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典(中)









通 典





通典卷六十四

礼二十四 嘉九


天 子 车 辂


  上古圣人,睹转蓬为轮。轮行可载,因物知生,复为之舆。舆轮相乘, 流运罔极,任重致远,以利天下。《考工记》曰:“一器而工聚者车为多。” 盖圆象天,舆方象地,二十八撩音老象列宿,三十輻象日月。前视则听銮和 之响,傍观则睹四时之运。等威既辨,贵贱有序,故《书》曰:“明试以功, 车服以庸。”洎乎魏晋,政教陵迟,僭逾莫禁,代有变改,异制殊状,君臣 瞀乱,以致颠覆。今略举沿革,不可毕载,征其制作,为《车舆篇》云。


五 辂 唐 虞 夏 殷 周 秦 汉 后汉 魏 晋 东晋 宋 齐 梁 陈 后魏 北齐 后周 隋 大唐

昔人皇氏乘云驾六羽,出谷口,或云车也。及五龙氏乘龙,上下以理。
《古史考》云:“黄帝作车,至少昊始驾牛,及陶唐氏制(鸾)[彤]车,乘 白马,则马驾之初也。”
有虞氏因彤车而制鸾车。
  夏后氏因鸾车而制钩车,钩之言不揉自曲。俾车正奚仲建斿旐,尊卑上 下,各有等级。
殷因钩车而制大辂。《礼纬》曰“山车(乘)[垂]钩”,乃钩车之象。
昔成汤用而郊祀,有山车之瑞。山车亦谓之桑根车,以金根之色,亦谓之大 辂。
周因殷辂以制木辂,约木以加饰,为王五铬。一曰玉辂,锡, 樊缨十
有再就,建太常,十有二斿,以祀。锡,马面当颅刻金为之,所谓镂锡也。 樊,马大带也。缨马鞅也。就,成也,皆以五采罽饰也。樊,音鞶,下同。 二曰金辂,(乘)[无]锡,以金为娄颔之钩,樊缨九就,建大旂,以宾,同 姓以封。三曰象辂,无钩,以朱饰勒而已,樊缨七就,建大赤,以朝,异姓 以封。皆以玉金象饰诸末而为名。凡言玉金象路,皆此义。樊及缨,五采罽 饰之。四曰革辂,革鞔漆之,无他饰,以白黑饰韦为龙勒絛饰,樊缨五就, 建大白,以即戎,以封四卫。龙,駹也。以白黑饰韦杂色为勒。五曰木辂, 不革鞔,漆之而已,以浅黑饰韦为樊鹄色,饰韦为缨,就数同革辂,建大麾, 以田,以封藩国。
  秦平九国,荡灭典籍,旧制多亡。因金根车用金为饰,谓金根车,而为 帝轸。玄旗皂斿,以从水德。复法水数,驾马以六。夏太康盘游无度,昆弟
  




五人作歌曰,“若朽索之驭六马”,则六马非始于秦制,但法水数,故相符
云尔。
  汉武帝天汉四年,始定舆服之制。郊祀所乘,谓之大驾,备车千乘,骑 万匹,其仪甚盛,不必师古,及王莽篡位,武车常轫。如振反。车轮木也, 赤眉之乱,文物无遗。
  后汉光武平公孙述,始获葆车舆辇。而因旧制金根车,拟周之玉辂,最 尊者也。轮皆朱斑重牙,贰毂两辖,毂外复有一毂抱辖,其外乃复设辖,抱 铜置其中。《东京赋》曰:“重轮贰辖,疏毂飞軨。”注:“飞軨,(书)
[画]缇油,系于轴上。“金薄缪龙,为舆倚较,徐广曰:“缪,交错之形也。 较在箱上。”《说文》曰:“■文画蕃。”蕃,箱也,《通俗文》曰:“车 箱为较。”文虎伏轼,龙首衔轭,左右吉阳筒徒冬反。鸾雀立衡,■文画輈, 羽盖华蚤,徐广曰:“翠羽盖黄里,所谓黄屋车也。金华施橑末,有二十八 枚,即盖弓也。”建大旂,十有二斿,画日月升龙,驾六马,象镳镂锡,金 鍐方釳,讫乞反,插以翟尾,朱兼樊缨,赤罽易茸,金就十有二,左纛以牦 牛尾为之,在左騑马轭上,大如斗,是为德车。大驾则御凤凰车,以金根为 副。其驾玄马六,因秦不改。或云始自汉制。许慎《五经异义》,说天子驾 六马,以经言“时乘六龙以御天”。盖乃因阴阳之气,乘六上下,非为礼制。 按《周官·校人》“掌王马之政,凡择良马而养乘之,乘马一师四圉”,四 马为乘。古《毛诗》云,天子至大夫同驾驷,皆有四方之事,《诗》云“四 牡彭彭”是也。
魏武王受汉献帝命,乘金根车,驾六马,设五时副车。至明帝景初中,
山荏县黄龙见,以为魏得地统,服色尚黄,戎事乘黑首白马。齐王正始中, 诏出入必御辇乘舆。
晋武帝承魏陈留王命,乘金根车,驾六马,备五时副车。及受禅,设玉、
金、象、革、木五辂,并为法驾。旗斿服用,悉取周制。文物华藻,因金根 车,更增其饰。朱斑漆轮,加画輈文。两箱之后,加玳瑁为鹍翅,金银雕饰, 时人亦谓为金鹍车。斜注旂旗于车之左,又加棨戟于车之右,皆橐而施之。 棨戟韬以黻绣,上系大蛙蟆幡。轭长丈馀。于戟之杪,以牦牛尾,大如斗, 置左騑马轭上,是为左纛。辕皆曲,取《礼纬》“山车垂钩”之义。玉辂驾 驷以黑,金象革木驾驷,以黄金为(文)[叉]髦,插以翟尾。象镳镂锡,金 鍐方釳,繁缨赤罽易茸,金就十有二。五辂皆有锡銮之饰,和铃之响,钩膺 玉,龙■华■,鱼倚反。朱幩。音汾。法驾行则五辂[各有所主。复制金根 车,去汉之文物,驾四马,不建旗帜],上如画轮车,下犹金根之饰。
  东晋元帝始建大辂、戎辂各一,以殷人祀用大辂,周人即戎用戎辂故也。 因金根车饰,皆驾黑驷,是为玄牡,安帝义熙中,平关洛,得姚兴为车辇, 或时乘用焉。
宋孝武大明中,尚书左丞荀万秋改造五辂[玉辂],依晋金根车,加赤漆
■画,玉饰诸末,建青旗,十有二斿,驾驷以玄,复因汉之安车,章施羽葆





盖,以祀。以金根为金辂,建青旗,驾玄马四,羽葆盖,以宾。象、革、木
辂,并拟玉辂,漆■画,羽葆盖。象辂视朝,革辂即戎,二辂并建赤旗,驾 玄马四。木辂建赤麾,以田。驾赤马四。大事法驾,五辂俱出。
  齐武帝永(平)[明]初,伏曼容议:“齐德尚青,车旗先青,次赤,次 白,次黑,军容戎事,宜依汉道行运之色。”因宋金根车而修玉辂,画轮金 涂,两箱上望板前优游,通缘金涂镂鍱,音叶。碧纹箱,凿镂金薄帖。两箱 外织成衣,两箱里金涂镂(回)[面]钉,玳瑁帖。望板箱上帖金博山。优游 上,和鸾立花跌衔铃,银带玳瑁筒;优游下,隐膝,里施金涂镂(回)[面] 花钉,织成文。优游横前,施玳瑁帖,金涂花钉,金涂倒龙,后损凿银玳瑁 龟甲,金涂花沓。望板,金涂受福望龙诸校饰。轭及诸末,皆螭龙首。龙形 板在车前,银带花兽,金涂受福,缘里边,镂鍱玳瑁织成衣。里,金涂镂(回)
[面]花钉。外,金涂博山、辟邪障、凤凰衔花。升盖,金涂镂鍱,二十八爪 支子花,黄锦外衣,复碧绢漆布缘油顶,绛丝织成颜芚,徒昆反赭舌孔雀毛 复锦,绿纹随阴,县诸珠蜯佩,金涂铃,云朱结彩绶,杂色真孔雀眊。一辕, 漆画车衡,银花带,衡上金涂博山,四鸾鸟立花趺衔铃,龙首衔轭,插翟尾, 上下花沓,绛绿丝的,望绳八枚。旂(有)十[有]二旂,画升龙,竿首金涂 龙衔大邹幡,真眊。棨戟,织成衣,金涂沓驻及受福,金涂雁镂鍱。漆安立 床,在车中,锦复黄纹,为安立衣。锦复黄纹障泥,八幅,长九尺,绿红锦 芚带,织成花。五辂江左相承驾驷,左右騑为六。施绛丝游御绳,其重毂贰 辖,飞軨幡,赤油,金紫真眊,左纛置左騑马轭上,金鍐方釳,繁音鞶缨, 金涂紫皮带真眊,横在马膺前,其镂锡皆如古制。初加玉辂为重盖,栖宝凤 凰,缀金镊珠璫玉蜯佩,四角金龙衔五采眊,又麒麟头加以彩画,马首戴之。 竟陵王子良启曰:“凡盖圆象天,轮方象地。上无二天之仪,下设两盖之饰, 求诸志录,殊为乖衷。又假为麟首,加乎马头,事不师古,鲜或可施。”至 建武中,明帝乃省重盖。金辂之饰如玉辂而减少,象辂减金辂,革辂如象辂 而尤减,本辂如革辂,建大,赤麾,首施大邹幡。玉辂、金辂建碧旆,象辂、 木辂建赤旂。
梁武帝初因齐制,天监三年,五辂旗麾同用赤而旂不异,以从行运所尚
也。七年,帝据《周礼》“玉辂以祀,金辂以宾”,今祀乘金辂,诏下详议。 周舍谓金辂为齐车,本不关于祭祀。于是改陵庙皆乘玉辂,辔以朱丝。
  陈初因梁。文帝天嘉初,令刘仲举议,错综汉晋旧饰,造玉金象革木等 五辂。皆金薄交龙,为舆倚较,文豹伏轼,虬首衔轭,左右吉阳筒,鸾雀立 稀,■文画,绿油盖,黄纹里,相思橑,金华末。斜注旂旗于车之左,各依 方色。如棨戟于车之右,韬以黻绣。兽头幡,长丈四尺,悬于戟杪。玉辂, 正副同驾六马,馀皆驾驷。并金(文)[叉]髦,插(于)[以]翟尾,玉为镂 锡。以彩画蛙蟆幡,缀两[轴]头,易汉之飞軨。五辂两箱后,皆玳瑁为鹍翅, 金银雕饰。两箱里,衣红锦,金花帖钉,上用红锦为后檐,青纹纯带,夏花 簟,冬绮绣褥。
  




后魏道武帝天兴初,修轩冕,制乾象等辇,草创制度,多违旧章。至孝
文太和中,(议)[仪]曹令李韶更议改正,唯备五辂,各依方色,其馀车辇, 犹未能具。明帝熙平中,侍中崔光等议,大造车服,五辂并驾五马,亦无经 据。
北齐车服制度,多因后魏。天保中所乘,是太和中李韶所制五辂。 后周依《周礼》设六官,置司辂之职,掌公车之政,辨其名品物色。皇
帝之辂,十有二等:一曰苍辂,以把吴天上帝;二曰青辂,以祀东方上帝; 三曰朱辂,以祀南方上帝及朝日;四曰黄辂,以祭地祗、中央上帝;五曰白 辂,以祀西方上帝及夕月;六曰玄辂,以祀北方上帝及感帝、神州。此六辂, 通漆之而无他饰,即周木辂遗象也。马皆疏面之,斿就以方色,俱十有二。 七曰玉辂,以享先皇,加玄服,纳后;八曰碧辂,以祭社稷,享诸先帝,食 三老五更,享诸侯耕籍;九曰金辂,以祭星辰,视朔;十曰象辂,以望秩群 祀;十一曰革辂;十二曰木辂。此六辂漆画之,用玉碧金象革物饰诸末。锡 面金钩,就以五采、俱十有二。其辂之饰,重轮重较加茸焉。皇帝之辂,舆 广六尺有六寸,画轮輈衡以云牙,箱饰■文,内画以杂兽,兽伏轼,鹿倚较。 三辰之常,玄青苍等旗,画缋之,六仞曳地,设和銮,以节趋行。圆盖方舆, 以象天地。
隋开皇元年,内史令李德林奏:后魏舆辇乖制,请废,唯留后魏太和时
李韶所制五辂,北齐所遵者。后著令制玉辂,青质,重箱盘舆,左龙右虎, 金凤翅,画輈文,轭左立纛,金凤一在轼前,八銮在衡,二铃在轼。龙輈之 上,前设障尘,青盖[黄]里,绣斿带。金博山,缀以镜子,下垂八佩。树四 十葆羽。轮皆朱斑重牙,复辖。左建太常,十有二斿,皆画升龙日月,其长 曳地。右载闟他合反戟,长四尺,阔三尺,黻文。旗首金龙头,衔铃及(镂)
[?],垂以结绶。驾苍龙,金鍐方釳,插翟尾五焦,镂锡,鞶缨十有二就,
皆五采缯罽为饰。天子祭祀、纳后则乘之。金辂,赤质,左建?,画飞隼, 右建闟戟,盘舆凤翅等并同玉辂,驾赤骝。临朝、会同、飨射、饮至则乘之。 象辂,黄质,左建旌,画麟,右建闟戟,驾黄骝。祀后土则乘之。革辂,白 质,鞔以革,左建旗,画驺虞,右建闟戟,驾白骆。巡狩。临兵则乘之。木 辂,黑质,漆之,左建旐,画玄武,右闟戟,驾黑骝。田猎则乘之。其五辂, 并驾六马,马饰皆同玉辂。复制安车,重舆曲壁,紫油?里,通幰,朱丝络 网,朱鞶缨。驾赤骝。临幸所乘。按隋氏五辂,远酌周礼,旗斿藻饰,近约 汉制,文质相半。
  大唐因隋制,玉、金、象、革、木、是为天子五辂。玉辂,青质,重舆, 左青龙,右白虎,金凤翅,画輈文乌兽,黄屋左纛,金凤一在轼前,十二銮 在衡,正辂銮数同副辂,耕根车则八。二铃在轼,龙輈前设障尘,青盖黄里 三层绣饰,上设博山方镜,下圆镜,树羽,轮金根朱斑重牙。左建旂十有二 斿,画升龙,其长曳地。青绣绸杠,右载闟戟,长四尺,广三尺,黻文。旂 首金龙衔锦结绶及缕带垂铃。金鍐方釳,插翟尾五焦,镂锡,鞶缨十有二就。
  




祭祀、纳后则供之。金辂,赤质,馀同玉辂,驾赤骝,飨射、祀还、饮至则
供之。象辂,黄质,馀同金辂,驾黄骝,行道则供之。革辂,白质,鞔以革, 馀同象辂,驾白骝,巡狩、临兵事则供之。木辂,黑质,漆之,馀同(金)
[革]辂,驾黑骝、田猎则供之。旌旗鞶缨及盖,皆从辂色。其盖文里俱用黄。 其镂锡,五辂并同其饰。
  武德初著令,天子銮辂,玉金象革木五等,属车十乘,指南车、记里鼓 车、白鹭车、鸾旗车、辟恶车、皮轩车、耕根车、安车、四望车、羊车。贞 观元年十一月,始加黄钺车、豹尾车,通为十二乘,以为仪仗之用。大驾行 幸,则分前后,施于卤簿之内。若大陈设行,则分左右,施于仪仗之中。
  高祖、太宗大礼则乘辂。高宗不喜乘辂,每有大礼则御辇。至武太后, 以为常。玄宗以辇不中礼,废而不用。开元十一年冬,祀南郊,乘辂而往, 礼毕骑还。自是行幸郊祀,皆骑于仪仗之内。具五辂腰舆卤簿而已。


副 车 五牛旗舆附 ○秦 汉 魏 晋 东晋 宋 齐 梁 陈 隋 大 唐


秦平天下,以诸侯所乘之车为副。 汉制,安车、立车各五乘,为乘舆副车。轮皆朱斑重牙,贰毂两辖,金
薄缪龙,为舆倚较,文虎伏轼,龙首衔轭,左右吉阳简,鸾雀立衡,■文画
輈,羽盖华蚤,建大旂,十有二斿,画日用升龙。驾六马,象镳镂锡,金鍐 方釳,插翟尾,朱兼樊缨,赤罽易茸,金就十有二,左纛以牦牛尾为之,在 左騑马轭上,大如斗。其马各如方色。白马者,朱其髦尾为朱鬣云。所御驾 六,馀皆驾四,后从为副车。应劭《汉官卤簿图》曰:“乘舆大驾则御凤凰 车,以金根为副。”
魏因汉制,五时副车,置髦头云竿。
  晋制,五安车,五立车,合十乘,名五时车,俗谓五帝车。建旗十二斿, 各如车色。立车则正竖其旗,安车则斜注。驾马不易汉制。左右騑,金鍐镂 锡,黄屋左纛,如金根之制,行则从后。
东晋过江,副车遗缺,有事权以马车代之,建旗其上。其后制五色木牛,
象五时车,竖旗于牛背,行则使人舆之。牛之为义,盖取负重致远而安稳。 旗常缠而不舒,所谓德车结旌。唯天子亲戎,五旗舒旆。所谓武车绥旌。
宋因晋,而无副车。 齐王俭议,时乘舆无副,(昔周)[借用]五辂,大朝临轩,权列三辂。
今衣书[车]十二乘,■榆毂轮,簟子壁,绿油衣,箱外绿纱(明)[萌],油 幢络,通幰,竿刺代栋梁,柮檽真形龙牵,支子花,(头)辕[头]后(伏)
[伏]神执承幄沓,金涂铰具,■音次。古副车之象也,亦曰五时副车。青萌 车是谓■他合反幰车。
梁依晋制,五牛旗车,左青赤,右白黑,黄居其中,象古之五时副车也,





复制衣书车,一曰副车。
陈因旧制,五时副车,饰同五辂,并驾六马。 隋因陈制,五时副车,色及旗章,一同正辂,唯降二等,驾用四马。 大唐之制,副辂五乘,大驾行幸,皆次于五辂后为副。又五牛旗举五, 黄牛旗处内,赤青在左,白黑在右,各八人执,左右威卫队正各一人检校。
大驾卤簿,在小举后。
  戎 车 周 汉 魏 晋 宋齐以后 周《巾车氏》“革辂即戎”,车仆掌戎辂之萃,音倅。广古旷反车之萃,
阙车之萃,苹车之萃,轻音罄车之萃。草犹副也。此五者,兵车,所谓五戎 也。戎辂,在军所乘也。广车,横陈之车也。阙车,所谓补阙之车也。苹犹 屏也,所谓对敌自蔽隐之车也。轻车,所谓驰敌致师之车也。《孙子》八陈, 有苹车之陈。
汉因周,有轻车,朱轮舆,不巾不盖,建矛戟幛麾,■音福辙弩箙。置
弩于轼上,驾两马也。藏于武库。大驾出,次属车,在卤簿中。《孙子兵法》 云:“有巾有盖,谓之武刚车。”武刚车者,为先驱。又为属车、轻车,为 后殿也。戎车,其饰如耕车,蕃以矛麾金鼓,折幢翳,■胄甲弩之箙。《通 俗文》曰:“箭箙谓之步叉。”
魏景初改正朔,戎事乘黑首白马,建大赤之旗。太始中,并建赤旗。
  晋制,轻车,驾二马,古之(兽)[战]车也。前后二十乘,分居左右。 舆轮洞朱,建矛戟麾幢,置弩于轼上。大驾出,射声校尉、司马、吏士载, 以次属车后。
宋依汉制,戎车建矛麾,邪注之,载金鼓羽幢,置甲弩于轼上。轻车之
制,因汉不易,以武刚车为殿。 齐梁以下,及后周与隋,或并用之。
  猎 车 蹋武车闟戟车附 ○周 汉 魏 晋 宋 周谓之奇车。《曲礼》曰:“国君不来奇车。”注云:“猎车也。”《巾
车氏》"木辂以田”。
汉制,其饰如安车,重辋缦轮,缪龙绕之。一曰闟猪车,亲校猎乘之。 魏因汉制,改名蹋武车。
晋因魏制,一名闟戟车。 宋因晋制。自后无闻。


指 南 车 有熊氏 周 后汉 魏 东晋 宋 齐 梁 后魏 大唐







黄帝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蚩尤作大雾,将士皆迷四方,黄帝于是作指
南车以示方,故后常建焉。出崔豹《古今注》。 周致太平,越裳氏重译来献。使者迷其归路,周公为司南之制,使载之
南,周年至国。故常为先导,示服远人,而正四方。车法具在尚方故事,其 制未详。
后汉张衡始复创造。汉末丧乱,其器不存。


  魏明帝青龙中,令博士马钧绍而作焉。车上有木仙人,举手常指南。车 箱回转,所指微差。晋乱复亡。
  东晋义熙十三年,刘裕平长安,始得此车,复修之。一名司南车。驾驷 其下,制如楼,三级,四角金龙衔羽葆。刻木为仙人,衣羽衣,立车上,车 虽回运,而手恒指南,大驾出行。为先启之乘。此车戎狄所制,机数不精, 回曲频骤,犹须人力正之。
范阳人祖冲之,有巧思,常谓宜更造。
  宋顺帝升明中,齐高帝为相,命冲之造焉。车成,使抚军将军、丹阳尹 王僧虔等试之。其制甚精,百屈千回,未尝移变。
齐因宋制,加饰四周,箱上施屋。指南人衣裙襦天衣,在箱中。上四角
皆施龙子(于)[竿],悬杂色真孔雀眊,布皂复幔,驾牛,皆铜铰饰。 梁复名司南车,大驾出。为先启之乘。 后魏太武帝使工人郭善明造之,弥年不就。扶风人马岳又造,垂成,善
明鸩杀之。
大唐修之,备于大驾,行则先导。
  记 里 鼓 车 东晋 宋 齐梁 大唐 东晋安帝义熙十三年,刘裕灭后秦所获,未详其所由来。制如指南车,
驾驷,中木人执槌向鼓,行一里(不)则打一槌。崔豹《古今注》云:“一 名大章车,所以识道里也。车上为二层,皆有木人执槌。行一里,下一层击 鼓;行十里,上一层击镯。尚方故事有其作法,然未详之。”
宋因之不易,大驾卤簿,次指南车后。 齐因宋制,饰加华盖子,襟衣漆画,鼓机皆在内也。 梁因齐制,改驾以牛。 大唐复修,大驾卤簿,次指南车后。

  白 鹭 车 隋 大唐 隋一名鼓吹车,车上施层楼,楼上有翔(鸾)[鹭]栖(焉)[乌]。
  




大唐之制因之,驾四马,大驾出,在记里鼓车后。
  鸾 旗 车 汉 晋 宋 大唐 汉制鸾旗车,编羽旄列系幢傍。胡广曰:“以铜作鸾鸟于车衡上。”
晋宋因之,驾四马,先路所载。 大唐备于大驾卤簿,次白鹭车后。
  辟 恶 车 秦 大唐 秦制也。桃弓苇矢,所以禳祓不祥。太仆令一人,在车前,执弓箭。出
崔豹《古今注》。
大唐之制,驾四马。大驾出,在鸾旗车后。
  皮 轩 车 汉 晋 宋 大唐 汉制,皮轩车,以虎皮为轩。
晋宋相因,驾四马,皆大夫载。自后无闻。 大唐备之大驾卤簿,次于辟恶车后。
  耕 根 车 汉 魏 晋 宋 (齐) [隋] 大唐 汉制,耕根车如副车。有三盖。一曰芝车。置■耒耜之箙,上亲耕所乘
也。桓谭谓扬雄曰:“君之为黄门郎,居殿中,数见舆辇,玉蚤、华芝及凤
凰、(二)[三]盖之属,皆玄黄五色,饰以金玉、翠羽、珠络、锦绣、茵席 者也。”


魏因之,建赤旗。 晋因之,驾驷,天子亲耕所乘,置来耜于轼上。一名三盖车。 宋因之。
  隋以青为质,三重盖,羽葆雕装,同玉辂。驾六马。其轼平,以青囊盛 耒耜而加之。籍田则之乘。
大唐因隋,基饰不易,大驾行则备焉。
  安 车 周 汉 晋 宋 齐 隋 大唐 周制,致仕之老及后乘之。
汉制,乘舆、金根、安车、立车,蔡邕曰:“五安五立。”徐广曰:“立





乘曰高车,坐乘曰安车。”是为德车。五时车。安、立亦皆如之。各如方色,
马亦如之。建大旂,十有二斿。驾六马,馀皆驾四。皇太子、皇子、公、列 侯,皆乘之。自汉以后,亦为副车。
  晋制因之。天子所御则驾六,其馀并驾四。三公下至九卿,各一乘,公 驾三,特进驾二,卿驾一。
宋因之。 齐制,诸王、三公、国公、列侯等,礼行则乘之。
隋制,金饰、紫通幰,朱里。驾四马。临幸及吊则供之。 大唐之制,以金饰,驾四马,临幸则乘之。大驾出,在耕根车后。
  四 望 车 齐 隋 大唐 齐四望车,通幰,油幢(给)[络],斑漆(辂)[轮]毂,亦曰皂轮车,
以加[礼]贵臣。
  隋制,同犊车,黄金饰,青油幢朱里,紫通幰,紫丝网,驾一牛,拜陵、 临吊则乘之。
大唐之制,以金饰,驾四马,拜陵、临吊则乘之。大驾出,在安车后也。
  游 车 汉 晋 宋 汉制,九游车九乘,大驾为先乘。
晋宋因之。自后无闻。
  羊 车 晋 齐 梁 隋 大唐 晋制,羊车一名辇,上如轺,伏兔箱,漆画轮。武帝太始中,羊琇乘,
司隶纠罪免官。 齐依之,因制漆画牵车,小形如舆,金涂纵容,锦衣。箱里隐(漆)[膝]
后户牙兰,辕枕后捎,幰竿代栋梁,皆金涂铰饰。御及皇太子所乘也。
  梁因制羊车,亦名辇,上如轺,小儿衣青布袴褶,五辫髻,数人引之。 贵贱通得乘之,名牵子也。
  隋大业始置焉。金宝饰,紫金幰,朱丝网。驭童二十人,皆两环譬,服 青衣,年十四五者乘之,谓之羊车小吏。驾果下马,其大如羊。
大唐因之,小吏十四人。

  画 轮 车 晋 宋以后 晋制,画轮车,驾牛,以采漆画轮毅,上起四夹杖,左右开四望,绿油
  




[幢],?朱丝青交(给)[络],其上形如辇,其下犹犊车。贵者不乘。大驾
次羊车后也。 宋齐梁相因,为群公所乘。自后无闻。
  鼓 吹 车 梁 梁制,鼓吹车,上施层楼,四角金龙,衔流苏羽葆。凡鼓吹,陆则楼车,
水则楼船,在殿庭则画笋■为楼,上有翔鹭栖乌,或为鹤形。自后无闻。
  象 车 晋 晋武帝太康中,平吴后,南越献驯象,诏作大车驾之,载鼓吹十人,使
越人骑之。元正大会,入庭。大驾卤簿行,则试桥道。自后不见。
  黄 钺 车 晋 大唐 晋制,黄钺车,驾一马。大驾行,于华盖后御次麾左右。又有金钺车、
金钲车,并驾三马。 大唐贞观以后加之,备于大驾卤簿。天宝元年,改为金钺车。
  豹 尾 车 周 汉 晋宋 大唐 周制也,所以象君子豹变,又以尾者言谦也。古者军正建之。崔豹《古
今注》云。
  汉制,大驾出,属车八十一乘;法驾出,属车三十六乘,最后一乘悬豹 尾,以前比之省中。胡广曰:“施于道路,豹尾之内为省中。”
晋因之,在卤簿之末。
《宋志》徐广按《淮南子》云:“军正执豹(虎)[皮]以[制]正其众。”
《礼记》曰:“前有士师,则载虎皮。”乘舆豹尾,以其义类。 大唐之制,大驾出,在黄钺车后,驾二马。右武卫队正一人,在车执之。

  建 华 车 晋 晋制,建华车,二乘,驾四马。大驾,分在左右行。自后无闻。
  




通典卷六十五
礼二十五 嘉十 皇太后皇后车辂 周 汉 后汉 晋 宋 齐
后魏 北齐 后周 隋 大唐


  周礼,王后之五辂:重翟,锡面朱总;重翟,翟,雉羽,两重为蔽,从 王祭祀所乘也。厌翟,勒面缋总;厌翟,次其羽,使相迫近,厌其本也。勒 面谓如玉龙勒之韦为当面饰。缋总,以画缯为之,从王宾飨所乘也。安车, 雕面鹥总。皆有容盖。安车,坐乘车也。凡妇人车,皆坐乘。容谓幨车。鹥, 青黑色缯为之,无蔽。朝见于王所乘,去饰。翟车,贝面组总,有幄;翟车, 不重不厌,以翟饰车之侧。贝面,贝饰勒之当面。有幄则无盖,如今軿车。 后乘以出桑。辇车,组挽,有翣,羽盖。辇车,不言饰,明无翟总之饰,后 居宫从容所乘,但漆而已。为辁轮,人挽之以行。有翣,所以御风尘。以羽 作小盖,为翳日也。
汉皇后鸳辂,青羽盖,驾四马,旆九斿。
后汉太皇太后、皇太后、皇后法驾,皆御金根车,重翟,羽盖,加青交
(给)[络]帷裳。其非法驾,则乘紫罽軿车,云■文画辕,黄金涂五末,五 末,辕一,毂二,箱二,共五也。盖施金花。驾三马,左右騑。应劭《汉官 仪》:“明帝永平(元)[七]年,光烈皇(帝)[后]葬,魂车,鸾辂,青羽 盖,驾四马,旂九斿,前有方相、凤凰车。”此因前汉旧制也。
晋制,后乘重翟羽盖金根车,加青络,青帷裳,云■画辕,黄金涂五末,
盖爪施金华,驾三马,左右騑。其庙见小驾,则乘紫罽軿车,饰及驾马如重 翟。非法驾则皇太后乘辇,皇后乘画轮车。先蚕,乘油画云母安车,驾六騩 马;騩,浅黑色。騩音贵。油画两辕安车,驾五騩马,为副;又,金博山骈、 紫绛罽軿车,皆驾三騩马。
宋因之,法驾乘重翟。先蚕乘油画云母安车。元嘉《中东宫仪记》云:
“中宫仆御重翟金根车。” 齐因之。重翟车,加金涂校具,白地人马锦帖,箱隐膝,后户,白牙的
帖,金涂面钉,漆画轮,铁(钳)[铛],金涂从容后路锞,师子辖,轭皆施 金涂螭首及龙雀等诸饰。轭衡上施金博山,又有金涂长角巴首。盖饰金涂爪 支子花二十八,青油挟碧绢黄纹盖,漆布箱紫颜黄纹紫纹隋阴,碧芚。徒昆 反。外上施绛紫丝络。碧旂九斿,棨戟。
  后魏熙平中,有司苏绍议:皇后之辂,其从把则御金根车,亲桑则御云 母车,归宁则御紫罽车,游行御安车,吊问御绀罽车,并驾四马。
北齐因之。 后周皇后之车十二等:一曰重翟,以从皇帝,祀郊禖。享先皇,朝皇太





后。二曰厌翟,以祀阴社。三曰翟辂,以采桑。四曰翠辂,以从皇帝见宾客。
五曰雕辂,以归宁。六曰篆辂,以临诸道法门。六辂皆锡面、朱总、金钩。 七曰苍辂,以适命妇。八曰青辂,九曰朱辂,十曰黄辂,十一曰白辂,十二 曰玄辂。五时常出入则供之。六辂皆疏面、缋总。
  隋开皇初,李德林奏,用后魏熙平苏绍议皇后之辂。后著令,制:重翟, 青质,金饰诸末,朱轮,金根朱牙,其箱饰之重翟羽,青油幢朱里,通幰, 绣紫帷,未丝络网,绣紫络带,八鸾在衡,镂锡,鞶缨十二就,金鍐方釳, 插翟尾,朱总,驾苍龙,受册、从祀郊禖、享庙则供之。厌翟,赤质,金饰 诸末,朱轮画朱牙,其箱饰以翟羽,紫油幢朱里,通幰,红锦帷,朱丝络网, 红锦带,馀如重翟,驾赤骝,亲桑供之。翟车,黄质,金饰诸末,朱轮画朱 牙,车侧饰以翟羽,黄油幢黄里,通幰,白红锦帷,朱丝络网,白红锦络带, 馀如重翟,驾黄骝,归宁则供之。诸鞶缨之色,皆从车质。安车,赤质,金 饰,紫通幰朱里,驾四马,临幸及吊则供之。辇,金饰,同于蓬辇;通幰, 班轮,驾四马,宫苑近行则乘之。属车三十六乘。大唐因隋制,重翟、厌翟。 翟车、安车,其饰不易。又制四望车,紫油朱质,通[幰,油]画络带,拜陵、 临吊则供之。又制金根车,朱质,紫油通幰,油画络带,朱丝络网,常行则 供之。


皇太子皇子车辂 周 汉 魏 晋 东晋 宋 齐梁 陈 后魏 北齐 隋 大唐


  周制,巾车氏掌王五路,金辂,建大旂,以封同姓。同姓,谓王子母弟, 率以功德出封,若鲁卫之属。
汉皇太子、皇子皆安车,朱班轮,飞軨,青盖,金花,倚虎伏鹿,■文
画轓,吉阳筒,(文)金涂五末。旂九斿降龙。皇子为王,锡以乘之。皇孙 绿车以从。皆左右騑,三马。名皇孙车。
魏因之。文帝问:“东平王有辂,为是特赐乎?”郑称对曰:“天子五
辂,金辂以封,同姓诸侯得与天子同乘金辂,非特赐。” 晋因魏。安车而驾三马,非法驾则乘画轮车,上开四望,绿油幢,朱丝
绳络,两箱里饰[以金锦],黄金(漆)涂五末。其副车三乘,形制如所乘, 但不画轮耳。王青盖车,皇孙绿盖车,并驾三,左右騑。
东晋安帝时,乘后山安车,制如金辂。 宋因之。皇子为王,亦锡以皇太子之安车。皇孙绿车,亦因旧法。 齐皇太子乘象辂,校饰如御,旂旗九斿降龙。 梁因齐象辂制鸾辂,驾三,左右騑,朱班轮,倚兽较,伏鹿轼,九斿,
降龙,青盖,画幡,文輈,黄金涂五末。以画轮车为副。常乘画轮,则衣书 车为副。其画轮车,上开四望,绿油幢,朱绳络,两箱里饰以金锦。





陈因梁制。
后魏乘金辂,朱盖,赤质,驾四马。 北齐因之。
  隋皇太子金辂,赤质,金饰诸末,重较,箱画輈文鸟兽,黄屋,伏鹿轼, 龙輈。金凤一,在轼前。设障尘。朱盖黄里,画轮朱牙。左建旂,九旂,右 载闟戟。旂首金龙头,衔结(缀)[绶]及铃绣。驾赤骝四。八銮在衡,二铃 在轼。金鍐方釳,插翟尾五焦,镂锡,鞶缨九就。从祀享庙、正冬大朝、纳 妃则乘之。轺车,金饰诸末,紫通幰,朱里,驾一马,五日常朝及朝飨宫官, 出入行道则乘之。四望车,金饰诸末,紫油幢通幰朱里,朱丝络网,驾一马, 吊临则乘之。
大唐因隋制。


公侯大夫等车辂 周 汉 后汉 晋 宋 齐 梁 后魏 北齐 后周 隋 大唐


  周制,巾车掌王五辂,“象辂以封异姓,革辂以封四卫,木辂以封藩国”。 异姓,王甥舅也。四卫,四方诸侯守卫者,蛮服以内也。蕃国,谓九州之外, 夷服、镇服、蕃服也。又曰:“服车五乘:服车,服事者之车也。孤乘夏篆, 谓五色画毂约也,卿乘夏缦,夏缦,亦五采画,无篆。大夫乘墨车,墨车, 不画,但以漆革车而已。士乘栈车,不革(挽)[鞔]而漆也。庶人乘役;车。”
[方]箱(方)可载任器以供役。
  汉景帝中元五年,始诏六百石以上施车轓,得铜五末,轭有吉阳筒。二 千石以上右騑,三百石以上皂布盖,千石以上皂缯覆盖,二百石以下白布盖, 皆有四维杠衣。贾人不得乘马车。除吏赤画杠,其馀皆青。《古今注》曰: “武帝天汉四年,令诸侯王大国朱轮,特虎居前,左兕右麋。小国特熊居前, 麋皆居左右。”
大使车,立乘,驾驷,赤帷裳。持节者,重导从:贼曹车、斧车、功曹
车、皆两;大车,琐弩十二人;辟车四人;从车四乘。导小使车,不立乘, 有騑,赤屏泥油,重绛帷。导小使车,兰舆赤毂,白盖赤帷,此追捕考按, 有所敕取者所乘。诸使车皆朱班轮,四辐,赤衡轭。公、卿、二千石,郊庙、 明堂、祀陵,法出,皆大车,立乘,驾驷;他出,安车。大行载车,其饰如 金根,施组连璧交(结)[络]四角,金龙首衔璧,垂五彩,析羽流苏前后, 云气画帷裳,■文画轓,长舆车等。驾布施马。布施马者,纯白路马也,以 黑药灼其身为武文。公卿以下至县三百石,五吏、贼曹、督贼功曹,皆带剑, 三车导;[主簿、主记,两车为]从。县令以上,加导斧车。牛车,武帝推恩 之末,诸侯有寡弱者,乘牛车,其后牛车稍通贵者所乘。
后汉制,诸侯乘安车,朱班轮,飞軨,倚鹿较,伏熊轼,皂缯盖,黑轓,





右騑,旂九斿,镂锡叉旄,朱镳(纵末)[朱]鹿,[朱]文,绛扇汗,青翅燕
尾。卿以下有騑者,缇扇汗。中二千石二千石皆皂盖,朱两轓。千石六百石 朱左轓。
  晋制,云母车,以云母饰犊车,以赐王公。皂轮车,驾牛,形如犊车, 皂漆(较)[轮]毂,上加青油幢,朱丝绳络,诸王三公有勋德者特加之。位 至公,或四望、三望、夹望车。油幢车,驾牛,如犊车,皂轮,但不漆毂, 王公大臣有勋德者特给之。通幰车,驾牛,如犊车,但举其幰通覆车上,诸 王三公并乘之。武帝诏给魏舒阳燧四望小(牛)[车]。三望如四望。油幢(给)
[络]车,如三望而减,王公加礼者乘,次三望。平乘车,竹簟子壁,措轴为
[轮]。通幰,其后形龙牵,金涂支子花(细)[纽],辕头后梢沓伏神承涂。 庶人亦然。三公诸王所乘。自四望至平乘,皆铜校饰。诸公给朝车驾驷、安 车黑耳驾三。自祭酒掾下及令史,皆皂零。特进以下,诸将军非持节都督者, 给安车黑耳驾二。三公、九卿、二千石,皆大车立乘,驾四。去位致仕告老, 赐安车驾四。郡县公侯,安车驾二,右騑,皆朱班轮,倚鹿较,伏熊轼,皂 缯[盖]。旗斿,公八,侯七,卿五,皆画降龙。中二千石、二千石,皆皂盖, 朱两轓,铜五末,驾二。千石、六百石,朱左斿。王公之元子摄命理国者, 安车,驾三,旗七斿,封侯之元子五斿。大使车,立乘,驾四,赤帷裳,驺 骑导从,公卿二千石郊庙上陵从驾所乘。小使车,不立乘,驾四,轻车之流 也。兰舆皆朱,[赤]毂,赤屏[泥],白盖,赤帷裳,追捕敕取者所乘。凡诸 使车,皆朱班轮,赤衡轭。追锋车,去小盖,加通幔,如轺车,驾二。以迅 速为名,戎阵之间,是为传乘。轺车,古将军所乘传也。按汉辎軿贵而贱轺 车,魏晋贵轺车而贱辎軿。三品将军以上、尚书令轺车黑耳有后户,仆射但 有后户无耳,并皂轮也。
宋因晋,有追锋车、云母车、四望车。公及列侯所乘安车,依汉旧制,
驾二马。斿旗斿,王公八、侯七、卿五,皆降龙。公卿中二千石郊陵法出, 皆大车立乘,驾四;他出、去位、致仕,皆安车,四马。中二千石皆皂盖, 朱轓,铜五末,驾二,右騑。王公之世子摄命治国者,安车,驾三,旗七斿, 侯世子五斿。
齐制,黄屋车,建碧旂九斿,九斿,鸾辂也。盖以黄(络)[缯]为里,
金涂较具,绛丝[络]。九命上公所乘。青盖安车,朱轓班轮,驾一,左右騑, 通幰车为副,诸王礼行所乘。皂盖安车,朱轓漆班轮,驾一,通幰牛车为副, 三公礼行所乘。安车,黑耳皂盖为车,朱轓,驾一,牛车为副,国公列侯礼 行所乘。马车,驾一,九卿、领、护、二卫、骁游、四军、五校从郊陵所乘。 馀同晋法。
  梁制,二千石四品以上及列侯,皆给轺车,驾牛,伏兔箱,青油幢,朱 丝络,(网)毂[辋]皆黑漆。天监二年令,三公、开府、尚书令,给鹿轓轺, 施耳,后户,皂辋。尚书仆射、左右光禄大夫、侍中、中书监[令]、秘书监, 给凤辖轺,后户,皂辋。领、护、国子祭酒、太子詹事、尚书、侍中、列卿
  




等,给聊泥招,无后户,漆轮。车、骑、骠骑及诸王除刺史带将军,给龙誉
轺,以金银饰。御史中丞给方盖轺,形小(加)[如]伞。诸王三公有勋德者, 皆特加皂轮车,驾牛,形如犊车,但乌漆轮毂,黄金雕装,上加青油幢,朱 丝络,通幰。王公加礼者,给油幢络车,驾牛,朱轮华毂。
  后魏三公及王车,朱屋青盖,制同五辂,名曰高车,驾三马。庶姓王侯 及尚书令、仆射以下,列卿以上,并给轺车,驾一马;或乘四望通幰车,驾 一牛。
  北齐因之。[王]、庶姓王、仪同三司以(下)[上],翟尾扇,紫伞。皇 宗及三品以上官,青伞朱里。其青伞碧里,达于士人,不禁。正从一品执事、 散官及仪同三司,乘油朱络网车,车牛饰得用金涂及纯银。[二品]、三品乘 卷通幰车,车牛金饰。七品以上,乘偏幰车,车牛饰以铜。
  后周诸公之辂九。方辂、各象方之色。碧辂、金辂、皆锡面,鞶缨九就, 金钩。象辂,犀辂、贝辂、革辂、篆辂、木辂,皆疏面,鞶缨九就,皆以朱 白苍三采。诸侯自方辂而下八,无碧辂。诸伯自方辂而下七,无金辂。诸子 自方辂而下六,无象辂。诸男自方辂而下五,又无犀辂。凡就,各如其命。 三公之车辂九:祀辂、犀辂、贝辂、篆辂、木辂、夏篆、夏缦、墨车、■车。 自篆以(下)[上],金漆诸末,锡,鞶缨,金钩。木辂以下,铜饰诸末,疏, 鞶缨皆九就。三孤自祀辂而下八,无犀辂。六卿自祀辂而下七,又无贝辂。 上大夫自祀辂而下六,又无篆辂。中大夫自祀略而下五,又无木辂。下大夫 自祀辂而下四,又无夏篆。士车三:祀车,墨车,■车。凡就,各如其命数。 自孤以下,就以朱绿二采。
隋制,公及一品象辂,黄质,象饰诸末。建旐,画以鸟隼。受册、告庙、
升坛、上任、亲迎及葬则乘之。侯伯及二品、三品革辂,白质,建旗,画熊
(皮)[虎]。受册、告庙、亲迎及葬则乘之。子男及四品木辂,漆饰。建旐, 画龟蛇。受册、告庙、亲迎及葬则乘之。象辂以下,斿及就数,各依爵品。 犊车则魏武赐杨彪七香车也,驾牛,自王公以下至五品以上,并给乘之。三 品以上,青幰朱里,五品以上,绀幰碧里,皆白铜装。唯有惨及吊丧者,则 不张幰而乘铁装车。六品以下不给,任自乘犊车,弗许施幰而乘。初,五品 以上,乘偏幰车,其后嫌其不美,停不行用,以亘幰代之。三品以上,通幰 车则青壁,一品轺车,油幰朱网,唯车辂一等,听敕始得乘之。
  大唐,王公以下车辂,亲王及武职一品,象辂。自馀及二品、三品,革 辂。四品,木辂。五品,(辂)[轺]车。象辂,朱班轮,八銮在衡,左建旂, 旂画龙,一升一降。右载闟戟。革辂,以革饰,左建旜,通帛为旂。馀同象 辂。木辂,以漆饰之,馀同革辂。轺车,曲壁,青通幰。诸辂、质、盖旂旜, 皆朱。一品九斿,二品八斿,三品七斿,四品六斿,其鞶缨就数皆准此。


主妃命妇等车辂 汉 晋 宋 齐 梁北齐 后周 隋 大 唐







汉制,长公主乘赤罽軿车。大贵人、[贵人]、公主、王妃、封君油画軿
车,大贵人加节画輈,皆右騑。公、列侯及二千石夫人,会朝若亲蚕,各乘 其夫之安车,右騑,加交络帷裳,皆皂。非公会,不得乘朝车,得乘漆布辎 軿,铜五末。
  晋制,三夫人油軿车,驾两马,左騑。其贵人加节画輈。三夫人助蚕, 乘青交络安车,驾三,皆以紫绛罽軿车。九嫔、世妇乘骈车,驾三。长公主 赤罽軿车,驾两马。公主、王太妃、[王妃]皆油軿车,驾两马,右騑。公主 油画安车,驾三,青交络,以紫绛罽軿车驾三为副,王太妃、三夫人亦如之。 公主助蚕,乘油画安车,驾三。公主有先置者,乘青交络安车,驾三。诸王 妃、公太夫人、[夫人]、县乡君、诸郡公侯特进夫人助蚕,乘皂交络安车, 驾三。诸(郡公)侯监国嗣子之世妇、侍中常侍尚书中书监令卿校世妇、命 妇助蚕,乘皂交络安车,俪驾。郡县公侯、中二千石、[二千石]夫人会朝及 蚕,各乘其夫之安车,皆(左)[右]騑,皂交络,皂帷裳。自非公会则不得 乘朝车。王妃、特进夫人、封[郡]君,安车,驾三,皂交络。封县乡君,油 軿车,驾两马,右騑。
宋制,公主安车,以紫绛罽軿车为副,驾三。九嫔、世妇軿车,驾(一)
[二]。王妃、[公侯]待进夫人、封君,皂交络安车,驾三。其贵人、公主、 王妃、封君,油軿,驾二,右騑。公、列侯、中二千石、[二千石]夫人会朝 及蚕所乘,依汉故事。
齐制,皇太子妃厌翟车,如重翟,饰而微减。油络画安车,公主、王妃、
三公特进夫人所乘。其贵人、公主、三夫人、九嫔、世妇、三公妃、特进夫 人所乘正副,皆依汉晋。
梁天监二年令,上台、六宫、长公主、公主、诸王太妃、[妃],皆得乘
青油榻幢通幰车,榻幢涅幰为副。彩女、皇女、诸王嗣子、侯夫人,皆乘赤 油榻幢车,以涅幰为副。侍女直乘涅幰(二)[之]乘。
北齐制,诸公主乘油朱络网车,车(中)[牛]饰用金涂及纯银。
  后周制,诸公夫人之辂车九:厌翟、翟辂、翠辂,皆锡面,朱总金钩。 雕辂、篆辂,皆勒面,刻白黑韦为当颅。缋总。朱辂,黄辂,白辂,玄辂, 皆雕面,刻漆韦为当颅。鹥总。青黑色缯,其著如朱总。诸侯夫人自翟辂而 下八,诸伯夫人自翠辂而下七,诸子夫人自雕辂而下六,诸男夫人自篆辂而 下五。鞶缨就数,各视其君。三妃、三公夫人之辂九:篆辂、朱辂、黄辂、 白辂、玄辂,皆勒面,缋总。夏篆、夏缦。墨车、■车,皆雕面,鹥总。三
■、由力反。三孤内子,自朱辂而下八。六嫔,六卿内子,自黄辂而下七。 上媛妇、中大夫孺人,自玄辂而下五。下媛妇、大夫孺人,自夏篆而下四。
(女)御婉、士妇人,自夏缦而下三。其鞶缨就,各以其等。皆簟笰,漆之。 君以赤,卿大夫士以玄。君驾四,三輈六辔。卿大夫驾三,二幰五辔。士驾 二,一輈四辔。





隋制,皇太子妃乘翟车,以赤为质,驾三马,画辕金饰。犊车为副,紫
幰,朱网络。良娣以下并乘犊车,青幰朱里。三公夫人、公主、王妃并犊车, 紫幰,朱网络。五品以上命妇并乘青幰,与其夫同。
  大唐制,内命妇夫人乘厌翟车,嫔乘翟车,婕妤以下乘安车,各驾二马。 外命妇、公主、王妃乘厌翟车,驾二马。自馀一品乘白铜饰犊车,青通幰, 朱里油幢,朱丝络网,驾牛。二品以下去油幢、络网,四品青偏幔。其(王)
[三]公以下车(络)[辂],皆太仆官造贮掌之;若受制行册命及二时巡陵、 婚葬,则给之。





通典卷六十六

礼二十六 嘉十一


辇 舆 夏 殷 周 秦 汉 魏 晋 东 晋 宋 齐 梁 后魏 隋 大唐

夏氏末代制辇。按辇,人所辇也。(传)[傅]玄子曰:“夏名辇曰(舆)
[余]车。” 殷曰胡奴车。
  周曰辎车,即辇也。不知何代去其轮。《司马法》曰:“夏后氏二十人 而辇,殷十八人而辇,周十五人而辇。”王后辇车,组翣,有辁,羽盖。为 辁抡,人挽之以行。有翣,所以御风尘也。以羽作小盖,为翳日。
秦以辇为人君之乘。 汉因之,以雕玉为之,方径六尺,或使人挽,或驾果下马。 魏晋小出则乘辇,亦(名)[多]乘舆。 东晋过江,亡其制度。至太元中,谢安率意造焉,及破苻坚于淮上,获
京都旧辇,形制无差。义熙五年,刘裕执慕容超,获金钲辇。
宋因之。按小舆。軿车,今犊车之流。 齐因之,而盛增其饰。竹蓬。箱外凿镂金簿,碧纱衣,织成芚,徒昆反,
锦衣。箱里及仰顶隐膝后户,金涂镂面钉,玳瑁帖,金涂松精,登仙花(细)
[纽],绿[四缘],四望纱萌子,上下前后眉,镂鍱。辕枕长角龙,白牙兰, 玳瑁金涂校饰。漆障形板在兰前,金银花兽攫天代龙师子镂面,榆花钿,金 龙虎。扶辕,[银口带,龙板头。龙辕]轭上,金凤凰铃锁,银口带,星后梢, 玳瑁帖,金涂花沓,银星花兽幔竿杖,金涂龙牵,纵横长网。又制卧辇,校 饰如坐辇,不(堪)[甚]服用。复制小舆,形如轺车,小行幸则乘之。
梁制,小舆似轺车,金装漆画,施八横。元正大会,乘出上殿。西堂举
哀亦乘之。行则从后。又制步舆,方四尺,上施隐(漆)[膝],人舆上殿。 天子至下贱,通得乘之。复制副辇,加笨步本反。如犊车,通幰朱络,(魏)
[谓]之蓬辇。
  后魏道武帝天兴初,始修轩冕。制乾象辇,羽葆,圆盖,画日月、五星、 二十八宿、天街、云K 、《星经》曰:“昴毕为天街。”天子出,旄头K 毕 以前驱。山林、奇瑞、游麟、飞凤、朱雀、玄武、驺虞、青龙,驾二十四马。 又制大楼辇车,龙輈加玉饰,四毂六衡,方舆圆盖,金鸡树羽,宝铎流苏, 鸾(少)[雀]立衡,螭龙衔轭,建太常,画升龙日月,驾二十牛。又制象辇, 左右金凤白鹿,仙人,羽葆旒苏,金铃玉佩,初驾二象,后以六驼代之。复 有游观、小楼等辇,驾十五马。车等草创修制,多违旧章。
隋制辇而不施轮,通幰朱络,饰以金玉,而人荷之。又依梁制副辇。复





制舆,如辇而小,宫苑私宴御之。小舆,[幰]方,形同幄帐,自阁内升正殿
御之。
  大唐制,辇有七:一曰大凤辇,二曰大芳辇,三曰仙游辇,四曰小轻辇, 五曰芳亭辇,六曰大玉辇,七曰小玉辇。舆有三:一曰五色舆,二曰常平舆, 三曰腰舆。大驾卤簿,先五辂以行。
  旌 旗 夏 殷 周 秦 汉 后周 黄帝振兵,教熊罴貔貅貙虎,制阵法,设五旗五麾。
夏氏奚仲为车正,建旗斿旐,以别尊卑等级。
殷因之。 周制,司常掌九旗:王建太常,画日月于■首,象天明也。其制,杠长
九仞,以素锦绸之,以绛帛一幅为■,附于杠,画龙于■上。又属十二斿于
■首,长十二仞,每斿皆画交龙十(三)[二]。其杠首仍注五采羽于上。■ 音所咸反。诸侯建餎,交龙为旂。画交龙者,一象升朝,一象下复。诸侯五 等,若从王田猎,同建,皆九旂,象大火九星,斿仞各随命数,孤卿建旜, 通帛为旜。孤卿不画,言奉王之政教而已。周尚赤,旌旗皆绛。杠仞旗斿各 随命数。大夫士建物,杂帛为物。以素饰其侧。杠仞各随命数。言以先王正 道佐职。白,殷之色也。师都建旗,熊虎为旗。六乡六遂大夫谓之师都,都 人之聚。画熊虎者,乡遂出军赋,象其守猛,莫敢犯也。州里县鄙,乡遂之 官,互约言之。《考工记》曰:“熊旗六旂以象伐。”伐,白虎宿也。州里 建?,鸟隼为?。画鸟隼者,象其勇(健)[捷]。县鄙建旐,龟蛇为旐。象 其扞难辟害。四斿,象营室,玄武宿也。道车载旞,道车,象辂也,王以朝 夕燕出入所乘。全羽为旞。全羽、析羽,皆象文德。《夏采》注云:“《禹 贡》:徐州贡夏翟羽。有虞氏以为(绥)[?],后染羽用之。”斿车载旌。 析羽为旌。大麾以田,夏后氏之正色。大帛以即戎。殷之正色。■旌,君射 于国中,以■旌为获。白羽与朱羽揉,鸿脰韬杠三仞。龙旃。君射于境所用 也。画龙于通帛之旃上。
秦水德,旗斿皆尚黑。其制未详。
  汉制,龙(斿)[旂]九斿,七象大火;鸟?七斿,五仞,以象鹑火;熊 旗六斿,五仞,以象参伐;龟蛇旐四斿,四仞,以象营室;弧旌枉矢,以象 弧也。此诸侯以下之所建也。
  后周太常(寺)画[三]辰,日月五星。旂画青龙,天子升龙,诸侯交龙。 ?画朱鸟,旌画黄麟,旗画白虎,旐画玄武,皆加云气。其旜物在军,亦画 其事号,加之以云气,微帜亦如之。通帛为旜,杂帛为物。事号,所书其人 官与姓名之事号。微帜亦书之。旌节又画白虎,而析羽于其上。
  又,司常掌旗物之藏。通帛之旗六,以供郊祀,(黄)[苍]赤黄白玄等 旗。(三辰之常)画缋之旗六,以供玉辂之等。一曰三辰之常,二曰青龙旗,
  




三曰朱雀?,四曰黄麟旌,五曰白虎旂,六曰玄武旐:皆左建旗而右建闟戟。
又有继旗四,以施军旅。一曰麾,以供军将;二曰旞,以供师帅;三曰旂, 音伐。以供(旂)[旅]帅;四曰旆,以供(卒)[倅]长。
  诸公方辂、碧略建旂,金辂建■,象辂建物,木辂建旐。诸侯自金辂而 下,如诸公之旗。诸伯自象辂而下,如诸侯之旗。诸子自犀辂而下,如诸伯 之旗。诸男自篆辂而下,如诸子之旗。三公犀辂、贝略、篆辂建(■)[旜, 木辂建]旐,夏篆、夏缦及■车建物。孤卿以下,各以其等[建]其旗。
旌杠,皇帝六仞,诸侯五,大夫四,士三。 斿,皇帝曳地,诸侯及轵,大夫及毂,士及轸。 凡注毛于杠首曰绥,析羽曰旌,全羽曰旞。其■,皇帝诸侯加以弧韣。
闟戟,方六尺,而被之以黼,唯皇帝诸侯辂建焉。闟戟、杠绸与旗同。


卤 簿 属车附 ○秦 汉 后汉 晋 东晋 宋 后魏 隋 大唐


  秦制,大驾属车八十一乘,周制,凡良车、散车不在等者,其用无常, 以给游燕及恩惠之赐。从军所载财货辎重之车,车后开户。作之有功有沽, 良车功多,散车功少。郑玄曰:“作之有功有沽。”沽,麄也,则属车之流。 周末,诸侯有贰车九乘。秦灭九国,兼其车服,故属车八十一乘。薛综曰: “属者,相连属也,皆在后,[为三]行。”法驾半之。左右分行其车,皆皂 盖赤里,朱轓辎,戈矛弩箙,尚书、御史所载。最后一乘悬豹尾,豹尾以前 比省中。《小学·汉官篇》曰:“豹尾过后,罢屯解围。”胡广曰:“施之 道路,故须过后,屯围乃得解,(罢)[皆]所以戒不虞也。《淮南子》‘军 正执豹皮,所以制正其众’也。”省中即今之仗内。
汉制,乘舆大驾,备车千乘,骑万匹,属车八十一乘,公卿奉引,太仆
[御],大将军参乘,祀天于甘泉用之。 反汉明帝上原陵,光武陵。大丧并因前代为大驾,用八十一乘。祀天南
郊则法驾,用三十六乘。河南尹、执金吾、洛阳令奉引,奉车郎御(史),
侍中参乘。前驱有九斿云K ,徐广曰:“斿车九乘,前史不记形也。”《史 记》曰:“武王克纣,百夫荷K 旗以先驱。”张平子《东京赋》曰:“云K 九斿。”薛综曰:“K ,旌旗名也”凤凰车、闟戟车,薛综曰:“闟之为言
(垂)[函]也,取四戟(垂)[函]车边也。”皮轩车,鸾旗车,后有金钲车, 黄钺车,《司马法》曰:“夏执玄钺,殷执自钺。”周执黄钺黄门鼓车。黄 门令校驾,祀天南郊。祀地、明堂、宗庙尤省,谓之小驾。每出,太仆奉驾, 中常侍、小黄门副;尚书主者,郎令史副;侍御史、兰台令史副。皆执注以 督整车骑,谓之护驾。春秋上陵,尤省于小驾,直事尚书一人从。
  晋制,大驾卤簿:先象车,鼓吹一部,十三人,中道。次静室令,驾一, 中道。式道(侯)[候]二人,驾一,分左右。次洛阳尉二人,骑,分左右。
  




次洛阳亭长九人,赤车,驾一,分三道,鼓吹正二人引。次洛阳令,皂车,
驾一,中道。次河南中部掾,中道。河桥掾在左,功曹史在右,并驾一。次 河南尹,驾驷,戟吏六人。次河南主簿,驾一,中道。次河南主记,驾一, 中道。次司隶部河南从事,中道。都部从事居左,别驾从事居右,并驾一。 次司隶校尉,驾三,戟吏六人。次司隶主薄,驾一,中道。次司隶主记,驾 一,中道。欢廷尉明法掾,中道。五宫掾居左,功曹(吏)[史]居右,并驾 一。次廷尉卿,驾驷,戟吏六人。次廷尉主簿、主记,并驾一,在左。太仆 引从如廷尉,在中。宗正引从如廷尉,在右。次太常,驾驷,中道,戟吏六 人。太常外部掾居左,五官掾、功曹(吏)[史]居右,并驾一。次光禄引从, 中道。太常主簿、主记居左,卫尉引从居右,并驾一。次太尉外督令史,驾 一,中道。次东、西、捕贼、仓、户等曹属,驾一,引从,次太尉,驾驷, 中道。 太尉主簿、舍人各一人,祭酒二人,并驾一,在左右。次司徒引从, 驾驷,中道。次司空引从,驾驷,中道。三公骑令史戟各八人,鼓吹各一部, 七人。次中护军,中道,驾驷。卤簿左右各二行,戟盾在外,弓矢在内,鼓 吹一部,七人。次步兵校尉在左,长水校尉在右,并驾一。[各]卤簿左右二 行,戟盾在外,刀盾在内,鼓吹各一部,七人。[次射声校尉在左,翊军校 尉在右,并驾一。各卤簿左右各二行,戟盾在外,刀盾在内,鼓吹各一部, 七人]。次骁骑将军在左,游击将军在右,并驾一。皆卤簿左右各二行,戟 盾在外,刀盾在内,鼓吹各一部,七人。骑队,五在左,五在右,队各五十
(四)匹,命中督二人分领左右。各有戟吏二人,麾幢、揭鼓在队前。次左
将军在左,前将军在右,并驾一。皆卤簿左右各二行,戟盾在外,刀盾在内, 鼓吹各一部,七人。次黄[门]麾骑,中道。次黄门前部鼓吹,左右各一部, 十三人,驾驷。八校尉佐仗,左右各四行,外大戟盾,次九尺盾,次弓矢、 弩,并熊渠、佽飞督领之。次司南车,驾驷,中道。护驾御史,骑,夹左右。 次谒者仆射,驾驷,中道。次御史中丞,驾一,中道。次武贲中郎将,骑, 中道。次九斿车,中道,武刚车夹左右,并驾驷。次云K 车,驾驷,中道。 次闟戟车,驾驷,中道,长戟邪偃向后。次皮轩车,驾驷,中道。次鸾旗车, 中道,建华车分左右,并驾驷。次护驾尚书郎三人,都:(部)[官]郎中道, 驾部在左,中兵在右,并骑。又有护驾尚书一人,骑,督摄前后无常。次相 风,中道。次司马督,在前,中道。左右各司马史三人引仗,左右各六行, 外大戟盾二行,次九尺盾,次刀盾,次弓矢,次弩。次五时车,左右有遮列 骑。次典兵中郎,中道,督摄前却无常。左殿中御史,右殿中监,并骑。次 高盖,中道,左■,右K 。次御史,中道,左右节郎各四人。次华盖,中道。 次殿中司马,中道。殿中都尉在左,殿中校尉在右,左右各四行,细盾一行 在弩内,又殿中司马一行,殿中都尉一行,殿中校尉一行,次㧏鼓,中道。 欢金根车,驾六马,中道。太仆[卿御],大将军参[乘]。左右又各增三行, 为九行。司马史九人,引大戟盾二行,九尺盾一行,刀盾一行,细弩一行, 迹禽一行,槌斧一行,[力人]刀盾一行,连细盾,殿中司马,殿中都尉,殿





中校尉,为左右各十(二)[三]行。金根车建青旂斿十二,左右将军骑在左
右,殿中将军持凿脑斧夹车,车后衣书主职步从,六行,合左右三十二行。 次曲华盖,中道。侍中、散骑常侍、黄门侍郎并骑!分左右。次黄钺车,驾 一,在左,御麾骑在右。次相风,中道。次中书监骑左,秘书监骑右。次殿 中御史骑左,殿中监骑右。次五牛旗,赤青在左,黄在中,白黑在右。次大 辇,中道。太官令丞在左,太医令丞在右。[次金根车,驾驷,不建旗]。次 青立车,次青安车,次赤立车,次赤安车,次黄立车,次黄安车,次白立车, 次白安车,次黑立车,次黑安车,合十乘,并驾驷。建旗十二斿,如车色。 立车正竖旗,安车斜拖之。次闒猪车,驾驷,中道,无旗。次耕根车。驾驷, 中道,赤旗十二斿,熊渠督左,佽飞督右,次御轺车,次御四望车,次御衣 车,次御书车,次御药车,并驾牛,中道。次尚书令在左,尚书仆射在右, 又尚书郎六人,分左右,并驾一。又治书侍御史二人,分左右,又侍御史二 人,分左右,又兰台令史分左右,并骑。次豹尾车,驾一。自豹尾车后而卤 簿尽矣。但以神弩二十张夹道,至后部鼓吹,其五张神弩置一将,左右各二 将。次轻车二十乘,左右分驾。次流苏马六十匹。次金钺车,驾三,中道。 左右护驾尚书郎并令史,并骑,各一人。次金钲车,驾三,中道。左右护驾 侍御史并令史,并骑,各一人。次黄门后部鼓吹,左右各十三人。次乾鼓车。 驾牛,二乘,分左右。次左大鸿胪外部掾,右五官掾、功曹史,并驾一。次 大鸿胪,驾驷,戟吏六人。次大司农引从,中道,[左]大鸿胪主簿、主记, 右少府引从。次三卿,并骑,吏四人,铃下二人,执马鞭辟车六人,执方扇 羽林十人,朱衣。次领军将军,中道。卤簿左右各二行,九尺盾在外,弓矢 在内,鼓吹如护军。次后军将军在左,右军将军在右,各卤簿鼓吹如左军、 前军。次越骑校尉在左,屯骑校尉在右,各卤簿鼓吹如步兵、射声。次领、 护、骁骑、游(军)[击]校尉,皆骑,吏四人,乘马夹道,都督兵曹各一人, 乘马在中。骑将军四人,骑校、鞉角、金鼓,铃下,信幡、军校并驾一。功 曹史、主簿并骑从。伞扇幢麾各一骑。鼓吹一部,七骑。次领护军,加大车 斧,五官掾骑从。次骑十队,队各五十匹。将一人,持幢一人,持鞉一人, 并骑在前,督战伯长各一人,并骑在后,羽林骑督、幽州突骑督分领之。郎
(部)[簿]十队,队各五十人,绛袍将一人,骑、鞉角各一人,在前;督战
伯长一人,步,在后。骑皆持稍。次大戟一队,九尺盾一队,刀盾一队,弓 一队,弩一队,五队,队各五十人,黑袴褶将一人,将校,鞉角各一人,步, 在前;督战伯长各一人,步,在后。金颜督将并领之。其属车,因后汉制。 复制御衣、御书、御轺、御药等车,驾牛,阳燧四望幰,皂轮小形。
  东晋属车,五乘而已。加绿油幢,朱丝络饰青交路,黄金涂五末,其轮 毂犹素,两箱无金锦之饰,其一车又是轺车。旧仪,天子所乘驾六。(元)
[太]兴中,属车唯九乘,苻坚败,又得伪车辇,增为十二乘。 宋孝建中,尚书令建平王宏议:“属车起秦八十一乘及三十六乘,并不
出经典,自胡广、蔡邕传说耳。又是从官所乘,非常副车正数。江左五乘,





则俭不中礼。帝王文物旗旒,皆十二为节。(令)[今]宜依礼十二乘为制。”
  后魏道武帝天兴二年,命礼官采古法,制三驾卤簿。一曰大驾,设五辂, 建太常,属车八十一乘。平城令,代尹、司隶校尉、丞相奉引,太尉陪乘, 太仆御从。轻车介士,千乘万骑,鱼丽雁行。前驱皮轩,闟戟、芝盖、云K 、 指南;后殿豹尾。鸣笳唱,上(不)[下]作鼓吹。军戎、大祠则设之。二曰 法驾,属车三十六乘。平城令,代尹、太尉奉引,侍中陪乘,奉车都尉御。 巡狩、小祠则设之。三曰小驾,属车十二乘。平城令,太仆奉引,常侍陪乘, 奉车郎御。游宴离宫则设之。
  天赐二年初,改大驾鱼丽雁行,更为方阵卤簿。列步骑,内外为四重, 列标建旌,通门建五色车旗,各处其方。诸王导从在甲骑内,公在幢内,侯 在步矟内,子在刀盾内,五品朝臣夹列乘舆前两箱,官卑者先引。王公侯子 车后魏制除伯男爵。旒麾盖信幡及散官褠服,一皆绛黑。
  隋炀帝大业初,复备大驾,属车备八十一乘,并如犊车,紫通幰,朱丝 络,黄金饰,驾一牛。在卤簿中,单行正道。后帝嫌多,大驾减为三十六乘, 法驾宜用十二,小驾除之可也。
大唐,大驾属车十二乘,大驾行幸,则分前后施于卤簿之内。若大陈设,
则分左右施于卫内。其卤簿制,具《开元礼》。





通典卷六十七

礼二十七 嘉十二


  天 子 敬 父 虞 汉 魏 晋 虞舜践帝位,乃载天子施旗,往朝瞽叟,唯谨以子道。
  汉高帝五日一朝太公,后加尊号为太上皇。具《追尊祖考(编)[篇]》。 魏废帝常道公璜景元元年十一月,燕王表贺冬,称臣。帝即燕王宇之子, 字称臣,故以为疑。诏曰:“古之王者,或有不臣。今王宜依此,表不称臣 乎?又当为报答。夫系大宗者,降其私亲,况所系者重耶!若使同之臣妾,
朕所未安。其皆依礼据典,当务尽其仪。” 有司议奏,以为:“礼莫崇于尊祖,制莫重于王典。陛下绍太宗之重,
崇三祖之业。伏惟燕王礼尊属戚,正位藩服,躬秉虔肃,以先万国,其于王
典,阐济大顺,诚宜割以非常之制,奉以不臣之礼。臣等评议,以为:燕王 章表,可听如旧式;中诏所施,宜曰皇帝敬问大王侍御。”议又云:“至于 制书,国之旧典,朝廷所以辨章于天下者也。宜循法故,云制诏燕王。”议 又曰:“凡诏命,制书、奏事,上书、文书,有应称燕王者,皆云上字;其 非宗庙助祭之事,不得称王名;奏事上书及吏人,皆不得触王讳:以彰殊礼, 加于群后。庶上遵王典尊祖之制,俯顺圣旨敬承之心。”
晋何琦议曰:“父母之尊,拟则天地;君亲之道,资敬是同。今承受命
运,君临率(士)[土],而父以子尸天(位)[禄],不敢子天子,以明王者 之道,而子以为虽天子必有尊也。推斯以言,父自必臣天位之君,而子自必 尊天性之父。”
  皇后敬父母 后汉 晋 东晋 后汉献帝皇后父、屯骑校尉不其亭侯伏完朝贺公廷,完拜如众臣;及皇
后在离宫,后拜如子礼。三公八座议:“或以为,皇后天下之母也,完虽后
父,不可令后独拜于朝。或以为,当交拜,令后存人子之道,完不废人臣之 义。又子尊不加于父母,‘虽(曰)[为]天王后,犹曰吾季姜’,欲令完犹 行父法,后专奉子礼,公私之朝,后当独拜。或以为,皇后至尊,父亦至亲, 交拜则父子无别,完拜则伤子道,后拜则损至尊,欲令公朝者完拜如众臣, 于私宫后拜如子。不知四者,何是正礼?”
  郑玄议曰:“四者不同,抑有由焉。天子所不臣[者]三,其一,后之父 母也。天子尚有不臣者,况于后乎!《春秋》鲁隐公二年,纪履緰来逆女。 冬,伯姬归于纪。又桓(九)[八]年,祭公来,遂逆王后于纪。九年,纪季
  




姜归于京师。或言逆女,或言逆王后,盖义有所见也。女虽嫁为邻国夫人,
其尊无以加于父母;嫁于天子者,此虽己女,成言曰王后,明当时之尊,得 加父母也。纪季姜归于京师,更称其字者,得行礼而戒之,其尊安可加父母 耳。今不其亭侯在京师,礼事出入,宜从臣礼。若后适离宫,及归宁父母, 从子礼。”
  丞相征事邴原驳曰:“(考)《[孝]经》云:‘父子之道,天性也。’ 明王之章,先陈事父之孝。女子子出(嫁),降其父母,妇人外成,不能二 统耳。《春秋左氏传》曰:‘纪履緰来逆女。’列国尊同,逆者谦不敢自成, 故以在父母之辞言之,礼敌必三让之义也。祭公逆王后于纪者,至尊以无外, 辞无所屈,成言曰王后。纪季姜归于京师,尊已成,称季姜,从纪,子尊不 加于父母之明文也。如皇后于公庭官僚之中,令父独拜,违古之道,斯义何 施?汉高五日一朝太上皇,家令讥子道不尽,欲微感之,令太上皇拥篲却行 称臣。虽去圣久远,礼文阙然,父子之义,五品之常,不易之道,宁为公私 易节?公庭则为臣,在家则为父,是违礼而无常也。言子事父无贵贱,又云 子不爵父。”
晋武帝太康元年,杨皇后亲蚕。《仪注》曰:“皇后乘辇,群臣皆拜,
安昌君平立。安昌君,杨皇后父也。至坛,下辇,后乃拜安昌君,及升坛, 后乃为安昌君设榻于其位。至还,后复拜。”
东晋穆帝永和九年,褚太后见父,博士胡讷议从汉邴原议。又按武帝杨
后公庭之内,皇后拜安昌君也,则《公羊传》子尊不加于父母焉。博士徐禅 依郑玄议曰:“臣闻成均之法,导以忠孝,历代同之。故郑玄议,王庭正君 臣之礼,私觌全父子之亲,是大顺之道。按先朝羊玄之,羊后之父也。公朝 之敬,躬秉臣节;后之归宁,亦执子(道)[礼]。虽无记注,今朝士备识。 而先蚕仪,乃太康中事,至惠帝之代,玄之便自不可同汉代。四说之异,历 代垂疑,此论不成,由来尚矣。”中书监何充曰:“如禅所正,可敕御史, 左将军入在公庭,则修臣敬;皇太后归宁之日,则全子礼。申谕内外奉行。” 太后诏:“典礼未详,情所(未)[不]安。”司徒蔡谟议:“父子,天 伦之极尊也;君臣,人爵之至敬也。先王之制,不以人爵之贵,加于天伦之 尊。经曰‘虽天子,必有尊也’。言有父也。是以虞舜、汉祖虽身为帝,父 为匹夫,敬事之礼,不异畎亩之中,此先圣之遗范也。郑玄注《礼》,言‘子 事父,无贵贱’又云‘子不爵父,嫌卑之也’。加其爵位,犹所不敢,况乃 南面而受拜乎!今皇太后虽临朝,王者之父,本无拜礼。”何充又奏:“依 郑玄议,君臣,父子之道存焉。燕王称臣于魏,窦武录尚书于汉,已行之旧 典也。”燕王,魏废帝父,窦武,汉窦后父。太后诏:“具所启旧典,诚无
以相易,然此实所悚惧不宁者也。” 何充与庚翼书:“褚将军还朝,值太后临朝,时议诸侯虽后父,乃晋臣
也,宜用郑议。或谓(诸王)[褚生]宜不拜耳,乃不称臣,燕王非比也。又 云窦武虽受爵太后,录尚书事,而汉无拜文为疑,故恐大义乖错。褚侯既不





拜,便是异姓太上皇也。此巍巍,亦庶姓不敢安。”翼答曰:“中古以上,
未有母后临朝,女主当阳者也,乃起汉耳,虽或权宜,仆所不然处也。代主 虽有幼蒙,万机寄于冢宰,无以坤(得临)[德陵]乾矣。当今后德贤明,褚 侯谠正,得(命)[令]参贰阿衡,遐迩之幸。议者谓燕王不足为准,窦武无 拜文,此制不出贤圣也。武既受其爵位,亦无不拜(礼)[理]也。郑君之言, 适合情理。今太后既临天位,褚侯便是人臣,人臣而不拜君位,受官而不循 天则,(切)[窃]所(不)[未]安。若(不)[欲]远准古义,‘虽为天王后, 犹曰吾季姜’,汉以前事不与今同。汉加太上皇,太上未见崇戴,即是子为 天子(而)父为(士)[上]者耳,乃(建)[见]崇号位、冠帝王为[非]喻也。 今褚侯由来晋臣,不可得准。”


养 老 虞 夏 商 周 后汉 魏 后 魏 北 齐 后周 大唐


  虞氏深衣而养老,凡养老之服,皆其时王所与群臣燕之服也。有虞氏质, 深衣而已。孔颖达云:“人君养老有四种:一是养三老五更;二是子孙为国 死难,而王养死者父祖;三是养致仕之老;四是引户校年养庶人之老。四代 皆然。”养国老于上庠,养庶老于下庠,而用燕礼。庠,养也。上庠,右学 大学也,在西郊。下庠,左学[小学]也,在国中(国中)王宫之东。其礼尚 矣。宪养气体而不乞言,宪,法也。养之为法其德行,自五帝则有斯也。在 善则记之,为惇史。惇史,史惇(原)[厚]者也。
夏氏燕衣而养老,改虞制而尚黑衣裳。养国老于东序,养庶老于西序,
而用飨礼。东序,东胶也,亦太学,在国中王宫之东。西序在西郊。殷人缟 衣而养老,殷尚白而缟衣裳。养国老于右学,养庶老于左学,而用食礼。食 音嗣,下同。
周制,玄衣而养老,玄衣素裳。养国老于东胶,胶之为言纠也。养庶老
于虞庠,虞庠在国之西郊,皆学名也。异者、四代相变耳。或上西,或上东, 或贵在国,或贵在郊。周之小学,为有虞氏之库制,是以名虞库云。其立乡 学亦如之。兼用虞燕夏飨殷食之礼。兼用之,备阴阳也。凡饮养阳气,食养 阴气;阳用春夏,阴用秋冬。夏官罗氏仲春罗春鸟,献鸠以养国老。春鸟, 蛰而始出者。是时鹰化为鸠。[鸠]与春鸟变旧为新,宜以养老助生气也。《月 令》:仲秋,天子“养衰老,授几杖,行糜粥饮食”。行(礼)[犹]赐也。 五十养于乡,六十养于国,七十养于学,达于诸侯。 天子诸侯养老同也。 八十拜君命,一坐再至,九十使人受。命谓君不亲飨食,必以其礼致之。凡 三王养老,皆引年。己而引户校年,当行复除也。老人众多,非贤者不可皆 养。乞言合语之礼,皆小乐正诏之于东序。乞言,养老人之贤者,因从乞善 言(百)[可]行者也。合语,乡射、乡饮酒、大射、燕射之属也。《乡射记》 曰:“古者于旅也语。”凡大合乐,必遂养老。大合乐谓春入学释菜合舞,





秋颁学(政)合声。于是时也,天子则视学焉。遂养老者,谓用其明日也。
天子视学,大昕鼓征,所以警众也。早昧爽击鼓,以召众。警犹起也。《周 礼》:“凡用乐,大胥以鼓征学士。”众至,然后天子至,乃命有司行事, 兴秩节,祭先师先圣焉。兴犹举也。秩,常也。节犹礼也。使有司摄其事, 举常礼祭先师先圣,不亲祭之者,视学观礼耳,非为彼报也。有司卒事反命。 告祭毕,天子乃入。始之养也,又之养老之处。凡大合乐,必遂养老,是以 往焉。言始,[始]立学也。适东序,释(尊)[奠]于先老,亲奠之者,己所 有事也。养老(于)东序,则是(亲奠)[视学]于上庠。遂设三老五更群老 之席位焉。三老五更各一人也。皆[年]老(年)更事致仕者也,能更知三德 五事者也,天子[以]父兄养之,示天下之孝悌也。名以三五者,取象三辰五 星,天所因以照明天下者。三老如宾,五更如介,群老如众宾也。适馔省醴, 养老之珍具,亲视其所有。遂发咏焉,退修之,以孝养也。发咏谓以乐(咏)
[纳]之。退修之谓既迎而入,献之以礼,(爵)[献]毕而乐阕。反,登歌《清 庙》。反谓献群老毕,皆升就席[也。反就席],乃席工于西阶上,歌《清庙》 以乐之。既歌而语,以成之也。言父子君臣长幼之道。语,谈说也。歌备而 旅,旅而说父子君臣长幼之道。下管《象》,舞《大武》,象(武)周武王 伐纣之乐也。有司告以乐阕,阕,终也。王乃命公侯伯子男及群吏曰:“反 养老于东序。”终之以仁也。群吏,乡遂之官。王子燕之末,而命诸侯时朝 会在此者,各反养老如此礼,是终其仁心也。食三老五更,天子袒而割牲, 执酱而馈,执爵而酳,冕而总干,所以教诸侯之悌也。冕而总干,亲在舞位 也。三者,道成于三,谓天地人也。老者,旧也,寿也。《诗》云“方叔元 老”,《书》称无遗(耆)苟老之言,则罔所愆。五者,并训于五品。更者, 更也,五代长子更相代也,言其能以善道[改]更(改)己也。故三老五更皆 取有道,妻、男(子)[女] 完具者为之。郑玄曰:老、更,互言之(矣)[耳], 皆老人更知三德五事者也。”蔡邕曰:“更当为叟。”
后汉明帝永平二年三月,以李躬为三老,桓荣为五更,帅群臣养于辟雍。
《月令章句》曰:“三老,国老也。五更,庶老也。”应邵[劭]《汉官仪》 曰:“三老、五更,三代所尊。安车软轮,送迎至家,天子独拜于屏。”邓 辰曰:“汉直以一公为三老,五更无常。”先吉日,司徒上太傅若讲师故三 公人名,用其德行年耆高者一人为三老,次一人为五更也。卢植曰:“选三 公老者为三老,卿大夫中老者为五更也。”皆服都紵大袍单衣,皂缘领袖中 衣,冠进贤,扶玉杖。五更亦如之,不杖。皆斋于太学讲堂。其日,乘舆先 到辟雍礼殿,御坐东厢,遣使者安车软轮迎(送)三老、五更。天子迎于门 屏,交礼,(升)[道]自阼阶,三老升自宾阶。至阶,天子揖如礼。三老升, 东面,三公设几,九卿正(屦)[履],天子亲袒割牲,执酱而馈,执爵而酳, 祝鲠在前,祝?在后。五更南面,三公进供礼,亦如之。谯周《五经然否》 曰:“汉初或云三老答天子拜,遭王莽乱,法度残缺。汉中兴,定礼仪,群 臣欲令三老答拜,城门校尉董(钩)[钧]驳曰:‘养三老,所以教事父之道
通典(中)的下一页
成为本站VIP会员VIP会员登录, 若未注册,请点击免费注册VIP 成为本站会员.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电子书均来自互联网。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


其它广告
联系我们     广告合作     网站声明     关于我们     推荐PDF     全部分类     最近更新     宝宝博客
蓝田玉PDF文档网致力于建设中国最大的PDF格式电子书的收集和下载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