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田玉文摘

这里站长记录互联网上好文章的地方,看到过的好文章我都转载这里留个纪念!I need to make some record to hold the fading memories which is about love,about life,about growing up,about family and friends,about myself and about the ones who had ever truly touched my heart.

« 老公不在家,我打开了HS网站……左宗棠:屠夫还是功臣? »

荒唐万历帝误汉家江山

 怠政三十年,疯狂搜刮海内钱财,种下明朝被后金覆亡的祸根。

1563年9月4日,朱翊钧生。

朱翊钧(1563年-1620年),明朝第十三代皇帝。年号万历,是明穆宗朱载垕的第三子。隆庆六年(1572年),穆宗死,十岁的朱翊钧登基做皇帝,是为明神宗。谥号“范天合道哲肃敦简光文章武安仁止孝显皇帝”。

张居正死后,万历卅年不理朝政

朱翊钧在位前十年,由母亲李太后代为听政,太后将军政大事全交张居正主持,实行了一条鞭法等改革,使社会经济大发展,是为“万历中兴”。但“帝师”张居正死后,反对改革的官僚纷纷上疏攻击、诬陷之,朱翊钧下诏追夺张居正的封号和谥号,还查抄张家。

万历十四年(1586年)十一月朱翊钧开始沉湎于酒色之中,一说是染上鸦片烟瘾。后又因立太子之事与内阁争执长达十余年,最后索性三十年不出宫门,不理朝政。

从1589年,朱翊钧不再出现,以至于朱翊钧在位中期以后方入中枢的廷臣不知皇帝长相如何。

万历四十年(1612年),南京各道御史上疏:“台省空虚,诸务废堕,上深居二十余年,未尝一接见大臣,天下将有陆沉之忧。”万历四十五年(1617年)十一月,“部、寺大僚十缺六、七,风宪重地空署数年,六科止存四人,十三道止存五人”。囚犯们关在监狱里,有长达二十年之久还没有问过一句话的,他们在狱中用砖头砸自己,辗转在血泊中呼冤。临江知府钱若赓被朱翊钧投入诏狱达三十七年之久,终不得释,其子钱敬忠上疏:“臣父三十七年之中……气血尽衰……脓血淋漓,四肢臃肿,疮毒满身,更患脚瘤,步立俱废。耳既无闻,目既无见,手不能运,足不能行,喉中尚稍有气,谓之未死,实与死一间耳”。宰相李廷机有病,连续上了一百二十次辞呈,都得不到消息,最后他不辞而去。万历四十年(1612年),吏部尚书孙丕扬,“拜疏自去”。四十一年(1613年),吏部尚书赵焕也“拜疏自去”。

矿税恶政

万历二十四年(1596年),明神宗派出宦官充任矿监、税使,掠夺商民,一旦被认为地下有矿苗,房屋就要全部拆除,以便开矿,开矿时挖掘不到时,附近的商家会被指控“盗矿”,必须缴出赔款。矿监所到之处,民穷财尽,激化民变,成为明代一大恶政。首辅朱赓沉痛地说:“今日政权不由内阁,尽移于司礼。”大学士沈鲤在《请罢矿税疏》中,亦指出矿税“皆有司加派于民,以包赔之也”。户科给事中田大益曾忍无可忍地批评他:“以金钱珠玉为命脉。”万历二十五(1597年)至三十三年(1605年)矿税使进内库银将近三百万两,“半以助浮费,半以市珠宝”,更多的财物流入了宦官的腰包。

大理寺左评事雒于仁上《酒色财气四箴疏》,几乎就是对万历皇帝指着鼻子破口大骂,把万历皇帝描绘成一个好色、贪婪、残暴、昏庸、无能、懒惰……五毒俱全的、一无是处的皇帝。



万历三大征

虽然朱翊钧在内政行为可谓荒唐,但是军事上,由于边将干练,仍然保持相当的强大。平定播州(遵义)杨应龙之乱的播州之役、宁夏之役、朝鲜之役 即援朝逐倭(日本)之战,都获得胜利,武功不错。

三次战役虽取得胜利,但也使明朝的人力物力遭受巨大损失。史载:“二十年,宁夏用兵,费帑金二百余万。其冬,朝鲜用兵,首尾八年,费帑金七百余万。二十七年,播州用兵,又费帑金二三百万。三大征踵接,国用大匮。”经此三次战役后,明朝元气大伤,成为导致明朝灭亡的重要原因之一。

女真兴盛

但万历晚年,东北女真族努尔哈赤兴起,成为日后中原帝国的隐患。

1619年,辽东军区司令官杨镐四路进攻后金,在萨尔浒大败,死四万余人,开原、铁岭沦陷,北京震动。朱翊钧用熊廷弼守辽东,屯兵筑城,才将辽东局势扭转。不过朱翊钧的三十年“断头政治”,连“票拟”、“硃批”都已经完全停止,即使军事科技领先当代、农业技术明显优于前朝,但是明朝行政已长年陷于瘫痪。

朱翊钧在萨尔浒之战的次年(1620年)逝世,葬于定陵。

评价

《明史·神宗本纪》:“故论考谓:明之亡实亡于神宗。”

赵翼《廿二史札记· 万历中矿税之害》:“论者谓明之亡,不亡于崇祯而亡于万历。”

清高宗乾隆在《明长陵神功圣德碑》中则道:“明之亡非亡于流寇,而亡于神宗之荒唐,及天启时 阉宦之专横,大臣志在禄位金钱,百官专务钻营阿谀。及思宗即位,逆阉虽诛,而天下之势,已如河决不可复塞,鱼烂不可复收矣。而又苛察太甚,人怀自免之心。 小民疾苦而无告,故相聚为盗,闯贼乘之,而明社遂屋。呜呼!有天下者,可不知所戒惧哉?”

黄仁宇在《万历十五年》一书将万历皇帝的荒怠,联系到万历皇帝与文官群体在“立储之争”观念上的对抗。怠政则是万历皇帝对文官集团的一种报复。

阎崇年评价明神宗时,用了“六做”、“六不做”概括。

“六不做”,即不郊、不庙、不朝、不见、不批、不讲。

不郊。就是不亲自郊祭天地。不庙。就是不亲自祭祀宗庙、太庙。不朝。就是不上朝。不见。就是不接见大臣。不批。就是对大臣的奏章不做批示。不讲。就是不参加经筵讲席。经筵,是为皇帝专设的讲席,由大学士、翰林院侍讲学士等担任主讲,并同皇帝切磋经史,也是君臣共同探讨治国理念与治策的场所。

“六做”:

第一,沉湎酒色。

第二,贪敛钱财万历帝派矿监、税监到全国各地去搜刮,“明珠、异宝、文毳、锦绮山积,赢羡亿万计”(《明史·诸王五》)。这些钱财不入户部的国库,而归入内帑,就是皇帝的私库。

第三,乱封滥赠。万历帝自己的皇庄占地210万亩,赐给他弟弟潞王翊镠400万亩田,赐给他儿子福王常洵200万亩田。没有田了,就将周围郡县的土地划过来。他们父子、兄弟三家占地810万亩,而万历六年,全国的田地是5.1亿亩,他们三家占全国总田地数的6.3%。

第四,肆意挥霍。《明史·食货志》记载:郑贵妃生子赏银15万两、过生日赏银20万两,潞王就国赏银30万两,福王结婚用银30万两、建洛阳府邸用银28万两,营建定陵用银800万两,皇子册封等用银1200万两、采办珠宝等用银2400万两。而万历初年,年国库收入才只有400万两。

第五,大兴土木。

第六,胡作非为。有的书说他爱“吸大烟”,有的书说他玩“娈童”。据说当时宫中有“十俊”,就是十个聪明俊秀的小太监,“给事御前,或承恩与上同起卧”。
  • 相关文章:
  • quote 1.cdshelf2000
  • 开玩笑,万历三十年不上朝,明朝江山一样还在。特别是万里最后的年代,压根就没人管事,这个时候的文学艺术和经济活动却是空前繁荣,手工业者大量进入城市寻找工作。
    不过资产阶级最终没有逃离封建小农经济思想的束缚,没有能够登上政治舞台。这是思想之过。
  • 2008/9/6 9:18:3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cdshelf2000
  • 本来就该这样,皇帝就搞个祭祀之类的活动就行了,其他行政司法之类的都不用管,只要制度尽可能的完善,我大中华人才济济,还怕找不到济世能人吗?
  • 2008/9/6 9:18:5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cdshelf2000
  • 作者的文章来自中国第一部架空历史巨著《明史》,作者:张廷玉(已“抬轿入旗”)、…………监督:弘历
  • 2008/9/6 9:19:59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日历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发表

Powered By Z-Blog 1.8 Walle Build 91204

Copyright 蓝田玉文摘.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