权转交给一个阶级——无产阶级掌握,而国家照旧为狭隘 的阶级利益服务。出路在于另一方面:必须使人人成为占有者,依靠君主制 的力量,循此方向实行社会改良。还有其他许多德国资产阶级经济学家、哲 学家和社会学家,在洛贝尔图斯以前或与他同时,由于对行将爆发的无产阶 级革命感到恐惧,企图由君主制国家政权对资本主义实行某种改革,从而使 资本主义根基万古长存,因此提出了种种“社会改良”方案。此处不可能对 他们一一加以介绍。这里,有什塔尔的追随者、《保守纲领概要》等论著的 作者、露骨的反动人物古贝,是《联合劳动(协作)和国家参与救济劳动者》 一书(1849 年)的作者维胡拉,有反动的“基督教社会主义”的第一批代表 人物凯特勒主教和维赫恩牧师,还有另外许多人。在收集了大量材料的贝纳 茨基的书中,读者可以看到对所有这些作者的论著的介绍。但在这里,我们



② 同上书,第 303 页。
① 约·屠能:《孤立国》,第 2 卷,上册,柏林 1875 年德文版,主要见第 1 篇,第 1、2、3 节和后记 1 第
2 节“论工人分红”,是屠能早在 1826 年写成的,它很象洛贝尔图斯的第一篇论文,甚至体裁也相似。
② 弗·李斯特:《政治经济学的国民体系》,圣彼得堡 1891 年俄文版,第 51 页。
① 洛·施泰因:《现代法国的社会主义与共产主义》,来比锡 1848 年德文第 2 版,第 1 卷,第 1 篇:“社 会与无产阶级”。

认为,重要的是着重指出,洛贝尔图斯决非象他有时自我吹嘘的那样,是一 个独一无二的预言家,也决非象人们时常对他描绘的那样,是什么德国土壤 上的李嘉图思想的传播者;他是德国资产阶级经济思想的典型代表人物,他 与当时的德国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思考着同一类问题,大体上,也试图通过 它所主张的资产阶级普鲁士主义途径来解决这些问题。无论是洛贝尔图斯的 改良宣传,还是他的社会主义漂亮辞句,都不是什么崭新的东西,而是反映 了当时流行的思想。在他之前或同时,这种思想也以较简单、较模糊的形式 抒发出来了。洛贝尔图斯的体系是德国资产阶级经济思想的合乎规律的产 物。它与十丸世纪中叶整个德国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一样,首先是资本主义 在德国独特发展的合乎规律的产物。
  我们在这里扼要地介绍了一些可以算作洛贝尔图斯的前辈或亲密同伙的 著作家,自然远没有包括十九世纪德国政治经济学的全部历史。我们既没有 涉及斯密学派的德国后裔,也没有谈到其他流派的代表人物。我们只提到了 洛贝尔图斯观点的直接根源——在其历史上最能说明德国资产阶级政治经济 学发展特点的普鲁士主义、君主改良主义思潮。
  作为经济理论家的洛贝尔图斯是从这个潮流中成长起来的。但是同时, 他掌握着古典学派的理论遗产;可以说,他在自己的著作中,用取自李嘉图 的原理,首先是劳动价值论,改编和论证了以国家为中心的“社会改良”代 言人的旧论点。洛贝尔图斯第一次把德国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津津乐道的普 鲁士改良主义观点(在这方面,屠能只在某种程度上是他的局部的前辈)同 李嘉图的劳动价值论全面地结合在一起,给那些观点披上了新的更加壮观的 理论外衣。他极力用资产阶级,而且是最成熟的英国资产阶级所能建立的最 完善的理论武装,即李嘉图的原则,来论证德国资产阶级经济思想的意向。
              四 “不!社会问题不会在街头上,靠罢工、筑街垒或石油??来解决。社
会问题有其独有的特性;它犹如含羞草,一遇到粗野的强有力的手就愕然退
缩。确立持久的社会和平,建立统一的国家政权,工人阶级与这个政权保持 牢固可靠的联盟,事先进行大量研究和各项工作,在和平时期,在一系列深 入结合的基础上,雷厉风行、秩序井然地建立各种制度——这些,就是解决 社会问题所需的条件??。如果说保守主义就是保持陈腐的旧事物,无论这 旧事物叫作自由主义的或非自由主义的,那未,没有什么比社会问题再不保 守的了。如果说保守主义就是加强君主制国家政权,进行和平的改良工作, 使社会各阶级在光辉的 suum cuique(各得其所)的原则保护和指导下相安 无事,那末,没有什么比社会问题再保守的了。”洛贝尔图斯就这样结束了 他的最重要的著作之一。这就是洛贝尔图斯的一切论点。加强君主制,实行 旨在使工人信任国家的普鲁士式的“社会改良”以及“光辉的 suum cuique
(各得其所)”,也就是说,保持资本家与土地占有者的私有制和收入,这 就是洛贝尔图斯观念的基础。因此,他的君主制的、保守的、私有者的、普 鲁士式的“社会主义”,与普鲁士国王大弗里德里希所宣扬的“社会主义” 是一路货色。洛贝尔图斯的“社会主义”,是和弗里德里希的普鲁士式“社



① 洛贝尔图斯:《正常工作日》,赫尔岑斯坦译,见俄文《法学通报》,1891 年第 1 期、第 101 页。

会主义”一脉相承的,不过它是在资本主义发达得多的条件下、面临着发展 为一支巨大力量的工人运动而提出来的。
  洛贝尔图斯这个“社会主义者”连稍微触动土地占有者和资本家的所有 权都极不愿意。他写道:“社会问题,如我上面所表述的,可以靠实行人民 劳动去解决,而不必从土地私有者和资本家那里,从他们现在所获得的租金 和利润中抽取分文。工人工资的增加只是将来的事;这将依靠劳动生产率的 提高。”这个思想,从洛贝尔图斯没有发表的第一篇文章和《认识》起,贯 穿着他的全部著作。在《认识》中,洛贝尔图斯谈到他的研究工作的主旨问 题时,把自己的中心建议表述为:“不减少租金(洛贝尔图斯把利润和地租 二者都包括在“租金”的概念内。——引者),靠采取一些措施,使工人享 受??生产率??提高之利。”②洛贝尔图斯着重指出,提高工资有各种不同 的办法。用他的话来说,这可以靠租金去实现。但他否定了这个办法。他认 为可行的,只是在“不减少租金”的条件下提高工资,实质上恰恰是为了避 免租金(借用他的名词)在无产阶级革命中被废除的前途。
  洛贝尔图斯在《第三社会书简》中表达了同样的意思,不过显得更加支 吾搪塞一些。他设想,“可能找到一种使土地和资本所有权成为累赘的经济 组织”,可是他接着就说:“但还会把所有权神圣不可侵犯地保存下来”。 然后他又连忙说明,“我决不是建议当前就来实行这种组织”(洛贝尔图斯 甚至特地把这一整句话都加上了着重点)。洛贝尔图斯声称:“我想??只 限于提出这样一些建议,这些建议不破坏土地和资本的所有权,其目的只是 更加公平合理地支付生产性劳动的报酬。”①或者,象他在同一著作中所说的, “从我的激进的租金理论中,??可以得出一套完整的实际步骤,它会保证 当前的社会基础平安无事地再存在二三百年。”②??
最后,洛贝尔图斯在他的书简中很尖锐地提出了整个问题。他声称:“马
克思的《资本论》是对社会的进攻。”必须对这个进攻给予回击。为此必须 “维护资本,不仅要消除从劳动方面威胁它的危险,并且要消除由于它本身 的过错而产生的危险”??观念是明确的。洛贝尔图斯的生平事业,不是从 无产阶级社会主义的立场向资本主义进攻,而是以一个有远见的资本主义理 论家的身份保卫资本主义。这个理论家看到了资本主义制度所包含的危险, 注意到了资本主义的某些严重矛盾(洛贝尔图斯谈论了资产阶级制度的两大 弱点——赤贫和危机),希望以在某种程度上提高工资为代价,以不触及资 产阶级制度根基的独出心裁的“妥协”为代价,去维护资本,使它免受剥夺。 洛贝尔图斯直言不讳他说:“我们这门科学最迫切的任务,只是谋求劳动同 土地和资本所有权之间的妥协。”尽管不时有社会主义的辞句出现,整个观 念的本质却是替资本主义辩护。这一点,表现在洛贝尔图斯的所有根本论点 中,甚至从他自己的解释中也显而易见。有一种反马克思主义的神话,说洛



① 洛贝尔图斯:《正常工作日》,赫尔岑斯坦译,见俄文《法学通报》,1891 年第 1 期,第 96 页。着重
点是洛贝尔图斯加的。
② 洛贝尔图斯:《关于德国国家经济状况的认识》,1842 年德文版,第 28 页,本书第 80 页注。
① 洛贝尔图斯:《社会问题解说》,索波列夫译,圣彼得堡版,第 300 301 页。
② 同上书,第 164 页。
③ 《洛贝尔图斯一亚格措夫博士书简与社会政治论文集》,德文版,第 111 页。
④ 洛贝尔图斯:《资本》,第 150 页。着重点是洛贝尔图斯加的。

贝尔图斯是科学社会主义的创立者、工人运动的最合适的理论家。十分明显, 这是公然欺人之谈,必须予以驳斥。
  洛贝尔图斯要求提高工资,不是出于对无产阶级的某种阶级同情心,而 是为了保存资本主义。甚至连工资铁则之所以使他感到不安,也仅是因为它 “不然就可能使当前的社会关系遭到毁灭”。对于巴黎公社这次无产阶级革 命,他是以阶级敌人的语言发表感想的,无产阶级对他来说是野蛮人,他害 怕他们的进军,认为那是整个文明的毁灭。①把洛贝尔图斯装扮成无产阶级思 想家的任何做法,都是最有害的欺人的诡辩。
  但是,可能有人试图用另一种方式来说明洛贝尔图斯的体系不是资产阶 级经济思想的独特表现,不是德国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整个链条的有机的一 环,试图把洛贝尔图斯说成是土地占有制的观点和利益的代表者。
  的确,洛贝尔图斯曾是波美拉尼亚的地主。的确,土地所有者的利益和 需要是和他休戚相关的。的确,洛贝尔图斯的主要著作之一和一系列比较次 要的著作都是专门用来直接维护和颂扬土地所有权的②。的确,洛贝尔图斯对 土地所有者的利益如此担忧,竟认为他们的信贷困难具有“几乎同所谓‘社 会问题,同样的重大意义”③。的确,洛贝尔图斯提出了“世间存在的最保守 的抵押理论”①。但是,把洛贝尔图斯的著作上下文连贯起来,就可以肯定地 证明:第一,亚格措夫庄园的·主人不是主张重返封建主义的复古理论家(他 一贯激烈地反对这种思想),不是封建土地占有制的维护者,而是资本主义 发展的理论家;因此,对于使他大伤脑筋的“社会问题”,他所寻求的答案, 不是在于重新向封建主义倒退,而是在于“前进”,即他所设想的走向独特 的“构成的”资本主义、经过整顿和调节的资产阶级制度。第二,洛贝尔图 斯根本没有起来维护同资产阶级的利益相对立的土地占有制的特殊利益。他 把土地占有制当作资本主义制度的一个要素、资本主义德国的一项基础。
因此,恩格斯决非偶然地写道:“??妙极了,一切资产阶级分子现在
都聚集在洛贝尔图斯的周围,这实在是好极了。我们不能指望比这再好的 了。”②不需要什么再好的事情了,因为这件卡已经使洛贝尔图斯观念的阶级 实质一目了然。
了解洛贝尔图期理论的社会本质的锁钥,在于列宁对农业中资本主义发
展的两条道路的杰出分析。列宁写道:“按资产阶级方向发展,可能是逐渐 资产阶级化、逐渐用资产阶级剥削手段代咎农奴制剥削手段的大地主经济占 主导地位”。③这也就址资产阶级发展的特殊的普鲁士道路。它使德国资本主 义的整个发展独具特点。这也相应地表现为德国资产阶级经济思想发展的特 点,尤其是表现为它的最大的代表人物——洛贝尔图斯的学说。



① 见狄特泽尔:《卡·洛贝尔图斯》上册,德文版,第 9 页。并见洛贝尔图斯《第一书简》,达维道夫译,
《开端》出版社,第 57 页。
② 见洛贝尔图斯《论对当前土地占有的信贷困难的阐述和救济办法》,载《土地占有者之声》1892 年附刊; 以及上面提到过的著作:《普鲁士货币危机》、《论给予地主的信贷》和《皮罗一喀麦罗先生的最新地租》。
③ 洛贝尔图斯:《论对当前土地占有的信贷困难的阐述和救济办法》,第 35 页。
① 洛贝尔图斯:《社会问题解说》,第 164 页。着重点是洛贝尔图斯加的。
② 恩格斯 1834 年 9 月 20 日致考茨基的信,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 36 卷,第 211 页。着重 点是引者加的。
③ 列宁全集,中文版,第 13 卷,第 219 页。

  洛贝尔图斯所描述的资本主义,即在他的视野中具体出现的、他认为必 须通过“构成”加以巩固的资本主义,乃是沿着普鲁士道路发展的资本主义。 在这种资本主义中,资产阶级的利益同土地占有制的利益很紧密地结合在一 起,经常是一个人兼为地主和资产者:维护资本主义,在很大程度上也就意 味着维护资产阶级容克贵族。在洛贝尔图斯的时代,资产阶级容克贵族就是 德国资产阶级中人数最多、影响极大的一支队伍。因此,很突出的是,在《认 识》中,资本主义农业的直接体现者,不是资产阶级租佃者,而是从事经营 的土地占有者。波美拉尼亚的地主洛贝尔图斯也并没有同发展中的德国资本 主义对立;他首先担忧的就是这一发展及其危险。洛贝尔图斯的地主身份, 可能使他更清楚地看到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历史性和相对性,但决没有把 他放在资本主义的道地的反对派的地位。
  由此可见,洛贝尔图斯是循着普鲁士道路发展的资本主义的典型思想 家。他是在十九世纪中叶的德国形成的具体的资本主义的典型代表人物。所 以,他不是、也不可能是经济自由主义的代表者。经济自由主义在英国经济 学家和一部分法国经济学家的著作中盛行,而在德国自由贸易主义者斯密公 爵、米哈艾里斯等人的论著中只是略闻其声而已。洛贝尔图斯是一种落后而 又不很巩固的资本主义的代表人物,这种资本主义违反那些要求国家采取不 干涉态度的英国型资产者一一德国也有这样的人一一的意愿,抓住自己的国 家,竭力利用它旧有的极权威力。他是马克思所阐明的那种资本主义及共在 资产阶级教授科学中的反映的代表者。马克思写道:“虽说德国社会是极落 后的,但它也渐渐由封建的自然经济脱离了,至少由封建自然经济的统治脱 离了,伸进到资本主义经济里面来了。虽然如此,教授们却依然一只足站在 旧的尘埃上。这是当然的。”①洛贝尔图斯是那样一种资本主义的代表者,它 刚一站稳脚跟,就遇到了世界资本主义的尖锐矛盾和它本身的矛盾,遇到了 工人运动,遇到了它最深思熟虑的代表人物早就觉察到的无产阶级革命的威 胁。
所以,洛贝尔图斯的体系不仅是德国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因而也是德
国资本主义发展的合乎规律的产物,而且是十九世纪中叶普鲁士资本主义的 经济思想的典型表现;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这个体系还是一个中心,德国资 产阶级政治经济学在十九世纪前半期的整个发展都归结于此,它以后的各个 流派大邮分都以此为据。因此,洛贝尔图斯进行论战,而且是尖锐、激烈地 同时与反动的封建浪漫主义倾向和社会主义意向论战,在这方面,《认识》 的序言是极能说明问题的。在该序言中,这位资产阶级经济学家开门见山地 宣布,他既反对“奔回中世纪”②,也反对“以令人头昏目眩的猛跳”跃入非 资本主义境地。
当然,洛贝尔图斯的体系有很多独特之处。首先是,在德国资产阶级政 治经济学中独一无二地详细利用了资产阶级经济科学的、主要是李嘉图的古 典派原理;最后是,别出心裁地运用了关于价值和收入“构成”的教条,而 这个教条过去却具有另一种性质,往往是小资产阶级性质。但这种情况不仅



① 马克思:《评瓦格纳〈经济学教程〉》,见《资本论》,第 1 卷,1953 年中文版,第 1021 页。着重点
是引者加的。
② 与此相关联,洛贝尔图斯反对重商主义思想和闭关自守论,即法西斯主义“理论家”人加颂扬的观点。 见《认炽》,德文版,第 140 页(疑为第 1 页之误。——中译者),本书第 57 页。二

不能否定,而且更加显示了洛贝尔图斯的原理的特点,表明了他是十九世纪 中叶德国资产阶级经济学的头号代表人物,是整个德国资产阶级经济学的头 号代表人物;表明了他的体系是十丸世纪前半期德国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特 殊发展的一定的总结,是此后各个有影响的庸俗经济学流派,如“讲坛社会 主义”或“国家社会主义“、新历史学派的出发点,在很大程度上也是社会 学派和社会民主党政治经济学若干变种的出发点。同时,洛贝尔图斯的某些 论点是同法西斯政治经济学的教条相呼应的,虽然法西斯主义所拼凑的“理 论”远不及洛贝尔图斯的一些论点,因为这些论点比较严整,不是露骨的诡 辩,而且部分地运用了资产阶级科学的重大成就。
              五 在这篇序言后面的洛贝尔图斯的著作,没有专门详述他的学说的一般哲
学前提和方法论前提。但是,洛贝尔图斯是一个对哲学与方法论问题十分敏
感和重视的作者,他的方法论在字里行间表现得很明显。 这个方法论是什么呢?洛贝尔图斯在哲学方面是一个坚决的唯心主义
者,是德国古典唯心主义、首先是费希特和谢林的与众不同而又极其紊乱和 模棱两可的门徒;洛贝尔图斯体系的所有研究者——狄特泽尔、布拉德凯、 蒂埃尔等人都肯定他同费希特和谢林在思想上有深刻的联系。他敌视一切唯 物主义。洛贝尔图斯叫道:“我完全不是一个唯物主义者为①。他自认为是“来 自上帝”的“崭新的宇宙观和历史观”的创立者②。
洛贝尔图斯的历史哲学和社会学,就是以此为立足点的。整个历史是“世
界在上帝之身复归一体的过程力③。因此,“凡是政治经济问题,我都把它同 上帝联系(binde und kn■pfe)在一起”④。生活的灵魂,其中特别是社会 生活的灵魂,乃是共同性(Gemeinschaft),即精神的、伦理的、经济的共 同性,它的范围日益扩大,从一个家庭的范围开始,随后经过部落和国家这 两个阶段,进入有组织的人类社会。因此,共同性的法律制度决定着它的经 济关系,而不是相反。共同性是人类历史的动力和灵魂。⑤这就得出了所谓共 同性原则或“共产主义”原则。洛贝尔图斯的“共产主义”,归结为同个人 主义观点对立的“劳动共同性”学说,归结为普遍主义观点的特殊翻版。普 遍主义观点早在弥勒那里就已经显露头角,后来成为施潘手中维护法西斯反 动势力的直接工具。
照洛贝尔图斯的说法,这种“共产主义”原来是任何一个社会的一般逻
辑特征,而不论社会的历史形式如何。总的说来,洛贝尔图斯所特有的手法, 也就是把一切基本经济概念变成同历史范畴对立的逻辑范畴。
对于这个亚格措夫的作者广泛采用的方法,我们只举两个例子讲一下。 第一个例子是关于分工。洛贝尔图斯把分工描述为一种决定性的社会联系, 一种在物质上构成社会的力量。洛贝尔图斯主张从分工出发来考察整个现代



① 科查克:《洛贝尔图斯一亚格措夫的社会经济观点》,耶拿,菲歇尔 1882 年版,第 12 页。
② 《国家学时报》,杜宾根 1879 年,第 224 页。
③ 见蒂埃尔:《洛贝尔图斯、拉萨尔、瓦格纳》,第 17 页。
④ 同上书,第 36 页。
⑤ 这些思想,洛贝尔图斯在《古代社会国民经济学研究》中、下册中叙述得最为详尽。

经济,把分工当作它的最本质的基础。要正确地了解现代经济,“首先必须 把一切非本质的附带的因素(Beiwerk),即工人同土地和资本占有者的差别, 排除于分工概念之外”。①阶级特征变成了应当撇开不问的非本质的附带因 素。这就是洛贝尔图斯的“逻辑范畴”的全部实质。
  第二个例子涉及对资本的阐述。洛贝尔图斯责备马克思把“资本概念” 本身和“资本的现代形式”混为一谈,②他自己创立了资本的逻辑范畴,以别 于资本的现代历史形式,并且证明资本本身永恒不灭。这里,洛贝尔图斯的 方法论的资产阶级性质表现得淋漓尽致,它在很大程度上是直接反对马克思 的方法论的。
  洛贝尔图斯有时很鲜明地揭露政治经济学中个人主义和自由主义观念的 弊病。他发表了不少关于分工的深刻的看法。但是,他分析经济问题的一切 哲学观点和方法,都是极其荒谬的,它们无不基于唯心主义原则,无非是用 同样带有资产阶级局限性的普遍主义或有机主义同个人主义相抗衡,提出划 分“逻辑”他畴和“历史”范畴的诡辩术。
  如果说在方法论上,洛贝尔图斯同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古典作家的立 场、同这个立场的最彻底的体现者——李嘉图相距很远,那末,在经济理论 的基本论点方面,他有很多东西是从李嘉图处借鉴的。
在价值论方面,洛贝尔图斯利用了李嘉图的一切根本原则。他的劳动价
值论首先利用了李嘉图的理论。考察洛贝尔图斯在《认识》中所最全面地阐 明的价值论,就能清楚地发现,洛贝尔图斯一则以李嘉图为准绳,二则并没 有比李嘉图有丝毫进展。
相反地,洛贝尔图斯采取了故弄玄虚的叙述方法,过分庞杂地堆集了一
些取自德国资产阶级经济学旧武库的定义(他的“有用的物品”、“具有价 值的物品”、“财货”等就属于这一类),故意把价值解释为“逻辑范畴”。 这样,他就使自己对李嘉图价值论的阐述在某些方面变得杂乱无章。
洛贝尔图斯观念的两个基本点,尤其模糊了价值问题的本质,完全堵塞
了从李嘉图的理论向前进展的道路。
1.李嘉图相当分明地划清了商品的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的界限(交换价 值只是价值的表现形式,这一点,李嘉图没有说明)。因此,李嘉图虽然并 没有比较清楚地提出已被马克思详尽无遗地解决了的商品二重性这个最重要 的问题,但他至少开辟了提出这个问题的道路。洛贝尔图斯却在这里仿照劳 和其他德国经济学家的很不高明的手法,倒退了一大步。他试图勾销使用价 值和价值之间的对立性,把二者对比为逻辑概念和历史概念,认为“只有一 种价值,这就是使用价值”。①瓦格纳对此如获至宝,声称:“我赞成洛贝尔 图斯和谢夫勒的见解,认一切价值有使用价值性质,更加看重使用价值的评 价”。①洛贝尔图斯和瓦格纳的这个论点,实质上抛弃了整个劳动价值论。马 克思在他的《评瓦格纳著作》这篇精辟的书评中,把它批驳得体无完肤。马



① 洛贝尔图斯;《资本》,柏休,1884 年德文版,第 81 页。我们在这里引证了原文,因为达维道夫的译
文此处不很确切。
② 《洛贝尔图斯—亚格措夫博士书简与社会政治论文集》,第 1 卷,第 111 页。
① 《国家学时报》,杜宾根 1879 年,第 228 页。
① 瓦格纳:《一般的或理论的国民经济学》,1879 年德文第 2 版,第 1 卷,第 48 页。转引自马克思:《评 瓦格纳经济学教程》,见《资本论》,第 1 卷,1953 年中文版,第 1021 页。

克思说明,使用价值决不是价值的基础,使用价值与价值,“除了‘价值’ 一词之外,毫无共同之处”。②马克思绝妙地嘲笑了“德国本国教授把使用价 值和价值混同起来的‘努力’”。③这种“努力”,恰恰是“胡言乱语”的洛 贝尔图斯的理论区别于较高级的李嘉图理论的特点。
  2.在李嘉图看来,商品价格倾向于价值,价值起着支配商品价格波动的 规律的作用,这已经不是一种理想,而是一个客观的自发过程。可是,李嘉 图仍然并没有因此而比较充分地揭示价值规律的矛盾,也没有因此而更加详 尽地考察价值作为发达的资本主义制度下价格形成的基础,是如何由于一般 利润率规律而发生形态变化的。不过,在这里,李嘉图无论如何还没有堵塞 提出问题的道路,而洛贝尔图斯却又在这里倒退了一步。
  洛贝尔图斯在《认识》中分析盖尔曼的异议时,已经举手投降了。他设 想,消耗等量劳动的商品,其价值相等,但并没有坚持认为这是符合实际的。
④后来,他在引述这种设想的时候声称,他不认为,“产品的价值总等于所消 耗的劳动,换言之,劳动如今已能代表价值标准。我已经在第二书简和《认 识》一书中说明,这并不是一个经济事实,而只不过是一种经济思想”。① 洛贝尔图斯认为马克思的一大错误就是:在马克思看来,价值决定于劳动, 这并非如他洛贝尔图斯所指出的,是一种只有用立法手段才能实现的理想, 而是商品经济的一个现实的客观规律。
不言而喻,在这一点上迷误的不是马克思,而是洛贝尔图斯。洛贝尔图
斯就这个问题同马克思论战,从而表明他对这个问题的理解甚至没有达到李 嘉图的水平。
可见,在价值论方面,洛贝尔图斯最多是停留在李嘉图的水平上,并且
有一系列观点陷入了德国经济学家混淆是非的庸俗立场。他没有再前进。“洛 贝尔图斯先生有李嘉图的价值量尺度,但和李嘉图一样没有研究或了解价值 的实体。”②他丝毫没有触及问题的关键,即劳动二重性学说。特别是,他复 述了李嘉图关于社会必要劳动由劣等生产条件决定的不正确的学说,没有从 此前进一步。同时,他作为以前的德国资产阶级经济学的合法继承者,接受 了它的一系列庸俗观点,并且试图把这些观点与劳动价值论结合起来,其结 果却由劳动价值论大大地后退了。在价值论方面,洛贝尔图斯不仅不比马克 思高明,也无法同马克思伦比,而且,洛贝尔图斯的理论和马克思的杰出学 说的距离,还大于李嘉图和马克思的距离。洛贝尔图斯的功劳在于:他第一 个在德国资产阶级经济学界详尽地提出了劳动价值论,还仔细地评述了李嘉 图的一系列论点。但只是如此而已??。
在考察洛贝尔图斯的“租金论”时,会发现大致相同的情况。他以为, “租金论”比起马克思的论点来,是对剩余价值问题的更加简明的阐述。应 当说,洛贝尔图斯曾经屡次提出并论证一个一般原理:“租金”不是价值的 附加,而是生产性劳动所生产的一部分价值。但是,以这样的一般形式说明



② 见《马克思,恩格斯文库》,俄文版,第 5 卷,第 394 页。
③ 同上书,第 396 页。并见恩格斯:《马克思<哲学的贫困>序言》,见《哲学的贫困》,1962 年中文版,
第 7 页。
④ 洛贝尔图斯:《认识》,德文版,第 51 页,本书第 97 页。
① 洛贝尔图斯—亚格措夫:《社会问题解说》,俄文版,第 93—94 页。
② 马克思:《评瓦格纳著作》,见《资本论》,第 1 卷,1953 年中文版,第 1026 页。

的这个原理,只是对于德国资产阶级经济学界才是多少有些新颖的东西。在 德国以外,这个原理已被所谓李嘉图派社会主义者更为明确突出地发挥过, 而在他们之前,也就已经包含在古典派学说中了。如果简单地说剩余价值或 “租金”是工人无酬劳动的结果,那末,在洛贝尔图斯时代,这决不是什么 新论点;马克思在《剩余价值学说史》中提到的很多作者,都在洛贝尔图斯 之前以不同的形式论述过这一点。如果谈到建立正确的前后一贯的剩余价值 学说,洛贝尔图斯就根本无法与马克思争这一份功绩。
  第一,在洛贝尔图斯看来,“租金”仅是利润和地租的总和,他对二者 的解释都是似是而非的;洛贝尔图斯并不理解:如恩格斯所说明的①,剩余价 值是资本主义制度下剩余产品的一般形式,而利润和地租则是剩余价值的转 化形式。
  第二,剩余价值的全部秘密基于一种特殊的矛盾,即“劳动力”商品的 二重性。可是,洛贝尔图斯丝毫没有发现“劳动力”的二重性及其一般基础
——一般商品的二重性。在洛贝尔图斯看来,劳动是商品,买卖的是劳动, 而不是劳动力,①这就把他明确揭示剩余价值秘密的道路堵死了。
  第三,我们的这个“租金”论者竭力粉饰资本主义剥削的寄生性。他承 认,价值,以至它的一部分——“租金”,是劳动创造的,但又急忙声明, 资本家和土地占有者都履行着对社会十分有用的职能,他们的活动很受人尊 敬,“租金”论不应当成为要求剥夺剥夺者的根据,利润和地租仍应提供给 资本家和土地占有者,作为他们履行对社会有用的职能的报酬。他接着又急 忙强调指出,“应当以一切可能的手段,保持劳动、资本和土地所有权这样 一种社会经济阶级的划分状况,一切努力都应当只用于改变劳动产品的分 配。”
其实,洛贝尔图斯在国民产品分配问题上同样陷入一片混乱,他连篇累
牍、枯燥无味地谈论资本和收入的区别,故弄玄虚地分析工资应纳入哪一项, 而结果还是重复了斯密把产品分为工资、利润和地租的错误②。如果注意到这 个事实,就会清楚地看到:连洛贝尔图斯允诺的“完整的、与这个最好的方 法相适应的国民产品分配??理论”,也并没有多大价值。
我们不可能在这里进一步细谈洛贝尔图斯的利润学说。我们只指出一个
毫无道理的“波美拉尼亚”观点:“租金”按原材料和加工产品的价值比例, 分为利润和地租。
洛贝尔图斯企图从??“资本祖金的计算方式”中引伸出在“资本租金”
之外“地租独立存在”③的结论,这种尝试也是同样没有意义的。把计算方式 变成产生一个重要经济范畴的力量,即产生一定阶级的收入的力量,这就是 表明对问题的理解十足地肤浅。
比这深刻得多的,是洛贝尔图斯关于在平均利润率规律发生作用的条件 下商品价格规定问题的见解。这种见解,时常被评价为在马克思的生产价格 理论以前发表的高见。实际上,它远没有起到这个作用。洛贝尔图斯所断言 的究竟是什么呢?他说,“在各个局部,即在每个部门和分工的每个阶段,



① 恩格斯:《资本沦》第 2 卷《序言》,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 24 卷,第 15 页。
① 洛贝尔图斯:《资本》,第 138 页
② 见《列宁全集》,俄文第 3 版,第 3 卷,第 35—36 页。
③ 本书第三原理。

产品不可能准确地按照其中所包含的劳动量进行交换”,这首先是“因为资 本利润至少具有在一切企业内平均化的趋势”。①可是,这基本上只是相当清 楚地复述了李嘉图《原理》中提出同一问题的第四篇和第一章的基本思想。 洛贝尔图斯对它表述得比李嘉图略为明确。但他没有研究价值规律在发达的 资本主义条件下所发生的形态变化,他没有详细论述价值决定商品价格同一 般利润率规律的矛盾、这个矛盾运动的形式——生产价格等等问题。利润率 的平均化,是同每种商品按其价值出售的情况不相适应的,这一点,洛贝尔 图斯是看到了;不过,在这方面首先摸索问题的李嘉图早已指出过这一点了, 虽然他说得比较含糊。至于这里所存在的矛盾是怎样解决的,李嘉图和洛贝 尔图斯都没有看出来,这是马克思第一个揭示的。
  因此,不足为奇的是,恩格斯可以在《资本论》第二卷序言中大胆地建 议洛贝尔图斯的崇拜者在解决生产价格问题方面同马克思展开竞赛。同样 地,难怪恩格斯可以在第三卷序言中肯定,无论是洛贝尔图斯,还是洛贝尔 图斯分子,甚至都无法着手解决这个问题,因为洛贝尔图斯这里所提出的看 法,不仅没有包括解决问题的办法,甚至连解决问题的方向都没有指明。
  洛贝尔图斯对工资理论毫无贡献。他喋喋不休地谈论轰动一时的工资“铁 则”,同拉萨尔争辩谁先发现这个“铁则”,既没有想到早在他们二人以前 很久,就有几十名英国经济学家提出过这个“铁则”,也没有想到它是不切 合实际的,它忽视了资本主义制度下活生生的阶级斗争的复杂辩证法。
这样,我们可以肯定,洛贝尔图斯触摸到了“流行的”剩余价值及其分
配问题。我们可以表扬洛贝尔图斯的一定的功绩,即他在德国资产阶级政治 经济学界比谁都最为有力地提出了这个问题。但是我们认为,在这里,洛贝 尔图斯基本上也是停留在古典学派的水平上。同时,他用取自普鲁士主义教 授武库的平庸的辩护论,冲淡了古典作家的明晰的猜测,反而毫无根据地自 以为对剩余价值论有先见之明,这就使自己陷入荒谬可笑的境地,因为这个 理论是由马克思首先发现并详加探讨过的,它决不是几条模糊的揣测,而是 构成了马克思整个经济学说的基石。
洛贝尔图斯还专门煞费苦心地详细发挥了地租学说。在这方面,与在其
他一系列问题上不同,他和李嘉图背道而驰,建立了自己的、在资产阶级经 济思想史上占有显著地位的特殊观点。
马克思在《剩余价值学说史》中用了上百页的篇幅分析洛贝尔图斯的地
租理论,还在《资本论》中提到了洛贝尔图斯论述地租的“重要著作”。① 但是,除了有一些值得注意的意见和关于必须确定绝对地租的有益想法,以 及对辩护性的“肥力递减规律”的言之有理但又模梭两可、含糊不清的批评 以外,洛贝尔图斯的地租理论,就其基础来说,是错误的,是根本站不住脚 的。
它的全部根据是这样的一个论点:在农业中,原料不列入生产费用,所 以就形成了落人土地占有者手中的超额利润。关于这一点,马克思断言,洛 贝尔图斯把不发达的波美拉尼亚关系所特有的计算方式变成了整个理论的基 础,这简直是“弄错了”。显然,农业生产中也有原料;显然,它也是农业 生产费用的一个要素。了解绝对地租的关键并不在这里。因此,马克思以充
关于德国国家经济状况的认识的下一页
成为本站VIP会员VIP会员登录, 若未注册,请点击免费注册VIP 成为本站会员.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电子书均来自互联网。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


其它广告
联系我们     广告合作     网站声明     关于我们     推荐PDF     全部分类     最近更新     宝宝博客
蓝田玉PDF文档网致力于建设中国最大的PDF格式电子书的收集和下载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