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田玉PDF文档网 / 中国历史 / 中国历史地理概论(上册)
 


中国历史地理概论(上册)



前 言


  《中国历史地理概论》是作者在上海师范大学为授课而编写的讲义,出 版时作了一些增补与修订。全书计五编,分上、下两册,上册两编,为中国 历史自然地理和经济地理,下册三编,为中国历史人口地理、政治地理及城 市地理。
  我国渊源已久的沿革地理学,长期以来一直作为历史学的辅助学科而存 在,成为祖国丰富的文化遗产之一。但历史地理以研究历史时期地理环境的 演变及其规律为内容,而成为一门新兴的学科,还是建国以来的事。本书在 编写过程中,注意吸收前人及近人的研究成果,利用文物考古方面的新成就, 作了一些初步探索,但以个人水平所限,仓卒成稿,内容很不成熟,尚希读 者给予批评指正。
  人民教育出版社王剑英同志,在对本书的审订过程中,提了不少宝贵意 见,特此致谢。
  本书的出版得到前辈谭其骧先生的关怀与支持,并为本书题了字,谨此 致谢。


  作者 一九八五年五月
  
内容简介


  《中国历史地理概论》是一部全面地、系统地阐述中国历史地理的学术 专著。全书计五编,分上、下两册。上册为中国历史自然地理和中国历史经 济地理两编,共九章,42 万字,分别叙述历史时期河流、湖泊、海岸、气候 的演变及其规律,叙述运河、水利灌溉事业、区域的开发与经济重心的转移, 国内外交通的发展等方面的历史,并附有地图 87 幅、插图 2 幅。本书对了解 中国历史上地理环境的演变及其规律和经济开发的历史,对制定国民经济长 期的战略发展规划以及区域经济、部门经济的开发都有现实的参考价值。
   本书可供从事历史、地理、水利、交通、经济、建设、国民经济规划等 各方面的研究人员阅读,可作为一般图书馆常备的参考书、工具书陈列备查, 也可选用为大专院校中国历史地理课程的教材或主要参考用书。 下册为中国历史人口地理、政治地理、城市地理等编。
   
绪 论

第一节 历史地理学的性质及其研究对象


  历史地理学是研究历史时期地理现象分布、变迁及其发生、发展规律的 科学。概括地说,也就是研究历史时期地理环境的演变及其规律的科学。
一、历史地理学的性质和特点
  历史地理学的性质,就其主要凭借的资料(历史文献)和研究的时间(人 类历史时期)而论,它基本上与历史学相同;就其研究的对象(地理环境) 而论,它又属于地理学的范畴。它是在两个母体中孕育和发展起来的学科, 因而是介于历史科学和地理科学之间的边缘科学,和历史学、地理学的关系 都同样密切。历史地理学和地理学研究的客体是共同的,只有时间上的差异, 地理学是研究今天人类活动的地理,历史地理学则是研究历史时期人类活动 的地理,因此,历史地理学应属于现代地理学的一个组成部分,它是地理学 的一门分支学科。
  历史地理学不同于“考古学”。后者主要根据历史遗物、遗迹,地理环 境只属于它广泛的研究对象之一,其研究的时间包括文字记载之前的原始社 会;而历史地理学则主要根据历史文献,研究对象仅限于地理环境并主要是 有文字记载的时期。但人类对于自然环境的利用和改造,早在原始社会即已 开始,以人地关系为研究主要内容的历史地理学,也就不能不追溯到原始社 会,并把它作为研究的起点和上限,只是人类在进入历史时期以后,才有能 力以自己的经济活动改变地理环境的面貌,并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和征服自 然能力的提高,其影响也越来越巨大深刻,以致今天地理环境的面貌,无处 不直接或间接地留下人类活动的烙印。另一方面,即使对有文字记载时期的 地理环境的研究,除主要依靠历史文献外,也还必须借助于古代人类活动遗 迹及遗物等所提供的资料。因而,历史地理学与考古学虽是两门独立的学科, 但两者之间相辅相依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历史地理学也不同于“古地理学”。后者是研究人类历史以前地质时期
地理环境诸要素的演变规律,也就是人类还没有能够通过自己的经济活动, 在大地表面引起显著的改变,或留下显明痕迹以前的地理环境变化;而历史 地理学所研究的是历史时期主要由于人的经济活动而产生的一切地理变化。 但是,人类历史时期的地理环境,也是从地质时期相承并发展而来的,仍不 免有彼此相交与重合之处,因而,两者之间,也有着不可分的关系。
  以上表明历史地理学的特点,它既区别于历史学的分支考古学,又不同 于地理学的分支古地理学,但它们之间却又有着相互交错和相互依存的关 系。
  历史地理学就其萌芽与发展过程考察,是应历史学的需要而产生,并一 直作为历史学科的辅助学科而存在和发展的,这就是我国具有悠久历史传统 的以研究疆域的消长、行政区划的演变、古今地名的更易等为主要内容的沿 革地理学。它只是历史地理学的一部分以及历史地理研究的初步。历史地理 学研究的目的,在于探讨同一地区或同一地理环境在不同历史时期的实际情 况及其发展演变的规律,从而深刻地理解当前这一研究对象的形成和特点, 更好地为当前发展生产建设事业服务。因此,把沿革地理看作就是历史地理 的说法,是不正确的。
  
二、历史地理学的研究对象
  历史地理学按其研究对象说,应包括历史自然地理和历史人文地理两大 类。从科学的性质来看,前者属于自然科学,后者属于社会科学。历史自然 地理主要研究对象是历史时期由人类经济活动而导致的自然地理的变化。如 气候的改变,植被的变迁,河道的迁徙,湖泊的涨缩,海岸的推移等。因为 这些变化依旧是照自然规律进行的,所以属于自然科学的范畴。其它有些不 是因人的活动而发生的自然地理方面的变化,如地震的发生,火山的喷发, 水文要素的变动,河道河口的变迁等,本属于地貌学的研究课题,但如果这 些变化在人类历史时期发生比较显著的差异和影响,也属于历史自然地理研 究的任务。
  至于历史人文地理,研究的范围更为广泛,它包括:以研究工农业的分 布、变迁,水利灌溉事业的发展和水陆交通的变化等为主要内容的历史经济 地理;以研究历代疆域、政区的形成、发展和变迁为内容的历史政治地理; 以研究集镇、城市等聚落的兴衰为内容的历史城市地理;以研究人口及民族 分布与迁徙为内容的历史居民地理;以及以研究边疆地区为重点的历史区域 地理等。这些都属于社会科学的范畴。
  历史地理学是一门既古老又年轻的学科。说它古老,因为起源很早的沿 革地理在我国有着极其悠久的历史渊源;说它年轻,是因为历史地理学作为 一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科学,成为现代地理学的一个分支,时间还不长,还 没有具备严整的理论体系和完备的工作方法。有待我们进一步去研究和探 索。
  
第二节 历史地理学的作用


  历史地理学曾长期作为历史学和地理学的辅助学科而存在和发展。历史 地理学的研究,对孕育它成长与发展的地理科学和历史科学,以及对当前改 造自然的斗争,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
一、研究历史地理是现代地理学发展的需要。
  历史地理学的一个根本论点,就是人类生活环境的诸因素是错综复杂、 相互影响、相互制约并处于不断的变化与发展之中。今天的一切地理现象并 非自古以来就是如此,而是从以往不同时代的地理中发展演变而来,植根于 过去的地理之中,凭空而生或静止不变的地理现象从来就不存在。因此,对 于任何一个地理现象,只有了解它的过去,才能更好地了解它的现在,那就 首先要把过去时代的地理进行“复原”,并把已经复原了的地理现象,按着 历史发展的顺序,联系起来进行研究,以寻找其发展的原因和演变的规律, 从而阐明当前地理现象的形成和特点,这正是地理学的研究必须要借助于历 史地理学的地方。
  历史地理学各个部门地理发展情况及规律的探讨,对于当前地理科学相 关部门的发展和研究,都很有关系。例如在现代经济地理领域中,对于任何 经济区域的研究,必须了解它发生和发展的过程,以及正确地估计自然条件 在经济区域的形成和个别经济部门的分布中的作用,这就必须利用历史的观 点和方法以及历史的材料,去探索这些经济现象在历史发展不同阶段的一般 规律或特殊规律,使地理学获得充分的历史根据,从而丰富和发展了地理学 的内容。
恩格斯曾经指出:“如果地球是某种逐渐生成的东西,那么它现在的地
质的、地理的、气候的状况,它的植物和动物,也一定是某种逐渐生成的东 西。它一定不仅有在空间中互相邻近的历史,而且还有在时间上前后相继的 历史。如果立即沿着这个方向坚决地继续研究下去,那末自然科学现在就会 进步得多”①。地理学与历史地理学在研究对象上互有渗透,在研究时间上也 互有交错。历史地理学虽从其相关的学科脱胎而出,独立发展的时间还不长, 还要借助于相关学科的辅助,但反过来,它还能促进或帮助相关学科的发展。 正因为如此,历史地理学作为现代地理学的一个分支,它正越来越受到人们 的重视。
二、历史地理学在历史科学中的重要作用
  人类历史时期的任何历史事件都发生于一定的时间和空间。所谓“空 间”,也就是指特定的地理环境。它是历史事件发生、发展的依存基础。每 一个不同的时代,都各有其不同的地理环境,因为时间与空间处于不断的发 展与变化之中,离开了那个时代的地理环境,就不可能真正了解那个时代的 历史。
历史地理学的任务,就在研究不同时代社会发展所处的具体地理条件, 它在人类社会发展不同阶段,一定程度上影响着生产力发展的水平。它阐明 许多重大历史事件所处的地理场所赋予历史过程以具体的空间位置,以明确 这些历史事件底某些地理特征。因为只有从历史发展过程的许多地域的特性 中,才能做到对历史多方面观念的具体化和深刻化。



①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卷二十《自然辩证法》,人民出版社 1971 年版,页 367。

  我国传统的沿革地理学,长期以来一直隶属于史学的范围,成为史学的 重要辅助学科。对于许多重要历史事实的研究,如古今都邑的兴废,人口的 迁徙,交通路线的变迁,工农业生产的分布等,都要借助于历史地理学,但 象沿革地理那样,单纯停留在对今昔情况差异的陈述上是不够的。还必须从 特定的空间进行地理学的分析,这就属于历史经济地理的任务,正如同今天 的经济地理学包括城市、人口,交通、物产各部门一样。
  历史时期人类所生活的自然环境的变化,不论是由于人类活动而导致 的,或是大自然本身的内力、外力循着固有的客观规律所起的作用而发生的 变化,它对人类社会发展都发生直接的或间接的影响。伟大的史学家司马迁 早就提出“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说明史学研究必须探讨人和自然(也 就是自然环境)的关系,以掌握社会发展、变化的规律。因而,历史科学必 须依赖历史地理学对人、地关系的研究。历史地理学也就成为历史科学不可 缺少的一个组成部分。同样的,历史地理学也要在与其相关学科历史学的相 互渗透中,发挥其互相帮助与促进的作用。
三、研究历史地理也是改造自然和生产斗争的需要
  历史地理对当前地理条件的历史基础的调查研究,也直接有助于生产斗 争的顺利进行。改造自然和利用自然,是社会主义建设的长期任务。要改造、 利用自然,就要认识自然本身分布、变迁和发生、发展的规律,同时,也要 利用过去在改造自然过程中已经取得的经验和成就。这两方面都包括很多历 史地理学的研究工作,它可以作为分析、评价和规划的参考,为社会主义建 设提供一定的科学根据。
在历史自然地理方面,对于古代河道、灌渠、井泉及湖泊分布的复原工
作,有助于寻找地下水源,对现在河流、湖泊的综合开发利用和某些大城市 给水问题的解决,提供有价值的参考资料;对历史时期海岸线变迁的研究, 可为堤防、海塘及海港建设工程提供必要的依据,历史上水文资料的研究, 可以解决某些堤坝设计工程中的最高洪峰问题;研究历史时期水、旱灾发生 的周期规律和历史上治水的丰富经验,有助于大规模水利工程的规划;对历 史上有关地震的记载及区域气候变迁的研究,对于基本建设和经济开发也有 着直接的联系;有关古代沙漠的分布、变迁和劳动人民与风沙斗争的经验, 同样可为改造沙漠的宏伟计划做出有益的贡献。
在历史经济地理方面,有关历史上各地区农作物的分布,边区屯垦的兴
废变迁,森林的破坏更新,山区的开发和农牧界线推移的研究,对于发展当 前农业及林业生产有着重要的参考意义;区域开发的研究,对于一个地区的 开发经过,开发程度和过去经济发展中的特点,给予必要的了解,对区域规 划工作也有一定的作用;对于古代交通网分布的复原,可为现代交通上的选 线提供一定的依据;城市历史地理资料,可为城市改建、扩建或重建作规划 时提供各种条件的分析与评价;至于历史地理查矿法,实践证明在为矿源勘 探提供线索方面也有其一定的应用价值。
  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向历史地理提出了要求,今后,在实现四个现代化的 宏伟事业中,还会向历史地理提出更多、更为复杂的要求。而历史地理本身 作为一门学科,在建立和发展自己的理论体系中,也必须密切联系实践,从 实践中发展并不断开拓新的领域。也只有这样,才能使自己获得无限的生命 力,循着科学的大道迅速前进。
  
第三节 研究历史地理学的方法

一、要用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研究历史地理
  历史地理学承认人类的生活环境,无论自然诸因素和人为的景观,并非 自古如此一成不变的,而是经常处于变化之中,并随着历史的前进而不断发 展。但是,对于这一演变发生的具体过程,却存在着截然不同的两种观点, 这就是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两种历史观的对立。
  唯物主义观点认为今昔地理环境之所以发生变化,主要是由于人们活动 不断加工于自然的结果。而人们加工于自然的活动,首先依据当时生产力发 展的水平。在人类社会发展的初期阶段,生产力水平处于很低的情况下,人 们通过自己的经济活动所给予大地表面的变化是很微小的。在人类社会发展 的高级阶段,生产力水平大大提高以后,人类的经济活动所给予大地表面的 变化也就越来越显著了。
  人类作用于自然的活动,不仅依赖于生产力发展的水平,而且还依赖于 生产关系的性质。在历史上某些阶段,生产关系的性质常显得更为重要,因 为它决定着生产力是否充分发挥作用。在旧中国,处于被奴役地位的劳动人 民和自然界都是被掠夺榨取的对象,在那种生产关系下,生产力的发展受到 束缚,丰富的自然资源得不到开发和利用。中国人民革命胜利后,在社会主 义新的生产关系下,为有计划地全面改造和利用自然开辟了广阔的前途,中 国的地理面貌即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但是,唯心主义者既无视生产力这一最活跃的因素,又否定社会阶级的
存在,当然更不承认生产关系对人类改造自然的作用,他们把人类改造和利 用自然,只看作是偶然事件的积累,用这种形而上学的观点来解释地理现象 的发生和发展,就不可能得到正确的结论。
二、要用唯物辩证法的方法论正确认识地理环境在社会发展过程中
的作用
  地理环境是社会物质生活必需的和经常的条件之一,这就是说,人们如 果离开了地理环境便不能生存。然而,它在社会发展中是否起决定作用呢? 历史唯物主义对这一问题的回答是否定的。地理环境对人类社会的发展所以 不能起决定作用,这是因为地理环境的变化,主要是人类的经济活动作用于 自然的结果。恩格斯在批判德莱柏等的自然主义历史观只承认自然界作用于 人的片面性时,指出:“只有人才给自然界打上自己的印记,因为他们不仅 变更了植物和动物的位置,而且也改变了他们所居住的地方的地貌、气候, 他们甚至还改变了植物和动物本身,使他们的活动的结果只能和地球的普遍 死亡一起消失”①。为了进一步阐明人类对于自然界的反作用,他还以德意志 的自然界为例说:“日耳曼民族移入时期的德意志‘自然界’,现在只剩下 很少很少了。地球的表面、气候、植物界、动物界以及人类本身都不断地变 化,而且这一切都是由于人的活动,可是德意志自然界在这个时期中没有人 的干预而发生的变化,实在是微乎其微的”①。
但是,另一方面,我们也得承认:地理环境虽然不可能决定社会面貌和 决定社会形态的性质,然而,并不是说它对社会发展不起任何作用,马克思



①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卷二十《自然辩证法》,人民出版社 1971 年版,页 373—374。
①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卷二十《自然辩证法》,人民出版社 1971 年版,页 574。

主义辩证法告诉我们:虽然事物发展中内因起决定作用,但外因也是起着一 定的作用的,它能影响事物的发展,加速它或延缓它,地理环境对社会发展 的作用也是如此。
  我们必须对地理环境在社会发展过程中的作用,根据一定的历史阶段的 具体条件给予恰如其分的估计。在远古时代,当人类征服自然的能力还很低 下的时候,地理环境对社会发展的影响要大得多。以后随着社会生产力的发 展,人们在实践过程中认识和控制自然能力的增强,它们的作用就不象以前 那样明显了,它的影响最多也只不过表现为加速或延缓社会发展进程上的某 些因素。
  历史地理学的任务,就在于用唯物辩证法的方法论,研究历史时期的各 个发展阶段有关地理的各种演变现象,并指出它在社会发展过程中所起的作 用。
三、研究历史地理学的重要手段
  由于历史地理学研究对象的特殊性,即首先是复原过去的地理环境,也 就是再现自然景观的历史面貌,它既要利用文献学、考古学所提供的资料, 还得讲求正确复原的方法,做到定代、定位、定相,这就必须运用现代地理 学和科学技术上的最新成就。
对于历史文献的利用,在历史地理的研究工作中是很重要的。我国拥有
特别丰富的文献资料,一些重要的古代地理著作,前人也做过不少考订和补 注工作,我们在利用这些古代文献时,要做到审慎地去粗取精,去伪存真, 善于加以分析对比,从中找出正确的答案;在深入广泛地研究祖先留给我们 的丰富遗产,从中吸取有益的东西的同时,又要跳出古籍之外,而不能陷身 于古籍之中,彻底改变那种抱残守阙,烦琐考证的“书斋学者”的工作作风。 野外考察也是研究历史地理的重要方法之一,因为历史文献只是间接保 存的资料。历史上直接保存下来的还有不少残存的遗迹,如古河床的故道的 变迁,大面积泥炭层所反映的湖泊分布,河口三角洲及海岸沙丘的移动,以 及其它若干特点及变化微小的诸因素,在今天仍可找到它的迹象。历史地理 工作者应有一定的时间跑出书斋,走向野外,运用现代地理学的知识和技能, 通过调查、访问、踏勘、实测等一系列工作,去发现文献资料中所不能解决 的问题,彻底改变过去脱离实际的工作作风,在实地考察中去开阔自己的科
学视野,提高研究工作的质量。
  历史地理的研究,还必须与文物考古工作密切配合。现代地理环境的形 成过程,可上溯到地质发展史的最近一个时期——“第四纪”的最后一万年 左右的“全新世”阶段。全新世在整个地质史上只是极其短暂的一瞬,但是 从人类赖以生存的现代地理环境来说,却早已经历了剧烈的造山造陆运动, 而基本上接近了当前的地表形态。人类进入历史时期以后,一方面自然环境 仍继续按照它本身的规律而变化着,如局部地区的新构造运动对地貌的改变 以及气候上的长期脉动等,尽管这些变化非常细微,甚至不为人们所察觉; 另一方面,随着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人类影响自然环境能力的与日俱增,而 大大加强了对于大地面貌的塑造,而且直接影响到分布在大地上的植物、动 物和气候,有关这些变化的研究,必须借助于文物考古工作来解决。通过古 代人类活动遗址探索地理环境的变迁,是历史地理学重要的研究方法之一。 历史地理工作者要做到科学地揭示某一地区地理环境演化的精确进程, 就不能停留在一般性概貌的了解上,除了必须向地学的一些分支学科如气候
  
学、水文学、地貌学、古地理学等方面渗透外,还必须对组成自然景观的各 个要素的变化进行数量的分析。七十年代以来,现代地理学在人地关系上逐 渐打破了过去所谓“因果关系”的传统,而着重于探索函数关系,即人地空 间要素在函数上的重要变量。这种新的理论和方法,主要是从定性的文字解 释转向定量的数理分析,改变过去“泛泛立言”的情况而真正做到“心中有 数”。要进行这种数量的分析,就必须借助于现代科学技术的最新手段,例 如航空及卫星照片的判读,可以发现河流故道、湖泊旧迹、聚落遗址等在地 表所不能或不易看到的现象;特别是卫星照片近年已发展成为遥感科学,成 为定位和定相的最有效的手段;对古代湖泊沉积地层的研究,利用孢粉分析 以了解其过去的植被的分布和它反映的气候变化;C14 的应用可获得比较精确 的绝对年龄的测定等。目前,我国历史地理学的研究,在运用现代科学技术 手段上还刚刚开始,但实践证明,这是今后要努力实现的方向。只有建立在 现代科学技术基础上,历史地理学才能开拓新的领域,出现质的飞跃。

第一章 中国历史地理学的发展

第一节 古代中国的历史地理学


  根据我国文化典籍的记载,早在两千多年以前,当我们的祖先在黄河流 域创造了古代光辉灿烂的文化时,就出现了一些总结前人在生产和生活实践 中积累起来的有关自然和经济地理知识的专门著述。以后,随着中央集权制 封建帝国的建立,以记载疆域的消长和政区的演变为内容的政治地理著作, 也应运而生。同时,我们的祖先也很早就开始了重视地图的工作。以上所有 著作大多由当世追溯到往古,这些传统的历史地理著述,成为我国文化宝库 中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
现按其内容和性质,分别说明如下:

一、以记述山川为主体的自然地理著作

1.《山经》
  《山经》是我国最早的一部自然地理著作,也是有名的《山海经》中成 书最早以及最重要的一部分。据顾颉刚先生考证,约成书于春秋、战国时代
(前八至前三世纪)①。《山经》分东、南、西、北、中五部,共五卷,因称
《五藏山经》。书中以今山西省西南隅和河南省西部为《中山经》的主要部 分。自此以东为《东山经》,以南为《南山经》,以西为《西山经》,以北 为《北山经》。也就是把全国划分为五个地区,每个地区又按照一定方向和 道里依次描述。《中山经》次第分为十二经,《东山经》《西山经》各分为 四经,《南山经》《北山经》各分为三经。其中《中山经》范围虽小,但因 处于我国古文化的发祥地,人们在生产实践中积累的知识比较丰富,因而叙 述也最详。
《山经》全书以山为纲,方向与道里互为经纬,次第分明。然后再附上
有关地理知识,记述河流,必言其发源与流向;动、植物的分布,详述其形 态、性能和医药功效;矿物特产则分别记述它们的性状和色泽等特点。《山 经》全部只二万二千字,以非常精炼的内容,对自古以来生产斗争的全部地 理知识进行了概括和总结。
《山海经》中尚有《海经》八卷、《大荒经》并附《海内经》共五卷,
据陆侃如先生考证,分别为西汉及西汉以后人所作①。这两部分记录了古代对 远方的地理知识,内容带有许多怪异和迷信的传说。西方学者也认为它是“世 界上最古的旅行指南”②。
《山海经》作为我国流传至今的第一部地理书籍,历来就受到人们的重 视。自汉以后,历代正史的经籍、艺文志都把它列入地理类。古代学者对《山 海经》的研究也作出了不少贡献。晋郭璞为《山海经》作注,隋、唐志有郭 璞《山海经图赞》二卷,其图宋时已亡佚。清毕沅作《山海经新校正》十八 卷,郝懿行作《山海经笺疏》十八卷,对篇目、文字、山名、水道等都有考



① 顾颉刚:《五藏山经试探》,北京大学潜社《史学论丛》第一册,1934 年。
① 原文载《新月杂志》第 1 卷 5 号。
② 希勒格(Schlegel):《中国史乘中未详诸国考证》,商务印书馆《尚志学会丛书》之一。

证,进一步提高了《山海经》的地理价值。
2.《禹贡》
  与《山经》同时代而较迟于后者的另一部地理著作《禹贡》,也成书于 战国之世③,全书以一千一百九十三个字概述了当时中国地理上的重要内容。 作者在最主要的“九州”一章中,假托大禹治水所划分的政治疆界,而以天 然的山、河、海为标志,把全国划分为冀、兖、青、徐、扬、荆、豫、粱、 雍九州,也就是九个区域。每州分叙其山川、湖泊、物产、贡赋、交通及少 数民族居住的情况,还区分各州土壤的颜色、肥力以及田赋的等级。作者采 取了有明显差异的区域对比的方法进行记述。如描述河、济之间的兖州植被 状况为“厥草惟繇,厥木为条”;济南淮北的徐州为“草木渐苞”;江淮之 间的扬州为“厥草惟夭,厥木为乔”。充分显示了黄、淮下游以至长江三角 洲,从草木稀疏以至逐渐繁茂的自北而南自然景观的变化情景。作者这一根 据自然地理特征分区的方法,在世界地理学史上也具有创造性的意义。
  接着,“导山”和“导水”两章,根据山脉分布西高东低、西部集中东 部分散的特点,以及河流水系按先北后南,先上游后下游,先主流后支流的 顺序,依次描述。对长江流域的描写比较粗略,正说明当时以黄河流域为中 心的人们地理知识的局限性。
最后“五服”一章,以离京畿远近把全国划分为五个地带,事实上这只
是先秦时期学者的一种假想,有谓一服的距离为百里、五百里、以至千里, 实际上是不可能实行的。因为古代郡国疆土,莫不因山川形势犬牙交错,不 可能限定在纵横平直的规定距离之内。五服之说只是反映了当时社会经济发 展,人们由此而产生的在政治上统一的愿望。
《禹贡》对历史地理现象的记录与考证,已脱离《山海经》的原始形态
而更为完备,它是古代中国综合性地理著作的典范。这部古老的地理名著, 直至清代还一直被认为是夏禹时代的作品,后人为它注释的很多,如宋程大 昌《禹贡论》及《禹贡山川地理图》,傅寅《禹贡说断》等。但最享有盛名 的要算是清初的胡渭,他所著《禹贡锥指》二十卷(实二十六卷),图四十 七幅,完成于康熙四十一年(1702 年),该书在前人注释《禹贡》的基础上, 广泛征引,逐句加注,纠正前人注释中的某些谬误,并提出自己的创见。特 别是书中“导河”部分,“附论历代徙流”,提出黄河五次大改道的论证, 对后世研究黄河变迁史的影响很大。这是一本对《禹贡》研究具有总结性的 著作。继后,乾嘉学者注释《禹贡》的又有徐文靖《禹贡会笺》、丁晏《禹 贡锥指正误》、程瑶田《禹贡三江考》、晏斯盛《禹贡解》等,分别为《禹 贡锥指》作了进一步的补充或校正,但对《禹贡》本身的注释,创见不多。
3.《管子·地员》篇
另一部成书于战国时代的《管子》一书中的《地员》篇,总结了我国远 古时期农业生产实践的经验。对平原,丘陵和山地三种不同地带的土地与植 物生长的关系,作了比较与记述。并探讨了高山地带植物的垂直分布。它既 具有地理学的价值,又具有植物学的价值。被誉为我国最古的有关生态植物 学的论著①。
4.《水经》和《水经注》



③ 顾颉刚:《论今文尚书著作时代书》,《古史辨》第一册。
① 夏纬英:《管子地员篇校释》,中华书局,1958 年。

  我国第一部记述河道水系的专著《水经》,据清代学者戴震考订,成书 于三国(221—280 年)时期②。该书记述河流水道凡“百三十七”③,并附《禹 贡山水泽地所在》六十条。约在五代至北宋时,此书部分亡佚,现存本只一 百二十三篇。其成就在于系统地以水道为纲,记述其源流和流经地方,确立 了因水证地的方法。但所记水道繁简不等,也存在一些错误。
  六世纪初,北魏郦道元(约 466 或 472—527 年)怀着对祖国山河无比热 爱的精神,研究历代的地理资料,并“访渎搜渠”,通过实地考察,刻苦钻 研,在《水经》一书的基础上,写成《水经注》四十卷④,三十余万字,以二 十倍于原书的篇幅,系统描述了黄河、长江、淮河等主要水系一千二百五十 二条河流的源流脉络、古今变迁及水利开发。并以水道为纲,记载沿河所经 地区山陵、原隰、水文、气候、土壤、植被等自然地理现象,以及城邑、关 津的建置沿革、兴衰过程,还有有关的历史事件、人物,甚至神话传说,无 不兼容并蓄,几乎包括所有历史地理的内容。这样一部体例谨严、内容丰富 的综合性历史地理著作,不但在我国是杰出的,在当时世界地理文献中也是 无与伦比的。
  郦道元在这部著作中,引用书籍多至四百三十七种,还记录了不少汉、 魏间碑刻,这些书籍和碑刻绝大部分都已亡佚,幸有郦注得以保留其吉光片 羽。这部著作不但内容丰富多采,而且文笔绚烂,具有很高的文学价值。
《水经注》因在流传中辗转抄录,使经文与注每多混淆与舛误。明朱谋
玮第一个为之作注,著有《水经注笺》四十卷,但考订粗略,订正不多。清 乾嘉学者对《水经注》的校勘建树较大,其中最著者有全祖望《全校水经注》、 赵一清《水经注释》,戴震校《水经注》开始较晚,但出书最先。全、赵、 戴三人从校勘学上解决了不少经、注混淆问题,也补充和纠正了一些漏误。 近代杨守敬、熊会贞又合著《水经注疏》,对郦注所征引故实,皆注明出典; 对所叙水道,皆详其迁流。并对全、赵、戴诸家的校释,也多所订正。近人 陈桥驿对《水经注》的选释①,又取得新的成就。
5.沈括对自然地理现象的探索
  十一世纪初,宋代著名的科学家沈括(1031—1095 年)所著《梦溪笔谈》 一书,对自然地理现象作了深入的观察与探索。在他奉使契丹的时候,发现 “边太行而北,山崖之间往往衔螺蚌壳及石子如鸟卵者横亘石壁如带”,他 推测“此乃昔之海滨,今东距海已近千里,所谓大陆者,皆浊泥所湮耳”。 并指出这是大河的浊流“其泥岁东流,皆为大陆之土,其理必然”①。他是在 叙述海陆变迁中,第一个以河流的沉积作用来解释华北平原成因的人。
  沈括在观察浙东山势峭拔的雁荡诸峰时,推测“当是为谷中大水冲激, 沙土尽去,惟有巨石岿然挺立耳”②。竺可桢认为沈括已正确认识到流水对
地形的侵蚀作用。而西欧学术界一直到 1780 年苏格兰人郝登(J.Hutton)才




② 《水经》一书,《唐六典》称为汉桑钦所作,《旧唐书·经籍志》作晋郭璞撰,清阎若璩始辨明非郭璞
之作,胡渭主创自东汉,而由魏晋人续成,戴震认为大约是三国时著作,近人多从戴说。
③ 据《唐六典·工部·水部员外郎》注。
④ 原书宋代已佚五卷,今本仍作四十卷,乃经后人割裂改编而成。
① 见侯仁之主编《中国古代地理名著选读》第一辑,科学出版社,1959 年。
① ②胡道静:《梦溪笔谈校证》,古典文学出版社,1958 年。

提出侵蚀学说,比沈括要晚六百多年③。 沈括还对物候与气候变化之间的关系,作了精辟的分析。他根据白乐天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的诗句,以及“诸越则桃李冬实,朔 漠则桃李夏荣”的差异,说明了地势高低和南北各地物候的先后不一。他还 根据延州永宁关大河岸崩后所得化石,推断可能该地在“旷古以前,地卑气 湿而宜竹”。对古代气候作了合理的推测。在世界科学史上作出了巨大的贡 献。
6.《徐霞客游记》
  明末清初伟大的旅行家徐霞客(1586—1641 年)所著《徐霞客游记》一 书,对自然地理现象作了很多科学的观察与记述。他查明了许多山脉和水系, 指出金沙江是长江的真正上游,澄清了《禹贡》以来长江导源于岷山的错误 观念。他观察福建宁洋之溪(即九龙江)与建溪发源地高度相等,因去海距 离不同而导致坡度的差异,发现“程愈迫则流愈急”④。因而影响侵蚀力量的 大小。又河流弯曲处或岩岸近逼水流的地方,急流冲刷作用显著。科学地论 证了河流坡度、弯曲与侵蚀作用的关系。
  徐霞客的最大成就还在他对于广西、云南一带石灰岩溶蚀地貌——即喀 斯特的观察和记述,已经达到相当高的科学水平,算得上世界最早的有关喀 斯特研究的宝贵文献①。他描述了各个地区喀斯特地貌的不同特征,从湖南湘 口的“峭壁廻翔”,到广西桂林的“石皆廉利侔刃戟”、“不受寸土”的峰 林,柳州“如锥处囊中”的孤峰,阳朔的“碧莲玉笋世界”,以至南宁的斗 琳(园洼地)和落水洞等,都作了细致入微的观察。他对云南保山水帘洞记 载说:“崖间有悬干虬枝为水所淋漓者,其外皆结肤为石,盖石膏日久凝胎 而成”②。已经正确地认识到石灰岩洞因地下水的溶蚀而产生洞顶倒悬的钟乳 石及洞底耸列的石笋,是由滴水蒸发后碳酸钙凝聚而成的原理,这是一个了 不起的成就。
7.历代正史的《河渠志》及有关河渠水利专著
  从汉代司马迁《史记》的《河渠书》,到历代正史的《河渠志》,以及 保存下来的若干有关河渠水利专著,表明了我国古代农业社会在地理学中水 利著述特别丰富的特色。
继郦道元的《水经注》之后,研究河流的主要著作有清代傅泽洪主编的
《行水金鉴》,全书一七五卷,是一部按河流分类、按年代编排的水利资料 书。所收资料,上起《禹贡》,下迄康熙末年(1722 年),记述了黄河、长 江、淮河、运河和永定河等流域水系的源流、变迁和水利设施等,共约一百 二十万字。后人又沿袭它的体例继续编修了《续行水金鉴》一五六卷和《再 续行水金鉴》。前者为黎世垿等主编,所收资料为雍正初到嘉庆末(1723—
1820 年),共约二百万字;后者为 1936 年经济委员会水利处所续编,从道 光初到宣统末(1821—1911 年),共约七百万字,成为我国最完备的一部水 利资料书。
清代另一部重要的河渠著作,是齐召南于乾隆二十六年(1761 年)完成



③ 参阅竺可桢:《北宋沈括对于地学之贡献与记述》,《科学》11 卷 6 期,1925 年。
④ 《徐霞客游记》闽游日记,崇祯元年四月一日。
① 尹赞勋:《石灰岩区域的喀斯特及其研究工作》,《人民日报》1961 年 5 月 21 日。
② 《徐霞客游记》,滇游月记,崇祯十二年七月初九日。

的《水道提纲》。全书二十八卷,专叙水道源流分合,包括漠北、西域及西 藏境内诸水,皆以干流为纲,支流为目。作者因曾参与《大清一统志》的纂 修,得以参考内府秘藏的康熙五十七年(1718 年)全国实测地图《皇舆全图》 及各省图籍,因而能比较正确地记述各河道的流势,不同于一般地理古籍的 辗转抄袭。
  道光元年(1821 年)徐松撰成《西域水道记》一书,以罗布、哈喇等十 一条干流为纲,叙述新疆水系,绘图附说,并加引证,对研究新疆历史地理 有重要参考价值。
  随着治黄事业的发展,元朝开始有了记载河工的书籍。第一部就是欧阳 玄为总结贾鲁治河的疏、浚、塞三法而写的《至正河防记》。接着就是明代 潘季驯,为总结他所创立的“筑堤束水,以水攻沙”的理论与实践而著作的
《河防一览》。明万历年间以主持“畿辅水利”闻名的徐贞明著有《潞水客 谈》,他根据所谓“聚之则害,散之则利;弃之则害,收之则利”的认识, 提出了“蓄水于上游”的见解。清代靳辅著《治河方略》,是对十七世纪苏 北地区黄、淮、运决口泛滥治理的经验总结。他的助手陈潢在所著《河防述 言》中,记录了他在实践中创造的“以测土方之法移而测水”的“测水法”, 也就是现在测量流速和流量的办法。陈潢并分析黄河洪水成因,认为洪沙主 要来自上中游的黄土高原,提出大治上游的主张。以上汇成我国古代文献中 关于河流变迁、水利兴废的另一宝库。

二、以记载疆域政区为主体的政治地理著作

1.《汉书·地理志》
  秦、汉时期统一的封建国家建立以后,为了便于掌握全国的行政区划, 实行有效的统治,在历代史书中有了专门记载疆域和行政区划的《地理志》。 以后二十四部“正史”中,有地理志的共有十六部。其中最早的也最具有创 造性的代表作,是东汉班固撰写的《汉书·地理志》两卷,简称《汉志》。 也是我国历史上第一部以“地理”命名的著作。
《汉书·地理志》包括三部分:卷首全录《禹贡》和《职方》两篇,并
略缀数语,作为对汉代以前沿革的简介;卷末辑录了西汉成帝时刘向所言的
《域分》,朱赣所条的《风俗》,性质近似附录;中间部分是全书的主体, 它以行政区划为纲,按照平帝元始二年(公元 2 年)的疆域政区,在一百另 三郡、国,一千五百八十七县、道、邑、侯国条下,记述户口、山川、水利、 物产、聚落、关塞、名胜、古迹等。由于它所记述的范围不限于西汉当代的 地理,并“采获旧闻,考迹诗书,推表山川,以缀《禹贡》、《周官》《春 秋》,下及战国、秦、汉”。所以同时也是一部历史地理著作。从此开历代 正史记述疆域政区建置沿革的滥觞,以后每一朝代纂修正史几乎都有一篇《地 理志》,从而形成了所谓“沿革地理”这门学问。沿革地理在我国古代的地 理著作中占了很大的比重,世界各国无与伦比。
  《汉书·地理志》是一篇具有重大价值的古代地理著作,由于汉以前古 籍里所记载到的地名,大多在汉志里用汉地予以注释,汉以后各代正史地理 志,其地名与政区建制的变迁也很多渊源于汉代,因此研究汉代以前的古代 地理及以后历代的地理,常离不开《汉书·地理志》。
但是汉志由于志文过于简略,有些地方含义不清,作者在写作上只着重

文字资料的编纂,很少实地考察,也出现了不少错误。后代学者对志文做过 注释工作的不下数十家之多,清代乾嘉学者中就有钱坫《新斠注汉书地理 志》、徐松《新斠注地理志集释》和汪远孙的《汉书地理志校本》等,对汉 志中的山、川、州、郡都作了今释工作,另有陈澧著的《汉书地理志水道图 说》和洪颐煊的《汉志水道疏证》专门考证汉志的水道。全祖望撰《汉书地 理志稽疑》,对秦三十六郡及汉郡国增置始末,作了详细的辨正。清末王先 谦作《汉书补注》,又把诸家的注释汇于一篇,为近人读汉志者提供了很大 帮助。但这些注释家都着重于汉志的校勘训诂方面,谭其骧先生作《汉书地 理志选释》①,在研究原著得失并阐发原著的科学价值方面,取得了新的进展。
2.地理总志
  正史地理志外,从魏、晋开始有了历代的地理总志,内容与规模较正史 地理志有所扩展。其中比较著名的有晋《太康三年地志》、挚虞《畿服经》、 王隐《晋书地道记》、南齐刘澄之《永初山川古今记》、陆澄《地理书》、 梁任昉《地记》、陈顾野王《舆地记》、北魏阚骃《十三州志》等。隋、唐 统一政权建立后,为了适应封建中央集权统治的需要,叙述全国疆域政区、 建置沿革、山川物产的地理总志,如隋大业年间的《区宇图志》、《诸州图 经集》,唐贞观年间魏王泰《括地志》、贞元年间贾耽《古今郡国县道四夷 述》及《贞元十道录》等次第出现,但这些总志皆早已亡佚,有的仅存残卷, 远非原来面目②。
唐代李吉甫(758—814 年)的《元和郡县志》是流传至今保存比较完整
的最古的一部全国地理总志的代表作。该书凡 40 卷③,以贞观十三年(639 年)的十道为纲,详细记述了唐元和八年间(813 年)全国四十七镇各府、 州、县的户口、沿革、山川、贡赋以至名胜古迹。各卷之首并有附图,故原 名《元和郡县图志》,南宋时图已亡佚,书名也就略称为《元和郡县志》了。
《元和郡县志》所记述政区沿革,不仅限于唐代,并追溯到周、秦、两
汉,特别是有关东晋、南北朝政区沿革的记载,尤为可贵。因为这一时期各 代正史中,除《宋书·州郡志》、《南齐书·州郡志》、《魏书·地形志》 外,其它各代都无地理志,因而《元和志》也就成为研究东晋、南北朝政区 沿革的重要文献。唐代以前很多重要聚邑、城镇、关津等,也多因《元和志》 的记载而得以考知其地望。由此可见,《元和志》不仅是一部唐元和时代重 要的疆域地理总志,也是一部划时代的历史地理著作,它成为后世总志纂述 的典范。
北宋乐史的《太平寰宇记》成书于宋太平兴国年间(976—984 年),全
书二百卷,大体上仍因袭《元和郡县志》的体例,以当时十三道为准,又增 加了人物与艺文的材料。其叙述范围“自河南周于海外”,以本国为主,也 附及“四夷”。它是总志中有继往开来性质的一部重要著作。其所增文字有 不少是唐以前地志中的佚文,可补史籍缺略。但内容庞杂,使地志趋向于史 传化,不免在地理意义上有所减色。
北宋熙宁、元丰年间(1068—1085 年),王存等依据《九域图》等重修 而成《元丰九域志》十卷。其内容较《太平寰宇记》简略而精炼,就四京、



① 见侯仁之主编《中国古代地理名著选读》第一辑,科学出版社,1959 年。
② 参见王谟:《汉唐地理书钞》,中华书局影印本。
③ 今传本缺卷十八下半及卷十九、二十、二十三、二十四、三十五、三十六等六卷。

二十三路,分别记载府、州、军、县户口、镇戍、山泽、道里等项。对州县 沿革叙述较少,本朝事记载较详,记载各地区间四至八到及里程最为完备, 这是《太平寰宇记》所不及的。
  此外,北宋欧阳忞著《舆地广记》三十八卷、南宋王象之著《舆地纪胜》 二百卷、祝穆著《方舆胜览》七十卷也是叙述政区沿革的著作,后两者仅限 于南渡后境域,三书皆受《太平寰宇记》影响,而又各有其特色。但它们多 注重过去史实、人物,对地理方面却不够重视。特别是《方舆胜览》,详于 名胜古迹,略于建置沿革,后人批评它“名为地记,实则类书也”①。
  以后,元代创修《大元大一统志》,并为明、清两代所因袭。这些官修 的方域总志,内容比较充实,按照行政区划分别叙述其建置沿革、山川、风 俗、形胜、古迹、宦蹟、人物等等,并兼及各地所发生的历史事件。《大元 大一统志》先后两次纂修,一次于至元二十八年(1291 年)成书,七百五十 五卷;后又于大德七年(1303 年)续修成书,一千三百卷,内容翔实,规模 毕具,可惜明代已大部亡佚,仅有残篇传世①。
  明代官修地方总志,有成书于景泰七年(1456 年)的《寰宇通志》一百 一十九卷,其后天顺五年(1461 年)又完成《大明一统志》九十卷,均先列 两京,次及十三布政使司,分别叙述,两书对照参考,可相互补益②。清代编 辑《大清一统志》三次,前两次完成于乾隆八年(1743 年)及四十九年(1784 年),分别为三百四十二卷及五百卷;第三次于道光二十二年(1842 年)成 书,五百六十卷③。每省先有地图、建置沿革表,继以总叙,再以府、直隶厅、 州分卷叙述,备极周详,是一部比较完善的地方总志。
3.方志
在地理志出现以前,早在先秦时期,地方性的方志已有萌芽。这种方志 的内容大多记载该地的历史沿革、地理面貌、人文经济状况等。到了宋代, 方志有了很大的发展,仅据《宋史·艺文志》所录,就有一百几十种之多。 保存至今的尚有范成大撰后经汪泰亨等增订的《吴郡志》,乾道、淳祐、咸 淳三朝所纂修的《临安志》,景定中所撰《建康志》,嘉泰初所撰《会稽志》 等二十多种,除“志”外,还有称“录”(如《剡录》)、“图志”(如《大 德昌国州图志》)、“图经”(如乾道《四明图经》)的,后两者一般卷首 均附有地图。这些方志中虽然包括位置、面积、疆界、山川、物产、居民、 道路等地理资料,但更多的内容却在职官、科举、人物、古迹、艺文等方面, 较之《太平寰宇记》更加趋于史传化。宋代不但府、州有志,县和军、监也 有志,甚至镇也有志。著名的《吴郡志》、《临安志》、《建康志》内容虽 包及全府辖境的情况,尤偏重于中心都市的记述,这也是宋代城市经济发展 的反映,它们与孟元老的《东京梦华录》、吴自牧的《梦梁录》,都成为研 究宋代都市地理的宝贵资料。
吴其昌根据《宋史·艺文志》、《直斋书录解题》及《郡斋读书志》所



①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地理类一。
① 近人金毓黻经搜辑整理,刊有《大元大一统志》残本十五卷,辑本四卷;又《玄览堂丛书续集》刊有残 本三十五卷,可略窥原书梗概。
② 《寰宇通志》自《大明一统志》颁行后,即遭毁版,今收入《玄览堂丛书续集》。
③ 道光成书的《大清一统志》,因开始编纂于嘉庆年间,其材料又以嘉庆二十五年(1820 年)为下限,故 名《嘉庆重修一统志》。

录宋代地志,略加统计,发现其中北宋人著者只占百分之七点五,书目中的 州郡在长江以北者只占百分之五,其余均为南宋人之作并均系江南州郡。因 而得出“郡志之学,至南宋而特盛”以及“宋代郡志,限于长江以南”的结 论①,这也是南宋偏安局面的表现。
  元、明以降,方志之作更加普及,从省、府、州、县以至乡、里、村都 有志,定期编修志书,已形成传统。其留存至今者,据朱士嘉等统计自宋熙 宁元年(1068 年)到 1949 年为止的地方志,共有八千多种②。它积累了我国 历史地理方面大量的实际材料。
  以上所述从历代正史的地理志,到地理总志,到方志,舆地之学真是浩 如烟海,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也没有像我国这样保存如此众多的有关历史地 理资料的丰富宝藏。
  此外,特别要提到的,还有两部重要的沿革地理著作。一部是宋末王应 麟撰《通鉴地理通释》十四卷,书成于宋亡之次年(1280 年),对《资治通 鉴》有关沿革地理部分即历代州域、都邑、山川形势等,均作了详尽的诠解。 另一部是明末清初顾祖禹(1631~1692 年)所著《读史方舆记要》一百三十 卷,该书完成于康熙三十一年(1692 年)前,内容以明末清初政区为序,分 别叙述府、州、县疆域、沿革、名山、大川、关隘、古迹等,着重考订古今 郡、县变迁,川渎分野及山川险要、战守利害,是研究历史地理的重要文献。

三、以记载各地区经济发展情况为内容的经济地理著作

1.《史记·货殖列传》
  在古代经济地理学方面,公元前二世纪司马迁(约前 145 或前 135~?) 所著《史记》的《货殖列传》是最早的代表作。司马迁所处的时代正是西汉 封建统一国家巩固和社会经济繁荣的时期。这位伟大的历史学家又是一位伟 大的旅行家。他从二十岁开始便壮游天下,凭着他那渊博的知识和敏锐的观 察,在《货殖列传》中用概括而精炼的语言,描绘了两千多年前中国经济地 理的全貌,他在记述当时京师长安所在的关中平原及其西北邻近地区说:
“关中自■、雍以东至河、华,膏壤沃野千里,??因以汉都,长安诸
陵,四方辐溱,并至而会,地小人众,故其民益玩巧而事末也。??天水、 陇西、北地、上郡与关中同俗,然西有羌中之利,北有戎、翟之畜,畜牧为 天下饶。然地亦穷险,唯京师要其道。故关中之地,于天下三分之一,而人 众不过什三;然量其富,什居其六。”
  在描述长江流域及关东地区的经济情况时,司马迁采用鲜明的对比方 法,说明各地区经济发展的特点及其相互间的连系,既概括又明确:
“楚、越之地,地广人希(稀),饭稻羹鱼,或火耕而水耨,果陏蠃蛤, 不待贾而足,地势饶食,无饥馑之患,以故呰窳偷生,无积聚而多贫。是故 江、淮以南,无冻饿之人,亦无千金之家。沂、泗水以北,宜五谷、桑、麻、 六畜,地小人众,数被水旱之害,民好畜藏,故秦、夏、梁、鲁好农而重民。 三河、宛、陈亦然,加以商贾。齐、赵设智巧,仰机利。燕、代田畜而事蚕。”
《货殖列传》中还列举了各大地区的天然资源,并指出了必须通过人们



① 吴其昌:《宋代之地理学史》,清华研究院《国学论丛》第一期,1927 年。
② 《中国地方志联合目录》凡例,中华书局。

的劳动进行开发,才能做到“人各任其能,竭其利。”反映了他对发展各地 生产,繁荣人民生活的热切愿望。
  班固写《汉书》因袭《史记》的材料,有《货殖列传》,同时为补充《史 记·平准书》而增列《食货志》,从此开了历代史书均有《食货志》的先例, 为记载各地经济发展情况留下了丰富的记录。
2.沈括在经济地理上的贡献
宋代伟大的科学家沈括,除前述在历史自然地理方面的成就外,其所著
《梦溪笔谈》中也记载了不少经济地理方面的资料。例如他对人民生活必需 品盐的出产、消耗在地理上的分配,即作了详尽的记载:
  “盐之品至多,??今公私通行者四种:一者末盐,海盐也,河北、京 东、淮南、两浙、江南东西、荆湖南北、福建、广南东西十一路食之;其次 颗盐,解州盐泽及晋、绛、潞、泽所出,京畿、南京、京西、陕西、河东、 褒剑等食之;又次井盐,凿井取之,益、梓、利、夔四路食之;又次崖盐, 生于土崖之间,阶、成、凤等州食之。惟陕西路颗盐有定课,岁为钱二百三 十万缗,自余盈虚不常,大约岁入二千余万缗”①。
  正因为他对盐的产销情况了如指掌,所以当神宗打算禁蜀盐而运解盐 时,即因沈括直陈其利弊得失而作罢②。
在沈括所处时代十一世纪时,世人还不知道石油可以利用,他却有先知
之明:
  “鄜、延境内有石油。??予疑其烟可用,试扫其煤以为墨。黑光如漆, 松墨不及也。遂大为之,其识为延州石液者是也。此物后必大行于世,自予 始为之。盖石油至多,生于地中无穷,不若松木有时而竭”①。
当今世界石油成为主要能源之一,而在九百多年前,沈括便通过自己的
细心观察对陕北石油作“此物后必大行于世”的正确预测,这在世界科学史 上,也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
3.顾炎武的《天下郡国利病书》
  明末清初伟大的爱国主义思想家顾炎武(1613~1682 年),于 1639~1662 年撰写《天下郡国利病书》一百二十卷。专论地方利弊如河流水道、农田灌 溉、工矿资源、交通运输、户口、田赋、兵防、徭役等,这是我国地理书中 以经济史为主要内容的别开生面的创作。
顾炎武著述这部书时,曾参考各类志书达一千余部②,并通过实地访问与
观察,以“考其山川、风俗、疾苦、利病”③,寻求经世济用、救国安邦之道, 主张:“利尽山泽,而不取诸民”④,建议政府采矿山,通海舶,以发展经济, 增加财政收入,减轻农民负担,反映了当时市民阶层的进步要求。
顾炎武不但是一个理论家,也是一个实践家,他曾亲自在太行山地区经 营垦田、畜牧,从南方引进水车、水碾、水磨等水力动力农具,以改变北方 农业生产面貌。《天下郡国利病书》虽属未完成之作,经后人整理编辑而成,



① 《梦溪笔谈》卷十一。
② 《宋史》卷三三一《沈括列传》。
① 《梦溪笔谈》卷二四。
② 《天下郡国利病书·序》。
③ 潘耒:《日知录序》。
④ 《亭林遗书》,《亭林文集》卷一。

因而有内容编次不统一及辑录论点多同异并列等不足,但它毕竟是一部内容 丰富的经济地理著作,至今仍有很大的参考价值。

四、古代地图学的发展

1.中国早期的地图
  地图在我国起源很早,相传夏禹铸九鼎。据《左传》说:“昔夏之方有 德也,远方图物,贡金九牧,铸鼎万象,百物而为之备,使民知神姦;入山 林不逢不若,魑魅魍魉莫能逢之。”这可能是一种“铸鼎象物”的原始地图, 用作旅行指南。后来的《山海图经》正是从这种九鼎图象演变而来的。据过 去学者考证,《山海经》原是以图为主体的《山海图经》,文字只是地图的 说明,以后图亡佚,只留下这部有文无图的《山海经》①了。
  《诗经·周颂》有“堕山乔嶽,允犹翕河”的诗句。郑玄《笺注》解“犹” 为图,说是按照图上所指示的山川来依次祭祀的意思,又《尚书·洛诰》: “我又卜瀍水东,亦惟洛食。伻来以图,及献卜。”据孔颖达疏,这是周成 王时为了在洛水流域建立新城,周公“使人来,以所卜地图及献所卜吉兆于 王。”说明当时人们已经懂得运用地图来解决一些实际问题。
记述先秦地图最详的文献,有《周礼》与《管子》两书。《周礼·地官
司徒》:“大司徒之职,掌建邦之土地之图,与其人民之数,以佐王安扰邦 国。以天下土地之图,周知九州之地域广轮之数,辨其山、林、川、泽、丘、 陵、坟、衍、原、隰之名物,而辨其邦国都鄙之数,制其畿疆而沟封之??”。 这里说明有掌管地图的专官以及地图对王室的作用。并从图中显示了在广袤 的地域里地形的高低,山川的分布,和聚落、都邑的所在,已具体表现了系 统的地理知识。至于《管子》的《地图》篇:“凡兵主者,必先审知地图。 轘辕之险,滥车之水,名山、通谷、经川、陵陆、丘阜之所在,苴草、林木、 蒲苇之所茂,道里之远近,城郭之大小,名邑、废邑、困殖之地必尽知之。 地形之出入相错者尽藏之。然后可以行军袭邑,举措知先后,不失(地)利, 此地图之常也”。这里详细地描述了为战争用兵需要所绘地图内容的翔实。
《周礼》系战国时代的“托古”之作,《管子》一书也出于战国人的手
笔。它反映了春秋战国时代,由于诸侯割据分疆、征战频仍而出现了不少以 实用为主的地图,它也是人们地理知识长期发展的产物①。
秦统一后,集六国图籍于咸阳。秦亡时,刘邦入关,萧何收秦图籍②,并
把它珍藏于石渠阁③。汉代在沿袭秦代的基础上又绘有《舆地图》④。史载汉 光武刘秀在城楼上披舆地图,指示邓禹说:“天下郡国如是,今始乃得”⑤。 可见统一的中央集权国家对地图作用的重视。
2.裴秀——中国传统地图学的奠基人



① 此说首倡于朱熹,见王应麟《周书王会补注》引朱子言。其后,明杨慎《山海经补注》、清毕沅《山海
经校正》均从此说。
① 侯仁之主编:《中国古代地理学简史》科学出版社,1962 年,页 3— 5。
② 《汉书》卷三九《萧何传》。
③ 《三辅黄图》卷六。
④ 见《汉书》卷六《武帝纪》。
⑤ 《后汉书》卷一六《邓禹传》。

  西晋初年,我国著名的地图学家裴秀(223—271 年),因见国家所收藏 的地图,既缺少统一的绘图原则,内容“皆不精备,不可依据”⑥,他便总结 过去制图的经验,创立了“制图六体”:“分率”(比例尺)、“准望”(方 位)、“道里”(实际距离里数)、“高下”(因地形高下而道里有了远近)、 “方邪”和“迂直”(因道路的斜正曲直而道里有了参差)。在这六个要点 中,主要是“分率”和“准望”,如果比例尺和方位正确了,其他因高下、 方邪、迂直而影响到道里之差,都可由分率和准望去校正。虽说在当时缺少 现代的测量方法,又不能到每一处去实际考察,还不可能做到很正确,但这 在十六世纪末叶经纬度的观念还没有流行之前,要算是最精审、科学的地图 画法了。它不仅从此成为后代绘制地图的准则,为我国传统的地图学奠定了 基础,在世界地图学史上,也占有十分光辉的一页。
  裴秀的所谓“分率”,实际上就是用“计里画方”的办法。他曾根据这 一原理将一幅用缣八十匹绘成的十分巨大不便展阅的《天下大图》,缩制为 以一分为十里,一寸为百里的(1:1,800,000)的一幅《地形方丈图》①; 他还在门客京相璠的协助下,通过考订历史上疆域的变迁和地名的更易,并 参照当时的行政区划和水陆交通线,绘成《禹贡地域图》十八幅②。这是世界 上见于文字记载的最古的历史地图集,可惜未能流传下来。
在裴秀以后二百年左右,南朝刘宋时期,有一位诗人谢庄(421~466
年),曾经依据裴秀的方丈图,制造过一方丈大的木质地形模型叫做《木方 丈图》③,比欧洲十八世纪瑞士最早的地形模型要早一千几百年。
3.贾耽在地图学上的成就
  唐德宗贞元十七年(801 年),继裴秀之后,另一位著名的地理学家贾 耽(729~805 年),又制《海内华夷图》,并撰《古今郡国道县四夷述》四 十七卷,是在地图史上为裴秀之后又一划时代的制作。
贾耽曾任鸿胪卿官职。因为职务上的关系,与域外使者多所接触,注意
并了解边疆四夷的地理情况。他所制《海内华夷图》,在绘图方法上,仍师 承裴秀的六体,同样以一寸折成百里。但因他包括域外的地理在内,因而幅 度“广三丈,纵三尺”,比裴秀的《地形方丈图》大得多。他还把一些地理 名称古今并注,“古郡国题以墨,今州县题以朱。”这一古今对照的创举, 一直为后世的历史沿革图所遵循。这幅地图虽已失传,但《宋史·艺文志》 记载贾耽另著《国要图》。据王国维考证,可能系《海内华夷图》的缩本。 南宋初伪齐刘豫阜昌七年(1136 年)即因袭贾耽《国要图》而石刻的《禹迹 图》和《华夷图》①,至今仍保存在西安碑林(陕西省博物馆)中,成为我国
除 1973 年长沙马王堆汉墓发现的西汉早期的三幅大比例尺地图外留存至今 的最古老的地图。其中《禹迹图》上还可看到明显的方格。
继贾耽之后,宋代沈括绘制《天下州县图》(即《守令图》),以二寸 折百里,比例尺放大了一倍(1:900,000),图上采用了二十四个方位,规 模已远非贾耽可比。宋代程大昌撰《禹贡山川地理图》五卷,论证《禹贡》



⑥ 《晋书》卷三五《裴秀传》引《禹贡地域图序》。
① [唐]虞世南《北堂书钞》卷九十六。
② 《晋书》卷三五《裴秀传》引《禹贡地域图序》。
③ 《宋书》卷八五《谢庄传》。
① 王国维:《观堂别集》卷三《伪齐所刊华夷、禹蹟两图跋》。

山川,对前人旧说作了不少辨证。另税安礼于北宋元符二年(1099 年)完成 的《地理指掌图》四十四幅,是一部贯通古今疆域政区沿革的地图集,也是 我国现存的世界上最早的专门历史地图集。
4.朱思本、罗洪先对地图学的新贡献
  朱思本(1273~1333 年)是元代地理学家。他以道教徒的身份利用奉诏 代祀名山大川的机会,得以“周游天下”,考核地理。在他“使于四方”的 时候,中朝大夫“每嘱以质诸藩府,博采群言,随地为图”②。他以实际考察 所得,并参校前人的著作,如藏于秘府的《大元大一统志》等,积十年之功 绘成“长广七尺”③的《舆地图》。作为实际考察与书本知识相结合的成果,
他虽仍用计里开方的绘法,但其精确度已大大超过前人。由于图幅过大,不 易保存久远,惜已失传。所幸明嘉靖年间罗洪先(1504~1564 年)根据朱图 加以增广,“据画方易以编简”③,即把大幅地图分绘成小幅、多幅的《广舆 图》二卷,得以保存下来。
  罗洪先的《广舆图》是我们至今所能看到的最早的刻本地图中最好而最 完善的一种。它为中国地图史保存了直接而宝贵的资料。清初顾祖禹的《读 史方舆纪要》所附地图,也还是依据《广舆图》改制的。一直到《大清一统 舆图》问世之前,它支配了中国地图达三百多年之久。
十五世纪茅元仪《武备志》中的《郑和航海图》,是中国传统海图的光
辉典范,图中所标注的针位,已达到相当精确的程度,为世界学者所公认。
5.西洋制图学的输入与清代的测绘地图
  十六世纪末叶,意大利神父利玛窦来到中国,传入西方的经纬度绘图法, 使中国地图学发生了重大变化。清康熙四十七年(1708 年),清政府聘用法 国教士白晋(J.Bouvet)、雷孝思(J.B.Regis)及杜德美(P.Tartoux)等 协助,在全国进行大规模的三角测量,为时十年,于康熙五十七年(1718 年) 完成了我国历史上第一幅实测并采用经纬图法比例为 1:1,400,000 的全国 地图。这就是著名的康熙《皇舆全图》①。其中西藏部分有错误,后乾隆二十 四年(1760 年)又订正了西藏部分的错误,并将新疆包括进去,完成乾隆《皇 舆全图》②,但该两图均秘藏内府,未能推广。直至清同治二年(1863 年) 胡林翼根据两图绘制的《大清一统舆图》刊行于世,清初测绘地图的成果, 始得到普及。
以上四大源流,汇合成我国封建时代的“舆地之学”。它有一个总的特
色,我国地理学从一开始出现,即以叙述其渊源与变迁过程为主要内容而成 为历史学的一部分。以后历代的地理著作,无不着重于古今疆域政区或河流 变迁的考订,很少超过沿革地理范围。两千多年来浩如烟海的典籍,为我国 历史地理学的发展留下了丰富的宝库与遗产。









② 据罗洪先:《广舆图》卷首附朱思本《自叙》。
③ ④据罗洪先:《广舆图序》《附记》。
① 1921 年在沈阳故宫博物院发现此图,后由该院石印,名《清内府一统舆地秘图》。
② 1925 年在北京故宫博物院发现此图铜版,后由该院重印,名《清乾隆内府舆图》。

第二节 近代中国的历史地理学

一、西方新地理学的传入中国


  十九世纪后半期,西方殖民主义势力侵入中国,使我国沦为半殖民地、 半封建国家。殖民主义者为了加强对华侵略,搜刮我国资源,曾陆续派遣了 若干地质、地理“学者”来华“调查”。其中如俄国人普尔热瓦尔斯基(H.M. Приевапьскии)、奥布鲁切夫(B.A.Обручев),美国 人彭柏来( R.Pum.Pelly )、维里士 ( B.Willis),德国人李希霍芬
(F.V.Richthofen)和日本东京地学会的调查队等,前来中国搜集大量的地 质地理资料。到了 20 世纪,瑞典人斯文赫定(Sven.Hedin),匈牙利人斯 坦因(A.Stein)在英、法帝国主义者支持下,来华进行考古调查,测绘地图。 斯坦因并盗窃了我国大量的敦煌文物,美国人葛德石(G.B Cressey)、卜凯
(J.Lossing.Bu-ck)等则长期居留中国,搜集了大量地理资料。日本帝国主 义者更处心积虑,在上海设同文书院、中国禹域学会,长期研究中国各地地 理。这些“学者”,实质上就是帝国主义对华侵略的先遣队,他们虽然也引 进了一些科学的地理知识,但作为帝国主义文化侵略的副产品,如地缘政治 学、世界主义、新马尔萨斯主义和庸俗的地理主义等反动的资产阶级地理学 思想,也直接传播到中国来,为帝国主义的侵略政策效劳,在中国地理学界 留下了极其恶劣的思想影响。
先进的爱国知识分子,在我国固有文化的基础上,吸收西方近代地理科
学的成就,首先在自然地理领域里进行了新的探索。在气象学、地形学、地 图学等部门取得了一些成就。
气象学方面主要是对大气环流与气候区域的研究,中国气候学的奠基人
竺可桢对于台风、季风、历史时期的气候变化等都进行了相当的工作,并第 一次进行了中国气候区的划分。以后,又有若干学者继续对形成中国大气过 程的气团分析、区域气候描述及气候区划方面取得了一些进展。
地形学方面,地质学家和地理学者对地形与河流发育的历史方面进行了
一些研究工作,李四光通过杰出的研究与考察,证实中国有第四纪冰川的存 在,并对庐山的第四纪冰川现象作了详细的探讨,对中国地形学作出了卓越 的贡献。
地图学方面,清末杨守敬在胡林翼采用西方经纬度绘图法绘制的《大清
一统舆图》的基础上,详加考订我国疆域、行政区划、河流等的沿革和变迁, 编绘了一部集我国历代舆地学之大成的巨著《历代舆地图》三十四册。首为
《历代舆地沿革险要图》,次为历代分图,以各史《地理志》为主,标绘春 秋至明各朝代的政区和山川形势,古、今对照,朱、墨套印。隋以前诸朝图, 多附有序、或表和札记,对《地理志》讹误,有所补正。比过去的历史地图 详细精确。杨守敬和熊会贞于光绪三十年(1904 年)在完成《水经注疏》初 稿的同时,编绘《水经注图》,该图亦以《大清一统舆图》为底本,朱、墨 套印,分标古、今地名,对《水经注》记叙的一千多条水道的流程,均作了 较精确的标绘,疏图互证,是研究我国历史地理的重要著作。
  三十年代(1930—1933 年),申报馆利用最新的测绘成果,并参考中外 地图七千多幅,制印成《中华民国新地图》,该图采用了一千多个经纬点, 及适于中国的亚尔伯斯双标准纬线投影,比较精确。以后,又在这一地图的
  
基础上,完成缩制的《中国分省新图》,曾世英、方俊等又编绘成三百万分 之一,按等高线分层设色的《中国地形图》,为中国近代地图学奠定了基础。 此后我国所出版的地图,大多以它为根据。
  在经济地理方面,旧中国的经济地理工作者,对土地利用、交通地理、 经济制图等方面也进行了一些工作,积累了一些资料,但他们大多因袭外国 资产阶级唯心主义的反动理论,并脱离中国生产建设的实际,成效不大。

二、“中国地学会”和“禹贡学会”的成立及其贡献


  1909 年 9 月 28 日,张相文等在天津成立“中国地学会”(1912 年起迁 至北京),这是我国最早的地理学术团体,积极引进资本主义国家的新地理 学,并把我国传统的舆地之学和从国外引进的新地理学紧密结合起来,以促 进我国新的现代地理学的萌芽和成长。中国地学会成立不久,会刊《地学杂 志》即于 1910 年 2 月问世。该刊在自筹经费,非常困难的情况下,直至抗日 战争前夕,坚持出版了一百八十一期,共刊载地理学论文一千六百余篇,对 我国现代地理学的研究作出了很大贡献,其中属于沿革地理范畴的也为数不 少。1934 年,“中国地理学会”成立,发行《地理学报》,地理学逐渐普及。 “中国地理学会”成立的同年 2 月,在燕京大学与北京大学讲授中国古 代地理沿革史的顾颉刚,和在辅仁大学讲授中国地理沿革史的谭其骧的共同 发起与倡导下,联合三校师生,成立了我国学术史上第一个专门研究沿革地 理学的学术团体——“禹贡学会”,3 月 1 日起开始出版以《禹贡》命名的 半月刊。“禹贡学会”成立的宗旨,以及《禹贡》半月刊的内容,基本上还 是以沿革地理的研究为主,但其英译名称于 1935 年已开始使用《中国历史地 理》一词①。表明了随着现代地理学在中国的传播,促使历史学和地理学两门
学科相互渗透,进行融合交流的发展趋向。
  《禹贡》半月刊自 1934 年 3 月创刊,到 1937 年“七七事变”,出版了 七卷,共八十二期,发表文章七百零八篇,对历代地理志的校补,历代疆域 政区沿革的考订,河道、水利、交通的变迁与兴废,少数民族、人口的分布 与变迁,以及对古代地理著作的研究等方面,都作了不少新的探索和取得很 大的成果。
“禹贡学会”成立于本世纪三十年代,当时正是强邻压境,国势阽危之
际,学会宣称:“当此国家多难之日,吾辈书生报国有心,而力有未逮,窃 愿竭驽钝之资,为救亡图存之学”,“借此以激起海内外同胞爱国之热忱, 使于吾国疆域之演变有所认识,而坚持其爱护国土之意向”②。半月刊为此先 后出了《东北研究》、《西北研究》、《南洋研究》及康藏、察绥等专号, 以唤起国人投入挽救民族存亡的斗争。
“禹贡学会”提倡走出书斋,进行实际观察与调查。如 1936 年组织“河 套水利调查团”,并出了一期“调查专号”。学会还重视国内外文化的交流, 先后发表其他国家学者的译著达三十多篇,做到批判地吸收外国文化,学会 在三年多短促的时间里,还为我国历史地理学界造就了大批研究人才,这些



① 《禹贡》半月刊外文译名初为“The Evolution of Chinese Geography”,自三卷起改为“The Chinese Historical
Geography”。
② 《禹贡》半月刊七卷一、二、三合期《学会三年来工作略述》。

人才大多成为今日研究历史地理学的骨干力量。尽管由于当时客观条件的限 制,学会没有能完全实现它预期的目标便夭折了,但它已经取得的重大成就, 为解放后现代历史地理学科的形成与发展奠定了基础。

第三节 新中国现代历史地理学的形成


  历史地理学作为现代地理学的分支而发展成为一门新兴学科,还是解放 以后的事。但也不是一开始就为人们所认识。1950 年教育部所规定的大学历 史系选修课目中,还列为“中国沿革地理”。以后,在北京大学侯仁之等的 倡议下①,以研究不同时代地理环境的变迁及其规律为内容的“中国历史地 理”,才代替仅局限于以历代疆域的消长和地方政治区划的演变为主的“中 国沿革地理”,而逐渐受到人们的重视。
  1956 年,中国科学院地理研究所建立了历史地理组。1959 年,上海复旦 大学成立了历史地理研究室(1982 年后改为历史地理研究所)。接着北京大 学、陕西师范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杭州大学也先后成立了历 史地理研究室,分别形成了几个历史地理的研究中心。全国部分高等院校地 理系及历史系也先后开设了中国历史地理课程。一支精干的历史地理专业科 研队伍迅速地成长起来。
  1981 年 7 月,由史念海主编、陕西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历史地理论 丛》第一辑,和同年十一月由谭其骧主编、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历史地 理》杂志创刊号这两个不定期刊物先后问世,为历史地理学的研究,开辟了 两个新的园地,大大促进了中国历史地理学的发展。
三十多年来,广大历史地理工作者,在马克思、列宁主义思想的指引下,
在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推动下,运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原理, 吸收国外先进的学术思想和研究方法,在本学科的理论建设上,在批判继承 我国具有悠久历史的旧传统,以及开拓新的探索领域上,都做了大量的工作, 并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中国历史地理概论(上册)的下一页
成为本站VIP会员VIP会员登录, 若未注册,请点击免费注册VIP 成为本站会员.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电子书均来自互联网。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


其它广告
联系我们     广告合作     网站声明     关于我们     推荐PDF     全部分类     最近更新     宝宝博客
蓝田玉PDF文档网致力于建设中国最大的PDF格式电子书的收集和下载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