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均衡论



作者序言

  远篇论文具有在写它的那个时候的特点和它的作者的背景。它是在大萧 条初期所做的要的比较深刻和比较全面的货币理论奠立基础的各种尝试中的 一种。几十年来魏克赛尔(Knut Wiok-sell)的货币理论在瑞典是讨论的中 心。本书作者不是一个完全新的研究方法的首创者,他是在魏克赛尔原有的 理论结构中提出他自己的看法,这是十分自然的事情。的确,在本文中,这 种陈述的方式进行得已经使它成为一个对魏克赛尔的“含蓄的批判”
(“immanent oritioism”)。虽然这种含蓄的批判的方法比之对货币理论 问题直接进攻现出某些缺点,但是在这里它被证实是很有用处的,因为它能 够给魏克赛尔理论的表述穿上现代的外衣。这个方法另一或者是同等重要的 好处是它便利于研究某些有决定意义的假设,这些假设虽然是货币理论的全 部结构的基础,但是常常为人所忽视。
  这篇论文主要限于研究“货币均衡”的概念和含义。这个概念对魏克赛 尔理论来说是基本的,同时对所有后来魏克赛尔理论的各种变种来说,不论 它的伪装如何,也是基本的。然而,在这个受到限制的结构中,对研究某些 在这个时候似乎是重要的有关货币问题,我还是感到自由的。当我写原稿的 时候,我原把它看作我打算写的一篇正面论述经济动态的导论的初稿。自从 那个时期以后,其他职务使我不能完成这小愿望。
  1931 年在《经济学杂志》(Ekonomisk Tidskrift)中发表的瑞典文原 作《货币学说论文集》(Om Penningteoretisk J?mvikt)是力日内瓦国际 问题研究所和斯德哥尔摩大学所作的一系列关于魏克赛尔货币理论的演讲稿 的摘要。德文译本命名为 《均衡概念作为货币分析的工具》 ( Der Gleiohgewiohtsbegriff als Instrumentder Geldtheoretischen Analyse), 包含在《货币理论论文集》(Bei-tr?ge Geldtheorie)中,后者是哈耶克 教授(Prof.F.A.Ha-yek)所编的一部论文集(维也纳,1933 年)。德文版 中加上了三章导论性的文字,同时若干包含有助于解决纯粹是瑞典争辩问题 的段落,则被删去了。现在用英文发表的这篇论文是德文本的译文没有重大 的修改。
  要修改这篇论文便意味着写一本新书,因为全部经济情景已发生了变 化,同时在实际经验、潜心研究和沉思默想的影响下,作者自己的观点也有 了变化。在过去七年中,货币问题的文献已经有所增加,或许增加得比以前 任何时期都多。既然考虑当前情况对本文作一全面的修改是不可能的,因此, 除了为使之篇论文更加清楚和一致的改动外,我力图避免其他改动。然而, 第四章和第五章中末尾几节的重要修改似乎是适当的。例如,我从德文版中 删去了我试图说明魏克赛尔的第一和第二个公式是等同的几节。因为照我现 在对于这个问题的看法,这种堂试是错误和不适当的第一个公式不能离开第 二个公式来决定,而且实际上它只不过是对更为抽象的第二个公式下面的因 果要素的一个说明。
  英文译本是在布赖斯(R.B.Bryoe)和斯多培尔(N.Stoiper)二位先生 创议下进行的。我热诚地感激这两位朋友对于我的旧论文所化费的劳动;同 时也要感谢约翰·德·威特·诺顿(John,De Witt Norton)先生和罗林·贝 奈特(Rollin F.Bennett)先生,他们在后一个时期曾阅读和校对全部的手 稿。
  
甘纳·米尔达尔

中译本序言

  本书作者米尔达尔(Karl Gunnar Myrdal,1898—),瑞典资产阶级经 济学家,瑞典学派(也叫北欧学派或斯德哥尔摩学派)主要代表者之一。斯 德哥尔摩大学教授;1933—1938 年间兼任瑞典政府经济顾问和瑞典银行理 事;1945—1947 年间任瑞典商业部部长;1947 年以来任联合国欧洲经济委 员会秘书长。其主要著作,除本书外还有:《价格形成问题与变动因素》(1927 年)、《经济学说史中的政治因素》(1929 年用瑞典文出版,英译本于 1954 年出版)、《美国的进退维谷——黑人问题与现代民主》(1944 年,纽约 版)、《国际经济》(1956 年,纽约版)等。
  瑞典学派是当代资产阶级经济学的一个主要流派。它的奠基者为达卫·达 卫逊、卡塞尔和魏克赛尔等三人,其中魏克赛尔、特别是他在 1898 年出版 的《利息与价格》一书,对瑞典学派的形成有重大影响。在这本书中,魏克 赛尔提出“自然利率”这个概念,以与市场利率(指金融市场的借贷利率) 相区分。所谓“自然利率”(也叫“真实利率”),是指(按照庞巴维克的 资本利息理论)原始生产因素(土地与劳动)不直接用于制造消费资料,而 用于制造资本物以进行所谓迂迴的生产时,实物资本的物质的边际生产率。 它也可以设想为借贷不使用货币,完全由实物资本的供给与需求所决定的利 率。它大体相当于庸俗经济学所谓资本的边际生产率,或通常所理解的投资 的预期利润率。魏克赛尔认为,设若市场利率恰好与自然利率一致,则投资、 储蓄、生产、所得及物价水平等均无变动趋势,即经济体系将维持在均衡状 态,这时的市场利率,又称为正常利率或均衡利率。在这场合,经济体系的 运行,完全由货币以外的因素决定,货币只起着流通媒介和计价单位的作用, 货币因素对于物价是“中立”的,故又称为“中立货币”或“中性货币”。 设若由于市场利率的降低或自然利率的提高,以致市场利率低于自然利率 时,则因利率的低落,资本货物的价值(等于资本物的预期收益按现行利率 的折现值)将上升,于是引起生产资料生产的扩张、投资超过储蓄、生产和 所得的增长,以及物价水平上涨等积累性的经济扩张过程;反之,设若市场 利率高于自然利率,经济体系将出现生产资料生产减缩,投资小于储蓄、生 产和所得减缩,以及物价下跌等积累性的经济紧缩过程。
  瑞典学派是在本世纪二十年代末到三十年代期间正式形成的。其主要代 表者及其著作:(1)本书作者 1927 年所出版的《价格形成问题与变动因素》, 在这本书中,作者在庸俗经济学传统的静态均衡价格理论基础上,加入预期
(expeotation)这一因素,强调企业家对未来的主观预期及不确定
(uncertainty)和风险(Risk)等因素在价格形成理论中的重要作用;(2) 本书,书中提出的把一些经济变数,如资本价值、所得、储蓄、投资??等 区分为事前估计(exante)与事后计算(expost)两种,这两个概念成为瑞 典学派成员进行所谓动态分析时所普遍采用的一种理论分析工具;(3)林
达尔在 1929 年到 1930 年间出版的《货币政策的目的与方法》,书中对魏克 赛尔的上述积累过程,作了进一步的阐发,企图建立所谓动态分析的期间分 析法(periodanalysis)或序列分析法(Sequenoeana1ysis),来代替庸俗 经济学传统的均衡分析法。作者在米尔达尔的影响下,认为企业家的预期, 对魏克赛尔的积累过程有决定性作用;(4)1927 年在瑞典成立的失业委员 会及其成员于 1933—1935 年间所发表的报告书及附录:巴格(Gosta Bagge),

《失业的原因》;阿克曼,《产业合理化及其效果》;哈马舍尔德,《经济 波动的蔓延》;米尔达尔,《财政政策的经济效果》;约翰逊(AlfJo- hanssan),
《工资与失业》;俄林(B,Ohlin),《货币政策、公共工程、补贴和关税
政策是消除失业的工具》,以及由哈马舍尔德执笔的委员会的最后一次报告 书:《消除失业的对策》,这些论文尽管在分析方法和使用名词方面有若干 细节上的不同,它们的理论基础都受到魏克赛尔、米尔达尔、林达尔等理论 的强烈影响,其结论极为相近;(5)伦德保(E·Lundberg)的《经济扩张
理论的研究》(1937 年,伦敦),书中采用序列分析法研究资本主义经济
危机问题。 瑞典学派的形成及其所以受到各国资产阶级经济学家日益增长的重视,
是与资本主义总危机时期,资本主义内在矛盾日益尖锐化分不开的。第一次 世界大战后,1920 年,在一些主要资本主义国家爆发了周期性经济危机。
这次危机后的萧条持续很久,危机和萧条期间的失业情况超过了十九世纪任
何一次危机。经过短暂的复苏后,1929 年又爆发了资本主义世界历史上最 严重的一次世界经济危机。在两次世界大战期间,设备开工不足和失业工人 甚至在所谓经济高涨期间也大量存在。另一方面,在资本主义发展到总危机 阶段后,随着垄断资本对资产阶级国家机器控制的加强,一小撮财政寡头利
用其所控制的国家机器,日益加强了对国家经济生活的干预,借以攫取最大
限度的垄断利润。在这种经济政治条件下,十九世纪资产阶级经济学各种流 派的静态均衡理论体系(断言经由资本主义自由竞争下的市场价格机构的自 动调节作用,资本主义经济可以实现所谓充分就业的均衡),在失业大军和 过剩设备经常大量存在的事实面前,已日益丧失其辩护作用;而国家垄断资
本主义的发展也要求垄断寡头御用的经济学家为其编造“理论”依据,这使
得当代资产阶级经济学家不得不找寻某些新的辩护手法。因此,资本主义总 危机时期,资产阶级经济学发展的主要趋势,表现出如下一些特点:(1) 在被迫承认资本主义自发的市场力量不一定能保证充分就业的同时,却又说 什么只要国家加强对国民经济生活的干涉和调节,就可以“消灭”危机和失
业;(2)编造出各种各样的经济危机“理论”,把周期性生产过剩危机,
说成是货币的、心理的、自然的或技术的等等原因所引起,企图以此掩盖危 机的唯一真正原因,乃是资本主义制度内在的基本矛盾,并为实质上是旨在 加强国家垄断资本主义反动统治的所谓“反危机”措施制造“理论”根据;
(3)为着弥补庸俗经济学传统的静态均衡理论的显明漏洞,倡导所谓与资 本主义现实更为“接近”的动态经济学;(4)进一步用主观唯心论来代替
对资本主义经济过程的客观分析,强调资本家主观心理的预期对资本主义经 济发展的决定性作用,企图以此否认资本主义发展的经济规律的客观必然 性。瑞典学派正象当代资产阶级经济学的其他流派一样,正是为着适应当代 垄断资本的上述需要而形成和发展起来的;加上它与凯恩斯 1930 年出版的
《货币论》与 1936 年出版的《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在分析方法、理
论结论和政策主张等方面,有许多极为相同之处,所以自本世纪三十年代以 来,特别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瑞典学派的著作受到其他国家资产阶级 经济学家日益增长的重视。
  需要指出,在政治经济学的一些基本理论方面,瑞典学派完全接受和附 和庸俗经济学其他流派的辩护谬论,如价值理论的边际效用说和均衡价格理
论、分配理论的边际生产率说和归与论等。对于经济危机问题,卡塞尔和魏

克赛尔是投资过多危机理论的主要代表者,本世纪三十年代瑞典学派的著作 与凯恩斯的就业理论亦颇为接近。瑞典学派作为一个独特流派,其主要特点 表现在:第一,更多地注重经济危机问题的研究,并且理论的杜撰与所谓“反 危机”措施极为密切地结合在一起,这个学派的主要成员,大都直接参与瑞 典政府经济政策的制定和执行工作;第二,倡导所谓动态经济学,企图以此 修补静态均衡理论的显明漏洞;第三,在理论分析方法和分析工具方面,倡 导把一些经济变数,如资本价值、所得、投资、储蓄、成本等区分为事前估 计(exante)与事后计算(exP0st)两种数值;主张用所谓期间分析(亦称 过程分析或序列分析)来阐释资本主义经济的运动变化过程,以代替庸俗经 济学传统的均衡分析。第四,特别强调资本家主观心理对未来经济前景的预 期对经济发展的“决定性”作用。
          * * * 以上我们极其简括地评介了瑞典学派的基本特点。本书是瑞典学派的一
本重要著作,也是米尔达尔的一本代表作。在本书中,作者对他首创的事前 估计与事后计算这两个概念作了较系统的论述。如上所述,所谓两个概念工 具,已为瑞典学派成员普遍采用,成为这个学派的突出特点之一。借助事前 估计这一概念工具,他们在论述资本主义的所谓动态过程时,把资本家的预
期放在他们的“理论”结构中,从而把资本家对未来经济前景的主观心理预
期,说成是决定资本主义经济发展的决定性因素。这两个概念工具之所以为 瑞典学派成员广泛采用,而作者也自我吹嘘说,“假如本书有什么贡献的话, 那么主要的贡献可能就是它首先提出了事后和事前的概念”(第 44 页), 原因就在这里。
本书中心内容,是分析说明魏克赛尔在《利息与价格》一书中提出的货
币均衡的概念和含义。作者在“接受魏克赛尔货币理论的根本特点,并在假 定他的说明基本上是正确的这一前提下”(第 31 页),对魏克赛尔这一理 论中的某些自我矛盾和缺点作了分析批判,提出了一些修改补充的论点。作 者认为,十九世纪庸俗均衡 甲价格理论把价格形成理论跟货币理论分离开
来,以及用货币数量说来说明价格水平,存在着一些显明缺点;认为魏克赛
尔的“新”货币理论的主要“贡献”,在于借助自然利率与市场利率的联系, 把货币理论跟资本利息理论以及价格形成理论结合在一个理论结构之中,并 且“把货币理论的主要着重点,由旧数量说中支付机构的肤浅水平转移到价 格形成本体的较深刻的水平上去了”(第 26 页)。不言而喻,魏克赛尔对
庸俗价值论和数量说之显明漏洞所作的细节上的修补工作,正象他的前辈们
一样,决没有使他的“新”理论具有丝毫科学因素。离开了价值由劳动决定 以及价格只是价值之货币表现这一唯一科学的理论,是决不可能阐明价格问 题的。至于魏克赛尔蹈袭庞巴维克的谬说,把他所说的自然利率,说成是源 于迂迴生产中物质资本的较高生产率(或所谓时间因素本身的生产率),这
种企图否认利息利润只是剩余价值之转化形态的辩护论调,其谬误更是无需
多费笔墨的。 如上指出,魏克赛尔把他所谓自然利率说成是源于采取迂迴生产时的实
物资本之技术因素所带来的实物的边际增量,自然利率的大小取决于实物资 本的供给和需求(因而所谓自然利率也可以看做是设想借贷不使用货币,在
物物交换条件下由实物资本之借贷关系所决定的利率);认为当市场利率恰
好与自然利率一致时,即具备了货币均衡的条件,这时的市场利率可称为正

常利率(或均衡利率);魏克赛尔还认为,货币均衡或市场利率是正常利率 的条件或标志,还可同样地看做是能使资本市场的投资等于储蓄的利率,或 者能保证一个稳定的价格水平的利率。米尔达尔认为,魏克赛尔的纯技术意 义的自然利率概念,在货币经济下是自相矛盾和无法确定的。他说,所谓自 然利率实即是实际资本的收益率或预期利润率,在这个意义下的自然利率, 显然取决于生产因素和产品的交换价值或价格,而后者又受市场利率的影 响。由此他认为,“货币利率也必须包含在用来确定自然利率的公式之中”
(第 49 页),“企业家所预期的绝对的未来货币价格,必然决定魏克赛尔 心中所有的生产率关系”(第 49 页)。米尔达尔还认为,魏克赛尔的第一 个均衡条件与第二个均衡条件虽然是恰好一致的,但两者有因果关系,即第 一个条件要以第二个条件为前提。就是说,自然利率不能离开整个价格形成 机构而单独地被决定,所以只有某种市场利率恰好使投资等于储蓄时,才能
说这时的市场利率等于自然利率(或投资的预期利润率);至于具备这两个
货币均衡的条件与稳定的价格水平则是截然不同的事情。据米尔达尔的说 法,在具备了投资等于储蓄的条件下,虽然也充分地决定了某种价格关系(即 商品和生产因素的相对价格),但价格的绝对水平则是可以变化的。
  这里不可能就米尔达尔对魏克赛尔理论的修正补充作全面的分析批判。 需要着重指出的是,米尔达尔对他的前辈的理论的补苴罅漏的工作,只是更
加暴露了当代资产阶级经济学说的谬误。这不仅在于米尔达尔完全附和庸俗 经济学的辩护谬论,如均衡价格论、资本边际生产率论以及货币数量说等, 还在于米尔达尔之独特的“贡献”,是特别强调所谓企业家预期的决定性作 用。“以后的分析,主要目的是使货币体系中含有预期”(第 32 页),“全
部货币问题决定于预期这一因素”(第 34 页)。说什么资本主义经济的发
展变化的决定性因素是资本家的预期,其谬误更是不言而喻的。由此我们可 以看到,不管当代资产阶级经济学家怎样枉费心机地使用各种巧妙的花招来 掩盖着资本主义的内在矛盾,企图以此对抗日益深入人心的马克思主义科学 真理的传播,当代资产阶级经济学之日益陷入主观唯心论的泥坑,只是资本
主义日益走向死亡这一客观必然性在意识形态领域中的反映。
宋承先
1962 年 12 月

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 出 版 说 明

  我馆历来重视移译世界各国学术名著。从五十年代起,更致力于翻译出 版马克思主义诞生以前的古典学术著作,同时适当介绍当代具有定评的各派 代表作品。幸赖著译界鼎力襄助,三十年来印行不下三百余种。我们确信只 有用人类创造的全部知识财富来丰富自己的头脑,才能够建成现代化的社会 主义社会。这些书籍所蕴藏的思想财富和学术价值,为学人所熟知,毋需赘 述。这些译本过去以单行本印行,难见系统,汇编为丛书,才能相得益彰, 蔚为大观,既便于研读查考,又利于文化积累。为此,我们从 1981 年着手 分辑刊行。限于目前印制能力,1981 年和 1982 年各刊行五十种,两年累计 可达一百种。今后在积累单本著作的基础上将陆续汇印。由于采用原纸型, 译文未能重新校订,体例也不完全统一,凡是原来译本可用的序跋,都一仍 其旧,个别序跋予以订正或删除。读书界完全懂得要用正确的分析态度去研 读这些著作,汲取其对我有用的精华,剔除其不合时宜的糟粕,这一点也无 需我们多说。希望海内外读书界、著译界给我们批评、建议,帮助我们把这 套丛书出好。
商务印书馆编辑部
1982 年 1 月

货币均衡论

第一章 导论

1.战后货币理论中简化近似方法的任务


  自从世界大战开始以来,在多事的年代里,实在很难理解为什么经济学 家还会有这样充裕的时间和闲暇来作清晰的思考和谨慎的观察。在经济政策 范围内的变化,特别是在货币事务方面,具有这样革命的性质,它已动摇了 资本主义秩序的基础。这一直是一个需要速迅而勇敢解决的问题——特别是 在今天1比过去任何时候更是如此。因此,现实生活要求科学,首先是理论 结构要尽可能简单,以便使忙碌的金融家和政治家能够容易理解它和立即运 用它;这些金融家和政治家对于世界的金融和政治制度的控制,经常是怀疑 而犹豫不决的。今天的这些要求已经很好地为那些能够直接参酌存在于事务 表面上因而显得很重要的现象,作出简单的、现成的理论说明和行动规则的 经济学家所满足了。
  在这一时期内,科学工作的市场价值,亳无疑问,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于 它是否有将研究结果表述成为口号的可能性。可以毫不迟疑地承认,在这个 时期中某些新闻工作者肤浅的意见,在事态迅速变化情况中,对实际方针的 决定倒有真实价值,即使从较高的观点来看,亦是如此。但是,这只有在这 一情况下才是这样,就是这种肤浅的意见必须是在比较全面的研究的基础上 获得的,而不是以作为科学研究结果提供给从事实际工作的人的简化理论结 构的表面观察为依锯。这些简化后的说明,具有深思熟虑的近似的性质,在 任何情况下,只适合于这个时期的特殊情况。它们没有一般科学确实性。为 了使它们成为完全确实的,即使它们是在特殊情况下为这一特殊情况提出 的,也必须以具有高度复杂性的十分全面的分析的基础;而这种全面分析不 可能连同结果一起提出而不损害后者的那种从实用观点看来使它们具有价值 的简明性。
  这种适用于某种情况同时又是明智地简化了的近似公式,在我看来,一 个好的例子就是古斯塔夫·卡赛尔(Gustav Cassel)的购买力平价说。任 何认真研究过卡赛尔这一理论说明的人,都会发现卡赛尔本人把这个理论叫 做十分简化的近似法。它之所以有价值,是因为它用鲜明的轮廓着重说明一 个单一的思想,这一思想卡赛尔认为——照我想来这是正确的——必须尽可 能着重地把它打进当时负实际责任的政治家和银行家的头脑中。假如承认购 买力平价说的这一性质,假如一开始就认为它只是适用于某种特殊情况的十 分简化的近似的东西,那么,科学讨论对这一主题便可免除冗长的争辩了。 要证明购买力平价说不是普遍有效的,要证明当国际汇兑关系受到严重震荡 以后,这一理论和国际贸易理论不相适合,这一工作实在太简单,不能引起 野心的科学家的注意,特别是因为这一理论的创始人已经承认它的有效性是 有限制的了。

2.传统的数量说的夏活

我们谈到购买力平价说,只是作为一个例子,用来说明已经简化成为标



1 ①1932 年春。

语那样简单的理论,在动荡的时期里能够获得突际上的重要性,也能够获得 实用的价值。从以下篇幅中所要谈到的货币理论问题的观点来看,指出传统 的数量说如何又在实际的和理论的讨论中卷土重来,是更有意义的事情。尽 管数量说有多种不同的形式,但它主要仍是欧文·费希示(Irving Fisther) 用他的著名的标准公式所描述的理论内容。
  从这一时期需要简洁明了的表述来看,这是不足为奇的。在流传下来的 经济理论的集合体中,恐怕任何部分都不像数量说这样容易简明化和普及 化,这是在那个坏境下对它很有利的事实。而且它还包含有足够的普通常识, 对于实际货币政策的指导,并不是完全无用的。它涉及直接摆在每一小人眼 前的经济现实。然而,在更仔细的考查之下,它便显露出很多理论上含糊不 清和疑难之处,使理论家们感到兴趣,并使他们的详细阐发上能有足够的个 人的特征。总之,它在级高程度上含有可以引起科学争论的各种性质,虽然 这种争论往往是没有结果的。而且,最后,要找出一个更适宜于货币问题的 理论发 展的基础,的确是很困难的。

3.经验主义者对数量说的批判


  然而,不能从这里推论数量说在这时期内没有受到批判,即使我们把它 的较为隐蔽的变体包括在内,也是如此。例如,许多带有经验偏好反对所谓 正统理论的作家便反对它,或者——即使他们会用过它的话——至少他们也 不明确地说它是他们的结论的必要前提。
  早些时候在英国,特别是在德国,就是这种情形。但是它的特点是,从 经验上来反对抽象的理论分析,却相对地宽恕了刻版的甚至在更坏的意义上
说是“空洞”的理论,近来和过去都是这样。就美国制度学派来说,他们对 货币在经济生活中的任务加以特别阐明,就可以说明这点。他们把货币和追 求利润的动机当作私人资本主义社会的一种“制度”。换句话说,他们没有 像反对传统理论其他部分一样去反对货币理论的基本观念。对于这点,他们
有很好的理由。正如我马上就要指出的,数量说的肤浅使它能免于像交换价
值中心理论一样坠入虚假的形而上学的深渊中,这应当感谢边际效用学派的 努力。
还有另一情况使经验主义者不致对数量说过分吹毛求疵。如果他们企图
避开理论上的思考,他们在处理像货币这样具有很明显的实际意义的问题 时,就会受到阻碍。这里争论的问题往往关系到两不相容的行动方针的可能 的未来后果。这是不能观察得到的。往往有许多事情在各种情况下是独特的, 而有关的未来政治行动的各种方法所产生的后果,更不在直接经验研究的范
围以内。要解答货中政策的问题,即使经验主人者也不得不部分地依靠纯理 论的思考。要想给予这种思考以正统的数量说以外的任何其他形式是很困难 的,特别是对于像经验主义者那祥企图避开主要均衡理论的人来说更是这 样。

4.理论家对数量说的批判


  但是更重要的可能是数量说也逐渐受到在原则上不反对抽象理论的经济 学家的批判。这些批判家是要用一个更好的货币理论来代替老的数量说。现
  
在出现了另一种货币分析的形式,它不再强调支付手段的数量。在某种程度 上,这是一种新的现象,因此魏克赛尔在对数量说讨论的批判分析中,①着 重指出数量说从未曾真正受过其他更好发展的理论的挑战,这是对的。
  在十八世纪末,尤其是在十九世纪初期,许多经济学家就巳成功地指出 数量说的弱点和困难,但他们没能真正用其他理论的假设去代替它。他们只 是在对数量说作小的改进的时候才是成功的。因此,货币理论的一般分析方 法大部分仍然和一个多世纪以前一样。想建立一种根本不同的理论的人,由 于这种困难,都不得不放弃这一努力了。
  但是在最近数十年来,一种不同的货币解释出现了。它越来越渗入专家、 银行家、新闻记者和在政治家有关货币政策的讨论之中了。这种新的更鲜明 的对待货币理论问题的态度,是为那些使简革肤浅的数量说有实际重要性的 同样事实所刺激起来的,这便足以表明经济发展与经济理论之间特有关系的 真正特性。

5.魏克赛尔的新观念在瑞典的讨论


  今天主张这种新理论的作家们把这一理论溯源于魏克赛尔。①然而任何 熟悉早期经济文献的人,都知道一百年前英国和其他各地关于货币问题的讨 论,受到和近年相类似的经验所鼓舞,已经产生了很多的观念,魏克赛尔最 后把它们综合成为连贯的货币理论。②
  从魏克赛尔开始,科学发展分成若干条途径。长时期以来瑞典经济学者 始终单独地代表货币理论的新传统。几乎所有的瑞典经济学者都在魏克赛尔 影响之下。最近救十年中,在《经济学杂志》中曾发生一场十分生动的货币 问题的讨论,在这里,魏克赛尔本人占有重要的地位,一直到 1926 年他死 时为止。多数瑞典经济学者一致认为除了魏克赛尔以外,他的郎朴萨拉
(Uppsala)大学的同学达卫·达卫逊(David Davidson)曾作出不仅最完 全而且是最重要的贡献。在魏克赛尔著作和《经济学杂志》讨论的基础上, 魏克赛尔的一位瑞典学生艾力克·林达尔(Erik Lindahl)近年在西卷有关





① 魏克赛尔:《利息与价格》(Geldzins und G(terpreise),1898 年耶拿版,第 iii 页[第 xxiii 页]和第 39
页[第 43 页];《国民经济学讲演录》(Vorlesungen(berNat ional(konomie auf der Grundlage des
Marginaiprinzipes ),1912—1922 年耶拿版,第 2 卷,《货币与信用》(Geldund Kredit )(以后简称《讲 演录》,用 1928 年第二版),第 160 页[第 141 页]和其他各处。魏克赛尔的这两部著作现在已有英译本:
《利息与价格》,1936 年伦敦版;《讲演录》,1934—1935 年伦敦版。方括号中的页码是英译本的页码。
(《利息与价格》已有中译本,1959 年商务印书馆出版。——译者)
① 参阅上注中的著作;并参阅《利息是商品价格的调节者》(Der BankzinsalsRegulator der Warenpreise), 见《国民经济学与统计年鉴》(Jahrb(cherf(rNational(konomie und Statistik, III Folge),1897 年第 13 卷, 和《利率对价格的影响》(TheInfluenee of the Rate of Interest on Prices ),见《经济季刊》(Economic Journal)
1907 年。魏克赛尔还在《经济学杂志》中发表过一系列有关货币的论文,但是这些都是瑞典文的。
② 魏克赛尔从未说自己有什么大的新创见,相反地,他煞费苦心地从旧时的讨论开始,特别是从李嘉图
(Ricardo)关于黄金量、利率与价格水平之间的联系开始(见《利息与价格》第 4 页[第 24 页]和其他各 处)。达卫·达卫逊后来又强调魏克赛尔理论和正统货币理论的联系。关于学说史的简述也可看哈耶克《价 格与生产》(Preiseund Produktion)1931 年维也纳版第一章(1933 年伦敦第二版)。

货币政策目的和方法的著作①中,试图对魏克赛尔货币理论的某些部分作较 为系统的阐述,可是,和在《经济学杂志》中的全部讨论一样,它只是在瑞 典出版的。

6.奥地利学派对魏克赛尔观念的采用


  其后,奥地利学派某些理论家,特别是米塞斯(Mises)②和哈耶克③首 先看到魏克赛尔创造性的观念的重要。与魏克赛尔建立联系的是奥地利人, 这并不值得奇怪;魏克赛尔本人就是庞巴维克(B?hm-Bawerk)的学生,他 叙述他的思想时,无论在形式上或在结构上,都是直接以奥地利人的思想刁 惯为基础的。
  一经奥国人打破这一局面,魏克赛尔的观念便开始渗人关于货币和商业 循环问题的许多德国著作中。较老的德国文献几乎没有这种观念。魏克赛尔 早年在德国发行的著作在德国几乎仍然不为人所知。一个明显的例子便是黑 尔弗里克(Helfferioh)的著作《货币》(Das Geld),魏克赛尔本人很看 重这本书,虽然他着重指出它缺少对货币问题的理论叙述。魏克赛尔以可以 理解的沮丧心情,在《经济学杂志》中发表的对这本书的卓越评论中说,黑 尔弗里克在他的五十八页的货币文献目录中忽视了魏克赛永的《利息与价 格》,而他却具有典型的德国人求全的特点,把所有可能和不可能印行的我 价值的东西都罗列进去了。

7.盎格鲁撒克逊人的发展

  英国学派的理论家们对魏克赛尔关于这个问题的叙述只是迟迟才知道 的。不仅马歇尔(Marshall),就是庇古(Piqou)和霍特里(Hawtrey)都 好像不是真的熟悉魏克赛尔的著作。罗伯逊(D.H.Rooertson)的重要的小 册子《银行政策和价格水平》(BankingPolioy and Price Level)①包含 有很多新的观念,但是他对魏克赛尔和他的学生的有关货币的著作内容,也 明显地缺少全面的了解,因此,他不得不作不必要的思索。凯恩斯
(J.M.Keynes)的新的卓越的虽然并非完全清晰的著作《货币论》(A Treatise
on Mon-ey)②完全受有魏克赛尔的影响。然而,凯恩斯的著作也受到一些 可引人注意的盎格鲁撒克逊类型不必要的标新立异的损失,这是由于多数英 国经济学者对德国语言的了解存在某些习惯上的隔阂的缘故。
其次,在美国,近代的观念能在通俗的著作如福斯特(Foster)和卡钦



① 《货币政策卷一》(Penningpolitikens mal),1929 年隆德版;和《货币政策卷二》(Penningpolitikens Medel),
1930 年隆德版。
② 《货币及信用理论》(Theorie des Geldes undder Umlaufsmittel,1912 年慕尼黑版,1994 年第二版
[TheoryofMoney and Oredit,1934 年伦敦版])和《稳定货币价值和商业政策》(Geldwertstabilisierung und
Konjunkturpolitik),1928 年耶拿版。
③ 《货币理论与商业循环》(Geld theorie und Kunjunkturtheorie,1929 年维也纳版[MonetaryTheory and the
Trade Oycle],1933 年伦敦版)和《价格与生产》,1931 年维也纳版。
① 1926 年伦敦版。
② 1930 年伦敦版。

斯(Catohings)写给报馆的信中,和在商业俚语中,而不是在自命为比较 科学的出版物中发现到。①这里我主要指的是生产过剩和消费不足的学说, 购买力不足的学说等等——部分是很通俗的。员然这些学说,就它们的形式 来看,很难经得起芝加哥和哈佛大学好的毕业生的透澈的批判,然而它们毕 竟接蚀到了从魏克赛尔开始的现代现实主义,这种现实主义已经开始慢慢进 入货币理论的领域,而且将代替老的数量说。



























































① 再次提请读者注意本书原版日期。这一判断当然只是用在危机以前的文献才是正确的。

第二章 魏克赛尔对货币理论问题的论述

1.货币均衡理论与一般均衡理论


  作为我以后分析的基础,我拟先简略叙述一下由魏克赛尔开始的新货币 理论的一般理论背景。
  所有关于正统旅经济理论的有系统的论文,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 认为货币理论和价格的中心理论之间,没有内部联系和完整的结合;货币理
论常常只是价格形成理论的一个联系得不很紧密的附属部分。各种中心的经 济问题——根锯古典的经济理论,就是生产、物物交换以及分配等问题—— 毫无例外地都被认为是交换价值问题,或者换句话说,都被认为是相对价格 的问题。很明显,这样对待中心经济问题,会使它的基本论述完全脱离货币
方面的考虑。
  从历史观点来看,理论体系之所以这样截然分为两种不同的部分,当然 是由于理论家在探索物品的“价值”时,常常把它理解为一种座该比单纯交 换价值在意义上“更为深刻的”价值。至少在生产成本说被新古典学派的边 际效用说所代替之后,在上述“更深刻的”意义上,货币就不再被认为有任
何独立的“价值”了。货币的“价值”只不过是中介物,而且只是从它对物
品和劳务的购买力而获得的。 因此,商品和劳务的“价值”——在“更深刻的”意义上——和它们用
货币单位表示的偶然价格之间必然没有关系。因此,对于这种抛开货币现象
的“价值”进行科学研究是可能的;而且它还不能不离开货币和货币价格来 研究。“货币只是一抉面纱”这句话一再被人提到;这抉面纱必须揭开,使 它不致掩盖隐藏在它背后的各种关系。
  甚至有些理论家像瓦尔拉(Walras)和他的一些学生——卡赛尔、帕勒 托(Pareto)和费希尔,在他们的理论思考中看不出他们的乐观形而上学的 背景——也煞费苦心地在价格形成理论的本体与货币理论之间划出了一条显 明而清晰的界线。甚至他们还把价格理论的本体放在相对交换价值研究的基 础上,结果他们便忽略了货币上的考虑,或者把它当作一种错综复杂的现象 留到以后才来讨论。

2.两种理论完整结合的不可能


  因此,由经济思想史的观点来看,这就是价格形成的中心理论和货币理 论分离开来的方法的解释。假如我们把相对价格的均衡理论看作是用来解释 经济现实的一种尝试,则这种理论显然是不完全的——这是一切均衡理论家 都已看到的一个事实。还缺少一个方程式,就是决定倍数因素
(multiplioative faotor)的方程式,利用这个方程式,均衡理论的相对
价格便可能转换成为绝对的货币价格。因此,货币理论的任务就是要设法扑 充这个缺少的方程式。
  传统的货币理论是前面已经讲述过的货币数量说,它就是这样和价格形 成的中心理论合并在一起的。这一理论——顺便提一句,它较均衡理论本身
还要早得多——它假定货币总量——或者更一般地说是支付手段——和“一
般价格水平”二者之间存在着某种数量关系、然而数量说必须进一步证明这

两者之间有某种因果关系:如其它条件不变,则价格水平是决定于支付手段 的总量的。
因为如其不然,则数量说便不能弛补价格理论中所缺少的连锁倍数因素
(在数量说中即是“价格水平”)必须被视为是支付手段总量的函数,而支 付手段的总量又必须决定于“价格水平”以外的其他因素。这种因果关系必 须是由支付手段总量走向价格水平的。
  在继续谈下去之前,我拟再提出一点应注意的地方。要把这种货币理论 与一般价格理论更紧密地结合起来,当然,先得假定货币是能够和其他货物
同等看待并且是能够插入到价格形成的体系之中的东西;如仍然把货币和货 币数量作为货币理论的主要项目来解释的话,这种紧密结合在逻辑上就没有 可能。因为此时这两种理论是建立在完全不同的解释原则之上的。货币是不 能作为价格形成体系中的一种物品来看待的,物品的交换关系是以供求概念
来分析的。如果把这种概念引用在货币上,便会失掉它的理论上的正确性。
因为前面已经强调过,货币不像其他物品一样,它不能离开货币和商品的流 转过程,而其他物品则是在确定的生产或消费的目的之下来买卖的。货币总 是停留在流通过程中,而物品和劳务则只是在流通过程中经过一下而已。这 种对立的情况,在边际效用理论中表现得很明显:货币的“主观效用”只是
由它对其他商品的购买力而获得的;换句话说,它的“主观价值”是直接由
它的交换价值决定的;而对其他一切商品来说,则恰恰相反的解释才是正确
的①

3.圆满协调的困难

  但是,假如数量说与中心价格理论的真正结合是不可能的话,那么,至 少这两种理论是不是可能作简单的调和呢?很明显,古典的经济理论家们在 一开始就想这样做。但这种调和却也有很大的困难。只要企图发展数量说, 使它不仅是一个简单的套语时,这种困难立即会出现。的确,数量说之所以 必须作这样的发展,只是由于它所处理的现象是异常明显非常重要的。货币 理论比之相对价格的一般均衡理论,必需和实际问题经常保持更加密切的接 触;后者由于它的高度抽象性,可以较容易地避免这种接触。
  我不能以过多的时间来谈关于数量说的论战,因为关于它的争论已经延 续了一个世纪以上的时间。争论的结果只是使简单而明确的公式变得越来越 复杂同时也越相对了。现在每个人都知道,纵使把信用也包括在支付手段的 总量之内,这种支付手段总量和“价格水平”之间仍然没有简单关系存在, 因为支付手段的流转速度(物品的流转速度亦然)在动态过程中是不能被认 为是固定不变的。而且,每个人都看得出在数量说的方程式中,“价格水平” 的表述是相当的奇特的,因为其中还包括着 “纯粹金钱权力”
(purelyPe0uniary right)的“价格”。数量说存在着缺点还有很多其他 的理由,例如,不可能用“总销售量”作为权衡灵敏的和相关的物价指数的 原则。数量说中的“价格水平”也不能这样解释使它能作为相对价格理论中



① 参阅魏克赛尔:《货币理论的缺点》(Dendunklapunktenipenningteo-rien),载瑞典《经济学杂志》,1903
年,第 487 页;《讲演录》,第 28 页[第 26 页],《利息 与价格》,第 17、21、27 页[第 18—19 、23、
29—30 页]。

为了确定起见所需要的倍数因素。 然而,给予“价格水平”概念以另一种意义,使其更有助于价格形成过
程的分析,是完全可能的。特别是英国剑桥学派的理论家在这个问题上做了
他们的工作,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但是在数量方程式中,对价格水平作这样 修正的话,“支付手段息量”便将失去具体内容。假如一个人还没有被说服 以前,则剑桥学派在这方面的尝试,只能证明 P 和支付手段总量间关系的确 定性是消失了,如果把数量方程式中的 P 理解为真正正确和具体的物价水平
的话。
  再者,现在一般都承认:支付手段总量和“价格水平”之间的错综复杂 的数量关系,并不能说是支付手段总量决定价格水平而不是相反的。银行家 和“支付手段总量”保持最密切的接触,他们常常认为这种因果关系是相反 的,支付手段只是顺从地反映经济生活对交换手段的需要,同时也可以说对
支付手段的需求本身取决于价格水平的高度和它的变动趁势。
  在这样说的时候,银行家常常只是希望自己能摆脱事态真实过程中所负 的责任,而有时他们用这种说法来作为逻辑上错误的论证的一部分。但他们 否认由支付手段总量到“价格水平”这种“单方向”的因果关系,这在某种 程度上却是正确的。因为价格水平的变动与支付手段总量的变动都是同时依
赖于支付机构本身以外的因素。由于,我们已经说过,支付手段总量及其交
换份值——等于价格水平的倒数值——不能够亳无困难地被插入相对价格的 均衡理论中,所以在数量说的基础上,对这些基本因素还没有达到满意的分 析。因此,数量说仍然是一种肤浅而不确定的货币理论。

4.处理信用的结果


  所有这些和其他更多的来西,都是久为大家所熟悉的,谨慎的数量说学 者们都承认这一点。然而在没有更完善的理论之前,数量说公式业已被用来 解决了一些实际问题,因为这些问题是不能够等待更完善的理论发展之后才 来解决的。这样做是绝对正确的。甚至还可以说,通过从货币问题与价格 形 成中心问题的这种 分离中产生的数量说,来作这种肤浅的研究,对于货币 理论倒有一些好处。货币理论最少可因此避免客观与主观、个人与社会、边 际与总量、效用与价值等等难解的紊乱,而这些紊乱最后是会使价格形成中 心理论衰退的。
  但是从价格形成的中心理论的观点来看,则正如前面已谈到的,数量说 没有完成它所面临的任务。它不能提供这个理论所需要的倍数因素,使相对 价格可转换为绝对价格。因之,根据逻辑的必然性,价格理论仍然是极端抽 象和不真实的。
  一般均衡理论所解释的价格是指当时刹那间的情况。因之,如要把川货 币单位表示的定期契约,例如信用契约,满意地结合到价格形成的中心理论
中去,似乎是不可能的。不能使信用结合到价格形成理论中去,自然是更可 遗憾的事,因为信用形成全部支付手段中的主要部分——或者最少它是决定 流通速度的,如果只有铸币和纸币才算是支付手段的话。
  因此,信用问题便必须被擯除在价格形成理论之外,而整个地被留给货 币理论了。但甚至货币理论(数量说)也没有对信用作满意的讨论;因为信
用不仅是价格水平的原因要素,同时也是价格关系的原因要素,这种价格关

系部分地决定于企业的获利率,因此也就决定于信用的供求价格。所以,信 用问题需要一种真正能与中心经济理论结合的货币理论,但在这点上数量说 却不是这样。结果传统的经济理论仅赋予信用以辅助的任务,并给予它以理 论上不一致的论述。
  这一信用问题的例子只是选来作为货币理论和价格形成中心理论分离所 产生的不幸结果的典型事例罢了。

5.分析商业循环的结果


  经济理论家自然不是单纯的逻辑上的机器人,所以他们运用相对价格的 中心均衡理论来讨论实际的问题,虽然这些问题必须涉及的是绝对价格而不 是相对价格。在相对价格与绝对价格之间的区别不甚相干的地方,上述的困 难并不致损害他们分析的结果但效果常常是很不好的,特别是在有时间因素 和有商业循环现象发生作用的地方更为显著。
  我只拟指出一个例子。大家都知道,相对价格的均衡理论中包含着这样 一个定理:任何一种商品的供给本身即是对其他一切商品的需求。因此根据 这个论点来推论,普遍的生产过剩是不可能的。这个定理是由最老的古典理 论那里得来的,其本身即是我们刚才讨论的分离前提的一部分,它常常使经 济理论家忽视伴随实际问题而发生的困难。如果他们真的正视这些困难,并 谨慎地分析商业循坏,他们就会不再使用他们所惨淡经营的相对价格理论 了。因此,比较重视经验的经济学家常常能够得意洋洋地说,理论家一接触 到实际问题,尤其接触到商业循坏问题时,他们的理论可以说毫无用处。
  有些人则从数量说来研究这些问题。他们研究的结果,由于另一理由易 于被谴责为肤浅和空洞。数量说过分强调一般价格水平的变动,这就容易受 到了批评,因为每一个商人都知道没有完全一致的价格水平这样的东西的存 在。相反地,他晓得在价格水平中价格关系变动的重要性。
  而且,从数量说的观点来讨论商业循环的问题,常常会低估生产、消费 以及储蓄变动的重要性,或者最少也会引出这样一种分析,以为这些范围内
的变动好像是由价格水平的主要变动所引起的。这点在理论上也是不适当 的,因为,这些变动常常是在价格和价格水平变动之先,所以不能把它们看 作是由后者所引起的。再者,数量说的学者们似乎易于把信用和信用政策二 者之间的关系想像得太简单太直接,特别是一方面是银行利率另一方面是价
格水平及商业循坏的变动之间的关系。
  总之,由于价格形成理论和货币理论之间缺乏合理的调和,使理论家们 在处理商业循环上不得不十分肤浅。不论他们是从价格形成的一般均衡理论 出发,或是从货币理论出发,或者如现在更常见到的,他们由于这些困难把 经济理论放到一边,而用第三种观点,从所观察的事实中归纳成若干十分肤
浅的通则,形成一种“商业循坏理论”与价格和货币理论并列,这都是没有
关系的。当所有这些可能的途径越来越明显地被证明为不能令人满意时,人 们便转向第四条途径,就是根据一大堆在理论上不协调而且被公认为不满意 的假设,来整理统计观察所得的材料。这第四种处理这个问题的特别奇特的 方法,近来由米契尔(w.C.Mitohell)①加以发展,但仍保留着旧的形态。



① 参阅《商业循环,问题及共调整》(Business Oycles ,theProblemandits Setting),1927 年纽约版。

但是这种方法也是肤浅的,虽然其意义不同。其所以肤浅,和各种折衷派的 集合理论一样,是由于缺少逻辑的分析;而只有这种逻辑的分析,才能使一 些不如此就显得互相矛盾、或至少互不关联的理论要素结合在一起。

6.魏克赛尔的“全部财货”供求理论


  魏克赛尔在九十年代中开始研究货币理论,其研究结果在 1898 年以《利 息与价格》一题发表。当他开始研究时,可能也碰到很多我们所曾简略指出 的困难和考虑。当他开始研究时,他主要的兴趣是在于有关复本位币制的争 论。但是由于正在这个时候,一般价格运动改变了它的方向,魏克赛尔对实 用观点失去兴趣,他转而对中心理论问题作逐步深入的研究。他很快就和传 统的数量说发生冲突。魏克赛尔对于实际政治问题是很急进的,但对于科学 问题却非常保守。①他整个的人生观是和英国古典的功利主义完全一致的。 他最初学习约翰·穆勒的《经济学原理》,这部书是紧密遵循英国的传统的。 因此,魏克赛尔常常对老的数量说有相当的尊重。他把他自己的理论看作是 数量说和价格形成的中心理论之间的纽芾。②在第五章的开头和结论中,我 将要研究这种说法的正确程度和意义。
  魏克赛尔阐述这个问题的基本观念,是不容易用少数几句话来说清楚 的。在《利息与价格》一书中,他的阐述曾一再地被他对旧货币理论的批判 性的讨论所打断。他自己的理论是在很抽象和人为的假设下来阐述的,甚至 还免不了逻辑上的错误。在《讲演录》中,他的阐述比较直接而实在,但却 很简短,不如初期著作那样深透。在后面我将不谈魏克赛尔在阐述上和理论
精确性上的这些缺点,以便对他的主要论点能得到较好的概念。我打算从魏
克赛尔的只是在偶然情形下作出的某些说明开始,但这些说明我认为正包含 着他的理论的中心思想。为了要更明晰更完全地了解他的思想体系,我将增 加一些推论,然而这些推论是魏克赛尔的学生林达尔在前引书中最先明确提 出的。
魏克赛尔的论述大致如下:③分析一种商品价格形成的普通方法是先把
其中复杂原因分为两个范畴:供给与需求。假如一种商品价格上涨,我们说 这是由于需求增加或供给减少的结果,在这种情形下,均衡只能在较高的价 格水平上达到。然后,我们再研究其需求增加或供给减少的原因。假如现在 全部价格(物价水平)都上涨,这种现象也一定可用同样方法来解释:这一
定可能说全部商品的需求都增加,或是全部商品的供给都减少。
  魏克赛尔很了解如果从传统的均衡理论观点来看,这样看问题的方法是 何等奇特的。因为依照这种理论,一种商品的供给同时即是对全部其他商品 的需求;全部商品供求之间均衡的找乱是不能想像的。而且,魏克赛尔的奇 论却正是那些生产过剩和消费不足理论的中心问题,古典经济学者认为驳斥
这些理论乃是他们特有的职责。因之魏克赛尔同时做了含糊的保留,说古典



① 参阅隆德大学政治经济学讲座魏克赛尔的承继人萨马林(Emil Sommarin)的论文《魏克赛尔的生平及
其著作》(Das Lebenswerk von Knut Wieksell),载于德文《国民经济杂志》(Zeitsehrift f(r National(konomie),
1930 年第 2 卷第 2 期。
② 《讲演录》,第 v 页[英文版中未包括德文版第二卷魏克赛尔的序言]。
③ 《讲演录》,第 180、191 页[第 159、168 页]。

经济学者“基本上”是对的。但事实上全部商品在供求上有可能改变它们相 互之间的关系。而魏克赛尔甚至对他的主张作了一个特别坚决的说明:“因 此,任何货币的价值理论,如真的要使它成为理论,必须能够指出怎样和为 什么对商品的货币或金钱需求能够在既定的环境下超过商品的供给,或是相 反的少于商品的供给。”根据魏克赛尔的看法,①数量说的追随者并没有很 好地注意这个问题。

7.储蓄、消费需求、投资、消费品的生产


  “全部商品额的供给和需求”这一观念的确切内容又是什么呢?魏克赛 尔总没有说清他指的是否只是消费品,但林达尔在这点上和在某些别的方面 却对魏克赛尔的思想给以更一致的解释。对全部消费品的需求很明显地即是 以货币计算的国民总收入中未被储蓄的那一部分。全部消费品的供给也很明 显地等于全部社会产品减或加存货的变动并减去耐久性实际资本的(新)投 资。这样,魏克赛尔所可能建议的方程式即由林达尔替他明白地说出来了: 国民总收入中未被储蓄的部分经常等于出售的消费品数量乘以它们的价 格水平①在不存在储蓄的静态条件下,这个方程式只是价格形成方程式体系 的一个简约表述而已,即是说全部收入购买全部社会产品这里面已经包含了 这个意义,即这个方程式所代表的对这个问题的说明,使得货币理论与价格
形成理论的联系有可能较之数量说与价格形成的联系密切一些。 现在“价格水平”一语,也有了较清晰的意义。假如有人要把这个方程
式引用于某种动态情况,他自然必须把收入分为储蓄和消费需求,并同样把 生产分为实际资本的投资和消费品的生产把这四个数量组合起来,便可得到
魏克赛尔对货币理论问题的新说明。 基本的观念是这样的,除了在静态均衡情况下,不能假定消费品供求之
间完全一致。这个命题对于一般纯朴的人来说也是很明显的,因为商品的购
买和出售是由完全不同的各个人所决定的。同样,也不能假定资本的需求(投 资)和资本的供给(储蓄)完全一致;因为它们也是由不同个人的集团所发 动的。在这些情况下,如把供求看作完全一致,而不是看作在一定条件下相 等,则会包含一种极不正确和很抽象的均衡概念。

8.利息的“货币率”与“自然率”


  下一个问题是:我们如何才能制定一个假设性的原则,用来说明全部消 费品供求关系的变动,或者更正确地说,用来说明储蓄与消费、投资与消费 品生产之间关系的改变。
  以上各节的考虑,包含着魏克赛尔的思想线索,这种思想线索能够在他 的著作中发现,其中部分只是含蓄不明显的。但对这第二问题的解答,却可
以很明显地看出来。魏克赛尔在这里用利息率作为解释的中心原则。利息率 很明显必然是这个问题的中心重要部分,因为在某种情况下,它体现了在两 个不同时点上的一般商品的交换关系。



① 《讲演录》,第 181 页[第 160 页]。
① 参阅林达尔《货币政策卷二》,第 12 页以后。

  货币利息率作为一种价格,是和其他各种价格不同的,因为它只能表现 为价格比率,不仅在抽象理论上是这样,在实际生活中亦是如此。它不能有 绝对的货币价格形式,因为通过它来买卖的对象已经是以货币来表示的了。 在信用市场中,货币利息等于在一单位时期内支配一单位资本的成本。
  在中心价格理论方面——魏克赛尔是庞巴维克的学生——这样解释的货 币利率是相当于迂回生产过程中的物质边际生产率[即“自然的”或“真实 的”利率]。魏克赛尔问,假如货币和信用市场中所决定的这个价格——即 将来物品与现在物品之间的价格比率——使货币利率与价格形成中心理论中 的“自然的”或“真实的”利率不一致时,将会发生什么样的现象呢?
  在研究这个问题时,魏克赛尔解决了作为储蓄和消费、投资与消费品生 产现象基础的原因要素问题。在这方面,用林达尔恰当的说法,魏克赛尔已 把货币理论的主要着重点,由旧数量说中支付机构的肤浅水平转移到价格形 成本体的较深刻的水平上去了。

9.积累过程与生产方向的改变


  在下一章内我将讨论“自然”利率与货币利率一致的意义,并讨论在何 种意义下,这样的一致才能真正带来货币均衡。但在讨论之前,我得先简单 叙述一下积累过程的理论,照魏克赛尔的意兄,积累过程是当这种一致不存 在时发生的。再者,我不只是参考魏克赛尔的著作,同时还参考以后在瑞典 讨论的结果对魏克赛尔理论的补充部分。我特别参考林达尔的《货币政策卷 二》,这本书在它的瑞典讨论结果的摘要中,对于叙述魏克赛尔积累过程的 深透和清晰的分析,有根大的贡献。
  我们从假定货币利率和“自然”利率完全一致开始——它的意义是什么, 暂时不谈。根据魏克赛尔的说法,货币因素此时对于物价是“中立”的。更 进一步,我们再假定在这以后利率即发生分歧或是由于货币率的下跌,或是 按照魏克赛尔的说法,更可能的是“自然”利率本身上升。
这祥,立即发生的结果是现有实际资本的资本价值上升。因为资本价值
等于未来的毛收益减去总业务费用的贴现总值。信用的低廉并不会降低企业 家的预期价格,而相反地还会提高它。然而这个假定并不是这个结论所必需 的,这一结论是以这样的事实为基础,即在其他情况不变的条件下,货币利 息率的降低即意味着贴现率的降低,而这种贴现率是在把实际资本的预期的
未来收益综合在一起以形成资本价值时所必须用到的。当企业家开始预计未
来价格上涨,认为即使货币利率不会提高,它也迟早一定会上升时,积累过 程便会一帆风顺,越来越快。
  资本货物的寿命越大,资本价值的增加也越大,因力此时它代表根据现 在较低的货币利率计算的更加遥远的未来收益。资本价值的增加只是表明更
长更迂回的生产过程有较大利润的可能性这些都是紧随着较低的货币利率而
来的。这种获得特殊利润的机会越大,迂回的生产过程也越长。企业家将利 用这种获利的机会其方法是在相当范围内改变他们活动的方向,由消费品的 生产改变为实际资本货物的生产,因的现在实际资本的生产是较为有利的。 而且,在每种生产中,他们也将会使用更多的资本主义的方法。由于这种过
程,如当一开始就没有未被利用的生产要素时,那么,在相当范围内,生产
要素将会由消费品生产转移至资本货物的生产;如开始时存在这样未被利用

的生产要素,那么,这些未被利用的生产要素就会尽先被利用到资本货物的 生产中来,而不一定减少消费品的生芒。
只要货中利率和“自然率”发生差异而促使资本价值增大,这样发生的
生产方向的移转是保持积累继续进行的主要的和必需的变动。

10.价格提高与收入增加的积累影响

  假如生产要素的价格与收入不增加的话,它们的这种移转是不可能的。 但企业家由于上述获得高利的可能性,他们能够支付较高的价格。所以国民 总收入有所增加。生产要素由消费品生产中转移出来以后,这类物品的产量 也会减少。根据上面第七节所叙述的方程式,消费品价格上升的趋势将由这 两种变动所引起——或者只由其中之一所引起,如实际资本的生产尽管增 加,而消费品的生产并不减少的话——因为收入增加会引起消费需求的上 升。
  消费品价格上升后,资本价值也就会很快随之再增加,因为消费品价格 的增加,必然使企业家的预期价格变得更乐观。假如我们现在假定企业家从 每个新时期开始,都继续预计未来的消费品价格和现在一样,那么,资本价 值的增加率将和消费品价格增加率大体是相称的。由于对使用的生产要素要 支付较高的价格,资本价值的最初增加,在相当范围内,会遭受到抵消的作 用。但是由较高收入所引起的消费品需求的增加,使资本价值和获利机会有 新的增加,这种新增加将使这一过程继续下去,企止家受了这样的刺激,因 而开始较长的生产过程,同时生产的方向和方法、收入、消费品的相对供求、 消费品的价格,以及最后资本价值等等也会再次受到同样的影响。
  如同魏克赛尔自己说过的一样,这种过程是积累的;只要“自然利率” 和货币利率存在差别,它是不会停止的。在这里有各种“价格水平”的竞赛: 实际资本的价格、生产要素的价格以及消费品的价格。在这一理论中,它们 之间不仅有某种因果关系,同时它们在运动中还有一定的先后次序。只要利 率之间存在着正的差额,资本货物总是领先的,即使单一的消费品,或许更 多一些,单一的生产要素,特别是生产实际资本所需用的原料的价格超过比 例而提高时,也是如此。假如资本价值不是领先,则“自然利率”就不能超 过货币利率。
负的差额有相应的但是相反的影晌。 我在这里只是要说明魏克赛尔过程的概略。如作比较实际的叙述,自然
必须考虑到信用市场中各种不同货币率的存在,同时还要进一步考虑到来自 利率管制条例以外的各种信用限制和各种差别待遇的存在。企业的未充分利 用的能力,以及在过程的某些阶段中未使用的生产要素(失业),工资和价 格体系的惰性等等,自然都必须加以考虑。这种积累过程的详尽分析是由魏
克赛尔开始,又由瑞典学派中的林达尔和其他学者继续研究的。

第三章 货币均衡的概念

1.魏克赛尔在理论模型上的保留


  以前述可以看到,魏克赛尔的积累过程是一种在这一或另一方向脱寓货 币均衡的劫志偏差。
  为什么银行组织迟早要用改交获得信用的条件来停止这样的过程,魏克 赛尔对此有所说明。在魏克赛尔的理论模型中,银行组织的反应是采取与“自
然利率”相应地改交货币利率的形式。这样做,一般的可以引起同一类型但 是方向相反的过程。运用这种模型,魏克赛尔能够描述全部商业循坏的理论。 这样做;他当然能考虑到很多情况,否则,要将这些情况形成“货币”商业 循环理论是有困难的:如复苏阶段(upswing)的特点是实际资本的广泛投
资,和一般地经过生产过程的改变,使资本主义强度更为提高;资本价值和
生产资本货物所需要的原料的价格先于消费品份格而变动,等等。由于把一 般价格水平不当作是一个纯一的量;而当作是各种不同物品的不同价格水平 的合成休,同时由于对生产本身的变化作了正确的分析,因此他能避免明显 的肤浅,否则这种明显的肤浅是用价格水平涨落作的原因要素的简单货币商
业循环理论的特点。
  魏克赛尔也十分谨慎地著重指出他无意用他的货币理论来对商业循环给 予全面的解释。相反地,魏克赛尔认为商业循坏的主要原因是引起自然利率 的变动的技术变革。不能把货币利率调整得和它相适应,自然便迫使这一情 况成为商业循坏。①

2.含蓄的批判方法


  魏克赛尔的理论显然是支持货币均衡的概念。因为这个理论的主要内容 是:如果体系失去均衡,魏克赛尔式的积累过程就会在这一方向或在另一方 向开始。任何根据魏克赛尔计划的分析,都必须先了解某一价格情况是否即 是一种货币均衡的形势,假如不是,就必须先了解这种情况是在均衡的哪一 边的。因此,货币均衡的概念在全部魏克赛尔货币理论中占有极重要的地位, 弄清这一特殊说明的内容,是本书的任务。
林达尔在上面常常提到的《货币政策卷二》一书中,试图摆脱货币均衡 的概念,甚至在这点上他还批评了魏克赛尔。我也发现魏克赛尔的货币均衡 的概念很不清晰而且部分是错误的,在这种地方,我同意林达尔的说法,虽 然我的理由基本上与林达尔不同。但是用一个更清晰的和在理论上更好的概 念来代替货币均衡的观念,对我来说是最为迫切的任务。因为我以为均衡概 念是任何依据魏克赛尔计划所作的货币分析的必需的部分。①



① 参阅本书第 8 章第 3 节。
① 我会在这点上批评林达尔,发表在瑞典发行的 1931 年第 5、6 两期的《经济学杂志》中,题为《货币学 说论文集》。我在那里试图证明不仅他反对货币均衡观念的特有论点是错误的,而且他自己对魏克赛尔积 累过程理论所作的修正的极有价值的积极贡献,就暗含地包含有货币均衡的观念。他企图使他自己从这种 观念中摆脱出来,反而使他自己的理论分析在某些方面丧失本来可以具有的清晰性。货币均衡的观念只是 在论点的表面上被排斥,但仍是他从他的老师那里学到的全部理论结构的基础。我承认不带有这样讨厌的

  我的分析将是属于含蓄的性质,因为一开始我要接受魏克赛尔货币理论 的根本特点,并在假定他的说明基本上是正确的这一前提下来发展我自己的 论据。我们将会发现魏克赛尔的说明在某些方面是需要修正的。
  我在分析上所以选择含蓄的方法;而在陈述我自己的研究结果时,只作 为魏克赛尔理论的发展,而不根据正面理论原则将我的说明加以更直接和更 有系统的安排,其理由首先是:我相信特别在经济理论的目前情况下,我们 应当从老一辈的经济学家中清楚地追查传统的路线——正面的和反面的—— 以使我们的文献不致陷入不必要的混乱里。其次,我希望这种陈述的方式可 以对外国读者是有利的,同时也希望我能把魏克赛尔的思想,比之前一章所 作的简短的——必然也是肤浅的——考察,表达得更为清楚一些。
  我认为这是有益的工作,即使我自己的正面分析比之不这样做会更难懂 一些。因为很明显,国外对魏克赛尔的兴趣在不断增加着。
自然,很少外国经济学者能读瑞典文:而且正如哈耶克所指出的那样,
魏克赛尔西部著作的德文译本是有很多缺点的。 另一方面,可遗憾的是我必须放弃外图文献中所有的批判和系统的引
述。否则就需要有很多离题的话,由于我所能使用的篇幅有限,我不能这样 做。①我希望人们原谅我未能满足那些有根据的对文献的需要,因为由于所
述的理由,我主要是要讨论魏克赛尔本人的、就全部现代货币理论来说是基
本的理论。然而,我希望以后在另一方面用一种批判来补足现有的正面陈述, 特别是对凯恩斯和哈耶克的批判,他们的著作在本质上是最接近于我的。
货币均衡论的下一页
成为本站VIP会员VIP会员登录, 若未注册,请点击免费注册VIP 成为本站会员.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电子书均来自互联网。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


其它广告
联系我们     广告合作     网站声明     关于我们     推荐PDF     全部分类     最近更新     宝宝博客
蓝田玉PDF文档网致力于建设中国最大的PDF格式电子书的收集和下载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