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田玉PDF文档网 / 经济金融 / 毛泽东哲学思想研究
 


毛泽东哲学思想研究



导 言


  毛泽东出生在 1893 年。在毛泽东出生的第二年,开始了中日甲午战争, 由于中国清政府的腐败,泱泱大国被一个日本小国战败,订立了屈辱的“马 关条约”,割地赔款,又大大加深了中国的半殖民地化。此后,各帝国主义 列强更加加紧了对中国的侵略,当然,这也激起了中国人民反抗侵略的斗争。 毛泽东成长的年代,在国际上,是无产阶级已经登上政治历史舞台,并已经 创立了无产阶级革命的理论;在国内,是帝国主义列强瓜分中国、是中国进 一步半殖民地化的年代,同时,也正是中国人民寻找革命真理、奋起反抗侵 略的年代。1900 年的义和团爱国运动,沉重地打击了帝国主义,粉碎了帝国 主义列强瓜分中国的野心。1911 年的辛亥革命运动,打破了帝国主义勾结清 政府妄图永远奴役中国的美梦,结束了中国两千多年的封建帝制。这时的毛 泽东虽然还在学校上学,但他却毅然弃学投军,以一个列兵的身份,投入了 推翻清王朝的革命运动。但是,由于中国资产阶级的软弱,辛亥革命这样一 个全国规模的运动也没能建立一个独立的资产阶级共和国,把政权交给了窃 国大盗袁世凯,没能完成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任务。随后,毛泽东回到学校, 一边继续上学,一边开展多方面的革命活动,探求救国救民的真理。
1919 年的“五四运动”,开始了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新阶段,即新民主
主义革命的阶段。这一年正是毛泽东结束了在长沙师范学习的第二年。“五 四运动”给予毛泽东极大影响。“五四运动”前后,毛泽东两次进北京,使 他接触到无产阶级革命的理论——马克思主义,并很快确立了对马克思主义 的信仰。从此,中国人民找到了拯救中国的革命真理,开创了中国革命的新 局面。
历史赋于中国人民的使命是结束殖民地、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旧中国,
创建一个独立富强的新中国。这是摆在中国人民面前的极其艰巨而伟大的历 史使命。
这是一个伟大的历史时代提出的伟大使命,要完成这一使命,必须具备
两个条件,其一是真正掌握无产阶级革命理论,即马克思主义;其二是真正 了解中国特殊的国情。谁具备了这样两个条件,谁就能领导中国人民完成历 史赋予的使命:谁就是历史的巨人、人民的救星。毛泽东在不断探求革命真 理和革命实践过程中,使自己具备了这样两个条件。只有毛泽东及其同志们 具备这样两个条件,也只有毛泽东及其同志们才能担负起完成这一历史使命 的重任。正如恩格斯在分析 18 世纪资产阶级革命时代时所说的:“这是一次 人类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最伟大的、进步的变革,是一个需要巨人而且产生了 巨人一在思维能力、热精和性格方面,在多才多艺和学识渊博的巨人的时 代。”①
毛泽东的时代,已经不是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时代,而是无产阶级社会 主义革命的时代,这是一个比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时代更加伟大的时代,因此, 它也必然产生比资产阶级革命时代更加伟大的巨人。马克思、恩格斯、列宁、 斯大林、毛泽东等等,都是这个伟大时代产生的比以往任何时代都要伟大的 巨人。
产生巨人的时代,同时也是产生哲学的时代。一个伟大的时代,必然有



①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人民出版社 1972 年 5 月版第 3 卷第 445 页。

自己时代的哲学。时代产生巨人,巨人必有巨人的哲学。马克思主义哲学就 是时代巨人马克思、恩格斯创立的无产阶级革命伟大时代的哲学。毛泽东找 到了马克思主义,同时也接受了马克思主义哲学。
  马克思主义哲学是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其内容之丰富可以写 成厚厚的一本教科书,但它的精髓是实事求是。毛泽东不仅全面深刻地把握 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丰富内容,而且把马克思的唯物论、辩证法、认识论、唯 物史观这么丰富的内容,用中国人民特有的语言概括为四个字——实事求 是。
  毛泽东实事求是地比较了各种思想、主义,清除了自己头脑中的社会民 主主义、无政府主义等各种错误思想、主义,牢固地确立了马克思主义、实 事求是思想的统治,并运用在革命实践中,指导中国人民的革命实践,使中 国人民的革命从失败转向胜利,从胜利走向更大的胜利。
  毛泽东实事求是地分析了中国的历史和现状,分析了中国社会的经济、 政治、文化等各方面的具体情况,从中国的具体实际出发,制定了实事求是 的思想路线,并战胜了党内和革命队伍内的各种机会主义错误,使马克思主 义、实事求是思想深入人心,统一了全党、全国人民的思想,取得了全国革 命的胜利,创建了新中国。毛泽东用自己丰富的革命实践经验,丰富和发展 了马克思主义哲学,把马克思主义哲学推向一个新阶段——毛泽东哲学阶 段。
毛泽东哲学就是实事求是哲学,是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的新阶段。毛泽
东运用实事求是哲学指导中国人民在取得民主革命胜利以后,又进行了社会 主义革命,并取得了社会主义革命的伟大胜利。同时进行了社会主义建设, 使一个贫穷落后的殖民地、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旧中国,走上了独立、繁荣 的社会主义道路。毛泽东的实事求是哲学深入人心,成为中国人民自己的哲 学。
毛泽东功照千秋,永不磨灭,毛泽东得到中国人民最热烈的爱戴和最高
的崇敬。 虽然毛泽东晚年犯了错误。毛泽东晚年的错误是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错
误,错误的原因,从根本上说,也是离开了他自己创导的实事求是哲学,除
了他自己应负的责任外,主要还是中国这个社会的历史和现状,以及当时国 际阶级斗争所至。在国际上,由于国际激烈的阶级斗争,给毛泽东造成错觉, 以为国内的阶级斗争也同国际阶级斗争一样严重,促使他离开社会主义经济 建设轨道,又把工作重心转回到阶级斗争上去;在国内,一是中国社会的农 业经济基础并未从根本改变,缺乏民主观念,缺乏法律制度;一个是社会主 义经济建设规律没有充分暴露,未被认识清楚,因此,错误是难免的。但是, 错误时间之久、错误严重之程度,则不能不是毛泽东个人的责任了。
  毛泽东晚年的错误同样也是我们这个时代造成的,他的错误也应该是中 国人民的宝贵精神财富,因为有了这个反面经验教训,中国人民更加认识到 实事求是哲学的正确,更加坚定地坚持实事求是的哲学路线,使中国人民从 错误中更加成熟起来,更加健康地走上强国富民的道路,这就是邓小平同志 指出的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
  中国人民是实事求是的,实事求是地肯定毛泽东的功绩,实事求是地对 待毛泽东晚年的错误。当毛泽东领导中国人民胜利前进、取得伟大功绩的时 候,人民爱戴他、崇敬他;当毛泽东晚年犯了错误的时候,人民照样爱戴他、
  
崇敬他;当毛泽东在世的时候,人民爱戴他、崇敬他;当毛泽东去世以后, 人民还是怀念他、崇敬他!
  毛泽东虽然去世了,毛泽东创导的实事求是哲学铭刻在中国人民的脑子 里,永远成为指导中国人民前进的行动哲学。
  我们现在正处在改革开放的年代,我们的中心任务是发展生产力,搞好 社会主义的经济建设。指导我们改革开放、发展生产力的哲学,仍然是实事 求是哲学。只有在实事求是哲学的指导下,我们才能有比资本主义快得多的 速度发展我们的生产力,才能使我国的社会主义经济建设持续、快速、健康 地发展,我们的人民才能更快地走上共同富裕的道路。
毛泽东虽然去世了,毛泽东创导的实事求是哲学永放光芒!

毛泽东哲深思想研究


一毛泽东所处的时代及其历史使命
  当古希腊入进入奴隶社会的时候,古文明的中国已经走完了奴隶社会的 历程,开始进入了封建社会。中华民族的文明发展大约比西方要早整整四个 世纪。但是,当西欧人走完奴隶社会、封建社会,从而进入资本主义社会的 时候,具有伟大文明的中华民族却还在封建社会中蹒跚!中国的封建制度太 完备了,以至于要走出它的外壳却是如此之难!
  一个时代创造出一种社会制度,一种社会制度标志着一个历史时代。当 一种社会制度能较完全地反映该时代精神的时候,该制度是合理的、先进的, 不然,就要被时代所淘汰。时代在不断变迁,而社会制度一旦建立却是相对 稳定的,要冲破这种落后于时代的制度,必须有超乎一般常人的掌握时代精 神的伟人。中国长期的封建社会,也可以说造就了许多伟人,但这些伟人仍 然只是封建制度常规下的伟人,他们并没有超越封建制度的常规,未能把握 时代精神的脉搏,因此,他们最多只能充当封建制度改朝换代的工具,而不 能担当冲破封建制度的重任。中国的封建制度正如蜗牛壳一样,一个坚固的 外壳,把内部的生命活动同外部的时代潮流隔绝了开来,不管外部的时代潮 流如何汹涌澎湃,而内部却始终如一地按部就班、慢条斯理。只有用强力打 破这个外壳,才能撤夫这种隔绝,达到内外交流,使生命活动富于时代气息。 时代在前进,历史在继续,封建制度的外壳终于要被时代所摧毁了。
当历史进入到十九世纪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的时候,自由竞争的资本主
义发展到了顶点,进入了垄断阶段,资产阶级加紧对无产阶级的压迫与剥削, 资本主义国内矛盾进一步激化,无产阶级反抗资产阶级的斗争不断发展。为 了缓和国内阶级矛盾,资产阶级必然要把眼光转向国外,除了加剧商品输出, 同时还大量的资本输出,进而以资本输出代替商品输出,以资本占领国外市 场,然后建立自己的殖民地。列宁指出:“只要资本主义还是资本主义,过 剩的资本就不会用来提高本国民众的生活水平(因为这样会降低资本家的利 润),而会输出国外,输出到落后的国家去,以提高利润。在这些落后的国 家里,利润通常都是很高的,因为那里资本少,地价比较贱,工资低,原料 也便宜。其所以有输出资本的可能,是因为许多落后的国家已经卷入世界资 本主义的流通范围,主要的铁路线已经建成或已经开始兴建,发展工业的起 码条件已有保证等等。淇所以有输出资本的必要,是因为资本主义在少数国 家中已经‘成熟过度了’,‘有利可图的’投资场所已经不够了”。①中国正 好符合这些条件。中国地大物博,人口众多,当然是帝国主义资本输出的理 想地。
为了保障资本输出的利益,帝国主义者必然要把资本投放地变为自己的 殖民地。经济上的掠夺,必然伴之以政治上的奴役与压迫。进入帝国主义时 代的资产阶级,不仅把侵略的魔爪伸向中国,同时把他们的触角伸向世界各 个角落,形成瓜分世界的风潮。地球上无主的土地都被占领完了。但帝国主 义决不因此各占各的地盘相安无事,而是仍然在不断扩张自己的势力,这就 要去占领有主的地盘,从而必然会造成帝国主义之间、帝国主义与殖民地人 民之间矛盾的进一步激化,“只有占领殖民地,才能充分保障垄断组织获得 胜利,战胜同竞争者斗争中的各种意外事件,直到战胜敌方打算用国家垄断



① 《列宁选集》人民出版社 1965 年版第 2 卷第 784—785 页。

法来实行自卫这样的意外事件。资本主义愈发达,原料愈缺乏,竞争和追逐 全世界原料来源的斗争愈尖锐,那未占领殖民地的斗争也就愈激烈”①。
  帝国主义瓜分世界是以实力为依据的,“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分割势力 范围、分享利益和分割殖民地等等,除了以分割者的实力,也就是以一般经 济、金融、军事等等的实力为依据外,不可能设想以其他的东西为依据。而 这些分割者的实力的变化又各不相同,因为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各个企业、 各个托拉斯、各个工业部门,各个国家的发展不可能是平衡的。如果拿半世 纪以前德国的资本主义实力同当时英国的实力相比,那时德国还小得可怜; 日本同俄国相比,也是如此。能不能‘设想’一二十年之后,帝国主义列强 的实力对比依然没有变化呢?绝对不能。
  “所以,资本主义现实中的(而不是英国牧师或德国‘马克思主义者’ 考茨基的庸俗的市侩幻想中的)‘国际帝国主义的’或‘超帝国主义的’联 盟,不管形式如何,不管是一个帝国主义联盟去反对另一个帝国主义联盟, 还是一切帝国主义强国结成一个总联盟,都不可避免地只会是前后两次战争 之间的‘暂时休战’。和平的联盟准备着战争,同时它又是从战争中成长起 来的,两者互相制约,在同一个基础上,即在世界经济和世界政治的帝国主 义联系和相互关系的基础上,产生着和平斗争形式和非和平斗争形式彼此交 替的情形。②为了争夺殖民地,帝国主义必然要发动战争。所以,帝国主义就 是战争。两次世界大战就是这么爆发的,每次战争都按当时的实力,各帝国 主义相应地瓜分到一定的势力范围,随之也会出现暂时的和平。随着实力的 变化,原先势力范围的分配又显得“不公”了,于是又要重新瓜分,这就出 现了帝国主义时代和平与战争相互交替的局面,给人民带来了极大的灾难, 井严重地破坏了社会生产的发展。
经济落后的中国,历来是各帝国主义瓜分的对象,从 1840 年英帝国主义
用炮舰敲开中国的大门以后,各帝国主义的魔爪都伸向了中国。难以从内部 打破的完备的中国封建社会,在帝国主义的洋枪洋炮面前,就再也坚固不起 来了,终于被打开了大的窟窿缺口,完备的中国封建社会,再也不完备了。 落后的封建社会同先进的资本主义社会较量,无论如何是要吃败仗的,中国 逐步地失去了自己的独立地位,一步一步地被帝国主义瓜分,从一个独立的 封建社会走向殖民地、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会,中国人民逐步走向灾难的 深渊。
但是,中华民族必竟是伟大的民族。帝国主义列强的侵略从一开始就遭
到中国人民顽强的抵抗,帝国主义的强大,并不能征服中国。中国人民反抗 帝国主义侵略的斗争,从三元里人民的抗英斗争到义和团运动,前仆后继, 英勇顽强,可歌可泣,给帝国主义的侵略以严重打击。在帝国主义的侵略和 全国人民的反抗中,国内各阶级的力量不断分化和组合,资产阶级政党不断 出现,从 1905 年成立的第一个资产阶级政党——同盟会,到 1919 年孙中山 将中华革命党改称为中国国民党,先后出现过中华民国联合会、中国共和研 究会、以及共和党、民义党、进步党等不计其数,表明资产阶级的先进分子 在寻找中华民族的出路。1911 年发生了辛亥革命,推翻了清王朝的统治,结 束了几千年的封建帝制。但封建势力仍然很强大,于是又出现了 1916 年袁世



① 《列宁选集》人民出版社 1965 年版第 2 卷第 803—804 页。
② 《列宁选集》人民出版社 1965 年版第 2 卷第 839—840 页。

凯复辟帝制的闹剧。袁世凯逆历史潮流而动,必然遭到全国人民的反对,各 地纷纷掀起讨袁运动,原先的备派地方势力和封建统治下的军阀,借机割据 一方,相互混战。武装割据,军阀混战的局面愈演愈烈,中国人民处在水深 火热之中。
  帝国主义列强在遭到中国人民的强列反抗以后认识到,他们不能直接统 治中国,必须在中国寻找自己的代理人以实现其统治的目的,而中国的封建 军阀为了巩固自己的地盘,也必须找帝国主义作靠山,以壮大自员的力量, 这就形成了帝国主义与各地方势力及各军阀的相互勾结,从而加深了对中国 人民的压迫与剥削。中国人民既要受帝国支义侵略之苦,又要受军阀混战之 苦,因此,也就进一步加剧了中国人尺走上反抗的道路。
  毛泽东生于 1893 年。毛泽东所处的这个时代,是帝国主义列强瓜分中国 的时代,是国内军阀混战的时代,是中国人民灾难深重的时代,同时又是中 国人民反抗侵略、反抗压迫、寻求出路的时代,是中国的志士仁人探索救国 救民的时代。
  毛泽东所处的时代,一方面,帝国主义国内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矛盾、 帝国主义与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的矛盾、以及帝国主义与帝国主义之间的矛 盾,错纵复杂地交织在一起,并进一步激化,整个世界处在革命与反革命的 较量之中;另一方面,无产阶级已经发展壮大,登上政治历史舞台,指导无 产阶级和革命人民反对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和资产阶级的理论武器——马克 思主义已经创立,并在全世界广泛传播,被越来越多的无产阶级及广大人民 群众所接受,而且已经发展到列宁主义阶段,同时在实践中已经取得了十月 社会主义革命的胜利,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摆在毛泽东面前, 也即摆在中国人民面前的历史任务,就是如何运用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指导 中国人民革命,在中国这块土地上赶跑帝国主义、推翻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 主义的统治,结束中国的殖民地、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会状态,建立一个 独立的繁荣富强的真正人民的民主国家。这是一个极其复杂、艰巨而又伟大 的历史使命。
马克思主义是指导无产阶级取得革命胜利的理论。马克思主义哲学是无
产阶级的世界观和方法论。中国的反帝反封建的民主革命,已经不是旧的资 产阶级领导的民主革命,而是新的无产阶级领导的人民大众的新民主主义的 革命。因此,中国无产阶级应该,而且必须运用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和方法 论作为自己的思想武器,才能争取民主革命的胜利。但是,马克思主义理论 主要是基于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政治而说的,中国则是个落后的半 殖民地半封建的国家,实际情况同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很不一样,这就意味 着,中国无产阶级在运用马克思主义作为理论武器,指导中国革命实践的时 候,就不能原封不动地照抄照搬马克思主义的条条,而是要根据中国的实际 情况,创造性地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理论,走出一条同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 不一样的革命道路。这是一个极其伟大而崇高的任务。1919 年列宁在对东方 各民族共产党组织的代表讲话时指出:“你们面临着一个全世界共产主义者 所没有遇到过的任务,就是你们必须以一般共产主义的理论和实践为依据, 适应欧洲各国所没有的特殊条件,善于把这种理论和实践运用于主要群众是 农民,需要解决的任务不是反对资本而是反对中世纪残余这样的条件。这是

一个困难而特殊的任务,同时它又是特别崇高的任务”①。谁理会这一任务, 并组织人民为之奋斗、取得胜利,谁就是人民的救星、民族的英雄、历史的 巨人。
  社会历史为自己提出了任务,同时也必然要造就完成这一任务的领袖。 完成这一历史任务,实现这一历史使命,必须具备两个条件,其一是熟练地 掌握马克思主义,其二是熟悉中国的国情。
  中国的民主革命过程中,曾经出现过一批领袖人物,但他们都没有能担 当起这一伟大的历史使命。孙中山是伟大的,但孙中山也没能担当这一历史 使命,因为孙中山属于旧民主主义革命范畴,有的是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思想, 少的是马克思主义理论,而旧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思想已经过时了,行不通
了。
  李大钊曾经写过许多宣传马克思主义的文章,是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最 早的传播者之一,他系统地宣传了马克思主义,为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 作出了极大的贡献,有力地推动了中国革命运动的发展。李大钊是中国最早 的马克思主义者,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是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之一。 可惜的是,这样一位伟大的领袖人物却过早地被反动派杀害了。
  陈独秀也曾积极地宣传过马克思主义,对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起过 重要作用,而且也是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之一,当过中国共产党的总书记, 但陈独秀并没有实现自身的从民主主义者向共产主义者的转变,他只是向往 西方的资产阶级民主,他主张完全彻底的西化,认为只有“德先生”和“赛 先生”才能救中国,只有“德先生”和“赛先生”才能将中国过去的愚昧、 迷信、野蛮一扫而光,并为新的现代的世俗的西方式国家奠定基础,至于中 华民族自己的历史,则是一概否定,一切厌恶,主张彻底抛弃。可见,陈独 秀既未掌握马克思主义的精神实质,也没有了解中国社会的实际,既不是一 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也不是一个坚定的科学社会主义者,自然不能担当起 这一伟大的历史使命。
王明虽然学了不少马克思主义理论,也掌握过中国革命的领导权,但王
明只知道背诵马克思主义的字句,没有理解马克思主义的精神实质,不会运 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分析问题,同时也对中国社会的历史和现 状全然不了解。所以,王明也不能担当起这一伟大的历史使命。
社会历史的发展总是有它的必然性,同时又伴随着各种各样的偶然性。
任何伟大人物的出现和历史事件的发生,都是必然性和偶然性的统一。毛泽 东及其同伴们正是在这种必然性和偶然性的结合点上被历史所选中并造就完 成这一历史使命的人。也就是说,只有毛泽东及其同伴们被历史造就具备这 样两个条件,从而,才能担当起这样一个伟大的历史使命。
  毛泽东并非圣人,并非生来就具备这样两个条件的伟人。毛泽东能使自 己具备这样两个条件,担当起这一艰巨而伟大的历史使命,是经过了一个历 史过程的,这个过程首先是实现了由民主主义者向共产主义者和由唯心主义 者向唯物主义者的转变。
毛泽东完成这两个转变的时间大约在 1920 年,他说:“到了 1920 年夏 天,在理论上,而且在某种程度的行动上,我已成为一个马克思主义者了。”




① 《列宁选集》人民出版社 1972 年版第 4 卷第 104 页。


毛泽东八岁进旧式小学读书,背儒经,毛泽东说:“我熟读经书,可是
不喜欢它们。我爱看的是中国旧小说,特别是关于造反的故事。”如“《精 忠传》、《水浒传》、《隋唐》、《三国》和《西游记》,??许多故事, 我们几乎背得出,而且反复讨论了许多次”②。16 岁时进入湘乡的东山高等 小学,读了一些自然科学和外国的历史、地理书籍,开始接触到一些西方思 想和维新运动,读梁起超编的《新民丛报》和论述 1898 年维新运动的书,特 别是读了《世界英杰传》,书中的一个个勇士和开国元勋,激起了毛泽东对 未来的憧憬和热情。1911 年,正是辛亥革命爆发的这一年,毛泽东进入长沙 的一所中学,在那里看到了孙中山的同盟会的机关报——《民力报》,知道 了孙中山的同盟会在中国建立民主共和国的革命纲领,还读了黄花岗 72 烈士 的事迹,并积极投入了反对帝国主义和清朝封建专制的斗争,发表了第一次 政见,贴在墙上,提孙中山当总统,康有为当总理,梁起超任外交部长。这 一方面表明毛泽东在中学时代就极为关心祖国的前途,人类的命运,另一方 面则表明这个时候毛泽东的思想认识还是很模糊的,竟然把推翻情王朝封建 专制统治的辛亥革命同维护清王朝封建专制统治的维新运动混同起来。但是 有一点是明确的——不要清王朝的统治。为此,毛泽东还在长沙参加了军阀 赵恒惕的部队,当了半年列兵。清王朝被推翻以后,他以为革命已经结束了, 于是就在 1912 年春,从部队退伍,继续求学。在长沙省立第一中学上了半年 学,觉得还是以自学为好,因此又退学,每天去湖南省立图书馆看书自学。 在这自学的半年里,毛泽东看了许多反映西方自由主义传统的经典著作,如 亚当·斯密的《原富》、孟德斯鸠的《法意》、达尔文的《物种起源》、穆 勒的《名学》、赫胥黎的《天演论》、卢梭的《民约论》、斯宾塞尔的《群 学肄言》等,还研读了俄、美、英、法等国的地理历史,以及一些诗歌、小 说和古希腊的故事。这些书对毛泽东思想的影响很大。毛泽东后来所讲的社 会民主主义、无政府主义、自由主义等的思想,很大程度上是从这些书中学 来的,但这些书又大大开阔了毛泽东的思路,这方面的影响之意义更是无法 估量的。
1913—1918 年,毛泽东在长沙师范上学。师范这五年,对毛泽东是极为
重要的,不仅学得了许多知识,丰富了自己的头脑,而且更主要的是参加了 各种社会活动,比如,1915 年他当选为校学生会秘书,积极参加组织学生的 活动,并建立了“学生自治会”,抵制学校当局的某些无理要求;1917 年春, 各派军阀在湖南混战,毛泽东率领学生“志愿军”,指挥学生保护了第一师 范学校;1917 年底—1918 年初,成立了“新民学会”,这是当时最激进的学 生会社之一,其成员有许多后来都成了中国革命史上有名的人物。通过这些 社会实践活动,既得到了组织指挥群众运动的实际锻炼,又同全国许多城市 的朋友建立了广泛的联系,这对今后毛泽东的革命实践活动都是很重要的。 但是,直到 1918 年师范毕业时,毛泽东的思想还是“自由主义、民主改 良主义、空想社会主义等思想的大杂烩”①。促使毛泽东思想转变的是“五四”
运动的推动,以及“五四”运动前后对马克思主义的学习。



① 《西行漫记》第 131 页。
② 《西行漫记》第 108 页。
① 《西行漫记》第 125 页。

  “五四”运动前后,毛泽东两次上北京。第一次上北京是“五四”运动 前,任北京大学图书馆助理员,从而接触到一些文化名人,并参加了北大的 哲学会和新闻学会,同时还参加了李大钊的马克思主义研究小组,读了许多 书。毛泽东曾回忆说,这时他的脑子里的原有思想,加上新接收进来的各种 思想,为了寻找中国的出路,在脑子里打架,但是,还是以无政府主义为主 导地位。随后,毛泽东又回到长沙,当时湖南省内群情激愤,反对督军张敬 尧。“五四”运动的爆发,得到湖南的热烈响应,在毛泽东的推动下,成立 了湖南“学生联合会”,进行声援“五四”爱国运动的示威游行,接着又成 立了有工商界参加的“湖南各界联合会”。当时毛泽东任《湘江评论》的主 编,在该杂志的第二、三、四期上连续发表了他自己写的“民众的大联合” 的文章,结果《湘江评论》被张敬尧查封,同时还取缔了“学生联合会”。 然后,毛泽东转到《新湖南》任主编,不久,又被张敬尧查封。看来无政府 主义是不行的,无政府抵挡不住张敬尧的政府,这对毛泽东的教训是很大的。 “五四”运动以后,毛泽东第二次去北京。这一次在北京读了许多关于 俄国革命的书,特别是读了三本关于马克思主义的书,一本是《共产党宣言》、 一本是考茨基的《阶级斗争》、一本是柯卡普的《社会主义史》。有了丰富 的社会实践经验,然后又接受了这些正确理论的起示,毛泽东才战胜了头脑 中的无政府主义等各种非马克思主义思想,才确立起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 这是在把马克思主义同其他各种主义作比较以后,才确立起来的对马克思主 义的信仰。从而,毛泽东在实现了从社会民主主义向马克思主义的转变。1920 年,毛泽东给蔡和森的回信,深切赞同蔡和森关于“改造中国和世界”,必 须走俄国人的路,组织共产党,经过阶级斗争,实行无产阶级专政。这是毛
泽东从社会民主主义向共产主义转变的标志。
在这个转变的同时,毛泽东也实现了从唯心主义向唯物主义的转变。在 这之前,毛泽东是唯心主者,这主要是封建主义思想的教育,夸大了帝王将 相、精神思想的作用;资产阶级民主主义思想也是以哲学唯心主义为基础的, 都对当时的毛泽东以很大影响。毛泽东从小跟随母亲信神信佛,只是看书多 了,接触的实际多了,才对神佛产生了怀疑,发生了动摇。1917——1918 年, 毛泽东看了德国康德派哲学家鲍尔生的《伦理学原理》一书,写了一篇“心 之力”的论文,当时教伦理学的杨昌济老师给他打了 100 分。毛泽东回忆说: “那时我是一个唯心主义者,杨昌济老师从他的唯心主义观点出发,高度赞 尝我的那篇文章。他给了我一百分”①。《伦理学原理》是当时长沙师范学校 的伦理学教科书,那时,毛泽东还没有接触到马克思主义的书籍,对《伦理 学原理》一书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在该书上写了一万二千多字的批注,毛泽 东后来回忆说:我们当时学的尽是一派唯心论,偶然看到象这本书上的唯物 论的说法,虽然还不纯粹,还是心物二元论的哲学,已经感到根深的趣味, 得了很大的启发,真使我心向往之了。向往唯物主义是因为唯物主义是同现 实生活的实际相一致的,毛泽东从自己亲身经历的社会实践中积累了丰富的 经验,一旦接触到了唯物主义理论,即同自己的思想一拍即合了。所以,毛 泽东实现向唯物主义的转变,一是吸收了有关书籍中的合理的唯物主义思 想,特别是 1920 年学习的有关马克思主义的著作,二是自己实践经验的升 华。1920 年,蔡和森给毛泽东写了一封详谈历史唯物主义的信,毛泽东看后



① 《西行漫记》第 122 页。

回信说:“唯物史观是吾党哲学的根据,这是事实,不象唯理观之不能证实 而容易被人动摇。我固无研究,但我现在不承认无政府的原理是可以证实的 原理,有很强固的理由,??你这一封信见地极当,我没有一个字不赞成”。
②这就是说,毛泽东完全接受了唯物史观,确立了唯物主义哲学世界观。这里 所谓“我固无研究”是指没有对唯物主义历史观进行集中的专门研究,没有 形成自己的理论体系,但这并不妨碍他确立对唯物主义哲学世界观的信仰。 毛泽东的辩证唯物主义和共产主义的世界观是在社会实践中经受了各种 思想激烈交锋之后确立起来的,所以,一旦确立之后,就在理论上不可动摇, 在实践上一往直前。毛泽东回忆说:“一九二○年冬天,我第一次在政治上 把工人们组织起来,在这项工作中我开始受到马克思主义理论和俄国革命历 史的影响的指引。??,我一旦接受了马克思主义对历史的正确解释以后, 我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就没有动摇过。”①从此,毛泽东就愈加发奋学习马克 思主义,无论工作如何繁忙,或即在长征途中极端恶劣的环境中,只要能搜 集到马克思主义的书籍,毛泽东都视为珍宝,都认真阅读。随着革命运动的 发展和历史的进步,毛泽东就愈加全面地熟练地掌握并运用马克思主义了。 毛泽东生在农村,从小在农村长大,13 岁时还参加了三年的农业劳动, 普遍接触了农民,熟悉农村生活,深刻感受到了穷苦农民受压迫受剥削的悲 惨生活;对敢于起来反抗政府衙门压迫的农民英雄、农民领袖,毛泽东都表 示极大的同情和尊敬。可见,毛泽东从小就同农民和农村结下了不解之缘, 即使在读旧小说和故事书的时候,也会想到这书里“为什么没有种田的农
民?”而为农民抱不平,立志长大了要为农民写书。
  在长沙上学期间,毛泽东利用节假日,以“游学”的方式进行农村考察, 了解农村的地理历史、风俗人情,调查农民的生产、生活状况。为了消除农 民的贫困和社会的不平等,毛泽东曾设想过一种“新社会生活”,设想建立 一种农民“新村”,在这种“新村”里,大家共同劳动,平均分配,彼此平 等和谐地生活在一起,没有压迫,没有剥削。这实际就是农民向往的平均主 义的共产主义。这说明毛泽东真是了解农民、熟悉农民、代表农民,毛泽东 同农民血肉相联,哀乐与共。
师范毕业后,为了寻找救国救民的道路,毛泽东送走一批批同学、朋友
出国学习考察,而自己却留下来,为的是要进一步了解中国这个社会。所以, 一有机会,毛泽东就深入农村、工厂,了解农民、工人的状况,同工人、农 民交朋友,和工人、农民探讨改造中国的道路。对此,毛泽东曾解释过,他 说:“我觉得我们要有人到外国去,看些新东西,学些新道理,研究些有用 的学问,拿回来改造我们的国家。同时也要有人留在本国,研究本国问题。 我觉得关于自己的国家,我所知道的还太少,假使我把时间花费在本国,则 对本国更为有利。”还说:“吾人如果要在现今的世界稍为尽一点力,当然 脱不开‘中国’这个地盘。关于这地盘内的情况,似不可不加以实地的调查 及研究”。①从这里可以看到毛泽东崇高的爱国主义精神和强烈的民族责任 感。毛泽东不被大潮所裹掖,在任何时候都坚持独立思考,坚持走自己的路, 自主地选择一条最能适合自己而又最有效的挽救民族危亡的道路。毛泽东立



② 《毛泽东书信选集》第 15 页。
① 《西行漫记》第 131 页。
① 《青年毛泽东》第 91—92 页。

志要改造中国和世界,而改造世界必须从改造中国做起;要改造中国,必须 对中国这个社会有深刻的了解,不然,对自己所要改造的对象为何物都认识 不清楚,这种改造是决不会有好效果的。只有对自己所要改造的对象了解清 楚,并又掌握了改造的锐利武器,才能达到有效的改造之目的。这个改造中 国的锐利武器就是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既掌握了马克思主义这一改造中国的 锐利武器,而又深刻了解了所要改造的中国社会,因此,只有毛泽东才能完 成改造中国社会这一伟大的历史使命。《毛泽东选集》里的大批文章,都是 毛泽东运用马克思主义这一锐利武器,调查、研究中国社会的实际情况所写 出来的,都是马克思主义与中国革命实际相结全的产物。
  正是毛泽东既掌握马克思主义,又熟悉中国社会,才能有效地把马克思 主义运用到中国,指导中国的革命实践,把马克思主义普遍真理同中国革命 具体实践结合起来,走中国自己的路,取得了中国革命的伟大胜利,完成了 列宁指出的艰巨而又崇高的历史使命。1941 年,毛泽东在《改造我们的学习》 一文中总结说:“中国共产党的二十年,就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和 中国革命具体实践日益结合的二十年。如果我们回想一下,我党在幼年时期, 我们对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认识和对于中国革命的认识是何等肤浅,何等贫 乏,则现在我们对于这些的认识是深刻得多了、丰富得多了”。①又说“马克 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一经和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就使中国革命的 面目为之一新”。②当然,毛泽东在这里只是说“深刻得多了,丰富得多了”, 而不是说已经根深刻、很丰富了,这也就是说,还需要继续深入,不断丰富。 为此,毛泽东及时指出当时存在的妨碍我党深入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深入 了解中国社会实际的缺点,这就是不注意对中国现状和中国社会历史的研 究,不注重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应用,而只知道死记硬背马克思列宁的字句。 为了克服这些缺点,毛泽东反复强调要有理论联系实际的科学的马克思列宁 主义的态度,也就是运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深入了解中国社会的现状 和中国社会的历史。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不是为了好看,而是为了解决中国 革命的理论问题和策略问题,并形象地把马克思列宁主义与中国革命的关系 比作‘矢’与“的”的关系,“‘的’就是中国革命,‘矢’就是马克思列 宁主义。我们中国共产党人所以要找这根‘矢’,就是为了要射中国革命和 东方革命这个‘的’的。”③毛泽东不仅自己最好地掌握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这 根“矢”,最准确地射中了中国革命这个“的”,而且教育全党和全国人民 都要拿起这根“矢”,去射这个“的”。毛泽东的伟大就在于善于运用马克 思列宁主义这根“矢”,去射中国革命这个“的”,善于把马克思列宁主义 与中国革命具体实践有机地结合起来,敢于并善于走自己的路,这是一种顶 天立地的中华民族的伟大精神,有了这种精神,才能领导中国人民取得中国 革命的伟大胜利,才能完成历史赋予的伟大使命。
邓小平同志曾总结说:“中国革命为什么能取得胜利?就是以毛泽东同 志为首的中国共产党人,独立思考,把马列主义的普遍原理同中国的具体情 况相结合,找到了适合中国情况的革命道路、形式和方法。”①所以,这里必



① 《毛泽东选集》合订本第 753—754 页。
② 《毛泽东选集》第 754 页。
③ 《毛泽东选集》第 759 页。
① 《邓小平文选》第 3 卷第 27 页。

须具体两方面的条件,一是掌握马列主义普遍原理,一是熟悉中国的具体情 况,只有这样才能“独立思考”,才能把两者结合,才能找到“适合中国情 况的革命道路、形式和方法”,才能夺取中国革命的胜利。

       二毛泽东哲学思想的形成和发展 毛泽东哲学思想是在中国革命实践过程中形成和发展起来的。 毛泽东说:“中国革命的历史进程,必须分为两步,其第一步是民主主
义的革命,其第二步是社会主义的革命,这是性质不同的两个革命过程”。② 民主革命又分两个阶段,即旧民主主义革命和新民主主义革命。旧民主主义 革命,从广义上讲,或从它的准备阶段来讲,是从 1840 年开始的,但从它的 严格意义上或它的完全意义上讲,则是从辛亥革命开始的。到了 1919 年,旧 民主主义革命过时了,新民主主义革命开始了,其标志就是 1919 年的“五四” 运动。
由于中国的落后和帝国主义的侵略,中国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同西方国 家资产阶级的民主革命不一样。西方资产阶级的民主革命是在生产力和科学 技术相当发展的基础上进行的,资产阶级在举行民主革命前,经过长期的革 命的舆论准备,如文艺复兴运动,宣传人性、人的尊严,宣传民主、自由、 平等,等等,都是资产阶级民主革命他思想准备。但是,中国的资产阶级民 主革命却没有这种思想准备,中国人民不是在认识到什么人的主权、人的尊 严,以及民主自由等人性所必须具有的理性要求下,而是在帝国主义的洋枪 洋炮下觉醒起来的。中国人民在帝国主义侵略的铁蹄下活不下去了,逼得走 投无路,才不得不起来造反。要生存,就得起来同帝国主义斗、同反动派斗, 不然,就甭想活下去。因此,中国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是没有经过必要的思想 理论准备的。到了 1919 年,中国幼稚的资产阶级,已经失去了领导中国人民 进行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斗争的能力和作用,而中国无产阶级已经登上政治历 史舞台,中国人民的革命斗争,已经由资产阶级领导的旧民主主义革命,转 变为由无产阶级领导的新民主主义的革命。毛泽东既投身于旧民主主义的革 命运动,又积极投入新民主主义的革命运动,在这些革命运动的实践中,毛 泽东开始是接受社会民主主义、无政府主义等西方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的 思想,作为指导革命的理论武器,然后才接触到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是在革 命实践过程中,将各种“主义”作了比较以后,才确立了对马克思主义的信 仰的,毛泽东说:“自从一八四○年鸦片战争失败那时起,先进的中国人, 经过千辛万苦,向西方国家寻找真理。??,要求进步的中国人,只要是西 方的新道理,什么书也看。??,努力学习西方。我自己在青年时期。学的 也是这些东西。”“中国人向西方学得很不少,但是行不通,理想总是不能 实现。多次奋斗,包括辛亥革命那样全国规模的运动,都失败了,??第一 次世界大战震动了全世界。俄国人举行了十月革命,创立了世界上第一个社 会主义国家”,①并给中国人民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等第一批先进 人物接受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并运用它来作为指导中国革命的理论武器,“中 国人找到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这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遍真理,中国的面目就 起了变化”。②中国人民在长期的革命实践中,经过无数次失败的教训以后, 才接受了马克思主义,并把马克思主义同各种“主义”作比较以后,才确立 了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才开始运用马克思主义作为指导中国革命的思想武 器。这就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普遍真理同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的结合。毛泽东哲



② 《毛泽东选集》合订本第 626 页。
① 《毛泽东选集》合订本第 1358—1359 页。
② 同上书第 1359 页

学思想形成的过程,就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同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相结合的过 程。
  反映了全世界无产阶级实践斗争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在它同 中国无产阶级和广大人民群众的革命斗争实践相结合的时候,必须同革命队 伍内的各种机会主义作斗争,并战胜各种机会主义,不然,就不可能有马克 思列宁主义同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的结合,也不可能有毛泽东哲学思想的形成 和发展。因此,毛泽东哲学思想的形成和发展,也是在同各种机会主义作斗 争,并战胜各种机会主义以后形成和发展起来的。
  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真理是普遍的,但是,中国这个社会和中国这个革命 却不是普遍的,而是特殊的,它有许多同别的国家不同的特点,如何把马克 恩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应用到中国社会和中国革命这样一个特殊的场合, 则不是容易的随便的。只知道马克思列宁主义是普遍真理,而不知道中国社 会和中国革命的特点,就只会背诵马列主义的字句,照抄照搬马列主义的条 条,不可能把马列主义普遍真理同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相结合,从而,必然犯 “左”的教条主义的错误,把中国革命引向失败。中国革命过程中,一再发 生的“左”倾机会主义的错误,都是那些自以为懂得马列主义普遍真理的人, 脱离了中国革命的实际而造成的。同样,只强调中国社会和中国革命的特殊 性,而拒绝接受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指导,则就会犯右倾机会主义的错误。因 此,要使马克思主义同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相结合,就必须克服“左”的和右 的两种错误倾向,特别在中国共产党内部,必须坚决地开展反对“左”倾机 会主义和右倾机会主义的斗争,只有战胜党内和革命队伍内的机会主义错 误,才能使马列主义普遍真理同中国革命具体实践有机地结合起来。毛泽东 哲学思想,就是在同党内“左”、右倾机会主义的斗争中,并克服了“左” 右倾机会主义的错误以后而形成并发展起来的。毛泽东说:“我们的党,一 般地已经学会了使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思想斗争的武器,从两方面反对党内 的错误思想,一方面反对右倾机会主义,又一方面反对‘左’倾机会主义”。 “我们的党已经从两条战线斗争中巩固和壮大起来”。①毛泽东在 1945 年的
《论联合政府》中又强调:“我们党的发展和进步,是从同一切违反这个真
理(指马克思列宁主义——作者)的教条主义和经验主义作坚决斗争的过程 中发展和进步起来的。教条主义脱离具体的实践,经验主义把局部经验误认 为普遍真理,这两种机会主义的思想都是违背马克思主义的。我们党在自己 的二十四年奋斗中,克服了和正在克服着这些错误思想,使得我们的党在思 想上极大地巩固了”。①不克服各种机会主义的错误,就没有马列主义普遍真 理同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的结合,就不会有毛泽东哲学思想,也不会有中国革 命的胜利。
所谓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并不是指马克思、列宁的具体字句, 而主要是指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立场是无产阶级的革命的 立场,观点是唯物的辩证的观点,方法是矛盾分析法或阶级分析法,实际上 也就是唯物的辩证的分析方法。毛泽东说:“学习马克思主义,是要我们用 辩证唯物论和历史唯物论的观点去观察世界,观察社会,观察文学艺术”,②



① 《毛泽东选集》合订本第 495—496 页。
① 《毛泽东选集》合订本第 995 页。
② 《毛泽东选集》合订本第 831 页。

可见,马克思主义普遍真理与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相结合,就是要求我们学会 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来对中国社会和中国革命作切实的调查 和研究,从而制订出切合中国实际的革命的政策和策略,把中国革命引向胜 利。这就是毛泽东一贯强调的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的理论联系实际的态度,“中 国共产党人只有在他们善于应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善于 应用列宁斯大林关于中国革命的学说,进一步地从中国的历史实际和革命实 际的认真研究中,在各方面作出合乎中国需要的理论性的创造,才叫做理论 和实际相联系”③,毛泽东哲学思想,就是毛泽东同志凭借这种科学态度所进 行的最高的理论性创造。当然,这不完全是毛泽东一个人的创造,而是一部 分最杰出人物的集体创造,毛泽东是这部分最杰出人物的最杰出的代表,他 集合了集体的智慧,最有效最准确地总结了群众革命运动的经验,抓住了当 时时代的精神并加以升华,从而达到了哲学世界观的高度。
  毛泽东哲学思想的形成过程,是毛泽东运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立场、观 点、方法,分析中国社会的现状和历史,明确了中国社会和中国革命的特点, 并制订出一整套适合中国社会和中国革命特点的路线、分针、政策,从而指 导革命走向胜利的过程,于是,毛泽东哲学思想也就凝结在《毛泽东选集》 以及已经出版或正在出版的毛泽东的主要著作中。为了要进一步了解毛泽东 哲学思想的形成和发展,就不能不对毛泽东的主要著作进行具体的分析。
要革命,首先要分清敌我,即明确革命的力量是什么?革命的敌人是谁?
要革谁的命?这正是《毛泽东选集》第一卷第一篇文章第一句话所提出的: “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这一 问题不明确或搞错了,革命就无法进行,进行了也心然要失败。要明确这一 问题,就“不可不将中国社会各阶级的经济地位及其对于革命的态度作一个 大概的分析。”①
经济地位决定政治态度。从各阶级的经济地位分析各阶级的革命态度,
这是马克思主义的唯物辩证的观点和唯物辩证的分析方法,也就是马克思主 义的阶级分析方法。毛泽东就是运用这种观点和方法,对中国社会的各阶级 及其阶层一一作了分析,然后得出合乎逻辑的科学的结论:“一切勾结帝国 主义的军阀、官僚、买办阶级、大地主阶级以及附属于他们的一部分反动知 识界,是我们的敌人。工业无产阶级是我们革命的领导力量。一切半无产阶 级、小资产阶级,是我们最接近的朋友”。①
中国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经济落后,工业不发达,产业工人只有二
百万左右,广大地区是农村,主要群众是农民。产业无产阶级之所以是革命 的领导阶级,是因为它是先进生产力的代表,代表着社会发展的方向。工业 无产阶级的领导,主要是实行对农民的领导。农民是中国革命的主力军,只 有发动农民,组织农民,实现对农民的领导,中国的革命才能胜利发展。农 民问题是中国革命的最大问题,这是中国社会的最大特点,也是中国革命的 最大特点,不了解农民问题,或不解决农民问题,就不可能有真正的中国革 命。一切看不见农民的力量、轻视农民的观点,都是极端错误的观点,都将 必然地葬送中国革命。无论是陈独秀的右倾机会主义的错误,还是王明的



③ 《毛泽东选集》合订本第 778 页。
① 《毛泽东选集》合订本第 3 页。
① 《毛泽东选集》合订本第 9 页。

“左”倾机会主义的错误,其共同一点,都是没有正确认识农民的力量,都 没有解决农民问题,都将农民弃置一边,因此,都感到革命力量的不足,都 不知到什么地方去寻找革命力量,因而,都不能不导致革命的失败。
  毛泽东从小在农村长大,对农民有深厚感情,无论是念书时,还是参加 革命后,都经常深入农村了解农民,对中国的农民运动极为关心,《湖南农 民运动考察报告》正是反映了毛泽东对农民力量的重视和对农民运动的关 心。并通过对农民运动的考察,真正感受到了中国社会蕴藏着极大的革命力 量,这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革命源泉和动力,一旦把它开发出来,中国 革命的胜利就有完全的把握。然而,这必须有无产阶级伟大革命家的高瞻远 瞩,才能洞察这种革命力量,也只有无产阶级伟大革命家的雄才大略,才能 开发这种革命力量,而这一切,又都必须具备马克思主义的哲学世界观才能 办得到。
  什么是哲学?马克思讲,任何真正的曾学都是自己时代精神的精华。毛 泽东时代的精神是什么?毛泽东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中指出:“目 前农民运动的兴起是一个极大的问题。很短的时间内,将有几万万农民从中 国中部、南部和北部各省起来,其势如暴风骤雨,迅猛异常,无论什么大的 力量都将压抑不住。他们将冲决一切束缚他们的罗网,朝着解放的路上迅跑。 一切帝国主义、军阀、贪官污吏、土豪劣绅,都将被他们葬入坟墓。一切革 命的党派、革命的同志,都将在他们面前受他们的检验而决定弃取”。①这种 不怕任何艰难阻险、不怕任何流血牺牲,坚决要冲破反动势力的压迫和束缚 的农民运动,是当时时代的大潮所向,是坚决要革命的时代精神的表现。在 这样一种时代精神面前,一切违背这种时代精神的人和力量,都将被时代大 潮所淹没,一切感受到这种时代精神的党派和同志,必然以极大的热情欢迎 并支持农民运动,到农民中间去,成为农民的朋友,发动农民、组织农民, 同农民一块向胜利的大道上奔跑。毛泽东正是把握了这种时代精神,坚决站 在农民运动一边,为农民运动欢呼,支持农民运动,领导农民运动,并从中 提炼出时代精神的精华。只有把握了时代的精神,才能创造出时代的哲学。 毛泽东哲学思想正是这种时代精神的升华。毛泽东正是有了这种哲学世界 观,才能正确解决中国革命实践中提出的一系列问题,才能使中国革命不断 地转危为安,不断走向胜利。
毛泽东在解决中国革命领导权和主力军问题的同时,也正确解决了中国
革命的道路问题。这就是井冈山道路。井冈山道路,就是在农村发动农民, 建立农村革命根据地,以农村包围城市,最后夺取全国胜利的道路。这条道 路的确定,正是毛泽东及其同志们运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 和方法,深入分析研究中国社会的历史和现状,深刻认识中国社会和中国革 命特点的伟大创举。收集在《毛泽东选集》里的《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 够存在?》、《井冈山的斗争》、《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等文章,一方面, 我们可看到,井冈山道路的确立,是战胜了当时各种错误思想以后的产物, 另一方面,更使我们看到,当时的毛泽东已经具有多么丰富熟练的马克思主 义哲学思想。“一国之内,在四围白色政权的包围中,有一小块或若干小块 红色政权的区域长期地存在,这是世界各国从来没有的事”。①这种怪现象,



① 《毛泽东选集》合订本第 12—13 页。
① 《毛泽东选集》合订本第 48 页。

只有在中国社会这种特殊条件下才能存在和发展。中国社会的特点:既不是 发达的统一的帝国主义国家,又不是落后的完全帝国主义义直接统治的殖民 地,而是一个受“帝国主义间接统治的经济落后的半殖民地”。②因为是帝国 主义的间接统治,而且又不是一个帝国主义,所以,各帝国主义就要在中国 寻找它的代理人,扶持一方军阀,作为自己统治的工具,同时还要划分一定 势力范围,这就形成了各势力范围和各军阀之间的矛盾。各帝国主义和军阀 各居一方,互相争斗,造成各派势力都涉及不到的一些中间地带,革命力量 就可以在这样一些空间地带生存并发展起来。同时,由于中国经济落后,不 是发达的资本主义经济,而是落后的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亦即“地方的农 业经济”,③农村完全可以离开城市,小块红色区域完全可以利用自己割据的 地盘,生产、筹集自己所需要的生活必需品,不但能使自己生存下去,而且 还能使自己发展壮大,使自己的地盘不断扩大,由一块到数块,由数块连成 一片,然后形成对城市的包围态姿,继而夺取城市,获得全国的胜利。这里 的关键是党的正确领导。
  《井冈山的斗争》主要是讲根据地的建设,指明建设好根据地的标准, 以及如何建设革命根据地的问题。小块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在四周白色政权包 围下而存在,是因为客观上中国社会提供了这种存在的条件。但是,光有客 观条件是不行的。光有客观条件,只是为红色政权提供存在的可能性,而要 把这种可能转变成现实,还必须善于正确认识和运用这些客观条件的主观努 力。没有这种正确的主观努力,可能性永远是可能性,可能性就不会变成现 实。因此,“工农武装割剧的存在和发展,还需要具备下列的条件:(1)有 很好的群众;(2)有很好的党;(3)有相当力量的红军;(4)有便利于作 战的地势;(5)有足够给养的经济力。”①不具备这些条件,或不去努力创 造这些条件,根据地的存在和发展就不可能。这里特别强调,在一定客观条 件下,主观上的努力是极为重要的。主观要尽可能地符合客观,做到主观上 不犯错误是极为重要的。如果能够做到主观上下犯错误,即使在统治阶级政 权比较稳定的时期,或者在敌人的力量几倍于我的力量的情况下,也能粉碎 敌人的攻势取得战斗的胜利,保证根据地的存在和发展;反之,一是主观指 挥上犯了错误,好的革命形势就会丧失,革命根据地就会遭到破坏。
在革命队伍中,有人还是看不到建设农村革命根据地的重要性,不愿深
入农村进行创造根据地的艰苦工作,因而不知道到什么地方云寻找革命力 量,对中国革命的前途产生了疑虑,发出了“红旗到底能打得多久?”的疑 问,为此,毛泽东写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文章,坚决有力地回答了 “红旗到底能打得多久”的问题。《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这篇文章,不仅 处处体现了毛泽东哲学思想,而且处处是哲学语言,比如,在分析中国革命 形势的发展和革命高潮的到来时指出“不仅是具备了发展的可能性,简直是 具备了发展的必然性”,①又如,针对有些人只看到反动势力的强大和革命力 量的弱小这一点时指出:看问题“决不可只看它的现象,要去看它的实质,”




② 《毛泽东选集》合订本第 49 页。
③ 《毛泽东选集》合订本第 49 页。
① 《毛泽东选集》合订本第 56 页。
① 《毛泽东选集》合订本第 96 页。

②要通过现象看本质,切不可被一时的表面现象所迷惑,而发展悲观论调。的 确,“现时的客观情况,还是容易给只观察当前表面现象不观察实质的同志 所迷惑。”③“他们对于一般情况的实质并没有科学地加以分析。”④
那么,如何科学地分析客观情况的实质呢?这就是运用唯物辩证的分析 方法,分析中国社会的各种矛盾,“如问中国革命高潮是否快要到来,只有 详细地去察看引起革命高潮的各种矛盾是否真正向前发展了,才能作出决 定”。⑤于是,毛泽东就进行具体地分析中国社会的矛盾。最基本的矛盾就是 帝国主义之间、帝国主义与殖民地人民之间、帝国主义国家内部资产阶级与 本国无产阶级之间的矛盾,构成了我们所处时代的特点。由于这些矛盾的存 在和发展,就迫使帝国主义争夺中国的矛盾的激化,因此,中国各派反动势 力之间、各派军阀之间的矛盾必然激化,军阀混战就愈加严重,随之而来的, 是工人与资本家的矛盾、农民与地主的矛盾、人民与反动政府、反动统治者 的矛盾等等都必然地进一步地激化,“如果我们认识了以上这些矛盾,就知 道中国是处在怎样一种皇皇不可终日的局面之下,处在怎样一种混乱状态之 下。就知道反帝反军阀反地主的革命高潮,是怎样不可避免,而且很快会要 到来。”①这些矛盾就是铺在中国大地上的“干柴”,“中国是全国都布满了 干柴,很快就会燃成烈火”。②面对着这么尖锐的阶级矛盾,面对着革命高潮 即将到来的大好形势,为什么有些人总是视而不见,感受不到呢?这就不能 不从这些人的世界观上找原因了。为此,毛泽东于 1930 年,专门写了《反对 本本主义》的文章,指出机会主义、盲动主义的根子就在于“唯心的阶级估 量和唯心的工作指导,”③他们不向社会作调查,不按实际情况办事,而是关 起门来“冥思苦想”,单纯的“本本主义”和“上级观念””,一味地盲目 地执行本本上所写的和上级的指示,这就不能不“产生错办法和错主意”。 要洗刷这种唯心主义精神,就必须向社会作调查,调查社会各阶级的政治经 济状况,“我们调查工作的主要方法是解剖各种社会阶级,我们的终极目的 是要明了各种阶级的相互关系,得到正确的阶级估量,然后定出我们正确的 斗争策略,确定哪些阶级是革命的主力,哪些阶级是我们应当争取的同盟者, 哪些阶级是要打倒的”。④中国革命是中国社会这个特殊环境下进行的,中国 社会具有许多同其他国家不一样的特点,这在马克思、列宁的本本里是没有 的。马克思、列宁的本本上所写的东西,都是马克思、列宁根据各自生活的 社会环境的实际中总结出来的,而不是凭空杜撰出来的。因此,必须从根本 上清除对马克思主义的那种所谓“先哲”的神秘念头,树立彻底的唯物主义 世界观,把马克思主义的“本本”同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结合起来,这才能 引导中国革命走向胜利。
《反对本本主义》是毛泽东从哲学世界观的高度,总结以往革命的经验,



② 《毛泽东选集》合订本第 96 页。
③ 《毛泽东选集》合订本第 97 页。
④ 《毛泽东选集》合订本第 97 页。
⑤ 《毛泽东选集》合订本第 97 页。
① 《毛泽东选集》合订本第 98 页。
② 《毛泽东选集》合订本第 98 页。
③ 《毛泽东著作选读》甲种本第 20 页。
④ 《反对本本主义》单行本第 6 页。

目的是清除唯心主义,确立唯物主义。所以,这是一篇有代表性的哲学著作, 是毛泽东哲学思想形成的标志。毛泽东不仅自己自觉地运用辩证唯物主义和 历史唯物主义的哲学世界观分析革命形势,指导革命斗争,而且号召全党同 志都要清除唯心主义,树立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哲学世界观,以 利于中国革命的胜利发展。
  用唯物辩证的观点看问题,就要从客观实际出发,不断地及时地分析客 观变化着的形势,随时调整我们的斗争策略,以适应变化了的形势,使革命 不断胜利前进。
  《伦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是毛泽东运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 主义基本原理分析当时的形势,为我党制定科学的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 略,这个策略就是建立最广泛的民族革命统一战线。
  毛泽东全面地分析了建立广泛的民族革命统一战线的可能性和必要性, 以便统一全党的思想,更好地贯彻执行统一战线的策略。
  建立广泛的民族革命统一战线是可能的,这是由于日本帝国主义要变中 国为它的殖民地这一最根本的特点决定的。在日本帝国主义要变中国为它的 殖民地的情况下,促使中国社会各阶级在革命态度上的变化,特别也会引起 反革命营垒内部的分化,因此,在这种情况中下,组织广泛的抗日民族统一 战线是完全可能的。不仅是可能的,而且是非常必要的,即非建立广泛的抗 日民族统一战线不可的。这是因为,一方面,中国和世界的反革命力量是削 弱了,但它仍然比革命力量强大;另方面,中国和世界的革命力量比过去强 大了,但仍然比反革命力量小。一方面,中国的新的民族革命高潮快要到来, 中国处在新的全国大革命的前夜;另一方面,帝国主义的力量仍然还很强大, 中国革命力量发展不平衡,且又还很弱小。在这些不可否认的事实面前,我 们必须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积极因素,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革命力量,组成 最广泛的民族革命统一战线,最大限度地孤立敌人,把攻击的火力最大限度 地集中,亦即“组织干千万万的民众,调动浩浩荡荡的革命军”,①向着最反 动的营叠进攻,才能把日本帝国主义及汉奸卖国贼打倒。只有这种统一战线 的策略,才是马克思主义的策略,是胜利的策略。
组织好革命队伍,向着主要的敌人进攻,而中国革命的主要形式是战争。
因此,就不能不研究战争,学习掌握战争规律。中国革命战争不同于一般革 命战争,更不同于一般战争,但是,为了更好地掌握中国革命战争的规律, 就必须把中国革命战争放到一般革命战争和一般战争的大背景中去,才能更 好地研究。“大家明白,不论做什么事情,不懂得那件事的情形,它的性质, 它和它以外的事情的关联,就不知道那件事的规律,就不知道如何去做,就 不能做好那件事”。②《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是一部辩证法的专著,只 不过它是结合战争来分析的,是一部战争辩证法诗史,生动形象地揭示了中 国革命战争的根本规律和一般规律,既是过去革命经验的总结,又是为日后 更好地指导战争提供了理论依据。
要把握中国革命战争的规律,就必须对中国革命进行具体分析,认识中 国革命同其他任何革命不同之特点,因此,毛泽东一再强调列宁的话:“马 克思主义的最本质的东西,马克思主义的活的灵魂,就在于具体地分析具体



① 《毛泽东选集》合订本第 141 页。
② 《毛泽东选集》合订本第 155 页。

的情况”,①指出那些“拒绝了解任何的特殊情况”②的人,是“一点马克思 列宁主义也没有学到”③的,尽管他们口口声声自称为自己是马克思主义者。 中国革命战争的特点,就在于:中国是经过了第一次大革命的政治经济发展 不平衡的大国、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土地革命以及敌强我弱。因为有了第一 次大革命,就有了人民群众的基本觉悟,有了革命战争的基础;因为是政治 经济发展不平衡的大国,反革命只能占领或控制经济较为发达的大中城市, 对大批小城市必然力不顺心,更不可能控制只能用独轮车和两条腿走路的广 大农村及山区,中国共产党就可以在这些敌人力量所不能及的地区发动农民 土地革命,组织武装力量,建立革命根据地,发展壮大革命力量,为中国革 命的胜利奠定基础。但是,又因为敌强我弱,则决定了中国革命不能很快胜 利,因为壮大自己,消灭敌人,都需要一定时间,一定过程,性急是不行的, 这就决定了中国革命战争在战略上是持久战,在战术和战役上是速决战。这 就是中国革命战争的根本规律,由此,产生了中国革命战争的一般规律,如 围剿与反围剿、进攻与防御、运动战、速决战、歼灭战、集中优势兵力消灭 敌人有生力量等等。中国革命战争必须遵循这些规律,离开了这些规律,就 没有中国革命战争的胜利。
  对中国革命战争规律的认识,进一步表明毛泽东运用马克思主义哲学原 理的熟练程度,《实践论》、《矛盾论》这两篇哲学著作则是毛泽东哲学思 想成熟的标志。《实践论》是认识的辩证法,《矛盾论》是辩证法理论形态 的表述。《实践论》、《矛盾论》都是中国革命经验的哲学概括和总结,是 马克思主义哲学民族化的最高表现。毛泽东说过:“一切外国的东西,如同 我们对于食物一样,必须经过自己的口腔咀嚼和肠胃运动,送进唾液胃液肠 液,把它分解为精华和糟粕两部分,然后排泄其糟粕,吸收其精华,才能对 我们的身体有益,决不能生吞活剥地毫无批判地吸收。??中国共产主义者 对于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应用也是这样,必须将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和中 国革命的具体实践完全地恰当地统一起来,就是说,和民族的特点相结合, 经过一定的民族形式,才有用处,决不能主观地公式地应用它。公式的马克 思主义者,只是对于马克思主义和中国革命开玩笑,在中国革命队伍中是没 有他们的位置的。”①《实践论》、《矛盾论》是马克思主义哲学民族化的典 范,是民族化了的马克思主义哲学。
《论持久战》是毛泽东运用辩证唯物主义基本原理分析批判了在战争问
题上的唯心论和机械论的错误,毛泽东说:“战争问题中的唯心论和机械论 的倾向,是一切错误观点的认识论上的根源”,“因此,反对战争问题中的 唯心论和机械论的倾向,采用客观的观点和全面的观点去考察战争,才能使 战争问题得出正确的结论”②。所谓“客观的观点和全面的观点”,就是唯物 的辩证的观点。用这种观点考察中国的抗日战争,就必须从中国和日本的实 际情况出发,并如实地把它放在特定的时间和空间内,指出“中日战争不是 任何别的战争,乃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的中国和帝国主义的日本之间在二十世



① 《毛泽东选集》合订本第 171 页。
② 《毛泽东选集》合订本第 171 页。
③ 《毛泽东选集》合订本第 171 页。
① 《毛泽东选集》合订本第 667 页。
② 《毛泽东选集》合订本第 414—415 页。

纪三十年代进行的一个决死的战争。全部问题的根据就在这里”①。以此为据, 指出“亡国论”是不对的,中国不会亡;“速胜论”也是不对的,中国不会 速胜;结论是“持久战”,最后胜利属于中国。这就要求一切抗日的人们, 一方面要树立抗战必胜的信心,另方面,则要作长期的艰苦的努力,困难和 牺牲是少不了的,但最终胜利一定属于中国人民,从而揭示了抗日战争发展 的一系列规律。
  中国人民的革命是长期的艰难曲折的过程,从旧民主主义革命,到新民 主主义革命,然后还要转到社会主义革命。这些革命有什么特点,它们的关 系怎样?需要给以理论上的系统的说明,以便提高革命人民的理论水平。《新 民主主义论》正是分析了旧三民主义和新三民主义、民主主义和社会主义之 间的区别与联系,毛泽东指出:“旧三民主义,那是中国革命旧时期的产物”,
②“乃是过时了的三民主义。如不把它发展到新三民主义,国民党就不能前 进”。③“新时期的革命的三民主义,新三民主义或真三民主义,是联俄、联 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的三民主义”④。新三民主义和社会主义在基本政纲上 是相同的,所以共产党愿意为彻底实现新三民主义而奋斗,这就有了统一战 线的基础。但是,新三民主义和社会主义又有许多不同,“共产主义的全部 民主革命政纲中有彻底实现人民权力、八小时工作制和彻底的土地革命纲 领,三民主义则没有这些部分”⑤。“共产主义于民主革命阶段之外,??还 有一个最高纲领,即实现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社会制度的纲领。三民主义则 只有民主革命阶段,没有社会主义革命阶段”①。“宇宙观不同。共产主义的 宇宙观是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三民主义的宇宙观则是所谓民生史 观,实质上是二元论或唯心论,二者是相反的。”②“中国现在的革命任务是 反帝反封建的任务,这个任务没有完成以前,社会主义是谈不到的。中国革 命不能不做两步走,第一步是新民主主义,第二步才是社会主义”③,“两个 革命阶段中,第一个为第二个准备条件,而这两个阶段必须衔接,不容横插 一个资产阶级专政的阶段,这是正确的,这是马克思主义的革命发展论”④。 “一次革命论”是错误的,在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后要建立一个资产阶级专 政的社会也是错误的。从而阐明了不断革命论和革命发展阶段论相统一的思 想,在国家和革命的问题上,大大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
中国革命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因此,中国共产党的理论水平的高低、
作风的好坏,直接关系到中国革命的胜败、关系到中国人民的前途命运的问 题。对此不能不认真研究,不能不把我们的党建设好。延安整风时期的一系 列文章,就是关于党的建设的理论,是党的建设的辩证法。加强党的建设, 主要是提高全党的马列主义理论水平,培养一种好作风。要提高马列主义理
毛泽东哲学思想研究的下一页
成为本站VIP会员VIP会员登录, 若未注册,请点击免费注册VIP 成为本站会员.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电子书均来自互联网。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


其它广告
联系我们     广告合作     网站声明     关于我们     推荐PDF     全部分类     最近更新     宝宝博客
蓝田玉PDF文档网致力于建设中国最大的PDF格式电子书的收集和下载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