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田玉文摘

这里站长记录互联网上好文章的地方,看到过的好文章我都转载这里留个纪念!I need to make some record to hold the fading memories which is about love,about life,about growing up,about family and friends,about myself and about the ones who had ever truly touched my heart.

« 当心翡翠市场中的“四大杀手”陈景润与江青 »

太平公主为何没像武则天当女皇

太平公主为什么没能像武则天一样登上权力的巅峰呢?我觉得,至少有三个原因。

  第一,太平公主的身份不如武则天。可能有人要奇怪了,太平公主是大唐公主,父亲是皇帝,母亲是皇帝,三个哥哥都是皇帝,翻遍中国历史,也找不出比这更高贵的出身了;而武则天出身文水小姓,她的父亲也不过是个暴发户型的官员,怎么能说太平公主的身份不如武则天呢?确实,论原始出身,太平公主确实比武则天高贵,但是要论起这两个人在李唐皇室中的身份,太平公主就不如武则天了。对李唐皇室而言,武则天是媳妇,而太平公主是女儿。媳妇和女儿哪一个更重要呢?中国古代讲“女生外向”,在父权制的传统下,女儿在娘家只是客人,而媳妇才是家里的主人。人们可以允许一个妻子替丈夫持家,也可以允许一个母亲替儿子持家,但是,却很难想象女儿替父亲持家,妹妹替哥哥持家。

  武则天能够掌握权力,关键是她在李唐皇室拥有妻子和母亲的身份。正因为她是唐高宗李治的妻子,所以她才能够在李治生病的情况下名正言顺地辅政,也正因为她是儿子的母亲,所以她才能够在唐高宗去世之后替儿子把持家政。甚至最后她把儿子一脚踢开,自己当皇帝了,人们也还可以理解为这是一个寡妇,面对不争气的儿子无计可施,只好干脆替他把家业挑起来。只要最后她能把这份家业、这份江山还给他的儿子,人们就可以容忍这种行为,也可以接受她。

  但是,太平公主就不一样了。太平公主是女皇武则天的女儿,是唐中宗李显和唐睿宗李旦的妹妹,是唐玄宗李隆基的姑姑。而无论是女儿、妹妹还是姑姑,一旦出嫁,对娘家的发言权就有限了。这样一来,太平公主就不可避免地陷入了先天的巨大矛盾之中,她之所以有势力,是因为她是大唐的公主,但是,正因为她只是大唐的公主,她就没有对大唐王朝指手画脚的真正权力。在这一点上,她不仅不如武则天,连韦皇后也不如。

  第二,太平公主的政治实力不如武则天。武则天在当皇帝之前,已经当了二十八年的皇后和五年的太后。她一生一直致力于培养官员,所以从中央到地方,从军队到政府,到处都是她安插的人手,她把这个帝国控制得很稳。而且因为她长期参政执政,用人得法,惠民有方,所以在官民之中已经树立了牢不可破的威信,人们很习惯她的统治,也很认同她的统治。

  太平公主就不同了。她虽然从武则天晚年就开始参政,此后势力节节攀升,直到在睿宗一朝达到巅峰;但是,睿宗当皇帝的时间只有两年,再加上当太上皇继续掌权的一年,也不过三年时间。在这三年之中,太平公主虽然势力强盛,号称“七位宰相,五出其门”,但是她所能控制的官员其实很有限,仅仅限于最高层,缺乏真正的社会基础,这样的控制是不稳定的。因此,当李隆基发动先天政变,消灭了追随太平公主的宰相和将军后,她也就再无还手之力了。

  第三,太平公主的对手远比武则天的对手强大。武则天当皇帝的对手是她的两个儿子,在他们面前,武则天有名分上的优势。中国古代讲究孝道,强调“百善孝为先”,母亲对儿子拥有莫大的权威。母亲控制儿子是顺,儿子反抗母亲就是逆。以顺取逆,焉有不成之礼!但是太平公主就不一样了。她最终的政敌是侄子李隆基。姑姑虽然也是长辈,但对侄子并没有母亲对儿子那么大的权威。即使我们承认侄子对姑姑也要讲孝道,那也是因为姑姑是父亲的妹妹,爱屋及乌。所以,李隆基在政变之前反复跟谋臣探讨,杀死太平公主是不是就意味着对父亲不孝?谋臣都说绝非如此,你干掉太平公主,恰恰是安定你父亲的位置,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孝顺父亲呢。这么一解释,李隆基的伦理困扰没有了,心里压力也就没有了,换言之,在名分上,传统伦理决定了武则天对儿子有绝对的权威,而太平公主对侄子则没有这样名分上的优势。

  再看实力。武则天称帝的两个对手,无论是李显还是李旦,从他们一生的表现来看,都只能说是个庸才,政治能力远逊于武则天。武则天对付起这两个儿子来并不费力。但是,李隆基就不同了。李隆基不仅在李唐王朝,就是在整个中国的历史上也是难得的英主,政治能力远比父亲睿宗和伯父中宗强。拿实力不如母亲的太平公主来对付实力强于李显、李旦的李隆基,当然结果也就可想而知了。

  正因为如此,太平公主虽然有政治抱负和政治能力,但是,她离皇帝的目标始终非常遥远。直到生命即将结束时,她还只是在废强立弱,在更换一个更好控制的人当皇帝这一步上下工夫,就算这一步走成了,她离皇帝的目标仍然有距离,何况连这一步都没有实现呢!

  政坛流星

  再来看第二个问题,太平公主的评价问题。作为政治人物,太平公主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首先,我们要肯定,太平公主是一个为维护李唐王朝立了大功的人。这从她的履历可以看得清清楚楚。武则天晚年,政局不明朗,太平公主参与神龙政变,拥立中宗,确保了武周政权向李唐的回归。中宗暴薨,她又策划了唐隆政变,消灭了妄图改朝换代的韦皇后,拥立唐睿宗李旦。可以说,太平公主的两次出手确保了皇位在李唐皇室中的继承,大唐王朝能够薪火相传,绵延近三百年,有太平公主的功劳。

  其次,太平公主是一个有政治才华的人。孔子讲过,为政之本在于“先有司、赦小过、举贤才”。从此,贤人政治成为中国传统政治的不二追求,选贤任能也成为统治者的最高使命。用这条标准来衡量太平公主,她又是一个怎样的政治人物呢?客观说来,她的用人眼光,远胜于两个哥哥唐中宗和唐睿宗,堪比一代女皇武则天。史载太平公主喜欢仗义疏财,经常接济士人,因此士人都称赞她,愿意追随她。那么太平公主招纳的人才到底水平如何呢?我们还举萧至忠的例子。萧至忠是太平公主提拔的宰相,最后也作为太平公主的死党被杀。但是,他死之后十多年,唐玄宗李隆基还对他念念不忘。有一次,一个名叫源乾曜的中级官员,偶尔面见唐玄宗奏事,奏事完毕之后也就走了,自己并没有太当一回事。可是,很快,玄宗就亲自点名,把他提拔为户部侍郎,没过多久又当了宰相。许多人都非常奇怪,说源乾曜有什么本事呀?怎么皇帝就看上他了呢?虽然议论纷纷,但是都不得要领。后来,玄宗主动跟他最信任的宦官高力士解释了。他说:“尔知吾拔用乾曜之速乎?”高力士说:“不知也。”李隆基说:“吾以其容貌、言语类萧至忠,故用之。”我为什么这么快就提拔源乾曜呢?因为他的言谈举止太像萧至忠了!高力士听了大惑不解,就问道,萧至忠不是谋逆辜负了陛下吗?您怎么还会挑选跟他一样的人当宰相呢?李隆基长叹一声说,萧至忠是晚年走错了一步,不该跟太平公主,否则不也是个贤相吗!

  从这个故事就可以看出来,萧至忠的确是个人才,即使在政敌眼中、心中,他也还是个人才。他这样的人才能够心甘情愿的为太平公主而死,可以就反证出来,太平公主在用人方面确实是有一套的。在这方面深得母亲武则天的真传,是一个有本事的政治人物。

  既然都具备了政治家的素质,那么,在中国的历史天空上,为什么武则天像恒星始终闪耀,而太平公主仅仅像流星划过夜空呢?为什么她没有得到像武则天那样的评价?有两个原因。

  首先,太平公主始终没有得到在政治前台表现的机会。武则天当了十五年皇帝,在此之前,她已经当了五年的摄政皇太后和二十多年的参政皇后。她有充足的时间和空间去展现自己的政治才华,也有充足的时间和空间,为中国历史的发展作出贡献。但是太平公主就不一样了。作为一个公主,她的权力是不公开的,虽然在唐睿宗时期,号称每一件事都要先问“与太平议否?”但是,我们完全不知道到底哪件事经过了太平公主的决策,也就无从评价她的政绩。

  另外,因为太平公主至死都处于争权夺利的道路上,远没有达到最终的目的地,所以,她的政治才华大多数也就展现在夺权而不是治国上。换言之,因为武则天已经是皇帝,而太平公主仅仅是想当皇帝,两个人的侧重点就不一样了。对于武则天来说,权谋只是政治生活的辅助手段,而对太平公主来说,权谋差不多就是她政治生活的全部了。对于一个只搞权谋的人来说,怎么能够真正为历史的发展作出贡献,又怎么可能成为一个真正的政治家呢?

  其次,太平公主的个人综合素质和武则天相比也还有较大的差距。我们只要看看这两个人对财富的不同态度,就可以知道。武则天在她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里,都是非常俭朴的,最著名的例子就是为了节省衣料,只穿七个褶子的裙子。但是太平公主可不一样了,她以爱财著称。作为武则天唯一活着的女儿,她的生活待遇一向优越。自从武则天末年开始,太平公主频繁参与政变,屡立大功,经济实力更加膨胀。到睿宗时期,太平公主不仅享受一万户的实封,而且还广置田产。据《旧唐书?公主传》记载:“(太平公主)田园遍于近甸膏腴,而市易造作器物,吴、蜀、岭南供送,相属于路。绮疏宝帐,音乐舆乘,同于宫掖。侍兒披罗绮,常数百人,苍头监妪,必盈千数。外州供狗马玩好滋味,不可纪极。” 什么意思呢?说太平公主的田产太大了,凡是长安城周围的好地,都被她占据了。她的生活用品从哪儿来啊?那都是外地给她输送来的精品,从江南的丝绸到四川的锦绣,再到岭南的珍异水果,给她输送各地特产的人络绎不绝,在道路上互相都可以看见。她举凡吃、喝、玩、用,都是同于宫掖,和皇帝一个规格。连服侍她的人都非比寻常,穿着绮罗服装的高级侍女有好几百个,一般的奴隶、老妈子就更多了,甚至达到数千人。

 太平公主的财富多了,也就逐渐成了传说,甚至一直到她死后一百年,还让人羡慕不已。唐朝中后期大文豪韩愈曾经写诗说:“公主当年欲占春,故将台榭压城闉。欲知前面花多少,直到南山不属人。”太平公主当年想要占尽春光,她修建的亭台楼阁投下重重魅影,甚至把皇帝的宫阙都遮在了阴影之中。你想知道太平公主的田产到底有多大,她的花园到底走多远才是尽头吗?那你就往南看吧,从长安城一直走到终南山,都根本找不到一块属于别人的产业。长安城到终南山,到底有多远呢?五十里,这么远的距离,都是太平公主一个人的产业,那是不折不扣一个地产大鳄啊。这样一个富婆,是不是应该做点慈善事业啊?多行善事才能够收买人心啊。可是太平公主不是这样干的。她刚刚到长安的时候,不就跟人家寺院里的和尚去争那个磨面用的水碾吗!虽然我们曾经说过那是她韬光养晦,但是,这样的事情做多了,毕竟对政治形象不好,长安城的老百姓不买她的账。

  太平公主死后,玄宗李隆基抄了她的家,结果发现“财货山积,珍物侔于御府,厩牧羊马、田园息钱,收之数年不尽”。熟悉清史的朋友知道,乾隆皇帝有一个宠臣叫和珅,也是大肆敛财,到嘉庆皇帝即位后被抄家,结果抄出来的财物折合白银八亿两,相当于朝廷十年的总收入。所以当时有一个说法叫做:“和珅跌倒,嘉庆吃饱”。其实太平公主跟李隆基的关系也是一样,李隆基在那儿打扫打扫太平公主的家底,那就够维持一阵子国库的开销了。太平公主这样广蓄私财,她这财产是从哪儿来的呢?还不都是从老百姓手里搜刮来的。她置国家和百姓于不顾,又怎么能够受到人们的爱戴和认同呢?

  正因为如此,虽然太平公主为李唐王朝的传承作出了重要贡献,但是,她没有能够从真正意义上影响中国历史,也没有能够从真正意义上赢得人心。虽然一时权势逼人,富贵泼天,但是一旦在政治上失败,影响也就烟消云散,就像流星划过夜空一样。

  红颜绝唱

  第三个问题:唐朝历史上这段女性政治人物空前活跃的红妆时代,同时也是一段著名的乱世,红妆时代结束之际,也恰恰就是开元盛世开篇之时,这是历史的偶然,还是时代的必然选择?我想,虽然在当今,女权的伸张程度已经成为衡量社会发展水平的标准之一,虽然以太平公主为首的这些政坛女性,其政治能力并不比同时代的男子差,但是,我还是觉得,红妆时代的结束是时代的必然选择,只有女性干政的历史结束了,才可能有开元盛世的到来。为什么呢?有三个理由。

  第一,只有红妆时代结束,才能真正结束武氏势力的影响。武则天晚年做的一个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抟合李武两家,使两家合同为一家。武则天这个工作做得非常成功,成功到什么程度呢?我们提到的几位政坛女性,全部和武氏势力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上官婉儿是武三思的情人,韦皇后算是武三思的政治情人,安乐公主嫁给武三思的儿子武崇训,后来武三思父子被杀,安乐公主又再嫁武三思的堂侄武延秀。正因为这些关系,她们才能挟武家势力以自重。安乐公主不正是因为武三思在背后撑腰才敢要求当皇太女的么?同样,武家势力也利用她们借尸还魂。当年武延秀娶了安乐公主后,每天沾沾自喜,有一个术士就来巴结他来,说现在天下苍生百姓,还是非常怀念武则天的,怀念大周王朝的,所以现在就有一个谶语,说“黑衣神孙披天裳”。所谓神孙就是指圣母神皇的孙子,披天裳当然是指再得天命,重掌江山。通篇解释起来,就是穿着黑衣服得武家孙子以后还当皇帝。驸马武延秀不就是圣母神皇武则天的孙子吗?所以这个术士就跟武延秀说,您现在娶了安乐公主了,又是武则天的孙子辈,您为什么不穿上一件黑衣服来应一应这个谶语啊?武延秀是个傻瓜,他想是啊,天命难测,我要是披上一件黑衣服应一应谶,说不定真有政治前程呢,因此每天都穿一件黑袄子坐在那儿,幻想有一天能当皇帝。这件事当然表现了武延秀这个人的愚蠢,但是它也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当时武家人还是非常想要借助这些宫廷女性重振雄风的。

  那么太平公主和武家势力有没有关系呢?不要忘了,太平公主也是武家的媳妇,她的丈夫武攸暨就是武则天的堂侄。虽然武攸暨本人不问政治,但是,唐睿宗时,太平公主还是替他请求抬高武则天的政治规格,要求“则天皇后父母坟仍旧为昊陵、顺陵,量置官属”,按照帝王规格对待。这说明在太平公主的心目中,武家势力仍然是她的一个资本。中国古代讲究家天下,每一个封建王朝都是一家一姓的政权。那么,武家势力借助几个政坛女性长期延续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权力不能定于一尊,李唐王朝的统治不能真正稳定下来。这对一个王朝的发展当然是不利的。

  第二,只有结束红妆时代,才能够结束女性对政治的不正常干扰。这种说法可能有人不认同,怎么女性参政,就叫做对政治的不正常干扰呢?中国古代讲究男主外,女主内。女性如果有政治才能,也只能充当贤内助,像唐太宗的长孙皇后那样,才是人们心目中的女性典范。但是,在武则天榜样的鼓舞下,太平公主等等宫廷贵妇都想要冲破性别界限,出现在政治前台。这种要求,我们今天看来是合情合理的,但是却和传统的儒家伦理以及政治结构格格不入,女性参政既然不被传统文化认可,当然很多正统的大臣就对她们敬而远之了。但是,她们需要人支持啊,怎么办呢?

  有三类人物在这一时期特别活跃。第一类:神鬼僧道,左道之人。当年韦皇后当权,特别宠信一个鬼婆阿来,所谓的鬼婆就是女巫了,阿来则是一个姓“来”的女人,韦皇后经常找她到宫里算命,替她决定政治上的事情。韦皇后不仅信任女巫,也信任和尚,当时,有一个叫做慧范的和尚频频出入宫廷,成了韦皇后的政治高参。后来韦皇后被太平公主他们剿灭了,这些左道之人是不是就偃旗息鼓了呢?还是没有,慧范虽然是和尚,但是六根不净,又跟太平公主的奶妈通奸,通过老奶妈的关系,重新得到太平公主的信任,太平公主还保举他当了三品的御史大夫,给他赏赐无数。到太平公主死后,党羽也都被抄家时才发现,慧范的财产仅次于太平公主,太平公主是全国头号富婆,他是全国头号富翁。

  第二类人物是外戚。女性干政经常会引发外戚势力的膨胀,韦皇后当政,韦氏一门马上飞黄腾达,太平公主和安乐公主势力膨胀,他们的夫家也都因此沾光不少。这些外戚本身并没有本事,却靠着女性的石榴裙进入朝廷,他们掌握政权,怎么可能不对政治造成巨大的危害呢。

  第三类人是所谓的斜封官。斜封官既是宫廷贵妇权势熏天的标志,同时也是她们的统治难以持久的一个重要原因。她们不能够掌控正常的选官途径,就大肆提拔斜封官,斜封官除了经济实力外,再没有任何选拔标准,当然对于政治也是不小的破坏。

  第三,只有结束红妆时代,才能够从根本上扭转小人当道、世风败坏的局面。因为有武家的势力影响和女性干政现象的长期存在,所以从武则天晚年开始,政坛特别动荡。皇帝向走马灯一样换来换去,大臣也就无所适从。在这样动荡的局面下,节操成了奢侈品,朝秦暮楚、左右逢源反倒成了官僚的常态。

  举个例子。我们上集讲过,在太平公主和李隆基斗法的时候,崔湜自己当了太平公主的男宠,他的弟弟则追随李隆基。其实,这还远不是崔湜的全部故事。崔湜是个美男子,太太也特别漂亮,女儿得两种优秀基因,当然就更娇媚动人了。崔湜自己当了太平公主的男宠,那太太和女儿呢?都孝敬给李隆基了。这才叫一家之内,左右逢源。所以当时人嘲笑崔湜“托庸才于主第,进艳妇于春宫”。千万不要以为只有太平公主的党羽如此,李隆基那边的人也没高明到哪里去。李隆基的著名谋臣崔日用就是典型。他不是先依附安乐公主和韦皇后,后来又投靠李隆基和太平公主吗?等到太平公主和李隆基争权,他又帮助李隆基干掉了太平公主。他到了晚年的时候,曾经说过一句话:“吾平生所事,皆适时制变,不专始谋。然每一反思,若芒刺在背。”什么意思呢?我平生不管做什么事,还是侍奉什么人,从来就没有从一而终过,总是根据需要随时改变。所以我现在混得还不错。可是,我每次回忆起早年的行为,都觉得芒刺在背,坐立难安啊。所谓芒刺在背,都已经是晚年的反省了,但在早年真正干事的时候,他可完全没有政治立场,有奶就是娘。明末清初时的大思想家顾炎武曾经说过:“士大夫无耻,是谓国耻。”任何一个民族、任何一个国家,要想获得发展,都必须有足够坚强的精神支撑。但在那个时候,由一群没有精神、没有气节的人充当官员,他们怎么能够缔造一个有为的政府,怎么能够缔造一个有为的国家呢?

  这样看来,虽然我们支持女权,虽然我们也知道,即使在古代,一些妇女的政治才干也不逊须眉,但是我们还是不得不承认,唐朝其实并不具备女性参政的社会条件,因此向男权政治回归,也就成为一种必然。

  武则天去世之后,留下了一个充满生机的社会,但是同时也留下了一个李武两大势力并重、宫廷女性空前活跃的复杂局面。正是外姓和女性,成了阻碍李唐王朝向前发展的最大障碍。在红妆时代里,正是通过一次又一次血腥的宫廷政变,最后终于清除了外姓和女性的势力,武则天时代社会改革的成果才能显露出来。也只有在这种情况下,大唐王朝才终于走出了历史发展的瓶颈,迎来了锦天秀地、满目俊才的开元盛世。开元盛世的到来,正是以红妆时代的结束这个悲剧为代价,这可能就是历史的代价,可能也是历史留给我们的启示吧。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日历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发表

Powered By Z-Blog 1.8 Walle Build 91204

Copyright 蓝田玉文摘. Some Rights Reserved.