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别裁



前言




  回首十五年的岁月,不算太多,但也不少。可是我对于时间,生性善 忘,悠悠忽忽,真不知老之将至,现在为了出版这本《论语》讲录,翻检以 前的记录,才发觉在这短短的十五年历程中,已经讲过三四次《论语》。起 初,完全是兴之所至,由于个人对读书的见解而发,并没有一点基于卫道的 用心,更没有标新立异的用意。
  讲过以后,看到同学的笔记,不觉洒然一笑,如忆梦中呓语。“言亡虑 绝,事过无痕。”想来蛮好玩的。
  第一次讲《论语》,是1962年秋天的事,当时的记载,只有开始的 六篇,后来出版,初名《孔学新语——〈论语〉精义今训》,由杨管北居士
题签。有一次曾经在有关单位讲了半部《论语》,没有整理记录。再到19
74年4月开始,又应邀固定每周三下午讲两小时,经过近一年时间,才将 全部《论语》讲完。而且最可感的是蔡策先生的全部笔录。他不但记录得忠 实,同时还替我详细地补充了资料,例如传统家谱的格式,另外还有对传统 祭礼的仪范,可惜他事情太忙,未能全部补充。蔡君在这段时间,正担任《中
央日报》秘书的职务。一个从事笔政工作的人,精神脑力的劳碌,非局外人 可以想象,而他却毫无所求地费了十倍听讲的时间,完成这部记录,其情可 感,其心可佩。
  此外,这本讲录,曾经承唐树祥社长的厚爱。在《青年战士报》慈湖 版全部发表(自1975年4月1日开始到1976年3月16日止);同
时《人文世界》刊登大部分。又蒙李平山先生见爱,资助排印成书。不过, 这部《论语》的讲述,只是因时因地的一些知见,并无学术价值。况且“书 不尽言,言不尽意。”更谈不到文化上的分量。今古学术知见,大概都是时 代刺激的反映,社会病态的悲鸣。谁能振衰补敝,改变历史时代而使其安和
康乐?端赖实际从事工作者的努力。我辈书生知见,游戏文章,实在无补时
艰,且当解闷消愁的戏论视之可也。 至于孔子学说与《论语》本书的价值,无论在任何时代、任何地区,
对它的原文本意,只要不故加曲解,始终具有不可毁的不朽价值,后起之秀,
如笃学之,慎思之,明辨之,融会有得而见之于行事之间,必可得到自证。 现在正当此书付印,特录宋儒陈同甫先生的精辟见解,以供读者借镜。
  如其告宋孝宗之说:“今之儒者,自以为正心诚意之学者皆风痹不知痛 痒之人也。举一世安于君父之仇,而方低头供手以谈性命,不知何者谓之性 命。”而于《论语》,则说:“《论语》一书,无非下学之事也。学者求其上达 之说而不得,则取其言之若微妙者玩索之,意生见长,又从而为之辞:曰此
精也,彼特其粗耳。
  此所以终身读之,卒堕于榛莽之中,而犹自谓其有得也。夫道之在天 下,无本末,无内外。圣人之言,乌有举其一而遗其一者乎!举其一而遗其 一,是圣人犹与道为二也。然则《论语》之书,若之何而读之,曰:用明于 心,汲汲于下学,而求其心之所同然者,功深力到,则他日之上达,无非今
日之下学也。于是而读《论语》之书,必知通体而好之矣。”
本书定名为“别裁”,也正为这次的所有讲解,都自别裁于正宗儒者经

学之外,只是个人一得所见,不入学术预流,未足以论下学上达之事也。

岁次丙辰(一九七六)年三月南怀瑾记于台北


上论


学而第一


三言四语 现在各大专学校的学生,有一个新称号——“三四教授”。假如我们看
见一位不认识的教授,想知道这位老师是教什么的,往往被询问的同学会说: “哦,三四教授。”这句话含有非常轻视的意思。所谓“三四教授”就是教 三民主义、四书五经的教授。他们在学校里是没有人看得起的,同军训教官 一样,被学生另眼相视,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八九年前,和一位国立大学教书的朋友谈起,问他怎么搞的,教得学 生对三民主义如此反感?他说这件事没有办法。我认为不是没有办法,表示 愿意代他教几个小时。后来有个机会,一位某大学的学生要我去参加他们开 会,他说他们要开会讨论“中国文学的再革命”,听到这个题目,我说:“你 们要搞这个东西?!我晚上来看看!”我约了那位三民主义教授一起去参加。 参加开会的都是调皮学生,他们激昂慷慨,说了一大篇话,最后要我讲话。 我就告诉这些同学们,首先应该了解“革命”是什么意思。这所大学是国立 的最高学府,在这里的青年知识分子,对它的意义不能不懂,要知道“革命” 一辞,出于我国最古老著作之一的《易经》,然后讲了许多理由。
  我说,譬如中国文学自“五四运动”以来,由旧的文学作品改成白话 文后,有什么功用呢?几十年来亲眼所见,中国的教育普及了,知识普遍了, 对世界知识的吸收力增加了,无可否认,这些对于国家的进步有贡献。但是 对于中国文化,却从此一刀斩断了。什么原因呢?中国文化库存里堆积的东 西太多了,几千年来的文化都藉着古文保留着。至于接受白话文学教育的人
们看不懂古文,当然就打不开这个仓库,因此从中国文化的立场看,就此一
刀拦腰斩断了。 你们现在讲文学再革命,讲白话文学,我们先要知道为什么要推行白
话。在“五四运动”前后,一般人认为救这个国家,必须吸收新的知识,尤 其要融会古今中外的学术文化,于是老牌留学生到外面一看,任何国家的语
言和文字都是一致的,因此认为中国所以不进步,是文字工具害了我们,尤
其四书五经“子曰、孔子曰”一塌糊涂,非把这个打倒不可,所以提倡了白 话文。

            语文的变与不变 但是有一点要注意,我们看世界的文字,不管英文、德文、法文,虽
            
然现在的文字和语言是合一的,但是语言大约三十年一变,所以一百年以前 的英文、法文书籍,除非专家,否则是莫辨雌雄。
我们中国的老祖宗晓得语言和时代是要变的,所以把文字脱开了语言,
只是用很短的时间,经过两三年的训练就会写出来,这个文字就单独成为一 个体系,表达了思想。因此这种文字所保留下来几千年以上的思想,在几千 年以后的人看来,如面对现在,没有阻碍,它对于国家有什么错误呢?没有 错。只是因为教育不普及,大家对于这个国文的修养没有学好。当时提倡“五
四运动”的部分人士,求进之心是对的,在学问修养上,老实讲,还有商量
的必要,于是这一文学革命就出了问题。 举例来讲,生活上每天必有的一件事——上厕所,我们小时候叫“出
恭”,后来叫“解手”,现在叫“上一号”了,看看几十年来,变了好多。因 此,我们翻开资料,对“五四运动”前后的白话文,现在看来,简直不通;
到了现在的文章,说它不好吗?真好。好吗?文章看完了,价值也完了,多
半没有保留的价值。将来怎样演变还不知道,所以你们为什么要文学再革命, 我就不懂。
  因此,文学革命,我没有资格讲,你们也没有资格讲。为什么呢?如 果古文、四六体、作诗、填词,都能露一手,然后发现这种文学有毛病,这
才有资格谈革命。
  现在你们连“命”都还没有,还“革”个什么呢?你们还有文学革命 的资格吗?我这番话一讲,他们听傻了。这个会后来也就搞不成了。无形中 也把大专院校中这个小风波平息了。因此,我告诉那位教三民主义的朋友, 一定替他教几个钟点课,因为大学生中,信仰坚强的固然很多,而对三民主
义头痛的也大有人在。后来我去替这位朋友讲课,起初不讲三民主义,而讲
中国文化与中国思想演变的原因道理。分析自上古到现在为什么变得这样, 演变到后来,所以才有我们国父的三民主义出来,问同学对不对?对!有没 有价值?有价值!所以要读三民主义,读了以后再加批评都可以,不能盲目 的不去看它,就说这个三民主义是党八股。党八股你懂不懂?不懂就不能随
便批评。这一来,引起他们读三民主义的兴趣了,这是我所经历的故事。
四书五经的假面目 讲到四书也是一样,我们在这里讲推行复兴文化运动,而在外面,尤
其是新的教育——国民义务教育施行以后,讨厌四书五经的情形,是无以复 加了,而问题出在四书五经的孔孟思想被讲解错了。这不是现在才开始,从 唐宋以后,乃至远从汉唐以来,许多要点,就一直讲解错了。
     要说明这个道理,我们也要讲一个实际的故事。 我们这一代,就时代背景而言,是生活在夹缝中,是新、旧、中、外,
交接巨变中的人生,我的幼年在私塾中度过,当时读四书五经也非常反感,
因为以前老师对学生的质疑,只说“将来你会懂”,这个“将来”不知要“将” 到几时。所以后来“五四运动”,闹新学派风潮的时候,我们虽然没有参加 作打手,但是多少也有点愤慨。步入中年以后,对中外思想,尤其在这个时 代的演变,看到了这么许多,自己要找症结了。所谓找症结,那也是十七八
年以前,好几位先生在一起谈起,大家认为要救中国就要复兴文化。于是有
些教授学者们,主张把四书重新编辑。他们认为四书杂乱无章,要分门别类

编在一起,讲孝的归到孝,讲仁的归到仁,把《论语》的篇章整理一遍,希 望我也负责一个部门。当时我答应考虑考虑,回家拿出四书重读一遍后,发 现这个改编方法有问题。第二天开会,我就反对,不赞成改编,因为,以全 部《论语》来讲,他本身就有一贯的系统,完全是对的。我们不需要以新的 观念来割裂它。问题出在过去被一般人解释错误了。我们要把握真正的孔孟 思想,只要将唐宋以后的注解推开,就自然会找出孔孟原来的思想。这叫做 “以经解经”,就是仅读原文,把原文读熟了,它本身的语句思想,在后面 的语句中就有清晰的解释。以这个态度研究《论语》,它可以说前后篇章贯 而通之,因此我不主张改编。
被忽视的道家 后来,在一些地方讲解《论语》,我就提起一个问题了。就是我们自“五
四运动”以来,有个口号,叫“打倒孔家店”的问题。 中国文化的演变发展,大致分两大段。譬如一提起秦汉以前的中国文
化,人们就拿孔孟思想代表了一切。其实所谓孔孟思想,只是中国文化中间 主要的一环。另外还有道家、墨家、诸子百家??很多很多,都是中国文化
一个系统下来的。如果把它缩小范围,则有儒、墨、道主要的三家。尤其中
国文化在政治上历代引用的是道家思想,这一点我们要注意。中国历史上, 每逢变乱的时候,拨乱反正,都属道家思想之功;天下太平了,则用孔孟儒 家的思想。这是我们中国历史非常重要的关键,身为中国人,这个历史关键 是应该知道的。
孔孟思想,本来与道家是不分家的,这种分家是秦汉以后的事,到了
唐代,讲中国文化,已不是儒、墨、道三家,而是儒、释、道三家了。
 “释”就是印度来的佛学,代表整个印度文化的精华,它从东汉末年开 始传入中国,一直到宋代。宋朝以后,印度本身已没有真正的佛学,而被阿 拉伯民族的伊斯兰教思想及婆罗门教等所占据,佛学思想在印度式微了。现 在要研究真正的佛学,只有到中国来。欧洲人乃至日本人讲的那一套是不正 确的。
三家店卖的是什么 唐宋以后的中国文化,要讲儒、释、道三家,也就变成三个大店。
  佛学像百货店,里面百货杂陈,样样俱全,有钱有时间,就可去逛逛。 逛了买东西也可,不买东西也可,根本不去逛也可以,但是社会需要它。
  道家则像药店,不生病可以不去,生了病则非去不可。生病就好比变 乱时期,要想拨乱反正,就非研究道家不可。道家思想,包括了兵家、纵横
家的思想,乃至天文、地理、医药等等无所不包,所以一个国家民族生病,
非去这个药店不可。 儒家的孔孟思想则是粮食店,是天天要吃的,“五四运动”的时候,药
店不打,百货店也不打,偏要把粮食店打倒。打倒了粮食店,我们中国人不 吃饭,只吃洋面包,这是我们不习惯的,吃久了胃会出毛病的。要深切了解
中国文化历史的演变,不但要了解何以今天会如此,还要知道将来怎么办,
这都是当前很重要的问题,因此我们要研究四书。

  研究中国固有文化并不是开倒车,而是要以最新的观念去理解它。并 且,我们要了解中国上下这两千多年的文化、思想、历史,不管它是什么政 体,大致都以司法为中心,司法与行政是分不开的。谈到司法就讲到法律, 现在我们只讲两大法系,所谓海洋法系与大陆法系。司法方面的立法,也根 据这两个法系的精神而来。我们却忘记了中国自秦代以来,汉、唐、宋、元、 明、清,有我们“中国系统”的一个法律系统。这个中国法律系统的哲学背 景,就是以四书五经作基础,例如过去中国许多判例的根据,就是根据四书 五经中的道德观念而来。所以这部四书五经,在过去无宪法观念时代,严格 说来就是一种宪法思想,也就是政治哲学思想的中心,法律思想的中心。其 他各种哲学思想也都归之于它,这是讲好的一方面。
             冤枉的一打 讲坏的一方面,孔家店为什么会被人打倒?“五四运动”当年,人们
要打倒它,这是必然的。但为什么道理呢?后来才发现,实在打得很冤枉。 因为这个店,本来是孔孟两个老板开的股份有限公司,下面还加上一些伙计 曾子、子思、荀子等等,老板卖的东西货真价实。可是几千年来,被后人加 了水卖,变质了。还有些是后人的解释错了,尤其是宋儒的理学家为然。这
一解释错,整个光辉的孔孟思想被蒙上一层非常厚重的阴影,因此后人要推 倒孔孟思想。
现在我们有个更重要的课题,那就是如何了解文化的宝库。因为现在
中年以下的人,对此几乎一无所知。尤其现在中学以上到大学的青年,根本 不知道中国文化的宝藏。由于这个原因,所以今天开始讲四书,并从《论语》 讲起。

再论《论语》


  《论语》,凡是中国人,从小都念过,现在大家手里拿的这一本书,是 有问题的一本版本,它是宋朝大儒朱熹先生所注解的。朱熹先生的学问人品, 大致没有话可讲,但是他对四书五经的注解绝对是对的吗?在我个人非常不 恭敬,但却负责任地说,问题太大,不完全是对的。
  在南宋以前,四书并不用他的注解,自有了他的注解,而完全被他的 思想所笼罩,那是明朝以后,朱家皇帝下令以四书考选功名,而且必须采用
朱熹的注解。因此六七百年来,所有四书五经,孔孟思想,大概都被限制在 “朱熹的孔子思想”中。
  换句话说,明代以后的人为了考功名,都在他的思想中打圈子。其中 有许许多多问题,我们研究下去,就会知道。所以各位手上这本朱熹先生注
解的书,值得参考,但不能完全相信。
  我们既然研究孔子,而孔子在《易经·系传》上就有两句话说道:“书 不尽言,言不尽意”。以现代观念来讲,意思是人类的语言不能表达全部想 要表达的思想。
  现在有一门新兴的课程——语意学,专门研究这个问题。声音完全相 同的一句话,在录音机中播出,和面对面加上表情动作的说出,即使同一个
听的人,也会有两种不同体会与感觉。所以世界上没有一种语言能完全表达

意志与思想。而把语言变成文字,文字变成书,对思想而言,是更隔一层了。 我们研究孔孟思想,必须要从《论语》着手。并不是《论语》足以代 表全部孔孟思想,但是必须从它着手。现在我的观念,有许多地方很大胆的 推翻了古人。在我认为《论语》是不可分开的,《论语》二十篇,每篇都是 一篇文章。我们手里的书中,现在看到文句中的一圈一圈,是宋儒开始把它 圈断了,后来成为一条一条的教条,这是不可以圈断的。再说整个二十篇《论 语》连起来,是一整篇文章。至少今天我个人认为是如此,也许明天我又有 新认识,我自己又推翻了自己,也未可知,但到今天为止,我认为是如此。
             学而有何乐 现在这篇《学而》,包括了孔门当年教学的目的、态度、宗旨、方法等
等。过去我们把它圈开来,分作一条一条读,这是错误的。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
不愠,不亦君子乎?这三名话连起来看,照字面讲,凡是中国人,无论老少, 一定都知道。照古人的注解,学问是要大家随时练习它。“不亦说乎”,“说” 是古人借用字,就是高兴的那个“悦”字,是很高兴的。假如这是很正确的
注解,孔子因此便可以作圣人了,那我是不佩服的,连大龙峒孔子庙我也不
会去了。讲良心话,当年老师、家长逼我们读书时,那情形真是“学而时习 之不亦‘苦’乎”。孔子如果照这样讲,我才佩服他是圣人,因为他太通达 人情世故了。
  至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是似通非通的,什么道理呢?从一 般人到公务员,凡靠薪水吃饭的,是“富不过三天,穷不过一月”,遇上了
穷的那几天,朋友要来家里吃饭,当裤子都来不及,那是痛苦万分的事。所 以是“有朋自远方来不亦‘惨’乎。”绝不是不亦乐乎。
第三句话“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所谓“愠”,就文字解释,
是放在心中的怨恨,没有发出来,在内心中有烦厌、厌恶、讨厌、怨恨之感。 那么,别人不了解我,而我并不在心中怨恨,这样才算是君子。那我宁可不 当君子,你对我不起,我不打你,不骗你,心里难过一下总可以吧!这也不 可以,才是君子,实在是做不到。
  根据书上的字面,顺着注释来看,就是这样讲的。所以几百年甚至千 多年以来,不但是现在的年轻人对四书反感,过去的读书人也对四书反感。 因为它变成了宗教的教条,硬性的法律,非遵守不可。
  事实上不是这么一回事,等到真正了解了以后,就知道孔子真是圣人, 一点也没错。
 “学而时习之”,重点在时间的“时”,见习的“习”。首先要注意,孔子 的全部著述讲过了,孔子的全部思想了解了,就知道什么叫作“学问”。普
通一般的说法,“读书就是学问”,错了。学问在儒家的思想上,不是文学。
这个解说在本篇里就有。学问不是文学,文章好是这个人的文学好;知识渊 博,是这个人的知识渊博;至于学问,哪怕不认识一个字,也可能有学问—
—作人好,做事对,绝对的好,绝对的对,这就是学问。这不是我个人别出 心裁的解释,我们把整部《论语》研究完了,就知道孔子讲究作人做事,如
何完成作一个人。
真人和假人讲到作人,我们就想到庄子也提到过这件事,《庄子》这本

书把有道的人叫“真人”。唐宋以后,对神仙、得了道的人叫“真人”。譬如 现在指南宫供奉的吕纯阳叫“吕真人”。如今的人听到“真人”这个名称, 就好像带有宗教色彩,相当于西方的上帝,中国的仙、佛一样。实际上过去 道家所谓的“真人”,是指学问道德到了家的人。与这名词对称的叫假人, 假人还是人,不过没有达到作人道德的最高标准。发挥了“人”的最高成就, 在道家就称之为“真人”,孔子认为这就是学,就是学而之人。于是一个“学” 字,这么多观念都被他包括了。
  那么学问从哪里来呢?学问不是文字,也不是知识,学问是从人生经 验上来,作人做事上去体会的。这个修养不只是在书本上念,随时随地的生 活都是我们的书本,都是我们的教育。所以孔子在下面说“观过而知仁”, 我们看见人家犯了这个错误,自己便反省,我不要犯这个错误,这就是“学 问”,“学问”就是这个道理,所以他这个研究方法,随时随地要有思想,随
时随地要见习,随时随地要有体验,随时随地要能够反省,就是学问。开始
做反省时也不容易,但慢慢有了进步,自有会心的兴趣,就会“不亦说乎” 而高兴了。我们平日也有这个经验,比如看到朋友做一件事,我们劝他:“不 可以做呀!老兄!一定出毛病。”他不听,你心里当然很难过,最后证明下 来,果然你说得对,你固然替他惋惜,对于自己认识的道理,也会更进一层
得到会心的微笑——“说”,不是哈哈大笑。悦者,会心的微笑,有得于心。
  上面第一点所讲的是学问的宗旨,随时注重“时”和“习”,要随时随 地学习,不是我们今天来读四书就叫做学问,不念四书就不叫做学问,这不 是它的本意。
             寂寞的享受 第二点接着下来,是说做学问的人要准备一件事,就我个人研究,有
个体会——真正为学问而学问,“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该做的就做,不
该做的杀头也不干,所谓“仁之所至,义所当然”的事,牺牲自己也做,为 世为人就做了,为别的不来。因此为学问而学问,就准备着一生寂寞。我们 看历史——即看孔子就知道。
  孔子一生是很寂寞的,现在到处给他吃冷猪头,当年连一个“便当” 也吃不到。但是他没有积极去求富贵。怎么知道这一套他不来呢?因为他明 知当时有拿到权位的可能,乃至他的弟子们也要他去拿权位。因为孔子时代 中国人口只有几百万人,在这几百万人中,他有三千弟子,而且都是每一个 国家的精英,那是一股不得了的力量。所以有些弟子,尤其是子路——这个 军事学的专家,几乎就要举起膀子来:“老师,我们干了!”那种神气,但是 孔子不来。为什么呢?他看到,即使一个安定的社会,文化教育没有完成, 是不能解决其他问题的。基本上解决问题是要靠思想的纯正,亦即过去所谓 之“德性”。因此他一生宁可穷苦,从事教育。所以做学问要不怕寂寞、不 怕凄凉。要有这个精神,这个态度,才可以谈做学问。
  虽然做学问可能一辈子都没有人了解,但是孔子说只要有学问,自然 有知己。
  因此他接着说“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一个人在为天下国家,千 秋后代思想着眼的时候,正是他寂寞凄凉的时候,有一个知己来了,那是非
常高兴的事情。而这个“有朋自远方来”的“远”字,不一定是远方外国来

的,说外国来几个人学中国文化,我们就乐了吗?那是为了外汇,多赚几个 钱罢了。《论语》不是这个意思,他这个“远”字是形容知己之难得。我们 有句老话:“人生得一知己,死而无憾。”任何一个人作了一辈子人,包括你 的太太、儿女、父母在内,可不一定是你的知己,所以人能得一知己,可以 死而无憾。一个人那怕轰轰烈烈做一辈子,不见得能得一知己,完全了解你, 尤其做学问的人更是如此,所以第二句话跟着说:“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 乎”——你不要怕没有人知道,慢慢就有人知道,这人在远方,这个远不一 定是空间地区的远。孔子的学问,是五百年以后,到汉武帝的时候才兴起来, 才大大的抬头。董仲舒弘扬孔学,司马迁撰《史记》,非常赞扬孔子,这个 时间隔得有多远!这五百年来是非常寂寞的,这样就懂得“有朋自远方来, 不亦乐乎”了。
             谁来了解你 第三句“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就是说做学问的人,乃至一辈
子没有人了解,也“不愠。”“不愠”这个问题很重要了。“怨天尤人”这四
个字我们都知道,任何人碰到艰难困苦,遭遇了打击,就骂别人对不起自己, 不帮自己的忙,或者如何如何,这是一般人的心理。严重的连对天都怨,而
“愠”就包括了“怨天尤人”。 人能够真正做到了为学问而学问,就不怨天、不尤人,就反问自己,
为什么我站不起来?为什么我没有达到这个目的?是自己的学问、修养、做
法种种的问题。 自己痛切反省,自己内心里并不蕴藏怨天尤人的念头。拿现在的观念
说,这种心理是绝对健康的心理,这样才是君子。君子才够得上做学问,够 得上学习人生之道,拿现代的新观念来讲,就是讲究人生哲学的开始。
再说,连贯这三句话的意义来说明读书作学问的修养,自始至终,无
非要先能自得其乐,然后才能“后天下之乐而乐”。所以这三句话的重点, 在于中间一句的“不亦乐乎”。我们现在不妨引用明代陈眉公的话,作为参 考:“如何是独乐乐?曰:无事此静坐,一日是两日。如何是与人乐乐?曰: 与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如何是众乐乐?曰:此中空洞原无物,何止容卿数百人。”有此胸襟, 有此气度,也自然可以做到“人不知而不愠”了。不然,知识愈多,地位愈 高,既不能忘形得意,也不能忘形失意,那便成为“直到天门最高处,不能 容物只容身”了。
              爱与罪 接下来是有子的话:
  有子曰: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 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人之本与?首先就讲到孝 悌,是人的根本,仁孝是孔子学问的基本。但是,“孝弟”就是孔家店要被 人打倒的“罪状”之一。为什么孝悌会成为被打倒的“罪状”之一呢?这要
先知道一件事,就是司马迁作《史记》是一件大事。他当时对汉武帝有些作
法是反感的,但又不能不服从,服从吗?在良心上又不安,他就作《史记》,

将自己的思想,容纳到《史记》中去。如记帝王的事,称为本纪,而他将未 做皇帝的项羽也列到本纪中去,就是暗示汉高祖与项羽,一个是成功的英雄, 一个是失败的英雄。
  又如《史记》中“世家”本来是记载诸侯和大臣的事,而孔子不是诸 侯,也列入世家,司马迁的意思,是孔子有千秋的事业,说孔子的言行思想, 影响将及于千秋后世,所以将他列入世家。
  孔子思想言行表现在书本上的有多处,而孔子最大的重要著作为《春 秋》,他著《春秋》后最重要的两句话是“知我者《春秋》,罪我者《春秋》。”
千古以来,这两句话各有各的解释,都非常暧昧,到了我们这种时代搞清楚 了。为什么呢?自从民主时代以来,大家都骂孔子帮助专制皇帝,因为专制 皇帝的思想和制度,用了孔子“尊君”这一部分思想精神,后来我们打倒他, 也就认为他是这样的。现在再读《春秋》,再研究孔子思想,不是这样一回
事了,而是另有一番道理。


第二点我们讲到孝悌,这是中国文化的精神,讲到这里我要说两个现 实故事。
  十多年前,有一个哈佛大学博士班的学生,跟我作中国文化的论文, 他回国之前,我嘱他回到美国去提倡中国文化的孝道,他说很难。我告诉他
这是千秋事业,不是现世功业,告诉他孝道是什么东西。我说,中国人谈孝 字,“父慈子孝”是相对的,父亲对儿子付出了慈爱,儿子回过头来爱父亲 就是孝。“兄友弟恭”,哥哥对弟弟好,弟弟自然爱哥哥。我们后来讲孝道: “你该孝,天下无不是的父母。”这说法有问题,天下的确有些“不是的父
母”,怎么没有“不是的父母”呢?这不是孔孟的思想,是别人借用孔孟的
帽子,孔家店被人打倒,这些冤枉罪受得大了。
           孝道是这样一个东西 且看世界上的生物——人也是生物,中国道家过去叫人为“倮虫”—
—不带毛的光光的虫。人号称万物之灵,是人自己在吹,也许在猪、牛、狗、 马看起来,人是万物中最坏的了,“专吃我们猪、牛、狗、马”,这是立场不 同。拿生物学的思想,从另外一个观点来说,“倮虫”与其他生物是一样, 人之所以与其他生物不同,就是加上人文文化。由此可知文化的可贵。
为什么讲这个道理?世界上凡是动物,猪、牛、狗、马、鸡、鸭等等,
都是一样的,以母鸡保护小鸡的现象来看,可见世界上最伟大的是母性。等 孩子带大了,走开了又各不相顾。各种动物都是一样,人原来何尝不是这样, 但人现在为什么不会这样?于是谈到人文文化的教育来了。
秃头的十字架 西方人常自称为十字架的文化——爱下一代。大家知道,美国是孩子
的天堂,中年人的商场(等于赌场),老年人的坟场。到现在为止,西方文
化的结晶就是如此,只知道爱下一代,下一代长大了,结婚了,就是夫妇。 对父母、兄弟、姊妹都不管了。由男女变成夫妇,而家庭,而社会,而国家, 横着向世界发展,又下而爱孩子。就这样循环下去。他们自认为是十字架的

文化,我看这个十字架断了,是丁字架的文化,因为没有上半截了。我这样 说他们也许不承认。但是谈自然科学,他们可以把我们当学生,谈到人文文 化,他们作我们的学生还不够。美国立国才两百年,我们有五千多年历史, 谈到人文文化,靠经验而来,尤其中国历史,多少失败,多少破碎,一直到 现在,才完成了这个文化系统。当然他们不承认十字架文化没有上面,因为 上面有上帝。但却看不见,摸不着,谁相信呢?姑且承认有上帝,但是由人 到达上帝的桥梁,在中国文化有孝。“孝”是什么呢?就是他们西方文化叫 的“爱”,也就是回过来还报的爱。就是说父母好比两个朋友,照顾了你二 十年,如今他们老了,动不得了,你回过来照顾他,这就是孝。孝道的精神 就在这里,假使一个人连这点感情都没有,就不行。
  那么西方文化有没有这个爱呢?绝对有,只是生活的方式不同而已。 父母到子女家,尽管要事先写信给子女,使他得准备,子女还是会思念父母 的。又如祭祖宗,西方人不一定清明节扫墓,但到了坟场,在亲人的坟墓前, 悲哀的情绪是一样的,只是表达方法不同而已。遗憾的是,外国人没有把“孝 道”在文化上培养起来的心理建设。
 “孝”的问题解决了。什么叫作“弟”呢?“弟”就是兄弟姊妹的友爱。 中国的五伦有君臣、父子、夫妇、兄弟、朋友。这五伦中四伦都讲得通,为 什么加朋友这一伦?这就是中国文化的特点。朋友在五伦的思想上也占一 席,为什么呢?有时候有许多话,许多心情和苦痛,上不可以对父母,下不 可以对妻儿讲,只有找朋友讲,所以朋友为五伦之一。朋友是一种感情的结 合,这是中国文化的特殊处,这个“弟”就包括了对兄弟、姊妹,一直到朋 友,伸展到社会的友情。
  说到这里,又一个故事来了。五六年前,哈佛大学社会学教授来访问, 他问了好几个问题,中间他提到一个问题,他非常佩服我们《大学》一书的 思想,“但是《大学》思想有一个问题”,他说:“我是一个社会学教授,而
《大学》中有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其间没有社会思想,
这是个遗憾。”我听了哈哈大笑,然后告诉他,《大学》思想包含有社会思想 在内,其中“齐家”即是社会思想。中国“齐家”的家,不是到教堂中一结 婚就成了家的家,那是西方文化小家庭制度的家。过去的中国文化是大家庭 制度,有宗族、有祠堂,所谓五世同堂,聚族而居。大家庭固然有许多小毛
病,但也有它的好处,像宗族的发展,即由此而起,这是孝道的精神。因此, 我要重复说一句,“齐家”的“家”就是社会。
又如江西人称“老表”,是最亲切、最好的称呼。其由来是古时候战乱,
江西人很多移民到湖南,许多年后,年轻的后代,还回到江西扫墓,而留在 江西的后代子孙,以为是祖宗坟墓被他人误祭或盗葬,次年预先守候,两方 相见,论起家族上代渊源,认出是表亲关系来,而称“老表”。这个“老表” 就说明了宗法社会对血统、家族的重视。如以西方制度电气化的小家庭,来
看我们“大家族”的“齐家”,岂不是大笑话?把这几个问题解决了,我们
再来看这里的书就懂了。有子是谁呢?有子名有若,孔子的学生,字子有, 少孔子四十三岁,孔子死后,学生们怀念孔子,因有子的学问好,曾请他上 堂讲课。所以孔门弟子编这一篇书时,立即提出有若的话,因为当时他等于 一个助教,先由他讲。他说一个人有没有学问,就看这个人能否对父母尽孝,
对兄弟、姊妹、朋友是否友爱。
“而好犯上者鲜矣”,犯上就是捣乱——“孝弟”的人有深厚的感情,这

种人是不好捣乱的。


谁能忘情


  中国文化中的“感情力量”是巨大的,尤其是宗族的力量最大。所以 由“友道”形成的这套结合,我名之为“特殊社会”,就是后世所讲的帮会。 我国的帮会,从秦、汉以来,唐、宋、元、明、清,历代一直都有。曾经有 人说,中国的农民与知识分子一结合,就会发生变乱。这说法我不同意,我 认为中国过去的农民最乖了。
  他们只要能安居乐业,国泰民安,少找麻烦,有口青菜豆腐饭吃就好 了。中国怕的是半农民,不是真农民。中国知识分子与特殊社会一结合,社 会就会乱。但是这种特殊社会非常讲仁义之道。这种特殊社会包括孔子、墨 子、游侠三种思想的结合,在中国文化中根深蒂固,力量很大,但是他们凡 事是诉诸情感的。所以我们要看清楚他们所打击的,就是我们固有的好东西。 至于应该如何去发扬光大,这是另一个问题。
  所以有子说,一个人有真性情,就不会犯上作乱,不好犯上而好作乱 的,这是不可能的,因为这种人有分寸、有限度。
因此,大家要知道学问的根本是什么呢?“君子务本”。文学好,知识
渊博,那是枝节的,学问之道在自己作人的根本上,人生的建立,内心的修 养。所以“本立而道生”,学问的根本,在培养这个孝悌,孝悌不是教条。 换句话说,培养人性光辉的爱,“至爱”、“至情”的这一面,所谓“孝弟也 者,其为人之本与。”他说这个是“人”的本。至于什么是“仁”,下面有一
专篇,我们暂且不去讨论它。
这个“仁”,就是孔子做学问的最高目的。
花言巧语 有子的话讲完了,接下来就是:
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 什么是“巧言”?现在的话是会吹、会盖。孔子说有些人很会盖,讲
仁讲义比任何人讲得头头是道,但是却不脚踏实地。“令色”是态度上好像
很仁义,但是假的,这些与学问都不相干。“鲜矣仁”——很少真能做到“仁” 这个学问的境界,因为那是假的。我们从电视中就看得到,那个小丑表演的 角色,动作一出来,就表示“巧言令色”。
 “巧言令色鲜矣仁”,我经常也跟同学们讲,作领导人第一个修养是容忍。 有的人不一定像小丑那样的“巧言令色”,但每个人都喜欢戴高帽子,人若 能真正修养到戴高帽子感觉不舒服,而人家骂我,也和平常一样,这太不容 易。所以知道了自己的缺点和大家的缺点,待人的时候,不一定看到表面化 的“巧言令色”。大家经验中体会到,当你在上面指挥时,觉得那种味道很 好;但是这中间很陷人、很迷人,那就要警惕自己。你说素来不要名、不要 钱,只讲学同,就有人来跟你谈学问。
  要注意,“上有好者,下必甚焉。”他那个学问是拿来作工具的,所以 除了要懂“巧言令色鲜矣仁”这个道理以外,相反的,我们作学问要踏实, 不能“巧言令色”。
  

                     三面镜子


下面讲要怎样作学问: 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
习乎?曾子为孔子的学生,名参,少孔子四十六岁。由这一点我们看到,孔 子回到鲁国讲学传道的时候,都是培养年轻的一代,同我们的心情一样,怕
自己死了以后,这个命脉,这个根本失传了。和我们现在一样,对于年轻学
生,拚命讲给他们听,好办一个交代。 曾子在当时孔子的学生中比较鲁,鲁就是拙一点,其实并不是笨,只
是人比较老实,不太说话,后来谪传孔门道统。他著《大学》,孔子的孙子 子思著《中庸》,也是跟他学的,所以现在一般人拿《大学》、《中庸》,代表
了孔子思想,我们千万不要这样跟着搞错了。《大学》是曾子作的,原来是
《礼记》里的一篇,后来到唐宋的时候,才把它拉出来,变成了四书之一。 所以把《大学》、《中庸》思想,就认为是孔子的思想,是不大妥当的,这仅 是孔子思想的演变。孟子是子思的学生,孔子三传的弟子,这时已经到了战 国时代。孟子的思想又与孔子的思想有些出入,孔子温文儒雅、修养极高;
孟老夫子,有时好像卷起袖子伸出拳头,有点侠气,也有一谈就使气的味道,
和他们所处的时代有关。这也代表了时代和文化思想的演变。 曾子说,我这个人做学问很简单,每天只用三件事情考察自己。要注
意的,他做的是什么学问?“为人谋而不忠乎”替人家做事,是不是忠实?
什么是“忠”,古代与后世解释的“忠”稍有不同,古代所谓的“忠”是指 对事对人无不尽心的态度——对任何一件事要尽心地做,这叫做“忠”。这 个忠字在文字上看,是心在中间,有定见不转移。“为人谋而不忠乎”是我 答应的事如果忘了,就是不忠,对人也不好,误了人家的事。“与朋友交而
不信乎?”与朋友交是不是言而有信?讲了话都兑现?都做得到?第三点是 老师教我如何去作人做事,我真正去实践了没有?曾子说,我只有这三点。 我们表面上看这三句话,官样文章很简单,如果每一个人拿了这三点来做, 我认为一辈子都没有做到,不过有时候振作一点而已。
  曾子这几句话,为什么要摆在这里?严格地说,这些学问不是文学, 要以作人做事体会出来,才知道它难,这就是学问。
  这个学问讲到这里,都是个人的修养。但是学问只讲个人修养是不是 可以?不是的,扩而充之就是社会问题、政治问题。所以上面是讲学问的内
涵,下面就讲学问的外用了。引用孔子的话:子曰:道千乘之国,敬事而信, 节用而爱人,使民以时。
  这“道”是领导的导,换句话就是孔子也教我们领导之德、领导的修 养,以领导千乘之国。
讲到“国”字,研究中国文化便要注意,看到秦汉以前古书里的“国”
字,很多学者都容易产生很大的误解。比如老子曾说“小国寡民”,讲老子 的思想,就讲小国的政治,在民国初年,又有人对无政府主义与老子思想拉 在一起。要知道秦汉以上,到汉代初期的“国”字,不是现在的国家观念, 那个时期的“国”字、“邦”字都是地方政治单位的名称。所谓“诸侯就国”,
就是中央政府下一个命令,要这些地方官(诸侯)各自回自己的岗位(封地)
去。那时地方单位有千乘之国,百乘之国。“千乘之国”用现在的观念比方

总是不伦不类,还是不作比方的好。“乘”,古代以战车、壮丁、田赋等合在 一起计算的。汉、唐以来有很多考证注解,不必多说。换句话说,领导一个 大国家,或者领导一个单位,乃至领导地方的政治,要“敬事而信”,这是 很难的。“敬事”,对一件事认真做为“敬事”,一项职务宁可不接受,既接 受了就要认真去做,现在就有许多地方许多人不敬其事的。至于“而信”是 使下面的人绝对信服。争取下面的“信”,如何得到“信”,就要敬其事,说 了的话一定要兑现。如好的将领,身先士卒就是敬事,那么谁也会受感动而 信赖他。所以要“敬事而信”。
 “节用而爱人”,节用指经济政策的措施,对经济要能够节省,是经济原 则。节用是为什么呢?不是为我,而是为“爱人”。
      第三点“使民以时”,用人时应该把握时间。 这个“时”很重要。在军事思想方面来讲,包括很大,所以孙子兵法
讲时讲势,也有用势之道。对人在道德上要知道“时”,比如部下生重病,
你不去慰问,反责备他不来上班,这就是不“爱人”,“使民不以时”了。所 以“使民以时”是用人要在时间上恰到好处。这样部属都听你指挥,乃至全 国老百姓自然跟你走。这是道德的修养,也就是学问。
  这些话不但是孔子教育门人做学问的道理,同时也是孔子当时针对社 会人情的弊病而指点的。我们只要研究春秋战国时代的史料,为什么那个时
代是那么的紊乱,便可了然于心了!
可爱的小学生 以上讲到“道千乘之国,敬事而信,节用而爱人,使民以时。”便是孔
门做学问的目的、态度和方法的记录。说到这里,我们已经了解了,所谓做 学问,是要从人生的经验中去体会,并不是读死书。假使一个人文章写得好, 只能说他文学好;这个人知识渊博,只能说他“见闻广博”,不一定能说他 有学问。一个人即使没有读过书,可是他作人做事完全对了,就是有学问。
何以见得呢?下面就是一个证明了,跟着讲学问的道理。
  子曰:弟子入则孝,出则弟,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 则以学文。
这话在文字上解释当然容易,但我们深入研究一下。所谓弟子,古代
称学生为“弟子”,中国古代老师对于学生,看成自己的儿子一样。讲到这 里,我们有点感慨了,中国的文化,师生之间有如父子,过去有“一日从师, 终身若父”的情形,而老师对于学生,也负了一辈子的责任。我们亲眼看到 的,几十年前,还保留了这个风气,一个学生纵然中了状元,官作得很大了。
回到家乡,看见老师,而老师既没有功名,也没有地位,学生对他一样的要 跪拜,和当年从师一样。学生对老师是如此,老师对学生,也是负了一辈子 责任。
  举个特殊的例子来说,我们很明显的看到明朝的方孝孺,后来水乐帝 要杀他的时候,他为了要作忠臣,不怕死,他说充其量灭我的九族,而永乐 偏偏要杀他的十族,加上的一族就是他老师的家族,认为老师没有教好。
  从这件事情,我们可看出过去中国文化中的一种精神,那就是“师道 精神”。谈到过去的道,在人文世界的道中,就有这三道:一个是“君道”,
讲究如何领导,如何当家长,如何当国家的领袖,乃至如何当一个班长,这

都是“君道”。其次是“臣道”,就是说我们怎样做一个忠实的部下,怎样帮 助人完成一件事。再其次“师道”。
中国过去文化中,这三道是合一的,所谓作之君、作之亲、作之师。
换句话说,那时的教育、行政、司法和教化(教育与教化,应该有其不同的 意义,我们将来再讨论。)集于一身。那么师道的精神就形成了中国人尊师 重道的观念,所以老师称学生为弟子,弟等于兄弟,有朋友之间的友情,又 等于自己的孩子,所以学生称弟子,再传称门人,这个观念和习惯是这样来
的。
  到了我们现在,值得研究了,我们须注意将来如何建立,如何复兴固 有的尊师重道精神。现在的尊师重道,只是一句口号而已,真正尊师重道的 人是小学生,我想诸位都有这个经验,我们的孩子如果在小学念书,回来就 开口老师怎么说的,闭口老师怎么说的。几年前,教师节的时候,孩子回家
要敬师金,说给他五十元,孩子一定说不行,这是敬老师的要一百元。这种
事到了中学就淡了;到了高中以上根本没有这个观念了;到了大学,学生看 老师是不相干的陌路人。相对的,老师对学生也是如此,挟了一个皮包上来, 拿一本书讲解一番,便有钟点费,彼此都是商业行为,教完了以后,懂不懂 是你的事,挟个皮包走了。学生与老师在路上见面,万一点个头,在我觉得,
已经是很稀奇了。一般都彼此不认识,就这么迎面过去,堂而皇之的,学识
愈高,愈没有尊师重道的精神。这是今日中国文化一个极大的讽刺。 至于说老师与学生之间的道义关系、感情关系,除非这位老师很有地
位。据我所经验的,每个学生要拿学位,作论文的时候,便随时来找:“老
师怎么办?”很亲切。 我还碰到过这样的事实,有个要拿学位的学生天天来,来了非常恭敬,
甚至觉得他恭敬得过分,我家里的孩子们说:“这个学生好,真有礼貌。”但 是,你得注意,这是“币重言甘”哪!他也的确送礼来,还送得蛮讲究,我 说你送礼送得这么重,虽然有研究费领,可是一个月的研究费也不够买这些 东西,何苦呢?他说:“对老师应该恭敬。”我晓得这不是诚意的话,因为他
的言语太恭敬,太甜了。“巧言令色”、“币重言甘”是靠不住的。结果毕了
业以后连影子都看不见了。这就是现在中国文化的怪现象,是文化道德的普 遍事实。国民道德的修养从教育界开始,是应该彻底研究的,所以我在这里 要讲到师生的道理。
            吕端大事不糊涂 现在,孔子告诉我们说,这个学生“入则孝”,在家里是个孝子。(怎
么才叫孝,下面有很多地方研究孝道,在此暂且不谈。)“出则弟”,出门在
外面与兄弟分开了,怎么弟呢?就是在外面,对朋友、对社会、对一般人能 够友爱,扩而充之爱国家、爱天下都是这弟字的意义。“谨而信”,作人非常 谨慎,但是谈到这“谨”字要注意,不要变成小器。谨慎与拘谨是两回事, 有些人作人很拘谨,过分了就是小器。“谨慎”在历史上有个榜样,就是我
们中国人最崇拜人物之一的诸葛亮。所谓“诸葛一生唯谨慎,吕端大事不糊 涂。”这是一副名联,也是很好的格言。吕端是宋朝一个名宰相,看起来他 是笨笨的,其实并不笨,这是他的修养,在处理大事的时候,遇到重要的关 键,他是绝不马虎的。那诸葛亮则一生的事功在于谨慎,要找谨慎的最好榜

样,我们可多研究诸葛亮,这里暂且不提。 总之,所谓谨慎不可流于小器,这点修养要注意,这个人能谨慎处世
而信——在人与人之间,人与社会之间,一切都言而有信。同时又“泛爱众”,
有伟大的胸襟,能够爱人,尤其在此时此地来讲,对同志的友爱,扩而充之, 对其他人的友爱。理论上讲起来很容易,而广泛的爱人,那就是“君道”“师 道”的综合,爱天下人就如爱自己一样,理论容易,要修养到如此真难。孔 子说,假使一个人对这些都做到了,“而亲仁”,再亲近有学问道德的人做朋
友,“行有余力则以学文”,做到以后,还有剩余的精力,然后再“学文”,
爱作文学家也可以,爱作科学家也可以,爱作艺术家也可以,爱作别的都可 以,那是你的志向所在,兴趣问题,可以量力而行,各听自由。
饮食男女 子夏曰:贤贤易色,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君能致其身,与朋友交言而
有信,虽曰未学,吾必谓之学矣。
  这几句话,是接着证明了学问的目的,不是文学、不是知识,是作人 做事。子夏比孔子少四十四岁,他的名字叫卜商。孔子死后,在战国开始的 初期,他讲学河西,在战国时期一般对时代有影响的大学者,蒙受他的影响 很大。所以这也是我们大家要注意的。领导历史、领导国家社会的,到底还
是学问思想。 现在引用子夏的话,证明学问是什么。我们看原文“贤贤易色”,两个
贤字,第一个贤字作动词用,因为中国文字有时候是假借的。第二个贤字是 名词,指贤人——学问修养好的人。“易色”,古人如宋儒他们,是怎么解释
的呢?他们对“色”字解作“女色”、“女人”、“男女之色”了。(孔子被人 叫打倒,就是这样受冤的。)“贤贤易色”就是看到贤人——有学问道德的人, 马上跟他学了。“易色”,女色都不要了,太太都不要了,在恋爱中的,把女 朋友都丢掉了。如是女方,男朋友也不要了。如果真如宋儒的说法,我认为
孔夫子不是圣人了。因为圣人,是不会违反人情的。
  孔子在《礼记》里讲“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的确是孔子对于人 生的看法——形而下的,不讲形而上的。凡是人的生命,不离两件大事:饮 食、男女。一个性的问题,一个生活的问题。所谓饮食,等于民生问题。男 女属于康乐问题,人生就离不开这两件事。有时候看到有关中国文化的文章
说“食色性也”是孔子说的,错了,这句话不是孔子说的,是与孟子同时的
告子说的。以后引用文章,不要将错就错,一错再错。 这个性的问题,究竟先天的性或后天的性呢?以后再讨论。但宋儒解
释“贤贤易色”,为了作学问,都可以把自己的妻女或丈夫丢开,这是不通 的。
这个“色”字,很简单,就是态度、形色,下面还有证明,所谓“态
色”就是态度。“贤贤易色”意思是:我们看到一个人,学问好,修养好, 本事很大,的确很行,看到他就肃然起敬,态度也自然随之而转。这是很明 白,很平实的,是人的普通心理,不管一个如何坏的人,看到一个好人,总 会不自觉地对这好人比较友善,这是人之常情。
“事父母能竭其力”是讲孝道。这句话有一个问题产生了,子夏为什么
提到“竭其力”呢?重点在这个“竭”字。过去一般人讲到对父母的孝顺,

是“非孝不可”。 其实孝道也要量力而为,孝要竭其力,不要过分了。前一两年,有个
年轻人基于天生的(不是教育的)孝心,为了孝养父母,去做了小偷,犯了
法,对于这样行孝的人,在心理道德上,我们觉得这个人“非其罪”也,因 为他为了孝顺,为了医母亲的病,结果偷了钱,犯了法,这是可以原谅的。 但是在学问修养上看,对他的批评是“这个人没有受良好的教养”。在道理 上来讲,这个青年是好心,但是好心要学识来培植它,使他知道要“竭其力”
而不要做过分的事。中国古人有两句话综合起来的一副对联说:“百善孝为
先,原心不原迹,原迹贫家无孝子。万恶淫为首,论迹不论心,论心世上少 完人。”其“原心不原迹”就只看他的心孝不孝。比如一个人很穷,想买一 罐奶粉给父母吃,但实在没有钱,买不起,因此心里很痛苦,只有希望慢慢 积蓄点钱再去买。
只要有这个心,只要他这份情感是真的,我们就不能说他不孝。“原迹
贫家无孝子”,如果一定要在事实上有表现,那穷人家里就没得孝子了。这 个道理非常清楚,我们用这个道理来解释,就是说明“事父母能竭其力”是 尽自己的心力做到了就是孝。
 “事君能致其身”这个“君”字,成为过去打倒孔家店的口实。他们认 为这是专制思想,是捧帝王、捧独裁的古老教条。事实上不是这么回事,我
们先要了解中国文化的“君”字是什么意思。从文字的字形上看,“君”字 古写,头上“尹”字,“尹”字的古写是“丮”。我们的文字,是由图案演变 而来的,手里拿一根拐杖,下面一个口,代表一个人,这个人年龄大了,学 问道德很高,拿根拐杖,也等于指挥杖,所以凡是拿拐杖的,指挥杖的,都
是君。后来才转借变成皇帝的专用,其实中国文化中的“君”也不是皇帝的
专用词,比如我们过去写封信给平辈,不好称他先生,也不好意思称他老弟; 乃至一位老师写给学生,这位老师谦虚一点就称学生“某某君”,如果说君 是代表皇帝,就是“某某皇帝”了,通吗?没有这回事。日本人学我们中国 文化,写信通常都是以君为尊称词。
这句“事君能致其身”的意思是:不论朋友或同事,他跟你感情好,
他了解你、认识你,认为非你帮忙不可,而你答应了,那他就是君,你既已 答应帮忙朋友完成一件事,要抬轿子就规规矩矩一定尽心,答应了就言而有 信。“能致其身”,竭尽自己身、心的力量。就好比结婚一样,要做到从一而 终。否则当初不要答应,既然答应了,讲作人的道理,就要有信。至于替人
家做事的道理就是忠,也就是尽自己的力。不可以表面上愿意帮忙,做出部
下很恭敬的样子,背地里却一切不同意,反而捣乱扯腿。 即使在外面做主管,也常会碰到这些事。这就是作人的“臣道”不够,
简单说就是不诚恳。 所以“贤贤易色,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君能致其身。”白话解释就是看
到好的人能肃然起敬,在家能竭心尽力地爱家庭,爱父母。在社会上做事,
对人、对国家,放弃自我的私心,所谓许身为国。还有“与朋友交言而有信”, 这句话再三提到,在感情上说,每个人都认为做到了对朋友言而有信。据我 自己的反省,虽然很想彻底做到,事实上却很困难。有时候对朋友答应了的 事做不到,心里非常难过,为了自己道德的要求,想尽办法去做,所以仔细
研究起来,“与朋友交言而有信”这句话,实在很不容易。所以子夏说,能
够做到这样,“虽曰未学,吾必谓之学矣。”尽管这个人没有读过一天书,我

一定说这人真有学问,这不是说明“学而时习之”并不是说一定读死书吗? 因此,我们不要跟着宋儒一段一段地去解释,整篇连贯读下来,自己就搞清 楚了。
        没有朋友的上帝


下面讲到学问态度,那就更妙了。引用了孔子的话: 子曰:君子不重则不威,学则不固,主忠信,无友不如己者,过则勿
惮改。
  讲到这里,说句笑话,朱文正公及有些后儒们,都该打屁股三百板, 乱注乱解错了,所以中国文化,给自己人毁了。我们怎么看出来的呢?不知 道诸位是否跟我一样都见过的,清朝末年,老一套的学者,大体上许多都是 这样的,他们读了这句“君子不重则不威”的书,就照宋儒他们的解释学样
起来,那样子,用现代的话来讲,对于年轻人真是“代沟”。那时老头子们
在那里谈笑——你不要以为老头子们谈笑会有第二个方式,还不是一样谈饮 食男女,人事是非。再不然就谈调皮话,不管他学问多高,都是人嘛!人很 普通,都是一样。可是那些老头子明明正在谈笑不相干的事,看到我们年轻 人一进去,那个眼镜搁在鼻尖上,手拿一根烟筒的老头子,便蹩起嗓子道:
“嘿!你们来做什么?好好念书去!”一副道学面孔。他们认为对年轻后代
要“重”,可是他们不知道“重”是怎么解释,以为把脸上的肉挂下来就是 “重”,为什么呢?“君子不重则不威”,硬要重,“学则不固”,不重呀!学 问就不稳固了。
  接着“无友不如己者”,照他们的解释,交朋友不要交到不如我们的。 这句话问题来了,他们怎么注解呢?“至少学问道德要比我们好的朋友”。
那完了,司马迁、司马光这些大学问家,不知道该交谁了。照他这样——交 朋友只能交比我们好的,那么大学校长只能与教育部长交朋友,部长只能跟 院长做朋友,院长只能跟总统做朋友,当了总统只能跟上帝做朋友了?“无 友不如己者”嘛!假如孔子是这样讲,那孔子是势利小人,该打屁股。照宋
儒的解释,那么下面的“过则勿惮改”又怎么说呢?又怎么上下文连接起来
呢?中国文化就是这样被他们糟蹋了。 事实上是怎么说的?“君子不重则不威”的“重”是自重,现在来讲
是自尊心,也就是说每个人要自重。“君子不重则不威”,拿现代话来讲,也
可以说是自己没有信心,今天中午有一位在国外学哲学的青年,由他父母陪 来找我,这青年说:“我觉得我自己不存在。”我说:“你怎么不存在?”他 说:“我觉得没有我。”我说:“现在我讲话你听到了吧?既听到了怎么会不 存在呢?根据西方哲学家笛卡儿的思想,‘我思故我在’,你能够思想,你就
存在,你怎么没有?”他说:“没有,我觉得我什么都不行。”我说:“你非 常行,比任何人都行。”事实上这个孩子是丧失了自信心,要恢复他的自信 心就好。
  我们要知道,人都天生有傲慢,但有时候,对事情的处理,一点自信 都没有,这是心理的问题,也是大众的心理。比如交代一个任务给诸位中间 任何一人,所谓“见危授命”,你有时候会丧失了这个信念,心理非常空虚, 在这地方,就须要真正的学问,这个学问不是在书本上,这就是自重。所以 一个人没有自信也不自己重视自己,不自尊,“学则不固”,这个学问是不稳 固的,这个知识对你没有用,因此我们必须建立起自己的人格,自己的信心
  
来。
  那么“无友不如己者”,是讲什么?是说不要看不起任何一个人,不要 认为任何一个人不如自己。上一句是自重,下一句是尊重人家。我们既然要 自尊,同时要尊重每一个人的自尊心,“无友不如己者”,不要认为你的朋友 不如你,没有一个朋友是不如你,世界上的人,聪明智慧大约相差不多,反
应快叫聪明,反应慢就叫笨。你骗了聪明的人,他马上会知道,你骗了笨人, 尽管过了几十年之久,他到死终会清楚的。
难得有人真正笨到被你骗死了都不知道的,这个道理要注意。
  所以,不要看不起任何一个人,人与人相交,各有各的长处,他这一 点不对,另一点会是对的。有两个重点要注意的:“不因其人而废其言,不 因其言而废其人。”这个家伙的行为太混蛋了,但有时候他说的一句话,意 见很好。你要注意,不要因为他的人格有问题,或者对他的印象不好,而对
他的好主意,硬是不肯听,那就不对了。
  有时候“不因其言而废其人”,这个人一开口就骂人,说粗话,你认为 说粗话的、土包子,没有学问,然后把他整个人格都看低了。这都不对,不 能偏差,“无友不如己者”,世界上每个人都有他的长处,我们应该用其长而 舍其短,所以“过则勿惮改”,因为看到了每一个人的长处,发现自己的缺
点,那么不要怕改过,这就是真学问。
  据心理学的研究,人对于自己的过错,很容易发现。每个人自己做错 了事,说错了话,自己晓得不晓得呢?绝对晓得,但是人类有个毛病,尤其 不是真有修养的人,对这个毛病改不过来。这毛病就是明明知道自己错了, 第二秒钟就找出很多理由来,支持自己的错误完全是对的,越想自己越没有
错,尤其是事业稍有成就的人,这个毛病一犯,是毫无办法的。所以过错一
经发现后,就要勇于改过,才是真学问、真道德。 那么,我如何来证明这个“无友不如己者”是这样解释呢?很自然的,
还是根据《论语》。如果孔子把“无”字作动词,便不用这个“无”了。比
如说,下面有的“毋意”、“毋我”等等,都用这个“毋”字。而且根据上下 文,根据整个《论语》精神,这句话是非常清楚的,上面教你尊重自己,下 面教你尊重别人。过去一千多年来的解释都变成交情当中的势利,这怎么通 呢?所以我说孔家店被人打倒,老板没有错,都是店员们搞错了的,这要特
别修正的。 孔子的素描
                   种瓜者


下面一节,等于一个结论: 曾子曰: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
  古人对于这一句的解释,我也有点意见。拿孝道来讲,过去讲中国文 化的孝道,本来很重要,我们看历史上给皇帝的奏议,常有“圣朝以孝治天
下”这句话。等于是宪法的基础精神,过去我们没有“宪法”这个名称,但 是有这个精神——宪法的哲学精神,以孝道为基础、作中心。所以过去的皇 帝,权倾天下,一到内宫,见到母后,皇帝也要跪下来,皇太后对什么事讲 一句不应该,皇帝就非改不可。(但是出了内宫,母后则不能干政。)固然,
我们向来以孝治天下,但硬拉上了作解释,也是不对的,古人就解释“慎终
追远”是孝道。所以过去在大陆,人家大厅里的祖宗牌位上面,总是“慎终

追远”四个字,这就是因为古人解释“慎终追远”只对孝道而言的。他们解 释:慎其终者,是说对过去了的,死了的先人,我们要怀念他。“民德归厚 矣”,他们解释,如果大家都能孝顺父母,孝于祖宗的话,社会风气就趋于 厚道了。
  这是有问题的,意思对,但牵强附会。为什么引用曾子的这一段话讲 学问呢?“慎终追远”是什么意义?“终”就是结果,“远”就是很远的远 因,用现在观念的一句话来讲就解决了,“一个人要想好的结果,不如有好 的开始。”欲慎其终者,先追其远,每件事的结果,都是由那远因来的,这 里我们可以引用佛学里的一句话:“菩萨畏因,凡夫畏果。”佛家的菩萨,大 致相当于中国儒家的圣人,圣人们非常重视一件事情的动机。比如有一个朋 友来约你作生意,这个动机,也就是这个初因,我们要注意,也许是善因, 也许是恶因,如果是恶因,即使叫你作董事长,将来坐牢的也是你,那么这 个因要注意了,所以菩萨是怕这个因。而“凡夫”——普通一般人畏果,像 死刑犯到执行时才后悔,这个后果来了他才怕。真要注意学问的人,对每一 件事,在有动机的时候就做好,也就是刚才说的,要有好的结果,不如有好 的开始,也就是开始就要慎重。
  有人不择手段的创业,经常喜欢引用西方宗教革命家马丁·路德的“不 择手段”这句话。但是你要注意,对马丁·路德这句话,不要只说一半,他 是说:“不择手段,完成最高道德。”现在把这句话拦腰一刀,砍去一半,把 “不择手段”拿去用,而不是“完成最高道德”,这就很危险了。
  所以“慎终追远”的意思,是说与其要好的结果,不如有好的开始, 西方文化中有一句俗话:“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也是这个道理。大家认 识了这个道理,则“民德归厚矣”。社会道德的风气,自然都归于厚道严谨。 这是“学问”的道理。
孔子的素描


  讲到这个地方,一直太严肃了,所以下面来个滑稽的事情。在这里, 也可窥见孔门弟子写文章的笔法,并不呆板,是活泼生动的。
  子禽问于子贡曰:夫子至于是邦也,必闻其政,求之与?抑与之与? 子贡曰:夫子温、良、恭、俭、让以得之。夫子之求之也,其诸异乎人之求 之与!
  子禽名亢,又字子元,少孔子四十岁。孔子一生讲学,尤其是周游列 国回来,专心培养后一代,教育后一代,所以学生都是年轻人。子贡是孔子
弟子中最出色的一个人物。吴越之战,也和他有关,他为了保护自己的父母 之邦——鲁国,自动以国民外交的身份到吴、越去动之以利害,而引起这场 战争。
  这一段是说有一天子禽问子贡的话,如果把它改编作话剧,那一定是 一场很滑稽、很有趣,令人莞尔的戏。好像是子禽悄悄地扯了子贡的袖子,
把他拉到门边,避开了孔子的视线,然后压低嗓门轻轻的问道:“喂!子贡! 我问你,我们这位老师,到了每一个国家,都要打听人家的政治,他是想官 做,还是想提供人家一点什么意见,使这些国家富强起来?”子贡答得很妙! 他说:“我们的老师是温、良、恭、俭、让以得之的。老弟,夫子不是像你
们这一般思想,对于一件事情总把人家推开,自己抢过来干的。他是谦让给
人家,实在推不开了,才勉强出来自己做的。假如你认为老师是为了求官做,

也恐怕与一般人的求官、求职、求功名的路线两样吧?”可见他没有作正面 的答复,只把反面的道理告诉子禽,等于对年轻后进同学的一种教育方法, 这方法是启发式的,不作正面解答,要受教的人自己去思考判断。
温、良、恭、俭、让。现在先简单的解释这五个字的五种观念。
 “温”是绝对温和的,用现代的语汇来讲就是平和的。“良”是善良的、 道德的。
 “恭”是恭敬的,也就是严肃的。“俭”是不浪费的。“让”是一切都是 谦让友好的、理性的、把自己放在最后的。上面这五个字,也可以说是五个
条件。描写了孔子的风度、性格及他的修养。 这五个字包含了许多,也就是中国儒家教人作为一个人,要在这五个
字上作重大的研究,多下功夫。
五字串通五经 讲到温、良、恭、俭、让这五个字,就又牵涉到中国文化的全体根源。
因此,我们首先就要研究一本书——《礼记》。它是中国文化的一个宝库。
我们的“大同”思想,就是《礼记》中《礼运》篇里的一节。要了解“大同” 思想的哲学基础,必须要把《礼运》这一篇全盘搞清楚。所以《礼记》是我 们文化的宝库,也是过去几千年来宪法精神的所在,里面包括了现代的学问: 政治、经济、哲学、教育、社会、科学,什么东西都有,乃至医药、卫生,
以及中国人过去的科学观念,都有了。所以要了解中国文化的根本,《礼记》 是不能不研究的。岂但是《礼记》,换句话说,要了解我们中国文化,了解 孔孟思想,了解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孔子一直下来的根本渊源, 还必须了解其他“五经”。
  谈到“五经”,《礼记》中有一篇《经解》,对于“五经”作总评。这怎 么说法呢?以现在的观念来说,就是对“五经”扼要简单的介绍:对《诗》、
《书》、《易》、《礼》、《乐》、《春秋》以一两句话批评了。
  《经解》篇说:“孔子曰:入其国,其教可知也。”意思是,到一个地 方,看社会风气,就可知道它的文教思想。
《经解》篇接着说:“其为人也,温柔敦厚,诗教也。”所谓诗的教育,
就是养成人的温柔敦厚。讲到温、良、恭、俭、让这个“温”字,就得注意 孔子所说诗教的精神。(现在我们不偏向于这方面,暂时只作一参考。)“疏 通知远,书教也。”《书经》又叫《尚书》,是中国第一部历史,也不止讲历 史,而是中国历史文献的第一部资料。现在西方人学历史,(现在我们研究 历史的方法,多半是由西方的观念来的。)是钻到历史学的牛角尖里去了, 是专门对历史这门学识的研究,有历史的方法,历史的注解,历史对于某一 个时代的影响。中国过去的情形,学术家与文学家是不分的,学术家与哲学 家也是不分的。中国人过去读历史的目的,是为了懂得人生,懂得政治,懂 得过去而知道领导未来,所以它要我们“疏通知远”。人读了历史,要我们 通达,透彻了解世故人情,要知道远大。这个“远大”的道理,我讲个最近 的故事来说明,有一位做外交官的朋友出国就任,我送他一副对联,是抄袭 古人的句子:“世事正须高著服,宦情不厌少低头。”一般人应当如此,外交 官更要善于运用它。对于世局的变化,未来的发展,要有眼光,要看得远大。 “宦情”是做官的情态,要有人格,尤其外交官,代表了国格,代表全
论语别裁的下一页
成为本站VIP会员VIP会员登录, 若未注册,请点击免费注册VIP 成为本站会员.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电子书均来自互联网。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


其它广告
联系我们     广告合作     网站声明     关于我们     推荐PDF     全部分类     最近更新     宝宝博客
蓝田玉PDF文档网致力于建设中国最大的PDF格式电子书的收集和下载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