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入门



佛教入门




(上篇:佛陀示现) 圣严法师著
一、 如何理解佛教


  对于中国人而言,不论他信不信佛,在日常生活及习俗之中,多多少 少,均有佛教的成分在内。相对地,中国的佛教,也不全同于印度或其他国 家的佛教;因为佛教到了中国之后,经过近两千年的发扬光大,早已接受了 中国文化的影响,形成了中国化的佛教。所以中国佛教,是外来的文化,也 是中国自身的文化。可是,当佛教深入中国的民间而成为普遍化的信仰之后, 对于佛教的根本面貌,反而不为大众所知;大众所知的民间佛教,乃是为求 现世利益而供观音菩萨,为求死后安乐而供地藏菩萨,为了消灾祈福而念药 师弥陀。活著的时候,为了求财、求寿、求子、求福、求平安,而到寺院敬 香许愿;死了之后,即由亲属请了出家的僧尼,为之诵经超度。一般人所知 的佛教,大约仅仅如此。当然,这些观念和现象,站在作为宗教信仰的功用 上说,佛教并不反对,只是佛教的内容和佛教的根本精神,并不仅是如此。 这也难怪,纵然是中国的知识分子,自佛教于两汉之间,由西域传到 中国以来,虽有不少的人接受了佛教,且为佛教的弘扬和实践作了伟大的贡 献。但是众所周知,所谓儒释道三家的优劣论争,尚在其次,而以儒家或道
家的立场,主张毁佛灭释的史实,也是历历可数。 他们所据的理由是「尊王攘夷」,为了维护中国的国粹,就不得不打倒
或消灭来自印度的佛教。这些知识分子,大多不先要求自己理解佛教,便竖 起了灭佛的招牌,例如唐代的韩愈,便是典型人物。有些是先有了儒胜释劣
的成见,再来阅读佛书,并进而采用佛理来充实他们的儒学思想,但仍抱著 出主入奴的观念,排斥佛教,此如宋朝的朱熹,也是典型人物。此后所谓宋 明的理学家,无不走著崇儒辟佛的思想路线,他们所持的理由,总以为佛教 是出世遁世之学,儒家才是入世治世之学。道家则更有趣,排斥佛教,却又
模仿佛经的形式,抄袭佛典的内容,编造成道教的经典。实则,佛教传入中
国之前,仅有方士而尚无道教,毋宁说中国的道教,是由佛教哺育而成的中 国宗教;中国的儒学也由于佛教的滋润而开出了宋明理学的新境界。所以说 谁是入世治世?谁是出世遁世?根本难以分辨。如说儒者治世,中国的政治, 历代多以儒学为主,可是王朝的兴替治乱,始终都在变动之中,更可以说,
近世中国之衰弱,便是整个中国文化所造成的,难道儒教没有责任吗?反而
是佛教始终以在野的立场,尽化风易俗的义务,未尝有政治权力的野心,却 从未逃避现实。假如说,佛教果真是消极避世的话,一般人信佛之后,便会 脱离世俗,那么还有谁来向世俗的大众做宣化的工作呢?假如无人入世宣化 佛的教法,佛教不唯不能传来中国,来了中国也无能深入民间而成为最普遍
化的宗教。
当然,现代的知识分子,不会再以中国的儒家为正统而来排拒佛教;

但也不是绝对没有,只是这种思想已不合时代潮流,因为儒家本身也正遭受 著各种角度的攻击,我们倒要反过来同情儒学的处境了。比如今天的世界潮 流中,虽有很多欧美及日本的学者研究儒家思想,但其绝不会以儒家的儿孙 自居,儒家所说的「道统」观念,在他们是无法承受的。至于佛教,在世界 各地都有人在研究、在信仰、在实践,虽然也有不少学者仅将佛教当作学术 研究,却有著更多的人在研究佛教,也信仰佛教。
  很久以来,最大的困难,乃是无法使得没有宗教需求的人接受佛法。 不信宗教和反宗教,有三种原因,一种是他们觉得宗教的信仰,对于自己无 关紧要,不反对他人信仰,自己则不希望信仰;像这一种人,或可能当其遭 遇世事的打击、变故之时,在无可告援之际,会想到某一宗教的信仰,对自 己可能有用,也可能终其一生,不会进入宗教之门。另有一种人对宗教抱有 所谓「迷信」的成见,所以反对宗教;但当他们在求知的原则下,接触宗教 的人士或阅读宗教的书物,经过一段审察的时间之后,就很可能改变反宗教 的态度,如要他选择那一个宗教,作为终身的信仰,我可断定他们将是选择 佛教,因为在所有的各宗教中,佛教在表面上虽也不无迷信的色彩,佛教的 教义,却是最不迷信的。再说第三种人,乃是属于某种主义或思想的忠实信 徒,他们对于宗教,打内心起,就存有极深的偏见,要他们不反宗教,甚至 信仰宗教的可能性,纵然是有,也很渺茫。这是世间相的相反处,也是相成 处;没有恶,显不出善,没有恶,也无需要善;宗教是为需要的人而存在, 却是为了无宗教信仰的大众而产生宗教。有了反宗教的人,始能促使宗教精 神的历练与升华;有了反对佛教的人,才能为佛教带来新生的机运,所以, 在大乘佛教的立场看恶魔,恶魔乃是修持逆行的大菩萨化现。因此,在佛教 的立场,唯有尽其在我地努力弘化,绝不憎恶外来的打击者与毁谤者。
  以上所说的三种人,第一种人假如接受了宗教,那是不论什么宗教, 都有可能成为他们信仰的对象;第二种人如果接受宗教,必然是选择佛教; 第三种人终身不信宗教,佛教也不将他们视作恶魔。但是,佛教徒们自己以 恶魔的身分来摧毁佛法者,历史上不曾有过;因为若非大菩萨的化现,拥护 佛教、修行佛法唯恐不及,岂敢破坏佛法!佛陀也曾再三叮咛:佛子爱护佛 法,应当比爱护他自己的身命还重要。
  不过,已如前述,中国人之信仰佛教者,占的比数很多;真正理解佛 教者,占的数目则很少了。原因是一般人所接触的通俗的佛教信仰,已经变 为神佛混淆,甚至被贬为低级的或原始宗教的鬼神信仰;加上少数的知识分 子,在文字上对佛教加以歪曲的描述。所以,纯正的佛教信仰是什么?虽已 有著佛教的三藏教典,作过极多的解释工夫,然对现代的一般人而言,读通 佛教的经论,固属不易,读完三藏教典,也没有必要。因此,有许多人,希 望以最经济的时间,即能理解佛教,对佛教得到一个基本的认识,这种概要 性的、通俗性的佛教著作,以前不是没有,唯其多局于中国佛教的宗派介绍, 或仅就某一个观点介绍,或仅以某一阶层的人作为介绍的对象而著笔。那些 书,当然都是值得阅读的文字,所感不足的是未作通盘性的介绍;因为,我 们要理解佛教,最好从佛教之所以发生在印度的社会及时代背景为始,然后 认识佛陀的人格、佛陀的思想、佛陀的教团,以及教团的发展和演变,历史 的传流与扩张。佛陀的教义,经过长时间的传述及注释,加上广阔面的繁衍 及发扬,本质虽然未变,形态却因时、地、人物的不同而有了各式各样的表 现;在这些形态之中,确有真正的佛教教义,不过也有不少是和真正的佛教
  
并不相应的东西,我们应向读者承认这些事实,并指出这些事实。 以下,将根据近世佛教学界,所得最新的研究成果,用中学生即可看
得懂的通俗笔法,写出十万字左右的一册书来,以提出问题和解答疑问的方
式,将自印度开始的佛教教主、教理、教史、教仪等,作扼要和明确的介绍。

二、 佛教为何出现在印度 释迦牟尼

  在古代的印度,一个小小的城市国家,迦毗罗卫城,降生了一位王子, 名叫悉达多,后来出家修道,成了无上智慧的彻悟者,也成了无量福德的圆 满者,更成了最高人格的究竟者,所以称为「无上正等正觉」的佛陀。因为 他是出生于释迦族的一位圣人,故被尊称为释迦牟尼。

何谓佛教


  自从佛陀创始了教团之后,到目前为止,大致上分成两大系统,在世 界各地传流下来。
  南方的小乘系统,有锡兰、缅甸、泰国、柬埔寨、寮国、越南等;北 方的大乘系统,有中国(包括西藏)、朝鲜、日本等。它与世界性的犹太教、 基督教和回教,并称为四大宗教之一;但是,佛教与其他宗教的最大不同之 点,在于「无神」的教义。不论任何宗教,若非崇拜多神的偶像,便是信奉
一神的主宰;实际上,犹太教、基督教、回教,同出于一个根源,同属于一
神信仰的宗教。唯独佛教,别树一帜,主张因缘与因果,否定神的权威;因 此,普通人以为,不信神的主宰,便会落于唯物的思想,站在佛教的立场, 既不偏向唯神论的迷信,也不走向唯物论的极端,主张以合理的身心,促进 个人以及协助他人的人格之完成。
谁能达到这个目的,他便是成了佛陀的人。佛陀将他自己成佛的经验
和方法,告诉他的弟子们,弟子们一边照著佛陀的话来修行,同时也辗转地 告诉他人,这便是以成佛的方法,教化人类大众的佛教了。
佛教既然不同于唯神论和唯物论的偏激,所以是平易近人的宗教,更
是宽容博大的宗教。为了理解佛教之所以出现在印度,不妨把佛陀出生以前 的印度,介绍一下:

印度的民族


  印度这个民族,自古以来,便相当神秘且复杂,在宗教信仰方面,尤 其复杂而繁多,但在西元第八世纪之初的回教徒入侵印度之前,印度尚未发 生过宗教的战争,当回教徒以武力征服之后,和平与慈悲的佛教,即首遭灭 亡之祸。经过两三个世纪回教王朝的统治之下的印度,下层社会的民众之间, 也有不少人成了回教徒,起而与其原来的印度教对立,此后,印回两个宗教 之间,战祸连绵,迄今未了。第二次世界战争结束之际,印度从英国统治了 三百年的殖民政府之下,获得了独立,但却在印度领土之内,割出了一个新 的回教国家巴基斯坦,纵然在印度境内的回教徒们,有了自己的回教政府,
  
印、巴两个政府之间,依然时起战端。 至于印度教,乃是佛陀降生之前,印度民族的固有信仰,先是婆罗门
教,经过历代的变迁而成为现在的印度教。
  印度在西元前二千五百年至二千年间,即已有了属于青铜器时代的都 市文明,当时的印度人民,在以农业为主而兼营工商的情形下,已在衣食住 方面,享受到了高度的生活水准,此从一九二二年,印度河流域的莫恩求达 罗的遗迹发掘之中,已被证实。然而此一都市文明,于西元前一千五百年之
时,由于来自西北方的印度雅利安民族之侵入,便受到了破坏,此一新来的
民族,相信也曾受到原住民族文化的影响,从而形成以雅利安民族为主流的 印度文化。
  从语言学上考察印度雅利安民族,和今日欧洲语系的各民族有其关连, 所以统称之为印度雅利安语系的民族。其中的雅利安民族,是由中央亚细亚
的高原,通过阿富汗尼斯坦,到达印度河流域,再向南侵而至恒河流域,结
果,完成了以印度河流域为中心的婆罗门教,以及以恒河为中心的许多新宗 教,佛教便是极具代表性的一大新兴的宗教。
  可是,印度除了白种的雅利安人,尚有肤色黑暗的土著,达罗维荼人 住于南方,另有一支接近中国边界的蒙古族,释迦牟尼的降生地,现在也从
印度本土分裂出来,成立了一个仅有一千多万人口的小王国,叫做尼泊尔,
以其现在的住民而言,与蒙古血统的黄种人无异。 因此,近世的学者之中,例如英国的历史家斯密斯氏
(VancentA.Smith),以为释迦牟尼即是蒙古系的黄种人,但是,依据佛典中
的记载,以及传统的见解,佛陀是雅利安族的白种人。

婆罗门教


  所谓婆罗门教,是雅利安人的宗教,这个宗教的形成,是在雅利安人 进入印度之后,居于印度河流域的时代,后来,恒河流域产生了耆那教,特 别是佛教等新宗教,经过长时间的相互影响,婆罗门教本身也发生了革新运 动,故到近世以来,称之为印度教。但在本质上说,印度教与婆罗门教的意 味,并无差别。所谓婆罗门,是雅利安人之中世袭的祭师阶级,他们在宗教 上占有无上的权威,故将他们的宗教称为婆罗门教。
  若从文化史的背景上考察起来,婆罗门教的根源,并非产于印度,而 是印度欧罗巴诸民族的共同信仰,例如印度与波斯的宗教之神,大致相同, 印度的善神为提婆(Deva),恶神为阿斯罗(Asura)(到佛教之中称为阿修罗); 在波斯的□教,善神为阿诃罗(Ahura),恶神为阿劣曼(Ahriman)。印度教祭 火,火神为阿耆尼(Agni);□教也拜火,火神是阿脱尔(Atur)。同时,这两 个宗教,均用一种苏摩(Soma)的草制成的酒,当作祭神的圣物;也均用动物 作为供祭的牺牲。由此可以明了波斯的□教和印度的婆罗门教之间,有著共 同的渊源关系。即使古代的希腊、罗马和日耳曼人的诸神之信奉,也是基于 同一个起源,后来被基督教征服之后,欧洲各民族才和他们原有的宗教告别。

阶级制度

婆罗门教的主要特色,即是以圣职为中心的阶级制度(Caste),以及圣

典之神圣的两点。这个阶级制度是世袭的,永无变更之可能的。这是由于有 西北方侵入印度的雅利安人,在社会活动和日常生活中,赖宗教来解决的问 题,占了极大的比重,凡事均不敢不考虑到和诸神的关系,奉献供物,祈求 诸神息怒,并且给予恩宠。因此终日以祀神为务的祭师们,在智慧上能够理 解宗教的神秘,尤其熟悉祭神的仪礼,无形之中,即在人民心中,自然取得 了很大的权威和崇高的地位。他们在印度住定以后,大概未有多久,这个以 婆罗门为最高阶级的观念,即已形成。第二阶级为从事治安及保卫人民的武 士,称为刹帝利;第三阶级为从事农工商业的一般庶民,称为吠舍;第四即 是最低阶级的奴隶或贱民,这是以被雅利安人所征服的原住民为主的,称为 首陀罗。
  这种阶级制度,当然是不合理的、不公平的。佛教之能在婆罗门教的 国土中,得到发展的机会,原因当然很多,反对阶级制度,主张四姓平等, 乃是主要的因素之一。可惜,当佛教被回教消灭之后,印度教再度抬头,阶 级制度依然存在。而此阶级制度的规定,即载于他们的神圣的吠陀的圣典, 所以相互为因,根本无法废除。

吠陀


  婆罗门教的第二特色,是把他们来自天启的圣典,视为绝对的真理之 所在,共有四类,总名为吠陀(Veda,意为知识),即是他们的四大根本教 典。

  (1)梨俱吠陀:这部书不但是印度最古的文献,也是全体印度欧罗巴民 族中最古的文献,总集了一千多首宗教赞歌,在其中看到了雅利安人到了印 度河流域的五河地方,率直地吐露了他们对於宗教的感情,对於种种神明的 奉祀与祈祷,其中有关前面所知苏摩酒的供养之处很多。这些赞歌,由祭师 阶级的婆罗门,代代相传,且为以口传口,不以文字记载,视为无上的神圣。
(2)沙磨吠陀及
   (3)夜柔吠陀:在内容方面,此二吠陀,不出梨俱吠陀的范围,乃是为 了使用于各种不同的祭典,编集而成。
(4)阿闼婆吠陀:大致也和梨俱吠陀类似,所不同者,其中有著很多用
于各种场合的咒术及魔术,这是它的特殊之处。所以近代学者之中,有人以 为阿闼婆吠陀,或者是反映出了雅利安人受到印度土著民族的民间信仰之影 响,才有这样的圣典出现的。
  除了以上四种被称为吠陀「本集」(Samhita)或吠陀文献之外,尚有《梵 书》(Brahmana)、《森林书》(Arangaka)、《奥义书》(Upanisad)等三种,也 应包含于吠陀文献之内,而被视为《天启书》(Sruti),以别于后世产生的
《圣传书》(Smrti)。其中特别是《奥义书》,宣说了非常高深的形而上学,
故为研究印度哲学学者们,极其珍贵的文献。到了西元纪元之后,婆罗门教 的内部,也发展出了各式各样的哲学学派,不过,凡是属于婆罗门教的任何 派别,无不将《天启书》视为绝对的神圣。
  总之,婆罗门教虽可因为时地环境的变迁而有所不同,对于婆罗门阶 级的特权和吠陀神圣的信念,乃是永远不变的。当回教侵入印度之后,用武
力压迫印度人民改奉回教,自属事实;然在下层的贱民社会,取得许多人的

真心信仰,苦于宗教的阶级制度,亦未尝不是原因之一,这是可想而知的事。

恒河流域的文明


  再说,定居于印度河流域的雅利安人,渐渐向东方移动扩展,到达了 恒河流域。在西元前五百年顷,恒河流域的文化,已从传统的雅利安文化中, 得到了新生的机运,大大小小的许多王国,已渐次成立;那些共和政体的国 家,人民居住在一个一个集体的村镇里,遇有大事,即在树荫下或公共的会 堂之中集会讨论,会中如果无法求得全场一致的通过,便由调停委员会来处 理歧见的纠纷。他们的政治领袖,虽称为「王」,却是由人民推选出来的。 他们的生活,是以农耕与畜牧为主,农村之外,也有从事锻冶及陶器等职的 村落,工商业者已有了各自的同业公会的组织,城市则为财富的积蓄中心。 在恒河与喜马拉雅山之间的肥沃的森林地带,已被这些人们开拓成了景色幽 美的殖民地区。
  当然,在原则上,他们依旧承认婆罗门教的特权,然在这片新开发的 土地上,不论在经济或政治方面,均呈现著新的气象,因此也开始在精神方 面有了新的要求。他们试著发出了疑问:「我们在这新环境中,开辟了土地, 组成同业公会,进行著大规模的经济开发,建设了新的都市,为什么在宗教 方面,还是停留在古老的桎梏中呢?对于我们无法接近的吠陀圣典,以及世 袭的婆罗门阶级的特权所提供的宗教,真的能满足自身的希望吗?」于是, 便产生了一种新宗教的要求。

新兴的宗教


  所谓新宗教,当然是和传统的婆罗门教不同。那是不依赖传统信仰和 圣典的权威,而是基于各自的体验所产生的信念;也就是说,不要仰仗外在 的给予,而要藉著自我的寻求,来满足宗教的信心。
由于这样的要求,一些抱有宗教热忱的人,便放下了一切的世务俗累,
走出家庭,隐向山林,专心于精神的修养,以期从切身的体验之中,彻悟宇 宙的真理,解除人生的苦恼。像这样的出家人,当时即被称为沙门 ('sramana),他们在婆罗门之间,也可算得上是为求真理的良师,穷年竟月 地长期修行的故事,在婆罗门教的《奥义书》中,也曾说到过;可惜,在婆
罗门教方面,受了既成的教权的限制,不能活用《奥义书》或自由地加以讨
论和思索,所以不能做到出家的沙门那样,如想达成这个目的,必须放弃他 们的特权和家庭,跟著沙门去度出家修行的生活。
  因此,比起婆罗门来,沙门的人格地位,自然高尚得多;人们对于这 样的修行者,生起恭敬心,不足为奇,所以供给衣食,使得他们没有生活之
忧,得以一心修行。这一风气的形成,到了西元前五百年之时,已由没有组
织的云水状态的个别的沙门群中,出现了好多位拥有数百名乃至数千名弟子 的大沙门,各自成为一个教团,以他们自己所体得的道理,教导他们的弟子。 这种思想的倾向,是自由化的结果,但也不是统一宗教的局面,而是 宗教思想极为活泼和繁杂的时代。最不可思议的,在这些新兴宗教的沙门团
之中,竟有一种极端的唯物论在内,他们宣扬现实的美好,嘲笑婆罗门的宗
教和世间的道德。这一思想对于当时的印度社会,影响很大。但是,无理地

迷信神权和天启,固然不是人类的幸福之道,如果一味地崇拜现实世间的名 利物欲,更非人类的幸福之道。为了挽救这两个走极端的思想危机,所以在 许多的沙门团中,出现了两个新的宗教,那便是耆那(Jina)教和佛教。
  耆那教和佛教,不仅在发生的年代相近,即使在思想上也有好几个共 通之处,例如,两者的教主,均系武士阶级的王子出身;最大的相似之点, 耆那教与佛教,都是反唯物的无神论者。不过,两者的命运却不相同,佛教 在印度,先被印度教所兼并,复遭回教徒的彻底破灭;耆那教却在印度历史 上,从未中绝过,目前尚有一百万左右的教徒。相反地,佛教虽在印度灭亡 了,却在亚洲各地发展成了世界性的一大宗教,而且在印度的新旧各种宗教 之中,唯有佛教发出的光芒,使得全世界的人类,感受到了印度文化的崇高 伟大。

三、 由人成道的佛陀 佛陀的祖先和家属

  信仰佛教的人,必须先了解,佛陀不是人格的神,更不是所谓创造宇 宙及主宰宇宙的上帝,或所谓上帝的「道成肉身」。佛陀是人完成的,如能 依照佛陀所说的修行方法,切实做去,便有成为佛陀的可能,到了佛陀的境 界,虽然也能发挥出种种的神迹,但那不是佛陀重视的东西,最要紧的是佛 陀的完美人格和从彻悟中发出的伟大智慧。佛陀以人间的肉身,完成无上的 佛果,正是以身示范,鼓励有志学佛的人们,及时以此人间的肉身,追求无 上的佛果。
  佛陀既有肉身,所以他是实际上的历史人物。唯其由于古代的印度, 不重视历史年代的记录,故对释迦佛陀,确切的生灭年月,不易追查。但在 佛典的记载方面以及碑记方面,对于佛陀的年代,有著各种不同的传说。根 据近世学者的考证结果,已认定佛陀降生于西元前五百六十年顷,入灭于西 元前四百八十年之世。
  佛陀的出生地,即是现在尼泊尔境内的毕拍罗婆(piprava)地方,是在 北纬二十度三十七分,东经八十三度八分之处。他自己的国家名为迦毗罗卫, 当时的北印度,已经没有统一性的大王国,在中印度方面,与迦毗罗卫城邦 邻近的,以□萨罗国(Kosala)的国力最强大,到了佛陀的晚年,迦毗罗卫即 被它征服,后来又由东方的摩羯陀国(Magadha)打败了□萨罗国,建立了更 大的帝国。至于佛陀的一生,也就是活跃在这个恒河中游的地域之中,大概 不出东西四百公里,南北三百公里的范围。若以今天的交通而言,那个范围, 的确不大;然在当时的印度,能够兼顾到这样大的教化区域,实在很不容易
了。
  再说迦毗罗卫这个王国,在种族上被称为释迦(Sakya)族,根据旧来 例如《佛本行集经》等的记述,均说释迦族是雅利安人的刹帝利阶级,是名 甘蔗王(Iks-vaku)的后裔,甘蔗王族则出于古仙人瞿昙,又译作乔达摩 (Gautama)的后裔,所以释迦族又以瞿昙或乔答摩为氏。可是,如前面所说, 近世的史学家之中,有人怀疑释迦族不是纯粹的雅利安人,甚至说是蒙古西
藏血统的黄种人。
当第七世纪之初,玄奘三藏访问佛陀的出生地之时,那里已是住的黄

种人。当然,能有圣人出世的地方,一定不会太坏,那个由释迦族组成的小 国家,背后是喜马拉雅山,水量的灌溉,相当丰富,但却少有洪水的灾害, 农作物相当富饶,盛产稻米,因其位于喜马拉雅山的南麓,在其南方,又和 恒河流域的大平原相接,气候温和宜人,人民勤勉朴实,他们在进步与繁荣 之中,流露出若干骄傲的态度,对于雅利安人和其他种族之间,也有彼此轻 慢的事情发生。
  佛陀的父亲,名叫净饭(S'uddhodana)王,他的父亲,另有三位兄弟, 叫做白饭(S'uklodana)、斛饭(Dronodana)以及甘露饭(Amrodana)。兄弟四 人,均用饭(dana,原义为「乳粥」)来命名,是很有趣的事,原因是当时的 印度,以牛乳煮成粥,乃是非常美味的食物。释迦族的国王,最初是由民选 产生的,到了佛陀降生之际,国王的传承,已变成以世袭为主了。佛陀是净 饭王的长子,故有继承王位的资格。
  佛陀的母亲是摩耶夫人,尊称为摩诃摩耶(Mahamaya 伟大的摩耶);然 在佛陀生后,仅仅一周之后,便去世了。因此,佛陀是在其母亲的胞妹,也 是佛陀的姨母及父王的爱护之下,长大成人。不过,当他没有出家之前,大 家都称他为悉达多太子。他那位姨母,是和摩耶夫人同时嫁给净饭王的,叫 做摩诃波□波提(Mahaprajapat 大爱道)。
佛陀未出家之前,也和常人一样,娶了他舅舅的女儿耶输陀罗
(Yas'odhara 名闻)为妃子,并且生了一位小王子,名叫罗侯罗(Rahula)。 根据《根本说一切有部律破僧事》卷三的记载,出家之前的悉达多太子,有 三位妃子,一为耶输陀罗,二为乔比迦,三为鹿王。同书卷四又说:「尔时 菩萨在于宫中,嬉戏之处,私自念言:我今有三夫人及六万彩女,若不与其
为俗乐者,恐诸外人云我不是丈夫。我今当与耶输陀罗共为娱乐,其耶输陀
罗因即有妊。」这里所称的菩萨(Bodhisattva 求悟的人),便是尚未成佛之 时的悉达多太子。依照一般的传说,佛子罗侯罗是由佛陀指腹怀孕的,站在 人间成佛的角度来说,我们宁可相信上述的记载为事实。

出家以前的悉达多


  悉达多的意思是达成目的的人,中国佛经中译为「一切义成」。因为一 位圣人的降世,必有他过去世的伟大来历,所以当他出生之前,摩耶夫人是 梦见了一只小象入胎而始成孕。
此在印度的观念中,将伟大的人物,总是用龙、象、狮子、虎、牡牛
来作尊称的习俗有关;当他降生于蓝毗尼(Lumbini)园之时,百花竞放,天 龙喷洒温泉香水,为太子淋浴。太子初生,即能自行七步,一手指天一手指 地,而说:「我于天人之中,最尊最胜。」说毕此语,即如平常婴儿。
  从佛教的基本立场而言,这样的传说,并不十分重要,但是确可信以 为真。
  此后的太子,在父王及姨母的疼爱之下,物质上享受著豪华富丽的宫 庭生活,同时把所有的各种文艺武术,都在快速的进度下修学完成。由于他 的智力过人,体能拔群,在已有的知识方面,不能满足他的要求。在同辈的 王子群中,他既受到拥护,同时也受到了嫉妒。例如当他十六岁时,即在弓
箭竞技会上,以一箭射穿七树,获得了冠军,并且赢得了他的表妹耶输陀罗。
在知识方面,当以婆罗门教的典籍为主。从印度思想史上考察,西元

前第六世纪之前,已经发展出了《奥义书》的伟大哲学。印度的哲学和宗教 是不可分的,《奥义书》将宇宙的本体称为梵(Brahman),个人的本体称为自 我(Atman),梵是宇宙的实在,自我的本体即是梵。由本体之实在,产生支 配宇宙的人格神;由人格神的自在天(is'vara),现出众生轮回生死的舞台, 即是天、空、地的三界;活动在这舞台上的众生,分有胎生、卵生、湿生、 化生的四种。像这样的宇宙本体论和宇宙的现象论,比起基督教的上帝创造 宇宙之说,实已高明得多了。
  对于一般的民间而言,高深的形而上学,当然应用不到,倒是其中的 轮回(samsara)之说,民间殊为风行。此所谓轮回,乃是说明生命群的生死 和来去的一种宗教思想,也就是说现在生存的生命,是接续了过去生存的生 命,继续存在,当现存的生命死亡之后,未来的另一个阶段的存在,又将连 接下去,而且是由于现在世的罪恶行为,感受到未来世的不幸的果报;今世
的幸与不幸,乃是根源于过去世的善恶行为。所谓轮回的范围,则有天、人、
地狱乃至遍于植物等各界的差别。人的善恶行为,称之为业(Karma),善业 多,即在轮回之中上升至人天界;恶业重,便下降至地狱界。这种思想,虽 然遭受少数唯物主义者的嘲笑,但在宗教的本位上,确为最最公平合理的思 想。此种思想,能使人们在不如意的处境之时,心平气和地面对现实;正在
风云际会之时,不敢胡作乱为;尤其在想到来生的远景之时便会努力行善。
在轮回和业的观念之中,对于生存并不可喜,面对死亡也不用畏惧。因为今 世的生,是由前世的死而出现;今世的再度死亡,又将引起来世的再度新生。 因此,在佛教的经典之中,虽未见到佛陀和《奥义书》的关系,但是, 除了《奥义书》的梵天显现宇宙的思想,没有接受之外,轮回和业的思想,
已被佛陀接受。可是婆罗门教的宗教仪式之中的特权阶级,以及酿造苏摩酒
祭神,并用动物的牺牲,作为对神献祭,求神赐福的媚神行为,不唯使得祀 神的人落于迷妄,也使得宗教的精神趋于堕落,这在佛陀是无法接受的。
除了宗教仪式之外,在传统的印度宗教之中,尚有一种极其重要的宗
教行为,那是一种希求达成神人合一之境的内观工夫,印度宗教的古代圣典, 大抵便是由于从修行中,达到了这种境界的人们之所传出。他们被称为神仙 或仙人,他们是用一种直观的方法,直参宇宙的真理。这种方法,名为瑜伽 (Yoga),首先将身体落实坐稳,调节呼吸,统一精神,对于现实世界,求取
高度的认识;从这种神秘的直观之中,精神力高扬,往往即能产生不可思议 的奇迹。在佛经之中,称他们为得了神通的仙人。佛陀没有出家之前,对于 这些宗教的现象,当然已经明了,并且也曾遇到过这样的仙人。
  佛陀不是仅以享受人间的繁华为满足的人,虽然贵为太子,并且已经 结婚,但在精神上依旧非常的空虚,所以想到郊外去看看民间的风情。根据 佛典的传说,他一连出城郊游了四次,这四次郊游的经历,便改变了他的生 活,也决定了他之出家成道的前程。他带著随从,驾著马车,第一次出游之 际,在市区见到了一个白发躬腰、风烛残年的老人;第二次在路旁见到了一 个痛苦呻吟的病人;第三次遇到了一个送丧的行列。这使他觉悟到,不论何 人,出生之后,必然会渐渐地衰老,谁也不能免除病痛,最后的结果,便是 死亡的来临!死了之后,又将出生、衰老、病痛和死亡;像这样的人生,如 不设法求得彻底的解脱,实在太可怜、太悲哀了。同时,当他童年时代,曾 经随同父王去农村举行春耕祭典之时,见到农夫犁田之际,从土中翻起了虫 蚁,立即被蛙类争食一空,转眼间,蛙被花蛇所吞,花蛇又给由天上凌空而
  
下的巨鹰所□,像这样弱肉强食的众生相,在他看来,不禁要怵目惊心了! 他为了求得最后的答案,所以第四次再度郊游,这一回使他遇到了一位神态 安详的出家沙门,终于使他领悟到他所应走的是什么路了!唯有及时出家, 一心修行,彻悟了宇宙的真理,才能知道以何方法,来解脱众生的生、老、 病、死的轮回不息的四大苦患。

出家与苦行

  适巧,当悉达多太子第四次郊游回宫,计画要走上出家之道的时候, 忽然接到报告,说是妃子耶输陀罗,产一男婴,要他命名,他想他正要去出 家,却来了一个障害出家的枷锁,因而取名罗侯罗(Rahula 障害)。但是, 他既决心要出家,谁也留他不住。就在那天的夜晚,当他的妃子抱著小王子 正在熟睡之时,他便向她们作了无言的告别。唤醒了他的御者车匿(Chanda), 牵出了他的爱马康特迦(Kanthaka),悄悄地出了宫殿,离开了迦毗罗卫城, 直到进入了森林的深处,削去了头发,脱下了身上所有华贵装束,穿上用树 皮编制的沙门服,然后嘱咐御者车匿,带著他的服饰和那匹白色的爱马,返 回宫中,向父王报告,他已出了家,若不成道,决不回国。当时佛陀的年龄 是二十九岁,有的传说是十九岁。
  当他进入森林之后,新鲜的宗教生活,便是参访当时有名的外道仙人, 那是专以修行瑜伽有了成就的人。没有多久,他便修成了和他老师同样程度 的境界,因此,未久之间,连续寻访了好几位名师,但均不能满足他的要求。 在佛陀的体验之中,知道那些外道名师的所谓解脱,所谓与梵交感,与梵合 一,都不是究竟的解脱之道。然在没有更加高明的名师可供他去参访求教之 后,只好独自一人,和其他的外道沙门一样,修习苦行去了。他的毅力是极 其感人的,在苦行林中,修练绝食的苦行,连续达六年之久,在此期间,每 天仅以一粒野生的麦子,维持他的生命。当这消息传到净饭王的耳中之后, 便派了五位侍者照顾他的生活,结果这五位侍者,也受佛陀的精进所感,陪 伴佛陀修了六年苦行。
  可是,修了六年的苦行,身体枯瘦得已如乾柴,尚未见到悟道成佛的 消息,始知依照一般苦行外道那样地盲修苦行,毕竟无益于精神的向上。于 是放弃了苦行,改用专心瞑想的工夫。他离开苦行林,走到尼连禅(Nairanjana) 河的清流之中,洗净了六年来的身垢,但他的身体实在太瘦弱了,所以接受 了一位村姑供养的乳粥,恢复了他的元气,然后便到附近一棵叫做毕钵罗 (Pippala)的大树之下,用草敷成一个座位,面向东方,双腿结成跏趺,平 稳地坐了下来,并且发出大誓愿说:「我今若不证无上大菩提,宁可碎此身, 终不起此座。」不过,先前陪他同修苦行的五位侍者,见他放弃了苦行,都 以为佛陀退了道心,又见他接受了一个少女的乳粥供养,便说「他堕落了」, 所以离开佛陀,另找他处修行去了。

菩提树下的体验


  实际上,佛陀并未堕落,只是从苦行的经验以及享乐的事实中,理解 到极端的苦行和放任的享乐,同样无济于开悟的目的,此在后来佛陀训诫他 的弟子时,便作了这样的说明:「比丘们!当过宗教生活,须避两种极端。」
  
那两种极端呢?一是耽于享受欢乐的快乐生活,这是卑下的、有害精神的, 是无聊的浪费;另一是苦行的生活,那是凄惨的无聊和浪费。比丘们!完成 者(如来)是避却了这两个极端,发现了行之于中央的大道。这条道路,便 是开眼精神,是安、是知识、是悟、是至涅盘的大道。佛教称此为不苦不乐 的中道行。
  再说乔达摩(佛陀未成道前,大家均以他的姓氏称呼他)因为坐在那 棵毕钵罗树下冥想而成了佛,所以后来称它为菩提树或佛树(Bodhi-tree, 意为智慧之树)。那个地方,为了纪念佛陀的成道,被称为佛陀伽耶 (Buddha-Gaya)。那棵树的切枝,迄今依旧长在伽耶佛塔的附近,另一株切 枝则于西元前第三世纪时,由印度名王阿育王(As'oka)的女儿,带到锡兰移 植,至今仍然活在锡兰岛的前首都阿奴罗达波罗(Anuradhapura)。不论在伽 耶的或锡兰的两株菩提树的分身,均被朝圣的信徒们,视为圣物,当作参拜 佛迹的重要对象。其实这是一种无花果树,植物学者把它叫做 FicusReligiosa(宗教无花果),大概也是由于佛陀在这树下成道的原因吧! 乔达摩在这棵菩提树下,宴坐冥想了四十九日,以其奋勇精进的精神, 克服了身心内外的一切魔障,遂于十二月八日之夜,达到了冥想的最高境域, 开了智慧,真正的认识了宇宙的真理,明白解脱众生轮回之苦的方法。汉译 佛典说那天是阴历十二月初八日,依照现代学者的通说,乃是西元前 523 年
阳历五月的月圆日之夜。 但是,他在这四十九日之中,接受了各种生理、心理及自然界的冲刺
和考验。当他正要摆下一切人间的欲望之时,欲望的火焰却更旺更盛起来;
他对那些迷恋的情爱,生存和悦乐的渴望与回忆,必须要用坚定的信念来与 之战斗。那些东西,确是人类赖以生存和求上进的根源,但也均系苦难的泉 源。因此,人若到了将要和这些东西告别的关头,它们便会猛烈地在心中浮 现出来,荣誉、名声、权力、财富、爱情、家族生活的乐趣,以及来自周遭
的宠爱等等,一切的喜乐和欢悦的诱惑之相,全部涌现在眼前。这种景象, 使他感到困惑;可是,终于在智慧的决断之下,突破了人类的最后弱点,战 胜了身心的魔障,也克服了自身的障害,登上了人类智慧和人格的极峰,完 成了究竟无上的佛果。他的心境,从波涛汹涌的状态,进入了平静如镜的状 态;从此之后,永无波浪,也没有涟漪,唯是一片深广无边与澄澈清凉,容 受一切,包举万类,而又丝毫不受他物的骚扰。
  此在佛教的圣典之中,是用优美的文艺笔触,把它描写出来。说是天 魔波旬(Mara,papiyan),恐惧乔答摩即将成佛,当他成佛之后,魔宫的子孙 便会减少,所以来到正在进入深定之中的乔答摩之前,向他提出了诱惑的条 件,如果放弃成佛,即可使他成为支配世界的伟大国王。事实上,当他初出 生时,就有一位特来看相的仙人预言,悉达多太子如不出家成佛,必可成为 支配全世界的转轮圣王;此时的乔答摩当然不会为天魔的说辞所动。天魔接 著召集他的军马,用大自然的破坏力,向乔答摩的宴坐之处,施行疯狂的袭 击。人类遇到无法抗拒的自然灾变之际,就会感到自身的渺小,生起怯弱之 心,祈求神灵的保佑。天魔波旬了解人性的弱点,所以在震怒之下,发动了 咙咙的巨雷大鸣、电光闪耀、摇动大地、山崩土裂、降下豪雨,泛滥成灾、 暴风吹袭、折木拔树、飞砂走石、卷袭而至。可是,无畏的乔答摩,继续住 于三昧之中,平静如常,不动声色。天然灾变所能造成的死亡恐怖,对于乔 答摩而言,丝毫不起作用。天魔见到利诱威胁,都不能使得乔答摩改变企求
  
成佛的初衷。最后便使出了最恶毒的武器,派遣了他的三个女儿,以美色和 情欲来破坏乔答摩的定力,他的三个女儿,名叫渴爱(Trsna)、憎恶(Aroti)、 贪欲(Raga),她们的肤色不同,媚态各异,均能极其诱惑之能事。当这三个 魔女出现之际,周围的森林,也呈现出一片美妙的景色,衬托著三个姿色动 人,音声柔美,能歌善舞的魔女,她们个个甜言蜜语地向乔答摩挑逗。可是, 却被乔答摩的神力,把她们变成了丑妇。在不净观的观照之下,最可爱的美 女,也和墓场的腐尸没有什么不同。毕竟,让他战胜了恶魔的种种武器,震 撼了魔宫,使得天魔波旬潜形逃走了。
  成佛之后的释迦菩萨,即被称为佛陀(Buddha,意为觉悟了的人),又 被尊称为世尊、如来、释迦牟尼或释尊(释迦族出身的圣者)等。
  佛陀的觉悟,究竟是什么呢?最主要的便是四圣谛和八正道。所谓四 圣谛,便是遍及众生界的苦恼,称为「苦谛」;这些苦恼的原因,称为「集
谛」;若想解脱这些苦恼,便当断绝苦脑的原因,称为「灭谛」;如何断绝苦
恼的原因,则当修行正道,称为「道谛」。正道的内容,共有八项,所以名 为八正道。其实,佛陀的证道,即是证实了世间的忧、悲、生、老、病、死、 轮回等苦患,以及苦患的因由,灭除苦因的方法;灭除了苦因,便不再接受 苦果的生死,不生不死,即是永恒的、极乐的、真实的、绝对清净的涅盘
(Nirvana)境界。

鹿野苑初转法轮


  成道之后的佛陀,一切的龙(印度的 Naga 即是蛇形的神)、鸟等动物, 都来向他献上供物,他在初七日中,也未离开菩提树下,一边受用他在成道 之后所得轻妙无可形容的法乐,一边则在考虑:自己已经证得了难知难解的 解脱之真理,这种寂静高深的真理,却唯有贤者能够理解,应该向人宣说吗? 一般的众生,只知耽欲、企欲、乐欲。像这样的世间道德之构成的因果之连 锁法则的缘起法,对于众生而言,最难理解。众生对于舍弃生的意志,征服 烦恼的欲望,走向解脱之道的教法,是不希望聆听的。如若将此教法说了出 来,他人不能理解的话,岂不唯生倦怠和对佛起嗔呢?他的这种考虑,确是 世间的实际情况,但也正好是天魔之所喜欢的,所以天魔又来劝请佛陀,既 已成佛,应该立即进入无余涅盘,不要化度众生了。可是,佛陀不是逃避世 间的人,他是为了救济众生的轮回之苦而走到了成佛之路的人。
  因此,便开始了他的教化工作。据佛典中的记载,是应梵天之请,才 使佛陀下了向人间宣扬佛法的决心。
  请读者不必要求我来肯定或否定佛典之中类此的记载,是事实或寓意。 站在宗教信仰的立场,必然信为事实,而且在你信为事实的坚定信仰之中, 自身也会体验到若干不可思议的奇迹异象。假如你尚未入信的话,也不妨把
它视作形象化或故事化了的寓意,以说明人类的心绪,是在内外的矛盾之下,
也有求取统一的要求。魔王代表了人类的丑恶面和烦恼相,梵天代表了人类 的善良面和清净相,这两幅众生相,均在佛陀的智慧照明之下,赤裸裸地显 现出来。
  佛陀在一念之间,下定了宣扬佛法的决心,而那一念便开出了世界史 上的一大宗教的文明。他最初教化的对象,便是伴他苦行六年,结果背弃而
去的五位侍者,他们的名字是:阿若憍陈如(Ajnata-kaundinya)、跋提

(Bhaddiya)、婆波(vappa)、摩诃男(Mahanama)、阿说示(Assaji)。这时候 他们五人是在波罗奈斯(Varanasi)城附近的鹿野苑(Mrgadava)。如今该地距 离波罗奈斯市之北,从车站走去约十公里处,如叫萨尔奈特(Sarnath),自 西元十三世纪之后,经过回教徒及印度教徒的破坏,已面目全非,现在则再 受到印度政府把它当作名胜古迹而加以保护。
  佛陀到了鹿野苑,向这五人宣说了亲自所证的妙法,他们闻法之后, 随即也证得了涅盘境界。当然,他们的福德和智慧,无法和佛陀相比,所以 证的是罗汉果(Arhat 值得接受供养恭敬的人)而不是佛果。这五位罗汉, 初见佛陀前去,仍以不屑的态度相视,可是一看再看之下,已发现佛陀的相 貌威仪,高贵之中又充满了慈祥的吸引力,便身不由己地一齐跪拜在佛陀的 膝前,接受了佛陀的教法,成了佛陀座下最早的五位比丘(bhiksu 破烦恼) 弟子。
通常把这次说法,称为初转法轮。
  法轮(dharma-cakra),可以译作正法之轮。「轮」是一种兵器,也是印 度传说之转轮圣王的轮宝。据传说,当转轮圣王出世之时,轮宝自然出现在 圣王之前,轮宝引导圣王转向全世界,诸小国王,无不心悦诚服,故能兵不 血刃而统一天下,实施轮王的仁政。这是古代印度人向往天下和平的一种理
想。释尊取作比喻,以亲自实证的佛法为轮宝,他以法中之王的身分,转动
正法之轮,行化天下,益利全世界的一切众生,并且,凡是法轮转动之处, 一切的邪恶思想,无不为其摧破。
当佛陀以教法化度了五位比丘之时,便为佛教的主体奠定了最初的基
础,此所谓佛教的主体,即是构成佛教的三大要素,总称之为「三宝」:彻 悟了宇宙人生之真理的释迦世尊「佛宝」;佛所亲证的成佛之道,是「法宝」; 依佛法修行的出家弟子们,是「僧宝」。
  这在佛教而言,极其重要,信仰佛教,必须是信仰佛法僧的三宝。信 佛而不信法,那是盲目的迷信,无从得到实际的利益;信佛与法而不信僧, 那就没有接触佛法的机会,也没有示范性的人格可学习模仿。尤其是在佛陀 入灭之后,众生的信佛和学法,必须仰赖僧宝的传授和引导;即使佛陀住世 的时代,释尊为了强调僧宝的重要,也说他是佛陀,但他也在僧中。可见, 虽是佛陀,也是以僧中一员的立场,与众生接触教化,亦以平等的观念,参 加僧中生活。因此,信仰佛教,名为「归依三宝」。进入佛门之后的人,每 天必修的功课,至少要念:「归依佛、归依法、归依僧」三遍。这是要求我 们,时时不忘自己是三宝的弟子,应当照著三宝的教训,作为待人接物的处 世方针。

四、 佛陀的教化工作 传道的开始

  佛陀初转法轮,是在鹿野苑向五位苦行者,说了解脱法门,允许他们 成为弟子,并称「善来比丘」,他们便成了自然得戒的比丘弟子。在此五人 之中,以阿若乔陈如的悟性最快,听了佛陀的教法之后,随即证到了阿罗汉 果,其他四人,也在不久之间,证了阿罗汉果。
度了五位比丘之后,接著又在波罗奈斯的近郊,开始了佛陀的公开教

化。那是由于一位出身高贵的青年,耶舍(yas'a)的从佛入道,他的亲友数 十人,也加入了佛教的僧团。满慈子(Purna-maitrayaniputra)、大迦旃延 (Mahakatyayana)等人,也于先后舍离外道,进入了佛法。他们在鹿野苑中, 度过了第一个雨季的安居生活,也就是在五个月之后,包括几位在家弟子, 已达六十人之多。而且,佛教的僧团之中,固然欢迎高等阶级的婆罗门族, 同时也欢迎最下级的贱民出家。在听法之时的位次尊卑,是依出家的先后, 不依在俗的种族阶级,也不依年岁的老幼。
  可是,佛的教法,不限于佛陀来宣说,而是更盼佛的弟子们,将各自 所闻所知所见的佛教法门,向广大的人间社会,作普遍和深入的阐扬。故在 第一个雨季的安居生活终了,佛陀便对弟子们说:「比丘们!我已脱离了人 天的一切束缚;你们也是一样。比丘们!为了许多人们的幸福和利益,去游 行吧。不要两个人走在一起。说出你们已闻的胜法,开示清净的生活。若不
闻法,就此死灭;若得闻法,虽为悟者,亦入于世。」因为这些比丘,几乎
绝大多数,是婆罗门教的教徒出身,多已有了宗教知识和宗教经验的基础, 故在经过佛陀于五个月的时间,予以开导和训示之后,即能负起各别弘扬佛 教的使命。
  佛陀遣发了弟子们,分别到四方去传道之后,他自己则到了优娄频罗 村(Uruvela-senani),化度了拜火的外道优娄频罗迦叶(Uruvela-kassapa),
和他的两个弟弟那提迦叶(Nadi-kassapa)伽耶迦叶(Gaya-Kas'yapa),以及 他们三人的弟子,共计一千人。
根据佛典记载,释尊出家之后,尚未进入苦行林之前,曾去摩揭陀
(Magadha)国,见了频毗娑罗(Bimbisara)王,王愿以一半的国土赠送给释迦 太子,劝他不要出家,但被婉拒了,王即提出请求,希望释尊于成道之后, 再来度他。因此,为了实践当时的诺言,佛陀于化度三位迦叶之后,便率同 他们到了摩揭陀国的国都王舍城(Rajagrha),住于城郊竹林里。
  由于佛陀化度了当时颇负盛望的三迦叶,没有多久,对于佛陀的赞颂 之声,便传遍了整个的王舍城。国王闻悉释尊已经成道,立即赶到竹林之中, 听佛陀说法,大为欢喜,并于第二天,邀请佛陀以及一千多位比丘,进入王 宫应供。城郊的那片竹林,为迦兰陀(Kalanda)长者所有,也受佛陀的感化, 把它奉献出来,王即在此竹林之中,为佛及僧,建造了僧房,这是佛教史上 第一所有名的大道场。

舍利弗与目犍连和大迦叶


  当时有一位诡辩学派的大修行家删□耶(Sanjaya)外道,也住于摩揭陀 国,有一天,他的大弟子舍利弗(S'ariputra),在王舍城的街上托钵之时, 见到了佛教的比丘阿说示,发现了阿说示的仪态,是那样地明朗和愉快,使 他呆住了。因而上前探问:「朋友啊!你的相貌如此地明朗轻快,你的面色 又是如此的澄澈明净。
  朋友啊!你是跟谁出家的呢?谁又是你的老师呢?你是遵奉著谁的教 理呢?」阿说示的回答是很诚恳的:「我的老师是佛陀,但因我是初学新参, 要我说明佛陀的教理,实在很难。尽其所能,也只能理解到一个精要而已。」 终于应了舍利弗的要求,阿说示即将使他能够如此明朗轻快的佛陀教义,作 了扼要的说明:「一切事物的发生皆有其原因,最胜者则教我们,如何地次
  
第减除这事物及其发生的原因。这是伟大的沙门(佛陀)教理。」舍利弗听 了这种「诸法因缘生,诸法因缘灭」的佛法之后,立即悟到了佛法的中心思 想,是说一切事物唯从因缘所生,必以因缘而灭。这是他从未听过的宇宙人 生的真理,所以立即感到,他已找到了追求已久的东西,仅此两句,已使他 非常受用了。因此他对阿说示说:「教理仅是如此的简单,你已因此而进入 了没有苦恼的状态。这种状态是多少万世也不易见到的。」当时在删□耶外 道座下的优秀学者,除了舍利弗,尚有一位摩诃目犍连 (Mahamaudgalyayana)。此人由于目连救母的故事,一再地被中国民间用各 种方式普遍地流传。因此,在中国民间,已是家谕户晓的传奇的佛教人物。 实际上大目犍连是他的姓,名叫拘律陀(Kolita)。他在投师之后的七日之间, 便尽得删□耶的一切学问,虽被提升为教授,领导二百五十人,但仍未能解 脱生死之苦趣,所以和同门的舍利弗相约,不论谁先得到善师,均当互相启 告。故当舍利弗由阿说示处,得到佛陀所示「诸法无我」的缘生思想之后, 便告诉了他。于是和舍利弗各自率领了二百五十人,归投到王舍城外竹林精 舍的佛陀座下。
历经一个月的修行,即证了阿罗汉果。 后来,舍利弗是佛家弟子中的智慧第一,大目犍连是神通第一,乃是
初期佛教教团之中,最最重要,最具代表性的两大弟子。
  在佛灭之后,继续领导教团,召集长老会议,整理编集佛陀遗教的大 功臣,则为佛陀座下苦行第一的摩诃迦叶(Mahakas'yapa)。此人在未曾遇佛 之前,早已出家修行。虽曾结婚十二年,却与妻子相约,共修净行,不好五 欲之乐,一旦父母谢世,便剃发出家了。后来在王舍城至那荼村之间的多子
塔处(Bahuputraka-caitya),遇到了佛陀,听了佛的开示,这位自负而已受
到王舍城的许多人所敬仰的大迦叶,便投入了佛教的僧团,八天之后,即证 了阿罗汉果。他一生不用好的衣著,不受美食,少欲知足,常修苦行。
我们在佛经中,常见的所谓「千二百五十人俱,皆是大阿罗汉」的佛
教僧团,到了此时,大致已经形成了。

佛陀的还乡


  释尊成道之后第五年,应其父王之召,由王舍城回到了他的祖国迦毗 罗卫。
佛陀将要回国之先,这个令人惊喜的消息,很快地传遍出来,父王、
姨母、妃子,以及佛的儿子罗※罗等,都在等待著释尊返回王宫。可是,此 时的释尊,已是佛陀,已是僧团中的一个成员,所以没有回到王宫,而是和 大群的比丘们,一同住在近城的森林里。净饭王便和他的侍从们,来到林中 那特地为佛陀建筑的尼拘律(Nigrodharama)园精舍,见了佛陀,同时也见到
了佛陀座下的许多比丘,披著极为褴褛的袈裟,剃光了须发,所以颇感不忍,
到了第二天朝晨,佛陀依照惯例,外出托钵乞食,向街上的人家,沿门托化。 此事又被传到了净饭王的耳中,于是急忙地来找佛陀,他说:「我的孩子啊, 你为何要像乞丐那样,向人乞化呢?你实在辱没我了!」佛陀的回答是:「大 王啊!这是我的祖先的遗规呀!」仅是这样的解释,净饭王是不会理解的,
因此佛陀又说:「我们出身的王族和士族,如今当然尚未沦落到要做乞丐的
地步。」佛陀接著作了一个微笑,又说:「您和您的王族,的确应以荣誉为首。

可是,我的祖先,是过去的诸佛,与我的所作是相同的。」因为此时的释尊, 已不是释迦族的太子,乃是一位以救济全体众生为职志的人天导师,不宜再 受王族观念的限制,当以教团的规律为依准了。至于托钵的生活方式,乃是 印度当时所有各种沙门团的共同形态。因为出家舍家,身无长物,亦无定居 之处,仅以遮身及御寒之用的披衣,以及用来托化食物的钵盂随身。目的是 摆下了一切的名利物欲,专心于道业的修持。
  再说,就在那天,释尊为了会见以前的妃子耶输陀罗,由两位弟子的 陪伴之下,到了王宫。耶输陀罗见到披著乞丐衣(袈裟)的释尊,激动得一 句话也说不出来,扑倒在释尊之前,抱住释尊的双膝,呜呜地哭泣。此时的 释尊,扶起了耶输陀罗,给予安慰,用亲切的语言,向她宣说了佛陀的教法。 那一番话,在她心中,深深地留下了佛陀的慈悲,因此,当他离开佛陀以后, 她便替小王子罗侯罗,穿起了华丽的服装,来见释尊。这位少年,受了母亲 的指导,见到佛陀,便问:「父王啊!我于何时能成为国王,承袭释迦族的 王位呢?请您给我继承吧!」佛陀听了此语,便牵了罗侯罗的手,离开王城, 把这少年带到了他和他的弟子们所住的尼拘律园,并且向他说:「你希望继 承的东西,那不是永恒的,而且是引发苦恼的东西;这样的继承,我早已不 能给你了。但是,我在菩提树下所得的诸宝,可以成为你的东西,那是能让 你永远继承的。」因此,便把这位少年王子,交给了舍利弗,成了僧团中最 早的沙弥(S'ramaneraka)。
  这次释尊回国,在俗情的观点上说,固是省亲性质,但在佛陀的立场 而言,乃是用佛法度了释迦族的人。他的父王于闻法之后,即得「法眼净」 的初果见道,也就是说,虽未立证阿罗汉果,解脱生死苦患,但已解脱在望, 涅盘可期了。宫人也多受了戒法,并且还度了摩诃婆□波提所生的异母弟难 陀(Nanda)等人出家。
  因此,在这一共七天的归省期中,感化的显著成果,是使佛教的僧团, 增加了许多位由释迦王族来出家的弟子们,其中有名的就是阿那律 (Aniruddha)、阿难陀(Ananda)、金毗罗(Kumbhira),以及后来与佛陀争取 领导权的提婆达多(Devadatta)等人的追随出家,为王子们理发的贱民优婆 离(Upali),亦于此时赶来出家。
  后世传称的佛陀座下的十大弟子,除了解空第一的须菩提(Subhuti), 似乎出家较晚之外,其他九位如智慧第一的舍利弗、神通第一的目犍连、头 陀(苦行)第一的大迦叶、天眼第一的阿那律,说法第一的富楼那 (Purnamaitrayaniputra 满慈子)、论义第一的迦旃延、持律第一的优婆离、 密行第一的罗侯罗,均已出现了。

佛陀的行止

  释尊于成道之后,直到入灭为止,大约有四十五年的岁月,每年除了 四个月的雨季,和常随的弟子们在某信徒的家里,或在某长者所建赠的精舍、 林地、庄园之中,安居度过之外。平均每年有八个月的时间,从事于游化人 间的工作。经常由村至村,由城至城,由此国到彼国,在许多弟子的伴同之 下,到处宣化佛的教法,往往是用浅近的比喻和生动的民间故事,作为宣扬 佛法的方便。
佛陀时代,有名的居所,除了前述王舍城的竹林精舍,尚有舍卫城

(Savatthi) 附 近 的 只 园 精 舍 , 亦 名 只 树 给 孤 独 园 (Jetavanaanathapindasyarama)。这地方,在佛教史上的地位,极其重要, 佛陀的许多经典的说出,与这两处有关,因为场所广大,便于容纳多数的听 众和出家人的住宿,所以在许多佛经的开卷之时,即说明当时佛陀在王舍城 的竹林精舍或舍卫城的只园精舍所说。王舍城是摩竭陀国(Magadha)的首都, 舍卫城是□萨罗(Kosala)国的首都,这两个国家,正是恒河流域印度新文化 的中心,比起释迦族的迦毗罗卫,也都是大国和强国。
  说起只园精舍的因缘,非常富有诗意。据说,当佛陀带著来自释迦王 族的新弟子们,回到王舍城之后,即有一位当地的富豪,恭请佛陀及其弟子 们,到他家里应供吃饭,恰巧于前一天的下午,这位富豪有位亲戚,名叫须 达多(Sudatta),特别自舍卫城来访,见到这个富豪的全家上下,都在忙碌 非常,一问之下,始知是为准备迎请佛陀应供。当他听到「佛陀」的尊号之
时,感到惊喜不已,即说:「佛陀的名字都不容易听到,何况能够见到佛陀
并且礼敬佛陀,这是多么幸福的事啊!」因此,等不及第二天天明,须达多 便迳自前往佛陀的住处求见,那晚的佛陀,是在塞林(Sitavana)中静坐,那 是林葬的墓地,人死之后,弃尸于此,任鸟兽□食的林地。虽在极端的恐怖 心理之下,须达多还是鼓足了勇气,走进了阴森的寒林,拜见了佛陀,亲闻
了佛法,成了虔诚的在家弟子。因他乃是舍卫城的首富,故请佛陀到西北方
的舍卫城去弘法。他在回国的途中,凡是遇到了熟人,就劝他们共同发心, 建一座精舍,供养佛陀和佛的比丘弟子。由于他的交游广阔,并且受到许多 人的尊敬,颇收一言九鼎之效,一边劝说,一边著手建造精舍的工程。
  再说建造精舍的处所,当他回到舍卫城后,看了很多地方,均不理想, 唯有只多(Jeta)太子的私人游园最合适,所以投金五十四亿,买下了地皮,
另由只多太子献出园中的树木,故名只多林(Jetavana)。须达多乐善好施, 周济孤独,号为给孤独长者。由两者的功德所成,故称只树给孤独园。当在 只园精舍的建筑工程进行之际,佛陀首先派了舍利弗前往,负起监督任务。 这所精舍占地达八十顷,长一千六百英尺,宽四百五十英尺。约一万九千一
百七十坪,建有十六大重阁,六十窟屋,六十四院,窟外的别房住屋千二百
处,各别集众打犍锥处百二十所。 由此看来,这是多么雄伟的大寺院了。住于舍卫城的□萨罗国王波斯
匿(Prasenajit)王,当佛陀到了只园精舍之后,也常喜前往访问听法,成了
三宝的拥护者。 从此之后的释迦世尊,便经常往返于东南的王舍城和西北的舍卫城之
间,佛教的教化活动,也即以此约六百公里直径的范围为中心。

五、 佛陀的根本教义 何谓根本教义

  此所谓根本教义,顾名思义,乃是佛教教义的基础或原则。佛陀悟道 之前的印度,没有这样的思想,佛教的悟道,便是开发了自有地球的人类历 史以来,从未发现过的真理,这个真理,便是说明宇宙人生的存在及其变迁 的原理,明乎其中的道理之后,便可循著此一道理的轨迹,走向超脱的境界。 所以,当释迦世尊成道之后,最初说出的教法,即是从其大觉智慧之
  
中流露出来的根本教义。但是,佛陀在世,一共度过了四十多年的传道生涯, 在此漫长的岁月之中,他遇到了各式各样的个人和群众,也经历了好多文化 背景和风俗语言并不相同的环境,为了适应各种不同的对象,便以种种不同 的角度和方式,宣说他的教法。然而,宣说的角度和方式虽有不同,却是为 了同一个原则,站在同一个基础,那便是佛陀的根本教义。
  印度宗教的梵天和人类在佛陀以前的印度宗教,认为宇宙万物均系梵 天所生,在祭师阶级的婆罗门,优势独占的情形下,又将人类的产生,分为 四个等级:由梵天的头上生出职业的宗教师婆罗门族,由肩上生出武士及王 者阶级的刹帝利族,由腿上生出农工及商业阶级的吠舍族,由足上生出奴隶 贱民阶级的首陀罗族。此系出于四吠陀(Veda)中最早出现的梨俱吠陀(Rg- veda)所收的<原人歌>,这也就是说,人类,由于神的造作,有始以来就 是不平等的;人类唯有畏神和敬神,并向神献祭之外,不可能自行解决任何 问题。尤其对于被征服的奴隶阶级,称为「一生族」,他们没有信奉宗教的 权利,被置于神的眷顾之外,当他们死了之后,再没有转生的机会。
  至于其他三种阶级,称为「再生族」,同在神的眷顾之下,尚有死后再 生的权利;这种不平等的宗教思想,虽然指出了宇宙的起源和人间的现象, 但却无以证明它的真实性和合理性。

佛陀的教法──四圣谛


  佛陀的教法如何呢?不用说,佛陀是经过了印度原有宗教思想的薰染, 而再予以审察的结果,开出了新鲜合理而伟大的智慧之花,那便是以「四圣 谛」(catursatya)──四种转凡夫为圣人的真理。虽然,在这四条真理之中, 没有告诉我们宇宙的起源为何?但却为我们解答了宇宙的存在以及人生的价 值问题,更为我们说明了人生的归向以及达到永恒目的的实践方法。事实上, 整个的宇宙,便是一个无限的存在,我们对于空间的大小和时间的长短,产 生出分辨的认识,乃是由于我们在无限的存在之中,自我局限于有限的存在 之故,假如摆脱时间和空间的范围,当下便进于无限的存在,和整个的宇宙 相等。
  至于,在此无限的宇宙之中,何以会产生了有限感觉的凡夫众生?这 是一个哲学问题。
佛陀对此,没有加以解释,仅谓「法尔如是」,也就是说自然如此的。 因为有了凡夫众生,始有宇宙之存在的感受,故也可说,凡夫众生,
并非来自宇宙的分裂,或所谓上帝的创造,乃是本来就有的,无法追究其起 源的;因为宇宙本身,没有时空的界限,存在于宇宙中的凡夫众生,亦无时 空的起点可求,所谓起迄和来往,仅是凡夫众生的幻觉,不是宇宙本体的真 相。所以释迦世尊,不谈宇宙和人生的创始,并且坚决否认上帝创造世界之
说。佛陀只教我们如何从有限存在的凡夫众生,转变而成无限存在的大解脱
者,凡夫众生的忧悲苦恼和生老病死,均系由于对于种种幻景的贪求、嗔拒、 无智慧,故被幻景所左右,以致身陷于幻景的有限之中。由此可见,我们所 感受的有限存在,并非真实的存在,乃是虚幻的存在。佛陀的教法,便是指 点我们:循著一定的方法,从迷幻的有限之中走出来。具体的说,便是「苦、
集、灭、道」的四圣谛法,现在,分别而又一贯地将之介绍如下:苦圣谛是
佛陀的本体论苦圣谛,略名「苦谛」(duhkha),上面已说到,观宇宙本来是

无限的存在,也无所谓有什么宇宙本体论的必要,若一涉及宇宙本体观念, 便不是无限,而是出于有限的要求了。比如说,宇宙的观念,是从我人有了 四方、上下的方位和过去、现在、未来的过程之设想,才标立了宇宙这名词 的观念,既有了方位和过程的假设,当然不是无限,而是落于时空范围的有 限了。
  因此,佛陀为了说明此一时空范围之形成的因素,而宣说的苦圣谛, 便是佛陀的宇宙本体论了。也就是说,以佛陀的智慧,所见的宇宙之形成, 乃是由于凡夫众生,对于如下的五种对象(五蕴)的执著,有此五种对象, 构成自我的观念,由于有了自我的意识作用,便引来了不自在、不满足、不 完整的感受;这些感受,便是苦恼。

五蕴

构成凡夫世间的要素者,名为五蕴或五阴(skandha):
  (1)色蕴:(rupa-skandha)──包括自身的眼、耳、鼻、舌、身等五根, 以及反映自身而起感受作用的色、声、香、味、触的五境。这是构成自我观 念的物质要素,也即是自我存在的主观的身体及客观的环境。
(2)受蕴:(vedana-skandha)──此为对于五境的接触,所生起心理上的
感受作用,即是当身体的五根(五种官能),和其所在环境中的事物,发生了 感触的心理活动。
(3)想蕴:(sanjna-skandha)──此为由感触而变成接受的心理活动,例
如与顺境接触所感到的欣乐,与逆境接触所感到的悲苦,即是心理上的受取 作用。
  (4)行蕴:(samskara-skandha)──此为产生了苦乐感受的受取作用之 后,接著生起的贪欲、嗔恶,或与之不相关涉的其他心理活动。通常的情况, 总是对于可悦的事物,起贪欲心;对于不可悦的事物,起镇恶心,但是也有 觉得无关痛养的,或因甲境而想到乙境上去的。
(5)识蕴(vijnana-skandha)──此为更进一步,对于所接触的境物,了
别识知,即是意念或意识的活动,也即是心的主体。前面的受、想、行三蕴, 是心体的现象,识蕴才是心的主宰。故也可将受、想、行的三蕴,称心王所 有之法,识蕴便是心王。凡夫众生的生生死死,生来死去,死去生来的主体, 便是这个被称为识蕴的心王。一般人称之为灵魂,但是,佛教不称为灵魂,
而称为识,因为,识和一般人所说的灵魂,观念颇有不同,灵魂好像是固定
不变的,所以普通人把人的生死,比作搬家,从破了的老家,搬进新建的家, 屋子虽换了,住屋的人却未变换。至于佛教所说的识蕴,乃是随著各人的善 恶行为,经常都在变化不已的,因为,人的善恶行为,不是让什么天曹地府 的神明记在生死簿中,而是随时积储在各自的识蕴之中,再根据善恶的轻重
类别,感受不同的生死果报。
  可见,以上五种构成凡夫众生之自我存在的要素,乃是物质世间和精 神世间的综合,从这观点来看佛陀,他既非唯物论者,也非唯心论者,而是 心物合一论者。
佛教入门的下一页
成为本站VIP会员VIP会员登录, 若未注册,请点击免费注册VIP 成为本站会员.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电子书均来自互联网。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


其它广告
联系我们     广告合作     网站声明     关于我们     推荐PDF     全部分类     最近更新     宝宝博客
蓝田玉PDF文档网致力于建设中国最大的PDF格式电子书的收集和下载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