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田玉PDF文档网 / 商业营销 / 商业性质概论
 


商业性质概论



导 言

《商业性质概论》一书终于在英国首次印行了。该书完稿于 1730 年至
1734 年之间。现在的英译本是根据 1755 年的法文本译出的。法文原本在语 法、拼写、重音和标点符号上错误百出。尽管这种不完善性本身并不重要, 但它却使人们对一些权威人士的看法,即该书确实是用法文写的这一点提出 异议。
  为便于参考其他作者的引文,本书用带方括号的斜体字标出了原书的页 码。
  本书采用了法英对照的形式。英译文根据波斯尔思韦特字典中的许多对 应段落进行了校订,并在许多地方采用了字典中的措词。其理由已在本书第
206 页作了说明。现在献给读者的英译全本是这类译本中的第一部,可以把 它看作是对原书问世二百周年的纪念。
  本书收录了杰文斯在发现原书而产生的狂喜中所撰写的一篇文章。这篇 文章无论在形式还是实质上都配得上与本书联系在一起。
  本书收录的另一篇文章对杰文斯所援引的事实作了某些纠正,解开了他 的某些疑团,并使我们对坎蒂隆的生平与著作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承鲍斯·戴利夫妇允许在本书刊登坎蒂隆的妻子与女儿的肖像,谨在此
向他们表示衷心的谢意。

亨利·希格斯
1931 年 7 月

《商业性质概论》述评

陈其人


  《商业性质概论》是爱尔兰经济学家理查德·坎蒂隆所著,马克思使用 它时,注明初版于 1755 年,但没有明确说是英文本还是法文本。关于该书的 版本问题,马克思说:这本“著作的法文版的靡页上注明系译自英文,但该 书的英文版《关于工商业、货币、金银、银行和外汇的分析》(菲利普·坎 蒂隆著,选自一位已故的伦敦西蒂商人的手稿)不仅出版日期较晚(1759 年) 而且按其内容来说,也表明是后来的修订版”。这个说明同现在本书导言中 的说明互异。我们将这个问题存而不论。由于本书事实上是经过菲利普·坎 蒂隆修订的,所以无法判别哪些思想是理查德·坎蒂隆的。
  现在我们以书为根据,按照它的结构和重要内容,从政治经济学史的角 度作一述评。

一、本书结构和重要内容


  本书分为三大部分,各部分没有标题。但我们从它包括的内容便可以概 括出,第一部分论述以物质财富生产为基础的社会经济横向的发展,亦即经 济活动范围的变化,社会分工的发展,社会人口划分的经济依据,以及在交 换中包含着的产品价值决定的规律;第二部分论述蕴藏在产品交换中的货币 流通规律,以及货币利息的决定;第三部分论述对外贸易,以及由此涉及的 货币制度和银行等有关问题。
第一部分从论财富开始。它认为“土地是所有财富由以产生的源泉或质
料。人的劳动是生产它的形式”。(本书第 3 页)很清楚,这是配第所说的 “劳动是财富之父,土地是财富之母”这句名言的借用。既然土地是人类赖 以为生的财富的源泉,那末就必然认为不论社会以什么方式组成,人类总要 以各种方式使用土地。但这在它看来,却成为人类所“居住的土地的所有权 必将属于他们中间的少数人”。(本书第 3 页)因此,它是未经说明,便将 土地私有权集中在少数人手里,作为分析问题的起点。这样一来,就必然发 生土地租赁问题,地租由此产生。关于地租理论,我们将作专门的论述。
不论在土地上种植什么,耕种者必须住在土地附近,这就形成村庄。村
庄还要有为耕种者服务的各种工匠。从人数看,耕种者要与耕地成比例,各 种工匠要与耕种者成比例。由于富人或权贵的关心,有些村庄就变成市集, 它吸引了许多小业主和商人。按照同样道理,市集的各种人口也是有比例的。 由于大土地所有者将地租的物质担当者即产品运到遥远的地方去出售,并在 该地同其他的地位相同的地主过愉快的社交生活,这个地方就成为城市。城 市除地主外,还有商人、工匠和各行各业的人。都市的形成基本上与城市相 同,区别只在于:全国最大的土地所有者住在首都,国王的官邸和最高政府 设在首都。都市和城市中各种人口也是有比例的。最重要的,它认为“国家 的所有阶级和居民,其生存都要依靠土地所有者的开支”。(本书第 8—9 页)关于这个问题,我们将作专门论述。
  随着市集、城市和都市的形成和发展,商品生产和商品交换便发展,价 值决定和市场价格变动的问题必然产生;个体生产者、小业主和资本家、工
  
人也分别在发展和产生,这些人的收入如何决定的问题也必然产生。关于这 两个问题,我们将分别作专门论述。第二部分从论物物交换开始。它在第二 部分实质上便开始论述的货币,要到这一部分的论物物交换之后,才全面展 开。除货币的实质是直接代表社会劳动,因而才能执行社会的价值尺度职能 这一点资产阶级经济学家一般都不可能认识的问题没有谈到外,有关货币的 其他问题它都谈到了。这些货币理论问题和在第三部分论述的有关货币问 题,我们合起来作专门论述。
  第三部分从论对外贸易开始。由此涉及的是贸易差额和汇率决定等问 题。由于这些与货币有关的问题已另行安排论述,这部分要专门论述的就是 对外贸易理论了。
  论述所有这些问题时,我们都从政治经济学史的角度对其进行评价。最 后汇合起来,便要对该书进行总评价。我们的总评价,与该书 1931 年版附录 的英国经济学家杰文斯的论文对它的总评价不同,因此也顺便地对杰文斯的 论文说点看法。

二、地租理论


  这里论述的地租,不是资本主义生产已经相当发展,自由竞争已经充分 开展,社会平均利润率已经形成条件下的地租,这样的地租只能是超额利润; 而是资本主义生产还不够发展,利润虽然已成为一个独立的经济范畴,但平 均利润率还没有完全形成条件下的地租。
它首先从物质的观点考察问题。它说:“欧洲人开垦土地并种植谷物以
维持生活。他们饲养羊只,用羊毛做衣料。其中大多数人食用的谷物是小麦, 但也有些农民用黑麦作面包。”(本书第 34 页)因此,出发点就是:谷物的 产量扣除种子后,有一定的余额,这余额就是人们可以消费的。它认为这余 额首先取决于土地的肥沃程度,因此它和种子的比例也就不同。当时,“欧 洲土地的平均产量为种子的六倍。因此,相当于种子五倍的产量是留给人民 消费的。”(本书第 35 页)
很明显,这余额不可能全部成为地租,因为它还没有扣除耕种土地的劳
动者的个人消费基金和在资本主义经营条件下的利润。因此,它要回答这些 问题。
它不是从理论,而是从经验回答问题的。它说:“租地农场主通常取得
土地产品的三分之二。他们把其中的一半用于补偿成本、供养帮工;另一半 作为他们自己的经营利润。”(本书第 22 页)换句话说,土地产品的三分之 一就是地租。
  这种说明,有正确的地方,这就是将农场主取得的土地产品分为两大部 分:一是补偿成本即 C 和供养帮工即 V 部分,二是经营的利润部分;也有很 大的缺点,如果将补偿的成本仅仅理解为取回种子(其实不止是种子),那 其大小是可以说明的,但供养帮工部分是未加说明的,如果说,根据经验或 常识,这就是帮工所需要的口粮,那末,用这办法就无法说明利润的决定, 因为利润不可能只是农场主的口粮,这点无法说明,地租的大小就无法说明。 这反映出,资本主义生产没有发展到一定的高度,农业利润虽已从农场主的 个人消费基金中分离出来成为一种独立的范畴,但平均利润率尚未形成,科 学的地租理论便无法形成。
  
  但是,这种从物质观点考察问题的地租理论,却成为重农主义派的纯产 品理论的思想材料。因为它所说的地租,就是土地产品中扣除了种子、工资 和利润的余额,这余额就是重农主义认为要转化为地租的纯产品。
  这里谈一谈我对资本主义初期,平均利润和生产价格形成前,资本主义 农业地租决定规律的看法。第一,资本主义最初经营的农业部门是畜牧业, 这时毛呢工场手工业迅速发展,羊毛需要突增,其市场价格高于价值,因而 提供了一个可以转化为地租的利润余额,十六世纪时的英国就是这样。第二, 资本最初经营的是有利的土地(这不等于说资本经营的土地必然是从优到 劣),资本主义的农业也比与它同时大量存在的小农有较高的劳动生产率, 因而有较高的利润,这也提供了一个可以转化为地租的利润余额。一旦资本 主义在农业中已占统治地位,资本主义的农业地租就只能是农产品价值高于 生产价格和农产品个别生产价格低于社会生产价格的利润余额,这要以平均 利润和生产价格的形成为前提。


三、“所有阶级和个人都是依靠土地 所有者维持生活”的


  前面谈到,它认为村庄的耕种者人数要和耕种的土地成比例,其它人口 如工匠的人数要和耕种者成比例,这作为一种原理,也适用于市集、城市、 都市等。这是从各种社会劳动的划分,要符合一定的比例的角度来看的。与 此相关联,它根据对地祖产生的说明,提出了所有阶级和个人都是依靠土地 所有者维持生活和致富的这一命题。
我们还记得它是这样说明地租的产生的:租地农场主取得土地产品的三
分之二,作为补偿成本、供养帮工和所赚利润,土地所有者取得土地产品的 三分之一,作为地租。它认为前三分之二的产品,“直接或间接地供养了所 有生活在农村的人,以及一些住在城里的工匠或业主,因为他们的城市商品 是在农村消费的”(本书第 22 页)。这就是说,这些产品直接间接由经营农 业和与经营农业有关的人消费;后三分之一的产品,不仅供养了土地所有者, 还“供养了那些把土地产品从乡下运到城里的脚快”,供养了土地所有者“在 城里雇用的所有工匠和其他人”。(本书第 22 页)
这里有两个问题:第一,根据它的说明,土地所有者及直接间接为其服
务的人,确实是依靠土地所有者,或确切些说是依靠土地所有权维持生活的, 但直接间接与经营农业有关的人,似乎不是这样。对此,它的解释是:“如 果君主和土地所有者关闭他们的庄园,不让人们耕种他们的土地,显然,任 何居民都将得不到食物或衣服”。(本书第 22 页)第二,它也知道,在城里 的“劳动人民不仅为君主和土地所有者服务,而且还彼此服务,因而他们之 中的许多人并不直接为土地所有者工作。所以不能说他们是靠这些土地所有 者的资本为生,或靠这些土地所有者养活的。”(本书第 24 页)但他们赖以 为生的物质资料,说到底是土地产品,所以在它看来,上述命题仍然可以成 立。
  这个命题,从形式上反映了当时英国土地所有权在社会经济生活中的重 大作用,表明资本主义生产尚未在国民经济中占据统治地位,资本所有权的 作用远没有土地所有权这样大;从内容上则揭示了这样的经济规律,即在社 会人口的划分中,有多少人可以不是农业劳动者,要取决于农业劳动者所生
  
产的农产品,除了扣除种子、口粮外,还有多少剩余的农产品,即这剩余农 产品的数量,决定非农业劳动者的人数。从政治经济学史的角度看,这里揭 示的内容是有重大意义的。看来,英国经济学家詹姆斯·斯图亚特关于“自 由的手”的理论,即社会上有多少人的手可以不束缚在农业生产上的理论, 就是以此为思想材料的。
  根据这个命题和上述的地租理论,它便认为:“如果某个国家的人民满 足于过最贫困的生活,消费最少的土地产品,这个国家的人口就可以进一步 增加。如果某个国家的农民和工人习惯于吃肉食,喝葡萄酒、啤酒等等,这 个国家就不能养活更多的居民。”(本书第 40 页)在它看来,这就是亚洲各 国人口其所以多于欧洲各国的原因。


四、农业劳动者和手工业者,雇工和 业主及其收入的决定


  随着村庄、市集、城市和都市的产生,随着社会人口的划分,就产生除 土地所有者阶级及其收入外,社会各阶层和阶级如何划分,以及其收入如何 决定的问题。
它是从耕种土地的劳动者开始进行分析的。前面说过,它认为土地必然
被少数人占有。这样,“如果大庄园主自己管理庄园,他就得使用奴隶或自 由民来耕种土地”,就必须“给他的劳动奴隶以生活必需品,并以此养育他 们的子女”(本书第 16、17 页)。因此,这个奴隶的“劳动价值”就“应等 于庄园主用于给他提供食物和生活必需品的土地数量加上为把一个孩子抚养 到能够劳动的年龄所需的土地数量的两倍”(本书第 17 页)。后者其所以是 两倍,是由于根据经验,有一半的孩子不到十七岁就夭折了,因而为了让一 个孩子活到能够劳动的年龄就必须养两个孩子。据此,它得出结论:“一个 最下等的奴隶的日常劳动,在价值上,等于维持他的生活所需要的土地产品 的两倍”。(本书第 18 页)不言而喻,奴隶监工的“劳动价值”要高一些。 它认为,上述原理也适用于自由的农业劳动者,他的“劳动在价值上也
应等于他维持生活所需的土地产品的两倍”(本书第 18 页)。
  这样说来,对于土地所有者来说,使用奴隶和雇佣自由人就是同样的。 但它认为使用奴隶更为有利,因为供养的奴隶过多,便可以象卖牲口那样把 他们卖掉,而这些奴隶的价格等于为使其“长大成人或达到劳动年龄所花费 的东西相当的价格”(本书第 18 页)。
  它从农业劳动者的“劳动价值”去论述手工业者的“劳动价值”。它没 有明白地说这里的农业劳动者是上述的奴隶、雇佣工人,还是个体农民,而 它在这里论及的手工业者则是雇佣的手工业工人。它认为农业劳动者的“劳 动价值”比手工业者的低。原因是前者的孩子到七岁或十二岁便帮助父亲进 行辅助性的劳动,而如果父亲将他送去学手艺,在学徒期间,其父不但失去 了帮手,而且要给他提供衣服和学徒费用。在英国大多数行业的学徒期为七 年,期满后劳动寿命只有十至十二年。由于这样,“那些雇佣工匠或手工业 者的人,必须为他们的劳动而付给他们高于农夫或普通工人的报酬,同他们 在学艺期间所丧失的时间以及为精通技艺所需支付的费用和承担的风险成比 例,他们的劳动必将更为昂贵。”(本书第 10—11 页)
这里要指出的是,它在这里论述的工匠或手工业者,是属于或参加行会

组织的。它说:“工匠们并不让他们的所有子女学习自己的手艺。因为这样 一来,工匠的数目就会超过一座城市或一个国家的需要。”(本书第 11 页) 这正是行会制度的特点。
  手工业者或雇工的“劳动价值”的决定如此,与其对立的业主的收入又 如何决定呢?这里首先要指出,它论述的业主,指的是工农业资本家和城里 的个体经营者主要是商人。
  它首先指出,租地农场主就是业主中的一种。他将土地产品中的三分之 一交纳地租后,将余下产品中的一部分运到城里去出售,“这些产品的价格 部分地取决于气候,部分地取决于需求”(本书第 24 页),即具有不确定性。 前面提到农业利润如何决定尚未解决,这问题现在又出现。
  城里还有零售商、面包师、酿酒者、成衣匠这些业主,“他们按某一确 定的价格购买,但却以不确定的价格在自己的商店或市场出卖”(本书第 26 页),因此,他们的收入也具有不确定性。
  从城里存在着雇佣工人便可以看出,城里也存在着资本家这种业主。它 认为资本的产生是由于节俭。它说:“如果某个拥有高工资的人或某个大业 主节约了资本或财富,这就是说,如果他贮存了谷物、羊毛、铜、黄金、白 银或某些具有内在的(或真正的)价值,在一国内经常使用或有销路的产品 或商品,那么??他可以运用这一资本来获得抵押品,或从土地和以土地为 担保的公共贷款中取得利息。”(本书第 28 页)很明显,基于上述的理由, 这些资本家的收入即利润的大小,同样是不确定的。
经过这样的分析,它就从收入是否具有确定性,将君主和土地所有者以
外的居民,分成两个阶级:“业主和受雇者;所有业主似乎都是靠不固定的 工资为生的,而其他人在能得到工资的情况下则是靠固定工资为生的,尽管 他们的工作和地位可能非常不同。领取薪金的将军,领取津贴的朝臣和领取 工资的家庭仆役都属于这个阶级。其他所有人都是业主,而不论他们是拥有 资本能够独立营业的业主,还是没有资本仅靠自身劳动为生的业主。”(本 书第 27—28 页)这种以收入是否固定为划分阶级标准的阶级理论当然是错误 的,但以此为标准便将朝臣和仆役列为同一阶级,则表现了新兴的资产阶级 对封建贵族的鄙视,尽管按照同一标准,它也认为乞丐和强盗由于收入不固 定,因而属于业主阶级。

五、价值决定和市场价格变化的原因


  要解决业主收入的不确定性问题,就要探讨商品价值的决定和商品市场 价格的变化的原因。
  关于价值的决定,由于它把价值看成是物质财富,因而一开始它就表明, 土地是所有财富由以产生的源泉或质料,人的劳动是生产它的形式,因此它 就逻辑地认为,“任何东西的内在价值都可以用在它的生产中所使用的土地 的数量以及劳动的数量来度量”(本书第 21 页)。有时它又反过来说,“物 品的价格与内在价值一般是生产该物品所使用的土地和劳动的尺度”。(本 书第 14 页)
  运用这个原理,下列不同类型物品的价值是这样决定的:“如果两英亩 土地的土质相同,它们就能喂养同样多的羊只,出产同样多的羊毛;假如所 投入的劳动也相同,这两英亩土地出产的羊毛的售价就将一样”;如果一英
  
亩土地出产的羊毛制成了粗毛料服装,另一英亩土地出产的羊毛制成了细毛 料服装,后者往往比前者贵九倍,因为虽然两者包含着同样数量和质量的羊 毛,但后者要求更多的劳动,更昂贵的做工”(本书第 14 页);“钟表所用 的优质发条的售价通常使原料对劳动,或者说钢材对发条的比例为一比一百 万,在这种情况下,劳动几乎构成了发条的全部价值”;而“堆放在田间收 割现场上的干草,或准备砍伐的树林,它们的价格是根据其质量,由所含的 质料或土地产物决定的”;“一壶塞纳河水的价格为零??但在巴黎街头, 它要用一个苏才能买到。这一个苏是送水夫劳动的价格或他的劳动的尺度”
(本书第 14、15 页)。这就是说,由于产品生产条件不同,土地和劳动在形 成它的价值中占的比重也不同。
  它在这里只告诉我们,各种产品的相对价值不同,还没有告诉我们,每 种产品的价值是如何决定的。在后一问题上,它和其后的庸俗经济学家例如 法国的萨伊不同。生产要素论者萨伊也将财富看成是价值,从而认为价值是 劳动、工具(资本)和土地创造的,并分析这三者分别创造的价值的大小。 它不是这样。它要将土地和劳动进行换算,也就是在这两者之间建立一种平 价关系。这种关系一经建立,就可以分别单独用土地或单独用劳动来衡量价 值了。
前面所说的农业劳动者的“劳动价值”等于他维持生活所必需的两倍上
地这一基本原理,为它建立劳动和土地之间的平价关系奠定了基础。它认为 根据这原理,就可以看出,“一天的劳动的价值同土地的产品有关”,既然 “任何东西的内在价值都可以用在它的生产中所使用的土地的数量以及劳动 的数量来度量”,那么,经过将劳动换算为土地(反过来,将土地换算为劳 动也一样),这“内在价值(就)可以用其产品将被分配给耕种它的人的土 地的数量来度量”(本书第 21 页)。当然,它也知道,国家不同,土地产量 不同,每个劳动者维持生活所必需的土地数量不同,因此,劳动和土地之间 的平价比例即换算比例也不同。但不管怎样,它认为这种平价关系是存在的。 这种看法是错误的。劳动和土地之间没有通约性,当然也没有平价关系, 在论及价值决定的原理时,尤其是这样。我们知道,劳动是价值的源泉,而 土地不是这样的源泉,它们怎能通约?它之所以有此错误,是由于把价值看 成是财富,是使用价值,因为在财富的生产上,劳动和土地共同发生作用。 但是,即使是这样,这两者也不可通约。如果根据其不合理的说法,即“一 天的劳动的价值同土地的产品有关”,意即一定量土地的产品是劳动者的生 活必需品,这构成他的“劳动价值”或工资,并再生产着劳动力,以为这样 就可以在劳动和土地之间建立平价关系,这就是错误地把生活必需品、劳动
力看成是劳动了。这个平价关系问题,威廉·配第也遇到过。 关于这个问题,它曾指责配第。它说:“配第爵士在 1685 年写的一篇简
短的手稿中,把这个平价、或劳动和土地之间的等式看作政治算术中的最重 要因素。但是,他就此所做的附带的研究是充满幻想、远离自然规律的。”
(本书第 21 页)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配第的价值理论有一种是错误的。前 面说过,他认为“劳动是财富之父,土地是财富之母”。他有时把财富或使 用价值看成是价值。这样,在价值决定原理上,他就要在劳动和土地之间建 立平价关系。他是这样论证的:假如把一头牛放在两英亩荒地上放养,一年 内这牛增加的肉,够一个人食用五十天,即这荒地不借助人力生产了五十天 口粮,这口粮就是这土地生产的价值,也就是这土地一年的地租;假如一个

人在同一块土地上劳动一年,生产出六十天口粮,由于土地不借助人力能生 产五十天口粮,现在有了人的劳动能生产六十天口粮,所以人的劳动能生产 的是十天口粮,这十天口粮就是这劳动生产的价值,也就是这个人的工资。 经过这样的分析,配第就在生产口粮这一点上,将劳动和土地建立起平价关 系。但这就等于说,价值不由劳动决定,而由口粮决定,配第自己也说,“对 于爱尔兰的小房子,我是根据修建它们的人在修建它们时所花费的食物的日 数来评估它们的价值的。”这是违反由他最早提出的劳动价值学说的。
由此可以看出,配第的平价理论是它的思想材料。配第错了,它也错了。 以上所说的,是它对“内在价值”决定的说明。下面要说的,是它对市
场价格变动的说明。 它清楚地看到,与“内在价值”相区别的市场价格,是以前者为基础,
因供求关系的变动,而环绕着前者发生波动的。它说:“虽然谷物的真实价 值等于生产这些谷物所使用的土地和劳动,但由于谷物过于充裕,卖者多于 买者,谷物的市场价格必将跌到内在价格或价值以下”(本书第 15 页);反 之亦然。这已是一个经济常识问题,不必多说。
  值得提出的是,它认为:“为了不使问题复杂化,在这里我不考虑可能 由于某年收成的好坏所造成的市场价格的变动,或可能由于外国军队或其他 不测事件所造成的反常的消费”(本书第 32 页)。它要努力寻求市场价格变 动的最重要的社会原因。
它认为这个原因是:“由君主的特别是地主的爱好、时尚和生活方式决
定一国中土地的使用”,它“造成一切物品的市场价格的变化”(本书第 29 页)。其简明理由是:土地产品中归劳动者的那部分,由于是最必需的,劳 动者的消费无大变化,对这些产品的需求也无大变化;归于农场主的那部分, 由于是利润,其中有多少进入个人消费是可变的,消费的结构也是可变的, 但它认为,这些人的消费行为主要是仿效土地所有者的消费;归于土地所有 者的那部分(土地产品的三分之一),由于是地租,全部可供挥霍,吃、喝、 玩、乐在其中占的比重不同,就要引起土地产品生产结构的变化,引起产品 供需关系的变化,从而引起市场价格的变化。
例如,土地所有者“减少他的家庭仆役数目而增加他的马匹数目,那么,
不仅他的一部分仆人将被迫离开??庄园,而且,与之成比例的、为养活他 们而工作的一部分工匠和工人也将被迫离去。本来用于养活这些居民的一部 分土地将被改成草场以饲养新的马匹”(本书第 31—32 页)。在调整的过程 中,“对于居民的需求而言,谷物就会变得太多,于是,谷物将会降价而干 草将会涨价”。(本书第 32 页)
  这反映出,这时的英国资本主义的生产还受封建主义的限制,新兴的资 产阶级通过对市场价格变动原因的分析,指责土地所有者阶级。

六、货币理论


  全书涉及的经济问题,以货币问题为最多,并且是分散在各处予以论述 的。这里撇开某些具体问题,仅就货币理论的根本问题作一述评。
  货币的必要,是由于在交换中确定各种物品的价值的比例。前面说过, 它认为价值由生产中所必需的劳动和土地决定,而劳动和土地之间有一种平 价关系。很显然,不仅这种平价关系是无法建立的,而且即使不合理地认为
  
能够建立,由此能够说明的也只是价值决定本身,但价值必然要表现为交换 价值,货币就是交换价值发展的结果。它对此虽然没有认识,但是也感觉到 要用土地和劳动以外的因素来衡量或表现商品的价值,它就是货币。所谓“货 币或硬币可以在交换中确定各种物品的价值的比例,因而是判断土地和劳动 之间的平价以及两者在不同国家的相互关系的最可靠尺度”(本书第 21 页), 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由于这样,货币就成为价值的共同尺度。它进一步要解决哪一种商品“被 挑选出来充当共同尺度,是出于必然还是由于人们的一时冲动”(本书第 51 页)的问题。逐一比较分析了谷物、酒、肉食、布匹、亚麻、皮革、钻石、 宝石、铁、铅、锡和铜的特性之后,它得出结论说:“只有黄金和白银具有 体积小、质量相同、易于运输、可分割??易于保管、用它们制造的物品美 丽而明亮、几乎可以无限期地使用等特性。所有使用其他物品充当货币的人 一旦找到足够的用于交换的金银,就转而把它们当作货币”。(本书第 53 页)在这里,我认为最可注意的,是它关于充当货币的商品要具有质量相同 这种特性的论述,这是坎蒂隆超越于其他资产阶级经济学家的地方。尽管他 不了解商品生产的基本矛盾是私人劳动要转化为社会劳动的矛盾,这个矛盾 的解决必然要求有一种虽然是私人劳动的产物,但它无须经过交换就直接代 表社会劳动的商品,这样的商品就是货币,它既然直接代表社会劳动,生产 它的劳动就必须是同质的,亦即它的产品不论产于何地,质量都是相同的, 尽管他不了解这些,但能说出这一点,这是他的建树。
现在的问题是:货币或黄金和白银的价值怎样决定。它认为同商品的价
值决定一样,货币的价值也由生产它所必需的土地和劳动决定。本来,金银 和农产品产自土地,而土地存在着作为经营对象的垄断,因此,金银这些矿 产品和农产品一样,其价值要由劣等生产条件决定。但是,它却相反地认为, 金银的价值要由新开采的富矿的生产条件决定。它没有用这个原理来分析农 产品的价值决定。它之所以这样说明金银价值的决定,显然是由于受到美洲 发现后,开采丰饶金银矿,欧洲劣矿便退出生产这一现象的影响。
有的经济学家混淆价值尺度和价格标准,它不是这样。它说:“一些国
家建立起造币厂,以便通过国家铸币确保每个银币的含银量”(本书第 49 页),这就是价格标准的确定。而当“国王降低其货币成色但却维持它的名 义价值时,所有未加工的产品和制造品的价格都会同货币的贬值程度成比例 地上涨”(本书第 53—54 页),这就是说,价格标准降低,价格就上涨,如 象尺缩短,尺衡量的长度就增大一样。
  根据它的价值由劳动和土地决定的思想,以及货币是价值的共同尺度的 理论,它分别在不同的地方提出一国的富裕程度,应由哪一种因素来衡量的 问题。回答是不相同的。它有时认为,“一国的劳动愈多,该国就愈自然地 被尊奉为富有”(本书第 42 页);有时认为,“国家的相对实力和富庶程度, 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决定于当时当地在这些国家流通的货币的充裕程 度”(本书第 89 页);但又认为,“黄金和白银,同拥有土地相比,远为容 易因受不测事件的影响而遭受损失”(本书第 28 页);虽然这样,说到底, 它还是认为,由于货币是“普遍接受的价值尺度,永远可以用来交换任何生 活必需品”,如果一国“居民以自己所生产并输往国外的产品和制造品作为 交换,把金银吸引到自己的国家(以取得贸易顺差为前提——引者),那么, 他们的劳动就将是同等有益的。并将在实际上改善自己的国家。”(本书第
  
43 页)这就是重商主义对它的影响,但它并不是重商主义的翻版。因为重商 主义认为只有金银货币才是价值,而它却认为,货币是共同的价值尺度,取 得货币便能取得任何商品,因此只有将劳动变成货币,才能改善国家。
  这就要论及它关于货币作为流通手段的思想了。它详尽地分析了一个国 家的货币流通量是怎样决定的。它将这个问题和它的地租理论联系起来,认 为“一国的所有产品以及制造商品所用的原料都直接或间接地来自租地农场 主之手”,而农场主的产品中属于地租的部分,“必须以现金的形式付给地 主”,其他部分中用于“购买铁、锡、铜、盐、糖、布料的部分(也)需要 使用现金”,至于“乡下人的食物和饮料,为了得到它们并不需要现金”(本 书第 59 页)撇开哪些产品必须成为商品进入流通这个问题不谈,它认为流通 的货币量要取决于流通的商品量及其价值,这种看法当然是正确的。
  它了解所需的货币流通量同货币流通速度成反比。如果“每半年支付一 次而不是一年支付一次地租”,原来“每年支付所需的货币量是一万盎司而 现在只需五千盎司就够了”(本书第 61 页)。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它也了解货币作为支付手段,并和信用相结合,可以减少货币流通量。 它说,如果商人之间彼此“相互信任,他们把产品和商品按各自的市场价格 记入帐户;那么,这种商业往来所需要的唯一的真正的货币,就只不过是在 一年终了一方所欠另一方的货币差额。”(本书第 67 页)
在货币流通数量和商品价格水平之间的关系的问题上,它是属于特殊的
货币数量说的论述者。一般的货币数量说认为,进入流通前,货币和商品都 没有价值,在流通中形成的价格,就是一方的货币量和另一方的商品量的商 数,价格与货币量成正比。严格说来,它不是这样,因为前面说过,它认为 商品和货币都有价值,并且按同一原理决定。这样,它就不应有货币数量说 的思想。可是,它却说:“每个人都同意:货币的充裕性或它在交易中的增 加,将提高一切东西的价格”;并且以此来解释欧洲经济史上的所谓价格革 命:“在过去两个世纪,由美洲运到欧洲的货币数量已从经验上证明了这一 真理”(本书第 76 页),即货币数量增加使价格水平上涨。本来,即使是按 照它的错误的商品和货币价值决定的理论,它也应该看出,由于美洲丰饶金 银矿的开采,货币价值下降了,商品价格便上升,商品总价格增大,假设货 币流通速度不变,所需的货币流通量便增加。因此,货币流通量增加是价格 上升的结果,而不是价格上升的原因(这里的货币是金属货币)。至于说欧 洲价格革命的原因,那就是货币价值的下降。
那么,它为什么提出与其商品和货币价值理论相矛盾的货币数量说呢?
原来,它把金银的增加,看成是流通中货币数量的增加,再看成是需求的增 加,从需求和供给的关系,来说明市场价格上升——这是它和一般的货币数 量说不同的。它说:“一国中真实货币的增加将导致消费的相应增加,而后 者又将造成价格的上涨。”(本书第 77 页)这就等于将货币等同于一般商品, 它要处在流通中,当其量过多时,就如同商品供给过多一样,其市场价格就 下降到价值以下,而货币“市场价格”下降,就使商品价格上升。这就表明, 它不了解货币是代表社会劳动的,如果它的量过多了,作为社会劳动即价值 的实体,它可以退出流通,成为储藏手段,而调节它的流通量,这是和一般 商品不同的。
  由此它就认为,一国货币过多,由于引起物价上涨,地租也随着增大, 对土地所有者是有好处的,但对其他人却只有坏处。这种过多的货币,不论
  
是开采金银矿得来的,还是从外贸顺差得来的,最后都会导致同样的结果。 防治之法只能是由君主或立法者,“使货币退出流通,并把它们保存起来以 便在紧急时使用”(本书第 87 页)。这就是说,不是经济过程本身,而是人 的作用使货币成为储藏货币。
  它将利息看成是借贷货币而不是借贷资本商品的产物,在这种考察下的 利息应该是前资本主义的利息,这种利息率的高度是无法说明的。它说:“货 币所有者贷出了大量货币,并以取得抵押品或该国产品和商品的形式获得利 息”(本书第 28 页),便属这种情况。它又将利息实质上看成是借贷资本商 品的产物,在这种考察下的利息是资本主义的利息,它只能是利润的一部分, 这种利息率的高度一般在零和利润率之间,由借贷两方的供求关系决定。它 说:“需要借钱的人起先必须以利润引诱放款者。这一利润必然同借款者的 需要和放款者的担心与贪欲成比例。我以为这就是利息的来源。但它在各国 的经常性运用则似乎是以业主从中所能得到的利润为基础的”。(本书第 94 页)对这两种利息的混淆,是当时英国资本主义不够发达,封建主义远未消 灭这一历史情况的反映。

七、对外贸易理论


  它有两种对外贸易理论,一种是纯理论的,另一种是为英国提供政策的, 后者的理论依据不是前者。
先谈第一种。它根据其货币理论,认为“在货币最充裕的国家,土地和
劳动的价格??较高,因而上述国家往往可以用一英亩土地的产品换取别国 两英亩土地的产品,用仅仅一个人的劳动换取别国两个人的劳动。”(本书
第 88 页)如上所述,它认为货币流通量过多,最终对土地所有者之外的人都
是不利的,因而不能以此制定对外贸易政策。 再谈第二种。假如巴黎的贵妇人每年消费布鲁塞尔的精制麻织品和比利
时的布拉邦特人每年消费法国的香槟酒,价值都是十万盎司白银。根据它的
价值理论,它认为这两者必然是同等数量土地的产物。这样说来,两国交换, 谁也不吃亏。但它认为不是。它的论证是:麻织品所需亚麻,只需布拉邦特 的四分之一英亩土地便能生产,将亚麻制造成麻织品,共需二千人的一年劳 动,他们所需的消费品要六千英亩土地生产出来,即麻织品共价六千零二点 五英亩土地;一单位香槟酒值六盎司白银,每英亩土地能生产 4 单位酒,这 样香槟省就要四千一百六十六点六英亩土地来生产酿造酒的作物,此外酒要 许多马来运输,也要有二千英亩土地作为放牧地和饲料地,即香槟酒共价六 千一百六十六点六英亩土地,即与麻织品大体上相等。但它认为,加工亚麻 的是人,因此所需的土地生产的是人的消费品;运酒的是马,因此所需的土 地生产的是马的饲料;布拉邦特人由于喝法国香槟酒,便省下四千英亩土地, 这又可以生产消费品。因此,吃亏的是法国,原因是它出口少用劳动加工的 土地产品,得益的是比利时,原因是它出口多用劳动加工的制成品。
  据此,它认为一个国家要实行这样的外贸政策:“假使国家每年习惯于 向国外输出大量土地产品来换取外国制成品,那就无利可获了”(本书第 109 页);因此,应该相反地以本国制成品来换取外国土地产品。根据同样道理, “正如一国鼓励外国制成品是不利的那样,鼓励外国海运业也是不利的。当 一国把商品和制成品送往国外时,如果用自己的船只运输,就能充分得益。”
  
(本书第 112 页)而英国“在国内和殖民地拥有造船所需的一切材料”(本 书第 113 页)。
  最后,它指出:“对于一国实力的兴衰来说,最重要的贸易是对外贸易; 国内贸易在政治上并不具有同样重大的意义;如果不注意增加和保持大批作 为本国公民的商人,以及船只、水手、工人和制造商,对外贸易就仅仅得到 一半支持”(本书第 113—114 页)。
  它就用这些以错误的理论为依据的外贸政策,来为英国的资产阶级谋利 益。

八、本书在政治经济学史上的地位


  总结上述,可以这样说:“本书属于古典政治经济学,因为它要探索资 本主义经济规律,分析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从思想体系看,它有重商主义的 观点,又有重农主义思想的萌芽,是重农主义的先驱。
  但它在古典政治经济学中的地位,比不上威廉·配第的一些著作,也比 不上亚当·斯密的《国民财富的原因和性质的研究》,更比不上大卫·李嘉 图的《政治经济学及赋税原理》。其所以如此,是由于资本主义生产是在商 品生产制度的基础上生产剩余价值,因此古典政治经济学家必须回答商品的 价值由何决定,以及剩余价值从何产生这两大根本问题,然后视其答案的正 确程度,确定经济学家及其著作的地位。我们知道,配第第一个提出了劳动 价值学说,并以此为基础说明剩余价值(地租)的产生,因此,他是古典政 治经济学的鼻祖。斯密发展了配第的这两种学说,李嘉图又发展了斯密的学 说,并使古典政治经济学达到它的最高点,因此他们分别是这个学派的发展 者和完成者。本书的价值理论不是劳动价值学说,因而地租理论和利润理论 也不可能是以劳动价值学说为基础的剩余价值学说。因此,它的地位只能如 此。
杰文斯对本书的评价与我们不同,认为“它比我们知道的任何一本书都
更有资格被称为‘关于经济学的第一篇论文’”(本书第 161 页),超过了 配第的著作,因而是“政治经济学的摇篮”。杰文斯的理由主要有两点:一、 认为它说的土地和劳动创造财富的论点,拨响了经济科学的琴弦,把握住了 各生产要素之间的平衡。在我们看来,它混淆了价值和使用价值,这种论点 便为其后的庸俗价值学说——生产要素论——提供了思想材料。二、认为它 是经济学的百科全书,除税收问题外,什么都谈了,尤其称赞其中的货币理 论,因为它的分析比“任何文章都深刻”。百科全书可以是集大成的,但是 它显然不能成为“摇篮”。至于它的货币理论,我们已说过,除货币的本质 外,它都谈到了,其中最卓越的是“质量相同”这一点,谈得最多的是货币 数量说,从这点看,认为它在货币理论上的重要贡献是“质量相同”说,是 可以的,但把它扩大为贡献了第一本政治经济学著作,则是不对的。
  杰文斯还将它和休谟的著作比较,认为它不受后者的影响而超过后者, 以此来说明它是“摇篮”。我们知道,作为经济学家,休谟的主要贡献是货 币数量说,在他之前的洛克也是这样。即使它的货币数量说比休谟和洛克都 高明,难道可以以此错误学说来说明它的地位?
杰文斯对它的评价,反映了杰文斯的倾向。

  译者附记:本书导言、第一、二部分及杰丈斯写的《理查德·坎蒂隆和 政政经济学的国籍》是余永定同志翻译的;第三部分及希格斯写的《理查 德·坎蒂隆的生平和著作》是徐寿冠同志翻译的。
  
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 出版说明


  我馆历来重视移译世界各国学术名著。从五十年代起,更致力于翻译出 版马克思主义诞生以前的古典学术著作,同时适当介绍当代具有定评的各派 代表作品。幸赖著译界鼎力襄助,三十年来印行不下三百余种。我们确信只 有用人类创造的全部知识财富来丰富自己的头脑,才能够建成现代化的社会 主义社会。这些书籍所蕴藏的思想财富和学术价值,为学人所熟知,毋需资 述。这些译本过去以单行本印行,难见系统,汇编为丛书,才能相得益彰, 蔚为大观,既便于研读查考,又利于文化积累。为此,我们从 1981 年着手分 辑刊行。限于目前印制能力,每年刊行五十种。今后在积累单本著作的基础 上将陆续汇印。由于采用原纸型,译文未能重新校订,体例也不完全统一, 凡是原来译本可用的序跋,都一仍其旧,个别序跋予以订正或删除。读书界 完全懂得要用正确的分析态度去研读这些著作,汲取其对我有用的精华,剔 除其不合时宜的糟粕,这一点也无需我们多说。希望海内外读书界、著译界 给我们批评、建议,帮助我们把这套丛书出好。

商务印书馆编辑部
1985 年 10 月

商业性质概论

第一部分

第一章 论财富


  土地是所有财富由以产生的源泉或质料。人的劳动是生产它的形式:财 富自身不是别的,只是维持生活,方恒生活和使生活富裕的资料。
  土地产生草本植物、块根植物、谷物、亚麻、棉花、大麻、灌木以及有 形形色色果实、树皮和树叶的各种树木,如养蚕的桑树之类,它还提供矿藏 和矿物。而人的劳动给这一切赋予了财富的形式。河流和海洋提供鱼作为人 的食物,提供许多别的东西供他享用。但这些海洋和河流属于毗连的土地或 为一切人所共有,人通过劳动向它们索取鱼和其他好处。
  
第二章 论人类社会


  不论人类社会以什么方式组成,他们所居住的土地的所有权必将属于他 们中间的少数人。
  在游牧社会,如携带牲畜和家族从一处漫游到另一处的鞑靼部落和印度 营旅,他们的领袖(统帅或国王),必须确定每个家族头人的地界和每个人 在营帐周围的地盘。否则人们就会为争夺地盘或各种便利、树林、牧草、水 源等发生冲突。但每个人的地盘和地界一经划定,它实际上就是他们在那个 地方停留期间的所有权。
  在比较稳定的社会,如果一位君主率领军队征服了一个国家,他就会根 据他的僚属和宠信们的功劳或自己的意愿(如原来在法国那样)在他们中间 分配土地。尔后,他将制定法律,把财产授予他们和他们的继承人;或者他 将自己保留土地所有权,而雇用僚属和宠信们去耕种;或者他将把土地赐予 他们,但要求他们每年为此缴租或纳贡;或者他将把土地赐予他们,但保留 视需要和他们的能力每年向他们征税的自由。在所有这些情况下,这些僚属 或宠信,不论是绝对的所有者还是依附者,不论是土地产物的管理者还是代 理人,他们在居民总人数中的比例是很小的。
土地即使由君主平分给所有居民,它最终还是要被少数人所分享。一个
人可能有好几个子女,他无法分给他们每人一块同自己的土地大小相等的土 地;另一个人身后可能没有子女,他会把自己的这份土地留给某个已拥有土 地的人。第三个人可能是一个懒惰、挥霍无度或赢弱的人,他将被迫把自己 那块土地卖给另一个节俭、勤劳的人,后者将通过购买新土地不断增加自己 的财产,并雇用无土地的人为他耕种。而那些人为生活所迫不得不向他提供 自己的劳动。
当罗马刚刚建立起来时,每个公民拥有分配给他的两 Journ- aux①土地。
但此后不久就出现了如我们今天在欧洲一切国家中所看到的那种巨大的不平 等:土地被少数所有者所瓜分。
假定新国家的土地属于少数人,那么每个所有者就得亲自管理土地或把
它租给一个或多个租地农场主。在这种情况下,重要的是,租地农场主或工 人,无论是为所有者还是为租地农场主耕种土地,都应得到一定报酬以维持 生活。土地的剩余产品由所有者支配。他将把其中一部分上缴君主或政府, 或由他承担费用,而让租地农场主直接这样做。
至于土地的利用情况,首先,必须把一部分土地用于为耕作它、使之具
有生产能力的人提供食物和其他生活资料。其他土地的利用主要取决于王公 贵族和土地所有者的兴致和生活时尚。如果这些人喜欢宴饮,就必须种葡萄; 如果他们喜欢绸缎,就必须植桑养蚕;此外还必须用一部分土地来养活从事 这些劳动所需要的人;如果他们喜欢骑射,就需要有牧场,等等。
然而,如果我们假定土地不属于任何一个特定的人,那就很难设想人类 社会如何能在那里建立起来。例如,我们在村社中可以看到,每个社员所能 拥有的牲畜头数都有明确的规定。如果在一个新征服或新发现的国家中,土 地落到了第一个占领者手里,要建立社会就必须依靠法律授与所有权,而不 管这种法律是凭借武力还是凭借政策来实现。



① 古代土地面积单位,相当于一人一天能耕种的面积。——译者

第三章 论村庄


  无论在土地上种植什么,无论是种牧草、谷物还是葡萄等等,从事耕作 的租地农场主或工人必须住在土地附近;否则下地和回家将占去一天中的太 多时间。因此,需要在所有农村地区和被耕种的土地上建立村庄,农村地区 还必须有足够的铁蹄匠和制轮匠以修造所需要的工具、犁和车辆;如果村庄 离城镇较远,情况就更是这样。村庄的大小,从居民人数上看,必然同耕种 村庄周围土地所需要的人力,以及能够从当地租地农场主和工人那里找到足 够工作的工匠人数成比例。但城镇附近不太需要这些工匠,因为工人进城不 用花太多时间。
  如果一个或多个在村庄周围拥有土地的所有者住在当地,那里的居民人 数就会更多一些,所增多的数目同家庭仆役、被吸引到达里的工匠,以及客 栈的数目成比例,在那里建客栈,是为了给地主供养的仆役和工人提供方便。 如果土地只适于养羊,如在沙性土壤地区和沼泽地,村庄就会少一些、
小一些,因为在这样的土地上只要有少数牧羊人就够了。 如果土地仅出产适应沙性土壤的树木,而不生长喂养牲畜的牧草,如果
它们远离城镇和河流而使木材无从消费(如人们经常在德国所看到的),就 将只有为数不多的房舍和村落供按季节收集橡子和养猪之用。而如土地全然 是贫瘠的,就将既无村庄又无居民。

第四章 论集镇


  有些村庄,由于某些富人或权贵的关心,建立了市集。这些市集每礼拜 开一、两次,吸引了许多小业主和商人。他们在市集购买附近村庄的产品, 然后运到大市镇去卖。在大市镇,他们用这些产品交换铁、盐、糖和其他商 品,再在集日卖给村民。许多小工匠,如锁匠、家具木工等,也住下来,为 本材没有这类工匠的村民干活。最后,这些村庄便成了集镇。集镇座落在村 民前来赶集的几座村庄的中心。村民在集日把产品带到这里出卖并买回所需 要的物品。这比让商人和代理商把物品运到各村以便交换他们的产品更自然 更容易。因为:(1)商人沿村贩卖将不必要地增加贩运成本。(2)商人们 或许要在到过许多村落之后,才能找到他们所希望购买的、在质量和数量上 都合意的产品。(3)当商人来到村里的时候,村民们一般都在田间。由于不 知道商人需要什么当地产品,他们也拿不出任何已经准备好的适于出卖的东 西。(4)在村子里,商人和村民几乎无法确定产品和商品的价格。在一个村 庄,商人可能拒绝村民对其产品的要价,而希望在另一个村庄买到更便宜的 产品;村民可能拒绝商人对其商品的出价,而希望另一个商人也会到这里来, 并以较高的价钱购买它。
如果村民在集日到集镇出售产品,购买所需物品,所有这些困难就迎刃
而解了。价格是由陈列待售的产品和用于购买它的货币之间的比例决定的。 这发生在同一地点,发生在来自不同村庄的所有村民以及市镇商人或业主的 众目睽睽之下。当价格在少数人之间确定下来之后,其他人就会毫无困难地 照此办理,当天的市价就这样决定了。散集后,农民返回自己的村子,继续 进行劳动。
集镇的大小,必然同耕种集镇周围土地所需要的租地农场主和农业工人
的数目成比例。它还同工匠和小商人的数目成比例,他们是由集镇周围的农 村,连同其助手和马匹一起雇来的。最后,它还同住在当地的地主所供养的 仆人的数目成比例。
如果属于某个集镇的村庄(即其村民通常把产品拿到这里的市集出卖的
村庄)很大、出产很多,这个集镇就将相应地变得很大、很重要。但如周围 村庄的出产很少,这个集镇就将是贫穷和无足轻重的。

第五章 论城市


  仅拥有小庄园的地主通常住在集镇和村庄,紧挨他们的土地和租地农场 主。由于需要把取之于前两者的产品运到遥远的城市,所以他们无法在城市 过舒适的生活。但拥有许多大庄园的地主则有办法生活在远离土地和租地农 场主的地方,而同其他地位相当的地主、士绅共享愉快的社交生活。
  如果由于征服或发现了新的国家而被赐予大量土地的某个君主或贵族定 居在某个愉快的地点,如果别的贵族也来到此地居住,以便彼此能经常会面, 享受愉快的社交生活,这个地方就将变成城市。将为上述贵族建造宏伟的宅 邸,将为因这些贵族的居留而被吸引到这里来的商人、工匠和各行各业的人 建造许许多多其他的房舍。为了为这些贵族服务,将需要面包师、屠夫、酿 酒师、酒商和各类制造商。他们将在当地建造房屋或租赁别人盖的房屋。正 如从本书附录的详细计算中(计算工作是别人帮助完成的)可以看到的,每 一个贵族都通过自己在住房、随从、仆役上面的开支,供养着各种商人和工
匠。
  由于所有这些工匠和业主不仅为贵族服务而且彼此提供服务,人们忽视 了这样一个事实,即供养这些人的负担最后都落到了贵族和地主身上。人们 没有察觉到,在城市里,我们所描述过的普通家庭全都依靠富贵人家的开支 生活。然而,以后将证明,国家的所有阶级和居民,其生存都要依靠土地所 有者的开支。如果国王或政府在该城设立法庭(各地集镇和村庄的人民都必 须依靠它的帮助),上述城市就会进一步扩大,因为为了给法官和律师服务, 将需要更多的各种业主和工匠。
如果在这同一城市里,建立了除为国内消费,还为出口和海外销售提供
产品的作坊和手工工场,它就将成为大城市,它的大小同当地靠外国人的开 支为生的工人和工匠的数目成比例。但如我们把这些考虑放到一边,以便不 使问题复杂化,我们就可以说:只要许多富有的地主生活在同一个地方,这 种聚集就足以构成所谓的城市;在欧洲、在法国内地,许多城市的居民人数 就是由这种聚集决定的。在这种情况下,城市的大小必然同生活在那里的地 主数目,或更确切他说,同属于他们的已作扣除的土地产品成比例,这些扣 除是:其土地离城市最远的那些人的产品的运输费用,以及他们必须提供给 国王或政府的那部分产品,而这些产品通常是在首都消费的。

第六章 关于都市


  都市的形成,基本上与省城相同,区别在于:全国最大的土地所有者住 在首都;国王的宫邸和最高政府设在首都,政府的收入是在这里支出的;最 高法院也设在首都。首都是外地争相仿效的时尚中心,外省土地所有者绝不 会错过到首都住上一段时间,并把自己的子女送到这里接受教育的机会。因 此,该国的所有土地都为供养住在首都的那些人或多或少地作出了贡献。
  如果国王离开一座城市搬到另一座城市去住,贵族们就会追随他,同他 一起搬到新城市去。这座新城市将会变成一座重要的大城市,而原来的城市 则会衰落下去。我们从彼得堡对莫斯科所造成的损害看到了这方面的一个相 当晚近的例子。我们看到,许多一度十分重要的城市变成了废墟,而另外一 些城市则在它们的灰烬上拔地而起。为了便于运输,大城市通常建立在海岸 或大河两岸,因为利用水路运送保证居民生存与舒适所必不可少的产品与商 品,比利用陆路运输便宜得多。
  
第七章 农夫的劳动的价值低于 手工业者的劳动的价值


  一个农业工人的儿子,到了七岁或十二岁就开始帮助他的父亲看管牲 畜,挖掘土地或从事其他不需要技艺或技能的田间劳动。
  如果他的父亲送他去学手艺,在他当学徒期间,他的父亲不但失去了他 的帮助,而且还要在许多年内给他提供衣服,支付他的学徒费用。这样,儿 子就成了父亲的一个负担,而且在若干年内,他的劳动并不能带来什么好处。 据估计,人的劳动寿命只有十年或十二年。在英国的大多数行业中,学徒期 为七年。由于学一门手艺要丧失许多年的劳动时间,如果手工业者挣的钱不 比农夫多,一个农夫是绝不会让他的儿子去学手艺的。
  因此,那些雇用工匠或手工业者的人,必须为他们的劳动而付给他们高 于农夫或普通工人的报酬,同他们在学艺期间所丧失的时间以及为精通技艺 所需支付的费用和承担的风险成比例,他们的劳动必将更为昂贵。
  工匠们并不让他们的所有子女学习自己的手艺。因为这样一来,工匠的 数目就会超过一座城市或一个国家的需要。许多人就会找不到足够的工作。 然而,这种劳动的报酬自然要比农夫劳动的报酬丰厚。
  
第八章 由于情况和场合不同,有些 手工业者收入多些,另一些则少些


  假定有两个裁缝承做整个村子的所有衣服,其中一个裁缝的顾客可能比 另一个多一些,这或许是因为他善于招揽顾客,或许是因为他做的衣服比另 一个更好、更耐穿,或许是因为他的服装款式更时髦。
  如果一个裁缝去世了,另一个裁缝发现自己的工作量增加了。他就会提 高自己劳动的价格,并在交活速度方面优先照顾某些顾客。直到村民发现, 如果到别的村庄、集镇或城市做衣服对自己更为有利,尽管一去一回要在路 上用去很多时间;或者直到另一些裁缝搬到这个村子住下,同他分享生意, 这种情况才改变。
  那些训练时间最长,最需要创造性和勤勉精神的手艺必然是报酬最高 的。一个熟练木匠的工作报酬必然比一个普通的木匠高,一个优秀钟表匠的 工作报酬必然比一个马蹄铁匠高。
  那些伴随着风险和危险的技艺和手艺,如铸工、海员、采银矿工等的技 艺和手艺,应根据所冒的风险得到报酬。如果除了承担风险之外,还需要有 熟练技术的职业,如领航员、潜水员、工程师等职业,它们的报酬就应该更 高一些。如果某种职业需要资格和承担责任,如手饰匠、簿记师、出纳员等, 劳动的报酬就还要更高一些。
从这些例子和其他无数日常经验中,我们容易看出,为日常工作所支付
的价格的差别是以一些自然和明显的理由为基础的。

第九章 在一国做工的工人、手工业者以及 其他人的数目,必须同对他们的需求成比例


  如果一个村里的所有工人都教自己的几个儿子干同样的工作,耕种该村 土地的工人就太多了。多余的成年人就必须到别处谋生。一般来说,他们是 到城里去谋生。如果他们之中的某些人同自己的父亲一道留在村里,那么, 由于无法找到足够的工作,他们的生活就会变得极为贫困。因为缺乏养活子 女的生活资料,他们只好不结婚。即使结了婚,出生的子女也会很快同自己 的父母一道死于饥饿。这种情况在法国是屡见不鲜的。
  因此,如果一个村庄的就业情况没有变化,如果这个村庄始终靠耕种同 一块土地维持生活,那么,它的人口在一千年里也不会增加。
  诚然,这个村庄的妇女和少女在不从事田间劳动的时候可以纺纱织布或 生产其他可拿到城里出卖的物品,但依靠这种办法很难供养更多的子女,他 们只能离开村子,另谋生路。
  对于村庄里的手工业者来说也是如此。如果一个裁缝承做村里的所有衣 服,并把手艺传给他的三个儿子,由于这里的工作只够他的一个继承者来做, 其他两个儿子就只好到别处去谋生。如果他们在邻近的城镇找不到足够的工 作,为了谋生,他们就必须到更远的地方去,或者改行当跟班、士兵、水手 等等。
根据同样的道理,不难想象:工人、手工业者和其他靠劳动为生的人,
必须使自己的数目同集镇和城市的就业状况以及对他们的需求相适应。 但是,如果在四个裁缝就足以为整个城镇承做所有衣服的时候又来了第
五个裁缝,这个裁缝就会抢走其他四个裁缝的一些主顾。这样,如果工作在
这五个裁缝之间分配,他们就都不会有足够的工作做,每个人的生活就都将 比以前贫困。
这种情况,即同做一件工作的人太多,结果,工人、手工业者都没有足
够的工作做,是经常发生的。下述情况也时有发生,即由于不测事件,由于 需求的变化,他们失去了工作,或者由乎某种情况,他们的工作负担过重。 然而,不管情况如何,如果他们找不到工作,他们就会离开自己居住的村庄、 集镇或城市,使留下来的人的数目同足以维持他们生活的就业机会相适应; 如果工作不断增加,这里就将有钱可赚,就会有足够的人来到这里,以分享 这种收入。
从这里不难看出,英国的慈善学校,法国人提出的增加手工业者的建议,
都是无用的。即使法国国王自己花钱派十万臣民到荷兰学航海,如果法国下 水的船只数目不增加,这些人回到法国后也是毫无用处的。确实,如果一个 国家教会自己的臣民生产那些在传统上是由国外输入的制造品以及其他所有 需在国外购买的物品,该国将得到很大好处。但我们现在只考虑一个国家自 身的问题。
  因为手工业者赚的钱比工人多,所以他们比较容易把技艺传授给自己的 孩子。如果一个国家有保证手工业者能够经常就业的足够的工作机会,这个 国家是绝对不会缺乏手工业者的。
  
第十章 物品的价格与内在价值一般是生产 该物品所使用的土地和劳动的尺度


  某一英亩土地所生产的谷物或喂养的羊只可能比另一英亩土地多,某个 人的劳动,正如我早已解释过的,由于技术较高,占用时间较长,因而可能 比另一个人昂贵;如果两英亩土地的土质相同,它们就能喂养同样多的羊只, 出产同样多的羊毛;假如所投入的劳动也相同,这两英亩土地出产的羊毛的 售价就将一样。
  如果一英亩土地出产的羊毛制成了粗毛料服装,另一英亩土地出产的羊 毛制成了细毛料服装,后者往往比前者贵九倍,因为虽然两者包含着同样数 量和质量的羊毛,但后者要求更多的劳动,更昂贵的做工。土地产品的数量、 劳动的数量和质量必将成为价格的组成部分。
  正如在附录中通过对不同生产过程的计算所显示的,把一磅亚麻制成精 美的布鲁塞尔花边需要十四个人劳动一年或一个人劳动十四年。从附录中也 可以看到,这种花边的价格足以支付供一个人生活十四年的费用,并为所有 有关业主和商人提供利润。英国钟表所用的优质发条的售价通常使原料对劳 动,或者说钢材对发条的比例为一比一百万,在这种情况下,劳动几乎构成 了发条的全部价值。读者可参看附录中的计算。
另一方面,堆放在田间收割现场上的干草,或准备砍伐的树林,它们的
价格是根据其质量由所含的质料或土地产物决定的。 一壶塞纳河水的价格为零,因为塞纳河水的供应量极大,永远不会枯竭。
但在巴黎街头,它要用一个苏才能买到。这一个苏是送水夫劳动的价格或他
的劳动的尺度。 通过这些例子和归纳,我想,可以懂得,物品的价格或内在价值,在考
虑到土地的丰度或产物以及劳动的质量的情况下,是衡量生产该物品所使用
的土地和劳动的数量的尺度。 但也经常发生这样的事情,即许多物品虽然确实具有内在价值,但却不
能按这个价值在市场上出售。这时,这些物品的售价将取决于人们的兴致和
想象,取决于它们的消费量。 如果一位绅士在自己的花园里开挖沟渠,修筑地坪,它们的内在价值将
同所使用的土地和劳动成比例,但在现实中,价格却并不总是符合这个比例。
如果他想卖掉这个花园,可能无人愿付给他相当于他已经支出的费用的一 半。也有可能许多人都想买这个花园,因而他将得到这个花园的内在价值的 两倍,即土地的价值和他所支出的费用的两倍。
  如果某国农民所种植的谷物比以往多,大大超过了该年消费的需要量, 虽然谷物的真实价值等于生产这些谷物所使用的土地和劳动,但由于谷物过 于充裕,卖者多于买者,谷物的市场价格必将跌到内在价格或价值以下。如 果相反,农民种植的谷物少于所需要的消费量,买者多于卖者,谷物的市场 价格将上升到它的内在价值以上。
  虽然内在价值永远不会变动,但要想使一国的商品和产品同它们的消费 量保持一定比例是不可能的,这就造成了市场价格的逐日变动和永不休止的 上下波动。然而,在组织完善的社会中,物品的消费是相当稳定一律的。因 而,它们的市场价格不会过于偏寓内在价值。如果每年的产量都不过于稀缺 或过于充裕,城市法官就能规定诸如面包、肉类等许多物品的市场价格,而
  
不致引起任何怨言。 土地是一切产品和商品的质料,劳动是它们的形式。因为劳动者必须依
靠土地产品维持生活,在劳动的价值和土地产品的价值之间,似乎能找到某 种关系。这将构成下一章的中心问题。

第十一章 论土地价值和劳动价值 之间的关系或平价


  上帝似乎并没有有所偏爱地把占有土地的权利赐给这一个人而不是那一 个人。最古老的土地所有权是依靠暴力和征服取得的。墨西哥人的土地现在 属于西班牙人,耶路撒冷人的土地则被土耳其人所占有。但无论人们通过什 么途径取得财产、占有土地,如我们早已指出的那样,土地总是要落入只占 居民总数一小部分的少数人手里。
  如果大庄园主自己管理庄园,他就得使用奴隶或自由民来耕种土地。如 果他拥有很多奴隶,他就得有一个监工来驱使他们劳动。他同时还必须有奴 隶工匠来为他和他的仆役提供生活必需品和各种方便;他必须教会其他奴隶 各种手艺,以便让他们继续前者的工作。
  在这样一种经济制度下,他必须给他的劳动奴隶以生活必需品,并以此 养育他们的子女。他必须根据监工的被信任程度和权力的大小,给予他们各 种好处。他必须供养那些正在学艺的奴隶,尽管他们在学徒期间还不能带来 任何收入。称职的奴隶工匠和他们的监工应比劳动奴隶得到更好的生活待 遇,因为失掉一个手工匠比失掉一个普通劳动力损失更大。考虑到训练和培 养一个新手工匠以接替一个老手工匠所要付出的代价,庄园主必须对手工匠 格外关照些。
根据这个假设,一个最低级成年奴隶的劳动的价值,至少应等于庄园主
用于给他提供食物和生活必需品的土地数量加上为把一个孩子抚养到能够劳 动的年龄所需的土地数量的两倍。根据杰出的哈利博士的计算与观察,有一 半的孩子不到十七岁就夭折了,因而为了让一个孩子活到工作年龄就必须养 两个孩子。但是,甚至养两个孩子似乎也不足以保证劳动的连续性,因为所 有年龄的成年男子都可能死亡。
确实,在那些十七岁之前夭折的半数孩子中,在出生后第一年死亡者所
占的比率最高,因为有三分之一强的孩子死于出生后的第一年。这似乎减少 了把一个孩子养活到工作年龄的开销。但是,母亲照看婴儿和病儿要损失许 多时间。女儿们即使长大了,在劳动上也不能同男人相比。她们几乎无法养 活自己。因此,似乎可以说,为了把两个孩子中的一个抚养成人或养到可以 工作的年龄,需要有同养活一个成年奴隶一样多的土地。不论是由庄园主在 自己庄园里养活他们,还是把他们送到别处去抚养,不论是由孩子的父亲在 家里养活他们,还是把他们送到别的村子抚养,情况都是如此。因此,我的 结论是:一个最下等的奴隶的日常劳动,在价值上,等于维持他的生活所需 要的土地产品的两倍,而不论庄园主是给他土地,以维持他和他的家庭的生 活,还是在自己家里向他和他的家庭提供生活必需品。我不能说这里的计算 非常准确。但准确性也并非十分必要,只要极为接近实际就行了。
  如果庄园主雇用隶农或自由农耕种土地,他大概会根据当地的习惯使他 们生活得比奴隶好一些。然而,在这种情况下,一个自由劳动者的劳动在价 值上也应等于他维持生活所需的土地产品的两倍。但是,对于土地所有者来 说,使用奴隶比雇用自由农更有利可图,因为如果他供养的奴隶太多,超过 了需要,他就可以象卖牲口那样把他们卖掉,并得到与为使这些奴隶长大成 人或达到劳动年龄所花费的东西相当的价格,除非这些奴隶的年龄太大或有 病。
  
  我们可以用同样的方法来估价奴隶工匠的劳动,他们的劳动在价值上应 等于他们所消费的土地产品的两倍。同样,监工的劳动,考虑到给予他们的 恩惠与特权,在价值上应高于那些在他们手下工作的人。
  当工匠和雇工可以自由支配他们的那两份土地产品时,如果他们已经结 婚,他们就会用其中的一份养活自己,用另一份养活他们的子女。如果他们 尚未结婚,他们就会拿出一小部分作为结婚的准备,并为今后家庭的用度作 点储备;但是,他们之中的大多数将把这两份土地产品消费掉,以维持自己 的生活。
  例如,已婚工人只能满足于吃面包、乳酪和蔬菜等类食物,而很少有机 会吃肉,很少喝葡萄酒或啤酒,只有一些破旧的衣服,而且还得穿尽可能长 的时间。他必须把自己那两份土地产品的剩余部分用于养育子女。但与此同 时,未婚工人却能经常吃肉,穿新衣服;可以把自己的两份土地产品用于满 足自己的要求。因此,未婚劳动者自己消费的土地产品是已婚劳动者的两倍。 在这里,我不打算考虑工人妻子的开支。我假定,她的劳动仅能勉强维 持自己的生活。结果有人在这些贫困的家庭中发现很多小孩子,我想,那是 因为有乐善好施的人在帮助他们维持生活。否则,为了抚养这些孩子,父母
自己必须舍弃某些生活必须品。 为了更好地理解这一点,应该看到下述事实,即:如果一个工人仅靠面
包和蔬菜为生,只穿麻布衣服和木鞋,按最低估计,他可以依靠一英亩半土
地的产品维持生活;但是,如果他允许自己享用葡萄酒、肉食和羊毛衣料, 尽管他并不酗酒饕餮,他也要消费掉四至十英亩中等丰度的土地产品。总的 看来,欧洲大部分土地都是中等丰度的。为了确定按欧洲的生活方式,一个 人每年消费食物、衣物和其他生活必需品所需土地的数量,我已请人作了计 算。计算结果可在附录中找到。在欧洲,不同国家养育农民的方式往往是非 常不同的。
因此,当我断言一个最下等工人的劳动,在价值上,相当于用来养活他
的土地产品的两倍时,我并没有确定土地的数量到底是多少,因为这一数量 是依不同国家的不同生活方式而变化的。在法国南方的某些省份,农民用一 英亩半土地的产品养活自己,他的劳动的价值大约等于三英亩土地的产品; 但是在米德尔塞克斯县,农民通常消费掉五至八英亩土地的产品;因而他的 劳动的价值可能俩倍于此数。
在伊罗夸伊的农村,居民们不耕种土地而完全靠打猎为生,一个最下等
的猎户可能要消费掉五十英亩土地的产品,因为饲养供他每年食用的动物, 大概需要这么多土地,尤其是,这些野蛮人不会伐木植草,而听任一切自然 发展。因而,可以推断,一个猎户的劳动在价值上等于一百英亩土地的产品。 在中国南方各省,由于对农业十分重视,加之上地肥沃从来不用休耕,水稻 一年可收获三次,所收获的粮食是所播种的种籽的一百倍。在这里劳动的农 民几乎不穿衣服,仅仅靠稻米为生,只喝米汤。这里的一英亩土地几乎可以 养活十多个农民。因此,中国人口众多是毫不足怪的。从上述例子似乎可以 看出,在任何情况下,大自然对于大地是生产野草、树木还是谷物,是大量 地还是小量地养育植物、动物和人完全不关心。
  欧洲的租地农场主似乎相当于其他国家的奴隶监工,雇用几个帮工的行 会师傅则相当于奴隶工匠监工。这些师傅非常了解各行业的帮工一天能做多 少工作,往往根据他们的工作量支付报酬。因此,每个帮工出于自己的利益,
  
都竭尽全力地工作而无需更多的监督。 由于欧洲的租地农场主和工匠师傅都是要承担一定风险的业主,他们之
中的一些人发了财,得到不只两份的生活维持费,另一些人则亏了本,成了 破产者。我在专门研究业主时,对此还要作更为详尽的解释。但是,他们之 中的大多数人都能日复一日地养活自己和自己的家庭。他们的劳动或监督工 作,可以用三倍于用以养活他们的土地产品来估价。
  显然,如果这些租地农场主或行会师傅每人能监督十个农业工人或帮工 的劳动,那么,根据自己农场的大小或主顾的多寡,他们就同样能够监督二 十个人的劳动,这就造成了他们的劳动或监督工作的价值的不确定性。
  通过这些例子和其他同类例子可以看到,一天的劳动的价值同土地的产 品有关;任何东西的内在价值都可以用在它的生产中所使用的土地的数量以 及劳动的数量来度量;换言之,它的内在价值可以用其产品将被分配给耕种 它的人的土地的数量来度量。由于所有土地属于君主和土地所有者,一切具 有这种内在价值的东西之所以具有内在价值,仅仅是因为他们作出了牺牲。 货币或硬币可以在交换中确定各种物品的价值的比例,因而是判断土地 和劳动之间的平价以及两者在不同国家的相互关系的最可靠尺度。在不同国
家,因为分配给劳动者的土地产品数量不同,这一平价也不同。 例如,如果一个人工作一天可挣一盎司银币,另一个人在同一个地方可
挣半盎司银币,那么就可以得出结论:前者得到的供自己支配的土地产品比
后者多一倍。
  威廉·配第爵士在 1685 年写的一篇简短的手稿中,把这个平价、或劳动 和土地之间的等式看作政治算术中的最重要因素。但是,他就此所做的附带 的研究是充满幻想、远离自然规律的。因为他象洛克先生、达丈南先生以及 其他在他之后就这个题目写过文章的所有英国作者一样,不重视研究原因和 原理,而只重视结果。
  
第十二章 一个国家的所有阶级和个人都是
商业性质概论的下一页
成为本站VIP会员VIP会员登录, 若未注册,请点击免费注册VIP 成为本站会员.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电子书均来自互联网。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


其它广告
联系我们     广告合作     网站声明     关于我们     推荐PDF     全部分类     最近更新     宝宝博客
蓝田玉PDF文档网致力于建设中国最大的PDF格式电子书的收集和下载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