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典(下)



通典(下)

通典卷一百四十二

乐二
  历代沿革下 齐 梁 陈 后魏 北齐 后周 隋 大唐 齐武帝建元二年,有司奏:郊庙雅乐歌辞,旧使学士博士撰,搜简采用。
参议,太庙登歌宜用司徒褚彦回之辞,余悉用黄门郎谢超宗辞。超宗所撰, 多删颜延之、谢庄辞以为新曲。其太庙二室及郊配辞,并尚书令王俭所作。 其祀南郊,群臣出入,奏《肃(成)[咸]之乐》;牲出入,奏《引牲之乐》; 荐笾豆,呈毛血,奏《嘉荐之乐》;迎送神,奏《昭夏之乐》;皇帝入坛东 门,奏《永至之乐》;升坛,奏登歌;初献,奏《文德宣烈之乐》,次奏《武 德宣烈之乐》;太祖高皇帝配享,奏《高德宣烈之乐》;饮福酒,奏《嘉胙 之乐》;就燎位,奏《昭远之乐》,还便殿,奏《休和之乐》。还北郊,初 献,奏《地德凯容之乐》,次奏《昭德凯容之乐》;瘗埋,奏《隶幽之乐》; 余乐并与两郊同。明堂,初献,奏《凯容宣烈之乐》,宾出入及余乐与南北 郊同。祠庙,皇帝入庙门,奏《永至之乐》;太祝裸地,奏登歌;诸皇祖, 各奏《凯容》,帝还东壁上福酒,奏《永胙》;送神,奏《肆夏》;其群臣 出入、牲出入、荐毛血、迎神、诣便殿,并与两郊、明堂同。太祖神室,奏
《高德宣烈之乐》;穆后神室,奏《穆德凯容之乐》;高宗神室,奏《明和
凯容之乐》。四年,籍田,诏骁骑将军江淹造《籍田歌》二章。六年,制“位 未登黄门郎,不得畜女妓”。黄门班在五品。明帝建武二年,雩祭明堂,用 谢胱造辞。
梁武帝思弘古乐,天监元年,下诏求学术通明者皆陈所见。时对乐者七
十八家,咸言乐之宜改,不言改乐之法。帝素善音律,遂自制四器,名之为 通,以定雅乐,莫不(知)[和]韵。语在《制造篇》中。
初,齐永明中,舞人所冠帻并簪笔,武帝曰:“笔笏盖以记事受言,舞
不受言,何事簪笔。岂有身服朝衣,而足綦宴履。”綦音忌。于是去笔。 乃定郊禋宗庙及三朝之雅乐,以武舞为《大壮舞》,取《易》云“大者
壮也”,正大而天地之情可见也。以文舞为《大观舞》,取[《易》云]“大
观在上”,观天之神道而四时不忒也。国乐以“雅”为称,取《诗序》云: “言天下之事,形四方之风,谓之雅。雅者,正也。”止乎十二,则天数也。 乃去阶步之乐,增彻食之雅焉。皇帝出入,宋孝武孝建二年《起居注》奏《永 至》,齐及梁初亦同。至是改为《皇雅》,取《诗》“皇矣上帝,临下有赫” 也。二郊、太庙同用。皇太子出入,奏《(允)[胤]雅》,取《诗》“君子 万年,永锡尔(允)[胤]”。王公出入,奏《寅雅》,取《尚书》、《周官》 “贰公弘化,寅亮天[地](工)”也。上寿酒,奏《介雅》,取《诗》“君 子万年,介尔景福”也。食举,奏《需雅》,取《易》“云上于天,需,君 子以饮食宴乐”也。徹馔,奏《雍雅》,取《礼记》“大飨客出以《雍》徹” 也。并三朝用之。牲出入,宋废帝元徽二年《仪注》奏《引牲》,齐及梁初 亦同。至是改为《涤雅》,取《礼记》“帝牛必在涤三月”也。荐毛血,宋 元徽三年《仪注》奏《嘉荐》,至是为《牷雅》,取《左氏传》“牲牷肥腯”。 北郊、明堂、太庙并同用。降神及迎送,宋元徽三年《仪注》奏《昭夏》, 齐及梁初亦同。至是改为《諴雅》,取《尚书》“至諴感神”。皇帝饮福酒,

宋元徽三年《仪注》奏《嘉胙》,至齐不改,梁初改为《永胙》。至是改为
《献雅》,取《礼记》《祭统》“尸饮五,[君]洗玉爵献卿”。今之福酒, 亦古献之义也。北郊、明堂、太庙同用。就燎位,宋元徽三年《仪注》奏《昭 远》,及齐不改;就埋位,齐永明六年《仪注》奏《隶幽》。至是燎埋俱奏
《禋雅》,取《周礼》《大宗伯》“以禋祀昊天上帝”也。众官出入,宋元 徽三年《仪注》奏《肃(成)[咸]》,齐及粱[初]亦同。至是改为《俊雅》, 取《礼记》“司徒[论]选士之秀者而升之于学,曰俊士”也。二郊、太庙、 明堂,三朝同用焉。其辞并沈约所制也。是时礼乐制度,粲然有序。
  鼓吹,宋、齐并用汉制曲,又充庭用十六曲。武帝乃去其四曲,留其十 二,合四时也。更制新歌,以述功德。天监七年,将有事于太庙。诏曰:“礼 云‘齐日不乐’,今亲(奏)[奉]始出宫,振作鼓吹。外可详议。”八座丞 郎参议,请舆驾始出,鼓吹从而不作,还宫如常仪。帝从之,遂以定制。
  初,武帝之在雍镇,有童谣云:“襄阳白铜蹄,反缚扬州儿。”识者言, 白铜谓金,蹄谓马也;白,金色。及义师之兴,实以铁骑,扬州之士皆面缚, 果如谣言。故即位之后,更造新声,帝自为之词三曲,又令沈约为三曲,以 被管弦。帝既笃敬佛法,又制《善哉》、《大乐》、《大劝》、《天道》、
《仙道》、《神王》、《龙王》、《灭过恶》、《除爱水》、《断苦轮》等 十篇,名为正乐,皆述佛法。又有法乐《童子伎》、《童子倚歌梵呗》,音 败。设无遮大会则为之。
其后台城沦没,简文帝受制于侯景。[景]以简文女溧音栗阳公主为妃,
请帝及主母范淑妃宴于西州,(秦)[奏]梁所常用乐。景仪同索超世亦在宴 筵。帝潸然出涕。景兴曰:“陛下何不乐也?”帝强笑曰:“丞相言索超世 闻此以为何声?”景曰:“臣且不知,何独超世。”自此乐府不修,风雅咸 尽矣。及王僧辨破侯景,诸乐并在荆州。经乱,工器颇阙,元帝诏有司补缀 才备。荆州陷没,周人初不知采用,工人有知音者并入关中,随例多没为奴 婢。
陈初,武帝诏求宋、齐故事。太常卿周弘让奏曰:“齐氏承宋,(武)[咸]
用元徽旧式,宗祀朝飨,奏乐俱同,唯北郊之礼,颇有增益。皇帝入壝门, 奏《永至》;饮福酒,奏《嘉胙》;太尉亚献,奏《凯容》;埋牲,奏《隶 幽》;帝还便殿,奏《休成》;众官入出,并奏《肃(成)[咸]》。此乃元 徽所阙,永明六年之所加也。唯送神之乐,宋孝建二年秋《起居注》云‘奏
《肆夏》’,齐永明中改奏《昭夏》。”帝遂依之。是时并用梁乐,唯改七
室舞辞。 文帝天嘉元年,始定圆丘、明堂及宗庙乐。都官尚书到仲举奏:“众官
出入,皆奏《肃(成)[咸]》。牲出入,奏《(引牺)引牲》。荐毛血,奏
《嘉荐》。迎送神,奏《昭夏》。皇帝入坛,奏《永至》。皇帝升陛,奏登 歌。皇帝初献及太尉亚献、光禄勋终献,并奏《宣烈》。皇帝饮福酒,奏《嘉 胙》;就燎位,奏《昭远》;还便殿,奏《休成》。”
  宣帝太建元年,定三朝之乐,采梁故事,奏《相和》五引,各随王月。 祠用宋曲,宴准梁乐,盖取人神不杂也。五年,诏尚书左丞刘平、仪曹郎张 崖,定南北郊及明堂仪注。改天嘉中所用齐乐,尽以“韶”为名。工就位定, 协律校尉举麾,太乐令跪赞云:“奏《懋韶》之乐。”降神,奏《通韶》; 牲入出,奏《洁韶》;帝入坛及还便殿,奏《穆韶》。帝初再拜,舞《七德》, 工执干楯,曲终复缀。出就悬东,继舞《九序》,工执羽籥。献爵于天神及
  
太祖之座,奏登歌。帝饮福酒,奏《嘉韶》;就燎位,奏《报韶》。至六年 十一月,侍中尚书左仆射徐陵、仪曹郎中沈罕奏,来年元会仪注,先会一日, 太乐展宫悬、高絙,五案于殿庭。客入,奏《相和》五引。帝出,黄门侍郎 举麾于殿上,掌固应之,举于阶下,奏《康韶》之乐。诏延王公宴登,奏《(燮)
[变]韶》。奉珪璧讫,初引下殿,奏亦如之。帝兴,入便殿,奏《穆韶》。 更衣又出,奏亦如之。帝举酒,奏《绥韶》。进膳,奏《侑韶》。帝御茶果, 太常丞跪请进舞《七德》,继之《九序》。其鼓吹杂伎,取晋、宋之旧,微 更附益。
  及后主嗣位,沈荒于酒,视朝之外,多在宴筵。尤重声乐,遣宫女习北 方箫鼓,谓之《代北》,酒酣则奏之。又于清乐中造《黄鹂留》及《玉树后 庭花》、《金钗两臂垂》等曲,与幸臣制其歌词,绮艳相高,极于轻荡。男 女唱和,其音甚哀。
  后魏道武皇帝定中山,获其乐悬,未遑创改,因时而用之。代历分崩, 颇有遗失。天兴元年冬,诏尚书吏部郎邓彦海定律吕,协音乐。及追尊曾祖、 祖、考诸帝,乐用八(允)[佾],舞《皇始舞》。《皇始舞》,道武所作也, 以明开大始祖之业。后更制宗庙。皇帝入庙门,奏《王夏》,太祝迎神于庙 门,奏迎神曲,犹古降神之乐;乾豆上,奏登歌,犹古清庙之乐;曲终,下 奏《神祚》,嘉神明之飨也;皇帝行礼七庙,奏《(升)[陛]步》,以为行 止之节;皇帝出门,奏《总章》,次奏《八(允)[佾]舞》,次奏送神曲。 道武初,冬至祭天于南郊圆丘,乐用《皇矣》,奏《云和》之舞,事讫,奏
《维皇》,将燎;夏至祭地祇于北郊方泽,乐用《神祚》,奏《大武》之舞。
正月上日,飨群臣,宣布政教,备列宫悬正乐,兼奏燕、赵、秦、吴之音, 五方殊俗之曲。四时飨会亦用焉。又有掖庭中歌《真人代歌》,上叙祖宗开 业所由,下及君臣废兴之迹,凡有百五十章。六年冬,诏太乐、总章、鼓吹 增修杂伎,以备百戏,大飨设之于殿庭,如汉、晋之旧也。明元帝初,又增 修之,撰合大曲,更为钟鼓之节。
太武帝破赫连昌,获古雅乐,及平凉州,破沮渠氏。得其伶人、器服,
并择而存之。后通西域,又以悦般国鼓舞设于乐署。其后古乐音制,罕复传 习, 旧工更尽,声曲多亡。
孝文帝太和初,司乐上书,陈乐章有阙,求集群官议定其事,并访吏人
有能体解古乐者,与之广修器数,甄立名器,以谐八音。诏可。虽经众议, 率无洞晓音律,乐部不能立,其事弥有残缺。然方乐之制及四夷歌舞,稍列 于太乐、金石羽旄之饰,为壮丽于往时矣。后又诏中书监高闾,令与太乐详 采古今,以备乐典。历年未精,而闾卒。
  宣武帝正始中,诏太常卿刘芳主修营乐器。时扬州人张阳子、义阳人倪 凤皇、陈孝孙、戴当千、吴殿、陈文明、陈成等七人颇解雅乐正声,《八佾》、 文武二舞,钟磬、管弦、登歌声调,芳皆令教习,参取是非。
  初,御史中尉元匡与芳等竞论钟律。孝明帝熙平二年冬,匡复上言其事, 太师、高阳王(维)[雍]等奏停之。先是,有陈仲儒者自江南归国,颇闲乐 事,请依京房立准,以调八音。神龟二年夏,有司及萧宝寅等奏言:“仲儒 辄持己心,轻欲制作,不可依许。”诏曰:“如所奏。”语在制造篇中。
  正光中,诏侍中,安丰王延明与其门生河间信都芳博采古今乐事,芳后 乃选延明所集《乐说》并《诸器物准图》二十余事而注之,不得在乐署考正 声律也。
  
  至普泰初,前废帝诏尚书长孙稚、太常卿祖莹理金石。武帝永熙二年春, 祖莹复议曰:“按周兼六代之乐,声律所施,咸有次第。自灭学以后,礼乐 散亡,汉来所存,二舞而已。今请改《韶舞》为《崇德》,《武舞》为《章 烈》,总名曰《嘉成》。汉乐章云:‘高张四悬,神来宴飨。’宗庙所设, 宫悬明矣。计五郊天神,尊于人鬼;六宫阴极,体同至尊。(礼)[理]无减 降,宜皆用宫悬。其舞人冠服制裁咸同旧式。”诏曰:“以‘成’为号,良 无间然。六代之舞,皆以大为名,今可准古为《大成》也。其舞但依旧为文 武而已。余如议。”
  后太乐令崔九龙言于太常卿祖莹曰:“声有七声,调有七调,以今七调 合之七律,起于黄钟,终于中吕。今古杂曲,随调举之,将五百曲。恐诸曲 名,后致亡失,今辄条记,存亡于乐府。”莹依而(正)[上]之。九龙所录, 或雅或郑,至于谣俗、四夷杂歌,但记其声折而已,不能知其本意。又名多 舛谬,莫识所由,随其淫正而取之。乐署悉令传习,其中复有所遗,至于古 雅,尤多亡失。
初,孝文皇帝因讨淮、汉,宣武定寿春,收其声伎。江左所传中原旧曲
《明君》、《圣主》、《公莫》、《白鸠》之属,及江南吴歌、荆楚西声, 总谓《清商》。至于殿庭飨宴兼奏之。其圆丘、方泽、上辛、地祇、五郊、 四时拜庙、三冬、元至、社稷、马射、籍田乐人之数,各有差等。
自宣武已后,始爱胡声,洎于迁都。屈茨,琵琶,五弦,箜篌,胡耇,
胡鼓,铜钹,打沙罗,胡舞铿锵镗鎝,上音汤。下音(荅)[塔]。洪心骇耳, 抚筝新靡绝丽,歌音全似吟哭,听之者无不凄怆。琵琶及当路琴瑟殆绝音。 皆初声颇复闲缓,度曲转急躁。按此音所由,源出西域诸天诸佛韵调,娄罗 胡语,直置难解,况复被之土木?是以感其声者,莫不奢淫躁竞,举止轻飙, 或踊或跃,乍动乍息,0 羌娇反。脚弹指,撼头弄目,情发于中,不能自止。 论乐岂须钟鼓,但问风化浅深,虽此胡声,足败华俗。非唯人情感动,衣服 亦随之以变,长衫戆帽,阔带小?,自号惊紧,争入时代;妇女衣髻,亦尚 危侧,不重从容,俱笑宽缓。盖惊危者,势不久安,此兆先见,何以能立! 形貌如此,心亦随之。亡国之音,亦由浮竞,岂唯哀细,独表衰微。操■执 籥,虽出瞽史;易俗移风,实在时政。
北齐文宣初,尚未改旧章。宫悬各设十二鎛钟,于其辰位,四面并设编
钟编磬各一筍簴,合二十架。设建鼓于四隅。郊庙[朝]会同用之。其后将有 创革,尚药典御祖珽上书曰:“魏氏来自云、朔,未移其俗。至道武破慕容 宝于中山,获晋乐器,不知采用,皆委弃之。天兴初,吏部郎邓彦海奏上庙 乐,创制宫悬,而钟管不备。乐章既阙,杂以《簸逻回歌》。初用八佾,作
《皇始》之舞。至太武帝平河西,得沮渠蒙逊之伎,宾嘉大礼,皆杂用焉。 此声所兴,盖苻坚之末,吕光平西域得胡戎之乐,因又改变,杂以秦声,所 谓《秦汉乐》也。至永熙中,录尚书长孙承业(名)[各]雅,已具后魏事中。 共臣先人太常卿莹等,斟酌缮修,戎华兼采,至于钟鼓律吕,奂然大备。自 古相袭,损益可知,今之创制,请以为准。”珽因采魏安丰王延明及信都芳 等所著《乐说》,而定正声。始具宫悬之器,仍杂西凉之曲,乐名《广成》, 而[舞]无所号,所谓“洛阳旧乐”者也。
  武成之时,始定四郊、宗庙之乐。群巨入出,奏《肆夏》。牲入出,荐 毛血,并奏《昭夏》。迎送神及皇帝初献、(亚)[裸]献、礼五方上帝, 并奏《高明》之乐,为《覆焘》之舞。皇帝入坛门及升坛饮福酒,就燎位,
  
还便殿,并奏《皇夏》。以《高祖》配飨,奏《武德》之乐,为《昭烈》之 舞。裸地,奏登歌。其四时祭庙及禘祫六代、五代、高祖、曾祖、祖诸神室, 并奏《始(基)[陛]》之乐,为《恢祚》之舞。神武皇帝神室,奏《武德》 之乐,为《昭烈》之舞。文襄皇帝神室,奏《文德》之乐,为《宣政》之舞。 文宣皇帝神室,奏《文正》之乐,为《光大》之舞。孝昭皇帝神室,奏《文 明》之乐,为《休德》之舞。其(出入)[入出] 之仪,同四郊之礼。其时郊 庙宴享之乐,皆魏代故西凉伎,即是晋初旧声,魏太武平凉所得也。秦汉二 代,是魏晋相承之乐;其吴声者,是江南宋、齐之伎。
鼓吹《朱鹭》等二十曲,皆改古名,以叙功德。古(文) [又]有《黄雀》、
《钓竿》二曲,略而不用。(盖)[并]议定其名,被于鼓吹。诸州镇戍,各 给鼓吹乐人,多少各以大小等级为差。诸王为州,皆给鼓吹,赤鼓、赤角, 皇子则增给吴鼓、长鸣角,上州刺史皆给青鼓、青角,中州刺史以下及诸镇 戍皆给黑鼓、黑角。乐器皆有衣,并同色鼓。杂乐有西凉鼙舞、清乐、龟兹 等。然吹笙、弹琵琶、五弦及歌舞之伎,自文襄以来,皆所爱好。至河清以 后,传习尤盛。后主唯赏胡戎乐,耽爱无已。于是繁习淫声,争新哀怨。故 曹妙达、安未弱、安马驹之徒,至有封王开府者,遂服簪缨而为伶人之事。 后主亦自能度曲,亲执乐器,悦玩无倦,遂倚弦而歌,别采新声,为《无愁 曲》,音韵窈窕,极于哀思;使胡儿阉官之辈,齐唱和之,曲终乐阕,莫不 殒涕。虽行幸道路,或时马上奏之,乐往哀来,竟以亡国。
后周文帝霸政,平江陵,大获梁氏乐器。及建六官,乃令有司详定郊庙
乐歌舞各有等差,虽著其文,竟未之行也。 及武帝天和初,造《山云舞》以备六代。南北郊,雩坛、太庙、禘祫,
俱用六舞。南郊则《大夏》降神,《大濩》献熟,次作《大武》、《正德》、
《武德》、《山云之舞》。北郊则《大濩》降神,《大夏》献熟,次作《大 武》、《正德》、《武德》、《山云之舞》。雩坛以《大武》降神,《正德》 献熟,次作《大夏》、《大濩》、《武德》、《山云之舞》。太庙褅祫,则
《大武》降神,《山云》献熟,次作《正德》、《大夏》、《大濩》、《武
德之舞》。时享太庙,以《山云》降神,《大夏》献熟,次作《武德之舞》。 拜社,以《大濩》降神,(《正德》)[《大武》]献熟,次作《正德之舞》。 五郊朝日,以《大夏》降神,《大濩》献熟。神州、夕月、籍田,以《正德》 降神,《大濩》献熟。
建德二年十月,六代乐成,奏于崇信殿。宫悬,依梁三十六架。朝会则
皇帝出入,奏《皇夏》。皇太子出入,奏《肆夏》。王公出入,奏《骜夏》。 骜音遨。五等诸侯元日献玉帛,奏《纳夏》。宴族人,奏《族夏》。大会至 尊执爵,奏登歌十八曲。食举,奏《深夏》,舞六代《大夏》、《大濩》、
《大武》、《正德》、《武德》、《山云》之舞。于是正定雅音,为郊庙乐。 创造钟律,颇得其宜。乃以梁鼓吹熊罴十二按,每元正大会,列于悬间,与 正乐合奏。
  初,太祖辅魏之时,高昌款附,及得其伎,教习以备飨宴之礼。[天和] 六年,罢掖庭四夷之乐。其后,帝聘皇后于突厥,得其所获康国、龟兹等乐, 更杂以高昌之旧,并于大司乐习焉。采用其声,被于钟石,取《周官》制以 陈之。
  宣帝时,改前代鼓吹《朱鹭》等曲,制为十五曲,述受魏禅及战功之事。 帝每晨出夜还,恒陈鼓吹。尝幸同州,自应门至赤岸,数十里间,鼓吹俱作。
  
祈雨仲山还,令京城士女,于街巷奏乐以迎之。公私顿弊,以至于亡。 隋文帝开皇二年,尚因周乐,命工人齐树提检校乐府,改换声律,益不
能通。俄而沛公郑译奏上,请更修正。于是诏太常卿牛弘、国子祭酒辛彦之、 国子博士何妥等议正乐。然沦谬既久,积年议不定。帝怒曰:“我受天命七 年,乐府犹歌前代功德。”命治书侍御史李谔引弘等以下,将罪之。谔奏曰: “武王克殷,至周公相成王始制礼乐。斯事体大,不可速成。”帝意稍解。 九年,平陈、获宋、齐旧乐,诏于太常置清商署以管之。求得陈太乐令蔡子 元、于普明等,复居其职。
  隋代雅乐,唯奏黄钟一宫,郊庙朝飨用一调,迎气用五调。旧工更尽, 其余声律皆不复通。或有能为蕤宾之宫者,享祀之际[肆](隶)之,竟无觉 者。弘又修皇后房内之乐。文帝龙潜时,颇好音乐,故尝因倚琵琶,作歌二 首,名曰《地厚》、《天高》,托言夫妻之义。因即取之为房内曲,命妇人 并登歌、上寿并用之。职在宫内,女人教习之。于是秘书监牛弘、秘书丞姚 察、散骑常侍许善心、仪同三司刘臻、内史舍人虞世基等,更共详议。按《周 官》《大司乐》:“奏黄钟,歌大吕,舞《云门》,以祀天神。奏太蔟,歌 应钟,舞《咸池》,以祭地祇。秦姑洗,歌南吕,舞《大韶》,以祀四望。 奏蕤宾,歌函钟,舞《大夏》,以祭山川。奏夷则,歌小吕,舞《大濩》, 以享先妣。奏无射,歌夹钟,舞《大武》,以享先祖。”此乃周制,立二王 三恪,通已为六代之乐。至四时祭祀,则分而用之。以六乐配十二调,一代 之乐,则用二调矣。隋去六代之乐,又无四望、先妣之祭,今既与古祭法有 别,乃以神祇位次分乐配焉。奏黄钟,歌大吕,以祀圆丘。黄钟所以宣六气 也,耀魄天神,最为尊极,故奏黄钟以祀之。奏太蔟,歌应钟,以祭方泽。 太蔟所以赞阳出滞,昆仑厚载之重,故奏太蔟以祀之。奏姑洗,歌南吕,[以] 祀五郊、神州。姑洗所以修洁百物,五[郊](帝)神州,天地之次,故奏姑 洗以祀之。奏蕤宾,歌[函](林)钟,以祀宗庙。蕤宾所以安静[神人](社 稷),祖宗有国之[本](大),故奏蕤宾以祀之。奏夷则,歌小吕,以祀社 稷、先农。夷则所以咏歌九谷,贵在秋成,故奏夷则以祀之。奏无射,歌夹 钟,以祭巡狩方岳。[无射](巡狩)所以示人轨物,视秩观风,故奏无射以 祀之。同用文武二舞。其圆丘降神[六变,方泽降神]八变,宗庙禘祫降神九 变,皆用《昭夏》。其余享祀皆一变。皇帝入出,奏《皇夏》。群官入出, 皆奏《肆夏》。举酒上寿,奏《需夏》。迎送鬼神,奏《昭夏》。荐献郊庙, 奏《咸夏》。宴飨殿上,奏登歌。并文舞武舞,合为八曲。古有宫、商、角、 徵、羽五引,梁以三朝元会奏之。今改为五音,其声悉依宫商,不使差越。 唯迎气于五郊,降神奏之,《月令》所谓“孟春其音角”是也。通前为十三 曲。并内官所奏《天高》、《地厚》二曲,于房中奏之,合十五曲。其登歌, 祀神宴会通行之。若有大祀临轩,陈于阶坛之上。若册拜王公,设宫悬,不 用登歌。释奠则唯用登歌,而不设悬。古者人君食,皆用当月之调,以取时 律之声,使不失五常之性,调畅四体,令得时气之和。故东汉太子丞鲍邺上 言,天子食饮,必顺四时,有食举乐,所以顺天地,养神明,可作十二月均, 感天地和气。此则殿庭月调之义也。祭祀既已分乐迎气,临轩朝会,并用当 月之律。正月悬太蔟之均,[乃至](及)十二月悬大吕之均,欲感人君性情, 允协阴阳之序也。并撰歌诗三十首,[诏]并令施用。
  先是,文帝遣内史侍郎李元操、直内侍省卢思道等,制清庙歌词十二曲, 令于太乐教习,以代周歌。至仁寿中,炀帝为太子时,从飨于太庙,乃上言:
  
“清庙之词,文多浮丽,不足以宣功德,请更议之。”于是诏吏部尚书牛弘、 开府仪同柳顾言、秘书丞许善心、内史舍人虞世基、礼部侍郎蔡徵等,更详 故实,刱制雅乐歌词。
  炀帝大业元年,诏修高祖庙乐。(雅)[唯]新造《高祖歌》九首。仍属 戎车,不遑刊正,礼乐之事,竟无成功。而帝矜奢,颇耽淫曲,御史大夫裴 蕴揣知帝情,奏搜周、齐、梁、陈乐工子弟及人间善声调音律凡三百余人, 并付太乐。倡优猱杂,咸来萃止。其哀管杂声,淫弦巧奏,皆出邺城之下, 高齐之旧曲也。大唐太宗文皇帝留心雅正,励精文教。贞观之初,合考隋氏 所传南北之乐,梁、陈尽吴、楚之声,周、齐皆胡虏之音。乃命太常卿祖孝 孙正宫调,起居郎吕才习音韵,协律郎张文收考律吕,平其散滥,为之折衷。 汉以来郊祀、明堂,有夕牲、迎神、登歌等曲。近代加裸地、迎牲、饮福酒。 今夕牲、裸地不用乐,公卿摄事又去饮福酒之乐。周享神诸乐,多以“夏” 为名,宋以“永”为名,梁以“雅”为名,后周亦以“夏”为名,隋氏因之。 今国家以“和”为名。旋宫之乐久丧,汉章帝建初三年鲍邺始请用之,顺帝 阳嘉二年复废。累代[皆](会)黄钟一均,变极七音,则五钟废而不击,反 谓之哑钟。祖孝孙始为旋宫之法,造十二和乐,合四十八曲,八十四调。至 开元中,又造三和乐,共十五和乐,其曰《元和》、《顺和》、《永和》、
《肃和》、《雍和》、《寿和》、《太和》、《舒和》、《休和》、《昭和》、
《祴和》、音陔。《正和》、《承和》、《丰和》、《宣和》。又制文舞、 武舞、文舞朝廷谓之《九功舞》,武舞朝廷谓之《七德舞》。乐用钟、磬、 柷、敔、晋鼓、节鼓、琴、瑟、筝、筑、竽、笙、箫、笛、箎、埙、錞于、 铙、铎、抚拍、舂牍,谓之雅乐。[雅乐]唯郊庙、元会、冬至及册命大礼, 则辨其曲度章句,而分始终之次焉。
夹钟宫《元历十四年国讳改焉和》一变,黄钟角《元和》一变, 太蔟徵
《元和》一变,姑洗羽《元和》一变。 右四曲冬至于圆丘大祭奏之,以文舞六变降神替《昭夏》。若祭五方上
帝、日月,则黄钟宫奏《元和》,以文舞三变降神。若其送神,皆奏一变。
  林钟宫《顺和》二变,太蔟角《顺和》二变,姑洗徵《顺和》二变,南 吕羽《顺和》二变。
右四曲夏至于皇地祇大祭则奏之,以文舞八变降神替《昭夏》。若祭祀
社稷及神州、籍田,则于太簇宫奏《顺和》,以文舞三变降神。若其送神, 皆奏一变。
黄钟宫《永和》三变,大吕角《永和》三变,太蔟徵《永和》二变,应
钟羽《永和》二变。 右四曲于宗庙大祭则奏之,以文舞九变降神替《昭夏》。若四时小祭,
则于无射宫奏《永和》,以文[舞](武)三变降神也。若送神,皆奏一变。 无射宫《永和》,夷则宫《永和》,蕤宾宫《顺和》,姑洗宫《顺和》,
太蔟宫《顺和》,黄钟宫《元和》。 右六曲于雩坛蜡百神各奏一变,总六变,以文舞降神替《昭夏》。若送
神,则于黄钟宫奏《元和》一变。
  《九德之歌》、宗庙登歌则奏之,替《昭夏》。若大祭,则于大吕宫奏 之;若四时小祭,则于夹钟宫奏之。《肃和》、奠玉及诸郊登歌同奏之,替
《昭夏》。祭祀之日,悬下奏黄钟,登歌奏大吕;悬下奏太蔟,登歌奏应钟。
《雍和》、诸郊庙有司行事,进俎及酌酒、读祝文、彻豆奏之,替《咸夏》。

  《寿和》、诸郊庙皇帝亲行事,酌酒、读祝文同奏之,替《咸夏》。《宫 音》、土王日祭黄帝,奏黄钟宫三变降神,替旧宫音。《商音》、立秋日祭 白帝,奏太蔟商(二)[三]变降神,替旧商音。《角音》、立春日祭青帝, 奏洗姑角(二)[三]变降神,替旧角音。《徵音》、立夏日祭赤帝,奏林钟 徵三变降神,替旧徵音。《羽音》、立冬日祭黑帝,奏南吕羽三变降神,替 旧羽音。《凯和》,诸郊庙武舞则奏之六成,替旧武舞。《太和》、皇帝临 轩受朝入出则奏之,替《皇夏》。《舒和》、王公朝会入出及诸郊送神二舞 郎入出同奏之,替《肆夏》。《休和》、皇帝食举(食)及群臣上寿则奏之, 替《需夏》。《昭和》、皇帝元日上寿酒登歌奏之,替旧登歌。《采茨》、 皇帝乘舆出则奏之。《祴和》、三公升殿会讫,下阶履行则奏之。《驺虞》、 皇帝大射则奏之。《狸首》、诸侯射则奏之。《九功》、殿庭朝会文舞则奏 之,替旧文舞。《七德》、殿庭朝会武舞则奏之,替旧武舞。《正和》、皇 [后]
(帝)入宫受朝,入出则奏之,替房内。《承和》、皇太子殿轩悬受朝,入 出奏姑洗宫,替《肆夏》。《丰和》、飨先农则奏之。《宣和》。孔宣父庙、 齐太公庙奏之。
  汉明帝养老亦奏乐,自后遂亡。今郊社庙(而)[同]用宫悬二舞,改名 易调为异。旧释奠唯有登歌,今设轩悬。雨师、山川并不设乐。于是雅乐大 备。故天下靡然向风矣。
凡有事于太庙,每室酌献,各用舞焉:献祖室用《光大之舞》,黄钟宫
调。懿祖室用《长发之舞》,黄钟宫调。太祖室用《大政之舞》,太蔟宫调。 代祖室用《大成之舞》,姑洗宫调。高祖室用《大明之舞》,蕤宾宫调。太 宗室用《崇德之舞》,[夷则](黄钟)宫调。高宗室用《钧天之舞》,黄钟 宫调。中宗室用《(文)[太]和之舞》,太簇宫调。睿宗室用《景(文)[云] 之舞》,黄钟宫调。孝敬庙用《承光之舞》,诸太子庙用《凯安之舞》。
凡祀昊天上帝及五方、大明、夜明之乐,皆六成;夹钟宫调三成,黄钟
角调一成,太蔟徵调一成,姑洗羽调一成。[若五](共六成)郊迎气,黄帝 用黄钟宫调,青帝用姑洗角调,白帝用太蔟商调,赤帝用林钟徵调,黑帝用 南吕羽调。祭皇地祇、神州,社稷乐,皆八成;林钟宫调二成,太蔟角二成, 姑洗徵二成,南吕羽二成。享宗庙之乐,九成;黄钟宫三成,大吕角二成, 太蔟徵三成,应钟羽二成。其余祭祀,三成而已。皆用姑 洗之均。

通典卷一百四十三

乐三


十二律


  先王通于伦理,以候气之管为乐声之均,吹建子之律,以子为黄钟,十 一月之辰名子。子者,孳也,阳气至此更孳益而生,故谓之子也。律,法也。 隶首作数,《博物志》曰:“隶首,黄帝臣。”一说隶首,算法者。大挠作 甲子,《吕氏春秋》曰:“黄帝师大挠。”又《博物志》曰:“容成氏造历, 黄帝臣也。”夫推历生律制器,规圆矩方,权衡平准。度长短者,不失毫厘。 量多少者,不失圭撮。权轻重者,不失黍累。纪于一,协于十,长于百,大 于千,广于万,故一十百千万可得而综也。丑为大吕,十二月之辰名丑。丑 者,纽也,言居终始之际,故以丑为名。寅为大蔟,正月之辰名寅。寅者, 津也,津者涂之义。正月之时,生万物之津涂,故谓之寅。卯为夹钟,二月 之辰名卯。卯(者),茂也。言阳气至此,物生孳茂也,故谓之卯。辰为姑 洗,三月之辰名辰。辰者震动之义,此月物皆震动而长,故谓之辰。巳为中 吕,四月之辰名巳,巳者,起也,物至此时皆长而起也,故谓之巳。午为蕤 宾,五月之辰名午,午者,长也,明物皆长[大],故谓之午。未为林钟,六 月之辰名未。未者,味也,言时物向成,皆有气味,故谓之未。申为夷则, 七月之辰名申。申者,身也。言万物皆身体而成就,故谓之申。酉为南吕, 八月之辰名酉。酉者緧缩之义,此月时物皆缩小而成也,故谓之酉。戌为无 射,九月之辰名戌,戌者,灭也,言时衰灭也,故谓之戌。亥为应钟。十月 之辰名亥。亥者,劾也,言阴阳气劾杀万物,故谓之亥。阳管有六为律者, 谓黄钟。十一月之管,谓之黄钟。黄钟者,是阴阳之中,若天有六气,降为 五味,天有六甲,地有五子,总十一,而天地之数毕矣,故以六为中。黄钟 者,是六律之首,故以黄钟为名。黄者,土之色,阳气在地中,故以黄为称。 钟者,动也,聚也。阳气潜动于黄泉,聚养万物,萌芽将出,故名黄钟也。 太蔟、太者,大也。蔟者,臻也。言正月之时,万物之生,随于阳气,蔟地 而出,故谓之太蔟。姑洗、姑之言枯,洗者洗濯之义。三月之时,物[生]新 絜,洗除其枯,改柯易叶,谓之姑洗。亦云姑者,古也。洗者,鲜也。言万 物去古而就鲜。蕤宾、蕤者,葳蕤垂下之义。宾者,敬也。五月阳气下降, 阴气始起,共相宾敬,谓之蕤宾。夷则、夷,平。则,法也。七月之时,万 物(皆)[将]成,平均结实,皆有法则,故谓之夷则。亦云夷者,伤之义。 言秋之时,万物始被刑法而伤其性,故以为名。无射,射者,出也,言冬时 阳气上,万物收藏不复出。[亦云]射,厌也,九月之中,物皆成实,(而) 无可厌(恶)[要]也。又云,射,终也,言万物随阳而复,又随阳而起,无 有终极,故以为名也。此六者为阳月之管,谓之律。律者,法也,言阳气(始)
[施]生,各有其法。又律者,帅也,所以帅导阳气,使之通达。阴管有六为 吕者,谓大吕、十二月之时,阳方生育之功,其道广大,故谓之大吕。吕者, 侣也,言与阳为侣,对生万物。又吕者,距也,言阳气欲出,阴气不许,恐 出伤己,故距之。应钟、十月之时,岁功皆成,应阳之功,收而积聚,故谓 之应钟。又应者,应和之义,言万物聚于上中,应阳气而动于下,故谓之应 钟。南吕、南者,任也。八月之中,物皆含秀,怀任之象,阴任阳功,助阳

成功之义也,故谓之南吕。林钟、林者,茂也,盛也。六月之中,物皆茂盛, 积于林野,故谓之林钟。又林,众也,言万物成就,种类众盛,谓之林钟也。 中吕、又云小吕。四月之时,阳气盛长,阴助功微,故谓之小吕。夹钟,夹 者,佐也。二月之中,物未尽出,阴佐阳气,聚物而出,故谓之夹钟。又夹 者,言万物为孚甲而夹,至此分解,所夹钟聚而出之,因以为名。此六者阴 月之管,谓之为吕。吕者,助也,所以助阳成功也。变阴阳之声,故为十二 调,调各文之以五声,播之以八音,乃成为乐,故有十二悬之乐焉。
  《周礼·春官》:“太师掌六律六同,以合阴阳之声。阳声:黄钟,太 蔟、姑洗、蕤宾、夷则、无射。阴声:大吕、应钟、南吕、函钟、小吕、夹 钟。皆文之以五声:宫、商、角、徵、羽。播之以八音:金、石、丝、竹、 匏、土、革、木。谓之八音,以合阴阳之声者,阴阳各有合也:黄钟,子之 气,十一月建焉,而辰在星纪;大吕,丑之气,十二月建焉,而辰在玄枵; 太蔟,寅之气,正月建焉,而辰在娵訾;应钟,亥之气,十月建焉,而辰在 析木;姑洗,辰之气,三月建焉,而辰在大梁;南吕,酉之气,八月建焉, 而辰在寿星;蕤宾,午之气,五月建焉,而辰在鹑首;林钟,未之气,六月 建焉,而辰在鹑火;夷则,申之气,七月建焉,而辰在鹑尾;中吕,巳之气, 四月建焉,而辰在实沉;无射,戌之气,九月建焉,而辰在大火;夹钟,卯 之气,二月建焉,而辰在降娄。辰与建交错贸处,似表里然,是其合也。其 相生,则以阴阳六体为之,黄钟初九下生林钟之初六,林钟又上生太蔟之九 二,太蔟又下生南吕之六二,南吕又上生姑洗之九三,姑洗又下生应钟之六 三,应钟又上生蕤宾之九四,蕤宾又上生大吕之六四,大吕又下生夷则之九 五,夷则又上生夹钟之六五,夹钟又上生无射之上九,无射又下生中吕之上 六。同位者象夫妻,异位者象子母。所谓律娶妻而吕生子者也。黄钟长九寸, 其实一籥,下生者三分去一,上生者三分益一,五上六下,乃一终矣。文之 者以调五声,使之相次如绵绣之有文章也。播,犹扬也,扬之以八音,乃可 得而观矣。凡为乐器,以十有二律为之数度,以十有二声为之齐量。数度, 度广长也。齐量,侈弇之所容也。凡和乐,亦如之。”和乐,谓调故器。

五声八音名义


  五声者,一曰宫,宫者,义取宫室之象,所以安容于物。宫者,土也, 土亦无所不容,故谓之宫。又宫者,中也,义取中和之理。其余四声而和调 之。二曰商,商者,金也,金坚强,故名之。亦当时物皆强坚成就之义也。 三曰角,角者,触也,言时万物象阳气触动而出。角者,木生从地而出,触 动之义也。四曰徵,徵者,止也,言物盛则止,象阳气盛而止。又徵者,火 也,火生炎盛之义也。五曰羽。羽者,舒也,时阳气将复,万物孳育而舒生 也。
  八音者,八卦之音,卦各有风,谓之八风也。一曰乾之音石,其风不周。 乾主于石,故磬音属之。其风谓之不周。不周者,象天道广被,无不周遍。 二曰坎之音革,其风广莫。坎主皮革,鼓音属之。其风谓之广莫。广者,大 也;莫者,虚无也。言时风体大,养物于地下,阳气虚无,难见之道,故以 广莫为名。三日艮之音匏,其风融。艮主于匏,故笙、竽之声属之。其风谓 之融。融者,明也。建寅之时风养物出于地,(物)[地]有可明见,故谓之 融,四曰震之音竹,其风明庶。震主于竹,故以箫、敔之音属之。其风[谓]
  
为明庶。庶者,众也,言风之生物,明见者众,故为明庶。五曰巽之音木, 其风清明。巽主木,故柷、敔之音属之。其风谓之清明。清者,洁也;明者, 净也。言风生万物,皆清洁明净,故谓之清明。六曰离之音丝,其风景。离 主于丝,故琴瑟之音属之。其风谓之景。景者,大也。其风养万物,皆长大 明盛也,故谓之景。七曰坤之音土,其风凉。坤主于土,故埙音属之。其风 谓之凉。凉者,阴[气]也,故谓之凉。八曰兑之音金,其风阊阖。兑主于金, 故钟音属之。其风谓之阊阖。阊者,唱帅之义;阖者,复阖之理。谓时万物 将归复于土,阳倡而入,阴随而阖,故谓之阊阖。
  《月令》云:“正月,其音角。谓乐器之声,三分羽益一以生角,角数 六十四。属木,以其清浊中,人象也。春气和,则角声调。其二月、三月不 见者,并同正月,他[皆](物)仿此。四月,其音徵。三分宫去一以生徵, 徵数五十四。属火,以其徵清,事之象也。夏气和,则徵声调。中央土,其 音宫。声始于宫,宫数八十一。属土,以其最大也。七月,其音商。三分徵 益一以生商,商数七十二。属金,以其浊次宫,臣之象也。秋气和,则商声 调。十月,其音羽。”三分商去一以生羽,羽数四十八。属水,以其最清, 物之象也。冬气和,则羽声调。《乐记》曰:“宫为君,居中,总四方。商 为臣,秋义断决。角为人,春物并生,各以区别,人之象也。徵为事,夏物 盛,故多事。羽为物,冬物聚也。五者不乱,则无粘滞之音矣。五者,君、 臣、人、事、物也。凡声浊者尊,清者卑。粘滞,敝败不和貌,粘音昌占反, 滞音昌制反。宫乱则荒,其君骄;商乱则陂,彼义反。注同。其官坏;角乱 则忧,其人怨;徵乱则哀,其事勤;羽乱则危,其财匮。五者皆乱,迭相陵, 谓之慢,如此,则国之灭亡无日矣。君、臣、人、事、物其道乱,则其音应 而乱。荒,犹散也。陂,倾也。《书》曰:“王耄荒。”《易》曰:“无平 不陂。”夫民有血气心知之性,而无哀乐喜怒之常,应感[起]物而动,然后 心术形焉。言在所以感之也。术,所由也。形,犹见也。是故志微、噍杀之 音作,而民思忧;啴谐、慢易、繁文、简节之音作,而民康乐;粗厉、猛起、 奋未、广贲之音作,而民刚毅;廉直、劲正、庄诚之音作,而民肃敬;宽裕、 肉好、顺成、和动之音作,而民慈爱;流辟、邪散、狄成、涤滥之音作,而 民淫乱。志微,意细也。吴公子札听《郑风》而曰:“其细已甚,民弗堪也。” 简节,少易也。奋未,动使四支也。贲改为愤,愤怒,气充实也。《春秋传》 曰:“血气狡愤。”肉,肥也。狄、涤,往来疾貌。滥,僭差也。此皆民心 无常之效也。肉或为润。然后圣人作为鞉、鼓、椌、楬、埙、箎、此六者, 德音之音也。六者为本,以其声质也。椌、楬,谓柷敔也。埙、箎,或为簨 簴。鞉,徒刀反。椌,苦江反。楬,苦八反。埙音諠。箎音池。然后钟磬竽 瑟以和之,干戚旄狄以舞之,此所以祭先王之庙也。钟声铿,铿以立号,号 以立横,横以立武,君子听钟声则 思武臣;号令所以警众也。横,充也,谓 气作充满也。横音光浪反。石声磬,磬以立辨,辨以致死,君子听磬声则思 死封疆之臣;言磬声清响,能明别于节义也。丝声哀,哀以立廉,廉以立志, 君子听琴瑟之声则思志义之臣;廉,谓廉隅。竹声滥,滥以立会,会以聚众, 君子听竽笙箫管之声则思畜聚之臣;滥,犹揽也。会,犹聚也。鼓鼙之声讙, 權以立动,动以进众,君子听鼓鼙之声则思将帅之臣:闻讙嚣则人意动作。 君子之听音声,非徒听其铿锵而已,彼亦有所合之也。”合成己之志意也。

五声十二律旋相为宫


伏羲氏作《易》,纪阳气之初,以为律法。建冬日至之声,以黄钟为宫,
太蔟为商,姑洗为角,林钟为徵,南吕为羽,应钟为变宫,蕤宾为变徵。此 声[气]之元,五(声)[音]之正也。按应钟为变宫,蕤宾为变徵。自殷已前, 但有五音,此二者,自周以来加文、武二声,谓之为七音。五声为正,二声 为变。变者,和也。故各统一日。其余以[次]运行,当日者各自为宫,而商 徵以类从焉。扬子云曰:“声生于日,律生于辰。”取法于五行,十二辰之 义也。声生于日者,谓日有五,故声亦有五日,谓甲己为角,乙庚为商,丙 辛为徵,丁壬为羽,戊癸为宫,是五行合为五日,五声之音生于日也。律生 于辰者,十二律出于十二辰,子为黄钟之类是也。余已见上文。《汉书》云: “黄帝使伶伦,自大夏之西,至昆仑之阴,取竹生于嶰谷其窍厚薄均者,断 两节之间而[吹之],而[以]为黄钟之(管)[宫]。因制十二管,吹以准凤鸣, 而定律吕之音。”用生六律六吕之制,以候气之应,而立宫商之声,以应五 声之调。凤有雄雌,鸣亦不等。故吹阳律以候于凤,吹阴律以拟于皇,故能 协和中声,候气不爽,清浊相符,伦理无失。五声六律旋相为宫,其用之法, 先以本管为均,八音相生,或上或下,取五声令足,然后为十二律旋相为宫。 若黄钟之均,以黄钟为宫,黄钟下生林钟为徽,林钟上生太蔟为商,太蔟下 生南吕为羽,南吕上生姑洗为角,此黄钟之调也。姑洗皆三分之次,故用正 律之声也。若大吕之均,以大吕为宫,大吕下生夷则为徵,夷则上生夹钟为 商,夹钟下生无射为羽,无射上生为中吕为角,此大吕之调也。中吕皆三分 之次,故用正律之声也。太蔟之均,以太蔟为宫,太蔟下生南吕为徵,南吕 上生姑洗为商,姑洗下生应钟为羽,应钟上生蕤宾为角,此太蔟之调也。蕤 宾皆三分之次,故用正律之声也。夹钟之均,以夹钟为宫,夹钟下生无射为 徵,无射上生中吕为商,中吕上生黄钟为羽,黄钟正律之声长,非商三分去 一之次,此用其子声为羽也。黄钟下生林钟为角,林钟子声短,非中吕为商 之次,故还用林钟正管之声为角。夹钟之调,有四正声,一子声。姑洗之均, 以姑洗为宫,姑洗下生应钟为徵,应钟上生蕤宾为商,蕤宾上生大吕为羽, 大吕正声长,非蕤宾三分去一之次,故用其子声为羽,是三分去一之次。大 吕下生夷则为角,夷则子声短,非蕤宾为商三分去一之次,故还用(其)[正] 声为角。此为姑洗之调,亦正声四,子声一也。中吕之均,以中吕为宫,中 吕上生黄钟为徵,正声长,非中吕三分去一之次,故用其子声为徵,是其三 分去一之次。黄钟下生林钟为商,林钟子声短,非中吕为宫之次,故还用正 声为商。林钟上生太蔟为羽,太蔟正声长,非林钟为商三分去一之次,故用 其子声为羽,亦是三分去一之次也。太蔟下生南吕为角。此中吕之调,正声 二,子声三也。蕤宾之均,以蕤宾为宫,蕤宾上生大吕为徵,大吕下生夷则 为商,夷则上生夹钟为羽,正声长,非夷则三分去一为羽之次,故用子声为 羽,亦是三分去一之次。夹钟上生无射为角,子声短,非夷则为商之次,还 用正声为角。此蕤宾之调,亦二子声,三正声也。林钟之均,以林钟为宫, 林钟上生太蔟为徵,太蔟正声长,非林钟为宫三分去一为徵之次,故用子声, 亦是徵三分去一之次。太蔟下生南吕为商,南吕上生姑洗为羽,姑洗正声长, 非南吕三分去一为羽之次,故用子声,亦是去一之次。姑洗下生应钟为角, 应钟子声短,非南吕为商之次,故还用正声为角。此林钟之调,亦子声二, 正声三也。夷则之均,以夷则为宫,夷则上生夹钟为徵,夹钟正声长,非夷 则三分去一为徵之次,故用子声为徵,亦是三分去一之次。夹钟下生无射为

商,子声短,非夷则为商之次,故还用正声为商。无射上生中吕为羽,中吕 正声长,非无射三分去一之次,故用子声为羽,亦是三分去一之次。中吕上 生黄钟为角,黄钟正声长,非无射三分去一为角之次,故用子声为角。此夷 则之调,正声二,子声三也。南吕之均,以南吕为宫,上生姑洗为徵,姑洗 正声长,非南吕三分去一为徵之次,故用子声为徵,亦是三分去一之次。姑 洗下生应钟为商,应钟子声短,非南吕三分去一之次,故用正声为商。应钟 上生蕤宾为羽,蕤宾上生大吕为角。大吕正声长,非应钟为商三分去一之次, 故用子声为羽。蕤宾上生大吕为角,正声长,非应钟为商之次,故用子声为 角,亦是三分去一之次。此南吕之调,正声二,子声三也。无射之均,以无 射为宫,无射上生中吕为徵,中吕正声长,非无射三分去一为徵之次,故用 子声为徵,亦是三分去一之次。中吕上生黄钟为商,黄钟正声长,非无射为 宫之次,故用子声为商,亦是其宫之次。黄钟下生林钟为羽,林钟正声长, 非黄钟为商三分去一之次,故用子声为羽。林钟上生太蔟为角,太蔟正声长, 非黄钟为商三分去一之次,故用子声为角。此无射之调,正声一,子声四。 应钟之均,以应钟为宫,应钟上生蕤宾为徵,蕤宾正声长,非应钟三分去一 为徵之次,故用子声为徵。蕤宾上生大吕为商,大吕正声长,非应钟为宫之 次,故用子声为商。大吕下生夷则为羽,夷则正声长,非蕤宾为徵之次,故 用子声为羽。夷则上生夹钟为角,夹钟正声长,非大吕为商之次,故用子声 为角。此应钟之调,亦正声一,子声四也。此谓迭为宫商角徵羽也。若黄钟 之律自为其宫,为夹钟之羽,为中吕之徵,为夷则之角,为无射之商,此黄 钟之五声也。大吕之律自为其宫,为姑洗之羽,为蕤宾之徵,为南吕之角, 为应钟之商,此谓大吕之五声也。大蔟之律自为其宫,为中吕之羽,为林钟 之徵,为无射之角,为黄钟之商,此谓太蔟之五声也。夹钟之律自为其宫, 为蕤宾之羽,为夷则之徵,为应钟之角,为大吕之商,此为夹钟之五声也。 中吕之律自为其宫,为夷则之羽,为无射之徵,为大吕之角,为夹钟之商, 此谓中吕之五声也。蕤宾之律自为其宫,为南吕之羽,为应钟之徵,为太蔟 之角,为姑洗之商,此谓蕤宾之五声也。林钟之律自为其宫,为无射之羽, 为黄钟之徵,为夹钟之角,为中吕之商,此谓林钟之五声也。夷则之律自为 其宫,为应钟之羽,为大吕之徵,为姑洗之角,为蕤宾之商,此谓夷则之五 声也。南吕之律自为其宫,为黄钟之羽,为太蔟之徵,为中吕之角,为林钟 之商,此谓南吕之五声也。无射之律自为其宫,为大吕之羽,为夹钟之徵, 为蕤宾之角,为夷则之商,此谓无射之五声也。应钟之律自为其宫,为太蔟 之羽,为南吕之商,为姑洗之徵,为林钟之角,此谓应钟之五声也。所谓五 声六律十二管旋相为宫者也。

五声十二律相生法


  古之神瞽考律均声,必先立黄钟之均。五声十二律,起于黄钟之气数。 黄钟之管,以九寸为法,度其中气,明其阳数之极。故用九自乘为管弦之数。 九九八十一数。管数多者则下生,其数少者则上生,相生增减之数皆不出于 三。以本起三才之数也。又生取之数不出于八,以本法八风之义也。宫从黄 钟而起,下生得八为林钟,上生太蔟亦复依八而取为商。其增减之(数)[法], 以三为度,以上生者皆三分益一,下生者皆三分去一,宫生徵,三分宫数八 十一,分各二十七,下生者去一,去二十七,余有五十四,以为徵,故徵数
  
五十四也。徵生商,三分徵数五十四,则分各十八,上生者益一,加十八于 五十四,得七十二,以为商,故商数七十二也。商生羽,三分商数七十二, 则分各二十四,下生者去一,去二十四,得四十八,以为羽,故羽数四十八。 羽生角,三分羽数四十八,则分各十六,上生者益一,加十六于四十八,得 六十四,以为角,故角数六十四。此五声大小之次也。是黄钟为均,用五声 之法,以下十二辰,辰各有五声,其为宫商之法亦如之,故辰各有五声,合[为] 六十声,是十二律之正声也。声本制,唯以宫、商、角、徵、羽各得上下三 分之次为声。
  其十二律相生之法,皆以黄钟为始,黄钟之管,九寸。下生者三分去一, 上生者三分益一,五下六上,仍得一终。黄钟下生林钟,林钟之管,六寸。 林钟上生太蔟,太蔟之管,八寸。太蔟下生南吕,南吕之管,五寸三分寸之 一。南吕上生姑洗,姑洗之管,长七寸九分寸之一。姑洗下生应钟,应钟之 管,长四寸二十七分寸之二十。应钟上生蕤宾,蕤宾之管,长六寸八十一分 寸之二十六。蕤宾上生大吕,大吕之管,长四寸二百四十三分寸之五十二, 倍之为八寸[二百四十三]分寸之(二)[一] 百四。大吕下生夷则,夷则之管, 长五寸七百二十九分寸之四百五十一。夷则上生夹钟,夹钟之管,长三寸二 千一百八十七分寸之一千六百三十一,倍之为七寸[二千一百八十七]分寸之 一千七十五。夹钟下生无射,无射之管,长四寸六(分)千五百六十一分寸 之六千五百二十四。无射上生中吕,(无射)[中吕]之管,长[三寸万九千六 百八十三分寸之六千四百八十七,倍之为]六寸万(七)[九]千六百八十三分 寸之万二千九百七十四。此谓十二律长短相生一终[于]中吕之法。
又制十二钟准,为十二律之正声也。凫氏为钟,郑玄云:“官有代功,
若族有代业,则以氏名官也。”以律计自倍半。半者,准半正声之半,以为 十二子律,制为十二子声。比正声为倍,则以正声于子声为倍;以正声比子 声,则子声为半。但先儒释用倍声,自有二义:一义云,半以十二正律,为 十子声之钟;一义云,从于中宫之管寸数,以三分益一,上生黄钟,以所得 管之寸数然半之,以为子声之(中)[钟]。其为半正声之法者:以黄钟之管, 正声九寸为均,子声则四寸半,黄钟下生林钟之子声,三分去一,故林钟子 声律,三(分)[寸]。林钟上生太蔟之子声,三分益一,太蔟子声之律,四 寸。太蔟下生南吕之子声,三分去一,南吕子声之管,长二寸三分寸之二。 南吕上生姑洗之子声,三分益一,姑洗[子声之]律,长三寸九分寸之五。姑 洗下生应钟之子声,三分去一,应钟子声之律,长二寸二十七分寸之十。应 钟上生蕤宾之子声,三分益一,蕤宾子声之律,三(分)[寸]八十一分寸之 十三。蕤宾(下)[上]生大吕之子声,三分(去)[益]一,大吕子声之律, 四寸二百四十三分寸之五十(一)[二]。大吕下生夷则之子声,三令(益)[去] 一,夷则子声之律,长二寸七百二十九分寸之五百九十。夷则(下)[上]生 夹钟之子声,三分(去)[益]一,夹钟子声之律,长三寸二千一百八十七分 寸之一千六百三十一。夹钟(上)[下]生无射之子声,三分(益)[去]一, 无射子声之律,二寸六千五百六十一分寸之三千二百六十二。无射(下)[上] 生中吕之子声,三分(去)[益]一,中吕子声之律,三寸一万九千六百八十
(二)[三]分寸之六千四百八十七。还终于中吕。此半正声法,其半相生之 法者,以正中吕之管长六寸,一万九千六百八十三分寸之万三千九百七十四。 中吕上生黄钟,三分益一,得八寸五万九千四十九分寸之五万一千八 百九 十六,半之,得四寸五万九千四十九分寸之二万五千九百四十八,以为黄钟。

黄钟下生林钟,三分去一,还以六生所得林钟之管寸数半之,以为林钟子声 之管,以次而为上下相生,终于中吕,皆以相生所得之律寸数半之,各以为 子声之律,故有正声十二,子声十二。分大小有二十,以为二十四钟,通于 二神,迭为五声,合有六十声,即为六十律。其正管长者为均之时,则通自 用正声五音;正管短者为均之时,则通用子声为五音。亦皆三分益一减一之 次,还以宫、商、角、徵、羽之声得调也。
  历代制造 汉 魏 晋 梁 陈 后魏 北齐 隋 大唐 汉文帝令丞相北平侯张仓始定律历。武帝以李延年为协律都尉,盖掌音
律也。
  元帝时,郎中京房知五音六十律之数,上使韦玄成等试问房于乐府。房 对:“受学于故小黄令焦延寿。六十律相生之法:以上生下,皆三生二,以 下生上,皆三生四,阳下生阴,阴上生阳,终于中吕,而十二律毕矣。中吕 上生执始,执始下生去灭,上下相生,终于南事,六十律毕矣。夫十二律之 变[至]于六十,犹八卦之变至于六十四也。”又造准,形如瑟,而十三弦, 隐间九尺,中(使)[央]一弦,下有(尺)[画]分寸,六十律之节。史官传 之。至后汉建武之后,不能定其弦缓急矣。王莽征天下通知钟律者,有百余 人,令刘歆领之,造铜律,其所制与房不殊。
魏武帝时,杜夔精识音韵,为雅乐郎中。(令)铸铜工柴玉巧有意思,
形器之中,多所造作,亦为时人见知。夔令玉铸钟,其声均清浊多不如法, 数毁改作。玉甚厌之,谓夔清浊任意,更相诉白于魏武。魏武取所铸钟,杂 错更试,然后知夔为精而玉之谬也。
明帝青龙中,铸大钟,高堂崇谏曰:“夫礼乐者,为治之大本也。故《箫
韶》九成,凤凰来仪,雷鼓六变,天神以降,是以政平刑措,和之至也。新
(春)[声]发响,商辛以陨;大钟既铸,周景以死。存亡之机,恒由此作。 君举必书,古之道也,作而不法,何以示后。”帝称善焉。
晋张华、荀勖校魏杜夔所造钟律,其声乐多不谐合,乃出御府古今铜竹
律二十五,铜尺、铜斛七具,校减新尺,短夔尺四分,因造十有二笛,笛具 五音,以应京房之术。笛体之音,皆各用蕤宾、林钟之角,短则又倍之,二 笛八律而后成,去四分之一,而以本宫管上行度之,则宫(定)[穴]也;因 宫(冗)[穴],以本宫徵管上行度之,则徵(定)[穴]也。各以其律展转相 因,随(冗)[穴]疏密所宜置之,或半之,或四之,以调律吕,正雅乐。正 会殿庭作之,自谓宫商克谐,然论者谓勖为暗解。初,勖常于路逢赵贾人牛 铎。及掌乐事,律吕未谐,曰:“得赵人牛铎则谐矣。”遂下郡国,悉送牛 铎,果得谐者。时阮咸善达八音,论者谓之神解,咸常心讥勖新律声高,以 谓高近哀思,不合中和。每公会作乐,勖自以为远不及咸,常意咸谓之不调, 以为异己,乃出咸为始平相。后有田夫耕于野,得周玉尺,勖以校己所理钟 石丝竹,皆短校一米,于此伏咸之妙,复征咸归。
  梁武帝天监元年,下诏博采古乐,竟无所得。帝既素善音律,详悉旧事, 遂自制立四器,名之为通。通受声亮广九寸,(直)[宣声]长九尺,临岳高 寸二分。每通施三弦。一曰玄英通:应钟弦,用百四十二丝,长四尺七寸四 分差强;黄钟弦,用二百七十丝,长九尺;大吕弦,用二百五十二丝,长八 尺四寸三分差弱。二曰青阳通:太蔟弦,用二百四十丝,长八尺;夹钟弦,
  
用二百二十四丝,长七尺五寸弱;姑洗弦,用(百四十二)[二百一十四]丝, 长七尺(二)[一]寸一分强。三曰朱明通:中吕弦,用百九十[九]丝,长六 尺六寸六分弱;蕤宾弦,用百八十九丝,长六尺三寸二分强;林钟弦,用百 八十丝,长六尺四寸四分。四曰白藏通:夷则弦,用百六十八丝,长五尺六 寸二分弱;南吕弦,用百六十丝,长五尺三寸(三)[二]分大强;无射弦, 用百(二)[四]十九丝,长四尺九寸九分强。因以通声,转推用气,悉无差 违,而还相得中,又制为十二笛,黄钟笛长三尺八寸,大吕笛长三尺六寸, 太蔟笛长三尺四寸,夹钟笛长三尺二寸,姑洗笛长三尺一寸,中吕笛长二尺 九寸,蕤宾笛长二尺八寸,林钟笛长二尺七寸,夷则笛长二尺六寸,南吕笛 长二尺五寸,无射笛长二尺四寸,应钟笛长二尺三寸。用笛以写通声,(考)
[饮]古夹钟玉律并周代古钟,并皆不差。于是被以八音,旋以七声,莫不和 韵。陈山阳太守毛爽,习京房候气术。陈亡,祖孝孙学之于爽。周岁之日, 日异其律。冬至之日,以黄钟为宫,林钟为徵,太蔟为商,南吕为羽,姑洗 为角,应钟为变宫,蕤宾为变徵。随月异宫,匝岁而复。
  后魏孝明帝神龟元年,有陈仲儒者自江南归魏,颇闲乐事,请依前汉京 房立准,以调八音。有司问,仲儒言:
  前被符,问:“京房准定六十律之后,虽有器存,晓之者鲜,至后汉熹 平末,张光等犹不能定弦之急缓,声之清浊。仲儒授自何师,出何典籍,而 云能晓?”答曰:“仲儒在江左之日,颇爱琴,又常览司马彪所撰《续汉书》, 见京房准术,成数昭然,而张光等不能定。仲儒不量庸昧,窃有意焉。遂竭 愚思,钻研甚久。虽不能测其机妙,至于声韵,颇有所得。度量衡历,出自 黄钟,虽造管察气,经史备存,但气有盈虚,黍有巨细,差之毫厘,失之千 里。自非管应时候,声验吉凶,则是非之源,谅亦难定。此则非仲儒浅识所 敢闻之。至于准者,(木)[本]以代律,取其分数,调校乐器,则宫商易辨。 若尺寸少长,则六十宫商相与微浊;若分数加短,则六十徵羽类皆小清。至 于清浊相宣,谐会歌管,皆得应合。虽积黍验气,取声之本,清浊谐会,亦 须有方。若闲准意,则辨五声清浊之韵;若善琴术,则知五调调音之体。参 此二途,以均乐器,则自然应和,不相夺伦。如不练此,必至乖谬。
按后汉顺帝阳嘉二年冬十月,行礼辟雍,奏应钟,始复黄钟作乐,器随
月律。是谓十二之律必须次弟为宫,而商角徵羽以类从之。寻调声之体,宫 商宜浊,徵羽用清。若依公孙崇(上)[止]以十二律声,而云还相为宫,清 浊悉足,非唯未练五调调器之法,至于五声次序,自是不足。何者?黄钟为 声气之元,其管最长,故以黄钟为宫,太蔟为商,林钟为徵,则一任相顺。 若均之八音,犹须错采众声,配成其美。若以应钟为宫,大吕为商,蕤宾为 徵,则徵浊而宫清,虽有其韵,不成音曲。若以夷[则为宫],则十二律中唯 得取中吕为徵,其商角羽并无其韵。若以中吕为宫,则十二律内全无所取。 何者?中吕为十二之穷,变律之首。依京房书,中吕为宫,乃以去灭为商, 执始为徵,然后方韵。而崇乃以中吕为宫,犹用林钟为商,黄钟为徵,何由 可谐?仲儒以为调和乐器,文饰五声,非准不妙。若如严嵩父子,心赏清浊, 是则为难。若依案见尺作准,调弦缓急,清浊可以意推耳。
  但音声精微,史传简略,旧《志》唯云准形如瑟十三弦,隐间九尺,以 应黄钟九寸,调中一弦,令与黄钟相得。按画以求其声,遂不辨准须柱以(下)
[不]。柱有高下,弦有粗细,余十二弦复应若为?致令(搅)[揽]者迎前拱 手。又按房准九尺之内若十七万七千一百四十七分,一尺之内为万九千六百

八十三分,又复十之,是为于准一寸之内亦为万九千六百八十三分。然则于 准一分之内,乘为二千分,又为小分,以辨强弱。中间至促,[虽] 离朱之明, 犹不能穷而分之。虽然,仲儒私曾考验,但前却中柱,使人常准尺分之内, 相生之韵已自应合。然分数既微,器宜精妙。其准面平直,须如停水;其中 弦一柱,高下须与二头临岳一等,移柱上下之时,不使离弦,不得举弦。又 中弦粗细,须与琴宫相类。中弦须施轸如琴,以轸调声,令与黄钟一管相合。 中弦下依数[画]出六十律清浊之节。其余十二弦,须施柱如筝。又凡弦皆须 素张,使临时不动,即于中弦按画一周之声,度著十二弦上。然后依相生之 法,以次运行,取十二律之商徵。商徵既定,又依琴五调调声之法,以均乐 器。其[瑟]调以宫为主,清调[以]商为主,平调以角为主。然后错采众声以 文饰之,[方]如锦绣。
  自上代以来,消息调准之方,并史文所略,出仲儒愚思。若事有乖此, 声则不和平。仲儒寻之分数,精微如彼,定弦急缓,艰难若此。而张光等视 掌,尚不知藏中有准。既未识其器,又安能施弦也?且燧人不师资而习火, 延寿不束修以变律,故云‘知之者欲教而无从,心达者体知而无师。’苟有 毫厘所得,皆关心抱,岂必要经师授然后(寻)[为]奇哉!但仲儒自省庸浅, 才非赡足,正可粗识音韵,才言其理致耳。”
时尚书萧宝(寅)[夤]又奏:“金石律吕,制度调均,自古以来鲜或通
晓。仲儒虽粗述,而学不师授,云出己心;又言旧器不任,必须更造,然后 克谐。上违用旧之旨,轻欲制造。臣窃思量,不合依许。”诏曰:“礼乐之 事,盖非常人能明,可如所奏。”北齐神武霸府田曹参军信都芳,世号知音, 能以管候气,仰观云色。常与人对语,则指天曰:“孟春之气至矣。”人往 验管,而飞灰已应。每月所候,言皆无爽。又为轮扇二十四埋地中,以测二 十四气,每一气感,则一扇自动,他扇并住,与管灰相应,若合符契焉。
隋文帝开皇二年,诏求知音之士,参定音乐。沛国公郑译云:“考寻乐
府钟石律吕,皆有宫、商、角、徵、羽、变宫、变徵之名。七声之内,三声 乖应,每常求访,终莫能通。初,周武帝时,有龟兹人曰苏祇婆,从突厥皇 后入国,善胡琵琶。听其所奏,一均之中间有七声。因而问之,答云:‘父 在西域,称为知音。代相传习,调有七种。’以其七调,勘校七声,冥若合 符。一曰婆陁力,华言平声,即宫声也。二曰鸡识,华言长声,即(南吕)[商] 声也。三曰沙识,华言质直声,即角声也。四曰沙(候)[侯]加滥,华言应 声,即变徵声也。五曰沙腊,华言应和声,即徵声也,六曰般赡,华言五声, 即羽声也。七曰(侯)[俟]利箑,华言斛牛声,即变宫声也。”译因习而弹 之,始得七声之正。然其就此七调,又有五旦之名,旦作七调。以华言译之, 旦者则谓之“均”也。其声亦应黄钟、太蔟、林钟、南吕、姑洗五均,以外 七律,更无调声。遂因其所捻琵琶,弦柱相饮为均,推演其声,更立七均。 合成十二,以应十二律。律有七音,音立一调,故成七调十二律,合八十四 调,旋转相交,尽皆和合。仍以其声考校太乐所奏,林钟之宫,应用林钟为 宫,乃用黄钟为宫;应用南吕为商,乃用太蔟为商;应用应钟为角,乃取姑 洗为角。故林钟一宫七声,三声并戾。其十一宫七十七音,例皆乖越,莫有 通者。又以编悬有八,因作八音之乐。七声之外,更立一声,谓之应声。译 因作书二十余篇,明其指趣。至是译以其书宣示朝廷,并立议正之。
  有万宝常者,妙通钟律,遍解(六)[八]音。常与人方食,论及声调, 时无乐器,因取前食器及杂物,以箸扣之,品其高下,宫商毕备,谐于丝竹。
  
文帝后召见,问郑译所定音乐可否,对曰:“此亡国之音,岂陛下之所宜闻。” 遂极言乐声哀怨淫放,非雅正之音,请以水尺为律,以调乐器。上遂从之。 遂造诸乐器,其声率下于译调二律。并撰《六乐谱》十四卷,论八音旋相为 宫之法,改弦移柱之变。为八十四调,百四十四律,变化终于千八[百]声。 时人以《周礼》有旋宫之义,自汉魏以来,知音者皆不能通,见宝常(时)[特] 创其事,皆哂之。至是,试令为之,应手成曲,无所凝滞,见者莫不嗟异。 于是损益乐器,不可胜纪,其声雅淡,不为时所好。太常善声者多排毁之。 又太子洗马苏夔驳译曰:“《韩诗外传》所载乐声感人,及《月令》所 载五音所中,并皆有五,不言变宫,变徵。又《左氏》所云:‘七音六律, 以(奏)[奉]五声。’准此而言,每宫应立五调,不闻更加变宫、变徵二调 为七调。七调之作,所出未详。”译答曰:“周有七音之律。《汉书》《律 历志》,天、地、人及四时,谓之七始。黄钟为天始,林钟为地始,太蔟为 人始,是为三始。姑洗为春,蕤宾为夏,南吕为秋,应钟为冬,是为四时。 四时三始,是以为七。今若不以二变为调曲,则是冬夏声阙,四时不备。是
故每宫须立七调。”于是众从译议。 译又与夔俱云:“按今乐府黄钟,乃以林钟为调首,失君臣之义;清乐
黄钟宫,以小吕为变徵,乖相生之道。今请(推)[雅][乐]黄钟宫,[以黄钟] 为调首,清乐去小吕,还用蕤宾为变徵。” 众皆从之。
夔又与译议,欲累黍立分,正定律吕。时以音律久不通,译、夔等一朝
能为之,以为乐声可定。而何妥旧以学问推为儒首,帝素不悦学,不知乐, 妥又耻己宿儒不逮译等,欲沮坏其事。乃立议非十二律旋相为宫,曰:“经 文虽道旋相为宫,恐是直言其理,亦不能通随月用调,是以古来不取。若依 郑玄及司马彪,须用六十律,方得和韵。今译唯取黄钟之正宫,兼得七始之 妙义。非止金石谐韵,亦乃簨簴不繁,可以享百神,可以合万舞矣。”而又 非其七调之义,曰:“近代书记所载,缦乐鼓琴吹笛之人,多云三调。[三调] 之声,其来久矣。请存三调而已。”时牛弘总知乐事,不能精究音律。宝常 又修洛阳旧(典)[曲],言幼学音律,师于祖孝征,知其上代修调古乐。周 之(壁)[璧]翣,殷之崇牙,悬八用七,尽依《周礼》备矣。所谓正声,又 近前汉之乐,不可废也。是时(竟)[竞]为异议,各立朋党,是非之理,纷 然淆乱。或欲各令修造,待成,择其善者而从之。妥恐乐成,善恶易见,乃 请张乐试之。遂先说曰:“黄钟者,以象人君之德。”及奏黄钟之(词)[调], 帝曰:“洋洋和雅,甚与我会。”妥因陈用黄钟一宫,不假余律。帝大悦, 班赐妥等修乐者。自是译等议寝。
  帝又遣毛爽及蔡子元、于普明等,以候节气。依古,于三重密屋之内, 以木为案,十有二具。每取律吕之管,随十二辰[位],置于案上,而以土埋 之,上平于地。中实葭莩之灰,以轻缇素覆律口。每地气至,与律冥符。则 灰飞冲素,散出于外。而气应有早晚,灰飞有多少,或初入月其气即应,或 至中下旬间气始应者;或灰飞出三五夜而尽,或终一月才飞少许者。帝异之, 问牛弘。弘对曰:“灰飞半出为和气,灰全出为猛气,吹灰不能出为衰气。 和气应者其政平,猛气应者其臣纵,衰气应者其君暴。”帝驳之曰:“臣纵 君暴,其政不平,非月别而有异也。今十二月律,于一岁内,应并不同。安 得暴君纵臣若斯之甚也。”弘不能对。初,万宝常听太常所奏乐,泫然而泣。 人问其故,对曰:“乐淫厉而哀,天下不久相杀。”当时四海全盛,闻其言 皆谓不然。大业末,其言卒验。而宝常贫困,无人赡遗,饥馁将死,取其所
  
著书焚之,曰:“何用此为。”见者于火中探得数卷,见行于世。开皇初, 有卢贲,萧吉并撰著乐书,皆为当时所用。至于天机,去宝常远矣。又有安 马驹、曹妙达、王长通、郭金[乐]等,能造曲,为一时之妙,多习郑声。而 宝常所为,皆归于雅正。虽公议不服,然皆谓以为神。
  炀帝将幸江都,有乐人王令言妙达音律,令言之子常从,于户外弹胡琵 琶,作翻[调]《安公子曲》。令言时卧室中,闻之大惊,蹶然而起,变色, 急呼其子曰:“此曲兴自早晚?”对曰:“顷来有之。”令言歔欷流涕,谓 其子曰:“汝慎无从行,帝必不返。此曲宫声往而不返。宫,君也。吾所以 知之。”帝竟被弑于江都。
  大唐高祖受禅后,军国多务,未遑改创,乐府尚用隋氏旧文。至武德九 年正月,始命太常少卿祖孝孙考正雅乐,至贞观二年六月乐成,奏之。太宗 谓侍臣曰:“礼乐之作,盖圣人缘情设教,以为(撙)[撙]节,治之兴替, 岂此之由。”御史大夫杜淹对曰:“前代兴亡,实由此乐。
陈之将亡也,为《玉树后庭花》。齐之将亡也,为《伴侣[曲]》。行路
(难)闻之,莫不悲泣,所谓亡国之音也。以是观之,盖乐之由也。”太宗 曰:“不然。夫音声能感人,自然之道也。故欢者闻之即大悦,忧者闻之即 大悲。悲悦之情,在于人心,非由乐也。将亡之政,其人必苦,然苦心所感, 故闻之则悲耳。何有乐声哀怨,能使人悦者悲乎。今《玉树后庭花》、《伴 侣》之曲,其声(且)[具]存,朕当为公奏之,知公必不悲矣。”
初,孝孙以梁、陈旧(业)[乐],杂用吴、楚之音;周齐旧乐,多涉胡
戎之伎。于是斟酌南北,考以古音,而作大唐雅乐。以十二律各顺其月,旋 相为宫。按《礼记》云“大乐与天地同和。”“治世之音,安以乐,其政和。” 故制十二和之乐,合三十二曲,八十有四调。祭圆丘以黄钟为宫,郊朝方泽 以林钟为宫,宗庙以太蔟为宫,五郊、(庙)[朝]贺、享宴则随月用律为宫。 初,隋但用黄钟一宫,唯扣七钟,余五钟虚悬而不扣。及考孙建旋宫之法, 扣钟皆遍,无复虚悬也。凡祭天神奏《元和》之乐,地祇奏《顺和》,宗庙 奏《永和》,天地、宗庙登歌俱奏《肃和》,皇帝临轩奏《太和》,王公出 入奏《舒和》,皇帝食举及饮酒奏《休和》,皇帝受朝奏《正和》,皇太子 轩悬出入奏《承和》,元日、冬至皇帝礼会登歌奏《昭和》,郊庙俎入奏《雍 和》,皇帝祭飨酌酒、读祝文及饮福酒、受胙奏《寿和》,五郊迎气各以月 律而奏其音。又郊庙祭享奏《化康》、《凯安》之舞。《周礼》旋宫之义, 亡绝已久,莫能知之,一朝复古,自孝孙始也。
贞观初,张文收善音律,尝览萧吉《乐谱》,以为未甚详悉,乃取历代
沿革,截竹为十二律吹之,备尽旋宫之义。太宗召文收于太常、令与少卿祖 孝孙参定雅乐。太乐有古钟十二,近代唯用其七,余有五钟,俗号哑钟,莫 能通者。文收吹律调之,声皆响彻,时人咸服其妙,寻授协律郎。及孝孙卒, 文收复采《三礼》,更加厘革。依《周礼》,祭昊天上帝,以圜钟为宫,黄 钟为角,太蔟为徵,姑洗为羽,奏《元和》之舞。若封太山,同用此乐。皇 地祇方丘,以函钟为宫,太蔟为角,姑洗为徵,南吕为羽,奏《顺和》之舞。 禅梁甫,同用此乐。禘祫宗庙,以黄钟为宫,大吕为角,太蔟为徵,应钟为 羽,奏《永和》之舞。五郊、日月星辰及类上帝,黄钟为宫,奏《元和》之 曲。大蜡、大报,以黄钟、太蔟、姑洗、蕤宾、夷则、无射等调奏《元和》、
《顺和》、《永和》之舞。明堂、雩、以黄钟为宫,奏《元和》之曲。神州、 社稷、籍田、(并)[宜]以太蔟为宫,雨师以姑洗为宫,山川以蕤宾为宫,
通典(下)的下一页
成为本站VIP会员VIP会员登录, 若未注册,请点击免费注册VIP 成为本站会员.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电子书均来自互联网。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


其它广告
联系我们     广告合作     网站声明     关于我们     推荐PDF     全部分类     最近更新     宝宝博客
蓝田玉PDF文档网致力于建设中国最大的PDF格式电子书的收集和下载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