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田玉PDF文档网 / 地理旅游 / 中国人口地理
 


中国人口地理



《中国地理丛书》出版说明


  建国 30 多年来,我国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蓬勃发展,我们伟大祖国的面貌 日新月异。在这片辽阔的土地上,不论是人烟稠密的东部平原地区,还是地 旷人稀的西部高原山地;不论是郁郁葱葱的江南大地,还是沙漠广布的西北 干旱地区;不论是开发利用自然资源、改造自然环境,还是发展工农业生产、 改变不合理的生产布局等等,都已经发生了极其深刻的变化。广大的地理工 作者,在十亿神州大地上,进行了大量的考察和研究,积累了许多资料。这 一切使我国地理学的发展,进入了新的阶段,在理论上和实践上,都达到了 新的水平。
  在这样的有利条件下,组织编写出版《中国地理丛书》,把我们伟大祖 国的锦绣河山和各种丰富的自然资源,特别是 30 多年来我国人民艰苦斗争, 改造自然,进行社会主义建设所取得的成就,比较全面、系统地加以总结、 宣传,对于向广大群众,特别是青年普及中国地理知识,激发他们的爱国热 情,为社会主义现代化而奋斗,有着重要和积极的作用。同时,也将促进世 界各国人民对我国的了解。
  《中国地理丛书》是普及地理知识的中级读物,包括中国地理总论和人 文地理、自然地理、省区地理以及地图集各类。其主要读者对象是具有中等 文化水平的广大群众和干部。它既不同于一般性的地理知识读物,也不同于 学术性研究著作和教材。因此本丛书注重于科学性和知识性,既要反映我国 地大物博、资源丰富,又要反映我国人民利用这些资源进行社会主义建设所 取得的伟大成就,以及地区经济开发中的潜力和前景;既要反映我国当代地 理科学研究的广度和深度,又要反映我国地理学的优良传统、最新进展和社 会主义建设中的地理问题,具有时代的特色。在文字表述上亦力求做到深入 浅出,流畅易懂,形式新颖。
在全国广大地理工作者、出版工作者的共同努力下,这套丛书得以陆续
编写出版,是值得高兴的事。但是,由于参加丛书编写的作者很多,出版单 位也很多,各方面的条件不平衡,再加上我们的工作做得还不够细致,这套 丛书在内容和表述上,设计和印制上,都难免存在这样或那样的不足。我们 诚恳地希望广大读者提出宝贵的意见和建议,以便再版发行时予以修正和提 高。
我们谨向为本丛书的编写出版作出贡献、给予帮助的所有同志表示衷心
的感谢。


《中国地理丛书》编委会 一九八四年一月

内容提要


  本书系统介绍了中国人口发展的地理基础、中国人口地理的历史演变、 人口再生产、人口结构、人口分布、城乡人口、人口迁移、人口移动等各种 人口过程的空间表现形式,提出了中国七大人口区划,并结合当前国家建设 的需要,对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作了探讨。是一本反映中国人口地理状况最 全面、资料引用最新的书籍,适于具有中等文化水平的广大群众和干部阅读, 对区域科学、人口学、城市规划及其它有关学科的工作者也均有一定的参考 价值。
  
绪论


  人口地理学是介于地理科学和人口科学之间的一门边缘学科,它的特殊 的研究领域就是人口发展过程的空间表现形式及其地区差异,以及它们与各 种环境因素之间相互联系、相互制约的关系。人口地理学的研究,对于促进 人口、经济、资源、环境的协调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
  中国长期是世界第一人口大国,幅员辽阔,历史悠久,民族众多,地区 差异明显,这些都为中国人口地理的研究提供了良好条件,其内容之丰富是 其它国家难以比拟的。同时,中国的人口国情对人口地理学的研究也有着迫 切的需要,在推动解决人口问题和经济发展问题的过程中,人口地理学显然 应该、也可以发挥自己的独特作用。
  众所周知,人口既有其自然属性,又有其社会属性,人口综合研究无疑 是一个十分复杂的巨系统,除了把人口本身作为一个独立的系统,研究它的 数量、规模、素质、构成、分布等等以外,还必须对由人口及各相关要素组 成的若干子系统进行分层次的综合集成性研究,只有这样,才能全面地把握 住人口巨系统的各个侧面,真实地反映出人口问题固有的复杂性。在上述各 子系统中,最基本的有以下几个:
人口—自然资源系统
人口—生态环境系统 人口—社会经济系统 人口—科技文教系统
毫无疑义,作为同人口问题息息相关的学科之一,中国人口地理的研究
均应涵盖这几个方面的内容。
  (1)就人口自身而言,根据中国的具体国情,目前一般可概括为 4 项战 略性任务,即控制人口数量、提高人口素质、优化人口结构、改善人口分布, 其中关键性的一项无疑是控制人口数量,这个问题不解决好,将极大地增加 其它几项任务的难度。经过多年的不懈努力,现在中国的生育现象已初步纳 入了计划生育的轨道,1992 年全国育龄妇女总和生育率第一次降到了世代更 替水平以下,取得了令人鼓舞的巨大成就。但同时也要看到,1992 年全国净 增人口仍达 1348 万人,这种增长势头还将持续多年,全国总人口至少要到
2044 年前后才能达到相对稳定,届时其数量可能将高达 16 亿人。这说明控
制人口数量仍是一项长期的艰巨任务。此外,人口的素质、结构、分布等方 面的问题也不容忽视,把人口工作仅仅理解为数量上的控制,无疑是十分片 面的。应该说,在上述各项任务中,人口地理学均大有用武之地,尤其是远 景适度人口目标的确定、区域人口规划、对计划生育的分区分类指导、人口 素质与地理环境的关系、人口结构的地区差异性等问题,都具有很强的地理 性;而人口分布更是人口地理学专门的研究领域,在这方面也有很多问题需 要探讨,如中国的宏观人口布局政策、城市化方针和合理城镇体系的建立、 人口迁移政策和户籍制度的改革、生存环境恶劣地区的人口再分布、乡村聚 落的整治,等等。笔者认为,在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创造一个有利的人口 环境的过程中,所有这些问题都应受到足够的重视。
  (2)人口—自然资源和人口—生态环境。人类的生存和发展离不开自然 界提供的各种资源,人类社会对大自然的这种依赖性无论生产力进步到何种 程度都是不会消失的。以中国而言,土地辽阔,各种自然资源的总量是巨大
  
的,但人均数却比较小,地区之间差异也很悬殊,因此,根据不同地区的特 点,逐步实现人口和资源的优化匹配,是人口发展中应予高度重视的一个大 课题。此外,人类社会对大自然的依赖性还表现在人类的生存与发展和周围 的生态环境之间相互联系、相互制约的复杂关系上。在中国,由于历史的和 现实的多种原因,尤其是过于沉重的人口压力,已经给生态平衡造成了多方 面的消极影响,在某些地区,生态危机已达到严重的程度。很明显,人口发 展绝不能忽视资源和环境这两大要素,否则定将招致种种不良后果。不久前, 邓小平同志亲自给国家科委主办的一份刊物题写了《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 的刊名,也充分说明了这个问题的极端重要性。
  (3)人口—社会经济系统。其内容很广,而核心就是劳动力资源的合理 开发利用,这既涉及劳动力的数量和素质,也包括它的结构和分布。从中国 的现状来看,数以亿计的农村剩余劳动力的转移是个突出的问题,如解决不 好,不仅不利于中国生产力再上新台阶,还会对社会安定造成消极影响。此 外,贫困、救灾、残疾人等等也是广泛涉及人口和其它社会经济因素的、在 中国具有普遍性的重要课题。
  (4)人口—科技文教系统。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科技文教的发展直 接制约着人口的素质,在这方面中国与发达国家差距很大,国内不同地区之 间差异也很明显,全面提高中国人口的科技文化素质确是一个十分紧迫的任 务。
现在,人们普遍认识到必须为四化创造一个有利的人口环境,为此有大
量的问题需要研究和解决。在这个过程中,人口地理学理应发挥独特的作用, 作出自己应有的贡献。

一、中国人口发展的地理基础

(一)自然环境与中国人口发展的关系


1.有利的自然环境是中国成为世界 第一人口大国的基础条件


  中国是人类和人类古文明最主要的起源地之一。在近 200 万年的漫长岁 月中,中国辽阔的土地上始终有人类生息繁衍,就全国范围而言,人类活动 几乎从未在时间上出现过大的空白。几千年的文明史,虽然历尽坎坷曲折, 却一直保持着螺旋式上升的总趋势,更没有出现过文明的崩毁衰亡。纵观世 界,中国人类活动这种历史悠久、连续性强的特点,在世界范围内都是少见 的。
  中国人口的另一个显著特点是人口规模巨大。除少数时间外,中国始终 是世界第一人口大国,人口比重常占世界总人口的 1/4,甚至 1/3,其经济和 文化发展水平也长期处在世界的前列。时至今日,中国已成长为全世界唯一 的人口超过 11 亿的泱泱大国。
人类活动乃至人口本身的发展受到多种因素的制约,其中最重要的因素
之一就是自然环境。所谓自然环境,即人类周围各种自然要素的总和,它是 人类生存、发展不可缺少的基础条件。人类和自然环境之间相互作用,促进 了生产力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一般而言,自然环境的优劣只能加速或延缓 社会的发展,并不产生决定性的影响。但在生产力水平低下的古代,人类活 动的能力十分微弱,其生存与发展对自然环境的依赖程度远甚于今日,因此 在某些特定情况下还不能排除后者对人类社会发展的决定性作用。
以上认识,有助于研讨中国人口发展和自然环境的关系。中国人类活动
之所以具有悠久的历史,巨大的规模,并且历久不衰,于今更是方兴未艾, 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相对于世界其它地区包括一些古文明发祥地,中国有着有 利的甚至可说是优越的自然环境。
关于中国社会和人口发展与自然环境的关系,毛泽东同志曾有一段高度
概括的阐述:“我们中国是世界上最大国家之一,它的领土和整个欧洲的面 积差不多相等。在这个广大的领土之上,有广大的肥田沃土,给我们以衣食 之源;有纵横全国的大小山脉,给我们生长了广大的森林,贮藏了丰富的矿 产;有很多的江河湖泽,给我们以舟楫和灌溉之利;有很长的海岸线,给我 们以交通海外各民族的方便。从很早的古代起,我们中华民族的祖先就劳动、 生息、繁殖在这块广大的土地之上。”①毛泽东同志的这段话,指出了中国自 然环境的几个基本特点,即广大的土地,良好的自然条件,以及丰富的自然 资源。显然,离开这样的基础条件,世界第一人口大国的成长和发展是难以 想象的。
目前中国的领土总面积广达 960 万平方公里,而早在新石器时代,人类 活动的足迹就已经遍布这块辽阔土地的几乎每一个角落。距今 6000 年前作为 氏族公社制社会鼎盛时期代表的仰韶文化,分布范围为 50 万平方公里;大约



① 毛泽东:“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毛泽东选集》,第 2 卷,第 621 页,人民出版社,1991 年第 2
版。

1000 年后的龙山文化则达到 150 万平方公里。此后,以这个范围为核心,一 个庞大的民族共同体——华夏族,即后来的汉族逐渐兴起,它和若干人数较 少的兄弟民族共同创造了更为昌盛繁荣的文明,分布范围也不断扩大,至公 元前后已达到 650 万平方公里以上,仅其中的耕地就多达 40 万平方公里,这 些都是其他古文明发祥地所远远不及的。例如,大致与龙山文化同期的美索 不达米亚文明分布范围不超过 20 万平方公里,古埃及文明不及 10 万平方公 里,比龙山文化晚几百年的印度河文明在鼎盛之期也仅为 130 万平方公里。 更晚期的古希腊、古罗马乃至中美洲文明,其分布范围则更为狭小。
  广大的土地为人类活动提供了地理空间,对人口的发展无疑是个重要因 素,在农业社会尤其是这样。首先,在大致相同的自然条件下,土地面积与 绝对人口容量是成正比例的。其次,土地越广阔,地理环境的差异性往往也 越大。而马克思认为,正是这种差异性,构成了劳动分工的基础,成为促进 生产力发展的重要因素。最后,广阔的土地为民族和人口的发展提供了较大 的回旋余地,即所谓“东方不亮西方亮,黑了北方有南方”。面对自然的和 社会的巨大沧桑变化,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古文明都先后崩毁衰亡了,唯独中 华民族虽屡折而屡起,血胤从未中断,文明始终保存,其较大的空间回旋余 地不能不说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之一。例如,距今 4000 年前后地球进入了一个 历史罕见的自然灾害群发期,称“夏禹宇宙期”。大洪水淹没了许多地方, 中国不少考古文化于此时都出现了断层,太湖地区盛极一时的良渚文化也消 失了,其遗址上覆盖了一层厚厚的淤泥或泥炭。但良渚文化的先民并未绝灭, 他们南迁北移,在华南和中原地势较高的地方又重新播下了良渚文化的种 子。而如果仅局限于一个狭小的空间,在巨大的灾难面前,文明的崩毁将不 可避免。
中国不仅疆域辽阔,国家核心区还具有多样化的优越自然条件。就地貌
而言,平原、丘陵、山地均占相当比重。就气候而言,它兼有热带、亚热带 和温带的湿润、半湿润和半干燥等多种类型。这些对于社会的发展和人口的 增殖显然是有利的。而世界上其他古文明发祥地自然条件都比较单一,生态 环境也远为脆弱。如埃及、美索不达米亚和印度河流域都处在北纬 25~30° 左右的副热带高压和信风带,气候干热,其文明都是在最后一次冰期结束后 地球进入暖湿期才依赖水利灌溉兴旺发达起来的。后来气候转为干旱,撒哈 拉等广大地区由草原向荒漠退化,前述几个古文明发祥地都由此受到了严重 影响。反观中国,其核心区多处于生态相对稳定地带,农业生产条件本来就 比较好,暖湿期北方更见优势,干冷期则有广大的南方作为后盾,加以地貌 类型繁多,故整个国家对自然变迁和自然灾害有较强的承受或应变能力,这 是其他古文明发祥地难以比拟的。
  在中国核心区域内,流贯着两条世界著名的大河,即长江和黄河。其中 长江水量丰沛,较之哺育了世界古文明的另外 3 条河流——尼罗河、阿拉伯 河和印度河——水量的总和还要多 2.3 倍,为中国古代人口的发展提供了充 足的水资源。
  最后,要强调指出中国拥有丰富的农作物种质资源。据统计,在全世界 现有的 660 余种粮食、蔬菜、果树和工业原料作物中,起源于中国的占 1/5, 使中国成为同西亚和美洲并列的世界农作物三大起源地之一。这些作物中最 重要的有水稻、谷子、大豆、大麦,荞麦、裸燕麦、黍、桑、大麻、苎麻、 苘麻、油桐、漆树、甘蔗、茶、板栗、赤豆、白菜、大葱、萝卜、柑桔、梨、
  
桃、杏、李、梅、柿、枣、枇杷、龙眼、荔枝、荸荠等。此外,中国还是世 界上猪、牛、马、骆驼、牦牛、驴、山羊、绵羊、鸡、鸭、鹅、蚕等农用动 物的主要驯化区,原产于中国的各类家畜家禽品种或类群多达 200 多个。中 国古代人民利用上述有利条件,通过自己的创造性劳动,使中国长期保持世 界第一农业大国的地位,为第一人口大国提供了坚实的物质基础,也为世界 文明的发展作出了宝贵的贡献。

2.自然环境对中国人口进一步发展的制约作用


  中国人口的发展的确从有利的自然环境中受惠良多,许多代的中国人都 有理由为自己祖国的地大物博而感到自豪。但是,进入 20 世纪 70 年代和 80 年代,当中国人口在短短 20 年中连续突破 8 亿、9 亿、10 亿、11 亿 4 个大 关之后,当滚滚向前的世界大潮促使人们决心从延续了几千年的农业社会尽 快奔向工业社会和信息社会的时候,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开始切身感觉到,自 己脚下的这块黄土地已有点不胜负担了。在中国第五大城市武汉市,已赫然 耸立起一块大字标语牌:“同志们请警惕——我们已不再拥有地大物博,而 只剩下人口众多!”
土地资源没变,总人口却翻了好几番,人们的社会和经济需求也远非昔
日可比。这种形势下考察人口发展与自然环境的关系,必须更多地把注意力 放在后者对前者的限制作用上,这对于未来的中国人口发展,无疑是至关重 要的。
自然环境对中国人口进一步发展的限制作用,主要表现在以下几方面:
  (1)农业自然条件既有显著优点,又有重大缺憾。所谓显著优点,主要 是大部分地区地处亚热带和温带,光热条件好,且雨热同季。所谓重大缺憾 首先指的是地势低平区所占比重偏小,而山地、丘陵和高原则占到全国总面
积 69%,其中海拔 3000 米以上者就达 26%。山地高原气候寒冷,土壤瘠薄,
垦殖指数低,发展农业生产不利因素较多。在气候上除前述高寒区外,中国 还有近 40%的地区属干旱区和半干旱区,其水资源贫乏,农业生产也深受局 限。以上因素结合起来,显著降低了中国国土的农业利用价值,其中相当一 部分即使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也难以改造利用,从而对中国人口的进一步发 展产生严重影响。
(2)自然资源总量大,人均占有量小。中国是一个世界大国,领土面积
居世界第三位,许多自然资源的数量均居世界最前列。表 1 列举了几个资源 大国 6 种最主要的自然资源占世界总量的百分比(其中耕地是土地资源中的 精华,但它包含了人类的劳动,并非是纯自然的),中国 6 种资源的累计百 分值仅次于前苏联和美国,居第三位;中美两国差距很小,若考虑到资源开 发利用时的实际有效价值,则中国与前苏联之间差距也不大,单位面积上的 资源丰度,中国还超过前苏联,这说明中国确实是一个资源大国。从这层意 义上理解,中国堪称“地大物博”。

表 1 几个大国自然资源的总体丰度(以世界为 100 )


项目 前苏联 美国 中国 巴西 加拿大 耕地面积
永久草地面积
森林蓄积量
水资源
可 开 发水 能 资 源
矿产资源总值
累计百分值 15.7
11.8
25.0
10.1
11.9


17.7
92.2 12.9
7.6
7.7
6.8
8.3


16.6
59.4 8.8
9.0
2.7
5.6
16.7


14.6
55.4 5.1
5.2
19.5
11.0
4.0


2.9
47.7 3.2
1.0
8.0
6.7
4.2


4.0
27.1

资料来源:程鸿主编:《中国自然资源手册》,第 2 页。
  但另一方面,中国人口总数巨大,占世界总人口 21%以上,而中国所有 的主要自然资源占世界总量的百分比都远远低于此数。中国的人口数超出表
1 所列其他 4 个资源大国的总和半倍多,人均占有的资源数量既显著低于世 界平均数,更大大低于这些资源大国(表 2)。在几种主要资源中,中国森 林蓄积量的人均值极低,水资源和耕地的人均值也很少,相比之下,只有矿 产资源和水能资源的形势略好一点。目前乃至将来中国的人口增长率均低于 世界平均水平,因此今后中国人均自然资源占有量与世界平均值的差距将趋 于缩小,但与前苏联、美国、加拿大等国的差距则将越拉越大。中国现在是 一个经济比较落后的发展中国家,今后一段时期内这一状况很难有根本的变 化,这就决定了中国不能像某些发达国家那样,把生产和消费主要建立在进 口资源的基础上,而必须更多地依赖自己,因此较小的资源人均占有量将继 续成为中国经济和人口发展的重大限制性因素。
表 2 世界和几个国家的人均资源占有同中国的对 比(以中国为 1 , 1990 年)


项目
耕地面积
永久草地面积
森林蓄积量
水资源
可开发水能资 源
矿产资源总值 前苏联
8.7
5.2
37.0
7.1
2.8


5.1 美国
8.2
3.9
13.2
5.2
2.2


5.6 印度
2.1
0.07
l.5
0.9
0.25


? 巴西
5.5
4.5
56.3
15.2
1.8


1.8 世界平均
3.1
1.4
8.2
3.9
1.3


1.7

资源来源:据表 1 增补。
  (3)自然资源质量差异悬殊,低劣资源比重相当大。评价自然资源,除 了分析其总量和人均占有量外,对其质量也不应忽视,否则也会产生似是而 非的印象。中国的自然资源数量偏少,质量也不够理想。在耕地中,盐碱、 涝洼、严重水土流失、风沙干旱和红壤丘陵等等低产田地占 1/3,中等产量 的田地和稳产高产的田地各占 1/3,它们的单位面积产量往往相差几倍甚至 几十倍。在天然草地中,高、中、低产的面积大致也各占 1/3。从矿产资源
  
来看,有相当一部分矿种贫矿多、富矿少。如铁矿,总储量很大,但其中能 直接入炉的高炉富矿仅占总探明储量 2.4%,许多铁矿山开采的矿石 2 吨抵 不上进口矿 1 吨。除铁矿外,铜矿和磷矿的平均品位也较低。还有一部分矿 产类型复杂,单一矿少,共生或伴生矿多,回收利用困难;有的则开采条件 不理想,或者露天矿少(如煤),或者地理位置偏远,自然环境恶劣(如石 油、铬)。凡此种种,在资源数量偏少的情况下,进一步恶化了中国的资源 形势,增加了经济发展中的困难。
  (4)自然资源的空间分布很不平衡。如农业生物资源的丰度,由东到西、 由南向北逐渐下降,差异非常明显,不仅成为制约中国人口分布现状的基本 依据,对未来的人口再分布也具有很大的限制作用。中国水资源的分布更不 平衡,北少南多的特点非常明显,江淮分水岭—秦岭—巴颜喀喇山—冈底斯 山一线以北,占全国总面积 63.7%,其水资源量仅占全国的 17.6%,宁夏、 内蒙古、新疆、甘肃等省、区水资源均极端贫乏,其中不少地区水质也很差。 另外,中国其它资源分布也很不平衡,如水能资源和磷矿集中于西南,煤和 石油集中于北方,森林主要分布于西南和东北??以上种种不平衡对各地区 经济和人口的发展均有显著的影响。
  
(二)中国的自然资源

1.土地资源


  土地是一种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综合性自然资源,它提供了人类安身立 命、从事一切活动的场所,又是可供连续使用的农业生产资料和劳动对象。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专家会议曾给土地下了一个定义,指出:“土地包括地球 特定地域表面及其以上和以下的大气、土壤及基础地质、水文和植物。它还 包含这一地域范围内过去和目前人类活动的种种结果,以及动物就它们对目 前和未来人类利用土地所施加的重要影响。”可见,土地是由地貌、气候、 岩石、土壤、水文、植被、动物乃至人类活动等要素共同长期作用所形成的 综合体,既是一种自然资源,又有其社会属性。
  中国的土地资源总量很大,但人均面积不及世界平均数的 1/3,而且其 中有相当一部分难以开发利用。在全国土地总面积中,沙漠占 7.4%,戈壁
占 4.9%,石山占 4.8%,寒漠占 1.6%,冰川和永久积雪占 0.5%,加上其 它几种难以利用的土地类型和工交城市用地,非农用地比重高达 44%。对比 之下,美国该比重仅为 13%,印度为 17%,巴西和澳大利亚为 20%,前苏 联为 32%。这说明中国土地资源的平均质量是比较差的,从而进一步降低了 实际的人均占有值。
耕地是土地资源中的精华,同人口和经济发展关系至密。中国农耕历史
非常悠久,纪元初年耕地面积已达 3800 万公顷,14 世纪末为 5670 万公顷,
至 1957 年达到历史最高水平的 11183 万公顷。但此后情况就发生了重大的逆 转,由于各项建设大量占用耕地,加上因灾毁地和退耕还林还牧,在开垦了 许多荒地的同时,全国耕地总面积持续减少,至 1989 年已降至 9566 万公顷①;
32 年中降幅达 14.5%,年均减少 50.5 万公顷,比海南全省耕地总面积还要
多 1/6。倘若保持这一下降趋势,则 189 年以后,也就是到 2178 年,中国将 成为一个没有耕地的国家。
较之耕地总面积,中国人均占有耕地数开始减少的年代则更早。据统计,
从汉代直至明代,中国人均占有耕地达 0.6~0.8 公顷,此后即逐渐下降,1957 年为 0.18 公顷,80 年代后期已不足 0.09 公顷。同世界各地相比,迄今 30 多年来中国耕地的减少尤为突出。期内耕地总面积下降的约有 40 个国家,其 中中国的减少量高居首位。同期内世界人均占有耕地数下降 1/3,中国则下 降了 1/2。
  在人均占有耕地不断减少的情况下,中国农民以其特有的勤劳致力于精 耕细作,使单位面积产量大幅度提高。据估计,80 年代末与汉代相比,北方 粮食平均单产增长了 4 倍,南方增长了 9 倍,若与明、清两代相比,增幅分 别达到 2 倍和 1 倍以上。这—切充其量只是弥补了人均占有耕地数量的减少, 中国在将近 2000 年的长时期内,人均粮食产量却始终没有大的突破。西汉时 人均粮食产量 320 公斤,抗日战争前为 290 公斤,新中国成立后波动在 300~
350 公斤上下,历史最高的 1984 年也仅为 394 公斤,预计到 2000 年,也不 可能超过这一水平。



① 中国迄今仍缺乏对耕地面积的精确统计。目前公开引用的数字明显偏低,实际数估计为 1.4~1.5 亿公顷
左右。但这不妨碍对其历史升降趋势的分析。

  今后中国的耕地面积也很难大量增加。后备耕地资源奇缺,是中国面临 的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现有的宜农荒地数量少,质量差,总共仅约 0.3 亿 公顷,其中开发条件较好的仅为 0.1 亿公顷,即使花费大量投资全部开垦出 来,成田率以 50%计,净得耕地仅 500 万公顷,数量非常有限。若同世界耕 地发展前景相比,差距就更大了。目前一般认为世界耕地总面积还可以增加
1 倍,数量达十几亿公顷,相比之下,中国耕地的增长潜力可说是微乎其微, 与人口不断膨胀的形势形成极大的反差。
  值得注意的是,在中国后备耕地资源如此贫乏的情况下,对已耕地的占 用和滥用却年复一年地达到惊人的数量。有关部门曾三令五申制止这—恶劣 倾向,但问题仍很严重。中国的总人口估计还将增长好几亿,各项建设事业 都需要大发展,在这个过程中,如何节约每一寸土地,是一个必须引起高度 重视的问题,否则几十年后,良田沃土将所剩无几。所以说,保护现有耕地 在某种程度上要比开荒增加耕地更为重要,更为紧迫。
  中国耕地资源的地理分布也显著不平衡。黄河以南各省、区人均耕地面 积全在 0.08 公顷以下,最少的上海市仅为 0.024 公顷,这些省、区的后备耕 地资源已为数极少;黄河以北各省、区从数字上看人均耕地面积都显著多于 南方,但其中绝大部分是旱地,单产低而不稳,耕地面积的下降速度也超过 南方,尤其是全国荒地资源最多的黑龙江、内蒙古和新疆,近几年耕地面积 减少的数量却是全国最多的,说明即使在相对地广人稀的北方,耕地形势也 不容乐观。
另一方面,尽管中国目前的垦殖指数尚低于世界平均水平,但许多地方
垦殖过度的现象已非常严重,生态环境日趋恶化,使农业生产面临巨大威胁。 主要表现为沙漠化、水土流失、盐碱化和地力耗减。如新中国成立初期全国 沙漠和戈壁共约 1.07 亿公顷,目前已超过 1.33 亿公顷,而且每年正在以 17 万公顷的惊人速度向外扩张,使周围越来越多的草场和耕地受到严重影响。 目前中国水土流失面积高达 130 万平方公里,每年流失土壤 50 亿吨,从中带 走了 4000 万吨氮、磷、钾肥,土壤肥力显著下降。
关于中国的土地资源,曾有同志指出:如果人口“以 1975 年增长 15.77
‰来计算,百年以后,我国人均耕地只有三分地。这样少的耕地,要解决十 几亿人的吃饭问题,是十分困难的。所以,从基本建设和人民生活等占用土 地的角度看,我国总人口大于 10 亿时,其可能——满意度就会下降。”①这 清楚地反映出土地资源对中国人口发展的限制作用。中国科学院国情分析研 究小组在《生存与发展》一书中也指出:“中国人口的困境,实质是粮食危 机,而粮食危机是耕地危机的直接反映。”今后几十年“耕地等农业资源总 量以及人均占有量将进一步下降,达到中国历史最低点,大量输入粮食、饲 料、木材等资源性产品势在必行。”②
最近,有人对《生存与发展》一书中的上述观点提出异议③。他认为新中 国成立后中国的耕地总面积并没有减少而是显著增加了,即从 1952 年的1.08 亿公顷增加到 80 年代中期的 1.40 亿公顷,而粮食单产则被大大高估了。他 还认为人口容量主要不取决于耕地面积(耕地多一些当然更好),而是取决



① 朱正直:“我国的资源到底能够养育多少人”,《经济研究参考资料》,1982 年第 47 期。
② 中国科学院国情分析研究小组:《生存与发展》,第 43 页,第 50 页,1989 年版。
③ 郑振源:“论我国耕地面积及其在经济发展中的作用”,《国土与自然资源研究》,1991 年第 1 期。

于耕地的利用率或效益,国外有不少这样的例子;而中国提高耕地利用率的 潜力很大,农业生产的发展前景因此是很光明的。笔者认为,这位作者的看 法有一定道理,它有助于人们更全面地认识土地资源与中国人口发展的关 系。但认为新中国耕地总面积不减反增恐难令人信服,因为据统计,1949~
1979 年间全国开荒新增耕地 3270 万公顷,同期内因各种原因减少耕地 3130 万公顷,净增面积只有微不足道的 140 万公顷;而 80 年代全国各地耕地普遍 减少,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关于中国未来的耕地利用和农业生产发展潜力, 现在还缺乏一个科学的、能得到公认的计算成果,在这种情况下,从严估计 比从宽估计可能更有益。同时,在对待这个问题时,既不能悲观失望,更不 能过于乐观。

2.草地资源


  草地指生长着饲用植物,能通过放牧或刈割为牲畜提供食物的土地,它 是人们牧养各种食草性家畜并获取畜产品的主要场所。中国草地资源十分丰 富,总面积可达 3.3~4.0 亿公顷,约占全国土地面积 35~40%,在世界各 国中居第三位。中国草地资源地理分布极为广泛,其中北方草原从青藏高原 一直伸展到黑龙江畔,绵延 5000 公里,面积广达 2.9 亿公顷,内蒙古、新疆、 青海、西藏是中国的四大草原牧区;南方也分布有 0.8 亿公顷以上的草山草 坡,因气候相对暖湿,其产草量较北方草原更高。中国自然条件复杂,牧草 种类繁多,北方草原上各种野生牧草有 4000 多种,南方草地上的饲用植物更
多达 5000 余种,使中国成为世界上牧草资源最丰富的国家之一。
  但从与生产和人口发展的关系上看,中国的草地资源也存在着明显的局 限性。首先是草地总面积虽大,但人均占有量较小,大约只相当于世界平均 数的一半。其次是劣质草原比重大,生产水平低而不稳。如北方草原单位面 积上的产草量自东向西随降水量的减少而降低,高产草地在总面积中只占三 成,低产草地却占到七成。此外,生产在时间上也很不平衡。一是季节不平 衡,夏秋季产草多,其营养也较好,冬春季则相反,致使牲畜长期处在“夏 饱、秋肥、冬瘦、春死”的不良循环中,估计整个畜群一年总生长量的 1/3 都由此损失;二是年际不平衡,产草量随气候的波动而有丰歉之别,相差可
达 1~4 倍,对生产影响也很大。由于以上自然因素,再加上生产和管理上的
原因,中国草原的生产率非常低下,单位面积草场的畜产品产量仅相当于西 欧平均平水的 1%,与最先进的国家比,尚不及其 1/400。
  值得指出的是,在生产率如此低下的情况下,中国北方广大地区的草原 已出现明显的利用过度、超载过牧现象,约有一半的草原正在退化,其产草 量平均已下降 30~50%。草地的退化进而影响到整个草原生态环境,使土壤 侵蚀和干旱加剧,沙化面积迅速扩大,许多地方往日“风吹草低见牛羊”的 景色已不复存在。再加上猖獗的鼠害、虫害,使中国天然草地资源不断遭到 严重破坏。更使人痛心的是从 50 年代到 70 年代,有的地方不顾草原的特殊 生态条件,盲目实行“以粮为纲”,使 700 万公顷的草原遭到滥垦,但其产 量甚低,有的只种了一两年便难以为继,重新抛荒,不仅虚掷了人力物力, 还破坏了草地生物赖以生存的生命维持系统,使肥美草原变成人造荒漠,并 留下严重的生态后遗症。
中国草地面积虽然广大,但在全国农业生产中却始终不占重要地位,单

位面积上的产值与农田相差 200 倍,1989 年牛、羊肉在全国肉类总产量中合 计仅占 7.8%,为世界上该比重最低的国家之一。这一切与第三草地资源大 国的地位极不相称。
  由于生产力低下,中国草原地区在畜产品商品率仅约 50%的情况下,人 口仍然相当稀疏。据统计,全国 119 个牧区县、市,土地总面积 278 万平方 公里,总人口约 1150 万人,每平方公里上平均产粮 1.4 吨,产肉 0.15 吨, 人口密度 4.1 人,维持着一个低水平的平衡。146 个半农半牧县、市,总面
积 136 万平方公里,总人口 2900 万人,每平方公里平均产粮 10.4 吨,产肉
0.43 吨,人口密度 21.2 人。两类合计占全国土地总面积 43.1%,占粮食和 肉类总产量 4.4%,占总人口 3.6%,平均承载能力仅相当于其它地区的
1/17。
  以上情况说明,中国草地现有的生产力水平和人口承载能力确实比较低 下,但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也是潜力之所在,如此巨大的草地资源理应对经 济和人口发展起更大的作用。只要今后加强各种农业措施和资金、能量投入, 推广先进的科学技术,在北方杜绝超载过牧,防止草地退化,建设人工草场, 实行集约经营,在南方加速开发草山草坡并改造荒地,中国食草畜牧业的发 展前景将是很广阔的。据估算,仅开发南方草山草坡一项,就可使中国食草 牲畜的数量增长 1/5,这将是一个很可观的数字。

3.气候资源


  气候资源指的是宇宙、大气中能为人类利用的物质和能量,包括空气、 太阳辐射、热量、水分、风等,与经济特别是农业发展关系极为密切。
中国土地辽阔,地貌复杂,气候组合类型多样,其区域差异性十分明显。
主要按热量和水分条件,全国可分为东部季风、西北干旱和青藏高寒 3 个气 候大区。
东部季风区分别以年降水量 400 毫米和≥0℃积温 3000℃两条等值线同
另外二区分界,总面积 470 万平方公里,占全国 49%。区内水热资源丰富, 自南向北跨有南、中、北热带,南、中、北亚热带和南、中、北温带等 9 个 气候带(温度带),自东南向西北有湿润、半湿润、半干旱等水分类型。全 区气候深受季风影响,夏季高温多雨,冬季寒冷干燥,水热配合较好,有着 发展农、林、牧业生产的优越条件。即使是最北端,≥0℃积温也达 2000℃, 可以种植一季喜凉作物。
  西北干旱区总面积 230 万平方公里,占全国 24%,主要跨南温带和中温 带两个温度带。区内全年光照充足,热量条件适中,但干旱少雨,除一小部 分地区年平均降水量可达 200~400 毫米外,大部分地区均在 200 毫米以下, 最低记录仅 12.5 毫米。故区内自然景观一般为草原或荒漠,除畜牧业有一定 资源基础外,农业和林业生产均深受局限。
  青藏高寒区面积 260 万平方公里,占全国 27%。区内太阳总辐射量很高, 但地势过于高峻闭塞,故气候寒冷干旱,大部分地区年平均气温在 0℃以下, 其最低记录竟达-5.8℃,已相当于极地冰原气候类型。降水也很少,大部分 地区年平均降水量不足 400 毫米,最少者仅 15 毫米左右,气候条件对农业生 产的发展很不利。
从与经济和人口发展的关系来看,中国的气候条件具有以下几个特点:

  (1)气候类型组合多样,空间差异大,为多种经济部门的发展提供了条 件,尤其是国家核心区,水热资源丰富,配合良好,在世界范围内也不多见。 中国冷热干湿兼备的多种气候资源生态类型,孕育了为数众多的生物种类, 已知的维管束植物,即分别占全世界科、属、种数的 56.9%、24.5%和 11.4
%,是世界上第三个植物区系最丰富的国家;陆栖动物种数也占全世界
1/10。总的而言,中国是一个很适宜于人类生息繁衍的国度。
  (2)光热水气诸种因素的综合,使中国广大地区具有较高的天然植被第 一性生产力,赋于农业生产以很大的发展潜力。在中国东部和南部的热带和 亚热带地区,单位土地面积上的年生物量高达每公顷 16~20 吨,其丰腴肥美 不次于世界上其它任何地区。而无论在东部或西部地区,甚至在海拔近 3000 米的高原上,多种农作物都创下了达到世界水平的高产记录。显然,这些正 是中国能以较少的土地供养较多的人口的基础条件。然而,占中国国土总面 积很大比重的广大西部地区,受气候条件限制,生物产量较低,其中干旱区 按单位面积平均的生物量只占南亚热带 1/6,而青藏区仅及 1/46。这不仅从 根本上制约了中国的人口分布状况,造成东、西部之间的悬殊差距,还大大 抑低了中国全部国土的总生物量,使之按单位面积计算比全亚洲的平均值还
低 14%,从而减小了中国国土的人口承载能力,成为影响中国人口发展的一 个重大因素。
(3)主要受季风影响,中国气候的波动性较大,气温和降水的年内和年
际变化都比较明显,使中国经常受到雨涝、洪水、干旱、大风、冰雹、霜冻 等自然灾害的威胁,从公元前 206 年到公元 1949 年的 2155 年间,全国性的 水旱灾害共发生 2085 次,几乎平均每年一次,给生命财产造成严重损失,至 今农业生产仍处于 5 年中一平两歉两丰的状态,成为影响经济和人口发展的 另一个不容忽视的因素。

4.水资源


  水是人类生存的必备要素,在经济活动和日常生活中都不可缺少。水还 起着维持生态平衡的关键性作用。对一个国家或地区来说,水资源是制约其 经济和人口发展的最重要的因素之一。前苏联学者曾经指出,“对人类所需 要的全部资源进行的科学分析表明,处于‘最低限度’的往往不是作为食物 来源的土地,而是比如说水资源;水资源不足便可能阻碍经济发展。”①
中国水资源总的特点是:总量大,按土地面积平均值偏小,按人口平均
值则更小;地区分布极不平衡,年际变化大,年内季节分配也很不均匀。 据统计,中国年均降水总量约 6.2 万亿立方米,按全部国土面积平均的
降水深度为 628 毫米,后一数字只相当于世界陆地平均数的 4/5,表明中国 是一个雨量偏少的国家。降水扣除蒸发后的河川径流量一般被认为是真正的 水资源。中国的河川径流量为 27115 亿立方米,平均径流深 284 毫米,后一 数字比世界陆地平均数低 1/10。按人口平均,中国的水资源仅相当于世界各 国平均数的 1/4,在大国中略高于印度,远逊于前苏联、美国、澳大利亚、 加拿大、巴西等国。



① [苏]德·瓦连捷伊主编,北京经济学院人口研究室译:《马克思列宁主义人口理论》,第 220 页,商务印
书馆,1979 年版。

  中国水资源不仅数量偏少,并且地区分布极不平衡,大致从东南沿海向 西北内陆递减。若以地处国土中央的淮河流域作为过渡带,则该流域以南的 南方地区占全国总面积 36.3%,却拥有全国降水总量的 67.1%、河川径流总 量的 82.4%;而该流域以北的广大北方地区这三个比重分别为 60.3%、28.2
%和 14.7%,淮河流域本身则分别为 3.4%、4.7%和 2.9%。南方地区的平 均径流深为 626 毫米,淮河流域为 225 毫米,北方地区平均仅 67 毫米,差距 十分明显。而在北方地区,径流深又从东向西递减,松花江流域尚达 137 毫 米,至黄河、海河流域已减至 85 毫米左右,而西部占全国总面积 35%的广 大内流区仅有 30 毫米左右。
  中国地处典型的季风地区,降水的年内和年际变化很大,越是水资源贫 乏的地方,这一变化的幅度越大,不仅给水资源的开发利用带来很大困难, 还导致水旱灾害频繁,对社会经济威胁极大。新中国成立以后,水利事业得 到很大发展,修建的大小工程不下 1000 万处,但每年平均仍有约一半的耕地 受灾,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
  在中国为数有限的水资源中,真正能够加以开发利用的也只是一小部 分。首先,发源于或流经中国的国际河流的径流量大部分要扣除掉,如雅鲁 藏布江、怒江、澜沧江、元江、黑龙江、图们江、鸭绿江、伊犁河、额尔齐 斯河等,其总量将近 6000 亿立方米。这些河流是国际河流,中国境内一般都 是其上游段,山高谷深,水资源无法全部加以利用,大部分仍要流出国境。 其次,须从中留下正常的河川径流量,这是排放泥沙、冲刷净化河槽、防止 海水倒灌、维持生态平衡以及发展航运业和水产业所必须的,其数量大约相 当于河川径流总量的 1/2 至 3/5。其中如黄河,年均径流总量约 563 亿立方 米(花园口),今后能引用的最多只能达到 370 亿立方米,超过此数,则下 游泥沙淤积量将明显增加,河床将加速抬升,后果极其严重。
新中国成立后,随着各项事业的发展,用水总量激增,1949~1980 年间
增幅即达 3.3 倍,人均用水量亦增长 1.4 倍。预计 2000 年用水量将比 1980 年再增长 60%,达到 7100 亿立方米,届时人均用水量为 550 立方米,虽仍 大大低于前苏联、美国等国的现有水平,但可开发水资源也将所剩不多。因 此,水资源不足已成为影响中国经济和人口进一步发展的重大限制性因素。 而水资源地理分布上的极端不平衡,则是一个比水资源总量不足更为棘手的 问题。目前中国广大北方地区的缺水矛盾已日趋尖锐,区内 5 亿人口中有 1/3 生活在严重缺水区,平时用水就困难,一遇旱灾连饮水都无法满足。其余 2/3 的地区工农业用水也严重不足,北京、天津、青岛、大连、乌鲁木齐等几十 个大中型城市问题尤为突出。在河川径流供不应求的情况下,许多地方不得 不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地过量开采地下水,致使地下水位剧降,从而造成地面 下沉、灌溉条件恶化等种种不良后果。
  在上述形势下提出了“南水北调”的设想,有些工作已着手进行。但其 工程浩大,实际引水量也不可能很大,而且跨流域引水会产生什么生态后果, 其中若干问题还有待于探索。至于广大的干旱区,水资源严重匮乏,在可以 预见的一段长时期内,经济和人口发展均将深受制约。

5.森林资源

森林可以向人们提供木材、薪柴和各种林副产品,又能净化空气,调节

气候,涵养水源,防风固沙,减少污染,具有巨大的经济价值和生态效益。 科学家认为,一个较大范围的国家或地区内,森林覆盖率达到 30%,且分布 相对均匀,其生态环境就比较优良,水旱灾害就发生较少,农业生产就比较 稳定。反之,就会出现种种问题。
主要由于人类活动的影响,中国森林的破坏或减少至少已历时几千年。
至 1948 年,全国平均森林覆盖率已降到 8.6%,成为世界上一个突出的少林 国家。新中国成立后,大力开展植树造林活动,取得了显著成绩,尽管同时 原有森林也遭到一些破坏,至 1989 年全国森林面积仍增至 12465 万公顷,覆 盖率提高到 13.0%。但同其他国家比较,或者按人口平均,中国依然是一个 森林资源十分贫乏的国家。据统计,中国土地面积占世界 7%,人口占 21%, 而森林面积仅占 4%,森林蓄积量还不到 3%,人均占有量只相当于世界平均 数的几分之一。森林资源的相对贫乏程度,在几种主要自然资源中是最高的。 中国森林资源不仅数量偏少,还具有分布极不均衡的显著特点,更加剧 了因森林稀少造成的种种矛盾。中国的森林主要分布在东北的周边山区及南 方部分山区,而其它地区,包括整个黄河、海河、辽河流域,四川盆地和长 江中下游,内蒙古草原以及大西北,森林均极少,其中青海和新疆的森林覆 盖率低至 0.3%和 0.7%,江苏省平均每 20 人才拥有 1 立方米的森林蓄积量,
已达到极度贫乏的程度。
  由于森林资源匮乏及其分布严重不均,使中国多年来木材供应一直十分 紧张,目前已成为世界上第二大木材进口国。此外,它还加剧了水旱灾害和 水土流失,不少地区生态环境日趋恶化。因森林遭到破坏,中国很多地方的 气候均有恶化的趋势,即使在全国最大的林区大兴安岭,这—变化也达到了 相当明显的程度。长此以往,后果非常严重。
中国现有的森林资源虽相对贫乏,但进一步发展林业生产的前景还是相
当广阔的。全国宜林荒地在 1 亿公顷以上,加上平原林网的建设,将现有平 均森林覆盖率提高 1 倍多,使之达到世界平均数 30%是完全可能的。如果能 在几十年内实现这一目标,同时对已有的森林加强科学管理,集约经营,立 体开发和综合发展,森林资源匮乏所带来的种种矛盾可望获得相当程度的缓 解。当然即使经过努力实现了上述目标,全国人均占有森林面积数也仅增加 约半倍,仅相当于世界平均数的 1/4,因此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中国在世界 上仍是一个森林资源较为贫乏的国家。

6.能源资源


  凡能提供动能的物质和自然过程统称能源,主要包括煤炭、石油、天然 气、水能和原子能等。能源满足了人类对热能、电能、机械能、化学能等各 种形式能量的需要,成为经济和人口发展不可缺少的物质技术基础。1953~
1990 年间,中国人口增长近 1 倍,国民收入增长 9.4 倍,能源消费量却增长
17.4 倍,充分表明了能源的极端重要性。 中国各种能源都有可观的甚至是巨大的蕴藏量。其中煤、铀、石油、天
然气等 4 种矿物能源在各国中分居第 3、7、 11、 15 位,合计占世界矿物 能源总蕴藏量的 13.0%;而水能则占世界 16.7%,在各国中高居首位。这两 个比重都大大超过中国土地占世界 7%的比重。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地质 勘探的程度还相当低,今后必会有新的重大发现,因此总的来看,中国确是

一个能源资源丰富的国家。但若考察人均占有值,中国的能源资源仍然偏少, 即使是蕴藏量居世界首位的水能,人均值也仅及世界平均数的 78%,煤为 87
%,而铀、石油和天然气分别仅为 20%、11%和 4%,可见每一种能源资源 的人均占有量都低于甚至大大低于世界平均值。
  从与经济和人口发展的关系来看,除人均占有量偏少外,中国的能源资 源还存在着两个明显的缺憾。首先是结构不理想,这主要是指在矿物能源资 源中,煤的比重太大,占 94%左右,石油、天然气和铀合计仅占 6%,对比 之下,世界平均这两个比重分别为 66%和 34%。众所周知,煤的使用性能和 经济效益都比不上石油和天然气,污染也重,而上述资源结构将使中国很难 改变长期以来能源消费以煤占绝对优势的状况。另一个缺憾是能源资源地域 结构不理想,煤和石油绝大部分分布于北方,水能大部分分布于西南,而东 南部虽然人口、经济密集,能源资源却非常贫乏,不得不依赖外区的远距离 调运。
  目前,全世界人均每年消费能源 2 吨标准煤,发达国家达 5~10 吨,而 中国不足 0.9 吨。在人口继续膨胀,能源结构又以煤占绝对优势的情况下, 要把中国的消费水平提高到 2 吨标准煤以上,显然是有一定困难的。中国由 于大量烧煤,成为导致地球温室效应增强的主要因素之一,如把煤消费量再 增大一两倍,即使资源条件许可,生态代价也令人望而生畏。目前,全世界 人均每年消费石油 0.6 吨,天然气 350 立方米,中国则分别仅为 0.1 吨和 13 立方米;受资源条件限制,中国这两种重要能源的人均消费水平处于世界各 国下游的状况一时是很难改变的。

7.非能源矿产资源


  矿产资源是在一定的技术经济条件下能够从自然界中开采或提取出来, 并具有工业价值的矿物性原料的总称。它们与现代经济的发展有着极为密切 的关系。
中国是世界上矿产资源最丰富的国家之一,其总体储量大、种类齐全、
配套程度也比较高。全世界已知的约 160 多种矿产中,中国已发现的就有 162 种。其中探明储量居世界最前列,矿石质量较好、可以长期满足国民经济需 求的优势矿种有钨、锑、锡、钼、钒、钛、锌、汞、稀土、石墨、滑石、菱 镁矿等。此外,资源比较丰富,能够基本自给,但在矿石质量或开采条件上 有欠缺,需要在技术上和经济上加以解决的矿种有铁、铜、铝、锰、镍、云 母、石棉、磷酸盐、硫铁矿等,存在问题主要有:品位较低,贫矿多,富矿 少;或者类型、成分复杂,难以采选利用;有的开发条件不好,如露采比重 低,地理位置偏远,自然条件恶劣等,致使占相当比重的资源在近期内无法 利用。中国还有少数矿种,探明储量较少,资源远景也不乐观,无法满足国 民经济需求,主要有铬、铂、金刚石、钾盐等。
中国矿产资源总蕴藏量虽然丰富,但同其它自然资源一样,人均占有量 偏小,尚不足世界平均数一半①,而且其中有相当一部分因种种条件限制在近 期内难以开发利用。加上技术和管理上的落后,使得矿产在开发时的平均回



① 中国 10 种重要金属矿产人均占有储量与世界平均数的比率(%)为:锑 110,锡 83,锌 53,铁 34,钨
29,镍 29,铅 25,金 19,锰 18,铝土 14。参见《矿山开发报》1989 年合订本。

收率只有 30~50%,比发达国家低 10~20 个百分点,按目前每年开采矿石
50 亿吨计,相当于白白多消耗掉 20~30 亿吨的资源储量。凡此种种,均使 得中国的矿业生产虽然已达到居世界第三位的巨大规模,但供应不足的矛盾 仍日趋尖锐,致使加工工业有大约 1/4 的生产能力不能发挥作用,给国民经 济带来重大损失。
  展望未来,中国的矿产资源形势既光明又严峻。形势光明主要指中国国 土辽阔,地质构造类型多样,而目前地质勘探工作量还很不足,就全国范围 而言,除富铁矿基本上大局已定外,其它矿产的资源潜力还很大,几种能源 矿产以及金、铜等,已探明储量仅及预测资源的 1/4 至 1/5,而非金属矿产 的潜力更大。形势严峻是指受客观规律制约,找矿难度越来越大,而勘探成 本则几乎与日俱增。目前在 45 种主要矿产中,可利用储量不足或严重不足的 已近 1/3,如果地质勘探事业没有一个大发展并获得重大突破,则到 2000 年 这一比重将增至 1/2,到 2020 年绝大多数主要矿产都不能满足需要,从而对 中国经济和人口的发展产生深刻影响。

8.中国自然资源的地域组合


  中国地域辽阔,东、西、南、北之间自然条件差异悬殊,自然资源的空 间分布很不平衡,各地区之间不仅自然资源在数量上有相对富集或相对贫乏 之别,其组合配套特点也很不相同,若同各地区的人口状况相结合分析,资 源占有形势差异更大。这—切必然影响到中国不同地区的人口容量、生产力 水平以及经济结构,对制约中国人口分布现状及人口再分布前景,也是重要 的基础条件。
表 3 列举了中国各省、市、自治区主要自然资源的人均占有量,尽管还
有一些影响经济和人口发展的重要自然资源或自然条件,如热量状况、地理 位置等未能列入,所列入的几种资源在制约经济和人口发展上的重要性也不 能相提并论,但从中毕竟可以看出中国自然资源丰度的空间差异和地域组合 特点,从而反映出不同地区人口与自然资源的相互关系,或者说,不同地区 人口发展的地理基础。
以上可见,除北京、天津、上海 3 个直辖市和自然地理条件比较特殊的
西藏外,全国其余各省、区 6 项自然资源的人均占有量全高于全国平均数的 唯有新疆,这说明该自治区经济和人口的发展条件相当优越,但该区单位土 地面积上的水资源数量仅为全国平均数的 1/5,是一个重大的缺憾。
  6 项资源的人均占有量中有 5 项高于全国平均数的只有青海省,该省的 重大缺憾是地势特别高峻,85%的土地海拔高程超过 3000 米,最低点也达
1800 米,经济发展中存在着诸多不利因素。
  6 项指标中有 4 项高于全国平均数的省、区有 3 个,即内蒙古、四川和 云南。其中内蒙古单位土地面积上的水资源比新疆还少,在全国仅高于宁夏, 严重影响其它资源的利用。四川、云南 2 省的突出问题是耕地偏少,这对经 济和人口发展显然是不利的。
  其它 20 多个省、区都有较多的指标低于全国平均数,其中 6 项指标全部 低于全国平均数的有河北、江苏、浙江、安徽、山东、河南 6 省,它们都是 目前中国人口密度最高的省。由于中国自然资源的人均占有量显著低于世界 平均数,而这些省、区又普遍低于全国平均数,说明其人口压力沉重、资源
  
相 对 贫 乏 的 矛 盾 已 达 到 十 分 尖 锐 的 程 度 。

表 3 中国各省、市、自治区主要自然资源的人均占有①( 1990 )年
省市区名称 耕地
(公顷) 可利用草地
(公顷) 水资源②
(立方米) 林木蓄积量
(立方米) 可开发水
能资源(千 瓦时) 矿产资源
③(元)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海南
广西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全国 0.038
0.049
0.107
0.129
0.229
0.088
0.160
0.251
0.024
0.068
0.042
0.078
0.041
0.062
0.081
0.081
0.065
0.055
0.040
0.066
0.061
0.059
0.057
0.076
0.101
0.108
0.155
0.128
0.171
0.203
0.084 0.022
0.002
0.047
0.108
2.597
0.063
0.295
0.218

0.005
0.050
0.026
0.055
0.088
0.010
0.029
0.094
0.092
0.033


0.189
0.153
0.115
0.162
24.317
0.138
0.566
7.505
0.564
3.325
0.261 377
766
388
499
2361
920
1582
2203
202
485
2165
1205
3889
3772
397
477
1818
2682
2893
4822
4450
2923
3196
6007
204097
1344
1226
14050
213
5825
2422 0.362
0.237
0.787
1.856
44.097
2.751
28.834
44.070
0.046
0.225
2.382
1.242
14.329
8.025
0.287
0.798
2.183
3.279


3.342
6.294
10.753
4.921
35.738
654.032
8.495
7.736
5.168
0.907
15.488
8.851

50


366
384
80
442
613


344
46
1044
495

128
2737
790


338
1477
4756
1938
10465
14737
651
1868
17172
664
3011
1668 1479
1384
3599
40089
23469
6175
1996
6231
26
599
135
3557
386
1579
2814
2548
720
2060


787
1156
12348
5362
7164
1984
4390
4685
16787
17233
6679
5053
(三)中国的自然资源人口承载力


  任何时候人类的生存和发展都离不开自然资源提供的基础。近几十年 来,由于人口的迅速膨胀,人口、经济、资源、环境等几个方面不相适应的 矛盾在许多国家和地区日益表面化,从而引起了人们对自然资源人口承载力 或合理人口容量问题的广泛兴趣。
  所谓自然资源承载力,从生态上讲,是指一个国家或地区在不损害资源 再生能力的前提下,按某一时期内人们可以接受的生活水准,其自然资源和 生态系统可以稳定供养的最大人口数量。由于以下原因,使得精确估算自然 资源承载力相当困难:①生产力发展、科学技术进步以及自然资源开发利用 方式的合理化对承载力的影响难以作出精确估量;②不同的系统开放度和外 来补偿度对承载力的影响难以把握;③采用什么样的人均资源消费水平也很 难确定。尽管如此,自然资源人口承载力的研究仍是很有意义的,通过它可 以为人与资源、环境的关系定量地提出一个有一定科学可信度的依据。当然, 对其中一些结论在认识上也不能绝对化。
  自 80 年代以来,国内不少学者对中国的自然资源人口承载力作了大量的 研究。胡保生等同志认为在这个问题上存在着“可能性”和“满意性”两个 概念,把二者统一起来,可合称为“可能—满意度”。当该指标为 1 时,表 示完全可以实现并完全满意,为 0 则表示无法实现和完全不能令人满意。他 们的研究结论是:
(1)粮食——总人口不足 12.6 亿,可能—满意度为 1,大于 12.6 亿,
即趋于下降,达到 64.8 亿为 0。
(2)肉类——总人口超过 2.6 亿,可能—满意度就开始下降。
  (3)土地——总人口超过 10 亿,可能—满意度就会下降,超过 56.7 亿为 0。
(4)水——总人口大于 4.5 亿,可能一满意度就会下降,超过 54 亿为
0。
(5)能源——总人口大于 11.5 亿,可能一满意度即开始下降。①
宋健等同志的结论是:“如果全国妇女平均生育 1.5 个孩子的话,那么
在一百年内,依靠我们自身土地资源,饮食水平将不可能达到美国目前水平; 如果生育 2 个,那么一百年内,我们整个民族将一直处于不良式供应状态。” “如果在百年左右时间里,我们饮食水平要达到美国和法国目前水平的话, 那末我国理想人口数量应在 6.8 亿以下。”②
宋子成等则认为,中国的水资源最多只能养育 6.5 亿人。③
1988 年中国科学院国情分析研究小组就中国的人口、资源、环境、粮食
等 4 个基本问题,提出了题为《生存与发展》的研究报告。该报告以生物生 产力为基础,以人均 400 公斤粮食为标准,计算了中国不同时期的土地资源 承载力,结论是:1985 年总生物产量(干物质)31.7 亿吨,粮食总产量 3787 亿公斤,可承载 9.5 亿人,实际超载 1.1 亿人。2000 年生物产量 35 亿吨,



① 胡保生等:“关于我国总人口目标的确定”,《人口与经济》,1981 年第 5 期。
② 宋健等:“从食品资源看我国现代化后所能养育的最高人口数”,《人口与经济》,1981 年第 2 期。
③ 宋子成等:“从我国淡水资源看我国现代化后所能养育的最高人口数量”,《人口与经济》,1981 年第
4 期。

粮食 4622 亿公斤,可承载 11.6 亿人。2025 年生物产量 39.8 亿吨,粮食 5925 亿公斤,可承载 14.8 亿人。远景生物产量 72.6 亿吨,可承载 16.2 亿人。就 此他们认为“我国的理论最高承载能力为 15~16 亿人。”④该报告还计算了 中国各大气候类型区的土地资源人口承载力,见表 4。
表 4 中国土地资源人口承载远景潜力分区
























从表 4 可见,热带地区因水热条件优越,土地资源的人口承载潜力最大,
青藏区、干旱区和北温带承载潜力最小,这同水分和热量条件是完全成正比 例的。由于后 3 个潜力区合计占我国土地总面积 55%,因而大大降低了我国 总的人口承载潜力,这不能不说是我国自然条件上的一个重大缺憾。《生存 与发展》一书中的研究成果,某些地方还待进一步探讨,如所计算的干旱区 承载密度为每平方公里 32 人,而 1977 年联合国沙漠化会议曾提出干旱区人 口压力的临界值为每平方公里 7 人,两个数据相差 3.5 倍,太过悬殊。世界 粮农组织和联合国人口活动基金会合作进行的题为《发展中世界土地的潜在 人口支持能力》的研究报告,对类似中国干旱区、青藏区和北温带条件下的 人口承载潜力的估计,也比《生存与发展》一书低。尽管如此,该书的基本 观点仍具有一定的科学可信度,是可以接受的。它明确地向人们昭示了中国 自然环境对人口发展及其地理分布的制约作用,书中关于中国人口正面临严 重超载的结论,应该引起每一个人的高度重视。
















④ 中国科学院国情分析研究小组:《生存与发展》,第 130 页,科学出版社,1989 年版。

二、中国人口地理的历史演变

(一)原始社会和奴隶社会

1.原始社会


  中国是世界上人类和人类古文明最早、最重要的发祥地之一。在中国境 内,曾先后生活过 1400 万年前的开远腊玛古猿,800 万年前的禄丰腊玛古猿, 以及 300~400 万年前的元谋蝴蝶腊玛古猿。在此基础上发展进化而成的元谋 人,距今约 170 万年,是中国境内已知的最早人类①。可以说,元谋人揭开了 漫长中国人口发展史的第一页。
  继元谋人之后,在中国辽阔的土地上,始终有人类生息繁衍。近几十年 来,在许多地方都发现了原始人类的化石和文化遗址,数量之多超过世界上 其它任何国家。其中有一些,如 80 万年前的蓝田人、40~70 万年前的北京 人、10 万年前的丁村人、近 2 万年前的山顶洞人等,均构成人类发展史上的 重要环节。
  中国原始人类遗迹的地理分布非常广泛,这正是中国人口地理最初的雏 形。
旧石器时代早期的古人类化石和遗址主要发现于陕西蓝田、北京周口
店、湖北陨县、河南南召和三门峡、山西垣曲、安徽和县、辽宁营口,以及 贵州桐梓和黔西,其年代距今约 40~80 万年。这一时期的人类属于直立人, 其社会组织已由更早期人类不会制造工具,不懂得用火,实行毫无限制的杂 乱性关系的原始群,转变到能制造工具、懂得用火、性关系仅限于同辈之间 的血缘家族公社。受食物来源限制,每一个这样的血缘家族同时生活在一起 的人数都不可能很多;为了捕猎的需要及照顾幼婴,人数也不能太少,一般 均在十余人至几十人(据推测,北京周口店人类群体规模为 50~60 人)。就 全中国范围而言,总人数估计只有寥寥几千人至一两万人①。
距今约二三十万年前,人类进化到智人阶段。其中 4 万年前属早期智人,
他们体质上的原始特征尚未完全消失。而此后的晚期智人,在体质上同现代 人已非常接近。所有智人在考古文化上属于旧石器时代的中、晚期。
中国早期智人的遗址主要发现于陕西大荔、山西阳高和丁村、广东马坝,
以及湖北长阳。晚期智人的遗址分布更广,主要有北京周口店、广西柳江和 来宾、黑龙江哈尔滨、内蒙古乌审旗、甘肃庆阳、四川资阳、云南宜良、台 湾台南、江苏泗洪等地。
同直立人相比,智人的体质有了明显改善(身高增长,脑容量扩大), 这不仅是由于生产力的发展,也由于婚姻关系由血缘婚渐次演变为族外群婚 和对偶婚,到晚期智人时其社会组织也由血缘家族公社进步为母系氏族公 社。距今六七千年时,中国进入了母系氏族公社的鼎盛时期,社会生产力有




① 近年新发现了比元谋人更早的“东方人”。但其孰猿孰人,学术界尚有很大争议。
① 前苏联学者认为,100 万年前世界人口为 1~2 万人,10 万年前为 20~30 万人(瓦连捷伊著,北京经济 学院人口研究室译:《马克思列宁主义人口原理》,第 15 页,商务印书馆,1978 年版)。而中国人口通 常总占世界几分之一,由此可约略推知。

了显著的发展,其特有的标志是“动物的驯养、繁殖和植物的种植”。①中国 古代神话中著名的伏羲氏和神农氏,就是这种原始畜牧业和原始农业的生动 代表。从此人类有了较可靠的食物来源,人口随之加速增殖,结果由一个母 亲氏族逐渐衍生出若干女儿氏族和外孙女氏族,进而扩大为胞族、部落和部 落集团。如传说中的黄帝和炎帝本是同出少典氏的两个部落,前者原有 25 个氏族,后发展为 14 个部落,此后不断繁殖,又产生出更多的部落,中国的 国土也越来越充分地为人类所占据,这一点从新石器文化遗址的数量和分布 上看得很清楚。中国已发现的这类遗址多达六七千处,其分布遍及全国,黄 河中游尤为稠密,如距今 6000 年前陕西省沣水一段长 20 公里的河岸旁,共 建立了十几处村落,面积为几万至十几万平方米,一个氏族的人口多为四五 百人。
  距今 5000 年前后,母系氏族公社和对偶家庭逐渐向父系氏族公社和一夫 一妻家庭演化,人口由此加速增殖,村落分布更为稠密。如沣水一段长 7 公 里的地段内,村落有 8 个;河南省洹水一段长 7 公里的范围内,村落多达 19 个,几乎和现代村落密度相同。生产力的发展,到公元前两三千年终于导致 原始社会解体,夏朝建立后,中国即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期——奴隶社会。 总的说来,原始社会具有人口发展非常缓慢及其在时间和空间上极不平 衡的显著特点。人口再生产深受自然因素制约,死亡率极高,寿命很短;男 多女少,严重的性别比失调也对人口发展产生不利。中国人口从 50 万年前的 一两万人发展到 1 万年前的 100 多万,平均每 1000 年的增长率不到 1%。此 后随着第四纪冰期结束,气候转暖,原始农业开始萌发。距今五六千年时气 候最暖湿宜人,新石器时代文化于此时达到鼎盛,人口比过去也有显著的增
长。
  到公元前 21 世纪夏朝建立时,据晋代皇甫谧《帝王世纪》所载,中国人 口已达 13553923 人。对于这个最早的人口统计数字,历来都有人提出疑问。 笔者认为此数虽不无参考价值,但有所夸大是很可能的。原因就在于夏朝建 立前后的一二百年间,从任何意义上讲都是一个极其罕见的非常时期,被特 称为“夏禹宇宙期”。期内自然灾害之严重、频繁,8000 年间无出其右,古 籍中因此充满了此时“四极废,九州裂,天不兼复,地不周载”,“水逆行, 汜滥于中国”,“夏冰,地坼及泉,五谷变化”等一类惊心动魄的记载。千 年不遇的灾变使中国各地在此时都出现了文化断层。自然变迁也促成了社会 变动,使该时期成为一个民族大迁移、大征战的时期。所有这些都会对人口 产生影响,其数量与氏族社会鼎盛的龙山文化时期相比,很可能会有明显下 降。如果采用前述 1355 万人这一数字,将会出现一个不合理的现象,即从氏 族制到奴隶制的几千年中,中国的社会经济进步不大,而人口却增长迅速。 不过由于皇甫谧提供的是一个绝无仅有的数字,而且也没有过于离谱,在本 书中只好姑妄存之。以这个中国人口总数同距今 1 万年的 100 多万人相比,
6000 年内增幅达 10 倍,平均每 1000 年的增长率超过 50%,说明新石器时 代比旧石器时代有了巨大进步。
这里笔者拟对上述皇甫谧的数字作进一步的讨论,因为它是中国人口计 数的基础或源头。对这个数字,古今许多学者在提出若干疑问的同时,大体



① 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 4 卷,第 19 页,人民出版社,1972
年版。

上还是接受的。根据笔者对前后时期变动趋势的分析,也认为它没有过于离 谱。但最近有学者在其著作中对此持绝对否定态度,并认为夏朝初期中国人 口应为 135 万,恰好是皇甫谧数字的 1/10①。这个问题只需与同期世界人口 作一比较就可以了然。对于新石器时代的世界总人口,国际学术界提出的若 干推测数并没有大的出入,看法相当接近,即公元前 1 万年为 400 万人,前
8000~前 6000 年为 500~1000 万人,前 3000 年为 2500 万人,公元 1 年为
1.7~3 亿人。①按此计算,公元前 2000 年当在 5000 万人左右。而中国人口 占世界总人口的比重一向为 1/5 至 1/4 皇甫谧的数字与此相当吻合,可见其 并不离谱。反之若缩小 10 倍,则中国只占世界总人口 1/40,很难令人接受。 除了人口发展缓慢及数量的稀少外,中国原始社会人口地理的另一个特 点是空间分布极不平衡。黄河中下游地区人口较为稠密,其密度高于长江中 下游,更高于其它地区。究其原因主要是黄河中下游气候条件适中,距今
7500~5000 年时尤为温暖湿润,地貌以平原、河谷为主,土壤疏松肥沃,对 农业发展有利,成为新石器时代中国唯一的生产活动以农业为主的地区。此 时长江中下游属于农业和渔猎并重,广大北方以渔猎畜牧为主,西南和华南 以渔猎为主,总的生产力水平都不能同黄河中下游相比。

2.奴隶社会


  从夏朝建立到春秋、战国之交,中国经历了延续 16 个世纪的奴隶制时 期,先后建有夏、商、周 3 个王朝。期内社会生产力比过去有了很大发展。 从生产技术看,铜、铁器和牛耕先后得到推广,水利事业也有较大发展,加 上商业、手工业及一大批城市的兴起,标志着生产力发展达到了新高度。而 这一切同人口的增长互为因果。
关于奴隶制时期中国的人口数量及其演变过程,皇甫谧在《帝王世纪》
中作了概略的叙述:“及禹平水土,还为九州,今《禹贡》是也。是以其时 九州之地,凡二千四百三十万八千二十四顷,定垦者九百三十万六千二十四 顷,不垦者千五百万二千顷,民口千三百五十五万三千九百二十三人。?? 以男女耕织,不夺其时,故公家有三十年之积,私家有九年之储。及夏之衰, 弃稷弗务,有穷之乱,少康中兴,及复禹迹。孔甲之至桀行暴,诸侯相兼, 逮汤受命,其能存者三千余国,方于涂山,十损其七。民离毒政,将亦如之。?? 又遭纣乱,至周克商,制五等之封,凡千七百七十三国,又减汤时千三百矣。 民众之损,将亦如之。及周公相成王,致治刑错,民口千三百七十一万四千 九百二十三人,多禹十六万一千人,周之极盛也。其后七十余岁,天下无事, 民弥以息。及昭王南征不反穆王失荒,加之幽厉之乱,平王东迁,三十余载。 至齐桓公二年周庄王之十三年,五千里内,非天王九傧之御,自世子公侯以 下至于庶民,凡千一百八十四万七千人。”
上文提供了 3 个具体的人口数字,即公元前 2140 年前后为 13553923 人,
中国人口地理的下一页
成为本站VIP会员VIP会员登录, 若未注册,请点击免费注册VIP 成为本站会员.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电子书均来自互联网。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


其它广告
联系我们     广告合作     网站声明     关于我们     推荐PDF     全部分类     最近更新     宝宝博客
蓝田玉PDF文档网致力于建设中国最大的PDF格式电子书的收集和下载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