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田玉PDF文档网 / 世界历史 / 现代英国经济史(下卷)
 


现代英国经济史(下卷)





在 1926 年出版的本书上卷的序中,我曾经写道,我希望把故事叙述到
1914 年,“并至少附有一篇结论,阐述我所认为 1914—1924 年这十年在英 国经济史上所占有的地位。”现在这个计划我已经尽我力所能及实现了,除 非现在也许我可以说以 1914—1929 年这段年月取代了 1914—1924 年这十 年。给战争年代写一篇叙事史的任何打算,从来就不曾有过(关于这段故事 的各个方面都经别位作家殊可钦佩地予以阐述了),我所打算的只是就当时 这个战争的震撼所给予英国经济的发展方面的某些影响略略一提。结论写得 象是一篇论文,参考书目和脚注这整套配备,都一并付之阙如。
  有人常常怀疑是否 1914 年去今还不太远,不足以作为这篇叙事的一个适 当的截止点。就某种情态而言,1914 年不用说似乎是去今已远了;但是这种 情态,我认为要末是诗人的情态——如果一位经济学著述家可以把自己同这 样崇高的事物联系起来的话——要末更常常是日复一日生活下去的那种常人 自我的情态,满心认为问题和形势日新月异,而实则不然。在“von dreitausendJahrensich weissRechenschaftzugeben”〔从三千本身得知所 提供的解释〕的历史自我看来,战争年月是非常之近的,而且其重要性更是 嗣后任何一段年月所望尘莫及的。同时对于一个历史匠人来说,也没有任何 一段年月是如此方便的。何况,在英国经济史上——不论在德国或俄国经济 史上如何——这段年月,除发展的加速之外,简直没有带来什么新的事物。 原会期待于此后一、两代发生的变革,在十年之内出现了。在某些技术领域 内,发明和对新环境的适应,所意味的并不是利害得失,而是生死存亡:因 而加速其实现。其存在显而易见但能否脱颖而出殊令人怀疑的种种潜在力 量,脱颖而出了。新事物原是有的,但给人的主要印象却是多少令人感到点 惊奇的连续性。所以 1914 年这个年份和这篇结论的一般结构一直保留未动。 由于题材各个不同部分的重要性的变化以及或多或少的流动性,所以章 节目次的安排有几个地方和中卷所采取的办法有所不同。这种办法如果不能 自行解释清楚和证明是不无道理的话,那么在一篇序里也就无词予以辩解 了;但是不妨提一句,在 1886 年和 1894 年之间,英国的史实并没有足够的 变革来写出相当于上卷第一章或中卷第十章那样的一章。如果一直写到 1936 年,那就未始没有条件描绘出一幅新构成的“英国面貌”的全图,而不是在
结论中将会看到的那种东鳞西爪的片言只语了。
  关于资料方面,无须多所赘述。在这段时期,定期刊物和专业文献已经 是那样浩若烟海,以致穷毕生之力也无法尽读。我不得不满足于一份只能希 望是取舍得宜的选精拔萃。关于一般商业史,我始终主要是凭靠《经济学家 杂志》的年度《历史和评论》。其他刊物在这段时期的各个不同时日也开始 进行类似的工作;但是由于《经济学家杂志》的连续性和划一的传统,所以 对于不暇在地方性和专业性报刊中逐一查明各个行业历史的一般历史学家来 说,这个杂志便成为一个特别合宜的资料来源。至于逐一查明各个行业历史 的工作,那却是行业志作家的职司所在——我但愿不乏其人。
  最近我收到了一位前两卷的读者——我想是一位大学肄业生——的来 函,要求我在本卷里给他提供一个书目提要,并且在脚注里不要有那样多的 见前引。第二项要求我已试图予以满足,因为我认为是合理的。书目提要我 却没有编撰。就这段时期而论,关于这个问题的一份完备的书目提要,会比
  
这部书的篇幅还要长。我所随时阅读的一切书籍、报纸、论文和官方出版物
——其中很多不曾加以利用——的一个书目提要,篇幅也会是很长很长的。 凡我实际上利用了的那些,都在脚注里分别加以引证,并注明了日期。任何 人如果对于任何一章或任何一节我的资料来源的研究或批判发生兴趣,都可 以在脚注中查出。其他一些,也不难找到。既然我心目中认为一部备有脚注 的书中另附一篇正式书目提要多少有点卖弄博学、夸耀于人之嫌,那我就看 不出我苟同流俗,会对什么人有所裨益。而且我果真编撰一篇书目提要,那 我又怎样把自己的回忆,对于本卷来说也是十分有用的这一小小资料来源放 进去?关于这些回忆的参证,也可见之于脚注之中。
  对于英王学院我的同事中已故的马考莱关于建筑业方面、麦孔比博士关 于化学工业方面、斯托克代尔博士关于冶金业方面的见教,以及庇古教授在 公债方面的指教和鼓励,应致感谢之忱。对法伊先生的指教,特别是关于合 作方面的指教,伯恩先生关于钢铁方面的指教以及罗伯逊先生就他本人的早 期出版物之一所提出的告诫,同深铭感。但我对于罗伯逊先生对他的大作所 抱的那种看法,却未敢苟同。贸易部的霍布森先生在搜求资料方面的大力协 助,亚历山大·斯提文父子公司——自 1750 年以来一直从事于造船而从无间 断——的斯提文先生在格拉斯哥为我进行的调查以及我的儿子为我所撰写的 关于印刷机方面的几段文字进行的校核,都使我获益匪浅。打字工作、一篇 无可避免的索引和对文字不甚流畅的段落的一些有益的批评,也是家人分任 其劳的。
三十多年前泛泛拟订而二十多年前方始详细制定的一个计划就这样不再
止于是一个计划了。Laus Deo〔赞美上帝〕。

克拉潘 1937 年 9 月 13 日于剑桥

第四编 机器和国与国的竞争


每天早晨世人醒来的时候,总是有新机器已经 开始运转。每夜世人进晚餐的时候,它还运转 不息。
               温斯顿·丘吉尔 浪漫先生,季票持有人这样哀叹说,
他从来不跑步去赶火车,
??丝毫未被人察觉, 浪漫先生竟使九点十五分快车停了车。
               腊德亚德·吉卜林 假如我们再有一百年的和平,我们就会置英国
于死地。


1900 年一位德国实业家 致翁·斯太恩将军函


大约在这个时候他??给自由主义下了一个定 义,而这个定义原可作为现代社会主义的一个 极好的声明。

菲利普·斯诺登,论阿斯奎斯

第一章工业英国,它的 邻国和盛衰,1887—1914 年


  在维多利亚晚期及嗣后年代中,新闻记者、政客和农村经济学家时时声 言农业仍然是英国最大的行业,仿佛是试图使一般城市化的英国人相信自己 所看不清的一种情况。就某种意义而言,他们是不错的,虽则给一个行业下 定义或计量一个行业的规模的方法是如此之多,以致这类比较很难准确。诚 然,至少直到十九世纪之末,“农业”还是不列颠人口最大的一个主要社会 经济集团的标签。甚至在 1911 年,超过农业集团的也只有官方称之为从事于 “五金制造”的那个同样庞大的集团。①但是农村经济学家的说法已经变得一 年比一年更不符合事实了。当 1851 年维多利亚年方少艾的时候,不列颠约有 四分之一的成年男子是和农业有直接关联的;十岁以上的男子有六分之一是 农业劳动者。到 1881 年,后一数字已降至不及十分之一。到 1911 年,将在 二十分之一以下。那时不列颠煤矿工人将比不列颠农业劳动者更多,虽则整 个混合农业集团——包括农场主、市场园圃业者、小农场佃农,水果栽培业 者和工人在内——将仍比整个采矿采石集团大得多,不过在后者之中,工资 劳动者是那样之多,而雇主和独立劳动者却是那样非常之少。但是在全国有 业者之中,甚至在 1881 年仍然占 12%以上,在 1891 年将近 11%的整个农业 集团,到 1911 年已降至仅仅 8%。①农业集团由于在供应其余人民的食用上 未能有更多贡献而往往受到批评;并且有一些批评也是理所应得的。但如考 虑到它的规模,那么,既然它成功地生产出除小麦和食糖之外,所有各种主 要食品的相当一部分,这样的成绩也就很不差了。食品自给或近于自给的那 些国家,都拥有一个匀称得多的农业和工商业的平衡。象不列颠的这样一种 平衡——或失于平衡——在大国的纪载上是闻所未闻的。
虽然在皮尔时代或嗣后年代中,另一种商业政策——如果在政治上行得
通的话——未始不会使农业集团繁荣得多并使它的规模也更大一些;但是却 不容易看出,政策或管理上的任何变革对最终平衡会有多大影响,假使其他 条件依旧相同的话。在皮尔时代已经有生命和粮食的竞赛。他方留意及此, 就交卸下台了。尽管有世界史上无比的移民出境的机会,但是从那时起岛上 居民却变得更加稠密了。在 1886 年前夕,联合王国和不列颠的出境移民已达 到一个高峰。在五年之内(1881—1885 年)永久离开不列颠的大约有六十七 万五千人,而在过去二十七年间多半是二百二十五万人。②在 1887—1888 年, 有了另一个高峰,虽则比较低一点;经过移民出境较少的十年之后,在二十 世纪又上升到 1906—1907 年的高峰;在 1908 年有一次锐减;在 1910—1913 年终于上升到一个高水平,一连四年每年离开联合王国的人都远在二十万以 上,并且在这四年之中有两年在二十六万以上,其中大多数是不列颠人。①



① 参阅例如《工业关系综览》(《工业贸易委员会》)[Survey of Industrial Rela-tions (Committee on Industry
and Trade)],1926 年,第 416—417 页中追溯至 1881 年的那些一览表。
① 前引《工业关系综览》和《1851 年的人口调查》。“年龄和职业”(1852—1853 年,第 88 卷)。
② 关于迁徙数字的不可靠,参阅中卷,第 299 页和《综览》,第 65 页及以下的论述。几乎所有统计数字都 是联合王国的而不是不列颠的,这一事实更增加了不可靠性。
① “在联合王国和欧洲以外国家之间的运输上,英籍旅客出境超过入境之数”是:1910 年,二十三万三千 七百零九人;1911 年,二十六万一千八百零九人;1912 年,二十六万八千四百八十五人;1913 年,二十

但在 1881 年已经是二千九百七十万九千的不列颠人口,到 1901 年增长到了 三千七百万,到 1911 年已达四千零八十三万。支配社会经济史达一世纪以上 的出生率高和死亡率相对低的那种配合所起的作用是如此强而有力。死亡率 渐渐变得绝对低了。到 1911—1914 年已逐渐降至人口的千分之十四②。自七 十年代以来,出生率虽一直是缓慢地、平稳地下降,但是 1913 年仍在千分之 二十四以上。以这样一种人口的增长,纵使田间人口能增加一倍,不用几年 的工夫,街道、矿山、工厂和写字间的人群就会照样稠密起来;何况最热心 的土地改革家也没有设想到田间人口的加倍是可能的。现在没有一个人赞成 罗伯特·欧文的那个用锄头耕地的计划了。
在维多利亚六十周年纪念的那一年,她所君临的这个人满为患的工业国
——为了供应自己的需要和增加自己的对外投资——多半以自己所生产的每 一种东西的大约 20%或 25%(按价值计)运往海外。二十年后,在 1907 年 第一次审慎地进行这样一种计算的时候,联合王国产品和制造品的出口在装 运口岸计值所有各种货物的全国产量在各该产地——在田庄、矿山和工厂; 在不列颠和爱尔兰——的大约 30%。③在当中这段期间,英国贸易的性质并 没有任何根本变化;但是国际贸易和对外投资非常活跃的 1907 年这一年的出 口却异常之高。在 1887 年总值二亿二千一百万镑的出口货之中,包括有少量 未加工的农产品,主要是爱尔兰的,连同一些英格兰羊毛;价值几百万镑的 未制金属——生铁、未制钢、生铅、铜锭、未制锡;价值一千万镑的煤炭; 二千二百万镑的钢铁制造品,其中包括刀具和铁器,但不包括机器在内;价 值一千一百万镑的机器;价值二千八百五十万镑的毛纱和毛织品连同成衣; 以及价值七千一百万镑或占整个出口贸易三分之一的棉纱和棉织品。约值七 千万镑的其余部分则是由各式各样的制造品和半制造品构成的。幸而这一部 分杂色品种与日俱增,虽则不如原可希望的那样迅速;因为有眼光的人早已 看清,一直是维多利亚时代之特征的那种对棉货出口的过分依存是有它的危 险性的。①英国怕很难象它那样以棉纺织机装备世界各国,而还能长此以棉织 品供应它们。
英国产品和制造品的出口是和 1887 年价值五千九百万镑的外国商品和
殖民地商品的巨大复出口贸易这种集散贸易相联系的。这个商品表也是品类 繁多,令人眼花缭乱的,凡是地面上的奇异商品,自独角鲸的牙齿以至于云 实属,无一不出入于伦敦货栈;但以生毛和原棉为主要项目——其中又以羊 毛最为重要——而以咖啡、茶和后来的橡胶为主要辅助项目。尽管批发价格 几乎不断猛跌,但是复出口贸易的价值在 1887 年还是比 1877 年大一些,在
象 1882 年和 1888 年这样贸易活跃的年份,则大得多——这是以英国海外经 济力量为基础的复出口贸易的活力几乎未受损害的一个明证。如果有一个品 目开始从复出口表上消失,照例就有另一个品目来取代:在这个时期,橡胶 正这样取代着蓝靛。
英国不但是货物——无论栽培的、采掘的、制造的或存栈的——的债权



四万一千九百九十七人。参阅《工业关系综览》,第 66 页。
② 1901—1910 年平均为十五点五,1913 年为十四点零。
③ 《联合王国第一次生产普查最后报告书》(Final Repori Of the First Cen- sus of Production of the U.K.)(1907
年),1912 年,敕令第 6320 号,第 25 页。
① 参阅中卷,第 295 页。

人,而且正如长久以来的情形那样,是它的船舶、它的银行、它的保险公司 和它的商人的各种劳务的债权人,尤其是它的船舶劳务的债权人,因为它拥 有世界远洋船舶吨位的大约三分之一和世界远洋轮船吨位的将近八分之五。 居于这样地位的一个国家,对于整个世界的经济气候都是敏感的。任何 地方的一点轻微动荡在伦敦商业区的精密的金融纪录器上都表现出来。较大 的动荡,如同印度方面季候风的失时或美国方面税则的某种激剧变革所会引 起的那样——在八十年代这两个国家共同吸取英国出口货的四分之一以上—
—则会给整个工业区带来困难。邻国之间的战争会带来怎样的困难和怎样的 繁荣,在 1861—1865 年和 1871—1873 年已经昭昭在人耳目了。这类无法控 制的意外事故会加剧经济活动的起伏,加剧繁荣和萧条的交替,对于这一切, 这个国家已经习以为常,至于它们的原因,经济学家虽已有所论证,但迄今 还不很深入。但是他们至少已经提示出可能是事实的东西,即:它们的最普 遍的原因——或者应该说是前提?——一直是季节的变迁以及对投资、贸易 和工业的群众心理方面的信心、过度信心和气馁的规律性嬗递。②在这些可能 的事实之外,还必须加上这样一些肯定的事实:即相继以耐久、复杂和昂贵 的工厂去装备各国和重新装备一度已经装备了的各国,或者象发现黄金那类 在货币方面令人兴奋的大事,都会使这种交替加剧,或者使信心和过度信心 的阵期真正开始;而且无论信心和气馁都会是同战争有联系的。在 1887 年以 前,和美国第一次装备高潮的结束同时出现的英国方面装备和重新装备之间 的一次停顿,曾经给锅炉制造工会和铁船建造工会会员带来了一连三年(1884
—1886 年)平均 20%以上的失业。
在 1887 年以前的十三年和嗣后的九年之中,贸易的盛衰起伏,如果从货 币方面来看,已经表现为带来了 1888 年所说的“利息跌落??利润跌落”② 和从而在实业界产生沮丧情绪和缺乏创业精神的那个大规模价格下降趋势的 表层上的一些波澜。加之自八十年代以来在海外和国内市场上都感到了英国



① 中卷,第 652 页,以《商船一览表》,1902 年(敕令第 329 号),第 48—51 页为依据。
② 这并不打算作为一种商业循环的理论,关于这项理论的著作已经汗牛充栋了。在八十年代以前,穆勒(《政 治经济学原理》,第 3 编,第 12 章,第 3 节)在他的“一个商业危机现象的分析”中已经稍稍触及到规律 性的嬗递,杰文斯在 1875 年和 1878 年[《通货和财政的研究》(Investigationsin Currency and Finance), 福克斯韦耳编,1884 年版,第 194 页及以下]也曾经讨论包括约翰·穆勒先生(第 203 页)的“心理方面 的”解释在内的其他一些人的各种不同意见,并且提出了他自己的收成——日照——地点的学说。韦斯利·密 切尔在《商业循环》(Mitchell, Wesley C.,Business Cycles )中把这些以及后来一切学说(直到 1927 年 为止)分成为(甲)物理的,(乙)感情的和(丙)制度的三类。凯恩斯(《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1936 年版,第 329 页)(他的学说我不试图予以分类)认为杰文斯的学说是“研究这个问题最可取的方法”, 尤其是对他那个时代的世界来说。我不精通凯恩斯先生本人的研究方法,也不确知他认为它究竟适合于
1886—1914 年的世界到怎样的程度。
① 参阅中卷,第 188、573 页。商业循环的“装备”方面是罗伯逊,《工业波动的研究》(Robertson,D.H.,
A Study of Industrial Fluctuation)(1915 年版)一书予以阐发的。1880 年以后随着对欧洲和北半球收成的 依存性的减少,“季节性”方面的因素变得越来越不重要这一点是肯定的。参阅中卷,第 488 页,凯恩斯, 前引书,第 331 页和本卷,第 97 页。庇古,《工业波动》(Pigou,A.C.,Industrial Fluctuations)(1927 年版),第 29 页,虽然完全承认“装备”和其他因素的重要性,但是明确地论断说,“构成工业波动的直 接原因或前提的不是别的,而正是商人变化无常的期望[当然要受收成、装备、发现和战争等的影响]??”
② 艾尔弗雷德·马歇尔语,引证于中卷,第 488 页。

人向来不大习惯的外国制造品的竞争;同时关税又逐渐把一些已经门户洞开 和一些半开半闭的市场关闭起来,所以不论什么时候衰退一旦开始,就怨言 蜂起,因而在 1885—1886 年有对工商业萧条的一次正式调查。这次萧条是持 续价格下跌和造成怨言载道的工业衰退合并而成的;幸而这二十三年的价格 下跌远不是一个可怕的大衰退。可供利用的七十年代就业统计数字,肯定地 证实了反映出自 1874 年至 1879 年的一次令人沉闷的长期工业退潮的其他一 切证据,在 1879 年那个黑暗年份中,据我们所知,制造业和农业方面的失业 数字比十九世纪后半叶除 1858 年以外的任何一年都大。②但是在 1879 年以 后,却有一次明显的涨潮。在 1882 年,以当时技术行业中熟练工人的一个相 当有代表性的实例为依据的一般工会失业数字已经下降到 2.3%,锅炉制造 工工会的失业工人已不到 1%。③(这是不足为奇的:翌年有七十六万九千吨 船舶由英国船坞下水,其中大多数是铁制或钢制的。)紧接着这个新商船队 的完成和 1880—1883 年美国铁路兴建的告终而来的造船业、机械工程业和重 五金业的那次真正萧条,持续了四年之久。到 1887 年还没有云消雾散;但在 和耐久设备的制造没有多大关系的行业中,萧条却远没有如此之甚。④对于所 有各行各业来说,1886 年都是一个不大好的年头,甚至对通常工作正常的印 刷工和书籍装订工来说,亦复如此;但 1887 年大多数工会的就业状况虽然比
1871—1890 年这二十年的平均情况稍稍差一点,总还算很说得过去——非金
属行业的失业百分比只不过是三点九,而机械工程业、造船业和五金业则是 十点四。
在维多利亚女王六十周年纪念那一年,事实上的确看到了迅捷恢复的开
始,以及随之而来的批发价格下降趋势中的一个回涨微波,其幅度虽小,但 却如此广泛,以致一时看上去象是长期下降告终的一个征兆。造船业出现了 一次新的突飞猛进——1888 年的一次“大跃进”①——一举而将 1889 年锅炉 制造工的失业人数和所有重五金业的平均失业人数缩减到 2%;两年之内供 应了外国三十多万吨英国建造的新船舶;并且在 1898 年将联合王国登记的轮 船吨位提高到了五百万吨。②那两年的一般工会失业数字是二点一。令人沮丧 的年度破产纪录有了充分的下降。③联合王国产品出口价值在 1890 年比在
1885—1886 年大约高 25%;虽然这个上升的一小部分是由于价格上涨的微
波,但是从英国港口载货出口的船舶数字中可以看出其中大部分是来自真正 出口贸易量的增长。1889 年,毛纺区是日夜开工的,在煤矿上有了超过煤炭



① 在衰退时期通常都有价格下跌,但是在这些年份中,下跌的终点总是低于前次上升的起点。参阅本卷,
第 24 页的曲线图。
② 中卷,第 575 页。
③ 在《英国国内外贸易和工业状况备忘录第二集》(Second Series of Memo-randa on British and Foreign Trade
and Industrial Conditions)(1904 年,敕令第 2337 号),第 97—104 页中有关于这一时期失业问题的详尽 阐述,另在庇古,前引书中有更加确切的论述。
④ 例如在 1887 年,机械工程业、造船业和五金业工会,作为一个组别来说,失业百分比是十点四;编制了 报表的其他所有各行业,作为一个组别来说,是三点九;建筑业是八点二;印刷和书籍装订业是二点六。
① 《经济学家周刊》,《1888 年的商业史和评论》。
② 造船数字载《联合王国统计摘要》。
③ 详见《统计摘要》;另参阅图冈-巴罗诺斯基:《英国的商业危机》(Tougan- Baronowsky ,M.,Les Crises
Commerciales en Angleterre)(1913 年版),第 139 页。

供应量的需求,以致使人回想到 1872—1873 年的煤荒。④在工商业方面,资 本的需求是如此之大,以致 1890 年的头两个月英格兰银行的贴现率保持在 6
%,全年平均也将近 5%。如果不是那一年年底商业区发生风潮的话,平均 数未始不会低一些,但当时由于一个和国内外公司发起有关的大公司的轻举 妄动而导致了所谓巴林危机。①公司发起一直是以极大的规模进行的;在 1888
—1890 年这三年之间在伦敦招募的资本达四亿四千六百万镑;②巴林公司包 销大批的南美和其他证券,而在它本身债务到期之前未能脱手。既经接到巴 林公司就本身处境危险发出的警告,英格兰银行就采取措施来应付一次金融 危机。它一面在俄国购买黄金,一面从法国借入黄金;并且在取得伦敦银行 家和金融业者协会的一项私人保证之后,它承担起全部责任并加以清理,因 为巴林公司的业务——如果假以时日——原不失为健全的。结果任何保证人 都没有赔付分文。多亏处理得法,没有发生任何金融危机和任何种类的恐慌。 “全国的广大商业??都没有受到多大影响”。③英格兰银行的贴现率从未超
过 6%;虽然在 1891 年据说投资公众已经“丧失了一切信心”,④但是这次 以及从而引起的投资紧缩,是在这样一次膨胀之后原可期待的唯一结果,纵 使巴林公司没有犯过什么过失。就全国的工业而论,1891 年是一个不太坏的 年头;和 1857 年世界危机之后的 1858 年大不相同。虽然利润减缩,但就业 情况依然良好。机械工程、机车制造、桥梁建筑和造船等企业,都有很多工 作,虽则不如 1888—1889 年那样之多。脚踏车制造业尤其活跃。⑤五金业的 失业数字仅仅上升到四点一;一般数字仅仅上升到三点五。尽管出口利益集 团在 1890 年已经受到美国新税则那个空前未有之高的麦金莱税则的威胁,情 形尚且如此。不过这项税则却大大地损害了某些特殊工业,例如布莱德福的 毛丝工业;①但是溯自美国内战以来,美国关税已经是如此之高,以致英国的 对美出口按价值计很少超过 1866 年所达到的水平。在八十年代,出口丝毫没 有增长。关税税则和美国自力更生的工业化早已把英国出口商推往其他市 场。麦金莱税则只不过是再推一把而已;甚至此后五年(1891—1895 年)英 国对美出口货的平均价值也不过比前五年少二百六十万镑(即 9.4%)而已。 可以诱致美国人购买的东西总是有一些;虽则他们已不再是英国最好的主
顾。②



④ 《经济学家周刊》,《1889 年和 1890 年的商业史》。关于 1872—1873 年的情况,参阅中卷,第 388 页。
⑤ 参阅本卷,第 30 页上的曲线图。
① 《巴林危机的善后》,《经济学家周刊》,1890 年 11 月 22 日号。关于亲身的证词,参阅奥哈根:《生 活片断》(O’Hagan,H.O.,Leaves from My Life)(1929 年版),第 1 卷,第 378—381 页。另参阅本卷,
第 352 页。
② 依照《经济学家周刊》编制的年度统计数字。
③ 《经济学家周刊》,1890 年 11 月 22 日号。1891 年 5 月,伦敦商业区为英格兰银行总裁利德载耳先生举 行了一次受之无愧的盛宴。
④ 《经济学家周刊》,《1891 年的商业史》。
⑤ 《1891 年工厂主任视察报告书》(Report of the Chief Inspector of Fac-torics ,1891)(1892 年,第 20 卷),
第 30 页。
① 参阅例如《1892 年工厂主任视察报告书》(1893—1899 年,第 17 卷),第 106 页。
② 一般参阅陶西格:《美国关税史》(Taussig,F.W, Tariff History of theUnited States )(1888 年和以后 各版);腊贝诺:《美国商业政策》(Rabbeno,U.,Ame-rican Commercial Policy ) (1895 年版)。如果


虽然这个不列颠国由于它的广泛利益及其对于主要食品和原料的海外贸
易的完全依存而如此敏感,但也有弊有利。因为利益非常广泛,所以出口货 的重新调整也比较轻而易举。如果印度方面因季候风失时,致使印度的购买 力暂时削弱,那么在巴西也许会有一次咖啡的丰收,或者扬子江一带的贸易 也许会有所改善。由于在麦金莱所要排斥的货物之中很多事先已经有了逐渐 扩大和新辟的市场,因而这个政策的实施也就更加支持得住了。纵使美国表 示它有决心,并且证明它也有一部分能力,不再作为一个年轻的国家,去仰 仗一个较老的工业国来供应象铁路用金属之类的粗笨资本货和比较精细的制 造品,八十年代在印度、南美、澳洲和其他工业方面仍然幼稚的地方,仍有 很多铁路要兴筑,很多精细制造品要购买。当 1899 年五金和机械工程业这整 个集团异常活跃的时候,据满意地报告说,活跃是由于来自世界各地的订单, 而不是单单决定于美国需求的增长,象过去常见的情形那样。据说,尤其重 要的是这时南美正为英国提供“一个工作的新天地”。①
  而且,对食品和原料的海外贸易的依存也证明了国际商业的拘束力,并 不因为个人主义的自由贸易主义者曾经夸大其辞而稍损其真实性。对于某一 特定供应来源依存的程度越大,那里的生产者本身也就越可能对英国方面的 消费有很大程度的依存。美国中等高原棉生产者的需要兰开郡市场,同兰开 郡市场的需要这些生产者几乎不相上下。在供应来源多的场合下,它们的分 布和多样性已经导致了一个史所未有的价格既低廉而又稳定的局面,特别是 就食品价格而言。②在本世纪的前四分之三期间,正如在以前每一个世纪中一 样,国内收成一直是具有突出的,有时甚至是压倒一切的重要性的。经济活 动的消长虽从来不是完全由于收成丰歉,却总是和收成密切相关。因此,衰 退的紧随繁荣而来并不是商业和机械文明的一种新病症。纵使这种病症这时 有了一些新刺激,但症候并不是比以往更重,而是更轻。以一定地区的天气 和收成为转移的农业文明——自路得的谋阿布(Ruth’s Moab)起直至十九 世纪的爱尔兰或二十世纪的中国——总是不得不面对周而复始的饥荒,区域 性或全国性饥荒的风险,如果人口稠密的话,饥荒更是十九在所不免。自从
1812 年这个战争年之后,自从这个在法国战争之中,据一位当代专家这样
想,不论怎样的饥荒,不论人民怎样吃不饱的前景都存在的这唯一的一年之 后,英国就再没有面临过这种风险了。①但是在 1812 年以后的六十年间,对 于国内收成基本上的,虽则在 1846 年以后日益减少的依存,纵不意味着饥荒 的风险,也还意味着面包价格周期的、剧烈的波动。在把比维多利亚晚期大 得多的一部分收入用在面包上的一个民族之中,这种波动反过来又造成所有 其他必需品和次要奢侈品的国内需求方面的波动,并且分别同资本设备工业 方面的阵歇活动以及国际贸易路线和比重方面的变化所引起的波动,共同决 定繁荣与萧条的嬗递。八十年代的一次丰收可能对一个年景起锦上添花的作




把联合王国对美国的复出口一并包括在内,麦金莱税则公布以后五年来价值的跌落只不过是 4.9%。
① 《经济学家周刊》,《1889 年的商业史》。
② 关于食品价格的稳定,参阅胡克: 《1890—1910 年国内外价格的趋势》(Hook-er,R.H.“The Course of
Prices at Home and Abroad,1890—1910”)《统计学报》1911—1912 年。
① 利物浦粮商约瑟夫·桑达斯语,转引于屠克:《价格史》,第 1 卷,第 327 页注。

用——一如 1889 年的情形②——但是对于繁荣的任何真正衡量都不是至关重 要的,一如五十年前,甚至三十年前曾经有过的情形那样。
  现在小麦终年不断地输入国内:收成前和收成后的价格已经不再有什么 显著差别。供应品在各原产国已经更加有系统地、更加成功地贮藏起来。铁 船或钢船可以散舱装运小麦,而且不致犯潮:木船则一直是以多半潮湿的船 舱载运袋装小麦。在北半球温带青黄不接的时候,现在有南半球的收获物可 供利用。早在 1884 年,已有年度供应品的十分之一来自南方——来自澳洲, 来自智利;还有很少一点来自阿根廷共和国。二十年后,这时已完全为阿根 廷所左右的南半球输入了将近三分之一;在 1908 年输入了几乎五分之二的最 高额。任何一个国家,几乎可以说任何一个大陆上的歉收,可以有把握地由 其他各地的丰收来扯平。1887 年和后来小麦多次占英国进口半数以上的美国
①在 1904—1905 年突然不得不大量削减它的货运时,阿根廷、印度和澳洲已 经能够比例地增加它们的货运而有余了。因此伦敦四磅重面包的价格非但没 有上升,象二十年前设使美国的小麦供应遭到同样突然的限制肯定会发生的 情形那样,反而从 1903 年水平下降了一点,而且是在一般价格上涨的当口。
在 1884 年以后,前三十年一直起伏于六点八便士和十点八便士之间的面包价 格,始终没有高过六点三便士或低于五便士。在 1891 年以后计算伦敦的一般 零售食品价格指数时,它的波动几乎恰恰保持在同一百分比限度以内;因为 在这个自由进口的工业国中,那些有助于使小麦和面包价格稳定的各种力量 正起着使其他大多数食品价格保持同样稳定的作用。
设使能有和平,或者只有几次不比那些年的殖民战争对帝国核心有更大
妨害的战争,维多利亚后期和爱德华时代的英国社会是异常稳定的,而不论 去怎样设想。它的经济变动仅仅触及到事物的边缘。甚至它的出口工业,撇 开棉织品这个了不起的例外和一些次要的例外不论,产量的三分之二至四分 之三是在国内销售的,只有下余之数才易于受到税则和其他无法控制的外界 坏境的损害。固然在国内市场上也有外国制造品的竞争,但只要这种竞争是 新出现的,那就还不大,几乎和 1884—1886 年所谈论的差不多。进口制造品 仍不外是丝绸、细毛织品和玻璃;手套和玩具以及表和乐器,这些都是自从 英国首先转向自由贸易以来按不同的速度源源进口的。在 1888 年,“未制和 已制的”铁和钢的进口不到相应出口的十分之一;虽然在 1887 年的商标条例
(维多利亚,第 50 年和第 51 年,第 28 章)限令所有外国货必须标明原产国
时,公众发现“德国制”是如何之多和如何之精良而为之大惊,其实这些东 西的总值并不大。其中很多是没有直接竞争性的,因为就其规格而言都是英 国所不制造的,虽则本国评论家们要它学制;所有这些都是对英国某些使用 人合用的,而最遭非议的,如廉价钢,却往往是最合用的。这些货物的输入 迄今还肯定没有损害英国生产力量和生产组织的危险。果真它们刺痛了英国 生产者,那也无妨:因为他们往往是感觉迟钝的。{ewc
MVIMAGE,MVIMAGE, !13602424_0024_1.bmp}




② 《经济学家周刊》,《1889 年的商业史》。
① 参阅中卷,第 283—284 页。
① 关于本段和类似各段中以年度《贸易报告》(Trade Returns)和《统计摘要》为依据的叙述,其出处没 有详加列举的必要。有关于进口货性质的论述是著者的看法。

  当 1888—1890 年的工业和投资活动在 1891 年停滞下来的时候,价格下 跌已在预料之中。在 1892 年,价格下跌出现了,如表列的情形那样。煤、铁 和钢自然灵敏地随着轨条、桥梁和船舶制造的停顿而下跌,并且跌势很猛。②
在 1890 年每吨可售四十七先令八便士的克利夫兰生铁在 1893 年仅售三十四 先令六便士。在同一期间,重钢轨自五镑九先令一便士跌至三镑十五先令十 一便士。棉织品和其他消费品的下跌,正如在这种环境中常有的情形那样, 却少得多,但仍然是看得出的。与其说是由于商情活跃毋宁说是由于法俄两 国的歉收(因为商情活跃并不太影响消费)而自 1889 年的二十九先令九便士 推升到 1891 年的三十七先令的小麦价格,在 1894 年又重新开始跌向二十二 先令十便士这个十九世纪的绝对最低点。其他粮食和豆类也随之下跌。1894 年,大豆和豌豆已降到最低点,1895 年大麦和燕麦也降到了最低点,而当时 小麦只不过上升了几个便士。至于其他几种基本商品——例如煤和钢锭—— 最低点是在 1896 年终于证明是按指数计算的总批发价格最低的这一年达到 的。①当时批发价格约低于 1887 年水平 10%,低于 1889—1891 年水平几乎
15%。
  种种特殊力量曾经在世界各地起着压低价格的作用——诸如紧接着八十 年代后期密西西比大草原铁路的另一次延展而来的美国小麦产区的不断扩 大,阿根廷大草原上的同样的扩大,以及俄罗斯黑壤土地上的同样的扩大等。 过度的发展和价格的低落使这些年轻国家陷于紊乱,从而使价格更加低落。
在 1890—1891 年,政治和经济的动荡导致阿根廷政府不能履行债务,以及除
一家之外该国所有银行的一齐倒闭。②1891—1893 年,澳洲发生了终于酿成 银行危机的一次萧条;1893 年美国有一家铁路的破产和一次华尔街的危机。 银价随同其他价格下跌,但远超过其他价格;使用白银的东方,虽然本身的 调整落后于形势,却一直能在出售自己的物产时接受按金计的非常之低的价 格,而又一直是按金计价的货物的一个可怜的买主。当 1893 年白银降至三十 六又十六分之五便士这个似乎低至荒谬程度的数字(1884 年曾经是五十又二 分之一便士,1872 年六十又十六分之五便士)③时,按银收税但有很多债务 必须以黄金履行的印度政府,拒绝再为私人铸造银币,从而开始了管理卢比 的现代史。④这项措施虽则最后会有裨于英国的价格,但就目前而论,印度政 府改善它在伦敦的黄金储备的愿望,却无异是对这种时髦金属的进一步需 求,因而这类试验的开端很少是对商业有利的。1893—1894 年美国拖延不决 的关税和通货斗争则更加不会有利。其反作用是如此之大,以致美国对英国




② 本节所引证的具体价格录自贸易部《批发和零售价格报表》(The Board ofTrade,Return of Wholesale and
Retail Prices ) , 1903 年,第 321 号。
① 准确地说——照这里所用的指数计算。指数的组成或基础不同,所得出的结果也会稍有不同。参阅《价 格报表》附录Ⅱ,方丹先生的“《指数结构备忘录》(Mr.Fountain’s Memorandum on the Construction of Index Numbers)和本卷,第 31 页注②。
② 伦敦——拉普拉塔河银行:参阅霍布森:《资本的输出》(Hobson,C.K., TheExport of Capital)(1914
年版),第 149 页。
③ 参阅中卷,第 431 页。
④ 凯恩斯:《印度的通货和财政》(Keynes ,J.M.,Indian Currency and Finan— ce)(1913 年版),第 7
页并散见各页。

羊毛和毛织品的需求几乎完全停止达六个月之久。①
  虽然价格下跌的广义特殊原因——正如在小麦的场合下——以及同贸易 的通常波动相联系的狭义特殊原因足可作为极大部分价格下跌的说明,但是 如果不是世界上最重要通货的黄金基础二十年来所感到的压力继续不变,下 跌也未必会如此之剧。诚然这正是当代的一致看法。②很多思想家和公职人员 都把恢复复本位制看作是一条出路③——收回白银以弥补黄金的差额,规定这 两种金属间的比率以改善东西方的金融关系。另一些思想家解释了各国政府 很少采用的一种更加精细的解决方法的优点。④在美国,以开采白银的西部为 基础的一个白银党已经在政治上变得很强大。不久它的领袖就要以他反对“把 人类钉在一个金十字架上”的大声疾呼的抗议去煽动素无定见的美国选民团 体了。⑤
  在这期间,更多黄金的源源而来已使求助于白银之举成为多余;但起初 这是不明显的。继六十年代后期和七十年代期间北德兰士瓦黄金发现之后的 金伯利钻石矿的发现,已使勘查家充斥于南非。①1882 年在巴尔伯顿附近已 开始在天然石英中开采黄金。猎人们谈出远方的所罗门王矿山的种种故事。
1884 年有两个勘探家已经找到了威特沃特斯农场附近的金砂矿脉——金砂 丘陵。“似乎毫无疑问”,1886 年 9 月——对取自金砂丘陵的第一批样品在 金伯利刚刚作过化验之后——一位金融记者这样写道,“在南非已经发现了 生产潜力相当大的金矿”。②他警告投资人不要卤莽从事,强调非洲金砂矿脉 的无足轻重,而且获利肯定很慢。新法采金是工程师——而不是资本家—— 的事情;所以不能不逐渐发展。但是这两类人都有着手其事的准备。1889 年, 工程师的需求已经在非洲创造了一个使伺机而动的贸易商欢欣鼓舞的“工作 的新天地”。③那一年金砂丘陵生产了价值一百三十万镑的黄金。
到 1893 年,产量已上升到五百二十万镑,这种比较缓慢的进展充分证明
了七年前所发出的警告是有道理的。但是尽管得到警告,1889 年伦敦方面还 是有“猖獗的投机”;1892 年在如今叫做卡非尔竞技场的“那一部分证券交




① 《经济学家周刊》,《1893 年的商业史》。
② 在统计学会上对 1911 年胡克的论文(《统计学报》,1911—1912 年)的讨论,说明了几年之后意见的 种种不同。在发言中最贬低黄金的重要性的是凯恩斯:他说黄金不过是决定价格的“至少”四、五种重要 因素中的一种而已。
③ 在经济思想家之中有福克斯韦耳教授;在公职人员之中有巴耳弗。最不偏不倚的当代讨论是达尔文的《复 本位制》(Darwin,L.,Bimetallism)(1897 年版)。
④ 参阅马歇尔在 1887—1888 年黄金和白银调查委员会上提出的所谓合本位制(他所谓的真正复本位制),
即以金条和银条为共同基础的一种通货的那项主张。马歇尔:《官方文件集》(Marshall,A.,Official Papers)
(1926 年版),第 29 页。
⑤ 布莱恩于 1896 年。
① 参阅《剑桥英国经济史》,第 8 卷,“南非”(1936 年版),第 451、781 页。当 1872 年金伯利矿在杜 托伊特斯盘和其他矿山附近迅速发达起来的时候,来登伯赫矿场的采掘工已在千人以上。柯尔:《世界的 金矿》(Curle,J.H.,The Goldmines of theWorld)(1902 年第 2 版)是一个看到过几乎所有这些矿山的人 撰写的,对于十九世纪后期非常有用。
② 《经济学家周刊》,1886 年 9 月 25 日号。
③ 参阅本卷,第 21 页。

易所”中也有几乎同等的骚动。④这是自然的,虽则是不智的。自 1890 年以 来可靠投资的利率不断下降。“盲目资本”却要求 2.5%至 3%以上的利率。
1892 年,英格兰银行维持 2%的贴现率为时之久是自从死气沉沉的 1879 年那 一年以来向所未有的。1893 年,海外风潮导致了几次高达 4%以至 5%的短 期应变贴现率;但此后却开始了迄今所知道的最长一段一连保持 2%的时 期,自 1894 年下半年直到 1896 年——批发价格降至最低点的那一年——的 下半年。①
  在 1894—1896 年有一个农业萧条皇家调查委员会正在举行会议,这是非 常及时的。他们要求专家们替他们预测价格的前景。1894 年 4 月 20 日,罗 伯特·吉芬爵士暗示说,我们“多半马上会看到回涨”。他是就黄金的情况 立论的;黄金的产量已有增加,而且不止金砂丘陵一地;并且“对黄金的特 殊需求”,象七十年代德国从银本位改为金本位时的那种通货需求,“业已 停止”。②6 月 14 日,福克斯韦耳教授,虽附有保留条件,却“大体上”倾 向于预测价格的进一步下跌,除非是采用复本位制。他说他曾请教过“最优 秀的岩石学家”,而他并看不出“有任何理由要担心”来自南非的黄金会有 “非常大量的供应”。③翌年,在讨论黄金供应增加的影响时,《经济学家周 刊》指出黄金供应对于十九世纪中叶价格上涨的影响远不如起初所预料之 甚,并且举出种种理由、种种充分的理由来说明何以认为新黄金的任何影响 多半会是更加渐进,更加轻微的。虽然法国已经没有它在五十年代和六十年 代所表现的那种把黄金吸收到通货中去的能力,但是笔者补充说,美国却能 大量吸收,同时奥地利和俄国正准备采用金本位,从而也会占用去一部分剩 余。①
{ewc MVIMAGE,MVIMAGE, !13602424_0030_1.bmp}
{ewc MVIMAGE,MVIMAGE, !13602424_0030_2.bmp}
  在 1894 年春季,吉芬的预测是一个大胆的预测;但是在此后几年中却证 明他是不错的,纵使是不期而然的;《经济学家周刊》的预见亦复如此。回 涨开始了,但非常轻微。在 1896 年后期,一直积累着黄金的英格兰银行在 2
%水平的卧榻上沉睡了两年半之后,觉醒了。①不管“最优秀的岩石学家”怎



④ 《经济学家周刊》,1892 年 11 月 12 日号。
① 英格兰银行贴现率的水平和变化往往是意义深远的,虽则它们并不能控制市场贴现率,甚至不能表明英 格兰银行本身所索取的贴现率。自 1878 年以来,它已公开承认“在给老顾客提出的信用好的票据进行贴现 时”,不拘泥于它本身的贴现率。在 1894—1896 年,它的 2%是“完全无效的”〔塞耶斯:《英格兰银行 的经营》(Sayers,R.S.,Bank of England Operations), 1936 年版,第 11 页〕。“贴现率往往一连很久 都不过是一个空符号而已”,哈特利·威瑟斯:《英格兰银行制度》(Hartley Withers,The Eng- lish Banking System)(美国货币调查委员会),1910 年,第 19 页。伦敦可靠的三月期票据平均市场贴现率是:1894 年,一点一八;1895 年,零点九六; 1896 年,一点五六。在活跃的年份,英格兰银行贴现率和市场贴现 率比较接近,例如在 1907 年,英格兰银行贴现率平均为四点九二,市场贴现率为四点四九。威廉斯:《贴 现率和整理公债的价格》(Williams,T.T.,“The Rate of Discount and the Price of Consols”),《统计学报》,
1912 年。
② 《农业萧条皇家调查委员会第一次报告书》,1894 年(第 6 卷),询问案第 18,173 号及以下。
③ 询问案第 23,668,23,678 号。
① 《经济学家周刊》,1895 年 9 月 28 日号。
① 在其他欧洲银行和国库中也积累着黄金;但是大多数这类的积累是不生产的,所以都有助于延缓而不是

样说,到 1898 年,金砂丘陵每年生产着价值一千五百万镑的黄金;到 1899 年德兰士瓦已卷入战争而南非大草原已牧草丛生的时候,价格的趋势显然在 转变之中。②由金矿方面推动起来的力量究竟在怎样的程度上造成了这种转 变,是一个微妙的,也许无法解决的问题。来自银行货币方面的影响以及帮 同规定通货数量和流通率的那些心理变化的影响,原不难引起迄今所出现的
5%至 10%的上升。只是在五金和建筑材料方面有真正显著的上涨,正如自 从大规模的价格下跌以来曾经几次出现的那样一种上涨。其所以如此,作为 一种工业的黄金采掘业的不断扩张,无疑是原因之一。而黄金到埠的日子, 合理也罢,不合理也罢,总归是商业日历上的光明点。但是作为银行库存或 铸币而起作用的现有黄金究竟在怎样的程度上是 1899 年以前价格上涨的原 因,则更加不能肯定得多。最急剧的上涨却出现在 1899—1900 年之间战争象 照例的情形那样驱使物价上涨并阻碍黄金从南非各矿山内流的时候。
  但是在那个时候,南非黄金的内流尽可停止而世界仍有足够的黄金可 用。1898 年约翰内斯堡的一千五百万镑比那一年有纪录可查的新供应量的四 分之一多不了多少。自 1890 年以来美国的产量增加了一倍(自六百七十五万 镑增加到一千三百三十万镑):科罗拉多州克里普峡谷各矿活跃非凡,此外 还另有很多。①十年之后,当克朗代克河金砂采掘业已经由盛而衰的时候,美 国的产量仍然扶摇直上。九十年代澳洲曾有一次复兴——采矿业而不是采掘 业——从而使得库尔加迪和卡耳古利这些地名在英国几乎象本迪戈和巴拉腊 特一度那样家喻户晓了;直到 1903 年,澳洲的这项新产量仍继涨增高。所以 甚至在德兰士瓦被战争封锁之后,全世界在 1900 年所开采的黄金仍比 1897 年为多。当 1903—1904 年采掘工作在德兰士瓦重新开始时,产量上升很快,
在 1908 年已达到三千万镑,而这个数字仍不过是那一年世界巨大产量的三分
之一左右。现有黄金存量仅在那一年增加的就有 1801 年和 1847 年之间增加 之数的三分之二以上。1891—1908 年这十八年所增加的和 1848—1890 年这 四十三年增加之数不相上下,就现在所知道的来说,约为 1848 年以前三个世 纪的两倍之多。
向来照例的而且不失为正确的论证是:世界黄金存量既如此之大,又如
此之经久耐用,所以任何短时期的增加对广大群众购买力的影响只能是微乎 其微的。这种论证不再有效了。在九十年代后期和 1914 年之间价格既然随着 一个缓慢而有力的水平的高涨而上升,而在这个高涨水平表层上短期繁荣与 萧条的交互更替既然无异于早先水平下降时表层上所显现的那样一些波澜, 所以毫无疑问,新黄金的比重正在逐渐压低广大群众的购买力;虽则许多其 他的重要力量对价格水平也起着拖扯作用。②九十年代中叶那些认为黄金的作



刺激价格的上升。
② 最著名的价格指数,即以 1867—1877 年平均价格为基准(一○○)的索尔贝克的指数是:1896 年,六 一;1899 年,六八。第十二页的曲线图上所用的以 1900 年价格为基准的贸易部旧指数是:1896 年,八八 点二;1899 年,九二点二。《经济学家周刊》的指数是以 1898 年作为基础,所以只能看到 1900 年的上升。
① 数字取自《国家科学大词典》(H.W.B. der Staatswissenschaften),第 5 卷(1910 年版),累克西斯(Lexis,
W.)撰,“黄金和金币”条。另参阅美国造币厂厂长的年度报告书,扼述于《工业调查委员会最后报告书》
(Final Report of the IndustrialCommission)(1902 年),第 18 页及以下。
② 一般参阅莱顿:《价格研究导论》 (Layton,W.T.,An Introduction to theStudy of Prices )和庇古:《工 业的波动》(Pigou,A.C.,Industrial Fluctuations),第 95 页;在那里着重指出了黄金产量变动的影响之

用会是非常迟缓的人结果是正确的,虽则他们不曾料到压力有如此之大。这 种压力因为所有国家都热衷于参加黄金使用国集团而有所减轻。①随着价格的 上涨,复本位制被遗忘了,而在开采金银的美国却最迟,也最不彻底,正如 原可预料的那样。直到 1893 年为止,在白银党的劝谏下,联邦政府一直遵照 所负义务,先行收购和鼓铸大量白银,继而则加以收购和貯藏。1893 年由于 薛尔曼收购白银法的废止而导致了一场最后的大规模斗争。白银失势了;但 黄金的胜利则直到按黄金计算的价格开始上升时止,都是不稳固的。继而美 国以 1900 年 3 月 14 日的一项条例首次无保留地宣布黄金为唯一的本位货 币。
  在欧洲,自七十年代早期以来,德国、荷兰和斯堪的纳维亚各国就已经 奠定在黄金基础上;自 1878 年以来,法国、瑞士和比利时等比较富有的法郎 使用国,事实上也已经奠定在黄金上面。现在所有各国都欢喜补充它们的黄 金储存。在 1907—1908 年,法兰西银行所存黄金(一亿二千万镑左右)约为 二十年前的一倍。在十九世纪后期货币经常贬值的意大利和西班牙,这两个 与法国为邻的比较贫穷的拉丁国家也利用它们的机会设法回到真正的金本 位。意大利汇兑在 1900 年以后第一次同巴黎和伦敦的黄金牌价相接近。仅仅 在九十年代才终于改为金本位制的奥地利和俄国变成了黄金的大积累国。②
到 1908 年,当英格兰银行以不到四千万镑的黄金储备经营业务时,奥匈银行
照例有五千万镑,俄帝国银行有将近一亿镑,而在国外持有的法郎和英镑结 余——潜在的黄金——还不计算在内。①
日本为完成它的西式经济装备,在 1897 年采用黄金作为本位币。在印
度,自从铸造厂拒绝鼓铸白银以来,卢比已经同金镑联系起来,1899 年并将 金镑定为法币。②印度按照特殊的比率吸取金镑和金条。在 1931 年以前,从 来没有任何数量的金镑和金条外流:黄金或供作首饰之用;据说有时还供作 医药之用,或只是贮藏起来。在最后几年中,即自 1906 年至 1914 年,印度 正以每年一千五百万镑,或德兰士瓦整个年产量的半数这样一个比率埋藏着 黄金。③
在 1897 年和 1907 年之间,甚至墨西哥、阿根廷和其他产银的美洲各共
和国也逐渐改为金本位制。它们的需求是有效的,虽则它们的金本位制并不 一定稳固。最后只剩下少数几个没有改变的国家同中国一道作为银本位国家 了。当 1895 年吉芬声言“对黄金的特殊需求已经停止”④时,他不曾料到转 向金本位方面如此之速。如果疾速过渡到金本位的国家不是那样多,他所预 料的价格上涨多半会早就十足地实现了。由于全世界每年黄金增加量大部分



小。
① 参阅政治家兼经济学家皮尔逊:《经济学原理》(Pierson,N.G.,Principles ofEconomics )(1903 年版),
第 1 卷,第 403 页及以下,《主要的货币制度》中所作的那篇简洁的当代叙述;杜威:《美国财政史》(Dewey ,
D.R.,The Financial History of theUnited States )(1903 年版);和中卷,第 429—430 页。
② 1892 年奥地利在原则上采用了金本位,1900 年则更加明确地予以采用。有大量的金铸币,但是流通不多。 俄国决定性的法律是 1897 和 1899 年的法律。累克西斯条,见前引《国家科学大词典》。
① 现在中央银行的数字是在《经济学家周刊》、《统计学报》和《太晤士报》上定期公布的。
② 按照一先令四便士一卢比的比例。
③ 凯恩斯:《印度的通货和财政》,第 76 页。
④ 本卷,第 29 页。

被吸收进它们的通货和银行储备之中,被吸收进战费和印度窖藏之中,所以 价格上涨方能保持适度。价格疾速直线上升的社会作用照例是如此令人不 安,以致这类吸收只是有百利而无一弊的。
  在 1870 年仍然是世界上唯一毫不动摇的金本位国家的英国,在二十世纪 就这样厕身于效法者之林了。除中国以外的所有巨额汇兑以及许多小额汇兑 都奠定在黄金基础上了。很多不使用或不完全使用黄金的国家也未始不情愿 从大多数之例。伦敦这个最大最自由的黄金市场,同它所有邻国的货币关系 都是毫无干碍的。人人都知道一笔相当数目的外汇所能上下波动的那个狭窄 幅度。如果国际商品贸易不是象三十年前那样自由,国际投资和国际金融会 更自由得多,更通畅得多。
  二十世纪的英国在对外投资方面也许是有所过当了。果真如此,倒也不 足为奇;因为在新镀上了一层黄金,而这层黄金看上去又是那样坚实、那样 耐久的这个世界中,投资原是可以运行得非常通畅的。自 1907 年至 1914 年 无论国内或国外投资之所以终于非常活跃,无疑部分是因为到那时价格的上 涨已经成为人们尽知是可指望的事情。指望价格在一项经营结束时比承担其 开办费时高一些的心理,始终是一个刺激因素。到 1914 年,人们可以回顾过 去的十八个年头,在那十八年之中,在任何一段贸易特别活跃的时期之末, 价格都从未降到象它开始时那样之低。在南非战争的后几个阶段和战争刚刚 结束之后,曾经有过一段尾声。直到 1906 年还没有超过 1900 年的价格水平;
1901—1905 年那段波谷虽长,但深度不大。它的最低点远在 1894—1898 年
那段波谷的最低点以上。战争一直是地方性的,在世界或英国经济上都不曾 留下深刻痕迹。美国和加拿大则完全得免于战后价格波谷的影响;①而只要美 国欣欣向荣,英国就不大会是十分暗淡的。
何况,这次价格上涨虽然持久,却始终没有疾速到不健康的程度,始终
没有迅速到足以使那些因价格上涨而获利的人冲昏头脑,或者使那些受损失 的人完全忍受不住。受害的人自然是有的,有些人的收入就无法按照生活费 的微微上涨而得到调整,或不容易得到调整;但是上涨是那样的温和,以致 要经过一段长时期方能察觉,特别是在食品价格方面。
在这十八年断续但持久的上升之前有九年的工夫,价格在 1888—1891
年那次从长期观点看只是虚假的上升之后,陡然降到甚至比 1886—1887 年更 低的水平。英国的对外商业史以至于大部分国内社会史,正是在这个价格大 跌的最后几年和一连十八年上升的背景衬托之下,才可以看得最清楚。这个 背景的重要性不应予以夸大。不论它的色调如何,或明或暗都是在前景上变 化的。当价格下跌时,有些人发财致富了,很多人生活好转了。但是横财多 半是在跌风暂时间断期间发来的;当跌风卷土重来时,美好的生活会很容易 地部分为更多的失业所抵销。单单价格降低并不意味着失业,但是走向更低 水平的过渡却往往如此。在这个场合下,逐渐降低时并不比降到头时更好一 些。当 1896 年价格达于最低点时,就业情况良好;在逐渐向最低点下降时, 情况却一直很糟。①
物价暂时上升也有其阴影,而且往往很浓,正如物价暂时下跌有其往往 很明亮的部分一样;但这十八年整个说来却比前九年,实则比前二十三年都



① 参阅前引《统计学报》,1911—1912 年,胡文的论文,和本卷第 24 页的曲线图。
① 参阅本卷,第 44 页的曲线图。

更光明些。换个比喻来说,国家的脉搏在工业、商业以至在被忽视的农业方 面,都跳得更有力些,间歇也更少一些。这里没有从营养不良到健壮的变化。 在统计上所可看到的不过是百分数上很小的变动,轻微的加速度和缓慢的上 升曲线而已。然而脉搏上很轻微的变化也会改变病人的外貌;1896—1914 年 的英国,虽然还很容易周而复始地陷于悲观主义和不满,却比它过去的自己 更有信心,更富于冒险精神。如果它也多少更好斗一些,那也是强有力的脉 搏的一个理所当然的伴生物。
  1890 年这一年尽管有巴林危机,年景却并不坏。就业情况依然一般良 好。象米德兰工厂制鞋业之类的一些年轻的、成长中的行业,则特别活跃。① 一些老的、稳定的行业未始不会和利茲的呢绒工业一样地承认它们“没有什 么抱怨的理由”。②(这是出自约克郡方面的一个意义深长的承认。)在钢铁 方面,虽则产量是令人满意的,价格和利润却被说成是令人失望;但是在工 程业的很多部门中,据说这一年是 1873 年以来最繁荣的一年。这是不足为奇 的。英国和爱尔兰产品和制造品的出口价值从来没有这样大(二亿六千三百 五十万镑),尽管价格已经下跌。世界各国的进行装备总是给工程师带来业 务。大量的海外贷款和大量的资本货出口一直是并驾齐驱的,正如通常的情 形那样。③
1886 年以后的贸易复苏事实上已经把海外投资重又放到类似于十五年
前曾经保持的那样一种地位。在 1876—1880 年这段萧条期间,英国的贸易平 衡遭到了 1847—1848 年以来第一次严重的扰乱。④为了弥补歉收,不能不有 不正常的进口:有些出口渠道已经阻塞:心灰气馁的投资者及其顾问们已不 愿再以自由放款去强行出口。在那段时期的前三年之中,平衡肯定是真正不 利的,也可能在整个五年之中都是如此。出口货的价款、劳务的报酬以及现 存对外投资的所得——据计算——已不太够抵付进口货的价格。但根据最有 利的估计,在这五年期间也没有任何净剩余可供海外投资之用。在此后五年 期间(1881—1885 年),情况有了改善。每年有大约三千万镑这样一个估计 总数可供作海外投资之用。①继而随着 1886 年那个在其他方面暗淡的年份的 来临,贸易平衡的投资剩余开始有了显著的上升。在随后的五年之中(1886
—1890 年),平均剩余大约有五千万镑,在 1890 年那个登峰造极的年份,
剩余则在八千二百万镑以上,为数之巨几乎和据说连煤矿工都喝香槟酒的
1872 年那个半神话的年份不相上下。就购买力而言,由于价格的大跌,它要 大得很多。此后有十六年没打破 1890 年的数字;前十四年(1891—1904 年), 平均剩余几乎恰恰回降到八十年代早期的三千万镑。但是其中有三年是战费



① 《1890 年工厂视察员报告书》(1890—1891 年,第 19 卷),第 13 页。
② 《经济学家周刊》,《1890 年的商业史》。
③ 参阅本卷第 39 页资本输出曲线图。
④ 参阅中卷,第 300—303 页。另参阅霍布森:《资本的输出》,第 219 页。佩什:《大不列颠在其他各地 的投资》(Paish,G.,“Great Britain’s…investments in otherLands”),《统计学报》,1909 年,第 465 页;
1911 年,第 167 页。
① 这些估计数是本卷第 39 页曲线图所依据的霍布森的数字。这些数字曾经在不同的点上遭到批评——例如 斯坦普:《英国的收入和财产》(Stamp ,J.C., BritishIncomes and Property),第 227、235 页和凯恩克 罗斯:《大不列颠的国内外投资》(Cairncross,A.K., Home and Foreign Investment in Great Britain)(剑 桥大学未刊行的博士论文),第 225 页都曾予以批评——但这却是唯一可供利用的一整系列的数字。

浩繁的年月,供作对外投资之用的剩余似乎为数无多。
  1891 年,对外投资缩减了三分之一以上,但是同这个平均数相比依然是 高的;因为在 1880—1890 年期间得到的刺激还没有消失尽净。出口价值稍有 下降,无疑这部分是投资减缩的一个直接结果;但是从英国各口载货结关出 口的船只却增加了。机械工程、造船和五金各业的就业情况没有显著的减退; 因为从英国造船厂下水的船舶有六十多万吨,而其中有十万吨以上是外国的 订货。虽然低于 1889 年和 189O 年的巨大产量,但情况还是不错的。象印刷 业和建筑业之类同外国市场没有多大关系或完全没有关系的行业,依然是真 正业务繁忙的;观察家所得到的对外贸易纵使暂时停滞而国内贸易却有增长 这样一种印象,似乎是正确的。②原料的价格已开始下跌;但是食品——尤其 是小麦——价格的上涨却将这种下跌作为一般价格水平中的一个因素而掩蔽 起来,或者还不止于掩蔽起来而已,食品价格的上涨给农场主带来了非常急 需的购买力的增加,而并未带给消费者以过大的压力。①“在最不利的条件下 保持了活力:虽无利可图但贸易仍比原可指望的为多”乃是从商人的角度对 那一年所下的断语。②
{ewc MVIMAGE,MVIMAGE, !13602424_0039_1.bmp} 历经踵随而来的三个艰难岁月,直到 1896 年初初露出价格上升的迹象时
止,位于国家经济生活中心的力量是非同小可的。在衰退时期工会会员的就
业数字依然保持未动。这个数字比八十年代更大的衰退时期令人满意得多。
在 1892—1895 年这四个暗淡的年份中,照例是衰退时期的主要受害者的金属 制造工,平均失业人数只占 9.6%,其中总是受打击最重的锅炉制造工和铁 船建造工不过 14.3%,而在 1884—1887 年则是 20.3%。所有其他现在有纪 录可查的工会都比这几个工会的情况还更好一些,结果,根据 1893 年和 1894 年这两个九十年代失业情况最严重年份的平均数,在编有表报的各工会中, 虽不能说有正常工作、但至少不是正式失业和领取失业救济金的会员,绝不 少于 92.3%。这个数字没有包括由于疾病、不严守时刻或缩短开工时间而造 成的失业;也没有考虑到因工业争议而损失的工时。在 1892—1893 年有重大 的争议发生,因此而直接受到影响的工资劳动者,第一年有三十五万七千人, 第二年有六十三万六千人。在 1893 年,这类争议造成了三千一百万工作日的 损失;但是甚至这项损失也不象看上去那样严重——只占所有工资劳动者可
能工作日的百分之一强而已。①
  在当时的情况下,争议几乎是不可避免的。自 1886 年以来,货币工资一 直有令人满意的、虽非显著的上升,而且生活费依然大致不变。1891 年以后 工资上升停止了。就整个工业而论,的确还略有下降。生活费同过去一样,
在 1891—1892 年稍稍高一点,在 1893—1895 年又稍稍低一点。①工资和生活



② 《经济学家周刊》,《1891 年的商业史》。
① 伦敦四磅重面包的价格只上升了不到一便士。
② 《经济学家周刊》,《1891 年的商业史》。
① 参阅韦伯:《英国工会运动史》,1902 年版,第 15 页:“一年之中由于罢工和停工而损失的工时[就
1892—1900 年的平均情况来说]??比由于我们把耶酥受难日和圣诞节视为休假日那个可赞许的习惯而损 失的工时少得多。”
① 参阅伍德:《1850 年以来的实际工资和享乐标准》(Wood,G.H.,“Real Wa-ges and the Standard of Comfort
Since 1850”),《统计学报》, 1909 年。试与本卷第 571 页的工资曲线图作一比较。

费的两相分歧虽很轻微,但是 1892 年失业数字急剧上升的偕以俱来就令人不 安了。雇主因利润下降而试图缩减工资。他们在各种不同的工业中得到了成 功。凡是按物价调节工资率的地方——正如在若干煤田上那样 ——工资是自 动缩减的。这种情况不一定引起罢工,但是却会坚定罢工者的斗志,正如 1893 年自提茲河到塞汶河的煤田上十五个星期的斗争——直至整个说来以失败告 终为止——所表明的那样。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有这种斗争,那一年与劳资 争议无关的工会失业数字平均不过是百分之七点五。
  因为国外投资的重要场所一个跟一个地暂时失去了吸引力,而有价值的 市场又相继发生问题,这就更加值得注意了。1890—1891 年阿根廷的风潮导 致了一连几年没有什么新资本到那里去冒险而已投放的资本也获利极微的局 面。②在 1892 年南非矿业股票市场的骚动之后,发生理所当然的不安,接着 则是南非投资和购货的受到节制。在美国,1893 年的通货之争,象英国方面 的罢工一样,是在一个价格步跌的市场上进行的,但不同于那些次罢工的是 没有金融恐慌偕以俱来。③这造成了美国业务六个月的阻绝,致使英国出口商 损失惨重④——自 3 月克利夫兰总统开始他的第三次任期时起至 10 月参议院 勉强通过了联邦停止收购白银的法律时止。在这六个月的中期,在 5 月和 6 月出现了金融崩溃和恐慌,这次崩溃因同年 6 月印度造币厂停止鼓铸白银而 更加不可收拾——因为白银已经触及到敏感的美国神经。到这一年年底,美 国倒闭的银行计有国立银行一百五十八家,州立银行一百七十二家,私人银 行一百七十七家。①铁路兴筑已几乎停止;在 1894 年,有将近三万九千英里 的铁路已交到监管人手里,其中包括伊利铁路、联合太平洋铁路和北太平洋 铁路。②在这些半破产的铁路中有很多英国资本,虽则在五百零七家关门的银 行中不多。
类似美国的银行危机也同样见之于澳洲。在 1886 年和 1890 年之间英国
已经有大约一亿镑资本投入这个国家。在巴林风潮之后,英国投资人畏怯不 前了。澳洲的物价不断下跌:劳资纠纷继续不已:在 1891—1892 年,土地和 金融公司以及一、两家银行,连同其中的大量英国资本都有了亏蚀。在 1893
年 1 月,银行的普遍停止支付以经营政府业务的墨尔本联邦银行首开其端。
在这一年间,除一家之外,维多利亚的所有银行都不能不重行改组。英国的 大部分流动资本都从中抽出。由于各式各样预算上都存在着赤字,澳洲对于 长期投资人简直没有吸引力了。在银行危机以前和以后,又都出现了澳洲所 特有的旱灾,危机以后比危机以前的灾情更重。在九十年代中期,尽管有旱 灾,新农业资源仍在开辟之中,而此刻澳洲既不是一个靠得住的借贷人,也 不是一个很好的买主了。③
在远方大陆已经这样变成,尤其是对建筑器材来说,无足轻重的市场的 时候,地中海沿岸的大部分地区既有金融风潮,南美又一再发生政治纠纷。



② 霍布森:《资本的输出》,第 149 页;佩希的论文,见《统计学报》, 1909 年,第 469 页。
③ 杜威:《美国财政史》,第 444 页;迈尔斯:《纽约金融市场》(Myers,M.G.,TheNew York Money MarKet )
(哥伦比亚大学,1931 年版),第 1 卷,第 414 页。
④ 本卷,第 26 页。
① 杜威,第 446 页。大多数银行又重新开张。
② 同上。
③ 《英帝国海关》(C.H.B.E.),第 7 卷,第 1 编,“澳洲”,第 369—378 页。

幸而印度尽管有通货问题,还不断地,虽则不是大量地购买建筑器材和消费 品。兰开郡棉货的使用者,包括印度在内,购买的数量还是同历来不相上下; 虽则由于原料价格下跌,它们在 1893—1894 年所支付的价款要比 1890 年少
10%至 15%。由于棉货很少降到联合王国出口货的 30%以下,更由于没有一 种英国工业象兰开郡工业那样绝对依存于海外市场,所以这种情况对国家的 经济健康是有助益的。虽然在很多贸易报告书和市场报告书中,1893 年显得 是最暗淡的一年,但是国家经济健康真正受到的损害是如何轻微,可以由—
—除其他的迹象外——差强人意的一般失业数字和建筑业相当活跃的情形表 明出来。①这个国家,正如一项颇有见地的报告书所指出的,显然是处于“精 力受到遏制的状态”中。但是在 1894—1896 年价格大跌的最后一圈正在跑着 的时候,能量的解放延滞下来了。如果不曾延滞的话,无疑这一圈会跑得更 快一些。经过前几年的震撼之后,实业界的先驱者、发起人和投资人还没有 恢复信心。通常恢复得很快的美国耽误在它的关税政策上了,所以向联合王 国进行的购买比 1878 年以来任何一年都少。渐渐成为英国建筑器材的买主的 南半球各大陆,依然处于各自不同的地方性阴霾之下;而印度又有导致它加 征一小笔财政关税的预算赤字,至于财政关税中的棉货条款,则由于兰开郡 纠缠不清和关系重大的缘故而经印度事务部予以否决。③1894 年在国内公共 投资方面有些波动,虽则在海外投资方面非常微弱。1889 年在伦敦市场上真 正要求支付的货币,而不是创设的名义资本,已不下一亿八千六百万镑。1888 年曾经是一亿三千七百万镑: 1891 年是一亿四千一百万镑。(在这些发行 额中,投入海外铁路的,1888 年有四千一百万镑,1889 年二千四百万镑。)
1891 年,催收的股款已降至 1889 年数字的一半以下,到 1893 年,已降至四
千二百万镑,甚至比 1878 年和 1879 年还低。①虽然据说 1894 年在投资人之 间有比自巴林危机以来任何时期都大的信心,但是他们的信心却不足以使英 格兰银行稳定在表明购买力的积累比购买力的冒险使用依然占先的那样长时 期的百分之二的贴现率上不动。作为这种缺乏冒险性的一个副作用,在金属 加工业中,实则在一般工业中,就业状况仅仅得到轻微的改善。在某些行业 中甚至江河日下。
在随后的五年(1895—1899 年)之中,虽然公共的资本催收显然低于 1888
—1890 年的水平,虽然资本输出微不足道,而英国产品的出口也仅仅攀升到
1890 年的水平,但工人的实际工资却有了轻微的改善,就业情况也稳步好 转,直到 1899 年失业人数在当时官方数字以其就业状况为依据的那五十万工 会会员之中平均只占 2%——在七十年代初期和 1915年之间这一系列数字中 的最低数字——时为止。未始不会流往国外的资源正在国内作有利的使用, 这也表明了对外贸易和对外投资的迅速扩大对于国家一般福利并不象对外贸 易和对外投资利害关系人所设想的那样必要。
现代英国经济史(下卷)的下一页
成为本站VIP会员VIP会员登录, 若未注册,请点击免费注册VIP 成为本站会员.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电子书均来自互联网。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


其它广告
联系我们     广告合作     网站声明     关于我们     推荐PDF     全部分类     最近更新     宝宝博客
蓝田玉PDF文档网致力于建设中国最大的PDF格式电子书的收集和下载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