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秀文存



自 序


  亚东主人将我近几年来所做的文章印行了。我这几十篇文章,原没有什 么文学的价值,也没有古人所谓著书传世的价值。但是如今出版界的意思, 只要于读者有点益处,有印行的价值便印行,不一定要是传世的作品,著书 人的意思,只要有点心得或有点意见贡献于现社会,便可以印行,至于著书 传世藏之名山以待后人这种昏乱思想,渐渐变成过去的笑话了。我这几十篇 文章,不但不是文学的作品,而且没有什么有系统的论证,不过直述我的种 种直觉罢了;但 都是我的直觉,把我自己心里要说的话痛痛快快的说将出来, 不曾抄袭人家的说话,也没有无病而呻的说话,在这一点,或者有出版的价 值。在这几十篇文章中,有许多不同的论旨,就此可以看出文学是社会思想 变迁底产物,在这一点,也或者有出版的价值。既有出版的价值,便应该出 版,便不必说什么“徒灾梨枣”等客套话。


一九二二年八月 独秀自序于上海

重版说明


  一、上海亚东图书馆于一九二二年出版的《独秀文存》今已罕见。为了 适应中国近代史、中共党史和陈独秀问题研究的需要,我们特重版此书。
  二、原版本为三卷,分四册出版。现在改为三卷合订本,连续编码。卷 三通信中的次序作了调整,把陈独秀的信置前,别人的信作为附录置后,别 人的信仍全录文存中,这有利于了解陈独秀某些思想产生的来龙去脉,有利 于研究工作者查找和探求。
  三、书中明显的错字、通假字以及改横排后应改动的字,编者作了改动。 四、原书中加着重号的词语一般排为五黑,原书年注释或文间插叙的文 字一般排为五正。书中的标点符号,一般按现在标点符号的使用方法作了变
动。


     编 者 一九八六年十二月
     
卷一论文

敬告青年

窃 以 少 年 老 成 , 中 国 称 人 之 语 也 ; 年 长 而 勿 衰
(keepyoungwhilegrowingold),英美人相勖之辞也,此亦东西民族涉想不 同现象趋异之一端欤?青年如初春,如朝日,如百卉之萌动,如利刃之新发 于硎,人生最可宝贵之时期也。青年之于社会,犹新鲜活泼细胞之在人身。 新陈代谢,陈腐朽败者无时不在天然淘汰之途,与新鲜活泼者以空间之位置 及时间之生命。人身遵新陈代谢之道则健康,陈腐朽败之细胞充塞人身则人 身死,社会遵新陈代谢之道则隆盛,陈腐朽败之分子充塞社会则社会亡。
  准斯以谈,吾国之社会,其隆盛耶?柳将亡耶?非予之所忍言者。彼陈 腐朽败之分子,一听其天然之淘汰,雅不愿以如流之岁月,与之说短道长, 希冀其脱胎换骨也。予所欲涕泣陈词者,惟属望于新鲜活泼之青年,有以自 觉而奋斗耳!
  自觉者何?自觉其新鲜活泼之价值与责任,而自视不可卑也。奋斗者何? 奋其智能,力排陈腐朽败者以去,视之若仇敌,若洪水猛兽,而不可与为邻, 而不为其菌毒所传染也。
呜呼!吾国之青年,其果能语于此乎?吾见夫青年其年龄,而老年其身
体者十之五焉,青年其年龄或身体,而老年其脑神经者十之九焉。华其发, 泽其容,直其腰,广其隔,非不俨然青年也;及叩其头脑中所涉想所怀抱, 无一不与彼陈腐朽败者为一丘之貉。其始也未尝不新鲜活泼,浸假而为陈腐 朽败分子所同化者有之;浸假而畏陈腐朽败分子势力之庞大,瞻顾依回,不 敢明目张胆,作顽狠之抗斗者有之。充塞社会之空气,无往而非陈腐朽败焉, 求些少之新鲜活泼者,以慰吾人窒息之绝望,亦杳不可得。
循斯现象,于人身则必死,于社会则必亡。欲救此病,非太息咨嗟之所
能济,是在一二敏于自觉勇于奋斗之青年,发挥人间圃有之智能,决择人间 种种之思想,——孰为新鲜活泼而适于今世之争存,孰为陈腐朽败而不容留 置于脑里,——利刃断铁,快刀理麻,决不作牵就依违之想,自度度人,社 会庶几其有清宁之日也。青年乎!其有以此自任者乎?若夫明其是非,以供 决择,谨陈六义,幸平心察之:

(一)自主的而非奴隶的


  等一人也,各有自主之权,绝无奴隶他人之权利,亦绝无以奴自处之义 务。奴隶云者,古之昏弱对于强暴之横夺,而失其自由权利者之称也。自人 权平等之说兴,奴隶之名,非血气之忍受。世称近世欧洲历史为“解放历史”: 破坏君权,求政治之解放也,否认教权,求宗教之解放也,均产说兴,求经 济之解放也,女子参政运动,求男权之解放也。
  解放云者,脱离夫奴隶之羁绊,以完其自主自由之人格之谓也。我有手 足,自谋温饱;我有口舌,自陈好恶;我有心思,自崇所信,决不认他人之 越俎,亦不应主我而奴他人:盖自认为独立自主之人格以上,一切操行,一 切权利,一切信仰,唯有听命各自国有之智能,断无盲从隶属他人之理。非 然者,忠孝节义,奴隶之道德也,德国大哲尼采(Nietzsche)别道德为二类:
  
有独立心而勇敢者曰贵族道德(Moralityofnoble),谦逊而服从者曰奴隶道 德(MoralityofSlave)。轻刑薄赋,奴隶之幸福也;称颂功德,奴隶之文章 也;拜爵赐第,奴隶之光荣也;丰碑高墓,奴隶之纪念物也。以其是非荣辱, 听命他人,不以自身为本位,则个人独立平等之人格,消灭无存,其一切善 恶行为,势不能诉之自身意志而课以功过,谓之奴隶,谁曰不宜?立德立功, 首当办此。

(二)进步的而非保守的


  不进则退,中国之恒言也。自宇宙之根本大法言之,森罗万象,无日不 在演进之途,万无保守现状之理;特以俗见拘牵,谓有二境,此法兰西当代 大哲柏格森(H·BOrgson)之创造进化论(L’ErolntionCreatrice)所以风 靡一世也。以人事之进化言之:笃古不变之族,日就衰亡;日新求进之民, 方兴未已:存亡之数,可以逆睹。矧在吾国,大梦未觉,故步自封,精之政 教文章,粗之布帛水火,无一不相形丑拙,而可与当世争衡?
  举凡残民害理之妖言,率能征之故训,而不可谓诬,谬种流传,岂自今 始!固有之伦理,法律,学术,礼俗,无一非封建制度之遗,持较晰种之所 为,以并世之人,而思想差迟,几及千载,尊重廿四朝之历史性,而不作改 进之图;则驱吾民于二十世纪之世界以外,纳之奴隶牛马黑暗沟中而已,复 何说哉!于此而言保守,诚不知为何项制度文物,可以适用生存于今世。吾 宁忍过去国粹之消亡,而不忍现在及将来之民族,不适世界之生存而归消灭 也。
呜呼!巴比伦人往矣,其文明尚有何等之效用那?“皮之不存,毛将焉
附?”世界进化,骎骎未有已焉。其不能善变而与之俱进者,将见其不适环 境之争存,而退归天然淘汰已耳,保守云乎哉!

(三)进取的而非退隐的


  当此恶流奔进之时,得一二自好之士,洁身引退,岂非希世懿德,然欲 以化民成俗,请于百尺竿头,再进一步。夫生存竞争,势所不免,一息尚存, 即无守退安隐之余地。排万难而前行,乃人生之天职。以善意解之,退隐为 高人出世之行;以恶意解之,退隐为弱者不适竞争之现象。欧俗以横厉无前 为上德,亚洲以闲逸恬淡为美风:东西民族强弱之原因,斯其一矣。此退隐 主义之根本缺点也。
  若夫吾国之俗,习为委靡:苟取利禄者,不在论列之数,自好之士,希 声隐沦,食粟衣帛,无益于世,世以雅人名士目之,实与游惰无择也。人心 秽浊,不以此辈而有所补救,而国民抗往之风,植产之习,于焉以斩,人之 生也,应战胜恶社会,而不可为恶社会所征服;应超出恶社会,进冒险苦斗 之兵,而不可逃遁恶社会,作退避安闲之想。呜呼!欧罗巴铁骑,入汝室矣; 将高卧自云何处也?吾愿青年之为孔、墨,而不愿其为巢、由,吾愿青年之 为托尔斯泰与达噶尔(R·Tagore 印度隐遁诗人),不若其为哥伦布与安重
根!

(四)世界的而非锁国的


并吾国而存立于大地者,大小几四十余国,强半与吾有通商往来之谊。
加之海陆交通,朝夕千里。古之所谓绝国,今视之若在户庭。举凡一国之经 济政治状态有所变更,其影响率被于世界,不啻牵一发而动全身也。立国于 今之世,其兴废存亡,视其国之内政者半,影响于国外者恒亦半焉。以吾国 近事证之:日本勃兴,以促吾革命维新之局,欧洲战起,日本乃有对我之要 求。此非其彰彰者耶?投一国于世界潮流之中,笃旧者固速其危亡,善变者 反因以竞进。
  吾国自通海以来,自悲观者言之,失地偿金,国力索矣,自乐观者言之, 倘无甲午庚予两次之福音,至今犹在八股垂发时代。居今日而言锁国闭夫之 策,匪独立所不能,亦且势所不利。万邦并立,动辙相关,无论其国若何富 强,亦不能漠视外情,自为风气。各国之制度文物,形式虽不必尽同,但不 思驱其国于危亡者,其遵循共同原则之精神,渐趋一致,潮流所及,莫之能 违。于此而执特别历史国情之说,以冀抗此潮流,是犹有锁国之精神,而无 世界之智识。国民而无世界智识,其国将何以图存于世界之中?语云:“闭 门造车,出门未必合辙。”今之造车者,不但闭户,且欲以《周礼·考工》 之制,行之欧、美康庄,其患将不止不合辙已也!

(五)实利的而非虚文的


  自约翰·弥尔(J·S·Mill)“实用主义”唱道于英,孔特(Comte)之 “实验哲学”唱道于法,欧洲社会之制度,人心之思想,为之一变。最近德 意志科学大兴,物质文明,造乎其极,制度人心,为之再变。举凡政治之所 营,教育之所期,文学技术之所风尚;万马奔驰,无不齐集于厚生利用之一 途。一切虚文空想之无裨于现实生活者,吐弃殆尽。当代大哲,若德意志之 倭根(R·Eucken),若法兰西之柏格森,虽不以现时物质文明为美备,咸揭 橥生活(英文曰 Life,德文曰 Leben,法文曰 Lavie)问题,为立言之的。 生活神圣,正以此次战争,血染其鲜明之帜旗。欧人空想虚文之梦,势将觉 悟无遗。
夫利用厚生,崇实际而薄虚玄,本吾国初民之俗;而今日之社会制度,
人心思想,悉自周、汉两代而来,——周礼崇尚虚文,汉则罢黜百家而遵儒 重道。——名教之所昭垂,人心之所祈向,无一不与社会现实生活背道而驰。 倘不改弦而更张之,则国力将莫由昭苏,社会永无宁日。祀天神而拯水旱, 诵孝经以退黄中,人非童昏,知其妄也。物之不切于实用者,虽金玉圭璋, 不如布粟粪土?若事之无利于个人或社会现实生活者,皆虚文也,诳人之事 也。诳人之事,虽祖宗之所遗留,圣贤之所垂数,政府之所提倡,社会之所 崇尚,皆一文不值也。

(六)科学的而非想象的


  科学者何?吾人对于事物之概念,综合客观之现象,诉之主观之理性而 不矛盾之谓也。想象者何?既超脱客观之现象,复抛弃主观之理性,凭空构 造,有假定而无实证,不可以人间已有之智灵,明其理由,道其法则者也。 在昔蒙昧之世,当今浅化之民,有想象而无科学。宗教美文,皆想象时代之
  
产物。近代欧洲之所以优越他族者,科学之兴,其功不在人权说下,若舟车 之有两轮焉。今且日新月异,举凡一事之兴,一物之细,罔不诉之科学法则, 以定其得失从违,其效将使人间之思想云为,一遵理性,而迷信斩焉,而无 知妄作之风息焉。
  国人而欲脱蒙昧时代,羞为浅化之民也,则急起直追,当以科学与人权 并重。士不知科学,故袭阴阳家符瑞五行之说,惑世诬民,地气风水之谈, 乞灵枯骨。农不知科学,故无择种去虫之术。工不知科学,故货弃于地,战 斗生事之所需,一一仰给于异国。商不知科学,故惟识罔取近利,未来之胜 算,无容心焉。医不知科学,既不解人身之构造,复不事业药性之分析,菌 毒传染,更无闻焉,惟知附会五行生克寒热阴阳之说,袭古方以投药饵,其 术殆与矢人同科;其想象之最神奇者,莫如“气”之一说;其说且过于力士 羽流之术,试遍索宇宙间,诚不知此“气”之果为何物也!
  凡此无常识之思,惟无理由之信仰,欲根治之,厥维科学。夫以科学说 明真理,事事求诸证实,较之想象武断之所为,其步度诚缓;然其步步皆踏 实地,不若幻想突飞者之终无寸进也。宇宙间之事理无穷,科学领土内之膏 腴待辟者,正自广阔。青年勉乎哉!

一九一五,九,十五。

法兰西人与近世文明


  文明云者,异于蒙昧未开化者之称也。LaCivilisation,汉译为文明, 开化,教化诸义。世界各国,无东西今古,但有教化之国,即不得谓之无文 明。惟地阻时更,其质量遂至相越。古代文明,语其大要,不外宗教以止残 杀,法禁以制黔首,文学以扬神武。此万国之所同,未可自矜其特异者也。 近世文明,东西洋绝别为二。代表东洋文明者,曰印度,曰中国。此二种文 明虽不无相异之点,而大体相同,其质量举未能脱古代文明之窠臼,名为“近 世”,其实犹古之遗也。可称曰“近世文明”者,乃欧罗巴人之所独有,即 西洋文明也;亦谓之欧罗巴文明。移植亚美利加,风靡亚细亚者,皆此物也。 欧罗巴之文明,欧罗巴各国人民,皆有所贡献,而其先发主动者率为法兰西
人。
  近代文明之特征,最足以变古之道,而使人心社会划然一新者,厥有三 事,一日人权说,一曰生物进化论,一曰社会主义,是也。
  法兰西革命以前,欧洲之国家与社会,无不建设于君主与贵族特权之上, 视人类之有独立自由人格者,唯少数之君主与贵族而已,其余大多数之人民, 皆附属于特权者之奴隶,无自由权利之可言也,自千七百八十九年,法兰西 拉飞耶特(Laf-ayette 美国独立宣言书亦其所作)之《人权宣言》
(Ladec-larationdesdroitsdeI'hommes)刊布中外,欧罗巴之人心,若梦之
觉,若醉之醒,晓然于人权之可贵,群起而抗其君主,仆其贵族,列国宪章, 赖以成立。薛纽柏有言曰:“古之法律,贵族的法律也。区别人类以不平等 之阶级,使各人固守其分位。然近时之社会,民主的社会也。人人于法律之 前,一切平等。不平等者虽非全然消灭,所存者关于财产之私不平等而已,
公 平 等 固 已 成 立 矣 。 ” ( 语 见 薛 氏 所 著
HistoiredelaCivilisationContomporaine 之《结论》之第 415 页)由斯以 谈,人类之得以为人,不至永沦奴籍者,非法兰西人之赐而谁耶?
宗教之功,胜残劝善,未尝无益于人群;然其迷信神权,蔽塞人智,是
所短也。欧人笃信创造世界万物之耶和华,不容有所短长,一若中国之隆重 纲常名教也。自英之达尔文持生物进化之说,谓人类非由神造,其后递相推 演,生存竞争优胜劣败之格言,昭垂于人类,人类争籲智灵,以人胜天,以 学理构成原则,自造其祸福,自导其知行,神圣不易之宗风,任命听天之惰 性,吐弃无遗,而欧罗巴之物力人功,于焉大进。世多称生物学为十九世纪 文明之特征,然追本溯源,达尔文生物进化之说,实本诸法兰西人拉马尔克
(Lamarck)。拉氏之《动物哲学》出版于千八百有九年,以科学论究物种之 进化,与人类之由来,实空前大著也。其说谓生物最古之祖先,为最下级之 单纯有机体;此单纯有机体,乃由无机物自然发生,以顺应与遗传,为生物 进化之二大作用。其后五十年,倾动世界之达尔文进化论,盖继拉氏而起者 也。法兰西人之有大功于人类也又若此!
  近世文明之发生也,欧罗巴旧社会之制度,破坏无余,所存者私有财产 制耳。此制虽传之自古,自竞争人权之说兴,机械资本之用广,其言遂演而 日深:政治之不平等,一变而为社会之不平等;君主贵族之压制,一变而为 资本家之压制。此近世文明之缺点,无容讳言者也。欲去此不平等与压制, 继政治革命而谋社会革命者,社会主义是也。可谓之反对近世文明之欧罗巴 最近文明。其说始于法兰西革命时,有巴布夫(Babeuf)者,主张废弃所有
  
权,行财产共有制。(Iacommunautedesbiens)其说未为当世所重。十九世 纪之初,此主义复盛兴于法兰西。圣西孟(Saint-Simon)及傅里耶(Fonrier), 其最著称者也。彼等所主张者,以国家或社会,为财产所有主,人各从其才 能以事事,各称其势力以获报酬,排斥违背人道之私有权而建设一新社会也。 其后数十年,德意志之拉萨尔(Lassalle)及马克思(KarlMarx),承法人 之师说,发挥而光大之,资本与劳力之争愈烈,社会革命之声愈高。欧洲社 会,岌岌不可终日。财产私有制虽不克因之遽废,然各国之执政及富豪,恍 然于贫富之度过差,决非社会之福,于是谋资本劳力之调和,保护工人,限 制兼并,所谓社会政策是也。晚近经济学说,莫不以生产分配,相提并论。 继此以往,贫民生计,或以昭苏。此人类之幸福,受赐于法兰西人者又其一
也。
  此近世三大文明,皆法兰西人之赐。世界而无法兰西,今日之黑暗不识 仍居何等。创造此文明之恩人方与军国主义之德意志人相战,其胜负尚未可 逆睹。夫德意志之科学,虽为吾人所尊崇,仍属近代文明之产物,表示其特 别之文明有功人类者,吾人未之知也,所可知者,其反对法兰西人所爱之平 等自由博爱而已。文明若德意志,其人之理想,决非东洋诸国可比。其文豪 大哲,社会党人,岂无一爱平等自由博爱,为世矜式者?特其多数人之心理, 爱自由爱平等之心,为爱强国强种之心所排而去,不若法兰西人之嗜平等博 爱自由,根于天性,成为风俗也。英、俄之攻德意志,其用心非吾所知,若 法兰西人,其执戈而为平等博爱自由战者,盖十人而八九也。即战而败,其 创造文明之大恩,吾人亦不可因之忘却。昔法败于德,德之大哲尼采曰:“吾 德人勿胜而骄,彼法兰西人历世创造之天才,实视汝因袭之文明而战胜也。” 吾人当三复斯言。

一九一五,九,十五。

今日之教育方针


  居今日之中国而谈教育,无贤不肖将共非之。上方百计仆此以为弭乱之 计,下亦以非生事所需,一言教育,贤者叹为空谈,不肖者詈为多事,吾则 以为皆非也。多事之说,良以教育非能致富求官也,然则教育之所以急需, 正为此辈而设。空谈之说,亦志行薄弱,随俗进退者之用心,吾无取也。何 以言之?盖教育有广狭二义:自狭义言之,乃学校师弟之所授受,自广义言 之,凡伟人大哲之所遗传,书籍报章之所论列,家庭之所教导,交游娱乐之 所观感,皆教育也。以执政之摧残学校,遂谓无教育之可言,执政倘焚书坑 儒,将更谓识字之迂阔乎?以如斯志行薄弱之人主持教育,虽学生遍乎域中, 岁费增至亿万,兴国作民之事,必无望也!反乎此者,虽执政尽废全国学校, 而广义教育,非其力所能悉除,强毅之士,不为所挠,填海移山,行见教育 精神,终有救国新民之一日。发空谈之长叹,煽消极之恶风,其罪殆与摧残 教育之执政相等。即以狭义之教育言之,二三年来,学校破坏,诚可痛心, 然就此孑遗,非绝无振作精神之余地;乃必欲委心任运,因循敷衍,致此残 败之余,亦归残败,青年学子,用以自放,绝无进取向上之心,呜呼!是谁 罪欤?吾以为已破坏之学校,罪在执政;未破坏之学校,其腐败堕落等于破 坏者,则罪在教育家!
教育家之整理教育,其术至广,而大别为三:一曰教育之对象,一曰教
育之方针,一曰教育之方法。教育之对象者,即受教育者之生理的及心理的 性质也,教育之方针者,应采何主义以为归宿也;教育之方法者,应若何教 授陶冶以实施此方针也。三者之中,以教育之方针为最要:如矢之的,如舟 之舵。不此是图,其他设施,悉无意识。
第所谓教育方针者,中外古今,举无一致。欧洲中世,教育之权,操之
僧侣,其所持教育方针,乃以养成近似神子(即耶稣)之人物,近世政教分 离,国民普通教育,恒属于国家之经营,施教方针,于焉大异。斯巴达(Sparta 古代希腊 Laconia 州之首府)人之教育,期以好勇善斗,此所谓军国民教育 主义也。此主义已为近世教育家所不取(德意志及日本虽以军国主义闻于天 下,然其国之隆盛,盖不独在兵强,其国民教育方针,德智力三者未尝偏废), 以其戕贼人间个性之自由,失设教之正鹄也。法兰西哲学者庐梭,以人生本 乎自治,为立教之则,此哲家之偏见,未可施诸国民普通教育者也。德意志 之哲学者赫尔巴特(Herbart),近世教育家之泰斗也。其说以品行之陶冶, 为教育之极则,十九世纪言教育者,多以赫氏为宗。所谓赫尔巴特派教育学 与康德派哲学,殆如并世之双峰;然晚近学者多非之,至称为雕刻师而非教 育家,盖以其徒事表象之庄严,陷于漠视体育与心灵二大缺点也。现今欧美 各国之教育,罔不智德力三者并重而不偏倚,此其共通之原理也。而各国特 有之教育精神:英吉利所重者,个人自由之私权也;德意志所重者,军国主 义,举国一致之精神也;法兰西者,理想高尚,艺术优美之国也,亚美利加 者,兴产殖业,金钱万能主义之国也。稽此列强教育之成功,均有以矜式字 内着。吾国今日之教育方针,将何所取法乎?
  窃以理无绝对之是非,事以适时为兴废。吾人所需于教育者,亦去其不 适以求其适而已。盖教育之道无他,乃以发展人间身心之所长而去其短,长 与短即适与不适也。以吾昏惰积弱之民,谋教育之方针,计惟去短择长,弃 不适以求其适:易词言之,即补偏救弊,以求适世界之生存而已。外览列强
  
之大势,内鉴国势之要求,今日教学相期者,第一当了解人生之真相,第二 当了解国家之意义,第三当了解个人与社会经济之关系,第四当了解未来责 任之艰巨。准此以定今日教育之方针,教于斯,学于斯,吾国庶有起死回生 之望乎。依此方针,说其义于下方:

(一)现实主义


  人生之真相,果如何乎?此哲学上之大问题也。欲解决此问题,似尚非 今世人智之所能。征诸百家已成之说,神秘宗教,诉之理性,决其立言之不 诚,定命之说,不得初因,难言后果。印度诸师,悉以现象世界为妄觉,以 梵天真如为本体(惟一切有部之说微异斯旨);惟征之近世科学,官能妄觉, 现象无常,其说不误。然觉官有妄,而物体自真;现象无常,而实质常住。 森罗万象,瞬刻变迁,此无常之象也。原子种性,相续不灭,此常之象也。 原子种性不灭,则世界无尽;世界无尽,则众生无尽;众生无尽,则历史无 尽。尔我一身,不过人间生命一部分之过程,勿见此身无常,遂谓世间一切 无常;尔之种性及历史,乃与此现在实有之世界相永续也。以现象之变迁, 疑真常之存在,于物质世界之外,假定梵天真加以为本体,薄现实而趣空观, 厌倦偷安,人治退化,印度民族之衰微,古教宗风,不能无罪也。耶稣之教, 以为人造于神,复归于神,善者予以死后之生命,恶者夺之,以人生为神之 事业。其说虽诞,然谓天国永生,而不指斥人世生存为妄幻,故信奉其教之 民,受祸尚不若印度之烈。加之近世科学大兴,人治与教宗并立,群知古说 迷信,不足解决人生问题矣。
总之,人生真相如何,求之古说,恒觉其难通,征之科学,差谓其近是。
近世科学家之解释人生也:个人之于世界,犹细胞之于人身,新陈代谢,死 生相续,理无可逃;惟物质遗之子孙,(原子不灭)精神传之历史;(种性 不灭)个体之生命无连续,全体之生命无断灭;以了解生死故,既不厌生, 复不畏死;知吾身现实之生存,为人类永久生命可贵之一隙,非常非暂,益 非幻非空:现实世界之内有事功,现实世界之外无希望。唯其尊现实也,则 人治兴焉,迷信斩焉:此近世欧洲之时代精神也。此精神磅薄无所不至:见 之伦理道德者,为乐利主义;见之政治者,为最大多数幸福主义;见之哲学 者,曰经验论,曰唯物论;见之宗教者,曰无神论;见之文学美术者,曰写 实主义,曰自然主义。一切思想行为,莫不植基于现实生活之上。古之所谓 理想的道德的黄金时代,已无价值之可言。德意志诗人海雷(Heine 生于一 七九七年,卒于一八五六年)有言曰:“海之帝国属于英吉利,陆之帝国属 于法兰西,空之帝国属于德意志。”斯言也,意在讽劝其国人,一变其理想 主义而为现实主义也。现实主义,诚今世贫弱国民教育之第一方针矣。

(二)惟民主义


  封建时代,君主专制时代,人民惟统治者之命是从,无互相连络之机缘, 团体思想,因以薄弱。此种散沙之国民,投诸国际生存竞争之漩涡,国家之 衰亡,不待蓍卜。是以世界优越之民族,由家族团体,进而为地方团体,更 进而为国家团体。近世欧洲文明进于中古者,国家主义,亦一特异之征也。 第国家主义既盛,渐趋过当,遂不免侵害人民之权利。是以英、法革命以还,
  
惟民主义,已为政治之原则。美、法等共和国家无论矣,即君主国,若英吉 利,若比利时,亦称主权在民,实行共和政治。欧洲各国,俄罗斯、土耳其 之外,未有敢蹂躏宪章。反抗民意者也。十八世纪以来之欧洲绝异于前者, 惟民主义之赐也。吾人非崇拜国家主义,而作绝对之主张;良以国家之罪恶, 已发见于欧洲,且料此物之终毁。第衡之吾国国情,国民犹在散沙时代,因 时制宜,国家主义,实为吾人目前自救之良方。
  惟国人欲采用此主义,必先了解此主义之内容。内容维何?欧、美政治 学者诠释近世国家之通义日:“国家者,乃人民集合之团体,辑内御外,以 拥护全体人民之福利,非执政之私产也。”易词言之,近世国家主义,乃民 主的国家,非民奴的国家。民主国家,真国家也,国民之公产也。以人民为 主人,以执政为公仆者也。民奴国家,伪国家也,执政之私产也,以执政为 主人,以国民为奴隶者也。真国家者,牺牲个人一部分之权利,以保全体国 民之权利也。伪国家者,牺牲全体国民之权利,以奉一人也。民主而非国家, 吾不欲青年耽此过高之理想;国家而非民主,则将与民为邦本之说,背道而 驰。若惟民主义之国家,固吾人财产身家之所托。人民应有自觉自重之精神, 毋徒事责难于政府。若期期唯共和国体是争,非根本之计也。

(三)职业主义


  现实之世界,即经济之世界也。举凡国家社会之组织,无不为经济所转 移所支配。古今社会状态之变迁,与经济状态之变迁同一步度。此社会学者 经济学者所同认也。今日之社会,植产兴业之社会也;分工合力之社会也; 尊重个人生产力,以谋公共安宁幸福之社会也。一人失其生产力,则社会失 其一部分之安宁幸福。生产之力,弱于消费,于社会,于个人,皆属衰亡之 兆。
征之吾国经济现象,果如何乎?功利货殖,自古为羞;养子孝亲,为毕
生之义务:此道德之害于经济者也。债权无效,游惰无惩:此法律之害于经 济者也。官吏苛求,上下无情;姬妾仆从,漫无限制:此政治之害予经济者 也。并此数因,全国之人,习为游惰:君予以闲散鸣高,遗累于戚友,小人 以骗盗糊口,为害于闾阎。生寡食众,用急为舒。于此经济竞争剧烈之秋, 欲以三等流氓(政治家为高等流氓,士人为中等流氓,流氓为下等流氓,以 其均无生产力也)立国,不其难乎?
今之教育,倘不以尊重职业为方针,不独为俗见所非,亦经世家所不取。
盖个人以此失其独立自营之美德,社会经济以此陷于不克自存之悲境也。

(四)兽性主义


  日本福泽谕吉有言曰:“教育儿童,十岁以前,当以兽性主义;十岁以 后,方以人性主义。”进化论者之言日:吾人之心,乃动物的感觉之继续。 人间道德之活动,乃无道德的冲动之继续。良以人类为他种动物之进化,其 本能与他动物初无异致。所不同者,吾人独有自动的发展力耳。强大之族, 人性,兽性,同时发展。其他或仅保兽性,或独尊人性,而兽性全失,是皆 堕落衰弱之民也。
兽性之特长谓何?曰,意志顽狠,善斗不屈也,曰,体魄强健,力抗自

然也;日,信赖本能,不依他为活也;曰,顺性率真,不饰伪自文也。晰种 之人,殖民事业遍于大地,唯此兽性故;日本称霸亚洲,唯此兽性故。彼之 文明教育,粲然大备,而烛远之士,恒期期以丧失此性为忧,良有以也。
  余每见吾国曾受教育之青年,手无搏鸡之力,心无一夫之雄;白面纤腰, 妩媚若处子;畏寒怯热,柔弱若病夫:以如此心身薄弱之国民,将何以任重 而致远乎?他日而为政治家,焉能百折不回,冀其主张之贯彻也?他日而为 军人,焉能戮力疆场,百战不屈也?他日而为宗教家,焉能投迹穷荒,守死 善道也!他日而为实业家,焉能思穷百艺,排万难,冒万险,乘风破浪,制 胜万里外也?纨绔子弟遍于国中;朴茂青年,等诸麟凤;欲以此角胜世界文 明之猛兽,岂有济乎?茫茫禹域,来日大难。吾人倘不以劣败自甘,司教育 者与夫受教育者,其速自觉觉人,慎毋河汉吾言,以常见虚文自蔽也!
一九一五,十,十五。

抵抗力

(一)抵抗力之谓何


  天道远,人道迩;天道恶,人道善。吾人眼前之正路,取径乎迩而不迷 其远,尽力乎善以制其恶而已。宇宙间一切生灭现象,吾人觉性之所能知, 能力之所可及,此人道也。其生灭之本源,吾人所未知也,自然也,此天道 也。
  老聃曰:“天法道,道法自然。”自然之天道,其事虽迩,其意则远。 循乎自然,万物并处而日相毁:雨水就下而蚀地,风日剥木而变衰,雷雹为 殃,众生相杀,孰主张是?此老氏所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也。故 日,天道恶。众星各葆有其离力而不相并,万物各驱除其灾害而图生存,人 类以技术征服自然,利围以为进化之助,人力胜天,事列最显。其间意志之 运用,虽为自然进动之所苞,然以人证物,各从其意,志之欲求,以与自然 相抗,而成败别焉。故曰,人道善。
  兹所谓人道者,非专为人类而言。人类四大之身,亦在自然之列。惟其 避害御侮自我生存之意志,万类所同,此别于自然者也。自然每趋于毁坏, 万物各求其生存。一存一毁,此不得不需于抵抗力矣。抵抗力者,万物各执 着其避害御侮自我生存之意志,以与天道自然相战之谓也。

(二)抵抗力之价值


  万物之生存进化与否,悉以抵抗力之有无强弱为标准。优胜劣败,理无 可逃。通一切有生无生物,一息思存,即一息不得无抵抗力。此不独人类为 然也:行星而无抵抗力,已为太阳所吸收;植物而无抵抗力,则将先秋而零 落;禽兽而无抵抗力,将何以堪此无宫室衣裳之生话?
人类之生事愈繁,所需于抵抗力者尤巨。自生理言之:所受自然之疾病,
无日无时无之,治于医药者只十之二三,治于自身抵抗力者恒十之七八。自 政治言之:对外而无抵抗力,必为异族所兼并;对内而无抵抗力,恒为强暴 所劫持。抵抗力薄弱之人民,虽尧、舜之君将化而为桀、纣;抵抗力强毅之 民族,虽路易、拿翁之枭杰,亦不得不勉为华盛顿;否则身戮为天下笑耳。 自社会言之:群众意识,每喜从同;恶德污流,情力甚大;往往滔天罪恶, 视为其群道德之精华。非有先觉哲人,力抗群言,独标异见,则社会莫由进 化。自道德言之:人秉自然,贪残成性,即有好善利群之知识,而无抵抗实 行之毅力,亦将随波逐流,莫由自拔;矧食色根诸天性,强言不欲,非伪即 痴。然纵之失当,每为青年堕落之源。使抗欲无力,一切操行,一切习惯, 悉难趣诸向上之途,而群已之乐利,胥因以破坏。
  审是人生行径,无时无事,不在剧烈战斗之中,一旦丧失其抵抗力,降 服而已,灭亡而已,生存且不保,遑云进化!盖失其精神之抵抗力,已无人 格可言,失其身体之抵抗力,求为走肉行尸,且不可得也!

(三)抵抗力与吾国民性

吾国衰亡之现象,何止一端?而抵抗力之薄弱,为最深最大之病根。退

缩苟安,铸为民性,腾笑万国,东邻尤肆其恶评。最近《义勇青年杂志》所 载《支那之民族性与社会组织》文中,有言曰:
  彼等但求生命财产之安全,其国土之附属何国,非所注意。其国为历代 易姓革命之国也。其国王之为刘氏或李氏,乃至或英,或俄,或法,一切无 所容心。所谓“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力于我何有哉”之言,最足表示彼 等之性格。彼等所愿者,租税少,课役稀,文法不繁而已。数千年未所谓为 政者,设种种文法,夺百姓之钱,以肥私腹,而百姓之利害休戚,不置眼中, 终至官贼同视。彼等于个人眼前利益以外,决不喜为之。政治上之抗争,宁 目为妨害产业之绝大非行,政治之良否是非,一般人民,绝不闻问。彼等但 屈从强有势力者而已。??
  支那今日之醒觉,不过一部分外国留学生。而一般国民,深以政争妨害 自身产业,为彼等心中第一难堪之痛苦。若夫触世界之潮流,促醒其迷梦, 使知国家为何物,民权为何物,自由为何物,其日尚远也!
  日人此言,强半属于知识问题者,犹可为国人恕。惟其“屈从强有势力 者”一言,国人其何以忍受?然征诸吾人根性,又何能强颜不承?呜呼!国 人倘抛置抵抗力,惟强有势力者是从,世界强有势力者多矣,盗贼外人,将 非所择,厚颜苟安,真堪痛哭矣!呜呼!国人须知奋斗乃人生之职,苟安为 召乱之媒!兼弱攻昧,弱肉强食,中外古今,举无异说。国人而抛置抵抗力, 即不啻自署奴券,置身弱昧之林也。
举凡吾之历史,吾之政治,吾之社会,吾之家庭,无一非暗云所笼罩;
欲一一除旧布新,而不为并世强盛之民所兼,所攻,所食,固非冒万险,排 万难,虞由幸致。以积重难返之势,处竞争剧烈之秋,吾人所需抵抗力之量, 较诸今日之欧战,理当无灭有增。而事象所呈,适得其反。愚昧无知者无论 矣,即曲学下流,合污远祸,毁节求容者,亦尚不足深责;吾人所第一痛心 者,乃在抵抗力薄弱之贤人君子。其始也未尝无推倒一时之概,澄清天下之 心,然一遇艰难,辄自阻丧:上者愤世自杀;次者厌世逃禅;又其次者,嫉 俗隐遁;又其次者,酒博自沉。此四者,皆吾民之硕德名流,而如此消极, 如此脆弱,如此退葸,如此颓唐,驯致小人道长,君子道消,天地易位,而 亡国贱奴根性薄弱,真乃铁案如山矣!
或谓“今俗浇薄,圃如此也”。而征之在昔,耦耕之徒,目孔、墨为多
事;汉、明之灭,或归罪于党人;历代国变,义烈之士,亦不过慷慨悲歌, 闭门自杀而已。杨雄,蔡邕,文学盖世,而贬节于王董;谯周,冯道,士林 所不齿也,而少年操行,俱见重于乡党;洪承畴初未尝无殉国之志,而卒为 清廷厚禄美色所动;曹操、秦桧之为巨好大恶,妇孺所知也,而操相济南, 桧为御史时,不可谓非正人君子。由是而知吾国社会恶潮流势力之伟大,与 夫个人抵抗此恶潮流势力之薄弱,相习成风,廉耻道丧,正义消亡,乃以铸 成今日卑劣无耻退葸苟安诡易圆滑之国民性!呜呼,悲哉!亡国灭种之病根, 端在斯矣!

(四)国人抵抗力薄弱之原因及救济法


  披荆斩棘,拓此宏疆,吾人之祖先,若绝无抵抗力,则已为群蛮所并吞; 而酿成今日之罢现象者,其原因盖有三焉:
一曰学说之为害也。老尚雌退,儒崇礼让,佛说空无。义侠伟人,称以

大盗;贞直之士,谓为粗横。充塞吾民精神界者,无一强梁敢进之思。惟抵 抗之力,从根断矣。
  一曰专制君主之流毒也。全国人民,以君主之爱憎为善恶,以君主之教 训为良知。生死予夺,惟一人之意是从。人格丧亡,异议杜绝。所谓纲常大 义,无所逃于天地之间,而民德,民志,民气,扫地尽矣。
  一日统一之为害也。列邦并立,各自争存,智勇豪强,犹争受推重。政 权统一,则天下同风,民贼独夫,益无忌惮;庸懦无论矣,即所谓智勇豪强, 非自毁人格,低首下心,甘受笞挞,奉令惟谨,别无生路。“臣罪当诛,天 王圣明。”至此则万物赖以生存之抵抗力,乃化而为不祥之物矣。
  并此三因,造成今果。吾人而不以根性薄弱之亡国贱奴自处也,计惟以 热血荡涤此三因,以造成将来之善果而已。
  拿破仑有言曰:“难”字,“不能”字,惟愚人字典中有之,法兰西人 所不知也。孟子曰: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大。 鼐尔孙曰:吾不识世间有可畏之事。乃木希典有言曰:训练青年,当使身心 悉如钢铁。卞内基有言日:遇难而退,遇苦而悲者,皆无能之人也。岩崎氏 者,以穷汉而成日本之第一富豪,其死也,卧病数十日,未尝一出呻吟之声; 美利坚力战八年而独立;法兰西流血数十载而成共和:此皆吾民之师资。幸 福事功,莫由幸致。世界一战场,人生一恶斗。一息尚存,决无逃遁苟安之 余地。处顺境而骄,遭逆境而馁者,皆非豪杰之士也,外境之降虏已耳!

一九一五,十一,十五。

东西民族根本思想之差异


  五方风土不同,而思想遂因以各异。世界民族多矣:以人种言,略分黄 自,以地理言,略分东西西洋。东西洋民族不同,而根本思想亦各成一系, 若南北之不相并,水火之不相容也,请言其大者:


(一)西洋民族以战争为本位, 东洋民族以安息为本位。


  儒者不尚力争,何况于战?老氏之教,不尚贤,使民不争,以任兵为不 祥之器;故中土自西汉以来,黩武穷兵,国之大戒,佛徒去杀,益堕健斗之 风。世或称中国民族安息于地上,犹太民族安息于天国,印度民族安息于涅 槃,安息为东洋诸民族一贯之精神。斯说也,吾无以易之。
  若西洋诸民族,好战健斗,根诸天性,成为风俗。自古宗教之战,政治 之战,商业之战,欧罗巴之全部文明史,无一字非鲜血所书。英吉利人以鲜 血取得世界之霸权,德意志人以鲜血造成今日之荣誉。若比利时,若塞尔维 亚,以小抗大,以鲜血争自由,吾料其人之国终不沦亡。其力抗艰难之气骨, 东洋民族或目为狂易,但能肖其万一,爱平和尚安息雍容文雅之劣等东洋民 族,何至处于今日之被征服地位?
西洋民族性,恶侮辱,宁斗死,东洋民族性,恶斗死,宁忍辱。民族而
具如斯卑劣无耻之根性,尚有何等颜面,高谈礼教文明而不羞愧!


(二)西洋民族以个人为本位, 东洋民族以家族为本位。


  西洋民族,自古讫今,彻头彻尾,个人主义之民族也。英、美如此,法、 德亦何独不然?尼采如此,康德亦何独不然?举一切伦理,道德,政治,法 律,社会之所向往,国家之所祈求,拥护个人之自由权利与幸福而已。思想 言论之自由,谋个性之发展也。法律之前,个人平等也。个人之自由权利, 载诸宪章,国法不得而剥夺之,所谓人权是也。人权者,成人以往,自非奴 隶,悉享此权,无有差别。此纯粹个人主义之大精神也。自唯心论言之:人 间者,性灵之主体也;自由者,性灵之活动力也。自心理学言之:人间者, 意思之主体;自由者,意思之实现力也。自法律言之:人间者,权利之主体; 自由者,权利之实行力也。所谓性灵,所谓意思,所谓权利,皆非个人以外 之物。国家利益,社会利益,名与个人主义相冲突,实以巩固个人利益为本 因也。
  东洋民族,自游牧社会,进而为宗法社会,至今无以异焉;自酋长政治, 进而为封建政治,至今亦无以异焉。宗法社会,以家族为本位,而个人无权 利,一家之人,听命家长。《诗》曰:“君之宗之。”《礼》日:“有余则 归之宗,不足则资之宗。”宗法社会尊家长,重阶级,故教孝;宗法社会之 政治,郊庙典礼,国之大经,国家组织,一如家族,尊元首,重阶级,故教 忠。忠孝者,宗法社会封建时代之道德,半开化东洋民族一贯之精神也。自 古忠孝美谈,未尝无可泣可歌之事,然律以今日文明社会之组织,宗法制度 之恶果,盖有四焉:一曰损坏个人独立自尊之人格;一日窒碍个人意思之自
  
由;一日剥夺个人法律上平等之权利(如尊长卑幼同罪异罚之类),一日养 成依赖性,戕贼个人之生产力。东洋民族社会中种种卑劣不法残酷衰微之象, 皆以此四者为之因。欲转善因,是在以个人本位主义,易家族本位主义。


(三)西洋民族以法治为本位,以 实利为本位;东洋民族以感 情为本位,以虚文为本位。


  西洋民族之重视法治,不独国政为然,社会家庭,无不如是。商业往还, 对法信用者多,对人信用者寡;些微授受,恒依法立据。浅见者每讥其俗薄 而不惮烦也。父子昆季之间,称贷责偿,锱铢必较,违之者不惜诉诸法律; 亲戚交游,更无以感情违法损利之事。
  或谓西俗夫妇非以爱情结合艳称于世者乎?是非深知西洋民族社会之真 相者也。西俗爱情为一事,夫妇又为一事。恋爱为一切男女之共性;及至夫 妇关系,乃法律关系,权利关系,非纯然爱情关系也。约婚之初,各要求其 财产而不以为贪;既婚之后,各保有其财产而不以为吝。即上流社会之夫妇, 一旦反目,直讼之法庭而无所愧作。社会亦绝不以此非之。盖其国为法治国, 其家庭亦不得不为法治家庭;既为法治家庭,则亲子昆季夫妇,同为受治于 法之一人,权利义务之间,自不得以感情之故,而有所损益。亲不责予以权 利,遂亦不重视育子之义务。避妊之法,风行欧洲。夫妇生活之外无有余赀 者,咸以生子为莫大之厄运。不徒中下社会如斯也,英国贵妇人乃以爱犬不 爱小儿见称于世,良以重视个人自身之利益,而绝无血统家族之观念,故夫 妇问题与产子问题,不啻风马牛相去万里也。若夫东洋民族,夫妇问题,恒 由产子问题而生。“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旧律无子,得以出妻。重家族, 轻个人,而家庭经济遂蹈危机矣。蓄妾养子之风,初亦缘此而起。亲之养子, 子之养亲,为毕生之义务。不孝不慈,皆以为刻薄非人情也。
西俗成家之子,恒离亲而别居,绝经济之关系,所谓吾之家庭(Myfamily)
者,必其独立生活也,否则必曰吾父之家庭(Myfather’sfami1y);用语严 别,误必遗讥。东俗则不然:亲养其子,复育其孙;以五递进,又各纳妇, 一门之内,人口近百矣,况夫累代同居,传为佳话。虚文炫世,其害滋多! 男妇群居,内多垢淬;依赖成性,生产日微,貌为家庭和乐,实则黑幕潜张, 而生机日促耳。昆季之间,率为共产,倘不相养,必为世讥。事畜之外,兼 及昆季。至简之家,恒有八口。一人之力,易以肩兹?因此被养之昆季习为 游惰,遗害于家庭及社会者亦复不少。交游称贷,视为当然,其偿也无期, 其质也无物,惟以感情为条件而已。仰食豪门,名流不免。以此富者每轻去 其乡里,视戚友若盗贼。社会经济,因以大乱。
  凡此种种恶风,皆以伪饰虚文任用感情之故。浅见者自表面论之,每称 以虚文感情为重者,为风俗淳厚之征;其实施之者多外饰厚情,内恒愤忌。 以君子始,以小人终,受之者习为贪情,自促其生以弱其群耳。以此为俗, 何厚之有?以法治实利为重者,未尝无刻薄寡恩之嫌;然其结果,社会各人, 不相依赖,人自为战,以独立之生计,成独立之人格,各守分际,不相侵渔。 以小人始,以君子终,社会经济,亦因以厘然有叙。以此为俗,吾则以为淳 厚之征也。——即非淳厚也何伤?
  
一九一五,十二,十五。

一九一六年


  任重道远之青年诸君乎!诸君所生之时代,为何等时代乎?乃二十世纪 之第十六年之初也。世界之变动即进化,月异而岁不同。人类光明之历史, 愈演愈疾。十八世纪之文明,十七世纪之人以为狂易也;十九世纪之文明, 十八世纪之人以为梦想也。丽现代二十世纪之文明,其进境如何,今方萌动, 不可得而言焉。然生斯世者,必昂头自负为二十世纪之人,创造二十世纪之 新文明,不可因袭十九世纪以上之文明为止境。人类文明之进化,新陈代谢, 如水之逝,如矢之行,时时相续,时时变易。二十世纪之第十六年之人,又 当万事一新,不可因袭二十世纪之第十五年以上之文明为满足。盖人类生活 之特色,乃在创造文明耳。假令二十世纪之文明,不如于十九世纪,则吾人 二十世纪之生存为无价值,二十世纪之历史为空白,假令千九百十六年之文 明,一仍千九百十五年之旧,而无所更张,则吾人千九百十六年之生存为赘 疣,千九百十六年之历史为重出。故于千九百十六年入岁之初,敢珍重为吾 任重道远之青年诸君告也:
  自世界言之,此一九一六年以前以后之历史,将的然大变也欤?欧洲战 争,延及世界,胜负之数,日渐明了。德人所失,去青岛及南非洲、太平洋 殖民地外,寸地无损,西拒英、法,远离国境;东入俄边,夺地千里;出巴 尔干,灭塞尔维亚,德土二京,轨轴相接。德虽悉锐南征,而俄之于东,英 法之于西,仅保残喘,莫越雷池。回部之众,倾心于德。印度,波斯,阿拉 伯,埃及,摩洛哥,皆突厥旧邦,假以利器,必为前驱。则一九一六年以前 英人所据欧、亚往还之要道,若苏彝士,若亚丁,若锡兰,将否折而入于德 人之手;英、法、俄所据亚洲之殖民地,是否能保一九一六年以前之状态; 一九一六年之世界地图,是否与一九一五年者同一颜色:征诸新旧民族相代 之先例,其略可得而知矣。英国政党政治之缺点,日益暴露,强迫兵役,势 在必行。列国鉴于德意志强盛之大原,举全力以为工业化学是务。审此,一 九一六年欧洲之形势,军事,政治,学术,思想,新受此次战争之洗礼,必 有剧变,大异于前。一九一六年,固欧洲人所珍重视之者也。
自吾国言之,吾国人对此一九一六年,尤应有特别之感情,绝伦之希望。
盖吾人自有史以讫一九一五年,于政治,于社会,于道德,于学术,所造之 罪孽,所蒙之羞辱,虽倾江、汉不可浣也。当此除旧布新之际,理应从头忏 悔,改过自新。一九一五年与一九一六年间,在历史上画一鸿沟之界:自开 辟以讫一九一五年,皆以古代史目之,从前种种事,至一九一六年死;以后 种种事,自一九一六年生。吾人首当一新其心血,以新人格;以新国家,以 新社会;以新家庭;以新民族;必迨民族更新,吾人之愿始偿,吾人始有与 晰族周旋之价值,吾人始有食息此大地一隅之资格。青年必怀此希望,始克 称其为青年而非老年;青年而欲达此希望,必扑杀诸老年而自重其青年,且 必自杀其一九一五年之青年而自重其一九一六年之青年。
一九一六年之青年,其思想动作,果何所适从乎? 第一,自居征服(ToConquer)地位,勿自居被征服(BeConquered)地
位全体人类中:男子,征服者也;女子,被征服者也。白人,征服者也;非 白人,皆被征服者也。极东民族中,蒙、满、日本为征服民族,汉人种为被 征服民族。汉人种中,尤以扬子江流域为被征服民族中之被征服民族所生聚。 姑苏、江左之良民,其代表也。征服者何?其人好勇斗狠,不为势屈之谓也。

被征服者何?其人怯懦苟安,惟强力是从;但求目前生命财产之安全,虽仇 敌盗窃,异族阉宦,亦忍辱而服事之,颂扬之,所谓顺民是也。吾人平心思 之,倘无此种之劣根性,则予获妄言之咎矣,如其不免焉,自负为一九一六 年之男女青年,势将以铁血一洗此浃髓沦肌之奇耻大辱!
  第二,尊重个人独立自主之人格,勿为他人之附属品以一物附属一物, 或以一物附属一人而为其所有,其物为无意识者也。若有意识之人间,各有 其意识,斯各有其独立自主之权。若以一人而附属一人,即丧其自由自尊之 人格,立沦于被征服之女子奴隶捕虏家畜之地位。此自晰人种所以兢兢于独 立自主之人格,平等自由之人权也。集人成国,个人之人格高,斯国家之人 格亦高,个人之权巩固,斯国家之权亦巩固。而吾国自古相传之道德政治, 胥反乎是。儒者三纲之说,为一切道德政治之大原:君为臣纲,则民于君为 附属品,而无独立自主之人格矣,父为子纲,则子于父为附属品,而无独立 自主之人格矣;夫为妻纲,则妻于夫为附属品,而无浊立自主之人格矣。率 天下之男女,为臣,为子,为妻,而不见有一独立自主之人者,三纲之说为 之也。缘此而生金科玉律之道德名词,——曰忠,曰孝,曰节,——皆非推 已及人之主人道德,而为以已属人之奴隶道德也。人间百行,皆以自我为中 心,此而丧失,他何足言?奴隶道德者,即丧失此中心,一切操行,悉非义 由己起,附属他人以为功过者也。自负为一九一六年之男女青年,其各奋斗 以脱离此附属品之地位,以恢复独立自主之人格!
第三,从事国民运动,勿囿于党派运动人生而私,不能无党,政治运用
党尤尚焉。兹之非难党见者,盖有二义: 其一,政党政治,将随一九一五年为过去之长物,且不适用于今日之中
国也。纯全政党政治,惟一见于英伦,今且不保。英之能行此制者,其国民
几皆政党也:富且贵者多属保守党,贫困者非自由党即劳动党。政党殆即国 民之化身,故政治运行,鲜有隔阂。且其民性深沉,不为已甚,合各党于“巴 力门”,国之大政,悉决以三 C。所谓三 C 者:第一日 Contest,党争是也; 第二日 Conference,协商是也;第三日 Compromise,和解是也。他国鲜克臻 此,吾人尤所难能。政党之岁月尚浅,范围过狭,目为国民中特殊一阶级, 而政党自身,亦以为一种之营业。利权分配,或可相容;专利自恣,相攻无 已。故日,政党政治,不适用于今日之中国也。
其二,吾国年来政象,惟有党派运动,而无国民运动也。法兰西之革命,
法兰西国民之恶王政与教权也,美利坚之独立,十三州人民之恶苛税也;日 本之维新,日本国民之恶德川专政也。是乃法、美、日本国民之运动,非一 党一派人之所主张所成就。凡一党一派人之所主张,而不出于多数国民之运 动,其事每不易成就,即成就矣,而亦无与于国民根本之进步。吾国之维新 也,复古也,共和也,帝政也,皆政府党与在野党之所主张抗斗,而国民若 观对岸之火,熟视而无所容心;其结果也,不过党派之胜负,于国民根本之 进步,必无与焉。
  自负为一九一六年之男女青年,其各自勉为强有力之国民,使吾国党派 运动进而为国民运动。自一九一六年始,世界政象,少数优秀政党政治,进 而为多数优秀国民政治,亦将自一九一六年始。此予敢为吾青年诸君预言者 也。

一九一六,一,十五。

吾人最后之觉悟


  人之生也必有死,固非为死而生,亦未可漠然断之日为生而生。人之动 作必有其的,其生也亦然。洞明此的,斯真吾人最后之觉悟也。世界一切哲 学宗教皆缘欲达此觉悟而起。兹之所论,非其伦也。兹所谓最后之觉悟者, 吾人生聚于世界之一隅,历数十年,至于今日,国力文明,果居何等?易词 言之,即盱衡内外之大势,吾国吾民。果居何等地位,应取何等动作也。故 于发论之先,申立言之旨,为读者珍重告焉。
  吾华国于亚洲之东,为世界古国之一,开化日久,环吾境者皆小蛮夷, 闭户自大之局成,而一切学术政教悉自为风气,不知其他。魏晋以还,象教 流入,朝野士夫,略开异见。然印土自己不振,且其说为出世之宗,故未能 使华民根本丕变,资生事之所需也。其足使吾人生活状态变迁而日趋觉悟之 途者,其欧化之输入乎?
  欧洲输入之文化,与吾华固有之文化,其根本性质极端相反。数百年来, 吾国扰攘不安之象,其由此两种文化相触接相冲突者,盖十居八九。凡经一 次冲突,国民即受一次觉悟。惟吾人惰性过强,旋觉旋迷,甚至愈觉愈迷, 昏瞆糊涂,至于今日,综计过境,略分七期:
第一期在有明之中叶,西教西器初入中国,知之者乃极少数之人,亦复
惊为“河汉”,信之者为徐光启一人而已。 第二期在清之初世,火器历法,见纳于清帝,朝野旧儒,群起非之,是
为中国新旧相争之始。
  第三期在清之中世。鸦片战争以还,西洋武力,震惊中土,情见势绌, 互市局成,曾、李当国,相继提倡西洋制械练兵之术,于是洋务西学之名词 发现于朝野。当时所争者,在朝则为铁路非铁路问题,在野则为地圆地动地 非圆不动问题。今之童稚皆可解决者,而当时之顽固士大夫奋笔鼓舌,晓晓 不已,咸以息邪说正人心之圣贤自命。其睡眠无知之状态,当世必觉其可恶, 后世只觉其可怜耳!
第四期在清之末季。甲午之役,军破国削,举国上中社会,大梦初觉,
稍有知识者,多承认富强之策,虽圣人所不废。康、梁诸人,乘时进以变法 之说,耸动国人,守旧党尼之,遂有戊戌之变。沉梦复酣,暗云满布,守旧 之见,趋于极端,遂积成庚子之役。虽国几不国,而旧势力顿失凭依,新思 想渐拓领土,遂有行政制度问题一折而入政治根本问题。
第五期在民国初元。甲午以还,新旧之所争论,康、梁之所提倡,皆不
越行政制度良否问题之范围,而于政治根本问题去之尚远。当世所说为新奇 者,其实至为肤浅;顽固党当国,并此肤浅者而亦抑之,遂激动一部分优秀 国民渐生政治根本问题之觉悟,迸而为民主共和国君主立宪之讨论。辛亥之 役,共和告成,昔日仇视新政之君臣,欲求高坐庙堂从容变法而不可得矣。 第六期则今兹之战役也。三年以来,吾人于共和国体之下,备受专制政 治之痛苦。自经此次之实验,国中贤者,宝爱共和之心,因以勃发,厌弃专
制之心,因以明确。 吾人拜赐于执政,可谓没齿不忘者矣。然自今以往,共和国体果能巩固
无虞乎?立宪政治果能施行无阻乎?以予观之,此等政治根本解决问题,犹 待吾人最后之觉悟。此谓之第七期民国宪法实行时代。
今兹之役,可谓为新旧思潮之大激战。浅见者咸以吾人最后之觉悟期之,

而不知尚难实现也。何以言之?今之所谓共和,所谓立宪者,乃少数政党之 主张,多数国民不见有若何切身利害之感而有所取舍也。盖多数人之觉悟, 少数人可为先导,而不可为代庖。共和立宪之大业,少数人可主张,而未可 实现。人类进化恒有轨辙可寻,故予于今兹之战役,固不容怀悲观而取卑劣 之消极态度,复不敢怀乐观而谓可踌躇满志也。故吾曰:此等政治根本解决 问题,不得不待诸第七期吾人最后之觉悟。此觉悟维何?请为我青年国民珍 重陈之:

(一)政治的觉悟


  吾国专制日久,惟官令是从。人们除纳税诉讼外,与政府无交涉。国家 何物,政治何事,所不知也。积成今日国家危殆之势,而一般商民,犹以为 干预政治,非分内之事;国政变迁,悉委诸政府及党人之手;自身取中立态 度,若观对岸之火,不知国家为人民公产,人类为政治动物。斯言也,欧、 美国民多知之。此其所以莫敢侮之也。是为吾人政治觉悟之第一步。
  吾人既未能置身政治潮流以外,则开宗明义之第一章,即为决择政体良 否问题。古今万国,政体不齐,治乱各别。其拨乱为治者,罔不舍旧谋新, 由专制政治,趋于自由政治;由个人政治,趋于国民政治;由官僚政治,趋 于自治政治:此所谓立宪制之潮流,此所谓世界系之轨道也。吾国既不克闭 关自守,即万无越此轨道逆此潮流之理。进化公例,适者生存。凡不能应四 周情况之需求而自处于适宜之境者,当然不免于灭亡。日之与韩,殷鉴不远。 吾国欲图世界的生存,必弃数千年相传之官僚的专制的个人政治,而易以自 由的自治的国民政治也。是为吾人政治的觉悟之第二步。
所谓立宪政体,所谓国民政治,果能实现与否,纯然以多数国民能否对
于政治,自觉其居于主人的主动的地位为唯一根本之条件。自居于主人的主 动的地位,则应自进而建设政府,自立法度而自服从之,自定权利而自尊重 之。倘立宪政治之主动地位属于政府而不属于人民,不独宪法乃一纸空文, 无永久厉行之保障,且宪法上之自由权利,人民将视为不足重轻之物,而不 以生命拥护之;则立宪政治之精神已完全丧失矣。是以立宪政治而不出于多 数国民之自觉,多数国民之自动,惟日仰望善良政府,贤人政治,其卑屈陋 劣,与奴隶之希冀主恩,小民之希冀圣君贤相施行仁政,无以异也。古之人 希冀圣君贤相施行仁政,今之人希冀伟人大老建设共和宪政,其卑屈陋劣, 亦无以异也。夫伟人大老,亦国民一分子,其欲建设共和宪政,岂吾之所否 拒?第以共和宪政,非政府所能赐予,非一党一派人所能主持,更非一二伟 人大老所能负之而趋。共和立宪而不出于多数国民之自觉与自动,皆伪共和 也,伪立宪也,政治之装饰品也,与欧、美各国之共和立宪绝非一物。以其 于多数国民之思想人格无变更,与多数国民之利害休戚无切身之观感也。是 为吾人政治的觉悟之第三步。

(二)伦理的觉悟


  伦理思想,影响于政治,各国皆然,吾华尤甚。儒者三纲之说,为吾伦 理政治之大原,共贯同条,莫可偏废。三纲之根本义,阶级制度是也。所谓 名教,所谓礼教,皆以拥护此别尊卑明贵贱制度者也。近世西洋之道德政治,
  
乃以自由平等独立之说为大原,与阶级制度极端相反。此东西文明之一大分 水岭也。
  吾人果欲于政治上采用共和立宪制,复欲于伦理上保守纲常阶级制,以 收新旧调和之效,自家冲撞,此绝对不可能之事。盖共和立宪制,以独立平 等自由为原则,与纲常阶级制为绝对不可相容之物,存其一必废其一。倘于 政治否认专制,于家族社会仍保守旧有之特权,则法律上权利平等经济上独 立生产之原则,破坏无余,焉有并行之余地?
  自西洋文明输入吾国,最初促吾人之觉悟者为学术,相形见拙,举国所 知矣;其次为政治,年来政象所证明,已有不克守缺抱残之势。继今以往, 国人所怀疑莫决者,当为伦理问题。此而不能觉悟,则前之所谓觉悟者,非 彻底之觉悟,盖犹在惝恍迷离之境。吾敢断言曰:伦理的觉悟,为吾人最后 觉悟之最后觉悟。

一九一六,二,十五。

新青年


  青年何为而云新青年乎?以别夫旧青年也。同一青年也,而新旧之别安 在?自年龄言之,新旧青年固无以异;然生理上,心理上,新青年与旧青年, 固有绝对之鸿沟,是不可不指陈其大别,以促吾青年之警觉。慎勿以年龄在 青年时代,遂妄自以为取得青年之资格也。
  自生理言之,白面书生,为吾国青年称美之名词。民族衰微,即坐此病。 美其貌,弱其质,全国青年,悉秉蒲柳之资,绝无桓武之态。艰难辛昔,力 不能堪。青年堕落,壮无能为。非吾国今日之现象乎?且青年体弱,又不识 卫生,疾病死亡之率,日以加增。浅化之民,势所必至。倘有精确之统计, 示以年表,其必惊心怵目也无疑。
  世界各国青年死亡之病因,德国以结核性为最多;然据一九一二年之统 计,较三十年前,减少半数。英国以呼吸器病为最多;据今统计,较之十余 年前,减少四分之一。日本青年之死亡,以脑神经系之疾为最多;而最近调 查,较十年前,减少六分之一。德之立教,体育殊重,民力大张,数十年来, 青年死亡率之锐减,列国无与比伦。英、美、日本之青年,亦皆以强武有力 相高:竞舟角力之会,野球远足之游,几无虚日,其重视也,不在读书授业 之下。故其青年之壮健活泼,国民之进取有为,良有以也。
而我之青年则何如乎?甚者纵欲自股以促其天年,否亦不过斯斯文文一
自面书生耳!年龄虽在青年时代,而身体之强度,已达头童齿豁之期。盈千 累万之青年中,求得一面红体壮,若欧美青年之威武陵人者,竟若凤毛麟角。 人字吾为东方病夫国,而吾人之少年青年,几无一不在病夫之列,如此民族, 将何以图存?吾可爱可敬之青年诸君乎!倘自认为二十世纪之新青年,首应 于生理上完成真青年之资格,慎勿以年龄上之伪青年自满也!
更进而一论心理上之新青年何以别夫旧青年乎?充满吾人之神经,填塞
吾人之骨髓,虽尸解魂消,焚其骨,扬其灰,用显微镜点点验之,皆备有“做 官发财”四大字。做官以张其威,发财以逞其欲。一若做官发财为人生唯一 之目的。人间种种善行,凡不利此目的者,一切牺牲之而无所顾惜;人间种 种罪恶,凡有利此目的者,一切奉行之而无所忌惮。此等卑劣思维,乃远祖 以来历世遗传之缺点(孔门即有干禄之学),与夫社会之恶习,相演而日深。 无论若何读书明理之青年,发愤维新之志士,一旦与世周旋,做官发财思想 之触发,无不与日俱深。浊流滔滔,虽有健者,莫之能御。人之侮我者,不 曰“支那贱种”,即曰“卑劣无耻”。将忍此而终古乎?誓将一雪此耻乎? 此责任不得不加诸未尝堕落宅心清白我青年诸君之双肩。彼老者壮者及比诸 老者壮者腐败堕落之青年,均无论矣。吾可敬可爱之青年诸君乎!倘自认为 二十世纪之新青年,头脑中必斩尽涤绝彼老者壮者及比诸老者壮者腐败堕落 诸青年之做官发财思想,精神上别构真实新鲜之信仰,始得谓为新青年而非 旧青年,始得谓为真青年而非伪青年。
  青年之精神界欲求此除旧布新之大革命,第一当明人生归宿问题。人生 数十寒暑耳,乐天者荡,厌世者偷,惟知于此可贵之数十寒暑中,量力以求 成相当之人物为归宿者得之。准此以行,则不得不内图个性之发展,外图贡 献于其群。岁不我与,时不再来;计功之期,屈指可埃。一切未来之责任, 毕生之光荣,又皆于此数十寒暑中之青年时代十数寒暑间植其大本。前瞻古 人,后念来者,此身将为何如人,自不应仅以做官求荣为归宿也。
  
  第二当明人生幸福问题。人之生也,求幸福而避痛苦,乃当然之天则。 英人边沁氏,幸福论者之泰斗也。举人生乐事几十余,而财富之乐居其一; 举人生之痛苦亦十余事,而处分财富之难,即列诸拙劣痛苦之内。审是,金 钱虽有万能之现象,而幸福与财富,绝不可视为一物也明矣。幸福之为物, 既必准快乐与痛苦以为度,又必兼个人与社会以为量。以个人发财主义为幸 福主义者,是不知幸福之为何物也。
  吾青年之于人生幸福问题,应有五种观念:一曰毕生幸福,悉于青年时 代造其因;二曰幸福内容,以强健之身体正当之职业称实之名誉为最要,而 发财不与焉;三曰不以个人幸福损害国家社会;四曰自身幸福,应以自力造 之,不可依赖他人;五曰不以现在暂时之幸福,易将来永久之痛苦。情能识 此五者,则幸福之追求,未尝非青年正当之信仰。若夫沉迷于社会家庭之恶 习,以发财与幸福并为一谈,则异日立身处世,奢以贼己,贪以贼人,其为 害于个人及社会国家者,宁有纪极!
  夫发财本非恶事,个人及社会之生存与发展,且以生产殖业为重要之条 件,惟中国式之发财方法,不出于生产殖业,而出于苟得妄取,甚至以做官 为发财之捷径,猎官摸金,铸为国民之常识,为害国家,莫此为甚。发财固 非恶事,即做官亦非恶事,幸福更非恶事;惟吾人合做官发财享幸福三者以 一贯之精神,遂至大盗遍于国中。人间种种至可恐怖之罪恶多由此造成。国 将由此灭,种将由此削。吾可敬可爱之青年!倘留此龌龊思想些微于头脑, 则新青年之资格丧失无余;因其精神上之龌龊下流,与彼腐败堕落之旧青年 无以异也。
予于国中之老者壮者,与夫比诸老者壮者之青年,无论属何社会,隶何
党派,于生理上,心理上,十九怀抱悲观,即自身亦在诅咒之列。幸有一线 光明者,时时微闻无数健全洁白之新青年,自绝望消沉中唤予以兴起,用敢 作此最后之哀鸣!

一九一六,九,一。

当代二大科学家之思想


  英史家嘉莱尔(Carlyle)所造英雄崇拜论,罗列众流,不及科学家,其 重要原因盖有二焉:其一,前世纪之上半期,尚未脱十八世纪破坏精神,科 学的精密之建设,犹末遑及,世人心目中所拟英雄之标准与今异也;其一, 当时科学趋重局部与归纳,未若综合的演绎的学说足以击刺人心也。二十世 纪科学家之自负,与夫时代之要求,与前异趣。诸种科学,蔚然深入。综合 诸学之预言的大思想家,势将应时而出。社会组织,日益复杂。人生真相, 日渐明了。一切建设,一切救济,所需于科学大家者,视破坏时代之仰望舍 身济人之英雄为更迫切。彼应此时代之要求,而崭然露其天才之头角者,于 当世科学家中得二人焉:一曰梅特尼廓甫(Metchnikoff),一曰阿斯特瓦尔 特(Ostwart)。

梅特尼廓甫

(一)略历
  梅特尼廓甫,以一八四五年,生于俄罗斯加耳廓甫州。父为陆军士官。 母犹太人也。本乡大学卒业后,复游德意志诸大学。归国以一八七○年,任 阿得萨(Odessa)大学动物学教授。居十余年,辞职南游意大利、西细里亚 岛(Sicilia),从事地震学之研究者数岁。此数岁中实梅氏最重要之生涯也。 其地濒海,便于无脊动物之研究,因以发见高等动物及人类与无脊动物之血 液的关系。一八八四年,更造论发明白血球退治微生物之作用,大为法国巴 士特氏(Pasteur)所赞赏。巴氏为近世大化学家大医家。数年前巴黎某杂志, 曾发起投票公认何人为国史中最大英杰;及揭晓时,拿破仑大帝仅居第四位, 政治家甘必达(Gambetta)居第三位,第二为文家嚣俄(Hugo),巴氏乃居 第一位,其盛名可想。
一八九五年,巴氏招聘梅特尼廓甫为其医学研究所之管理者。巴士特研
究所,创始于一八八六年,为各国医学研究所之嚆矢,设备最称完美,得梅 氏之管理,盛名益著。巴士特之功,在发见诸种病原。梅特尼廓甫之功,在 根绝诸种病原,谋长生久视之术。世多称梅氏继巴氏后,为贡献人类幸福之 双星。梅之为人,朴质寡言,贫居巴黎市外,不喜交际;然四方来问学者, 无不殷勤接待,详说而曲喻之。数年前曾以研究鼠疫,亲来满洲一游。氏之 血统,乃半犹太人,于宗教则为无神论者,于政治则自由主义之人。以此之 因,宜其不容于国内。一八八一年亚历山大二世暗杀案起,俄之政潮,日趋 剧急。梅特尼廓甫亦以政见得罪皇帝,辞阿得萨而南游,适此时也。
(二)长生说
  易从来之实验的治疗法,而从事于组织的研究,穷探病原,施以根本之 救治,此现代医学界之大革命也。革命之健将为谁?即梅特尼廓甫是矣。旧 式之药剂法,率用人身以外之植物质或矿物质。金鸡纳(Quinine)及水银, 尚为比较害少之品,纳此等于胃中,经过各消化机,以达血管,驱杀病菌, 此常法也。若现代驱杀病菌之法,率不假外物,即在增多血液中原有之一种 消毒素(Antitoxin),血清注射,与以刺戟,其效立见。或于马之血液中提 取同质之物,愈足补益。白血球退治病菌,亦人身生理自然之作用。梅氏字 之曰“食菌细胞”(Phagocyte),取希腊语食(Phagein)器(Kytos)字以
  
成之也。盖以白血球周历人身各处寻求食物无已时,自营半独立之生活,若 单细胞动物阿米巴(Omiba)然,虽皮肤及硬骨中,亦能羼入。例如皮肤受伤, 白血球即时凝集,混于血液,恰若积土成垒,以御敌攻,结合新成之皮肤, 保护新生之肉,皆其职也。其或病菌侵入,敌势强大之时,白血球则整队以 御之。敌军增多,白血球亦即续发相当之动员令,奋斗求胜,死而后己,战 斗酣时,人身遂至发热,用显微镜窥之,战况历历可见。自血球退治有毒之 微生物其效如此,此梅氏初期研究之所得也。
  更深讨论之,白血球岂始终杀敌致果,以卫吾人之生命乎?此当然之疑 问也。原夫白血球之贪食病菌,非有保卫人体之义务,乃以自身食欲为之动 机。有时大敌当前,竟然放弃其作用,必病菌附有阿卜索宁(Opsoniutm)类 之刺戟物,使白血球对之食欲亢进,乃能兴奋其杀敌之精神。据梅特尼廓甫 之意见,白血球虽有防卫人身之作用,而身体衰弱时,则变而为强敌。人生 之衰老也,精力之消耗也,皆由此贪食之白血球食杀人身神经细胞之故。食 毛发之色素,则颁白而变衰。肝肾二脏,被蚀易形。夺取骨骼中之石灰质纳 诸血管,一面致骨骼脆弱,一面使动脉变硬,一举而生二害。人生之由壮而 老也,半由于病菌之围攻,半由于谋叛者白血球之内应。梅氏研究之结果, 曾下有名之定义曰:“人身机关之衰老也,全属微生物之为害,与他病症无 异。”又曰:“衰老者,传染的慢性病也。高等部分,日变形而软化。白血 球活动过度,亦其重大之原因也。”
夫以衰老为一种病症,且特属微生物为害之结果,则寻流溯源,未必无
治疗之法。此梅特尼廓甫所以醉心于长生术之研究也。因此研究而首得之疑 问,即大肠之于人身是否需要是矣。盖以大肠中多附诱起病因之微生虫。梅 氏直谓大肠为无用之长物,倘施以外科手术,割去或缩短之,未必即有特别 之恶影响。由有脊动物解剖之证明,肠之长短与生命之长短成反比例。但梅 氏尚未尝以外科手术割去大肠,及用化学消毒之事,惟尽力培养无害之细菌 于肠中,以驱逐繁殖有毒之细菌。施此术也,以乳酸菌为最有效,以其有克 杀毒菌之功用。
例如肠窒扶斯,乃最易传染之大肠病也。布加利亚人喜用乳酸菌,而此
疾稀见。牛肉与乳,其滋养分殆相伯仲。惟肉易腐败,发生有害之分子。乳 之味酸而甘,且含有砂糖分,可防止腐败细菌之增长。然则牛乳之为物,不 徒为人身之滋养品,且可攻克侵入大肠内之毒物也。蒙古与俄属南部,喜食 马乳之作品。游牧之民,多嗜凝结之牛乳。埃及与印度边境,牛乳亦为重要 之食品。布加利亚人以喜食含有极强度细菌之乳酸闻,而其人之寿逾百岁者, 实居多数。文明程度低下,与夫贫乏之人,每多长寿。由此以推,生活简单 而应顺自然,亦长寿之条件。依梅氏意见,人之老死,既得其因,复有疗法, 长生久视,虽未必遽能实现,而定命固属妄说;人生保寿百年以外,实非异 事也。
(三)道德意见
  伦理学者所谓利他主义,宗教家所谓博爱主义,非世人目为金科玉律莫 敢废置者乎?而梅特尼廓甫氏,乃谓利他博爱非永久不可缺欠之道德,冒危 险,供牺牲,舍己济人之善行,当随文明之进步,日益减少而至于无。此实 梅氏创获之见解,惊倒一世者也。欲明其说之涯略,请举其言曰:
  “人事界之祸害,随文明进步而减少,终至全然消灭,而牺牲之事鲜矣。 防疫而有血清法,医生遂无与传染病相战之危险。昔之医生,施义膜性咽喉
  
炎(Diphtheria)患者以手术,不得不舍命为之。余之有人中,少年有望之 医生供此牺牲而死者,实繁有徒。今已有义膜性咽喉炎退治血清之发明,即 无前此牺牲之必要矣。要之,科学进步,即所以杜绝牺牲之道也。
  “在昔亚布喇哈姆(Abraham 犹太人之祖,见圣书)以宗习信仰,牺牲 其孤儿。此等高尚行为,其日益稀少而至绝迹乎?自合理的道德言之,此种 行为,虽云有赞赏之价值,而究有何所用耶?人人拒绝他人同情之时代,其 将至乎?康德以行善为人间纯粹之义务,斯宾塞以助人为人间本能之要求。 此等原理,将行于何时何世,吾不得而知也。自理想言之,人各自达于充足 之境遇,行善不及于他人,此种社会,其旦暮遇之。”(以上见梅氏 TheProlongationofLife,P,323.)
  梅氏眼中之博爱利他主义,不过为应时之道德,非绝对不可离之真理。 其破坏博爱利他主义之根底,视尼采为尤甚。盖尼采目博爱利他为不道德之 恶劣行为,意过偏激,不合情理,吏人未能释然。梅氏之解释个人主义,亦 不似尼采猖披过当,今人怀疑也。请更征其言曰:
  “无论若何社会主义,均不能完全解决社会之生活问题,与夫个人之自 由保障。惟人智之进步,乃足使人人之财产自然趋于平均。盖人有智识,深 明多藏之害,当然弃其有余。自来生活奢侈者寿命多促,其事至愚。履人生 之常道,以简朴严正为生者,往往得最大之幸福。明乎此则富者尚质素之生 活,贫者自日趋于顺境。但遗产私有之习惯,未必为根本必无之事。进化非 急激而行者,必由种种之努力及新智识之加增,乃有济也。新生产之社会学, 导先路者当为其姊生物学。据生物学之所教,凡组织愈复杂者,其个体之意 识愈发达,乃至有个体不甘为团体牺牲之患。惟劣等动物,若粘菌,若管状 水母等,其个性全然没却于团体之中,然其所牺牲者乃极少。此等动物绝无 自个意识故也。营社会生活之羽虫,居劣等动物与人类之中间,有明了之自 个意识者,惟人类而已。故为社会组织之便利计,未可强人以牺牲,敢断言 曰:人类社会生活之组织,当以个性之研究为第一义。” (以上见 TheProlongationofLife.P.231.)
由上之言,梅氏道德见解,乃以个人之完全发展,为人类文明进步之大
的。博爱利他非究竟义,其说视自来主张个人主义者,设词缓而树义坚矣。 然梅氏专主张个人主义,而生平行事,决非绝对利己之人,虽不以博爱利他 为究竟义,而所行多博爱利他之事。自表面观之,似为矛盾之见解,其实梅 氏乃笃行者而非幻想者,乃科学家而非哲学家,乃不以博爱和他为究竟义, 非恶夫博爱利他有害于今之社会也。犹之氏之重身命,说长生,乃乐天家而 非厌世家,胡为轻身东来,乐与极酷至险之鼠疫为伍耶?盖其个人精神之伟 大,无论若何博施济众,而非以博爱利他为动机也。其重惜生命,乃了解人 生存顺殁宁之真正价值。阴暗怯弱之厌世家,固彼所不为,庸懦苟偷之乐天 家,亦彼所不取,以矛盾议之者浅矣。一九一六,九,一。
独秀文存的下一页
成为本站VIP会员VIP会员登录, 若未注册,请点击免费注册VIP 成为本站会员.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电子书均来自互联网。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


其它广告
联系我们     广告合作     网站声明     关于我们     推荐PDF     全部分类     最近更新     宝宝博客
蓝田玉PDF文档网致力于建设中国最大的PDF格式电子书的收集和下载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