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田玉文摘

这里站长记录互联网上好文章的地方,看到过的好文章我都转载这里留个纪念!I need to make some record to hold the fading memories which is about love,about life,about growing up,about family and friends,about myself and about the ones who had ever truly touched my heart.

« 明成祖时期,中国军队强大到什么程度?有关八国联军与中国妓女的一点乱弹 »

当年知青的生活悲惨么?

此文回答“堕落天使”,“堕落天使”曾在一篇题为《[讨教]梦中将军,咨询几个问题》的帖子中,指名道姓要我回答的问题之一就是:为什么会出现有大规模有组织的‘上山下乡’?结果如何?口号我知道,所谓“接受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当然,千万别告诉我,农民阶级突然打破了阶级局限性,成为了先进生产力的代表,代表着先进文化的发展方向。

看到没有,听口气以为我同他一样,都属道听途说之辈的,哪里想到我是货真价实的知青。虽然我才疏学浅,好在咱有那段宝贵的经历,把几段经历的片断写出来,让每个人自己去思考吧。说过,咱才疏学浅,不好上升到理论高度,只能用事实说话。

我记得好像是1974或是1975年上山下乡的,在某些人的眼里面的知青上山下乡,那就是生离死别走向人间地狱,恨不得同奥斯威辛集中营都有的一比。我初步分析了一下,无非包括了这几类人。第一类,境外的敌对分子,主要是指那些所谓的精英、轮子等,中华民族的败类。这类人的目的是借历史事件,来达到污蔑诽谤现政权,否定中共半个世纪以来创造的辉煌,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的阴谋家。第二类,曾经因为某种原因,自己或者是父辈受到群众运动的冲击,个人或家族的利益受到侵害,至今还是耿耿于怀。第三类,思想还不成熟的年轻一代,看了几本含水量未知的书,听了某某真假难辨的专家学者的谬论,再加上自己主观的推测,便一口咬定这是一件最黑暗的事件,其实他们谁也没有一点体验,不过是人云亦云而已。那么,知青生活究竟是个什么样?知情的精神状态又是个什么样?在回答问题之前我先声明几点:第一,这是74年以后的知青生活,68年的知青是个啥样我也有所了解,但是不可靠的道听途说不敢在这里卖弄。第二,这是我自己的亲身经历,由于中国地域幅员辽阔,各地的自然和经济发展状况不平衡,可能有些地方的知青有所不同。第三,同为知青,但是由于思想觉悟的差异,可能会对同一件事有不同的看法和结论。本人下乡前是校红卫兵团副主任,排长(相当于现在的班长),团支部组织委员,嗬嗬,或许思想觉悟高一点。好了,该交代得都交代了,下面我将叙述我的知青生活,也许只是这场全国性运动的一个片面,不能反映出整个事件的全貌,但是绝对是真实的经历。

1、知情的生活苦不苦?

苦!绝对地苦!苦到什么程度,这是八零后的一代难以想象的。举几个记忆尤深的例子,看看我的知青生活。民以食为天,咱就从吃饭说起吧。我刚到青年点时是8月初,这是一个生产小队的,只有十几个男女的小青年点,第一顿饭食谱如下:玉米面大饼子(请勿同现在饭店的玉米面饼子挂钩,如果玉米面大饼子是这种味道,我情愿在农村呆一辈子!),高粱米稀粥,咸玉米面糊(没有大酱和酱油)蘸萝卜樱子当下饭菜。为了照顾我这位新来青年,做饭的知青大姐(68届)给我端来一碗不知啥时候的大米水饭,吃到嘴里有股淡淡的馊味儿,还感到十分地牙碜(大概是放在窗台上刮进的土)。这时的我才十八岁呀,我却毫不含糊地狼吞虎咽,吃着我下生以来最难吃的饭菜。送我去的老爸是位军人,平素打我时劈头盖脸,这时我感到他和随行的司机,还有一位军人阿姨,都偷眼地瞟着我,临走时凶狠的老爸似乎眼圈红了。记得冬天青年点没有一滴油,把大红萝卜切成丝用水煮熟后加盐,就着玉米面大饼子或是高粱米饭,实在是难以下咽哪。像老知青学习经验,回家以后带来几串干辣椒,每顿饭前把干辣椒埋在灶坑里烧糊,然后撵碎放到没有一滴油的萝卜汤里,看起来红扑扑,喝起来辣酥酥,感觉上好多了,我就是打这以后才学会吃辣椒。也许有的地方吃不饱,但是我下乡的地方细粮没有,粗茶淡饭管够。知青的标准口粮是每年600斤,这个标准就算是吃不到十分饱,也不能算是吃不饱吧。我个人认为,许多地方的知青粮食不够吃,在很大程度上存在管理问题。你想啊,都是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哪里有理家过日子的经验,基本上都是今日有酒今日醉,甚至有拿口粮去交换其它食品的,例如用粗粮换大米,换油,换豆腐等等,这样导致的吃不饱恐怕应该算是另类了吧。知青管理走向正规后,这样的情形应该很少了,所有分散的小青年点都并成大青年点,我所在的知青点有61人,在新粮食下来前可能口粮稍有欠缺。找到大队书记,书记的态度很爽快,哪个队有粮你就到哪个队去借,就说是我孔书记说的!有了尚方宝剑咱还怕个球,借了粮食也是一笔糊涂账,因为从来就没有还过。有人要问,你怎么说的有鼻子有眼的,编的吧?告诉你,我当过青年点的伙食管理员,都是真事儿。现在想起来,还是贫下中农对知青的宽容和爱戴。

2、知青生活累不累?

累!而且每个人累的程度不一样,别人咋累咱不知道,只能述说自己累的体会。坦率地讲,我在知青中同其他人相比,应该算不是很累的那一类,作为一位农民所应该经历的常规累咱就不说了,但是刻骨铭心的累还是有几次,这里篇幅所限只讲两件吧。晚秋庄稼收完以后,农田基本建设就开始了,公社从各个大队抽调劳力,到某一个同自己利益不相干的地方挖沟渠,因为我下乡的地方低洼易涝,第一次出工就把我给累苦了。这是很长很长的一条渠,很多很多的劳力由公社工程人员,拿着尺子一路量来,每人分一段合计有五立方土。人家农民兄弟半天多一点的时间就挖完了,背着家什早就回家了,而我却一直挖到日头快要落了勉强才算完工,自己躺在沟边怎么看怎么别扭,它咋就同两边农民挖得不一样呢?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是偷工减料干的活。好在公社验收人员也耗不起早就提前回家了,我明知道不合格也没有力气修整了。抬眼望了望,同我为伍的还有一个人,年龄十六岁刚刚参加集体劳动的本队农家小伙,可能是因为营养不良的原因,看起来与实际年龄小许多。虽然人家也累的躺在不远处,但是人家挖的沟肯定是合格的,我们两个休息够了爬起来,收拾好家什(一把盖锹,一把桶锹,两只土篮,一根扁担)背着又摇摇晃晃地走了十多里地,到青年点时天都完全黑了。还有一次我记得很清楚,那一天正好是腊八,早晨一出来就觉得下巴冻得发麻,难怪人说“腊八,腊八,冻掉下巴”。可不像现在的农民这样潇洒,冬天啥活也不干,躲在屋里玩麻将。我在寒冬腊月去干什么?又是挖沟渠!东北可是冰冻三尺的季节,这是一条很宽的主干渠,是我们生产队的一帮人分的一段,我们的任务是清理淤泥。什么锹啊,镐啊啥的,都没太大用处,全靠钢钎和大锤。冻透淤泥被凿下来,一大块足有二尺厚,重量至少有一百四十斤以上,是用屁股和腰的结合部才能背到沟边上,还要求必须放到距沟边几米以外。哪里像影视里演的那样,正儿八经地放在后背,一步三摇地往前蹭,纯他妈的扯蛋!这种背法根本背不了重物,真得要是一步三摇离累趴下也不远了。干活时累点倒也没啥,就怕休息时小北风那么一溜,棉衣里面凉哇哇一片,要多难受有多难受,荒郊野外可没有避风的地方,像狗一样找一处向阳土坎,趴在底下多少能挡住一点风寒,就这样从早晨干到日落,吃饭都是在野地里就着北风吃,这可是典型的风餐(露宿不行,非冻死不可!)。最可恶的是相邻的生产队,冻得太实诚凿不动时就用炸药嘣,什么安全不安全的,导火索点着了只是扯嗓子喊一声,这时候你不管在干什么,能做的就是一个跑啊。炸药一响惊天动地,漫天飞舞的是冻土块,这工夫一双眼睛根本不够用,紧紧盯着头顶的蓝天,灵活地躲避在视野中越来越大的冻土块,挨上一块非死即伤,解放军打仗也不过就如此吧。

3、知青生活乐不乐?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乐!用当今最时髦的话来说,痛并快乐着!活到现在留在记忆中最快乐的事,都是我在青年点生活的片断。是在1976年的元旦那一天,也不知那天干了什么活,大家回来的都比较晚,冬天的天比较短,天已经黑了才陆续回来。这时候还没有合并青年点,我所在的小青年点只有三男九女,我们回来时满屋冰冷,灶坑里还没有生火。过元旦嘛,好像生产队分了点肉,好像又买了些粉条之类的东西,年代久远记不清了。大家二话没说,一齐动手生火做饭,炒菜的炒菜,拌菜的拌菜,说说笑笑中饭菜就齐了。至于具体饭菜也不记得了,反正那天肯定有肉,用现在的眼光来衡量,都是不入口味肯定被倒掉的极普通的饭菜。在炕上把两张小炕桌一并,满满摆了一桌子(其实桌子也不大),按常规也只够八个人围坐就已经很挤了,此时却是十几个男女都挤在炕上。不过挤人不挤嘴,两边都是年轻的姐妹,紧紧地把我挤住,从未同女性如此紧密过的,又是刚刚成年的年轻我,心里有种异动的莫名兴奋感,时至今日仍还是回味无穷。老知青孙哥,变戏法似地拿出一瓶散白酒,在每个人五花八门的容器中都倒了一点,三个男知青当然是较多的。我还是第一次在这种场合喝酒,也是第一次正式地喝酒,几口烈酒下肚感到脑袋胀呼呼的很舒服,视线稍微有点模糊,心里充满一种极强烈的幸福感。再看姐姐和妹妹们,一个个面色红润美若天仙,兴高采烈地说说笑笑,还不时地拿我这位新来的小弟弟开涮,爆发出阵阵银铃一样醉人的笑声。两边的姐妹不时地为我夹菜,还以太挤为借口十分自然地把手臂搭在我的两肩,这时候的我可是像贾宝玉一样没有一丝邪念,只是感到一切都是那么地美好,几乎就是飘飘欲仙的美妙感觉。后来咱也在出入歌厅时,身边也坐过年轻漂亮的MM,就是再也找不到那种令人心醉的感觉了,真他娘的邪行!我经常问自己,海洛因的感觉是什么样?如果也能让人有这种惬意的体验,我还是远远地躲开它吧,这种美妙的,纯洁的,心醉的,等等,等等的感觉,真得令人终生难忘,如果有可能,一定会不计后果地区再次体验。还有许许多多,比如打狗,偷鸡,杀猪等等,不再一一赘述了。

我现在有太多的不理解了,你说咱是经历过那段历史的,在现代某些精愤的眼中也算是受害者了,可是咱就是不去诽谤毛泽东,你说这是为什么?喔!“受害者”都不认可否定那段历史,你说你们这些锦衣玉食的黄口还瞎忙活什么?中国不能像英、法、美等列强那样出去抢别的国家,那么发展工业、国防、科技的钱从哪里来,还不是靠上几代人紧衣缩食从嘴里省下来的?几代人为了共和国艰苦奉献,为改革开放打下基础,轮到你们吃了几天饱饭就敢轻易否定,就以为现在的一切都是从天上掉下来的?知道吗!你们现在所享受的,都是共和国几代人的奉献所积累起来的,都是在毛泽东和共产党的领导下,凭着坚定的信念和无私的精神做出的牺牲换来的。我不知道,究竟是你们的父母没有良心的遗传,还是后天良心被狗吃了,竟然如此颠倒是非混淆黑白,不顾客观史实地蓄意歪曲篡改历史!听到有人一本正经地说“十年动乱”,咱只能偷笑这类无脑的鹦鹉,怕是在那个时代大多都处于物质状态呢,怎么现在就好意思张口就来,咋不自己动脑做个调查研究呢?

本来还想多写一点,甚至搞个系列什么的,然而我在知青队伍里是个新兵,不太好意思卖弄这点可怜的经历,同六八届的大哥大姐比起来算个啥?尽管如此,要是把每段有意义的经历写出来,肯定比《日子》和《月子》之类的有意义,只是上面有比我经历更丰富,更磨难的大哥大姐压着,我不能让自己这样无耻。只是在铁血论坛这里,经常看到一些刚出蛋壳的雏鸟,才长出几根羽毛就以为自己能搏击长空,看了几片道听途说的所谓资料就以为得了真理,以一副救世主的嘴脸信口雌黄,发表一些闭门造车的谬论,看着实在有点来气。还有以前的知青现在年事已高,大多不能上网发表自己当年的经历和感受,在铁血里同我经历差不多的不会超过两位数,所以那些伪救世主表现十分活跃,荒唐地以现代的价值观去批判和否定那段历史,或是出于某种政治目的在进行反攻倒算。看着小丑们不知疲倦地表演实在腻歪,我觉得有义务让后人了解知青的生活,也代表那些不能上网发表见解的知青,不知天高地厚地把自己的经历写出来。再次声明,这仅仅是规模宏大的上山下乡运动中的小侧面,不能代表整个中国知青的生活经历写照,唯一感到十分仗义的地方就是,它不是小说,它不是故事,它是真实的。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日历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发表

Powered By Z-Blog 1.8 Walle Build 91204

Copyright 蓝田玉文摘.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