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田玉PDF文档网 / 武侠PDF / 双凤奇缘·木兰奇女传
 


双凤奇缘·木兰奇女传



《双凤奇缘》序


  山川灵秀之气,钟于奇男子者多,而钟于奇女子者复不少。或女子徒以 才见:临风作赋,对月敲诗,乃闺阁海淫之渐,非奇也。或女子徒以色胜: 尤物移人,蛾眉不让,又脂粉涂抹之流,非奇也。奇莫奇于有才有色,虽颠 沛流离,不改坚贞之志;能武能文,虽报仇泄恨,自全忠义之名。非特此也, 前因梦而咏好逑,能使芳魂归故土;后因梦而歌麟趾,犹是骨■正中宫,乃 知二难会称于女子者固奇,两美兼收于一君者尤奇,故名曰《双风奇缘》, 是为序。

嘉庆十四年春月上浣之三日雪樵主人梓定

主要人物表


王昭君 名嫱,汉元帝西宫贵妃。后出塞和番,投河自尽,成为神仙。 汉 王 汉元帝刘奭(shì,音示)。
林皇后 汉元帝正宫皇后。
王 娉 又名赛昭君,王昭君之妹,后为汉王正宫皇后。 王 忠 原越州太守,王昭君之父。 姚夫人 王昭君之母。
刘文龙 汉王赐名王龙,新科状元,后为三边统制。
李 广 汉朝名将,后为征番元帅。 李 陵 李广之侄儿,后在单于国自杀身亡。 毛延寿 原为汉朝丞相,后叛逃单于国,终为番王斩首。 番 王 单于国君王。
土金浑 单于国大将。 卫 律 单于国丞相。

出 版 前 言


  中国古典小说汗牛充栋,蔚为大观,其中许多作品世代流传,受到广大 人民群众的喜爱。为弘扬华夏文化,我社从卷帙浩繁的古典文学宝库中精选 有代表性的作品 100 部,编成《中国古典小说名著百部》丛书奉献给读者。 这套丛书具有以下四个特点:
  第一,选题宽。除了《三国演义》、《水游全传》、《西游记》、《红 楼梦》这“四大名著”外,还选收了诸如《封神演义》、《东周列国志》、
《说唐》、《说岳全传》、《隋唐演义》等艺术成就和社会影响较为突出的 古典长篇小说,有的作品甚至从未点校整理刊印过,因而这套丛书将更加全 面系统地展示中国古典小说的风貌。堪作普通中国人承袭优秀传统文化的通 俗百科全书。
  第二,读者面宽。这套丛书中的作品有些已有多种版本流传,然而许多 版本都没有注释,有些版本虽有注释但偏于学术性。我社立足于中国古典文 学知识的普及,组织力量对作品中的疑难字词、语句以及方言、典故一一作 了注音和释义,有助于文化程度较低的读者扫除阅读障碍,也有助于一般读 者阅读参考,适应多种文化水平的读者阅读。
第三,附人物表。这些作品内容复杂,人物众多,许多读者阅读时常常
苦于理不清这些人物的背景和关系。我社特要求注释者梳理列出书中的主要 人物表,使读者了解这些主要人物的来龙去脉,有助于理解和记忆。
第四,配插图。每种作品均配有若干幅精美的插图。这些插图大多选取
自馆藏善本中的绣像,或由当代画家重新创作,使读者能直观地感受到作品 的内容情节,如见其人,如闻其声,增强审美情趣。
希望《中国古典小说名著百部》能得到广大读者的喜爱,也希望专家和
读者提出意见和建议,以使这套丛书日臻完善。

1995 年 5 月

内 容 提 要


  本书是以历史上两位巾帼英雄王昭君、木兰的故事为题材的小说的合 集。《双凤奇缘》(又名《昭君传》)写王昭君及其妹赛昭君和番事。汉元 帝派毛延寿选美女人宫。毛延寿选得绝色美人王昭君,因素贿不成,设计将 昭君打入冷宫,另以鲁姓女代之。后毛延寿诡计揭穿,鲁妃自杀,汉元帝专 宠昭君。毛延寿见阴谋败露,惧罪逃往番邦。番王发兵攻汉,汉元帝忍痛以 昭君和番。昭君到了番邦,借番王之手除去奸贼毛延寿。最后自投白洋河, 以死全节操。昭君死后,昭君之妹赛昭君被召入宫,被册封为皇后。番王再 次兴兵伐汉,曾得异人传授、武艺超群的赛昭君大破番兵,奏凯回朝。赛昭 君喜生太子。因前有昭君后有赛昭君同侍汉帝,故书名“双凤奇缘”。
  《木兰奇女传》,原名《忠孝勇烈奇女传》。叙木兰代父从军的故事。 唐太宗时,西陵女木兰自幼熟娴弓马韬略,十四岁时代父从军,任提调军马 总管。北征突厥,十二载沈戈待旦,无人知其为女身。功成告退,被封为武 昭将军,凯旋还里。后被奸臣嫁祸,诏征至京。木兰具表陈情,自剖心肝, 示使者而死。
小说跌宕起伏,曲折多姿,颇能引人入胜。

双凤奇缘 木兰奇女传

第一回 汉帝得梦选妃 奸相贪财逼美


诗曰:


月貌花容最可亲,汉宫曾说有佳人; 一生种下风流债,直使多情悟夙1因。


  话说自古及今,奇男子与奇女子,虽皆天地英灵之气所钟,奇处各有不 同:奇男子重忠、孝二字,做一番掀天揭地的事业,名贯古今;奇女子重节、 义二字,完一身冰清玉洁的坚贞,名重史册。
  你道那女子是何人?就出在汉朝十一帝。相传元帝在位,其时天下太平, 百姓安乐,文有宰相张文学、翰林院掌院学士苏武;武有元帅李广、总兵李 陵、都督李虎,一班文武忠良,辅佐汉主,治得国家盗贼不起,旱涝不兴, 要算有道的气象。只因宠任一个奸臣毛延寿,其人狡猾异常,善迎主意,贪 财爱宝,无所不为,这也不在话下。
  且说越州地方,有一位太守,姓王名忠,乃本京人氏,一身清正,爱民 如于。夫人姚氏,年俱半百,膝下无子,只生一女,取名皓月,又叫昭君, 生得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女工针黹②,自不必说,且精通翰墨, 又善晓音律,父母爱如拿上珍珠,不肯轻于议婚,所以昭君年方十六,尚待 宇闺中。
那年八月中秋佳节,一家同坐饮酒赏月,但见一天月色,照得如同白昼,
令人开怀畅饮。昭君多饮了两杯,有些醉意,告别双亲,先进香闺,和衣上 床,膝陇睡去。得一奇梦,兆他一生的奇缘。就是当今汉天子,也于此夜睡 在龙床梦见芍药阶前、太湖石畔,有一美貌女子,冉冉而来,生得:


比花花解语,比玉玉生香。


  汉王见此美貌女子,就是三宫六院,也找不出这个绝色来,由不得浑身 酥软,心中沉醉,急急抢步向前,把美人的袖子扯住,问道:“美人住居何 处,姓甚名谁,青春多少,可曾婚聘?”那女子回道:“奴住在越州,姓王 名嫱,乳名皓月昭君,年方十七,尚未适人。”汉王听说大喜,叫声:“美 人,孤只有正宫林后、东宫张后,西宫尚缺妃子,孤欲把美人选进西宫,以 伴寡人,不知美人意下如何?”那女子道:“只怕奴家没福,若王爷不嫌奴 容颜丑陋,可到越州召取奴家便了。”汉王见他依允,此刻春情难锁,便叫 声:“美人,既蒙你怜爱寡人,奈水远山遥,一时难以见面,今夜且赴佳期 去罢。”说着要来搂抱美人。那女子被汉王纠缠不过,心生一计,便叫:“陛 下放手,后面有内侍来了。”哄得天子回头一看,他就用力把汉王一推,汉 王叫声“不好!”一交跌倒在地惊醒。
汉王南柯一梦,睡在龙床,心中一想:“此梦好奇遇也!美人明明说了 名姓地方,等早朝时分,差官到越州访问,自有下落。”想罢,天色已明。




1 ①夙(sǜ,音诉)——素有的、平素的。
② 黹(zhǐ,音纸)——缝纫、刺绣等针线活。

汉王登殿,文武拜呼丹墀①,汉王连呼平身,众臣口称万岁,站起分班侍立。 汉王先召圆梦官,当殿诉说梦境。圆梦官回奏:“梦是心头想,有是心必有 是梦,有是梦必有是人。此梦上吉,吾主传旨召选,梦自遂心。”汉王闻奏 大喜,打发圆梦官下殿,便问两班文武:“那位卿家,代孤到越州访取皓月 昭君?”话言未了,班内闪出奸相毛延寿,俯伏金阶道:“臣愿往越州走遭。” 汉王大喜道:“卿到越州,选取应梦美人,如选得来时,加官进爵外,赏黄 金万两。只不许私受买嘱,有负寡人重托。”
  延寿领旨谢恩,退出朝门,回了相府,料理家务一番,不敢耽搁,带了 二十名长班跟随,上马出京。一路地方文武官员都来迎接馈送,好不十分畅 意。又思:“昏君得了此梦,认定将假作真,我往越州,此差乃是一件好买 卖,那管昭君真不真。”打算已定。
  在路行程非止一日,到了越州,也不先行报程,就到金亭馆驿下马。入 内坐定,便连唤驿②丞,只吓得驿丞急忙出来迎接,双膝跪下,口称:“相爷 在上,小官叩见。”奸相假意喝道:“好大胆狗官,明知钦差入境,不来远 接,理当问不敬上之罪,法当取斩!”驿丞连叩响头道:“相爷请休怒,容 小官告禀:一来相爷未打报帖,二来驿丞官卑职小,不敢擅专,三来本府无 文差委,故此得罪相爷,望乞海涵宽恕。”奸相点点头道:“也罢,恕你罪 名。速唤知府前来见我。”
驿丞连声答应,站起上马,离了馆驿,飞星来到府衙,下马入内,跪禀
知府道:“今朝廷差了毛相到来,选取后妃,未行报帖。现在馆驿,立请大 老爷相见,作速便行。”这一报不打紧,只吓得王太守面皮失色。急急起身 上马,带了驿丞,来到金亭馆驿。下马入内,投了禀帖,见了奸相口称:“越 州知府王忠禀见相爷。”说着,跪将下去。奸相把脸一沉道:“如此大胆! 明知朝廷旨意,到你地方选取昭君娘娘,不来远接,该当何罪?”王忠道: “因相爷未曾报帖,卑府有误公务,还望相爷宽宥①。”毛相道:“且饶不究。 这里有告示一道,速拿至人烟杂处张挂,着地方总甲举保美貌女子,自十一 二岁起至十七八岁止,尽行报名,要选取皓月昭君,如有隐匿,以欺君罔② 法论罪。”
王忠接了告示,退出馆驿,回到衙内,一面差人送席打扫馆驿,张灯结
彩,一面将告示散布地方总甲,四门张挂。退到私衙,夫人接住,分宾主坐 定,问道:“相公有何心事不快,面带优容?”王忠道:“夫人有所不知! 只是汉王差了毛丞相到此,要选取皓月昭君,此名乃是女儿乳名,眼见要来 选取女儿了。你我夫妻只生此女,后来靠他收成,若选进宫,今生就不能见 面了。”夫人道:“我女名叫昭君,外人并不知晓,只吩咐家人不许泄漏。” 王忠连声有理。只说地方总甲,在外逐户细查,并无昭君。回报太守,太守 即来禀知奸相。奸相因见王忠不曾有金银来打点,心中已是着恼,又见王忠 回说没有昭君,不禁十分大怒道:“那里没有昭君?显见狗官不用心细查,



① 丹墀(chí,音迟)——台阶,也指阶面。《文选·西京赋(张衡)》“青琐丹墀。”吕向注:“丹墀,
阶也,以丹漆涂之”。
② 驿(y ì,音义)一古时供传递政府文书的人中途更换马匹和休息、住宿的地方,叫驿站。驿丞:管理驿 站的官员。
① 宥(y òu,音又)——宽容、饶恕、原谅。
② 罔(wǎng,音枉)——无、没有、蒙蔽。

违逆圣旨。左右与我将狗官拿下。”下面一声吆喝,好似鹰捉燕雀一般。 未知王忠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二回 太守被责献女 昭君用计辱奸


诗曰: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 若还四季不饮酒,空负人间好时节。


  话说太守王忠,见好相发怒,吩咐左右动手拿他,急急叫声:“相爷且 慢,容卑职告禀。”奸相道:“你做一个黄堂太守,管辖万民,连一个昭君 没处找寻,怎么回覆旨意?你还有什么分辩?”王忠道:“非是卑府不用心 细查,乃查了一月,在城在乡并无昭君名字,还望相爷原宥。”奸相听说, 好不耐烦道:“钦限紧急,任你慢腾腾的性儿,谁担此违背圣旨之罪?你这 狗官不用追比,焉肯将昭君找寻出来!左右与我将狗官扯下去打。”下面一 声吆喝答应,吓得王忠只叫:“相爷开恩,容宽限三日,卑府好去细查。” 奸相坐在上面,佯作不睬,左右虎狼动手,可怜王忠被捺在地,轮替四十荆 条大棍,打得王忠哀声不止,肉绽皮开。打毕放起,奸相又叫声:“王忠, 再限三日,如有昭君,万事休提,三日外再无昭君,定取狗官首级,决不宽 贷。”
王忠听说,吓得魂飞天外,魄散九霄,只得诺诺而退,连声答应,一步
一拐,出了馆驿。有家丁扶着,也骑不得马,唤一乘小轿抬进衙门。可怜王 太守,眼泪汪汪,下轿入内,有姚夫人接至房内坐定,见老爷这等狼狈,问 起原由。太守未曾开言,先叹了一口气,道:“夫人,想我堂堂四品黄堂之 职,今日撞见奸相,这个对头星,因我不将昭君查出,打了四十大棍,又限 三日,若无昭君,定要典刑。夫人呀!看来女儿是要献出的了,若再隐匿, 只怕我这条老性命就活不成了。”姚夫人见说,由不得目瞪口呆,暗想:“女 儿这等聪明伶俐,怎生舍得他远离他方!若把女儿前去应选,丢得我夫妻二 人膝下冷清,日后倚靠何人收成结果;若不把女儿献出,又怕老爷受罪不起。” 由不得一阵心酸,两眼泪如雨下。王太守也是含悲痛哭,且自慢表。
再言昭君,自从酒醉睡去,梦中与汉王相会,面约终身,他就痴心妄想,
志不改更。到了次日,天明起来,梳洗已毕,不带丫环,出了香房,独自步 进花园,对天双膝跪下,暗暗祷告:“念信女王嫱,昨夜梦中相会汉王,汉 王面许奴家选进西宫,若是奴家有后妃之福,但求天遂人愿;若是奴家福薄, 汉王不来召取为妃,奴宁老死香闺,再不他适。”祝罢一番,将身站起,归 了香房,每日只是闷闷沉沉,坐在房中,思想汉王,痴心等守,茶饭顿减, 容颜消瘦,毫无一点欢情。
  那日因在房中闲坐,取了一双大红绣鞋,用针刺绣双飞鸳鸯。正要绣成, 忽然线断针折,因大吃一惊道:“难道奴与汉王无缘,不能应三更之梦了么?” 说着扑簌簌的泪滴香腮,连声叹息,不禁心中肯感,吟诗一首:


寂寞无聊坐绣房,尖尖十指绣鸳鸯; 鸳鸯绣到双飞处,线断针残泪两行。


  吟诗方了,耳畔内忽听远远的上房一片嘈嚷之声,心中好不十分诧异, 便叫丫环:“你听,夫人房中为甚事这等吵闹?速速前去,且看一看,回来
  
报我知道。”丫环答应。去不多时,急忙回报小姐道:“不知为什么事情, 老爷和夫人坐在一处,痛哭不止。”昭君闻知大惊,即命丫环拿梳具过来, 打扮一番,要到上房探问消息。你道昭君怎生打扮?但见他:


面对菱花挽乌云,手理青丝发万根,高梳一个蟠龙髻①,凤钗金簪②髻边横。柳叶眉弯如新 月,秋波秀眼黑白分。脂粉不施生来媚,耳上金环左右分。穿一件团花锦绣袄,系一条碧水波 浪裙。翠手镯双龙取宝,金戒指八宝装成。红绣鞋刚刚三寸,白绫带裹住折根。行一步裙不动 人真爱惜,笑一笑齿不露价值千金。远看他分明是广寒仙女,近看他好一似南海观音。


  昭君打扮已毕,出了香闺,来到上房,见了爹娘,叫声万福。老爷、夫 人齐道:“吾儿少礼,一旁坐下。”昭君道:“孩儿告坐。”坐定,便问爷 娘:“为什么事情这等伤心?可说与孩几知晓。”王太守见问,料难隐瞒, 便将朝廷钦差毛相来到越州,命为父的四门大张皇榜,要选昭君,因为父的 舍不得将吾儿花名报去,回言越州没有此女,恼了奸相,把为父的打了四十 棍,还限三日定要昭君,如再没有昭君,就要致死为父,所以与你母亲在此 伤心的话说了一遍。
  昭君听说,心中又恨又喜:恨的是奸相太不留情,喜的是梦真灵验。便 叫声:“爷娘,休要烦恼,事到其间,只管把孩儿报去充选,一可救爹爹性 命,二使儿进皇宫,一家富贵。爹爹且去见奸相,只说昭君有了,要赦卑职 无罪,方敢说明,他自然叫爹爹直说,爹爹回他,卑府一身无子,只生一女, 名曰昭君,情愿入宫充选,他自然改容相待爹爹。”
王太守见女儿肯去充选,即刻出房,上马来到馆驿。见了毛相,毛相便
问:“昭君有了么?”王太守就照女儿话回一遍。毛相忙站起扶住知府,口 称:“恭喜知府”,只是陪罪道:“如今是国丈大人了,方才多多得罪,望 乞国丈宽宥。”王忠连称:“不敢。”毛相道:“可用暖轿将令嫒抬来一看。” 王忠答应。回到府衙,说与夫人、女儿知晓。昭君道:“既是天子选儿为妃, 还怕奸相不来朝见,岂有君妃见小臣之礼?爹爹去对他说,一个不出闺门的 绣女,怎肯轻于出去见人,请相爷到府衙一看,不怕他不来,等他来时,女 儿也代爹爹出一口气。”太守听说,连称:“有才女子胜于男儿!”便出了 衙门,赶到馆驿,回明了毛相。毛相暗想:“我原是假意试他一试,他若肯 来,就失了贵人的身份,如今不来,方是正理。且住,难道我反求见于他么?” 腹内沉吟。
未知他肯去否,且看下回分解。















① 髻(jì,音记)——梳在头顶上的发结。
② 簪(zán,音咱〈阴平〉)——古时用来别住头发的首饰。

第三回 美人图奸臣点痣 鲁家庄金定掉包


诗曰:


休怪清宫心滞涩,一生如水人忠直; 奸邪不识爱芳名,只顾贪财掩美色。


  话说毛相虽然心下沉吟,到底奉旨而来,既有昭君,不得不亲去一看。 没奈何,与太守来到府衙下马,太守道:“请相爷迎宾馆稍坐,容卑官通报。” 说罢进内。昭君道:“毛延寿可来了么?”太守道:“来了。”昭君道:“不 要叫他就进来,等女儿打扮完备,再着他进来,还要他拜这么几拜!”太守 道:“他是当朝太师,怎么拜起你来?”昭君道:“可恨这厮,前日将爹爹 打了四十棍,定要他拜奴八拜,只算服礼。”
  说着起身,来到自己房中,吩咐一众丫环扮做宫娥彩女,先将圣旨朝南 供在厅中,面前摆了香案,但等奸相来到,使他下礼;他若不跪,喝骂欺君。 众丫环答应,忙去打点。昭君也是宫妆打扮,带领丫环出了香闺,来到厅上, 先拜圣旨,连呼万岁,拜毕起来,便叫声:“爹爹,可请毛延寿到里面来相 见。”太守依言,出来相请毛相。毛相同了太守,一路行来,心内暗想:“这 丫头仗西宫贵妃,我去见他,倘不低头下拜,定说我是欺君;若去拜他,我 乃一品宰相,屈膝于女子,哎,都怪我前日不是,打了他父亲,他今记恨在 心,分明作弄于我。”想着,已到厅上。但见中间供着圣旨,旁边坐着一位 宫妆美人,两旁彩娥宫女二十余个,分为左右,已是吃惊。忽听上面一声吆 喝道:“圣旨在上,娘娘在下,还不下拜么?”只吓得奸相双膝跪下,先呼 万岁,后称千岁,拜了八拜,上面唤了平身,方敢起来。站在一旁,偷眼把 这位娘娘细看一看:“果是画中人物!”昭君道:“不敢久留,请大人外边 坐罢。”毛相告别而出,昭君又叫父亲随他出去,看他说些什么。
太守点首出来,见了毛相,问道:“小女可充得选么?”毛相道:“令
爱虽有几分姿色,但未进皇上,未知中意,须要三张美人图:一张坐像、一 张睡像、一张行像,将此图进呈皇上,若看中了,方做得西宫妃子。我现带 画工在此,你快去收拾五百金,送与画工以作笔资,好代你画图。”说毕, 起身回他的公馆。
太守送了毛相出去,转身入内,将毛相吩咐的话说了一遍。昭君听说,
骂一声:“大胆奸贼,分明贪财爱宝,藉此图画为由,索诈金银,个人可恨!” 便叫声:“爹爹,他既要图画进呈,待女儿自己画罢,也不用费爹爹一文半 钞。”太守笑道:“你怎知画法?这是要进呈的,不可儿戏。”昭君道:“孩 儿自幼学的画法,且画了呈与爹爹看。”
  说毕,进房坐下,叫丫环抬了一面穿衣镜对着自己,又取了文房四宝, 将色料、画笔放到桌上,铺下粉缕,细细对镜将三张画图描成。不到半日, 图已画成,画的笔路分明,真是高手。有诗三首,赞这画图的妙处:

美人坐图: 浑如大士坐莲池,瑞霭①千层入定时;



① 霭(ǎi,音矮)——云气。

毕现全身无色相,善才龙女两相随。 美人睡图: 总为春情暗自伤,销魂早入梦甜乡; 吴宫恃宠巫山后,疲却西施在象床。 美人行图: 身躯袅娜②下瑶台,疑是广寒谪降来; 步步莲钧虚着地,空阶踏月正徘徊。
  昭君将这二张美人图描完折好,出房送与太守。太守展开一看,称羡不 已,并道:“女儿,你画虽画得好,只是毛丞相多少路程到此选你,又拜你 八拜,也该略送他些微薄敬,方尽地主之情。”昭君点头称是。太守便叫夫 人进房,连首饰头面共凑成了二百两银子,交与太守,连三张画图,一并拿 至迎宾馆。
  见了毛相,呈上图画。毛相一见吃惊,忙接过展开一看,假意连声道好, 便问:“还是你自己画的,还是托人画的?”太守道:“是小女画的。”毛 相冷笑几声道:“好个聪明娘娘,天上无双,地下少有。”说着,见桌上一 包东西,又问道:“这是什么意思?”太守陪笑道:“这是卑职些须菲敬, 送与相爷买茶果吃。”毛相不听犹可,一听时陡然怒从心上起,暗想:“我 许多路途到此选妃,又拜你女儿八拜,只有这点东西送我,还不够我赏人。” 想着,怒冲冲的拿了美人图,向后堂而去,口内不住骂着:“你既轻人,我 有主意,叫左右取笔砚过来,就在昭君每张图画眼下点了芝?大一点黑痣, 若圣上看见,待我启奏,此乃是伤夫滴泪痣,命主损三夫,圣上若要此女, 恐江山不利。那时圣上心疑,自然不用,使他父女分离,方泄我心头之恨。” 想罢出来,假意堆笑,口称:“盛情断不敢领。卜 ①于九月十三日乃黄道吉日, 请贵人动身。”太守答应,拿了礼物回府。昭君道:“那毛相说些什么?” 太守便将他见图称赞,礼物不收,已择日子起身的话说了一遍。昭君道:“他 不收此礼,想必嫌轻。爹爹,凡事皆由天定,岂为人谋?女儿进京,须要爹 爹送女儿去,那怕他奸计百出。”太守言称有理,便与夫人打点收拾不提。 且言毛奸相,暗恨王知府不知进退,自恃聪明,叫女儿画图,送我薄礼, 只消在此生一妙计,另选美人,也画三图,胜似昭君,汉王一见,定然收用。 嘱咐此女,哄奏君王,将昭君贬入冷宫,方知毛爷的手段利害。便唤二个心 腹家丁:一叫孙龙,一叫赵保,叫到面前,附耳悄悄吩咐道,如此如此,这 般这般。孙龙、赵保听得吩咐,禀回:“小的们知道了,相爷只管放心。” 说罢,二人出了馆驿,不敢怠慢,四路细访。访到第三日,打听出越州 南乡有一个大财主,姓鲁,地名就叫鲁家庄,庄内这位有钱的鲁员外,娶妻 赵氏,院君齐年四十以外。家中豪富,广有金银,只可恨膝下无子,单生一 女,年方二九,十分伶俐聪明,虽貌减昭君,却也体态风流。孙、赵二人访
着此女,心中大喜,急急找到鲁家庄要去掉包。 且看下回分解。







② 袅(niǎo,音鸟)娜──柔软细长。
① 卜(bǔ,音补)──占卜:古时用来决定生活行动的一种迷信的活动。

第四回 使奸计太守被诳 苦分离昭君上路


诗曰:


昨夜阳台梦到家,醒来依旧在天涯; 思亲枕上流珠泪,两目昏花乱似麻。


  话说孙龙、赵保访到南乡鲁家庄上,即问:“门上有人么?”里面走出 一个老门公,见他二人差官打扮,叫声:“二位爷,到此有何贵干?”孙龙 道:“烦你通告员外一声,有件机密事要见。”门公道:“爷们上姓大名, 好待小的通报。”孙龙道:“当面见了员外,自然分晓,你不必再三盘问。” 门公入内,只得报知员外。
  员外不知头脑,心中十分疑惑,急忙出来迎接,也认不得二人,遂请到 厅上,见礼,分宾主坐定。有家人送茶。茶毕,员外便问:“二位光降寒舍, 有何见教?”孙龙道:“员外,我们话虽有一句,府上管家在此,不好说得。” 员外吩咐家人外面伺候。孙龙道:“今日我们造府①,送一件大富贵与员外的: 因当今天子差了毛丞相来到贵地,要选西宫妃子,已看定本府王忠之女,名 叫昭君,才貌无双,已描了三张画图,只为礼送菲了些,,怠慢丞相,丞相 大怒,将他画图改换,命我二人另访美女,抵换昭君。一路访求,闻知府上 有一位美貌小姐,特来惊动,员外若肯将令媛充选,只要黄金千两送我丞相, 丞相自将令媛画图呈于皇上,包管圣上选他入宫,那时令媛做了贵人,员外 还怕不是一位国丈皇亲?”这一席话,说得员外好不高兴,便道:“二位请 少坐,容去商量。”孙龙道:“员外请便。”
员外笑吟吟的进来,对院君说知此事。院君听说,心也动着,吩咐丫环
叫女儿出来。见礼已毕,一旁坐定。员外又向女儿说了一遍,金定道:“爹 娘说那里话来,女儿婚姻应从父母之命,怎问女儿行与不行?”员外听说大 喜,即到前厅吩咐家人,安摆酒席款待。又何了二人的姓名。用毕酒饭,员 外取出黄金千两,“相烦送与相爷,外白银四百两,送与二位,望乞丞相面 前帮衬一声。”孙、赵二人心中甚是畅快,道:“好个仁义的员外!只管放 心,包在我二人身上。快请画师,将令媛的坐、行、睡画图,要画三张。” 员外即吩咐家人,在隔壁邻庄请了一位善丹青的画师到厅,大家见礼, 送茶坐定。员外邀请画师到内室,说知画图进呈的话:“先具花银十两,相 送先生润笔,若是画图选中,再当重谢。”画师道:“不消员外吩咐,快请 令媛出来好动笔。”员外答应,忙叫女儿换了衣襟,一身鲜艳,叫了出来。 一见画工,道过万福,画工回礼。即与金定对面坐定,细细将他上下一看, 暗赞道:“鲁老头好个标致有福气的女儿!”一面将颜料调好,动起笔来。 细心留神,加意描写,不到半日,画已完成。金定起身回房,画工出厅告别, 员外相送,回来拿了画图,与孙、赵二人一看,果然画得美貌超群。看毕, 将图交代,又嘱咐一番,孙、赵二人连称知道。告辞起身,抬了黄金,银子
揣在怀中,一同出了庄门。员外相送,把手一拱,迈步长行。 不到一刻,进城来至馆驿,打发抬人脚力去了,孙、赵二人自己抬了黄
金入内,见了奸相,先将画图呈上。奸相将图一看,道:“果然画的好,不



① 造府──来到府上。府上:对别人家的尊称。

知此是何人之女?”孙龙禀道:“启相爷,南乡有一鲁员外,所生一女,名 叫金定,年方十八,才貌超群。现送相爷黄金千两,小的们另外送银四百两。” 奸相听说,十分欢喜,道:“这个员外,方是个知趣的。可将礼物、图画收 了,尔等去备花船两只、快船官船四只,以备伺候应用。不必去向那知府说。” 孙、赵二人答应下来。
  奸相又暗想:“将鲁金定掉包,怕的昭君上路,知府同行,到了京都, 露出马脚,大有不便,不如再施小计,方得周密。”即差一心腹家人,扮了 钦差,又带八名校尉,假传圣旨一道,赶到府衙,一声旨下,吓得太守忙披 朝服,摆了香案,迎接圣旨进来。假钦差开读圣旨道:“朕今差毛相到越州 选取昭君,但有昭君,只将本女召选进京见驾,其父母等不用相送,如违圣 旨,全家抄斩。”太守连称:“愿吾皇万岁万万岁!”站起接过圣旨,送了 钦差回去。
  可怜太守不知真假,来到后厅,脱去朝服,夫人、小姐接住坐定,问道: “圣旨到来,却为何事?”太守含着一包眼泪,诉说一遍。夫人听见不许父 母相送,抱住小姐放声大哭道:”姣儿呀!叫为娘的怎舍得你一人前去呀!” 小姐也是哀哀啼哭道:“爹娘呀!此乃奸臣未得受贿行的毒计,不许父母同 行。爹娘休生烦恼,且待孩儿进京见驾,自知圣旨真假,若是假的,奸贼不 死,也叫他吃一大惊。”太守劝道:“冤家宜解不宜结,我儿休要如此。” 不表府衙之事。
且言奸相见吉期已到,差人送信鲁家:“也不用亲丁相送,都有我照应,
就是一般快些收拾,好上花船动身。”员外得信,忙命院君代女儿打扮。已 毕,拜别父母,也不免洒了几点分离眼泪,上了花轿,员外亲送登船。到了 花船下轿,另有选的一班绣女,接至舱中,员外嘱托几声,回他庄子不表。 再言府衙内见九月十二日已到,当不得奸相只是着人催促起身,太守夫 人又代女儿打点收拾,由不得苦在心头。内厅饯行,酒席已摆列现成,只等 小姐梳洗已毕,换了衣衫出来,先是珠泪纷纷,哭拜父母告别。太守夫妇一 见,好似万箭钻心,苦哀哀叫声:“姣儿少礼,且坐了少饮几杯。今日与儿 分手,不知何年月日得见姣儿?”说着,放声大哭。昭君听说,点酒不能下 咽,只是含悲叫声:“爹娘,且请宽心,孩儿进京,若侥幸得伴君主,少不 得奏上当今,差官召迎双亲进京,同享荣华,那时骨肉自然聚会。爹娘且免 忧悲。”又吩咐家中一切仆妇人等:“自奴进京去后,尔等须要小心殷勤服 侍主人、主母,不可因其宽厚,放胆行事。”众人答应。昭君又叫声:“母
亲,孩儿有句心腹之言,原不应说,女儿今日分别,故而向母亲说知。”
未知说出什么,且看下回分解。


诗曰:

第五回 献图谎奏惑君 妒美追舟遇贬



淡淡光阴日日长,金银买嘱好时光;
鲜花埋没深闺内,秀气香风透小房。


  话说夫人见女儿有句话要说,便道:“吾儿有话,但说何妨。”昭君道: “爹娘在此,孩儿大胆,若日后生下弟妹,双亲休要取名,孩儿今日留下两 个名,不知双亲意下如何?”太守夫妇道:“吾儿只管留名,总依你便了。” 昭君道:“若靠天福庇生一兄弟,王氏有了后代,可名金虎,取长生之义; 若生一妹子,可名王娉,称赛昭君,胜似姐姐之义。”
  太守夫妇听说,正在点头赞好,忽见家人禀道:“钦差毛相爷押了绣女 花轿已到。”太守听说,连忙出来迎接,到厅见礼,分宾坐下,有家人送茶。 茶毕,毛相道:“令媛不必耽搁,快些收拾,上轿起身,错了良辰,反为不 美。”太守道:“小女即刻动身,相爷请少坐。”说罢,站起入内,叫声: “我儿,钦差在外催促,不消耽搁,快些收拾起身罢。”昭君听说,此刻不 免滚油煎心,珠泪纷纷,只得朝上拜别父母,大哭一场,没奈何来到前厅, 上了花轿。夫人送到门口,见花轿抬去,夫人痛哭回后。外面三声大炮,太 守陪了毛相上马,一路押着花轿到船。昭君下轿进舱,毛相吩咐一班绣女: “好生服侍娘娘。”众绣女答应。太守对毛相打一躬:“小女年轻,还望相 爷照拂,”毛相点首道:“贵府请回,只管放心。”太守告别而去。
且言毛相下了官船,吩咐一声,放炮起行,众水手答应,只听得大炮三
声,解缆开船。前面鲁金定的花船,后面王昭君的花船,中间夹着毛相的座 船。他坐在官船内,微微冷笑道:“可恨昭君自逞聪明,擅描画图,还要我 拜她八拜;知府王忠,十分怠慢于我,今日到京,权在我手,管使昭君贬入 冷宫①,知府充军辽阳,方消我心头之恨。”一路想着,船走得快,毛相又吩 咐星夜赶到长安,将两只花船分泊东西两边码头,一叫孙龙监押,一叫赵保 监押,使两下不许走漏风声。
毛相离船上马,来到午门外复旨,汉王业已退朝,只得托黄门官转奏。
黄门官见毛相已回,不敢怠慢,径达穿宫内监。恰值汉王坐在正宫,思想三 更美人,又不见毛相回朝复旨,心中正在纳闷,忽见内监跪下奏道:“启万 岁爷,今有黄门官奏道:‘钦差丞相毛延寿,现自越州选召昭君娘娘到京, 在午门外缴旨,不敢擅入,请旨定夺。’”汉王闻奏,心中大悦,即刻登殿 宣召毛相。
毛相领旨,进殿拜倒,口称万岁。汉王道:“毛卿到越州选召昭君,今 在何处?”毛相奏道:“臣奉旨到越州选召娘娘,十家一牌,逐户访寻,各 将花名报来,选中两名。今有图像在此,共呈御览,便知分晓。”奏毕,将 二图呈上。有内监接过,铺在龙案上面,打开画图。汉王细心留神,先看昭 君图,后看金定图,便叫声:“毛卿,据孤看来,梦中佳人一丝不错,二图 却有几分姿色,远不及昭君端庄。”吓得毛相连忙奏道:“吾主未曾细看, 头图有点弊病:那昭君眼下有一点黑痣,名为伤夫滴泪痣,国家若用此女, 恐于主上不利,主有刀兵不息、万民愁苦之患,伏乞吾主三思,不用此女,



① 冷宫──皇宫里君主安置失宠的后妃的地方。

似觉为妙,不如第二图的好。”汉王闻奏,大吃一惊,暗想:“梦中之约, 还以头图为是。又听毛相一番利害之言,不用头图,用了二图,岂不辜负梦 内昭君?若一概不用,费了几多心机,访得佳人,岂不可惜?也罢,江山为 重,便依毛臣所奏,用了第二图罢!”乃将头图发还毛相。毛相见准了他的 本,心中好不欢喜。又见汉王传旨,选召第二图鲁金定入朝见驾。
  毛相谢恩遵旨,召进鲁金定进朝。当殿鸳声呖呖、燕语??①,口呼万岁, 跪倒丹墀。汉王龙目定睛一看,见金定姿容难及梦中王氏之女,却也生来风 流俊俏,十分可人,便当殿封鲁氏为西宫。袍袖一展,散朝退殿,挽了鲁氏 到了西宫。宫中喜筵摆列现成,汉王上坐,鲁妃一旁赐坐,宫娥斟酒相劝, 吃得汉王十分大醉,同鲁妃同入罗衾②不表。
  再言毛相退朝,回到相府,独坐厅上,暗想:“鲁妃虽立为西宫,花船 上尚有昭君,怎生发落?将他发回原地,破了机关,我命休矣。须要与鲁妃 暗暗商议,将昭君贬入冷宫,方得平安无事。”主意已定,一宿已过。次日 早朝,天子登殿,毛相俯伏金阶奏道:“臣启万岁,今越州选到娘娘两个, 一人进宫入选,一人还在花船,请旨发落。”汉王道:“卿奏昭君有痣,不 利孤家,已纳鲁妃,把昭君发回不用。”毛相谢恩:“愿吾皇万岁万万岁!” 天子退朝,回了西宫,鲁妃远接到了宫中,一同入席,鲁妃劝酒。天子 在灯下细看鲁妃,虽然容貌生得难描难画,到底不及三更梦里佳人,心中甚 丢不下去,酒也吃不下咽。鲁妃见汉王不肯饮酒,便问:“陛下有何心事, 推杯不饮?”天子见问,微微含笑道:“爱卿有所不知,孤因传旨越州选召 爱卿与昭君二人,姻缘大事皆有前定,孤今与卿成亲,丢下王氏昭君,孤很 过意不去。”鲁妃乘机奏道:“陛下如何发落昭君?”天子道:“已命毛卿 打发昭君回归。”鲁妃此刻生了妒心,怕的昭君放走,露出马脚,心中一想: “昭君回家,他父母必然知情,倘泄漏风声,必要连累毛丞相吃罪不起,奴 为西宫,全蒙毛相莫大之恩,奴在宫中不略施小计,害了昭君,连奴西宫之 位也有些不稳。”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便带笑叫声:“陛下,想昭君既与 臣妃同选到京,臣妃蒙恩收用,岂忍令他独自发回?宫中空房颇多,不如召 他进宫居住,就是不利于陛下,只不许他相见,一日三餐、冬夏衣衫,俱照 奴管待,也不枉同来入选一场。”天子听说,连声赞道:“难得爱卿有此美 意。明日可传孤旨出去,召收昭君入宫。”鲁妃大喜,又将天子灌得大醉,
扶去龙床,先去安寝,他这里连夜安排计策,要害昭君。
且看下回分解。

















① 莺声呖呖(lì音历),燕语??(p ín,音贫)──形容其娇声细语,悦耳动人。
② 衾(qìn,音侵)──被子。

第六回 进冷宫昭君受苦 假圣旨太守充军


诗曰:


垂杨深处晓莺啼,芳草青时乳燕迷; 杜鹃声哀偏远叫,玉楼人醉马声嘶。


  话说鲁妃在灯下忙写了一道密书,交付一个心腹内监,送与毛丞相照旨 行事,内监答应去了。又唤两个宫娥,吩咐道:“来日有个昭君女,抬至后 宰门,你二人可领他到冷宫锁禁。倘有人问你,只说昭君私画人图,献媚圣 上,罪应赐死,西宫娘娘保奏,免其死罪,贬入冷宫。”两个宫娥领了鲁妃 计策,自去等候不提。
  且言毛相接到西宫密旨,打发内监去后,来到书房,将密旨拆开,从头 细看,但见上写:“哀家鲁氏拜上毛丞相:卿可将昭君追回,抬至后宰门, 那里自有宫娥等候,将昭君送入冷宫。须要悄悄行事,不可泄漏风声。事成, 免生后患。留心云云。”看毕大喜,暗想:“鲁娘娘这道密旨正合吾意。事 不宜迟,明日五更,照旨行事便了。”
一宿已过,次日就差孙龙假扮钦差,赍①了一道假旨,备了一只快船,飞
星赶追昭君的花船。花船走的慢,昭君暗想:“汉王与奴有三生之约,召奴 进京,怎么又将奴发回不用?奴好命苦呀!”想罢,珠泪纷纷。正在船中嗟 叹②,孙龙快船已到,高叫:“花船慢行,有圣旨下来。”众水手听说,忙拢 往船。孙龙命将快船拨近,跳上花船,高叫:“报与昭君,快快接旨。”船 上的人不敢怠慢,传知绣女,绣女报知昭君,昭君慌忙出舱跪接圣旨。孙龙 捧着假旨高宣纶③音:“皇帝诏曰:‘王氏昭君,不遵圣旨,私自画图,未进 宫中,先有献媚惑君之意,着贬入冷宫,治以应得之罪,钦哉谢恩。’”昭 君口称:“万岁万万岁!”站起身来,由不得两泪交流,苦痛伤心。孙龙催 着将花船拨回到岸押着,叫了轿子,抬了昭君登程,孙龙方复主命去了。
可怜昭君,坐在轿中,口内不语,心内暗想:“人图虽画自奴手,汉王
那里得知?一定又是毛贼使弄机关,暗箭伤人,且到宫中再作计较。”一路 悲悲切切。到了后宰门,早有两个宫娥向前问道:“轿内可是昭君娘娘?就 在此歇轿。”轿夫听得,将轿歇下,昭君只得出轿。宫娥领着昭君到了冷宫 门口,叫声:“娘娘请进此宫。”昭君听说,抬头一看,见宫门上写着“冷 宫”二字,止不住一阵心酸,泪流满面。没奈何,凄凄切切,向内而行。两 个宫娥把冷宫锁了,回复西宫去了。
昭君进了冷宫,见那四壁凄凉,举目无亲,顿足捶胸大哭,骂一声:“奸 贼,奴与你何冤何仇,使这机谋,害奴到此地位?”又恨一声:“汉王,你 真负心人也!实指望践梦中之言,进京为妃,带挈①父母增光,谁知反落冷宫 受罪,红颜薄命,一至于此!可怜父母远在天涯,并不知晓,这也是奴家前 世修的不到,该当今世受苦。但进此冷宫,不知竟要何年月日方把冤伸?”



① 赍(jī,音基)──怀抱着。
② 嗟(jiē,音街)叹──叹息。
③ 纶(guān,音观。)
① 挈(qiè,音怯)——带、领。

昭君想到伤心之处,哭倒在地,惊动管宫张内监,扶了昭君,到房中相劝不 提。
  且言王太守,自从女儿进京,与夫人放心不下,差了王文、王武,暗自 随了花船一路进京探信。到了京都,打听得圣上看人图一番,依旧不用,仍 将小姐发回原地。走到半路,又有圣旨将花船追回,把小姐贬入冷宫,问以 私画人图之罪。探访的确,不分星夜,赶回越州送信慢表。
  又谈到毛相受了西宫的密旨,已将昭君送入冷宫,还怕斩草不除根,萌 芽依旧生,差了恶奴赵保,扮做差官,假传一道圣旨,到越州问王太守之罪。 可怜太守与夫人,并不知有人暗害,每日思想女儿,不住伤心,又兼探信两 个家丁也不见回来,心内十分悬挂。那日太守夫妇正在房中闲谈,忽见丫环 报道:“京内王文、王武回来了,在厅上候见老爷。”太守即刻出来,朝南 坐下。两个家人向前跪倒,太守叫他起来,问道:“我差你们进京打听小姐 可曾进宫,怎么今日方回?可将京中事情细细说与我知道。”两个家丁禀② 道:“启老爷,小的们投了下处,每日探听小姐进宫的事情,细细察访,因 此来迟,伏乞老爷恕罪。”太守道:“小姐在宫中可好么?”家丁摇手道: “小姐召进京中,并未西宫称尊,仍把小姐发回不用;船到半路,忽有一道 圣旨赶来,说小姐私画人图,逆旨欺君,有应得之罪,追回贬入冷宫,此刻 小姐已在冷宫受苦了。”太守听得,好比万箭穿心。夫人在后堂一闻此言, 只叫:“苦命姣儿,为娘怎舍得你受这般苦楚,叫为娘的心痛死也!”说着 痛哭不止。太守含悲吩咐两个家丁:“你们一路辛苦,每人赏银二两,外面 歇息去。”家丁谢了老爷的赏下去。
太守回后,又与夫人痛哭一场。夫人道:“女儿德性温存,未见汉王,
怎知图是女儿自画?只怕又是毛贼使的奸计,陷害吾儿。老爷不必耽搁,我 和你快快收拾,赶上京中,舍死亡生,面见汉王,哭诉此事,定要将女儿救 出冷宫。若是奸臣暗中谋害,舍了性命,与他一拚。”太守连称有理。正要 打点动身,忽家丁急急来报:“启老爷,圣旨已下,钦差到了府门,快请迎 接。”吓得太守忙整衣冠出来,一面吩咐家丁开了正门,摆香案迎接钦差到 厅上。钦差取出圣旨在香案正中一站,太守朝着圣旨三拜九叩首,口呼万岁, 俯伏尘埃。只听钦差道:“圣旨已下,跪听宣读。”诏曰:


越州知府王忠,有女昭君选为西宫之妃,奈昭君在宫,性非幽闲,作事不端,本当治以应 得之罪,朕从宽典,贬入冷宫。要知其女不贤,皆由尔父母平日在家教训不严,越州知府王忠, 削去冠带免死,与家属俱发辽东充军。着地方官限日解去,即速起身,钦哉谢恩。


  太守口称愿吾皇万岁万万岁,站起请过圣旨,送出钦差上路而去。含着 一泡眼泪说知夫人。夫人听说,魂都吓掉,哭着说道:“圣旨难逆,不能进 京,真令我们有屈无伸,好不痛杀人也!”正在悲悲切切,忽见家人又进来 通报,太守更吃一惊。
未知所报何事,且看下回分解。







② 禀(bǐng,音饼)——旧时下级对上级报告。

第七回 弹琵琶月洞相思 叹五更冷宫诉怨


诗曰:


佳人行到藕池边,想起君家去半年; 池内荷花单照影,何时方结并头莲。


  话说王太守又见家人报说:“外面解差伺候,催促动身。”太守听说, 不敢怠慢,一面将府库钱粮案卷写了一本册子,备了文书,呈与上司,交代 清楚,一面叫夫人收拾,雇了一只浪船,将行李发人里面,带了家眷下了船 中,直向辽东而去不表。
  且言昭君受苦冷宫,并不知父母为他起的祸根,充军辽东。每日坐在冷 宫,纷纷珠泪,暗自沉吟:一来思想父母,远在越州,只道女儿西宫称尊, 并不知在冷宫受苦。二来恨那汉王十分薄幸待奴,既与奴无缘,就不该差人 将奴召进京;既将奴召选入宫,又贬入冷宫,害得奴不上不下,汉王真好狠 心!三来自叹奴家红颜薄命,一至于斯。四来恨煞奸臣毛延寿,使尽万般巧 什,将奴暗害。奴好苦命也!昭君想到伤心之处,放声痛哭,惊动管宫张内 监,见昭君自进冷宫,朝朝掉泪,夜夜悲伤,苦得容颜十分黄瘦,已有几分 病容,忙向前安慰,叫一声:“娘娘且要宽怀,少不得主上自有回心之日, 不久定要将娘娘赦出冷宫,何必过于悲伤?”昭君听说,叹了一口气道:“今 生休想!但不知这里可有散闷处否?”张内监道:“启娘娘,有一张琴在此。” 昭君道:“可取来,待奴操一曲以消闷。”张内监答应,把琴上的灰尘揩抹 干净,双手呈于昭君。昭君接过,把琴摆在膝上,用尖尖玉笋向弦上一弹, 好不凄惨,由不得两泪双流,操出一调如龙吟:


十指尖尖操七弦,孤鸾①瘦鹤唳②青天, 此时操出宫中怨,风飒松林古渡边。


操毕,把琴放下,道:“琴音凄惨,助人悲伤,可有别样东西消遣么?” 张内监道:“还有一张琵琶在此。”昭君道:“很好,快取来。”张内监又 将琵琶递与昭君。昭君一见这琵琶,倒是紫檀香木造成的,连连称赞:“好 一件东西”,便问张内监:“这是那里来的?”张内监回道:“启娘娘,说 是三年前有一位张娘娘,也是贬入冷宫,习此琵琶,后来召出冷宫,只留下 琵琶在此。”昭君十分叹息道:“可惜这琵琶也是生不逢时,当初伴那张氏 佳人解闷,他已出宫,忍心将你丢下,要算忘恩负义,奴若出宫,生死一定 不肯放你。”就把灰尘吹去,弹了一曲,可爱声音嘹亮。弹毕放下,又无情 绪,便问:“外间如今什么天气了?”张内监道:“正是小春天气。”昭君 道:“这里可有什么玩耍的所在?”张内监道:“启娘娘,此地冷宫关闭, 那里有玩耍的所在?只是后面粉墙,有个月洞,洞门开了,外面就是御花园, 娘娘倒不如去看看花园景致,以解愁闷。”昭君点首,言称有理,便叫张内 监引路,开了月洞门,将身靠在粉墙,向洞外一看,好一座御花园,但见:



① 鸾(luán,音峦)——传说凤凰一类的鸟。
② 唳(lì,音例)——鸟鸣。


四时有不谢之花,八节有长春之景。仙鹿对对,翠鸟双双,虽是悦目,实是伤心。


暗想:“无知物类尚且成双作对,奴偏苦命,独守孤灯。闻得正宫林皇后甚 是贤德,奴若能见他一面,哭诉冤情,代奏汉王,将奴召出冷宫,得见汉王, 死也甘心。昭君呀,你好痴想。”说着又是一阵伤心,放声大哭不止。张内 监催促道:“启娘娘,天色晚了,请娘娘回去,明日再来玩耍。”昭君含泪, 没奈何转身回去。张内监将洞门关好,随着昭君入内,去备夜饭。
  昭君归了房内,点起一盏孤灯,拿了夜饭来,也吃不下去,仍命张内监 撤去。独自闭了房门,但见东方月色渐升,照得纱窗雪亮,可怜夜长难睡, 只得将孤灯挑起,取过琵琶,弹出一段五更怨词:


一更里,王昭君苦痛心,爹娘爱我如宝珍,好光阴在家过,举世难寻:珍珠件件有,绫罗 色色新,羊羔美酒多欢庆,合家个个喜称心。谁知道,遭奸陷,使女丫环四下里分。苍天呀! 受用多苦又临。二更里,细思量,我二亲双双年迈靠何人?好伤情,家乡盼望没音信,在家呆 呆坐,每日想姣生,朝思暮想心不定,只望进京见朝廷。苍天呀!命多苦杀人。三更里,冷宫 内,半夜多,忽然想起旧当初,好凄惨:阳台得梦到京都,进宫来游玩,汉王遇着奴,将奴调 戏情无数,声声只叫俏娇娥,醒来阳台一南柯。苍天呀!哭命里如此人虚度。四更里,又伤怀, 苦难当,凄凄惨惨泪汪汪,好仓皇。奴命苦,真断肠。可恨毛延寿谗言进君王,未到西宫去成 双,贬入冷宫受凄凉,自悔奴家没主张。苍天呀!仗谁人,人谁仗。五更里,梦初醒,天未明, 宫门一带冷清清,痛伤心,奴家好苦命。嫁刘君,父母空想女,女也枉思亲,谁人代奴传书信? 两地相思终无音,抛撇琵琶弹不成。苍天呀!奴命苦,福分低。


  昭君弹毕,不觉身子困倦,将琵琶放下,和衣睡倒牙床。那里睡得着? 又想:“毛贼藉画人图,贪爱金银,奴不该自逞聪明,破他机关。只怕奴今 受苦,父母也要受些灾星。”想着,似梦非梦,正坐冷宫,忽见有旨来召到 殿上,面见汉王,心中大喜,俯伏金阶,哭诉情怀。汉王带笑扶起昭君,叫 声:“美人,休要烦恼,是孤一时不明,误听奸臣一面之情,耽搁佳期,今 日团圆前事。”昭君道:“望吾主将毛贼正法,方消心头之恨。”汉王准奏, 吩咐武士将毛延寿推出午门去斩。一声旨下,把延寿绑了。只见延寿怒冲冲 骂声:“无道昏君,为一女子杀一大臣,不仁极矣!”大喝一声,挣断绳索, 抢了武士腰间一口刀,喊道:“先杀妖妇,后除昏君。”举起刀来,认定昭 君就是一刀砍来。昭君一见,顶失三魂,要躲也来不及,大叫一声:“我命 休矣!”
未知昭君生死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八回 王太守辽东受军棍 汉天子越州召皇亲


诗曰:


金风顿起夜更寒,惹得凄凉恨正长; 病体不支形瘦减,思君许久懒梳妆。


  话说昭君梦中被毛延寿一刀砍来,昭君躲闪不及,刀到处,大叫:“哎 哟”,一声“不好”,一个筋斗跌倒尘埃,惊醒南柯一梦,吓得浑身香汗。 但见:


帷下昏昏灯一盏,梦中历历事千番。


昭君此刻又吓又苦,又是一阵伤心,骂声:“毛贼,奴与你何冤何仇,你在 梦中还放奴不过?若有日你这贼子犯在奴手,定将你这贼碎尸万段,方称奴 心。”说着,把银牙一挫,心伤十分。等到天明,免不得起身,又懒去梳妆, 不茶不饭,每日愁眉不展,泪痕未干,且自慢表。
再提王太守,率领家眷在船,一路行来,约有三个多月,幸无耽搁,早
到辽东。镇守总兵官姓林名振皋①,乃是毛贼心腹门生。自王太守充军辽东, 毛相早有书信到林总兵衙门,教他摆布王太守。林总兵得了毛相密信,敢不 遵命?那日 正升堂发放公事,忽见越州解差投文,将王太守夫妇解到,跪在 丹墀。林总兵看了解批,写了回文,打发解差去了,便问道:“下面可是越 州知府王忠么?”王忠道:”犯官正是。”林总兵把脸一沉,将惊堂木一拍, 喝道:“好大胆犯官,你的批上期限已过,不合在路故意迟延,误限到配, 该当何罪?”王忠只是磕头道:“请大老爷息怒,犯官有下情启禀。”林总 兵道:“你且讲来。”王忠道:“一因越州来到辽东,将近万里路途,二因 犯官高在路受了风寒,有了几分病,因此在路耽搁来迟,望大老爷原谅苦情, 格外开恩,锦衣万代。”林总兵听说,冷笑几声道:“这也情有可原,不来 计较与你,但本镇衙内向有定例:凡军犯到配,要打一百杀威棍,你可知道 上?”这句话只吓得王忠面如土色,魂不在身,苦苦哀求道:“大老爷要开 恩啊!念犯官年老,禁不住这刑法了!”林总兵道:“本镇心也慈软,姑念 你年纪大了,折责一半,只打五十。”王忠还要哀求,当不得林总兵喝叫: “左右扯下去打。”下面一声答应,可怜把王忠横拖倒扯,拉将下去。只急 得姚氏夫人一旁看见,嚎啕大哭,高叫:“总爷,丈夫年迈血衰,怎受得住 这般刑杖?望乞开恩,饶恕他罢!”任凭姚氏喊破喉咙,林总兵佯作不睬, 只叫军士:“快将这妇人拖下去。”军士答应,把姚氏夫人硬扯去。就把王 忠捺在地下,两边动手,如狼似虎,五板一换,打了五十。只打得王忠皮开 肉绽,血腥难闻。打完放起,可怜王太守此刻死而复生,软瘫在地。还是姚 夫人哭着向前,把太守扶将起来。林总兵吩咐军士:“把王忠夫妇发到张干 户第四队左营中调用。”军士领命,伺候总兵退堂,押着王忠夫妇,哭哭啼 啼,出了辕门,来见张千户。那千户又是一个贪财的官儿,但有军犯到来, 见面礼银五十两,如分文没得馈送,就有许多摆布,令人十分难受。王忠知



① 皋(gāo,音高)——水边的高地,此处为人名。

道,义不容辞,苦苦凑了些银两送与。张千户收了,将王忠夫妇安放在营住 下不表。
  又说到鲁妃,自进西宫,汉王十分宠幸,言听计从。那日天子回朝,退 入西宫,有鲁妃接住,手挽手儿进宫坐下。早有宫娥摆上酒来,鲁妃殷勤劝 酒,相敬汉王。正吃到酒酣之时,鲁妃叫一声:“陛下,念小妃蒙恩收用, 在宫富贵,越州还有父母,未受君王一点之恩,望陛下看小妃薄面,可将奴 父母召进京都,与小妃一面,则感龙恩不浅。”汉王听说,点首道:“孤于 明日早朝,差官到越州去,召爱卿的父母便了。”鲁妃大喜谢恩,又劝了汉 王一会,只吃得大醉而散。一宿阳台,不必细说。
  到了次日,汉王登殿,文武朝参已毕,汉王便问:“那位卿家到越州召 迎鲁氏皇亲?”早闪出毛延寿,俯伏金阶奏道:“微臣愿走一遭。”汉王大 喜,当殿写厂一道诏书,付与毛相。汉王退朝,毛相领旨出了午门,回府收 拾一番,即速起行。此去仍带着长班二十人,一路出得京城,先由头站到鲁 家庄,飞星报知员外。员外闻报,好不十分兴头,教家人收拾,四围厅上, 张灯结彩,大排香案,插上了礼烛。厨下又备了许多筵席,等候圣旨。
  那日只听外边三声响炮,毛相捧着圣旨进来。员外迎接到厅,朝着圣旨 跪下。毛相开读圣旨:“召取进京授职”。员外谢恩,请过圣旨,忙又跪谢 毛相一向照拂之情。毛相那里肯受员外大礼?一把扯往。大家入座,有家童 送茶。茶毕,摆酒款待。毛相外面从人,也有酒赏。员外同席相陪毛相,十 分殷勤,毛相心中欢喜,员外便将书房收拾干净,请毛相安寝。员外回后, 说与院君知道,院君也是欢喜,忙开了库房门,打点黄金一千两、水礼十六 色,送与毛相,外白银三百两,分赏从人。预备现成,过宿一宵。
次日毛相起来,用过早汤,告辞起行。员外便命家人将干礼、水礼及赏
赐银两抬出到厅,带笑叫声:“丞相,多蒙贵步,不弃寒门,只是路远山遥, 有劳丞相,于心不安。现有些须礼物,相送丞相,只算菲仪①,望丞相笑纳。” 毛相见了这等厚礼,满面堆下笑容道:“老皇亲,昨日既承厚情,今又见赐 重礼,何以克当!”员外道:“一切事情全仗丞相照拂,些须薄礼,以表寸 心,容进京之日,再当补报丞相高情。”毛相连称不敢道:“多蒙老皇亲赏 赐,只是愧领了。”又叫声:“老皇亲,我为你令媛的事,费了许多心机, 就是老皇亲多花几两银子,也是值得的。你看王氏昭君,现在冷宫受苦,怎 及令媛十分宠幸西宫,今日带挈父母也增光呢!老皇亲,这是谁人代你使的 力量?”说罢,哈哈大笑。员外只是连连称谢道:“总蒙丞相天高地厚之恩。” 毛丞相又扯住员外的手,说有一言奉告。
未知说出什么话来,且看下回分解。















① 菲(fěi,音匪)仪——微薄的礼物。

第九回 王嫱病缠冷宫 姚氏分娩辽东


诗曰:


送君一别桂花开,最苦伤心是裙钗②; 不倚窗前来盼望,灯前月下总痴呆。


  话说毛相叫声:“老皇亲,我先进京,老皇亲速速收拾,随后就来。” 员外答应。毛相告别动身,员外送出大门,毛相带领从人回京复旨去了。员 外便吩咐家人雇了两只大船,伺候动身,合城文武官员乡绅亲族都来相送, 只喜得员外骨软筋酥,一齐答谢。到了次日,家眷上船,庄子交与老家人照 管,他们解缆开船,离了越州,一路好不风光。员外催着船户赶路,非止一 日到了京都,弃舟登岸,将家眷进了一个公馆,员外带领家人先去见毛相。 相府官儿又是一个大门包①,相烦他通报。门官见了彩头②,不敢怠慢,即报 知毛相。毛相听见鲁皇亲到了,开了中门迎接,到厅见礼,分宾主坐下。困 天色已晚,不能面圣,且在厅前备酒款待皇亲,席散留宿书房。
  到了次日早朝,汉王登殿,文武朝参已毕,毛相出班奏道:“臣毛延寿, 奉诏到越州召迎鲁皇亲,现今在午门外候旨,请旨定夺。”汉王大喜:“毛 卿可将鲁皇亲召上殿来见朕。”毛相领旨下去,便把鲁皇亲召上金殿。见了 汉王,俯伏金阶, 口称万岁。汉王当殿封为国丈,妻姬氏封为郡君③。饬工 部发内帑④钱粮,在云阳闹市起造皇亲府第,限一月完工。一声旨下,工部领 旨。鲁皇亲谢了圣恩,退出午门。天子朝散回了西宫,说与鲁妃知道,鲁妃 心中大喜,越发奉承汉王。只等皇亲府第造成,鲁府家誊搬进华堂。鲁妃不 时将父母召进西宫赐宴,骨肉团聚,真是快意之事。
只可怜昭君贬在冷宫,朝思暮想,不茶不饭,面容消瘦,恹恹⑤染成一病,
皮寒骨热,心内发烧,口吐鲜血。也自知身上有几分病症,忙取菱花一照, 但见自己柳眉细影,并无光彩;一双俏眼,顿减精神,便对着镜内影子叫声: “王嫱呀,你空生十分容貌,有绝世聪明,只此冷宫,是你葬身之地,要想 出头,今生是不能的了!”想罢,又是一阵伤心,两行珠泪,直流下来。
恰值张内监进来,一见昭君又在那里愁苦,便道:“奴婢曾劝娘娘,须
要解开些,不可苦坏了身子。”昭君道:“奴岂不知将身子爱惜?只是心中 无限愁肠,不由人一阵阵的心酸起来。就是目今残冬已过,该值春天,你看 百花齐放,万物生新,粉蝶双双弄影,游蜂对对寻香,似奴这一般鲜花,无 枝无叶,枯干亭亭,有谁来赏玩?岂不辜负多少青春?奴恨起来,欲寻一死, 又恐死的不明不白。如今弄到病己临身,在此冷宫,又无太医可请,又无药 开方,奴怎不凄凉悲痛!”张内监劝道:“娘娘,想人生在世,荣辱无常, 倘苦坏身子,容颜消减,或有出头之日,将来怎见圣上?”昭君道:“蒙你



② 裙钗(chāi,音拆)——旧时指妇女。
① 大门包——相当于现在的红包,用以行贿。
② 彩头——即红包。
③ 郡君——唐代四品官之妻封郡君。宋改命妇封号。明指皇室中女子。
④ 帑(tǎng,音淌)——古时指收藏钱财的库府和钱财。
⑤ 恹(y ān,音淹)恹——有病的样子。

好言相劝,奴岂不知,只是心中一股屈气难明,叫奴怎不悲苦?”张内监听 了这番凄凉之后,只得叹息几声,走开去了,撇下昭君独坐房中悲叹不表。 且言王太守自充军辽东,将就赁了几间房子,把家眷住下。虽有一点宦 囊①,每日用度不少,用一文少一文,坐吃山空,便有些拮据起来。当不得林 总兵要讨好、趋奉毛相,指望升官进禄,把王太守百般凌辱,不时叫到衙门, 非打即骂。王太守惧怕林总兵,只得凑些金银前去买命,不到半年,家私用 尽,连房子也住不起了,退与房主。丫环小使都己散去,只剩他夫妻两口, 日食难度。本官还要与他做对头,又把王太守配入火头军,日里代三军煮饭,
夜间看守烟墩。可怜一个四品黄堂太守,遭人陷害,弄到这般地步。 那日王忠正坐烟墩,便向姚夫人叫一声:“贤妻,想女儿远在京都,身
陷冷宫,你我夫妻又在辽东受此磨难,不知何年月日方得出头?难道这几根 骨头,就抛落他乡么?”说着纷纷泪下。姚氏听说,也含悲叫声:“老爷, 这些苦楚,且挨着些,不必提他,只说我儿昭君临行嘱咐,说母亲怀胎七个 多月,未知腹中是男是女,若是生下兄弟,取名金虎,生了妹子,取名赛昭 君。可怜人去话留,牢记在心。如今妾己怀胎十四个月,不见腹中动弹,却 是为何?”王太守道:“常言瓜熟蒂落,总有一定时候,怎生勉强得来?夫 人保重身子要紧,不必过于伤怀。”
夫妻正说之间,耳听谯楼已打二更,欲向那一旁草铺上前去安寝。姚夫
人忽觉腹中有些疼痛,还不介意,渐渐一阵涌的紧似一阵,心中有些诧异: “莫非要分娩了?”便叫声:“老爷,如今妾身腹中十分疼痛得紧,想是要 临盆了。”慌得王太守便叫:“怎么好?”此刻又无稳婆②服侍,只得跪在地 下,祝告上苍:“保佑妻子分娩易生易长,大小平安。”正祷告间,只疼得 夫人在草上乱滚,昏晕过去,一时人事不知。只吓得王太守面如土色,急急 抱住夫人坐起,低叫:“夫人呀,当年分娩昭君,还有稳婆丫环使女在旁服 侍,我在书房候信,并不吃惊。如今落难烟墩,床前服侍,倚靠何人?叫我 怎不伤心!”王太守正在叹息,只见夫人悠悠醒来,哼声不止,面如白纸, 双眼微睁。可怜此刻半夜三更,又无灯火,又无汤水,这也是好人出世遭困, 不到十分苦境,不肯降生。
夫人正痛得难解难分,已听得谯楼①三鼓,早有天上皇母命众仙女将快乐
仙官送下凡尘,只听姚夫人一声大喊,娃娃已离产门。可怜夫人一条绸裤鲜 血染红,半晌醒将转来。娃娃生在草上,啼哭声音甚是宏亮,王太守心始放 下,默默答谢神明。夫人急急起身,摸了一把剪刀,剪去脐带,坐在草上, 黑暗暗的也不知何方,姑将娃娃裹住,睡在草上,倚着身子。可怜此刻汤水 全无,只好定神养息。过了一会,王太守低低问道:“是男是女?”夫人听 说,在娃娃胯下一摸,只叫声:”苦也!”王太守急问:“何故?”
未知夫人怎生对答,且看下回分解。









① 宦(huàn,音唤)囊——做官者攒下来的钱财。
② 稳婆——旧时以接生为业的妇女。
① 谯(qiáo,音乔)楼——鼓楼。

第十回 坐孤灯思想汉天子 开科选取中刘状元


诗曰:


阵阵朔风穿绣户,纷纷瑞雪下楼前; 红炉炭火无心向,斜倚孤衾懒去眠。


  话说姚夫人见老相公问他是男是女,他便向娃娃胯下一摸,叫声:“苦 也!”王忠便问:“夫人,为甚叫苦?”夫人道:“又是一个女儿!”王忠 听说,连卢叹息道:“可怜王氏报仇无人了!”夫人也道:“你我夫妻指望 这十几个月生得一子,以接宗支,如今是枉费精神。”王忠又怕夫人生气, 产后弄出别样病来,又安慰一番道:“且喜夫人分娩后身体康健,就感谢天 地不尽了,是男是女,免生忧烦。”说着到了天明,烧了些热水,倒在盆内, 代娃娃将身血污洗净,用绸裙包好,交与夫人怀抱抚养。
  正是光阴易过,二朝满月,虽是一个女儿,却见眉分八字,到是个贵相, 未到三月,便会嬉笑,王忠夫妻一见,略解愁烦。就依女儿的话,取名王娉, 又叫赛昭君不提。
且言冷宫昭君,长把琵琶细弹,弹到凄凉处,珠泪纷纷。日间悲苦,犹
借琵琶消遣,到晚间孤单单对着一盏孤灯,十分凄凉。无奈日长夜短,也是 睡不着,只得冷冷清清坐在孤灯之下,暗想:“这般火热天气,池内荷花结 影,蓬蓬莲肉包心,奴想荷花好比奴家,如花失叶,却少夫君。且住,慈鸦 反哺,能行大孝;羔羊跪乳,为救双亲,岂有生来之人,反不思尽孝双亲么? 想父母也是在生奴家,他那里得知女儿被禁冷宫,受的十分苦楚,只道女儿 是个负心之人,并不思召取父母进京,同享荣华。爹娘呀!你若是这等想, 却错怪女儿了!可怜女儿连汉王也不曾见面,就丢在冷宫受苦,爹娘那里得 知呀!可恨奸贼毛延寿,害得奴家骨肉分离,奴与你一天二地之恨,三江四 海之仇。奸贼呀!除非奴家身死,一笔勾销,不必提起,奴在一日,仇记一 日,就是你这奸贼的对头星,奴不将你万剐千刀,怎消奴恨!”
正在长吁短叹,忽见孤灯里面放起一朵大花,甚是光明,心中大喜道:
“莫不是汉王回心转意,要将奴家赦出冷宫?今晚有此喜兆,先来报信,也 未可知。灯花呀!若是奴家得见汉王,忧变为喜,奴家定将你供奉长生,早 晚烧香谢你。”说着,痴呆呆的望着灯花。那知灯焰中本是一朵红花,花忽 平空一炸,炸出一个黑花来。昭君陡然看见,大吃一惊,由不得大哭连声, 只叫:“不好!奴是永无见汉王之日了,灯已现此怪兆,还有什么指望?” 恨将起来,银牙一挫,把灯吹灭了。黑魆魆的坐在那里,哭一起,恨一起, 说一起,想一起:“奴只想汉王那夜三更梦中相遇,拉着奴家,要与奴成凤 侣,说了许多温存的话,问明奴的住处,许奴定到越州召取进京,他满口应 承,谁知是一场好梦,奴还痴心苦守闺中,要嫁汉王。汉王果有旨召奴,常 言好事多磨折,奴进京来,未见汉王一面,无故贬入冷宫。昭君呀,你要脱 此难星,今生是再不想了。”想罢,痛哭不止,且自慢表。
  再言正宫这位林皇后,德性幽闲,宽洪大度,自汉王纳了鲁妃,不进正 宫将有四个月,林后心内也生疑惑,不时差了嫔妃暗探消息。前来报知正宫, 只说天子新纳越州王昭君为西宫妃子,日夜欢娱,宠幸无比。林后闻知,也 不免暗恨于心,只错认昭君霸占西宫,骂一声:“昏君,每日不理朝政,只
  
迷恋西宫,全在酒色二字,怕只怕江山指日要败了。”又恨一声:“西宫妖 婢,迷惑天子,使天子不日日临朝,冷了朝中许多文武。这妖婢有日犯在哀 家之手,且试试正宫的斩妃之剑可能容情。”此乃林后不知鲁妃一段原由, 错怪昭君也。搁过一边。
  又谈到汉天子久不临朝,心中也有些愧对文武百官,那日没奈何登殿设 朝,两班文武参拜,口称万岁,上面连叫平身,众文武齐呼万万岁,站起分 班侍立。当殿官高叫一声:“有事出班启奏,无事卷帘退班。”话言未了, 只见文班中闪出一位大臣,紫袍象笏①,拜倒金阶,口称:“臣礼部掌院官, 启奏万岁:‘今当科场大比之年,正我主取士得人,伏望钦点试官,以重科 选大典,请旨定夺。’”天子闻奏,就在龙案上,命内侍取过文房四宝,铺 下黄绫一幅,御笔钦点:


正主考官:太子太保内阁大学士军机房行走兼吏部尚书事务张文学。 副主考官:翰林院②侍讲学士兼礼部尚书事务唐仁杰。左春坊庶吉中允兼国子监③祭酒代理
内务府校书处康春。 提调官:礼部右侍郎江正林。 监临官:户部左侍郎周岱。


  御笔钦点已毕,发与掌院官。掌院官领了旨意,退出朝门,写起皇榜, 布告天下。那些天下举子一闻此信,无不纷纷进京,寻了客寓住下,只等三 月初三头场,以及二场三场,各自用心做文,想占头名。三场已毕,各归下 处听候揭榜佳音。这位张大主考,专意衡文,不留情面,选来选去,遵了定 例,中了三百六十名进士,其余皆落孙山之外。有名者在京等候五月殿试。 这一日,无子临朝,一班进士金殿对策,一个个各逞珠玑④,夺魁多士。 试策缴完,恭呈御览,以定三甲名次。好个圣明天子 也不看策命,摆了香案 在金殿当中,将试策供在上面,离了龙墩,对大一跪三叩首,暗自祝告:“孤 若有福者,得安邦定国之臣;孤若无福者,得败国亡家之子,好歹总由天意。” 祝毕站起,随手在试策堆内先掣出三卷,以定状元、榜眼、探花⑤,又掣传胪
⑥一卷,取定四卷,归了龙位,命内侍打开密封一看。
是何名姓,且看下回分解。












① 笏(hù,音互)——古代大臣上朝拿着的手板。
② 翰林院——官署名。唐代初置,其长官为掌院学士,所属职官统为翰林。
③ 国子监——封建朝代最高的教育管理机关,有的朝代兼为最高学府。
④ 珠玑(jí,音机)——喻优美的文章或词句。
⑤ 状元、榜眼、探花——古时科举时代的一种称号。明清时殿试考取一甲第一名的叫状元;第二名者叫榜 眼;第三名者叫探花。
⑥ 胪(lú,音卢)——陈列。

第十一回 见西瓜吟诗散闷 踏夜月忆古伤情


诗曰:


罗扇轻摇两泪垂,不知何日是佳期; 园中好景无心看,恨煞蝶媒影太迟。


  话说汉王命内侍拆开密封一看,上写头名状元刘文龙,二名榜眼周必达, 三名探花冯玉魁,传胪吴文贵,以下进士不必细看。当殿传下旨意,召见三 甲进士。进殿三呼万岁,天子各赐三杯御酒,游街三日。众进士谢恩,退出 朝门游街,好不光彩。个个看的称赞少年鼎甲。三日后复旨,天子当殿授职: “封状元刘文龙为翰林院修撰①,榜眼周必达、探花冯玉魁,俱授为翰林院编 修②,传胪吴文贵以下进士或授翰林院检讨庶吉士③,或以部用,或以知县用, 或以进士终身,钦哉谢恩。”
  可恨毛相执掌朝政,但有金银馈送,高官美禄,无物相送,俱是苦缺。 传胪吴文贵,一贫如洗,不曾打点,在吏部候缺等了半年,方补了越州王知 府的缺。此缺又在边方,又是苦缺,文贵无奈,领凭上任不表。
且言王昭君受苦冷宫,过了夏天,又是秋来,但见阶前梧桐叶落,窗外
金风送凉,寒虫叫得凄惨,孤雁唳在半空,一种凄凉景况,由不得独坐冷宫, 悲悲切切。再是夜来牙床一梦难成,翻来覆去总睡不着,眼巴巴盼到天明, 抽身起来,懒去梳洗,闷沉沉坐在那里,只想:“汉王在宫,何等欢乐,撇 奴一人在此,不寒不暖,错把光阴虚度,好不闷煞人也。”昭君正想到伤心 之处,忽见张内监进得房来,手捧一个西瓜,昭君便问:“公公手内捧的是 什么东西?”张内监道,“启娘娘,奴婢捧的是西瓜。”昭君见了西瓜,不 禁感动心事,暗想:“西瓜乃土内所生,
尚有团圆之日,偏是奴家受禁冷宫,不知可似西瓜,还有团圆之时?”
就把西瓜为题,吟诗一首:
双凤奇缘·木兰奇女传的下一页
成为本站VIP会员VIP会员登录, 若未注册,请点击免费注册VIP 成为本站会员.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电子书均来自互联网。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


其它广告
联系我们     广告合作     网站声明     关于我们     推荐PDF     全部分类     最近更新     宝宝博客
蓝田玉PDF文档网致力于建设中国最大的PDF格式电子书的收集和下载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