辩论与论辩



作 者 前 言


  《辩论与论辩》一书 30 多年来被八“代”大学生广泛使用。第八版保持 并加强了本书的特色,把不断发展着的知识领域里的重大变化带到今天的学 生们面前。
本版对以前版本做了许多增补和修正,并在下述诸方面提供了新资料:
■教学性辩论的背景(第二章)。
■价值和准政策辩论(第三章)。
■研究战略实例(第五章)。
■直觉和反直觉证据及至关重要的证据一节(第七章)。
■选言三段论和模态限定形式的实例(第八章)。
  ■自由式辩论协会(CEDA)和全国辩论比赛(NDT)的辩论方案(第十二 章)。
  ■整体方案论点,快速概括,典型性论点,反方计划的两个标准,切题 的反方计划,替换和替换标准(第十三章)。
■演讲准备(第十六章)。
■反洁式辩论(第十八章)。
附录也被更新增补。附录 B 是自由式辩论协会辩论的最后一轮比赛,附
录 C是全国辩论比赛辩论的最后一轮比赛,附录D 和E列举了更新增补的CEDA
和 NDT 辩论辩题。 书内提供了许多有关问题的新的实例。其中一些选自附录日和 C 的辩
论,另一些则取自最近的 CEDA 和 NDT 全国辩论,其他的则引自最近的重大事
件——沙漠风暴行动、托马斯最高法院听证会、苏联的解体,以及学生记忆 中类似的公开辩论比赛。
今天的学生成长在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变革时代。自从本书第七版以
来,世界地图发生了变化。冷战结束后,代之而来的是一些新的问题、危机、 选择和机遇。我们生命中的每一个阶段都是与新文明的产生相关联的,新文 明的出现将对我们的陈旧假设、思维方式、俗套、信条和思想发起深刻的挑 战。为适应这一迅速出现的新观念、技术、政治地理关系、生活方式和通信 方式的变革,我们需要一种批判性思维的方法,它将使我们对所面临的复杂、 紧急和前无先例的诸问题做出合理决策。辩论和论辩的知识使我们能够在我 们生活的世界上起到积极有效的作用。
学识渊博的辩论学教师们认为,飞速的变化对辩论领域产生了显著的影
响。在许多重要方面,我们不再使用几年前我们曾用过的方法来分析论据, 进行研究,制定辩论方案,或者指导辩论。今天不仅比从前有更多的知识可 以利用,而且更加容易得到。随着每一学年的新理论和做法的出现,辩论领 域也发生着变化。虽然每一年的变化不大,但是数年的累积使得这新的一版 成为必要。
  本书适用于所有有兴趣用批判性思维做出决策的人们,它特别适用于选 修辩论课的大学生们。而且,任何一位人文学科的学生都可以使用它来提高 自身能力,为参与到一个民主社会中去做充分准备。
  教师可以根据学生们的需要随意调整章节的顺序。教师可以一般涉猎整 个辩论领域,重点讲述 CEDA 或 NDT 辩论,或者集中阐述批判性思维。
我衷心感谢加利福尼亚州立大学(萨克拉门托)的尼古拉斯·F·伯内特,

缅因一奥古斯塔大学的罗德尼·M·科尔,费尔蒙特州立学院的迈克尔·奥弗 金,纽约州立大学(欧斯威戈)的李·B·维内特,他们为第八版提出了富于 思想内容和洞察力以及可行性建议。我也诚挚地感谢沃兹沃思出版公司的霍 利·艾伦对本版所做的大量编辑工作,还有,萨拉·亨塞克为此书的出版发 行所提供的便利条件。许多年来,我所教过和担任过其评判员的学生们对此 书以前数版和这一版都做出了贡献。他们帮助我修改和提炼思维,更有力地 陈述许多问题,并且还提供了本书中所使用的许多实例。

奥斯丁·J·弗里莱


作者简介:奥斯丁·J·弗里莱,约翰·卡洛尔大学交流艺术学荣誉教授, 被公认为是辩论界的权威。他是美国辩论研究会(AFA)的创建者和前任会长, 也是东方辩论协会(EFA),新英格兰辩论协会(NEFA)和俄亥俄演讲通讯协 会(OSCA)的领导人。1980 年、1986 年和 1992 年,奥斯丁·J·弗里莱先后 荣获美国辩论研究会、Delta Sigma Rho—Tau Kappa Alpha 和波士顿大 学的杰出服务奖。他并且还担任《美国辩论研究会会刊》、《俄亥俄演讲杂 志》、《讲演人和议事极》以及《中部诸演讲杂志》的副主编。

译者的话


  本书是一部较系统、全面地论述辩论学理论与实践的教科书。作者奥斯 丁·J·弗里莱被公认为是当今世界辩论界的权威,他是美国辩论研究会(AFA) 的创建者和前任会长。
  辩论学是一门古老的科学和艺术。在中国古代战国时期曾辩风甚炽,以 至出现了战国时期“百家争鸣”的局面,一大批口若悬河、游说四方的辩士 应运而生。在欧洲的古希腊、罗马时期,辩论也曾蔚然成风;在雅典的教育 中,无论“三艺”还是“七艺”,辩论术都是其中重要的一“艺”。而辩论 的激情在以“雅典的牛至”自诩的苏格拉底身上表现得更为淋漓尽致。在与 人无休止的争辩中,他总结出“教育应在交谈中揭示真理,通过交流使人信 服”的教学方法论。他的弟子柏拉图则把辩论术定义为“用论据赢得人心的 一种普遍性艺术。”作为古希腊贤哲的集大成者,亚里士多德进一步阐述了 辩论术的四种功能:“1.辩论阻止欺骗和邪恶行为得逞。2.辩论是一种教育 公众的方法。3.辩论使人们看到一个问题的正反两个方面。4.辩论是保护自 我利益和个人名誉的防御手段。”到了古罗马时期,“能言善辩”成了衡量 人才的一个重要标准。著名法学家西塞罗在他的《雄辩术》一书中指出:“教 育应培养政治活动家,只有好的雄辩家才能成为好的政治家。”
辩论从古至今闪烁着智慧与理性的光芒,在知识密集、祟尚民主与科学
的今天,辩论更加受到人们的重视,它是人们通过争辩阐发不同意见和主张、 在竞争环境中进行批判性交流的语言形式。这种形式既可以通过思想的撞 击、语言的交锋达到启发思维、追求真知的目的,同时,通过对一些热点问 题的合理争辩,又可以成为对重大问题进行决策的有效手段。由于看到了辩 论在当今社会生活中的作用,广大青年学生对辩论学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巨大 的热情,可惜目前国内在这方面可供青年学习的书很少,尤其是还没有一部 系统详尽地阐述辩论学理论与实践的教科书。把这部书介绍给国内读者,我 们认为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它可以帮助青年系统地掌握辩论学的理论、 知识和技能。作为一部已 8 次再版,比较成熟、比较权威的辩论学教科书, 也会为国内各大学开设辩论学课程,提供有力的支持。各层管理人员也会从 本书中学到批判性思维的方法,对提高科学决策水平会有所稗益。
当然,由于作者本人生活于西方社会,这本书又是以美国人为主要对象
写的,在学习中需要从我国的实际情况出发,进行分析和选择,至于书中反 映的某些资产阶级价值观念,请读者警惕和批判。
  本书中出现的部分术语,国内尚无定译,译好此书,不仅需要中英文方 面深厚的功力,而且需要十分广博的知识。但由于我们水平所限,错误之处, 在所难免,敬希各界读者不吝赐教,以使再版时有所提高。

译 者
1996 年 5 月于河北大学

辩论与论辩

第一章 批判性思维


  数目日益增加的大学正在确立这样一个要求,那就是它们的学生应该学 习批判性的思维。加利福尼亚在确立这一要求的行政命令中指出:
设计批.判.性.思.维.这一教学的目的是获得对语言和逻辑这一关系的判
  断力,这个判断力会发展学生们分析、批判和提出见解的能力,归纳和 演绎推理的能力。从对知识与信仰的明确表述出发,通过坚实可靠的推 理,得出事实性结论或判断性结论。成功的批判性思维教学应该使学生 获得起码的区别事实与判断、信仰与知识的能力,具备进行基本的归纳 和演绎的技能,这包括判断语言和思维中正式和非正式的谬误的能力。 批判性思维方面的能力被恰当地认为是充分发挥个人在人类事务中的有 效参与、追求高深教育、从事竞争性较强的商业和职业活动所必需的知识技 能。像它在古典时代诞生时那样,今天的辩论是学习和应用批判性思维原则
的最好方法之一。 人类许多最有意义的和最具批评性的交流是以辩论的形式进行的。它们
可能是内心的交流,我们在心里权衡一个重要决定的正、反两方面;它们也 或许是人际间的交流,我们聆听一场辩论,旨在做出自己的决定,或者参与 一场旨在促成他人决定的辩论。
生活的成功或失败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于我们自己作出明智决定或促使他
人作出我们所需要的决定的能力。我们许多有意义和有目的的活动都与必要 的决策有关。加入一个校园组织,进大学深造,接受别人提供的某个工作机 会,购买一辆汽车或一套房子,迁往另一城市,以股票方式投资,或者投票 赞成史密斯,这些在我们生活中上千万次的必需决策中是很少的几例。个人 利益的明智选择或责任感经常要求我们促成他人的决策。我们可能需要奖学 金,一份特殊工作,自己产品的顾客,或者投某位候选人的赞成票。
有些人以投市方式做决策,另一些人则决策于一时之念, 或者盲目
地对内心“潜在的说服因素”做出反应。如果问题是区区小事——今晚是否 去看电影?那么,任何方法都是无足轻重的。然而,那些重要问题则需要成 熟的成年人们运用合理的决策方法。他们要寻求决策的证据确凿的基础和有 力的推理,以获得其最大限度的肯定性。
论.据.是人们在交流环境中所给出的理由,目的是证明行为、信仰、态度
和价值观是正当的。这个定义来源于全国辩论发展会议。①在这次会议上,图 尔明提出类似的观点。他问道,“我们应该从事于何种正.当.的.活.动.才能使我 们的同行相信这些信仰基于‘正确的理由’呢?”②.正.确.的.理.由.是“使听众参 与者心里不得不相信的理由,这些理由使得进一步的询问变得多余,从而证 明肯定或拒绝某一命题的决策是合理的。”①值得注意的是,对一位听众来说 是正确的,对另一位听众却可能不是。一个辩论者的任务是发掘出那种决策



① James H. Mc Bath, ed., Forenslcs as Communication (skokie,Ill,: National TeXtbook Co.,1975),
P.11。
② Stephen Toulmin, Knowing and Acting (New York, Macmillan,1976).P. 138.
① David Zarefsky ,“Criteria for Evalueting Non-policyArgument ,”perspectives on Non-Policy Argument ,
ed.Don Brownlee,Sponsored by CEDA(privately Published. 1980).P. 10.

者所能接受的正当的活动,寻找出正确的理由,使决策者得出辩论者所期望 的结论;当然,排斥由对手所提出的理由。首先我们应该把辩论看作是一种 批判性思维的方法。然后我们来考虑其他一些决策方法,看它们是怎样与辩 论相关联的。

I.辩 论

  辩.论.是质问和论争的过程,是对某个辩题作出合理判断的追求。个人可 以利用它求得他人的决策。
正如辩论特别地提出对某一辩题的合理性的赞成和反对的论据一样,它
也为批判性思维提供机会。个人和社会必须具有一种有效的合理决策方法。 民主社会里的许多决策都是由辩论促成的。我们的法院和立法机构都是特别 用来创造和保持辩论作为决策方法的。实际上,任何议会体制指导下的组织 都选择辩论作为其方法。辩论渗透于我们社会的各个决策阶层。
  从古至今,所有思想家都承认辩论对个人和社会的重要性。柏拉图的《问 答录》是反诘式辩论的初期形式,他在其中给辩术下的定义是:“用论据赢 得人心的一种普遍性艺术,它不仅仅指在法庭和其他公共会议上的论辩,而
且也包括发生在私人会谈中的论辩。”②亚里士多德则认为辩.术.有四个方面
的重要性。①首先,辩术阻止欺骗和邪恶行为的得逞。亚里士多德论辩说,从 根本上讲,真理和正义比谬误和邪恶强大,如果正义的一方不能做出应有的 决策,那么他们只能责怪自己。因此,只有我们自己知道正确的决策还不够, 我们还必须能在别人面前论辩这一决策。
其次,辩术是一种教育公众的方法。亚里士多德指出,在得不到科学论
据的环境里,辩论者必须教给公众借助常识和普遍看法构筑论据。国会有关 裁军或税收政策的辩论属于此类。一般公众,甚至国会的多数人确实缺乏专 业知识来理解十分深奥的技术论据。具有专业知识来理解技术资料的熟练的 党派人物必须用一种既能被国会又能力公众所理解的方法来阐述他们的理 由。
再次,辩术使我们看到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通过对两个方面的论辩,
问题的各方面都暴露在我们面前,使我们对反驳对方的论据有所准备。 最后,辩术是一种防御手段。为了保护自身,或维护自我利益,争论和
辩论的知识常常是必要的。亚里士多德论述到:“一个不能在体力上自卫的
人应该感到羞耻,而一个不能据理力争来保护自己的人更应被人耻笑,以理 服人比真刀实枪更具人类特色。”
  十九世纪,约翰·斯图亚特·米尔以类似的方式特别强调了辩论的重要 性:
如果当时牛顿哲学不容质疑的话,人类现在—1858 年还不能完全肯 定它的真理性。即使最有依据的信仰也不能依赖于任何保护力量,而只 有接受世人力图证实它们是无稽之诙的永久性的挑战。如果不接受挑 战,或应战失败,那么我们就远远不能肯定这些信仰。然而,我们尽了 人类理性所允许的最大努力,我们没有忽视任何一个获得真理的机会。



① See; Aristotle, Rhetoric,I,1.

如果机会之门大开,我们可能希望更好的真理会出现;当人类心理能够 承受这样的东西的时候,真理就会出现在你面前。同时,我们可以尽可 能依靠当代已拥有的达到真理的方法,这是难免犯错误的人类所能达到 的高度的确定性,并且是达到这一确定性的唯一途径。① 美国参议院曾经任命的五位流芳千古的参议员,他们凭着其辩论家的才
能创造了我们这个国家的历史。这五位参议员是:亨利·克莱,丹尼尔·韦 伯斯特,约翰·C·卡尔霍恩,罗伯特·M·拉·福莱特和罗伯特·A·塔夫脱。 韦伯斯特,克菜和卡尔霍恩的三头政治压倒一切,他们几乎成为所有参议员 和学者们的共同代表。这些权威性人物完全可以被列入世界最伟大的辩论家 行列。正像当时上任的参议员约翰·F·肯尼迪所指出的那样:“他们控制国 会和国家达三十年之久,在这个日益发展的国家的一切重大问题上都起了领 导和出谋划策作用。”②拉·福莱特和塔夫脱则被公认为是二十世纪进步和保 守运动的杰出代表。为纪念这几位“不朽人物”,参议院承认了辩论在确定 美国历史方向方面所起的重要作用。约翰·昆西·亚当斯把韦伯斯特在与海 恩的辩论中所给出的答复看成是“美国宪法颁布之后最有意义的行动。”③ 不具备有关这些伟大辩论家及其辩论的有关知识,要理解美国历史确实是不 可能的。
我们不仅通过辩论制订法律,而且也通过辩论执行法律。著名的律师约
瑟夫·N·韦尔奇曾说: 在我们的法庭,包括刑事法庭上,美国相信律师们称作“对抗制”
的东西。根据传统,地方检察官的工作很难,其对手是被告所雇佣的律
师,如果被告贫寒,此律师则由法庭提供。被告律师辩护也不容易。我 们相信真理往往是出自严酷考验的,通常如此。① 辩论不仅在立法机构和法庭上,而且在人类活动的各个领域都是必要
的,因为我们大多数的自由权利直接或间接地依赖于辩论。正像沃尔特·李
普曼指出的那样,我们最珍贵的自由之——言论自由,只有通过创造和保持 辩论的永恒,才能保持下来。
然而在缺乏真正辩论时,言论自由就不能真正发挥其作用,它就失
去了使之法律化和合理化的原则——逻辑和证据指导下的辩证法。如果 不存在有效的辩论,完全自由的言论权将使许多鼓动家和拉皮条者对公 众施加影响,以致于人们早晚会转向审查制度来保护自己;所有的推理 和托辞也将被删减,它会成为达到各种好的、愚蠢的或邪恶的目的的工 具。
因为缺少辩论的言论自由会成色大减。根据格雷沙姆的一个法则, 较多的理性是会被较少的理性克服的,能占优势的论点是那些充满狂热 激情的人们所坚持的论点。为此,言论自由决不会通过抵制对新闻、出 版、广播和放映自由的干涉而维持,而只有通过推广辩论而保持。② 保持言论自由需要辩论,变革和判断当代有关问题也需要辩论作为其方



① John Stuart Mill,On Liberty(New York: Burt ,n.d),PP,38—39.
② John F. Kennedy , Speech in the Senate,May 1, 1957, from a press relcase.
③ Ibid.
① Joseph N. Welch,“Should a Lawyer Defend a Guilty Man?”This Week maga- zine,Deamber 6.1959,P.11.
② Walte Lippmann, Essays in the Public Philosophy (Boston : Little, Brown, 1955),PP.129—130。

法。比利时哲学雄辩家哈伊姆·佩雷尔曼的有关辩术和争论的著作在辩论界 的影响正日益增加,他指出:
  假设我们认为,如果不依靠暴力,而只应用正义的观念来达成一切 问题上的协议是有可能的,那么我们就是在姑且承认,一个适合于一切 有理性的生物的理想社会是可能建立起来的,这个社会可以被我们在本 书其他地方称为世界听众的人们所接受。①
  我认为,我们可用的唯一推理方法并非源于论证技巧。即狭义上的 推理和定论,而是源于论辩技巧。后者虽不是确定性的,但它往往论证 既定概念的合理特点。为实现理想的大同世界,就必须借助于这种理性 和推理。哲学界为了实现建立一个智慧战胜暴力的完美社会的目标,进 行了长久的努力,他们的行动正体现了这点。② 由此可见,把辩论作为处理社会问题的工具一直是哲学家和政治家所关
心的课题。因而,辩论渗透到社会各个角落就不难理解了。了解论争和辩论 的原则,并把它应用于决策,有益于个人;鼓励用辩论来保护个人,并作为 合理决策的途径,有利于社会。

Ⅱ.个人决策


  当个人控制了解决某一问题的必要条件时,问题便可以由个人决策来解 决了。如果问题是“今晚我去看篮球赛吗?”并且,假设入场券和交通工具 都垂手可得,那么个人便可以做出决定。但是,假如需要朋友的车,那么你 就必须看她或他是否让你用车了。
复杂问题同样也需要个人决策。美国商界有许多事例表明,在从小公司
发展为大企业后,它们仍然控制在创建者个人手中。七十年代创办的一些个 人电脑公司在发展成几百万美元的有限公司后,它们的创始人仍然个人决定 公司的主要问题。八十年代的一些以数十亿美元计的买空活动是由大胆的人
(有些人称他们为贪婪的金融家)共同完成的。这些人时时刻刻都在进行个
人决策。无论是里根出兵格林那达,布什发动和结束沙漠风暴行动,还是布 什宣布大规模削减战略核武器,每个人都运用了不同的决策方法,但根本的 是个人决策。
当我们必须做出某一重要的个人决定时,我们就会发现先将其辩论一番
是有利的。我们可以自己惦量问题的正反两个方面,也可以安排他人为我们 辩论这个问题。例如,许多政府决策只能由总统一人做出。沃尔特·李普曼 指出,当代重大问题的唯一令人满意的决策方法就是辩论。
任何一位总统都必须在宪法许可范围内决策,因此,他不得不找到 一种理解法律和改变问题的方法。从广义上讲,总统有两种决策方法: 一种是依赖于属下——参谋长、内阁成员以及副部长等人,指导他们对 重大问题进行辩论,而后由他们呈给他一个最终决定??
另一种方法是总统像法官一样,倾听对问题的辩论,然后,审查证



① Chaim Perelman and L. Olbrechts-Tyteca,Traite de L’argumentation,La nou- velle rhetorique(Paris :Presses
Universitaires de France,1958).Sec7.
② Chaim Perelman,The ldea of Justice and the Problem f Argument ,trans.Joth Petrie (NEW York:Humanities
Press , 1963),PP. 86—87.

据;听取辩论双方相互反诘,亲自审问,最后,自己决策。这是《国家 安全法》的拟定者们所倾向的方法。
  第二种方法比较艰巨,因为它置总统于双方对立观点的全部影响 下,他认识到他的决策是多么的至关重要。然而,要解决重大和复杂的 问题,令人满意的方法非此莫属。① 参议员亨利·M·杰克逊强调说,国家安全委员会最重要的任务就是给总
统提供这种辩论。①
  肯尼迪促成内阁会议和国家安全委员会的辩论,以此来阐明各种各样的 观点,揭露错误,对假设发动挑战,之后,他才做出决策。②因为执政时获得 的经验,所以肯尼迪非常重视辩论。某历史学家指出:“皮克斯湾战争和导 弹危机之区别的原因是,惨败教会了肯尼迪这样一点,在主要决策之前进行 自由辩论是十分重要的。”③
  约翰逊,尼克松,福特和卡特也鼓励他们的智囊团成员把辩论作为决策 过程的一个重要阶段。深知前任政策的里根在其自传中写道,在萨克拉门托 和华盛顿他都鼓励辩论,有时是激烈的辩论,以保证他能吸收各方观点。④ 在里很的内阁成员中,为在关键问题上缺乏充分辩论而忧心忡忡的人至少有 一位,那就是曾一度任国务卿的亚历山大·M·黑格。⑤
我们可能永远也没有参与对国家政策这样的重大问题作最后决策的机
会,但是,我们却常常关心涉及自己的重要决定,在这其中辩论也是同样可 以卷入的。一般情况下,年轻人正日益卷入学校、社区和社会的决策中来。 在合理的辩论之后再决策,这才是维护自我利益的明智之举。
一旦我们作出了个人决策,如果必要条件控制在手中,那么我们就可以
实现这个决策。假如我们需要他人的同意或合作来施行我们的决策,那么我 们就必须通过辩论来找到一种方法,使他人作出恰当的反应,也就是说,采 用分组讨论,说服,宣传,强制以及这些方法的综合运用。

Ⅲ.分组讨论


  分组讨论也可以决策,但小组成员必须具备下列条件: (1)同意问题 的存在, (2)具有一致的价值标准, (3)有共同目的,(4)愿意接受 小组的决议, (5)人数不多。在这些条件下,成员们认真权衡所有相关的 证据和论据,分组讨论便成为一个合理的决策方法。
尽管里根和戈尔巴乔夫之间存在重大分歧,比如,里根就职时称苏联为
“罪恶帝国”,但是,两人在控制武器问题上却能够作出重要决策。抛开分 歧,里根和戈尔巴乔夫在决策这个特殊问题的必要条件上求得了一致。与此 相对照,因为不存在决策的必要条件,其他试图解决的问题却未能解决。



① Walter Lippmartn,“How to Make Decision”, New ork Herald Tribune, March 3,1960。
① Henry M. Jackson, “Organizing for Survival”, ForeignAffairs, Vo1. 38 (March 1956),PP,446—456.
② Theodore C. Sorensen, Decison-making in the white House ( New York: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1963),P.59.
③ Arthur M. Schlesinger, Jr., Imperial Presidency (Boston: Houghton MiffLin, 1973),p.215。
④ Ronald Reagan, An American Life (New York: Simon &Schuster,1990), p. 253.
⑤ Lor Cannon, President Reagan: The Role of a Lifetime(New York: Simon &Schuster,1991),p. 150.

  如果小组超过十五或二十人,那么就不容易或不可能进行有益的讨论。 几位参议员可以在委员会上讨论某一问题,但在参议院议员席上却不可能。 参议院太大了。不宜进行讨论,只能用辩论方法。非正式的辩论当然可以在 讨论过程中进行,而讨论也可以作为辩论的前奏。①如果分歧不能由讨论解 决,按照逻辑,就要运用辩论了。在诸如参议院委员会这样的小组通过讨论 而决策之后,还可以提到参议员席位上进行辩论。
  只有在它权限范围内,小组才可以像个人一样实施其决策。如果其计划 的实施需要他人的同意或合作,小组就必须利用其他方法促成他人合作的决 策。

Ⅳ.说服

  有.目.的.的.说.服.是试图对他.人.的行动、信仰、态度和价值观念施加影响的 交流活动。很明显,说服的一种方法是辩论。然而,说服不像辩论那样仅仅 限于寻求合理的判断,它也不要求对赞成和反对某一既定辩题的合理论据。 经营题为“万宝路人”(“MarlboroMan”)广告多年的公司一直认为,这场 广告战具有非常有效的说服性,然而这个公司没有追求与辩论相关的那种合 理判断。
  说服者常常希望独家控制局面,避免争论的另一方的可能出现。烟草公 司没有卷入许多人的预料的长久法庭战,而接受了禁止它们做电视广告的禁 令。其原因可能是电视台必须在反对吸烟的公共服务通告上花费同样时间, 所以烟草公司自然就认为把它们的广告费交给没有此项同等时间服务的传播 工具更有利。
说服者们通常选择他们认为最适合听众的说服性手段,包括各种各样的
交流方式,比如,参议员艾伯特·戈尔在 1992 年的民主党集会上暗指布什和 奎尔时所说的“他们该走了”之类的话;或者,在最高法院上辩论的那种严 肃形式。
说服者们首先对某一问题作出决策,然后开始说服过程。这个过程一直
继续到他人接受决策而解决问题为止,或者到他们确信进一步的说服毫无意 义为止。在这个努力过程中,某个说服者可以和其他说服者联合起来,成为 宣传家,或者作为辩论者面对另一方,这都是必要或有利的。因此,要想达 到预期的结果,说服者必须懂得争论和辩论的原则。这个知识也是抵制他人 说服的防御工具。如果我们把他人的要求置于批判性分析之下,我们就会有 更多的合理决策的机会。如果说服者提出了我们认为无根据的决策,作为辩 论者,我们有必要提出我们认为明智的决策。
  无意的说服是指一个人接受了与他无关的信息。例如:一个人可能因偷 听了电梯里两位陌生人的私人谈话而受到影响;或者,一个人随便与他人交 谈,而无意影响了对方。

V.宣传




① James H. McBurney , James M. O’Neill, and Glen E. Mills , Argumentation and Dabate(New York:
macmillan,1951).P.67.

  宣.传.是几个人(通常是个严密的组织)为达到影响大众的目的而运用多 种传播工具所进行的持久的、有组织的说服性活动。在历史上,宣传通常是 与宗教、社会或政治运动相联的。今天,宣传这个词已被扩展用于商业广告 活动了。1622 年,教皇格雷戈里十五世为宣传基督教而建立了教徒圣会,从 此,宣传这一词便被广泛使用。在虔诚的教徒看来,传播信仰是最令人称赞 的事。1933 年,希特勒任命约瑟夫·戈贝尔为宣传部长,这个词便有了不同 的涵义。在非纳粹分子看来,传播纳粹主义是最邪恶的事。因此,甚至到今 天,人们经常把宣传看作贬义词。最近,一位妇女解放组织的官员说:“我 们一直在进行一场广泛的教育活动,旨在让妇女了解根据要求作流产的必要 性,告诉她们这是她们的权利。这个运动效果非常好。但是,天主教会发起 了大规模的宣传反对活动,将这一教育活动毁灭了。”由此可见,通常的说 法是,我.们.从事教育或传播信息,而他.们.作宣传。
  当然,目的并不证明方法是合理的。像说服手法一样,宣传是建立在确 凿证据和有效推理之上的,我们只有根据其证据和推理的程度来决定它是好 还是坏。美国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协约国运用歪曲和虚构的暴力故事 在美国进行广泛宣传。在中东每次的危机中,以色列和阿拉伯世界双方都在 美国进行了旨在使广大公众站在他们一边的宣传活动。很明显,双方都认为 他们自己的宣传是好的,而对方的宣传是坏的。
好意宣传的事例也不少。比如,公众安全驾驶,辨别癌症征兆,或进行
安全性活动等宣传活动,它们通常基于有力的证据和合理的推论。其他象教 会劝说人们遵循十诫,或大学里的集资活动都是这方面的例子。
宣传者们首先作出决策,然后开始宣传过程,这个过程一直持续到他人
接受决策而解决问题为止,或者到他们确信更多的努力将毫无意义为止。在 这个努力影响他人的过程中,宣传者们可能发现作为辩论者面对另一方是必 需或有利的,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就需要争论和辩论的知识。如果宣传者们 的证据是真实的,推理是正确的,并且他们的宣传手段是适当的,那么,宣 传活动就有极大的成功机会;如果与此相反,缺少这些条件中的任何一个条 件,那么成功机会就不存在。
另一方面,争论和辩论的知识是抵制不断试图影响我们决策的宣传活动
的重要工具。只有把宣传置于分析批判下,我们才能识别好坏,才不至于失 去合理决策的能力而成为受“潜在说服因素”支配的可怜傀儡。

Ⅵ.强制

  强.制.是指威胁或使用暴力。父母使用它从孩子手中夺回火柴,社会运用 它把罪犯关入监狱,国家利用它进行战争。自由社会严格限制强制手段的使 用。父母对孩子的强制是有限的,只有在辩论了所指控的罪状后,才可以对 罪犯判刑,而美国也只有在国会辩论同意了战争提议之后,才可以宣战。甚 至像未宣战的沙漠风暴行动这样的战争,布什总统也谨慎从事,从国会获得 了使用暴力的许可。除了在某些特殊场合强制手段由辩论证明是必需的,一 般说来,在民主社会里,它作为个人或国家的解决问题的方法,是禁止使用 的。与此相反,一个非民主社会则是以极其有限的辩论和几乎无处不在的强
  
制手段为特色的。①
  强制手段可以用来影响决策。国家的强制性权力机构的存在是防止犯罪 的强有力的逻辑需要,对某些国家来说,它可能是唯一有效的要求。在政策 辩题的辩论中,正方辩论者几乎总是把强制方法用于他们的计划中,他们拟 定“执行要点”,其中对违背或企图阻挠执行计划要求的人规定出罚款、监 禁或其他刑罚。
  如果强制手段是在充分和公平的辩论之后才运用到决策中去的,那么这 个决策就会被社会接受,并且有效。巴龙·卡尔·万·克劳塞维茨对战争的 精辟论述“战争是外交的另一种继续”说明,战争这一强制手段的最后形式, 是在对其可能的利弊进行了仔细辩论之后才选用的解决问题的方法。

Ⅶ.各种方法的综合


  就某一问题作出决策经常需要把各种方法综合运用。社会环境决定最适 合于某一特定问题的决策的那种方法。
如果问题的解决需要他人的同意或合作,那么这个解决就可能要求相当
一段时间,并且要求使用各种决策方法。例如,一个人只需利用个.人.决.策.方
法便可得出结论,“易拉罐造成巨大的垃圾,应被禁止使用。” 因为此人单独无能力将这个定论付诸实践,他或她必须利用说.服.方法来
影响朋友们,使其接受这个结论。他们可以利用分.组.讨.论.方法来决定如何实
现这一目标。他们也可能认为有必要组织几个人来集资,并共同进行几个月 或几年的宣.传.活动,目的是让全国的成年公民同意他们的决策。在这个过程 中,许多人参与说.服.或辩.论.,最终,国家立法机构可以得到一个议案。
  在委员会听证会讨.论.和立法会议的几次辩.论.后,便是决定这一议案的最 后辩.论.。如果这个议案成为了法律,强.制.手段将保证其执行。法律的有效与 否或许要由法庭上的辩.论.来检验,辩论目的是确定其合乎宪法的性质。在处 理违法事件上,只有先经法庭的辩.论.,才可能使用强.制.手段。宗教狂或某些 个人使用洗.脑.手法竟带来的程度复杂的宪法问题,法庭至今还未解决这些问
题。
  我们如何在此问题或其他任何重要问题上达成决议呢?我们经常担心做 出不正确的决策。人们也确实常常利用不正确的途径来决策。什么是最有可 能导致正确决策的方法呢?我们认为达到正确判断的唯一保证是批判性思 维。在许多情况下,在某些合理点上强调争论,以及辩论中双方对峙局势, 给我们提供最好的或唯一的得出合理结论的机会。观点是:促进辩论有利于 社会;了解争论原则,并在辩论中应用批判性思维,是符合个人利益的明智 选择。

练 习

1.列举十种争论和辩论知识在其中起重要作用的商业和职业活动,并解



① Alexander I. Solzhenitsyn,The GulaR Archipelago (New York :Harper &Row, 1974).

释其原因。
  2.你能找出任何一种争论和辩论知识在其中不起重要作用的商业和职业 活动吗?解释其原因。
3.写一篇短文,其中列举出下列诸方面的近期事例: a.你所参加的某一校内组织的辩论。 b.你所参加的某一校内组织的小组讨论。 c.你所听到的一次有说服力的校内演讲。 d.你所见到的一次校内宣传活动的证据。 e.你所听到的某校运用强制手段的证据。
4.写一篇短文,其中列举出下列诸方面的近期事例: a.一个在辩论之后作出的有关公共事件的个人决策。 b.一次对公众事务的重要性达成决议的小组讨论。 c.某位国家领导人就公众事务有关的事件所做的一场具有说服力的演
讲。
d.一场就民族重要性的事件正在进行着的宣传活动。
e.为执行有关公众事务重要性的某一决议而运用强制性手段。
5.就“辩论能力在他们成为‘留芳千古的参议员’的过程中起了多么重
要的作用?”这一问题,进行一次课堂讨论。
  6.参加一次课堂讨论,阐述你同意或反对下列某一个或多个观点的原 因:
a.米尔的观点
b.韦尔奇的观点 c.李普曼的观点 d.佩雷尔曼的观点
7.就下列观点参加一次课堂讨论。你认为是什么原因促使演说家作出这
样的论述?你同意他或她的观点吗? a.“如果有人要抢走我的所有财产和权利,而只给我留一样东西,我 会选择言论权,因为利用它我迟早会夺回其他一切。”——丹尼 尔·韦伯斯特。 b.“辩论是最有价值的公开演讲形式”。——威廉·詹宁斯·布赖恩。 c.“在我看来,学院的辩论者最坚强、知识最渊博、最具有好奇心, 能很好地应付随时发生的一切问题。”——已故的阿默斯特学院院 长亚历山大·梅克尔约翰。 d.“事实证明,我所受到的演讲和辩论的训练比其他各方面的训练的 总和都更有价值。”——俄亥俄最高法院的前任首席法官威廉·奥 尼尔。 e.“我认为在辩论方面的训练是一个商人所应有的最宝贵的东西。从 事商业四十年的经验表明,大多数商人需要清楚和有力地阐明观 点,发现相反观点的弊端或弱点,然后迅速恰当地让这些弊端或弱 点暴露在人们面前,最后用它们作论据驳斥对方。如果他们具有这 种能力,他们就会受益无穷。这种能力几乎是进行各类谈判所不可 缺少的,包括合同谈判、劳工谈判、与政府机构或代表的谈判,或 各种其他谈判。这种能力为一代代成功的商人所继承。在组织一个 人的私人事务方面,这种能力也是必需的。有目的的把这种能力应

 用于解决个人问题上,就会产生天壤之别——成功或失败,这样说 一点也不过份。”——新泽西标准石油公司前总经理 M·J·拉思伯 恩。 f.“有知识的人对公共问题一般具有思路敏锐、坚定信念,清楚和有 说服力地阐明观点这些标志。我们哈佛大学师生的任务是致力于这 些标志所代表的高标准教育。正式辩论是衡量这些标志的标准。所 以,我们很高兴其他学术机构的众多代表加入我们的行列。”—— 哈佛大学前校长德雷克·C·伯克。 g.“没有哪位大学生会决定他二十五年内的学习计划,在当今知识爆 炸的时代,专业问题很容易被忘记,人们必须不断地学习。但是, 今天每个成年人都必须能够清楚地交流,明确地阐明观点,推理以 及区分关键事实与大家所熟知的普遍看法。”
   “训练一个人独立思维,迅速做出结论,有逻辑性地清楚回答 问题以及总结观点的能力,辩论是独一无二的方法。辩论活动培养 并且很好地培养人们的这些能力。”——国家教育协会前任会长海 伦·M·怀斯。 h.“辩论训练我分析和明确阐述国家面临的复杂问题。它也为我竞选 两院议员席位的活动提供了巨大的帮助。我从辩论那里得到的益处 是正规的课堂知识和课外活动所远远不及的。”——卫生和人事服 务机构前秘书里查德·S·施韦克。
   
第二章 应用性辩论和教学性辩论

  辩论可分为两大类,应用性辩论和教学性辩论。应.用.性.辩.论.的辩题通常 是辩手有特殊兴趣的,它在法官或有权对此辩题作出具有约束力决策的听众 面前进行。教.学.性.辩.论.的辩题是辩手有学术兴趣的,辩论通常在评判员或无 权直接对辩题作决策的听众面前进行。的确,在这种教学性辩论中,不要求 评判员注意辩题的是非曲直,而要求他对辩论的是非曲直作决策;并且这种 辩论的目的是给参与者提供锻炼学习的机会。

Ⅰ.应用性辩论


  应用性辩论可分为特殊辩论、法院辩论、议会辩论和非正式辩论。本章 简要介绍这几种辩论,而对教学性辩论,以后将作更详细的介绍。
A.特殊辩论
  特殊辩论是指在某些特殊规则指导下的辩论,这些特殊规则是根据某一 特殊场合而拟定的。
最有名的特殊辩论的例子或许是 1858 年林肯——道格拉斯辩论, 1960
年的肯尼迪——尼克松辩论,1976 年的福特——卡特辩论, 1980 年的卡特
——里根辩论, 1984 年的里根——蒙代尔辩论,以及 1988 年的布什—— 杜卡基斯辩论和 1992 年的总统辩论。这些都是正式辩论,但它们既不是法院 辩论,也不是议会辩论,它们的辩论规则是辩论双方都同意的。总统候选人 之间的辩论似乎成为美国政治舞台上不可缺少的部分。虽然这些辩论的组织 还不尽完美,但是它们确实把候选人带到一起来进行面对面的辩论,给投票 人提供了一个评价候选人的机会,这是美国初期的竞选活动所不及的。尽管 这类辩论经常是和政界人物及竟选问题相关的,任何人任何辩题都可以用这 种辩论,它仅仅要求辩论双方根据为此场合所拟定的一系列规则进行辩论。
B.法院辩论
  法院辩论是在法庭上或准司法机构面前进行的辩论。它要遵循法庭的规 则,它的目的是在法庭上起诉犯法人。或为其辩护,或者决定某一适用于特 殊事件的法律。
在美国,从高级法院到地方法院都可以进行法院辩论。法院辩论在法律
学校以教学形式出现(称为假.设.法.庭.辩.论.),作为训练学生日后从事法院辩
论的方法。 争论和辩论原则适用于法院辩论。因为法院辩论的过程有时涉及许多技
术性规则,从最高法院到州法院,从一州法院到另一州法院,从州内的一个 法院到另一个法院,这些规则可能会非常不同。因此,法院辩论的特殊方法 在此略去。模拟辩论仿效法庭上的辩论,但不强调那些涉及过程和资格的规 则,将在以后介绍(见第十八章第Ⅰ-D 节)。
C.议会辩论
  议会辩论是在合乎议会程序的规则指导下进行的辩论。它的目的是通过 修正或废弃那些提交给议会的动议和提议。
  议会辩论可以在国会的参议院和众议院进行,也可以在州立法机关、市 议会和城镇理事会的立法机关进行,诸如议会多数党的全国会议,或地方兄
  
弟会的例行会议等各种事务性会议上进行。议会辩论的教学形式包括模拟国 会、模拟州立法机关、模拟联合国大会、模拟政党集会,或其他类似称号的 东西。
  争论和辩论的原则适用于议会辩论,也适用于此种辩论的议会程序的特 殊规定,将在第十九章作介绍。
D.非正式辩论
  非正式辩论是没有特殊辩论、法院辩论、议会辩论和教学性辩论中的正 式规则的辩论。它是那种报纸或电视评论员所通常提到的辩论,比如:“流 产辩论”,“税收政策辩论”以及其他吸引公众兴趣的争议性问题。“非正 式”一词与辩论可发生的场合的拘谨和非拘谨无关系。总统对全国的讲演是 个非常正式的讲演,它可以属非正式辩论;在一个大专院校的互助会里进行 的一场自由讨论是个非正式的场合,它也可以属非正式辩论。
  在诸如国家的政治活动,公众有关水的污染或一所新学校的契约问题的 辩论,公司有关政策的商业辩论,大专院校有关教育政策或学校预算分配等 事宜。争夺学生政治运动的各种职位等等方面非正式辩论的例子均可见到。 而对家庭来说,非正式辩论可能会围绕谁今晚用车,或者选择一个大学等问 题周期性发生。

Ⅱ.教学性辩论


  教学性辩论在教学性机构的指导下进行,其目的是给它的学生提供锻炼 机会。今天,大多数学校和大学都组织教学性辩论活动,每个受教育者有时 需要参加某种形式的辩论,这几乎是不可避免的。很清楚,是否参加辩论已 不再是摆在我们面前的问题,因为作为决策者或辩手,都必须参与。唯一的 问题是我们的参与是否有效。教学性辩论的目的就是使我们的参与发生深刻 影响。
A.教学性辩论的背景
  教学性辩论的历史悠久。但是,这里我们可以介绍几个突出的事实。辩 论起源可追溯到最早的记录历史。至少在 4000 年以前,文明的民族就开始了 辩论活动。公元前 2080 年,埃及的王子们就在法老法庭上辩论农业政策。公 元前 1122 到前 255 年,中国周朝的学者们则进行过重要的哲学辩论。而在大 约公元前 900 年,荷马的英雄史诗《伊利亚特》和《奥德赛》中已包括了许 多的讲演。昆体良引用它们作为法律辩护和审议的例证,这些可以看作是辩 论的雏型。亚里士多德的《辩术》一书奠定了争论和辩论的基础,甚至到今 天它的影响仍在。
至少在 2400 年前,有“辩论之父”称号的学者普洛塔格拉(公元前 481
—411 年)在雅典指导了他的学生们的辩论。科拉克斯和狄西亚斯建立了辩 术学校,这是最早的辩术学校之一,专门教学生们辩论,以便学生们在古代 西西里法庭上能够为自己的案件作辩护。
  辩论在古代的学府中盛行开来。到中世纪,辩论被列为七门大学文科中 的一门。十五世纪初,牛津和剑桥的学生在剑桥大学进行了一场辩论,这或 许是发生在以英语为母语的国家里的首次校际辩论。英国大学里的辩论活动 一直就是未来议会议员的主要训练基础。
从一开始,辩论就一直是美国教育领域一个重要部分。辩论盛行于殖民

地时期的院校,辩论是必修课,而且它还经常是毕业典礼日的特色部分。独 立革命和建国初期的领导者们几乎全是优秀的辩论家,他们曾在殖民地时期 的大学或当时遍布殖民大陆的无数的辩论团体,如:“社团”、“学园”、 “蜜蜂”那里学习辩论。“从 1772 年间谍俱乐部在哈佛大学成立到 1835 年 第一个妇女辩论团体——年轻女子协会的成立,连接这些文学团体的共同东 西是学生们对辩论重要问题的兴趣”。①
  校际辩论开始于十九世纪晚期。然而,在二十世纪初期,校际辩论还是 相对少的。通常,一个学校在一学年内安排几次校际辩论,大批听众聚在一 起来观看这几个有资格参加这些不寻常活动的学生。
  二十世纪,教学性辩论的价值和重要性得到越来越多的人的承认。本世 纪二十年代,人们开始辩论比赛。到 1936 年,一些教育家关切地注意到辩论 赛日益盛行。②尽管辩论赛在三十年代增加了,但直到四十年代它才获得控制 地位。二十到四十年代,合同辩论占据优势。一个校队给另外的校队发出合 同,详细写明哪队是正方,哪队是反方,评判员的选举方法,辩论场所,辩 论者的饮食等问题,并且表明在未来的辩论中,本队愿意作东道主。在这个 校队收到相当多份已签的合同后,一场辩论赛便安排妥当了。这个队就可以 开车、乘汽车或火车起程了。比赛日期可能是几天,也可能是一、两周。通 常,一天安排一场辩论,但在像波士顿、纽约、华盛顿和芝加哥这样的主要 城市,一天可能安排两场辩论。乘坐私人包厢到处旅行的辩论队非常少。
二战以后.辩论比赛成为辩论的时尚。 1947 年,美国军事学院在西点
开始了全国辩论比赛(NDT)。不久,辩论比赛越来越多,在十月到第二年四 月之间的几乎每个周末,附近或远方的学院里都安排有不同的辩论比赛,所 以辩论队有很大的选择范围。巡回辩论也发展起来,两个挨得较近的学院在 寒假期间经常一前一后地安排比赛,这样,就由原先一天安排一场或两场比 赛,变为一周安排两场比赛。
1967 年,美国辩论研究会(AFA)承担起全国辩论比赛的责任。从此,
每年一次不同的学院充当比赛的东道主。同一年,全国辩论比赛在校际辩论 比赛中占据了控制地位,所有辩论队都把计划的目标定为在全国辩论比赛中 取得一席之地,或者竭力效仿那些在全国辩论比赛中获得成功的辩论队的做 法。1971 年,自由式辩论协会(CEDA)成立,这就在全国辩论比赛之外又多 了一个选择机会。它强调交流,满足了人们渴望的需求。(全国辩论比赛和 自由式辩论协会的明显区分点并不在于反诘辩论这个因素,因为从 1974 年到
1975 年,全国辩论比赛已应用了反诘辩论这种形式)。自由式辩论协会开始
使用政策辩题,这是脱离全国辩论比赛的,并且自 1975 年以来使用价值辩 题。自由式辩论协会开始时称为西南辩论协会,很不起眼。但是不久,它就 遍及全国,成为目前最广泛使用的校际辩论形式。1985 年,美国辩论协会
(ADA)成立,目的是促进它视为以“合理”标准为基础的政策辩论的增长。
①全国辩论比赛和美国辩论协会的辩论明显地考虑政策问题,而自由式辩论协



① Charles Delancey and Halford Ryan, “Intercollegiate Audience Debating:Ouo Vadis ,”Argumentation and
Advocacy ,Vol.27(1990),P. 49.
② Alfred Westfali,“Can we Have Too Much of a Good THing?”,The Forensic of Pi Kappa Delta,Oct. 1936,

P. 27.
① 对于全国辩论比赛、自由式辩论胁会和美国辩论协会以及其他辩论形式的详细介绍,见“Special lssue: A

会的辩论则对政策问题不太敏感。在教学性辩论中,学生们必须了解并且适 应评判员们的偏爱和期待。(见第十五章的分析听众和第十七章的评判哲 学)。全国辩论比赛和美国辩论协会的辩论者们认为经常考虑辩论的价值问 题是有必要的,而自由式辩论协会的辩论者则认为必须经常考虑价值问题的 政策含义。在应用性辩论中,价值观和政策经常交织在一起,人们不得不经 常辩论两者。
B.教学性辩论的组织
  教学性辩论决不仅仅限于教室和辩论课上。大多数大学和学校通过一个 辩论队的组织开展其教学性辩论,这个组织给学生们提供获得传统的课堂教 学之外的其他缎炼机会的途径。学生经常因为参加对他们开放的辩论活动而 获得学分。辩论练习的主任亲自主持这种活动,以便给刚刚接触辩论的新学 生提供锻炼机会,给历经辩论战场的学生提供最大的挑战机会。
正如“辩术学的主任”所认为的那样,今天大多数辩论队的活动面变广
了,除了辩论本身以外,还包括其他辩论方面的活动。“辩.论.练.习.是一种教
学性活动,主要是利用批判性方法来审察问题和与他人交流。”①1984 年的 全国辩术发展会议承认除了辩论外,其他各种各样的辩论性活动,如公开演 讲和个人活动等,都已包括到辩术学里来了。为此,会议进一步发展了辩术 学的定义。
辩术学是修辞学的一种形式,修辞学的范围很广,包括辩论、公开
演讲和文学翻译。辩术学作为一门课程和辅助实验课,其目的是提高学 生的研究、分析和口头交流能力。典型的辩论性练习活动应该在一个竞 争的环境中开展,以便激励学生,并加速他们的学习进程。在达到其基 本的教学目的过程中,辩术学联系教师和学生,永远是不断发展着的学 术经验。②
C.教学性辩论的价值
  辩论是一门在现代教育机构中盛行着的古代学科,因此我们不妨简要介 绍一下教学性辩论的一些价值,因为它们使教学性辩论在教育领域占据着越 来越突出的地位。尽管这些价值不全为辩论所独有,但是开展得相当好的教 学性辩论活动是实现这些价值的一个重要途径。对许多学生来说,这种教学 性辩论活动是完全实现这些价值的最好的,或者有时是唯一的途径。

美国辩论研究会原则


  美国辩论研究会(AFA)承认人们通过公开演讲、讨论和辩论等活动,自 由交换看法和客观评价各种思想,对维持一个民主社会是非常重要的。为此, 本研究会特拟定如下原则,它应该是指导这些辩论活动的准则。
■辩论活动应该为当代重大问题的深入细致的调研创造机会。
■辩论活动应该在解决这些问题的过程中促进逻辑推理的应用,并最大限度 地利用可得到的证据。


Variety of Formats fOr the Debate Experience”,ArRumeutatim and Advocacy ,Vol.27 , No,2(Fall 1990).
① 这个定义是 1984 年在伊利诺斯州伊万斯顿召开的第二次全国辩术发展会议上通过的。它确定了 1974 年 在科罗拉多州召开的第一次辩术发展会议上采用 的辩术学的定义。
② Ibid.

■辩论活动应该训练学生清楚有力地选择、安排和组织资料的能力。
■辩论活动应该训练学生真诚和具有说服力地把这些资料呈献给观众。
■辩论活动应该激励学生作真诚和独创的努力。
■校际的比赛应该用来激励学生尽最大努力达到这些目标。
■辩论活动应该由一位有资格的教师来直接负责指导,他的责任应该是遵守 和支持以上的原则。


  1.辩论为有效地参与到一个民主社会中去做准备。辩论是一个民主社会 的固有条件,我们的宪法规定言论自由,我们的立法、法庭和大多数私人组 织都把辩论作为行动工具。因为辩论在各级决策机构中广泛应用,所以公民 如果没有辩论知识,合理地运用选举权,或有效地使用言论自由权,都会受 到限制。历史事实表明,不运用或不充分运用的自由权利不久就会丧失。受 过辩论训练的公民有希望真正有效地参与到一个民主社会中去(见上面的插 表)。
  2.辩论为走上领导者岗位准备。美国最高领导者的地位是总统职位。施 莱辛格说一位成功的总统必须具备两个条件:第一个是“把公众指向一个或 另一个方向”。
第二个条件是向选民解释出总统为国家所指的方向是正确的。里根
深知政治归根结底是一个训练民众的过程,而卡特却从未这样想过。卡 特留给人们的印象是,他把总统演讲看成是令人不愉快的任务,总是草 率地完成它;而里根则明白演讲是总统统治国家的重要工具。他最优秀 的演讲结构严谨,论据充足。演讲稿写得很好,他演讲得更好。这些演 讲强有力地表现出总统的魁力、演技和简练才能。① 有趣的是,施莱辛格所说的第二个必备条件正好与本书第二页上所给出
的论据的定义相应。一方面,这本书的读者中,如果有的话,也是极少数可
能成为总统;另一方面,许许多多的人将立志于走上领导者岗位。不论在政 治领域,还是人类其他所有领域,领导者的一个必备条件就是,他必须说明 为什么他所指引的方向是正确的。
3.辩论提供训练论争才能的机会。从古至今,辩论课的教授们一直认为
辩论是提供这一学科的训练的最好方法。辩论提供给学生们一个在某种特定 条件下应用论争理论的无与伦比的机会,这种特定条件增加他们有关论争理 论的知识及其理解和有效运用。辩论作为一种训练方法,提供了最好的学习 动机,因为学生们在辩论中都有两个目标,一个是暂时的,达到某项决定或 在比赛中得奖,另一个是长远的,增长知识和提高能力。暂时动机和长远目 的的结合形成了最适当的学习环境,提供了鼓励成长和进步、检查并纠正误 解或误用的机会。
4.辩论为调查和深入细致地分析当代重大问题做准备。有头脑的教育家 们早就注意到学生和一般公众经常对当代重大问题一知半解。除了获得有关 论争原则的知识外,辩论者们还有机会对构成辩题基础的各种当代重大问题 作深入调查和细致分析。辩论专业的课程安排,应该使学生既掌握应用正确 方法批判性地分析他们将来所面临的问题的技能,又获得比普通常识更多的 当代问题知识。正如鲍德温指出的那样,辩术的真正目标——巩固知识,是



① Arthur M. Schlesinger, Jr., The Cycles of American History Boston. Houghton Mifflin, 1986,p.293.

与研究和政策相关联的。①学生们在辩论中学习获得知识和巩固知识。
  5.辩论促进批判性思维的掌握。通过学习辩论知识,并在辩论中练习, 学生们参加到特意为发展他们的批判性思维熟练程度而设计的训练过程中 去。自二十世纪四十年代以来,以标准考试的成绩为根据,进行了多次研究, 目的是调查大学里的辩论课是否提高了学生们的批判性思维能力。这些研究 表明,选修辩论课的学生的批判性思维能力大大超过没选辩论课的学生。肯 特·R·科尔伯特认为,经过一年的参加自由式辩论协会或全国辩论比赛的辨 论活动,辩论者的批判性思维考试成绩大大超过那些未参加辩论的学生。① 辩论者不仅学习在清闲自在的研究或总结会上应用批判性思维原则,而且学 习在紧张的辩论中应用这一原则。
  6.辩论是知识的综合体。教育学家们不断地寻求综合知识的方法。辩论 很久就成了达到这一目标的途径了。贝尔德评论说:“知识的综合性和看问 题的多角度性的倡导者们不妨再从争辩和讨论参加者那里学一下实践经验和 方法。辩论者们所要解决的任何问题几乎都直通这些知识领域。”②例如,在 对保证年薪这一辩题的辩论中,辩论者至少必须对争论原则、经济学、政治 学、社会学、心理学、金融学、商业管理、劳工关系、政府、历史和哲学等 学科都略知一二。当然,他们应该在大学的有关系别学习这些学科的原理和 内容,或者独立研究这些学科,然而,他们可以通过辩论,综合有关各类问 题的知识,使其对当代重大问题产生影响。对许多学生来说,辩论是他们首 次,并且经常是他们跨学科研究的最深入细致和最宝贵的经验。
7.辩论培养目的性调查的熟练程度。辩论之前应该调查,辩论者必须熟
知与将要被辩论的问题相关的各个方面。辩论在多大程度上鼓励学生以研究 当代重大问题的形式来进行有目的的调查,辩论在多大程度上激励学生把批 判性思维运用到那些问题上去,辩论又在多大程度上推动学生综合所学的各 学科知识,我们可以从一位从前是辩论者的大学毕业生的言论中得到启示。 在仅仅六年的时间内,中学和大学的辩论者们接触了诸如:裁判劳 工纠纷、世界政府、选举团改革、控制价格和工资、公正就业实施委员 会(FEPC) 以及关税修改等当代重大问题。这些重大课题中的每一个都
引起相关的某种问题,但同样重要的是引起了公众的关注。
  对如此重要的课题的研究和辩论使许多主修人文科学或自然科学的 大学生接触到社会科学。我第一次阅读《外事》,《美国经济评论》(双 月刊),《美国政治科学评论》,《年报》,《法律评论》,《区域季 刊》和其他社会科学杂志,都是为寻找与辩论有关的资料。我觉得许多 大学生依靠辩论来取得与社会科学的重要联系??
虽然完全透彻的研究不能用文章的长度来衡量,但是,我的同事和 我对公正就业实施委员会和自由贸易的研究在篇幅上大约和我的关于公 共法问题的硕士论文相当,长达 230 页。①



① Char1es Sears Baldwin, Medievai Rhetoric and Poetic (New York: Macmiuan,
① Kent R.Colbert ,“The Effects of CEDA and NDT Debate Training on Critical Thinking Ability,”Journel of the Amerrcen Forengic Association,Vol.21 (1987),pp.194—201.
② A. Craig Baird,“GeweraI Edueation and the course in Argumentation”,The Grovel,Vol.38 (morch 1956),

p. 59.
① James Robinson,“A Recent Graduate Examines His Porensic Experience,” TheGravel,Vol. 38 (march1956)

  辩论者们确实经常研究当代问题的最新资料,他们在这些问题引起一般 公众关注之前已经做了深入研究了。正像上面那位大学生说的那样,辩论者 寻求那些经常首先报道和研究重大问题的学术性刊物。一般公众从电视和普 通刊物上获得信息,这些传播工具经常是在事件发生几个月或几年以后才报 道它们。例如,非辩论者们在 1978 年和 1979 年听到说“暖房”和“牛肉”
(分别见第十二章第Ⅲ—A—5 节和第十三章第Ⅲ—K—2 节)的坏处时,他们 认为这是“奇异的事”;到 1989 年,关于这些问题的讲述已是大众刊物上的 普通话题了。
  查阅了一下全国性辩论的辩题表格(见附录 D 和 E),你就会发现辩论 者们实际上正在研究最新资料,他们比一般公众提前考虑当代主要问题。或 许,预见未来公共政策问题的最明显的例子可以在 1954 年到 1955 年全国辩 论比赛中找到,当时的颇具争议性的辩题是外交上是否承认共产主义中国。 直到 17 年以后尼克松对中国的历史性访问,美国才在外交上承认了中国。 认识到在不熟悉的领域有时必须进行调查,承认具备争论原则的知识得
以使调查有目的和有效益,这些会使学生们在日后的工作中受益非浅。
  8.辩论强调教学质量。辩论的基础是教师和学生之间的密切的导师制。 有关的教育家担心大班和非个人指导的教学的结果。辩论课通常在师生间建 立起个别指导关系,这就有效地解决了上述问题。这样的班级通常比较小, 在他们准备课堂辩论或其他课堂作业时,学生和教授之间有多次机会互相影 响。通常,这些课堂活动的反应加强了这个相互作用。大多数辩论活动也是 在这种指导性的环境中进行的,辩论活动的主任或某位助手与两辩论队一起 计划他们的研究,构思正方辩论方案和反方战略,或者他们先倾听四个学生 的实习辩论,然后对辩论作深入的分析,并指导做进一步改善。因为这种个 别指导关系并不仅仅限于一个地方或一个学期,并且经常贯穿在四年学习 中,所以它在世界上高等教育普遍采取非个别指导的环境下,提供了个别指 导教育的宝贵机会。
9.辩论鼓励学生获得奖学金。辩论建立大学课程几乎无法相比的研究和
学术成果高标准。有些学生担心在辩论上花费时间可能会影响其分数。实践 证明恰恰相反,校际辩论的参加者们说他们在辩论上所作的一切对取得较好 的考试成绩,写出较好的学期论文,以及在研究生入学考试中取得好成绩, 都有很大帮助。这当然是本部分所介绍的可预见的辩论重要性。辩论者通过 研究、组织以及呈现和维护辩论方案而学到的作学问的技巧可直接应用到许 多学术领域。另外,辩论要求辩论者尽最大努力迎接挑战。在课堂上,教授 特别给学生留那些“差不多”的作业,好使“一般的”学生可以完成。而在 校际辩论中,学生们的对手几乎很少是“差不多”或“一般的”。我们在第
7 点中已承认,优秀的辩论者所进行的研究要比一般教授布置的学期论文多 得多,而且他还会运用较多的技巧展现和有力地维护其研究成果,这是他的 课堂报告所要求不到的东西。准备和参加主要的辩论比赛真正是扩展视野的 经历,它推动了学生发挥最大的工作能力,并且使他们发现自己真正的潜力。 辩论课和校际辩论的参与是训练法科预科学生的传统基础。在对 98 位法 律学校校长的调查中,斯万森发现 69.9%的人建议法科预科学生选修一门辩 论课, 70.3%的人建议学生参加校际辩论。校长们也表示,法科预科学生



p. 62.

“需要公共讲演技巧的训练”(81.9%),“需要运用研究技巧的实践经验”
(84.2%),“需要逻辑推理原则运用的训练”(89.6%),“需要驳斥和 反驳技巧的训练”(75.8%)。①
  一方面,这样的训练和经验对法科预科学生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另一方 面,不难看出它们将成为大学生在学习、工作和专业研究等许多领域里的重 要财富。
  10.辩论培养果断和分析性反应的能力。1988 年的总统竞选中,杜卡基 斯在初期领先 18 票,他对布什的攻击不屑一顾,不予回答。布什的一个比较 有效的攻击是,他批评杜卡基斯否决要求教师们每天带头进行爱国宣誓。一 位高级参谋说:“‘杜卡基斯对攻击不屑一顾的战略突然使他不再象个总统 候选人的样子,而看起来那么软弱’。在布什提出这个问题的数月之后,杜 卡基斯才作出反响。”②杜卡基斯对这一攻击以及其他认为他轻薄的攻击没能 作出迅速和分析性的反应,许多观察家认为这是杜卡基斯失败的一个重要因 素。在今天这样一个直接交流的世界,一位候选人在危机殃及自己的情况下, 却对别人的攻击不予答复(见第三章第Ⅲ节“假设和举证责任”)。同样, 一位参议员、经理或任何普通公民都可能遇到需要作出迅速和分析性反应的 形势,反诘辩论要求迅疾的反应,而且你还必须在对方的演讲期间或演讲与 演讲之间的短暂的一刻内对对方的论点作出反应。学生们正是从这样的辩论 中学习东西的。
11.辩论训练批判性倾听能力。尼古拉斯和史蒂文斯在他们的对倾听的开
创性研究中发现,“一般说来,我们倾听的熟练程度只有 25%”。①如果在 我们听对方演讲时注意力分散,那么我们的答复就无力和“击不中要点。” 如果我们错过对方论据的 75%,那么我们就会被击败。辩论者们很快学会以 非常集中的注意力分析性地倾听对方,在辩论进行情况记录表上记下对方的 论点,以便能够利用对方的话来作出反应,并把对方论据中的微妙和局限性 转变为对自己有利的因素。人们广泛地承认批判性地倾听是受过教育的人的 特点。尼古拉斯和史蒂文斯发现一个大工厂的总经理报道说:“我的 80%的 工作依赖于听取他人的意见,或者他人听取我的意见。”②辩论者从第一次辩 论就开始培养批判性倾听这一重要技能。
12.辩论培养写作的熟练程度。许多辩论以书面形式进行。《今日美国》
的编辑版上的每日“辩论”仅是其中的一例。可是实际上,我们经常认为辩 论是一种口头争论。那么根据这一事实,辩论是怎样训练写作的熟练程度的 呢?我们进行辩论时,不就是站着讲吗?正如我们所看到的,辩论确实培养 作出果断和分析性的反应的能力(见第 10 点)。然而,再深一步,你就会发 现多数辩论都是提前写好稿子的。正方的开头陈述性的演讲几乎一律是手稿 演讲,就是说稿子是经过多次写作、修正和编辑的,因为辩论者追求对其主 张作出最完善的陈述。同样,其他演讲、反方要点、基本反诘问题以及其他 论点也都是经过仔细广泛的写作和改写的,并且娴熟地使它们与前面的演讲



① Don R. Swanson,“Debate as Preparation for Law :Law Deans’Reactions”。Presented at the western speech
Communication Association conveution, 1970.
② Time, November 21, 1988,P. 47.
① Ralck G. Nicholas and Leonard A. stevens, Are you listening?(New York: McGraw—Hill,1957),p. ix.
② I bid,p. 141.

相适应。 辩论者能够比较有力地将论点描述出来,并打动听众,并因此而获得评
判员的投票通过,这就是学生们在辩论中所培养的熟练写作能力的首次表 现。然而,为进行辩论而学到的写作技能可应用到许多其他领域。学生们将 会发现他们在辩论方面所学到的写作技巧可以有利地应用到各门课的学期论 文写作中,并且对答题式考试大有帮助。毕业之后,对精通的写作技能的要 求非常多,几乎来自各类商业和专业领域。
  13.辩论促进成熟的判断。普通语义学领域的学者们告诉我们,许多人事 问题都是错误估计和错误理解的结果。这些误解是由于在单向或双向思维环 境下考虑复杂问题而产生的。教学性辩论提供给学生们一个考虑重大问题的 机会——多向思维环境。他们学习从许多方面看待问题。在辩论者们分析正 方的辩论范围和反方的辩论可能点,包括反方取消辩论计划的可能性的时 候,他们就开始意识到多数当代问题的复杂性,因而不得不欣赏多向型分析 的价值。在他们辩论一个辩题的两个方面时,他们便得知不仅大多数当代问 题具有不止一方面,而且甚至一个辩题的一个方面也包含相当大的价值范 围。
  有时候,在一个学年的开始阶段,一些辩论者可能匆匆形成这样的概念, 认为一个辩题只有一面“正确”。然而,经过几次辩论后,这样的学生通常 要求关于辩题的另一方面的作业。到年底,他们完成了对某一辩题的两个方 面的辩论,他们也得知了这样一个重要点,那就是在调查和分析相当多的证 据和推理后再做判断。辩论中论辩一个辩题的一个方面是必要的,这点也使 学生们领会到决策是不可以无限期地推延的。在学年末,当学生们最后对某 一辩题系统阐述自己的个人主张时,它可能,也可能不和学年开始时的主张 一样了,但是,这个时候的主张将全是在适当的考虑之后形成的,是他们能 够在逻辑上为之辩护的主张。
14.辩论培养勇气和信心。辩论帮助学生们培养勇气,因为它要求学生们
系统阐述一个辩论方案,并防御它受到强烈反对。在辩论中,学生们的辩题 总是受到攻击。惊慌、打退堂鼓和回避问题,都是很容易的事。然而,他们 不能这样做。形式要求他们维护自己的主张。他们必须鼓起自信的勇气,控 制自己,把精力集中到问题上,组织思路,进行反驳。准备充分的辩论者认 为他们能够维护自己的主张,他们的对手不过只是人罢了。这种想法使他们 获得自身的新的自信以及在竞争环境中施展能力的信心。
15.辩论鼓励有力的写作和动人的讲演。既然辩论演讲的写作和讲演是决
定论辩是否有力的两个因素,这就激励辩论者们本着最好的公开演讲的原则 去选择、安排并描述出他们的资料。辩论鼓励即席讲演,要求讲演人独立思 考。典型的辩论要求辩论者面对许多不同类型的听众进行演讲,他们可能是 预赛时的一位评判员、聚在俱乐部的数位商人,也可能是收音机的听众或电 视观众。每种场合对学生们来说都是新的挑战。不断地适应听众和演讲环境 训练了学生们灵活熟练的思维和讲演能力。
  16.辩论培养成熟的社交能力。辩论提供给学生们一个往来于不同的院校 和与全国各地的学生和教师见面的机会。在与喷气式飞机旅行时代开始的同 时,许多院校进行了遍及美国大陆的辩论活动。一个辩论队在一年的时间内 到东岸、西岸、南部、东北部新英格兰地区,以及这些地方之间的许多地方 去参加辩论比赛已不再是什么不寻常的事了。从前,辩题有东部的、中部的、
  
南部的和西部的之分,现今,辩论成为全国性活动,这些地区性差异已基本 消失。大多数辩论和辩论比赛都发生在商务式的气氛和愉快的非正式社交场 合,接触这两种环境帮助学生们学到社交礼节、沉着和自信心。在比赛竞争 中,他们必须学会以同样的大大方方态度来接受胜利或失败,不管结果如何, 必须有礼貌地对评判员的评判作出反应。在一个非正式的社交场合与来自不 同院校的教授见面,这个机会所带来的其他附带的教学上的好处也是有重要 价值的。
  17.辩论培养必不可少的熟练程度。从本质上讲,辩论是一种训练活动, 它提供给学生们培养自己的写作、思维、阅读、演讲和倾听方面的高度熟练 能力的机会。这些必不可少的能力就是主要的教育家和教育组织所称为提高 智力的至关重要的东西。最近几年,美国教育的各门主要学科都已对这个问 题达成明显的一致看法:熟练的口头交流是胜任学术研究的根本条件。下列 的研究代表了这一迫切需要。
  (1)全国高等教育问题委员会在最近的一项研究中确认,“阅读、写作、 演讲、计算和推理的基本能力”是追求高等教育的必不可少的智力技能。(全 国高等教育问题委员会的总结性建议)。
  (2)以戴维·加德纳为主席的全国杰出教育委员会持有同样的观点,它 还详细说明了同样的能力,把口头和书面交流技能都列入了必要技能表格。
(美国教育部,全国杰出教育委员会,《危险中的民族》)。
  (3)美国教育委员会,经济发展教育特别工作组成员,包括州长、商业 巨头和教育家,他们估计到把教育和商业联系起来是迫切需要的,他们认为 为“国际商贸这一竞争领域”作准备的教育活动必须包括基本的语言能力: “读”、“写”、“说”和“听”。(美国教育委员会经济发展教育特别工 作组的报告,《最好的行动》)。
(4)大学入学考试委员会在它的 1988 年的报告中也把“说和听”列入
它称为“基本学术研究能力”之内。“基本的学术研究能力是广泛的智力技 能,它们是大学各学科领域有效工作的必不可少的东西。尽管这些学术研究 技能不是某学科的特殊东西,但是它们起到连接各学科知识的桥梁作用。基 本的学术研究能力包括读、写、听、说、数学、推理和研究。”(大学委员 会,《大学的学术准备》)。
(5)帕伊蒂亚社是由莫蒂默·艾德勒,雅克·巴曾,欧内斯特·博亚尔
和其他一些人组成的,它曾提出过一个加强公共教育的建议,这个建议详细 叙述了有效教学的必不可少的智力技能。“应该获得的是读、写、说、听、 观察、衡量、估计和计算等技能。它们是语言学的、数学的和科学的技能。 每位想在学校或其他地方学到些东西的人都需要这些技能。”(帕伊蒂亚社,
《帕伊蒂亚建议》)。
  (6)美国科学促进协会曾发表过由全国科技教育联合会拟定的一份报 告,这个报告陈述说,学生们应该能够“区分好论据和坏论据”。(美国科 学促进协会,《2061 工程,第一阶段报告》)。
  辩论之所以是与众不同的,是因为它的独一无二的辩证形式,它在检验 各种思想的过程中提供了智力冲突的机会。提出一个论点是一个学生能从事 的最复杂的认识行为之一。为提出一个论点,学生需要研究问题(需要有关 使用图书馆和资料库的知识),组织资料,分析资料,综合各类不同资料, 并且就可能产生的结论的质量评价资料。在这些工作后,为形成论据,学生
  
必须明白如何推理,必须能够识别和评论不同的推理方法,必须理解决策的 逻辑。对听众来说,成功的论据交流反映出另一个认识技能:用语言清楚地 表达复杂思想的能力。最后,学生们在辩论中的相互争论反映出一个更加复 杂的认识能力,即迅速地对他人的论点做出判断,并且详细阐述,或适应和 维护以前的主张。①
辩论与论辩的下一页
成为本站VIP会员VIP会员登录, 若未注册,请点击免费注册VIP 成为本站会员.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电子书均来自互联网。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


其它广告
联系我们     广告合作     网站声明     关于我们     推荐PDF     全部分类     最近更新     宝宝博客
蓝田玉PDF文档网致力于建设中国最大的PDF格式电子书的收集和下载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